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他再想救那魔仙女人,怕是沒有這麼簡單了,馬上族老盟就會有所反應,將封印之地徹底加固。

「她怎麼還不通報?」

葉震和葉問情也不急著現在就離開,現在離開的話,沒準也會被這個天冰兒給發覺。//天蠶土豆改編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測啦,想玩的書友們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行下載安裝(手游開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3秒即可複製)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最後面的葉問情和葉震,此時也看不透葉楚到底打算怎麼做。

葉問情傳音葉震道:「我覺得這傢伙只是來看看的吧,見到這麼多強者在此,他一定會知難而退的,就他現在這點實力,想救下這個女人幾乎是不可能的。」

「呵呵……」

葉震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心裡卻在想,好你個小妮子,說的好像你實力比人家晴天強似的。

他只是傳音葉問情道:「別小看了這個人,能從葬神山谷下爬上來的人,即使只是個半死人,這手段也不是你我能想像的。」

「哪有這麼強,他的境界就擺在眼前。」葉問情不相信。

葉震笑而不語,他也只是跟來看熱鬧的,至於葉楚如何出手,他也很好奇。

幾幫人馬又在暗中較勁了,前方不遠處的封印之地,距離這裡雖說只有短短的三百多里,但是這中間卻隔著五十六座超強的法陣。

所以現在葉楚幾人,也只能站在這裡,感應到一些能量的傳送,波動。

卻根本無法看到前面封印之地的情況,也看不到裡面,是什麼動靜。

「這傢伙站這裡看什麼,難道他還能看到那裡面不成?」

天仙兒就在葉楚身後五十幾裡外,就在那裡盯著葉楚的一舉一動,一旦他有什麼真的要救出這女人的手段使出來的話,她肯定會在後面給葉楚來一下子。

不過幾人都在這裡看了好一會兒,最少也有兩個時辰了,天漸漸的黑了下來,葉楚還是沒有動手。

反倒是葉楚還從自己的乾坤世界裡面,弄了幾條魚,還有幾個烤兔出來,先坐了下來,在這裡直接就吃開了。

「這個混蛋,不救人竟然在這裡吃東西,他是來這裡遊山玩水的嗎!」

身後的天仙兒,氣得夠嗆,她一直等著葉楚出手呢,這傢伙卻還沒有出手的意思,竟然在這裡大吃大喝了起來。

葉問情也夠急的,不過葉震倒是十分淡定。

…..唐家三少的《斗羅大陸2絕世唐門》手游發布啦,想玩的書友們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行下載安裝(手游開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3秒即可複製)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葉楚眼中一亮,灌了口酒,似乎想到了一種可能。

極有可能這裡也有煉靈玉一樣的東西,可以持這種東西,輕易的將法陣給暫時打開一下子。

然後人出來之後,法陣又自動合上了。

這應該是最有可能的方法了,要不然的話,難道那些人就不會再回來嗎?

至少葉楚之前路過不少家族的時候,掃過他們當中不少人的元靈,就他們那些當中的人所知,這幾年至少是有人回來過的。

所以一定是有這樣的方法的。

「看來我只能在這裡守株待兔了。」

葉楚吃了口烤肉,目光悄悄的撇了一眼天仙兒所在的方向,不知道這個藏在暗處的女人到底是什麼打算。

現在在這裡守株待兔是沒關係,可若是剛剛開始守,這女人就向上面通風報信了,那自己不就現在露了餡了嗎?

「哎,不行呀,這女人始終是一個隱患呀。」

葉楚有些為難,若是直接將這個女人給抓起來,當然是好,讓她無法去通風報信最好。

可這女人畢竟是一位女大魔神,想抓一個和自己同境界的女人,談何容易。

就算自己同階無敵,能夠抓住她,她中途肯定也有機會將聲音傳出去的。

別說是傳出去了,就是和她哪怕是對了一招,這至尊與至尊之境的打鬥,一旦打鬥了,哪怕是一招,這動靜也是驚天動地的,到時候一定會行跡敗露的。

「丫的,這女人長的倒是不錯,是一個極品優物。」

葉楚心中暗笑道:「要是能將這個女人給收了,不僅壯大了自己的葉家,還能收一個絕世美人,這就太好了。」

想是想的美,但是要收這樣的一個女人,談何容易,哪裡是王霸之氣一放,就能收回來的小妹妹?}性感私房照露酥胸翹臀95后校花秒殺宅男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美女(美女島搜索meinvdao123按住3秒即可複製)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665

「丫的,這女人長的倒是不錯,是一個極品優物。」

葉楚心中暗笑道:「要是能將這個女人給收了,不僅壯大了自己的葉家,還能收一個絕世美人,這就太好了。」

想是想的美,但是要收這樣的一個女人,談何容易,哪裡是王霸之氣一放,就能收回來的小妹妹?

這女人就跟在附近,確實是一個定時炸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爆炸了。

「不想辦法將她給治住,始終是一個麻煩。」

葉楚一邊在這裡吃喝著,一邊還在這裡想著,如何將這個女人給治住呢,離這麼遠想動手也容易被察覺,最好的辦法就是將這個女人給引到自己身邊來。

「不妨將她給引過來,然後就在身邊將她給封印,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葉楚想著就地封印,用陣環之術將她給封印,然後再將她丟進自己的玄世界,讓她無法發出聲響。

不過轉念一想,這也不太可行,她身為大魔神,肯定有一些至寶在身上,想馬上就將她原地封印難度太大了。

「罷了,既然用武的不行,不如來文的吧,我來和她聊朋友,談人生……」

葉楚想了想后,似乎這就是最可行的辦法了,這女人遲遲沒有動手,沒準真對自己有些意思叱。

想到這裡之後,葉楚又往火爐里添了些柴,然後一雙神眼突然就看向了不遠處的天仙兒方向。

「他……」

天仙兒本能的想閃躲一下,但是耳邊卻傳來了葉楚的聲音:「天道友既然來了,為何不現身呢?難道怕我嗎?」

「你!」

天仙兒心中一怔,俏臉沒來由的一紅,然後沉起臉來,從樹後面走了出來,看著遠處的葉楚道:「你就不怕我去上報你的事情?」

「瞧天道友所說的,我來這裡無非就是來看你的,你以為我在這裡做什麼呢?」葉楚笑了笑,他有一種感覺,這女人好像認識自己。

「你來看我?」

天仙兒心中一怔,但是臉上卻面不改色,身形往前閃了閃,出現在葉楚面前看著葉楚。

「你還會來看我?那倒真是我的榮幸了。」天仙兒冷笑了一聲。

葉楚見她人都過來了,看來是真的認識自己了,怪不得她一直沒有上報,而是選擇跟蹤自己。

葉楚笑了笑道:「天道友這話說得見外了,我們倆什麼感情,你在這裡我當然得來看你了。」

「你休要胡說八道,我和你有什麼感情!」天仙兒臉色一寒。

不過她也沒有當場發飆,只是陰冷的外表下,葉楚卻感覺這個女人怎麼好像對自己有些怨氣呢。

難道她以前真見過自己?可是自己從來沒來過這魔界呀,以前也不認識這個女人呀。

葉楚咧嘴笑了笑:「不要生氣,坐下吃點東西吧,跟了一路了,也怪冷的吧……」

「哼!」

天仙兒冷哼了一聲,心裡不想和葉楚坐在一起,但是心裡又很好奇,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可以又回來的。

當年是親眼所見,他掉進葬神山谷的,怎麼可能還會活過來呢。

見天仙兒也坐了下來,葉楚主動給她盛了一碗魚湯,端到了這女人的面前。

天仙兒瞧了一眼他面前的魚湯,憑心而論,這湯還是很香的,又香又鮮,湯的成色也好。

「吃點吧,就算要殺了我,也得有力氣吧。」

葉楚笑了笑,將魚湯放到了她的面前。

天仙兒冷哼了一聲,又鬼斧神差的,端起魚湯喝了一口,還真不怕葉楚下了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時就在最後面的,葉家的二人也完全看不懂場中的狀況了。

「難道那天仙兒也認識晴天嗎?」葉問情覺得不可思議。

葉震此時也是面色凝重:「以她的年紀,現在才區區二千歲不到,應該不太可能見過晴天,極有可能是聽說過,或者是見過晴天的畫相吧。」

「那她為什麼這麼傻,還吃那傢伙送上來的東西,不怕他下毒?還是她花心病犯了,要倒貼那傢伙?」葉問情有些莫名的憤怒。

「不太清楚,看這樣子他們可能以前就認識。」

葉震現在也看不懂了:「要不然她應該早就上報了,現在看來他們以前就認識……」

「我們能近一些嗎,聽到他們的談話就行了。」

葉問情和葉震看了看情況有些不對,然後便走近了一些,離得近一些,就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天仙兒喝了一碗魚湯,感覺舒服了一些。

葉楚也就趁機和她閑聊,不過因為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和自己認識,但是他之前和這女人僅說了幾句話,就大概猜出來這女人可能是真認識自己,而且還對自己有道侶之間的怨氣。

他就找到了話題來說了:「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我……」

這句話可以說很通用,因為畢竟自己這些年沒見過這個女人,這個女人若是認識自己,十有**是看錯人了,或者是葉楚想到了另外的幾種可能。

「我過得好不好,與你有關係嗎?」天仙兒的語氣中,帶有明顯的怨氣。

葉楚心中暗笑,一聽你這話,你小樣就可能是暗戀我的,或者是與我可能有過一段的。

他現在心裡大致也有數了,這個女人可能是認識另外一個與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而那個人會是誰呢,最有可能的就是晴天了。

既然知道了這個女人和晴天可能認識,那這事情就好辦了。

「當然有關係了,你一直是我心中很重要的一個人。」葉楚語氣有些溫柔,目光含情的看著這個天仙兒。

天仙兒心兒一顫,沉聲道:「別胡說八道了,你不覺得假?」

「這真不假。」

葉楚沉聲道:「這麼多年,我沒有出現,我也是身不由已,不在魔界無法前來看你。」

「那你在哪兒?」

天仙兒雖然不想聽葉楚的這些廢話,但是葉楚主動說到了一些關鍵之事,就是他身不由已,這些年他到底在何處。

這些套路對葉楚來說,早就輕車熟路了,並沒有什麼好難編的。

他沉聲道:「我被困在九華紅塵界了,無法離開那裡,而且也沉睡了許久,前不久才終於是蘇醒了,找到了通道我就趕緊過來找你了。」

「這傢伙在說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666

這些套路對葉楚來說,早就輕車熟路了,並沒有什麼好難編的。

他沉聲道:「我被困在九華紅塵界了,無法離開那裡,而且也沉睡了許久,前不久才終於是蘇醒了,找到了通道我就趕緊過來找你了。」

「這傢伙在說謊。」

天仙兒心中暗忖,這傢伙哪會這麼惦念自己,還特意從外面過來找自己,他說的假不假。

不過她心裡還是很矛盾的,當年晴天和她確實是險些有一段,當然主要是她喜歡晴天多一些。

但是晴天不領情呀,所以她對晴天的怨氣可不小。

不過她還是問:「你怎麼會在九華紅塵界?你覺得這樣騙我有意思嗎?當年你從那葬神山谷中墜落,是眾多強者親眼所見,你覺得你還能活過來?我看你是一個假貨吧!」

「葬神山谷?」

葉楚面不改色,但是心裡卻是一楞,看來當年那晴天可能來過這裡,還掉進了那個葬神山谷中。

這個葬神山谷,葉楚之前也聽那龍神說過,乃是這魔界最為危險之地,可以說哪怕是魔仙掉進其中,也是九死一生。

所以可能這個女人,早就認為自己掉進那個山谷中死了,而現在自己這個和晴天長的一模一樣的男人又出現了,所以這個天仙兒也很困惑吧。

當年的晴天就深得不少女人喜歡,這個女人一定也是暗戀晴天的,最終可能是沒和晴天修成正果吧。

「一言難盡呀,世人都以為我掉進葬神山谷死了,可是我怎麼捨得死了,我還得回來看你呀。」葉楚笑了笑,看著天仙兒。

「你!」

天仙兒面色一紅,哼道:「你還會想著我?」

「當然了。」

葉楚嘆道:「當年我不敢和你在一起,也是有我的顧慮的。」

「什麼顧慮?」天仙兒幾乎是本能的問的。

葉楚搖頭嘆了口氣道:「罷了,不提也罷了,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其實他只是在拖延時間,看看要怎麼圓這個事情,當年的事情他哪裡知道呢,他只是猜測,當年晴天沒有接受這個天仙兒。

就像當年那個晴天在九華紅塵界的時候,沒有和弱水,慕容雪她們在一起的原因,可能是差不多的。

那個傢伙雖然討女人喜歡,但是卻似乎不想和女人太過於親近,所以那些喜歡他的女人,倒是個個對他怨氣不小。

而且葉楚也和弱水交流過,她為何當年會看上那個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