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骷髏,你竟然暗算我,而且你之前隱藏實力。」黃殭屍一看就知道這些骷髏箭手是誰的。

「嘻嘻,本來是為了拿到百鬼幡準備的,可惜了,只能對付你了。平時你我實力相當,那是因為大家都有海量的魔物,但是現在你的殭屍都沒有了,你只有死亡。」之前的白骷髏不過是一個分身,這才是本體。

「可惡。」

黃殭屍實力還是強大的,面對海量的骷髏堅持了整整兩小時,才倒下。

一個帶著斗篷的人出現,摸了黃殭屍的儲物袋。

「勉強可以彌補損失,可惜沒有百鬼幡,不然長老之位肯定是我的了。現在只剩下我,也有可能爭取到的。」斗篷里是一個黑黑瘦瘦的男子。

林逸仙醒來,發現身處庭院。

「你醒了,都昏迷了一天一夜了。」陳利劍煮了點粥,放到桌子上。

「我怎麼在這?」林逸仙問。

「你不知道?是那個高人把你帶回來的,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你又遇到魔道了嗎?」陳利劍淡淡的說。

「是的,又遇到了,又被救了,到底是哪位前輩?幫我解毒了也沒有藥力殘留。」林逸仙再次發現自己身上沒有任何藥物的痕迹,對方是用法術救自己的。

「高人嘛,自然有辦法的。」陳利劍嬉笑說。

「你的修為怎麼提升這麼多?」

「高人指點嘛,很正常。」

「咚咚」門外有敲門聲。

「咦?按理這裡不會有人打擾才是。」陳利劍感到奇怪。

打開門,只見是一群人,隱約分成四個群體。

「出來了,出來了。」陳利劍一出現,這群人就激動起來,站好位置,似乎預先安排。

四名衣服整潔的人走出。

「我是方家的XXX」

「我是正家的XXX」

「我是嚴家的XXX」

「我是明家的XXX」

「我們代表四家來請林仙長去府邸居住的。」

原來是沖林逸仙來的,人家畢竟是大派長老的兒子,身份高貴。

「請林仙長跟我去方家吧,我們那裡環境最安靜,適宜修鍊。」

「去我正家才對,我正家環境最優美,各項設施齊全。」

「去我嚴家才對,我嚴加是城裡寶物最多的。」

「去我明家才對,我明家是藥材最齊全的,最適宜煉丹。」

「咳咳」面對這幫熱情的傢伙,陳利劍不感冒,不過不是找自己,「你們先等一下,我得問問林大哥。」然後不管他們關門了。

「四大家族怎麼知道我來了的?按理我做事向來低調。」林逸仙說。

陳利劍很想說,你不低調吧,輕易就買了個庭院。不過陳利劍不知道這真的是小事。

「現在怎麼做?去他們那也好,至少好吃好住,就是他們一次來四家,去哪家都得罪人。」陳利劍很單純的想。

「你想得簡單,吃人嘴短,拿人手軟,去他們那裡住肯定吃好穿好。不過哪有不做事的?肯定會介紹什麼資質好的後輩你認識,甚至可能介紹伴侶,想我出生丹霞山的肯定是求煉藥之類。」

陳利劍覺得也可以啊,「那也很好啊,隨便就能打發他們,到時候肯定要收些提成什麼的。」

林逸仙搖搖頭,「你想得真簡單。」

本來就簡單啊,陳利劍想。

「不過去去也好,就是去哪家呢?」林逸仙說。

「別問我,我除了認識方家二小姐,方丹彤之外,誰都不認識。」

「呵呵,對人家有意思是吧。成,就方家。」

「喂,別亂說,我真只是認識她,沒有關係那種。」陳利劍解釋。

「行,我知道。」本來去哪家都無所謂。

就這樣兩人在一班人的簇擁下去了方家,本來陳利劍不想去的,請林逸仙而已。不過那些人見陳利劍和林逸仙關係如此好,又聽聞這裡發生過怪事,料想也是修士,於是也熱情的邀請。

四大家族在靈鶴城各自掌控了不同的資源,做事方式也不一樣。方家向來家規嚴格,而且堅持靜修,所以他們的府邸確實靜,適宜修鍊,並且有家規規定不得隨意在府邸喧嘩。

「這方家很注重環保啊。」陳利劍感嘆。

「環保?」林逸仙聽不懂。

「就是植物種植多的意思。」

「哦,這種植也是有技巧的,按照聚靈陣的格局種植和放置,雖然不可能跟聚靈陣相比,但是也有一定的作用,你有沒感覺靈氣比外面多了些?我敢肯定是有高人指導他們的。」

陳利劍感受了一下,「好像比外面舒服些。」

之後他們安排了房間,兩人的房間是挨著的。陳利劍感嘆,有錢就是不一樣,以為林逸仙買個庭院就很大手筆,人家安排的房間也有庭院那麼大,外面還有大大的花園。

果然不少的年輕才俊過來拜訪,不過都是拜訪林逸仙的,陳利劍說到底也比不上長老之子的身份。不過是區區七練氣修士(已經升到七層了)。大家族不是沒有練氣修士,但凡沒有希望被宗門收取但又有些資質的弟子都會被賜予修鍊秘籍。不過這只是垃圾貨色,一般最差也能修鍊到七八層。所以陳利劍這個練氣七層並不待見。

「二小姐求見。」丫鬟在門外稟報。

「有請。」

待丫鬟退去,「師兄。」阿敏也在。

「師妹好。」

「見到師兄你安全我就放心了。」阿敏說。

「師兄,師妹一直惦掛你的安危,昨晚我們都難以進入修鍊狀態。」方丹彤說。

「這個,師兄剛好有事,所以沒有如期訓練,你們不要見怪。」陳利劍說。

「怎麼會見怪呢?師兄你除魔護道是我們的典範,要是我法術有成我也去。」阿敏說。

「你們都知道了?」

「當然啦,大家族的人都知道城外發生了大戰,派人查探。都驚訝不已,那遍地的殭屍和骷髏實在是駭人。後來調查發現師兄和林仙長曾出入城門,因為是外地人,一查竟然發現林仙長竟然是丹霞宗林長老之子。這就驚動四大家族請會來。嘻嘻,林仙長會來這是不是師兄你搞的鬼。」阿敏說。

「嘻嘻,你師兄我哪有這本事啊,人家想來就來啊,這裡環境優美是修鍊的好地方。」 之後,兩女回去。後來家主要見方丹彤。

來到家主的書房,家主名叫方承德,築基後期修為。

被叫來的還有方俊捷、方俊浩、方俊弘,他們是堂兄弟關係。

「你們都去拜會了?」方承德問。

「去了,我們都送了禮,就是二妹沒有見到。」方俊捷說。

「嗯,我知道她去了那修士那裡,他跟林逸仙關係不錯,先打好關係也是可行的。我們方家雖然沒有跟丹霞宗扯上關係,但是人家是一流勢力,比起明心宮還要強大。萬一真的扯上關係,那是好事,沒有扯上,打好關係也是很好的。畢竟丹霞宗的丹藥都是上好丹藥,即使以後你們修仙了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謹遵家主教誨。」眾人說。

「你們先下去,方丹彤留下。」

書房裡就剩下父女兩了。

「彤彤,你也18歲了,是時候決定終生大事了。」方承德站起來,背對方丹彤。

「孩兒明白,但是我希望自己決定這事情。」方丹彤臉色黯然,她大概知道怎麼回事。

「可惜你生在世家,而且是女兒身,註定要為家族犧牲。」

方丹彤咬了咬嘴唇,她當然明白,從小就灌輸這思想了。

「十天後的選拔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方承德轉過來說。「意味著四大家族可能發生變化。」

「明家出了個二靈根,如無意外將會入選,然後幾十年後成為金丹,那麼明家毫無疑問要做大。嚴家這些年表面沒做什麼,但是有消息表明他們與某個門派有關係,大量的提供資源和力量。而且也有傳聞他們也出了個二靈根。那麼剩下兩家呢?正家有錢,實力卻不算好,我方家也只有明心宮這靠山,但是明心宮對四大家族的幫助,大家都心知肚明,最多收些弟子而已。所以方正兩家一拍即合,必須聯合才能存活。而聯婚就是最好的選擇。你明白嗎?」

「孩兒明白,但是我還是想自己掌握自己的婚姻。」方丹彤很傷心,但是也怪不得父親。

「你。」方承德動怒,但是還是壓制著,他是很寵愛自己的女兒的,「回去好好想想,正家跟方家怎麼也是門當戶對,嫁過去也不會委屈。回去吧。」

「孩兒回去了。」

方丹彤走後,方承德嘆了口氣。「這也是為你好,你娘去得早,我得給你安排個好歸宿。」

這一日,靈鶴鎮上空出現兩個「飛人。」許多百姓都看見了。

「是仙人啊。」一陣驚呼,其他人都被吸引了,紛紛注目。

宓雅香金丹修為,剛剛晉陞金丹,是親傳弟子,這事之後她會晉陞長老職位。

司子昂築基後期修為,內門弟子,一直有追求宓雅香的意思。

明心宮,在修真界屬於二流勢力,是少有的女多男少的宗派,原因是修鍊功法陰柔,適宜女子修鍊。男子修鍊也可以,但是可能會出現陰陽失調的情況。除此外雙修之法興盛,有完善的雙修之法,互補不足。由於功法的原因,女子的地位往往比男子還要高,收弟子也會有所偏頗。

兩人落在方家的院子里。

司子昂一臉疲憊,而宓雅香若無其事。

「呼,御劍飛行真的累,比不得師姐你了。」司子昂說。

「等你到了金丹期,能夠控制天地靈氣,就很輕鬆了。」宓雅香淡淡的說。

他們是可以步行的,但是為了增加威望,所以才御劍飛行。這有利於凡人對修真者的崇拜,有利於明心宮的管治。

很快方家的人來了。

方承德大步走在前面,「方家家族方承德拜見兩位使者。」

「不必多禮,方家主,聽聞丹霞宗的林逸仙,林丹藥師在舍下,是不是真的?」宓雅香問。

「確有其事。」方承德恭敬的說。

「帶路。」

「是。」

來到林逸仙住處,只見環境優美,清新怡人,安靜清心。

「是個好地方。」宓雅香

「靈氣比宗里差多了。」司子昂說。

「寒舍當然無法跟宗門相比。」方承德恭敬的說。

兩名下人迎上,行禮。

「不必多禮,林仙長現在在忙什麼?」方承德說。

「林仙長正在煉丹,吩咐不要讓人打擾。」下人說。

「那真不巧。」

「哦?我們一來就煉丹了。」司子昂大聲的說。

「師弟不得無禮。」宓雅香說,「既然如此我們改天再來。」

「哪位道友到來,不如到裡面坐坐。」林逸仙聲音響起。

「我就說啊,不會這麼巧。」司子昂得意的說。

兩人進去,只見林逸仙斟茶招待。

宓雅香翩翩而坐,司子昂直坐隨意。

「在下宓雅香,巧聞林道友來到靈鶴縣,特意冒昧打擾,請道友不要見怪。」宓雅香說。

「不打緊,我不過是偶然路過而已。」林逸仙淡淡的說。

「是路過還是被追殺呢?」司子昂不適時的說。

「師弟!」宓雅香對這司子昂很是不滿,平日里很是乖張,主要是有個好娘親,是長老之子,沒人敢得罪。

「我說事實而已,靈鶴縣外發生了一起修士的打鬥,事後大量的白骨和乾屍,我們是奉命來查探的。而且這事跟你有關。」司子昂不饒人的說。

「呵呵,那你們查得怎麼樣?」

「說是你打贏了四個築基修士,我看不可能。你不過是築基初期而已。」說著散發出築基後期的威壓。

林逸仙受到威壓,心裡大火,作為丹藥師,神識比一般修士強大,調集神識。「哼」一陣哼聲破除了威壓。

「你。」司子昂沒想到對方敢破除自己的威壓,在明心宮沒人敢。

「我還要煉丹,不送了。」林逸仙馬上逐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