“她是不是叫林濛濛?”

“咦?”擡起食指推了下圓框大眼鏡,孫小藤一臉意外地看着郝雲,“老闆……您認識她?”

何止是認識啊……

都一起吃過好幾次飯了。

郝雲嘆了口氣。

“不認識……哦不,應該說你就當我不認識吧,總之別讓她知道這雲夢娛樂的老闆是我。”

至少……

萬一出現了意外。

總歸不能讓她知道,坑了她的人是自己。

一頭霧水地點了點頭,孫小藤雖然搞不明白這麼做的意義,但還是答應了下來。

“噢噢,沒問題……對了老闆,有件事情,嘿嘿,我還得謝謝您。”

“什麼事?”

不好意思地擡起食指推了下眼鏡,孫小藤有些靦腆地繼續說道。

“以前我呢,是個不太愛說話的人,我媽總說我在家裏宅太久了,整天陰陰沉沉……所以纔會憋出抑鬱症。”

“但後來呢!我聽了您的演講!”

忽然,她整個人變得非常有氣勢了起來,眼中彷彿閃爍着自信的火花。

“自從那以後,我感覺自己就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全身上下充滿了用不完的幹勁,也敢看着別人的眼睛說話了。”

雞湯還有這療效嗎?

不過,總歸結果是好的……

看着振作起來的孫小藤,郝雲用鼓勵的口吻說道。

“你……這可能確實是在家裏呆久了,多出去走走就好了。”

孫小藤使勁點了下頭,一臉感激的說道:“嗯!所以……非常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夠鍛鍊自己!”

“不客氣,這個主要還是靠的你自己。”

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老闆,孫小藤嘿嘿笑了笑,靦腆地繼續說。

“那個……總之謝謝您啊,對了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可能得麻煩您。”

“不麻煩不麻煩,有什麼事兒你儘管拜託——”

話剛說到一半,郝雲忽然一個機靈,猛的踩了剎車。

隱隱約約感到了一絲不妙,看着忸忸怩怩的孫小藤,他謹慎地問道。

“……什麼事情?”

孫小藤一臉開心地繼續說:“那個,我不是幫她報名了《閃耀星途》的海選賽嗎?你能不能聯繫一下雲深不知處大大,看看他方不方便給我們的林小姐寫一首歌?”

“……閃耀星途?”

聽到這裏,郝雲總算是想起來了。

就中午吃飯的時候,林濛濛纔信誓旦旦地和他說起過這事兒,好像是一個比賽唱歌的節目。

看着總算反應過來地老闆,孫小藤一臉認真地點了下頭。

“對!那可是今年預測收視率最高的選秀節目!想要想出道成爲歌手的話,沒有比這更合適的機會了!”

“我可以一萬個肯定地告訴您,如果是雲深不知處大大寫的歌,以林濛濛的聲音和唱功,咱們肯定能拿下大賽的冠軍!”

雖然知道只有自己能看到那9個點的潛力,但郝雲還是忍不住問道。

“你就沒考慮讓她走演藝路線嗎?”

“演藝路線?爲什麼呀,她唱歌那麼好聽,”孫小藤愣愣地看着郝雲,一頭霧水地說道,“而且就算想走演藝路線,咱們公司也沒那個資源吧……”

這個……

好像也確實。

拍電影這種燒錢動輒幾千萬的大買賣,對他們這種辦公面積還不到50平的小企業來說,還是着實有些困難了點。

雖然包裝一名歌手同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總歸還是比拍電影成本低一些。

郝雲沉默了一會,終於放棄似得嘆了口氣。

“好的,我會和那位……雲深不知處溝通的,這件事就交給我來吧。”

“嗯嗯!那就拜託啦!”

見老闆答應了自己,孫小藤總算是鬆了口氣,離開辦公室的腳步都帶上了風。

看着這傢伙的背影,郝雲有些煩惱地捏了捏眉心。

這可咋整?

難道給“他是海盜”填詞?

可不說自己有沒有那文筆,她的嗓音和氣場也唱不出那種豪邁的曲風啊。

就在郝雲正頭疼着的時候,整個公司裏唯一沒給他這個老闆找事兒做的李宗正,也一臉愁眉苦臉地走了過來。

“老闆,你讓我熟悉的遊戲編輯器我已經搞定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讓我正式上崗啊。”

看着似乎有一肚子話想說的李宗正,郝雲微微愣了下問道。

“你對現在的工作不滿意嗎?”

“不是,待遇方面我很滿意……就是感覺太閒了,”李宗正摸了摸後腦勺,繼續說道,“成爲一名遊戲設計師是我的夢想,我之所以放棄我所熟悉的橋樑設計,來您這兒應聘,就是因爲——”

“好了,別說了,我懂你。”

郝雲嘆了口氣,打住了這傢伙說到一半的話。

思忖了片刻,他開口繼續說道,“我這兒剛好有個需求,一會兒發到你郵箱上,你照着我的需求開發個遊戲出來。”

一聽說終於有活幹了,李宗正臉上的表情頓時激動了起來。

“方便問一下是什麼類型的遊戲嗎?”

“跑酷。”

跳一跳,應該也能算跑酷吧?

郝雲沒好意思說跳格子。

畢竟別說是這位有夢想的員工了,就連他自己都覺得這創意有點簡陋。

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即便是這樣,李宗正的臉上仍然掛上了些許失落,嘀咕了句說道。

“跑酷?跑酷遊戲有什麼好做的……現在市面上流行的都是rpg,我們做跑酷遊戲有人玩嗎?”

淦!

你是老闆還是我是老闆?

現在的員工都這麼吊嗎?

不愧是世界頭號強國……

差點兒沒被自己的唾沫給嗆到,郝雲深深吸了口氣,放平心態地繼續說道。

“別小看了這個遊戲,越是簡單的玩法,往往越是藏着不得了的東西。就像2048,說起來就是個堆數字的遊戲,但卻賣了100萬份……你懂我意思吧。”

李宗正摸了摸後腦勺,那樣子顯然沒太懂。

賣了100萬份,那是因爲只賣一塊錢啊……

說白了2048能叫遊戲嗎?

至少,和他夢想中的那種遊戲不太一樣。

看着這個腦子轉不過彎兒的傢伙,郝雲嘆了口氣,耐着性子換了個說法。

“總之,這個項目對我們公司來說非常重要。我把它交給你,是相信你的能力一定能做好,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信任和期待!”

雖然心中還有些困惑,老闆爲什麼要讓自己做個跑酷小遊戲,但對上了老闆那懇切的視線,李宗正的表情也漸漸嚴肅了起來。

“放心交給我吧,我定不辜負你的期望!”

“氣勢不錯,”有些勉強地鼓勵了一句,郝雲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一會兒我有點事情,就不在公司裏待着了,有什麼問題聯繫我,或者聯繫林君都可以。”

說完,郝雲便扔下了鬥志昂揚的李宗正一個人,轉身匆匆離開了公司,彷彿一秒鐘也不願在這裏多待的樣子……

……

同一時間,數院院長的辦公室裏。

看着草稿紙上的解,王雙全院長瞪大了眼睛,好一會兒才緩緩從紙上挪開了,看向了站在桌前的李學鬆教授。

“你說這題……居然是軟工院的一個大一新生做出來的?”

那道據說沒有一個人做出來的最後一道大題。

那道據說連主試委員會都一籌莫展,只能送去燕京研究的數論題……

居然被一個新生給搞定了?

王雙全院長怎麼也無法相信,畢竟就連早上拿到題目的他自己,坐在這兒都想一上午了也沒一點頭緒。

“千真萬確,”李學鬆教授艱難地點了下腦袋,神色複雜地繼續說道,“當時交作業,他不但遲到了還說自己是沒帶,我尋思着這不是胡扯麼,就讓他上黑板去寫了……結果他真給解出來了。”

說來慚愧,讓他上講臺去做的時候,李學鬆教授壓根就沒想過他有可能做出來。

然而偏偏不巧的是,他不但做出來了,而且那個答案還漂亮的無可挑剔,讓人忍不住想給他頒個特等獎。

而且最讓李學鬆教授難以相信的是,看他那樣子,八成之前還沒見過那題長啥樣,是站在講臺上的時候纔開始想的。

李學鬆仍然清楚的記得,當時的自己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這小子簡直是個怪物!

“是個人才啊!”

看着草稿紙上那猶如標答一般的解,王雙全教授沉思了許久,忽然開口說道。

“要不你去問問……他想不想轉來數院?”

聽到這句話,李學鬆愣了下,遲疑說道。

“你是說建議他轉院?”

“是啊,讓這樣的人才去當碼農,不是焚琴煮鶴麼,”王雙全教授搖着頭說,“不過你也記住,也別把人逼得太緊,最好是先和他搞好關係,等時機合適的時候提一句。過段時間我去軟工院那邊找他們院長也做做工作,看能不能打個商量。”

聽到這個麻煩的事兒,李學鬆一臉頭疼地嘆了口氣。

“……我儘量。” 「大哥,我過幾日要離開風雷一段時間,所以這段時間裡我可沒有時間再來督促你吃藥。」唇角勾起,傾漓將身前的藥瓶朝著風清塵手裡一推,再過一兩****就要準備出發前往傲因大陸參加武決,這一行少說也要幾個月的時間,這段時間風清塵這裡如果不好好的注意的話,那麼她的努力那就絕對白費了。

「你要離開風雷,去哪裡?」聽到傾漓要離開,風清塵臉色頓時一變,她這個妹妹竟然突然說要來開風雷?

「大哥不用擔心,我不過是外出一段時間,很跨就會回來,至於去做什麼,等到我回來之後你就知道了。」不想讓風清塵擔心,傾漓自然不會直接告訴他自己去參加武決的事情,依照風清塵的性子即便是他現在一身戰氣盡廢也斷然會想盡辦法不讓她離開。

緩了緩,風清塵見著傾漓眼神堅定,當下也不再多說什麼,傾漓現在離開風雷也好,也許出去見一見世面會成長的更快些,既然他現在幫不了什麼忙,那麼他唯有支持她,「既然你想要離開,那大哥也不攔著你,凡事小心才好,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

「大概在三日後,等我把需要的東西都準備好,就會離開。」

陰風,冷月。

夜色漸入,冷風驟起。

國公府外,奉丹踏著月色而歸,此時才一邁進國公府大門,迎面的便是被一道身影擋住去路。

「怎麼?你找我有事?」臉上露出一抹淺笑,奉丹抬眼看向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傾漓,身側的五指不由得動了動。

「難道我無事就不能來找先生你?」挑眉看去,傾漓本是在臨走之前將風清塵的事情向著奉丹知會一聲,只是她在府中找了半天仍舊不見人影,想了半天,估計這人一定是又出府去了,因此下才會在門口候著。

「你若是無事斷然不會找上我,既然找上了我就足以證明你有求於我。」奉丹見此眉頭一皺,風傾漓若不是有事找他,絕對不會大半夜的堵在門口等他。

額上青筋一跳,傾漓伸手撫了撫額角,「先生說話可以不這麼直白么?」

「還是直白些好,你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忙,在不快手恐怕就要沒有機會了。」身形一轉,奉丹乾脆直接倚在一旁的門柱前面,此時回身看著傾漓,那意思擺明了就是有事快說。

見到奉丹如此爽快,傾漓乾脆也不啰嗦,不過一兩****就要離開風雷,時間緊迫,她需要交代的事情自然不能夠落下半個。

夜風襲過,冷意蔓延。

奉丹挑眉站立,此時聽完傾漓所言,卻是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我不會在風雷待得太久,風清塵的事情我也只能夠儘力而為,既然需要的東西你已經準備齊全,那麼不出意外也就不必擔心了。」話落抬眼看向傾漓,頓了頓又道:「時候已經不早了,你還是去準備自己該做的事情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