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雪看上了羅陽,兩位妹妹相信姐姐的眼光。

姐妹們早就商量過了,若是能找到一位她們都認同的男子,可以4人一起生活。

一般的美人,那是難以接受跟別的美人分享愛情的。

可是姐妹之間,若商量好了,則又比較好辦。

天下美男子多的很,可是能幫谷家姐妹,並且是真心愿意相助的則是鳳毛麟角了。

好不容易遇上了羅陽這個符合條件的少年,谷家三姐妹哪裡肯輕易放過?

冥冥之中,羅陽就已註定要被谷家三姐妹糾纏一生。

俗話說:女追男隔層紗。

谷家三姐妹覺得自己主動出擊,不怕羅陽不接受。

只是她們也知道羅陽身邊美女如雲,別說其他的,單說現今已見到的洪佳欣,姿色說傾城傾國或許言過其實,但絕對是美女中的美女。

此時又聽著二樓傳來的床聲,谷家三姐妹知道若不跟羅陽進一步鞏固關係,恐怕真的難以真正獲得他的幫助。

三胞胎姐妹,雖是長著3個腦袋,但她們想東西時往往會不約而同的想到一塊去。

當谷雪想到了一個辦法能快速跟羅陽建立親密關係時,兩位妹妹也想到那兒去了。

長長地吐了一口煙氣,谷雪低聲道:「光跟他說,好像起不了作用,咱們得跟他……,你們懂的,既然把他看成老公了,那同房也很正常。」

見兩位妹妹不言語,谷雪又接著說道:「噯,你們不同意就算了。我一個人搞定他。」

為了復仇大計,谷家三姐妹什麼事也願意做。

「大姐,我什麼時候說不同意了?」谷雲反問。

她確實沒說。

谷湘說道:「既然他對我們那麼重要,那就給他算了。就算他日後不要我……」

不待她說完,谷雲就打斷她的話頭。

「二姐!怎麼能讓他佔了便宜就跑?他要是敢拋棄我們,就跟他拚了!」谷雲正色道。

從谷家姐妹三人俏臉那種鄭重的神色,不知就裡的,還道羅陽已把她們三個的身子都佔有了。

便在此時,二樓的房間里忽然傳出洪佳欣「啊」的一聲嬌呼。

谷家三姐妹話音戛然而止,都豎起了耳朵聆聽。

只聽洪佳欣含著火氣說了一句:「你再那樣用力,姐殺了你!」

隨後隱隱約約能聽見羅陽的狡黠笑聲。

還有那熟悉的咯吱咯吱聲又悠悠的繼續響了起來。

谷家三姐妹面面相覷,她們俏臉的醋意更明顯了。

「大姐,聽到沒?那傢伙正在那裡快活,不叫他,他可能要睡到明天很晚才起來!」谷雲低聲道。

這麼深夜了,還做那麼激烈的體育運動。

谷雪也覺得羅陽明天會很遲起床,這不是做大事的樣子。

兼之受不了羅陽在房間里快活,谷雪便打電話給他。

先前洪佳欣要掙扎開去,羅陽只摟住她的嬌軀不放。

起先洪佳欣也只是晃著身子,並沒有怎樣特別激烈的動作。

後來羅陽捧住她的臀,讓她坐正他的大腿上了,她又羞又惱。

這時她便揮舞著小粉拳要打羅陽的臉。

雖是近在咫尺,但羅陽的影拳一樣能輕易閃避洪佳欣的攻擊。

不過羅陽只把臉面往洪佳欣的胸脯拱去,佯裝閃躲。

當羅陽的臉面枕在洪佳欣的上圍處時,二人又正處於激烈的較量中,一不小心,便弄疼了她的胸。

洪佳欣才「啊」的叫了一聲。

打不中羅陽的臉,洪佳欣便選擇打他的腦袋和胸膛。

手掌打出的啪啪聲清脆悅耳。

被打,一般應該是怒懟才對,可是羅陽並沒有感到多痛,又確實是佔了洪佳欣的便宜,便笑了。

在一樓的谷家三姐妹聽著樓上傳來的種種可疑聲音,還道羅陽正在和洪佳欣玩的輕飄飄的。

哪知洪佳欣正在揍羅陽。

只是她用手掌打人時,發出的是啪啪聲。

若她用拳頭打過去,那就成砰砰聲了。

見洪佳欣滿臉羞暈,羅陽正想勸兩句,然後和她下樓。

這時便接到了谷雪的電話。

在羅陽拿手機要接電話時,洪佳欣想要站起。

可是羅陽用手一勾她的小蠻腰,使她又坐下來。

在這同時,羅陽已接通了電話。

洪佳欣忽地坐回羅陽的大腿,因撞的有些猛了,她又啊的叫了一聲。

這次羅陽也渾身打了個大哆嗦,忍不住「哦」的張圓了嘴。

只因大腿處的震蕩很猛烈,全身都顫了。

在電話那頭的谷雪聽見「啊」和「哦」,俏臉又急湧出一層紅暈。

先前就已頗為吃醋了,現時醋意更盛。

也不管什麼客不客氣了,谷雪開口就嬌嗔道:「噯!你們在我家做就算了,還故意讓我聽得那麼清楚,這是什麼?!」

雖沒開揚聲器,可洪佳欣也聽見了谷雪的話。

她再笨也能聽明白谷雪的意思,只見她更羞窘了,用眼幽怨的瞪著羅陽。

羅陽呵呵一笑,說道:「雪妹,我們沒有做啊。」

他不說還好,這麼一解釋,讓洪佳欣更加的難堪了。

本想立刻跟羅陽算帳,但又還想聽聽谷雪說些什麼,便忍住了滿腔的怒火。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安靜的海面上,雷克塞鐵青著臉,給了自己十個耳光。

「夠了吧。」

雷克塞聲音中似乎壓抑著濃濃的怒氣,他低垂著目光,雙拳握緊。

「怎麼說話的?」

棄銘星眸光一冷,瓮中之鱉,還敢給臉色?

「抱歉,棄會長。」

雷克塞面色微變,他也不想這樣,但著實太氣了。

「行吧,看在你如此識趣的份上。」

棄銘星微微一笑。

聞言,雷克塞心中一松,但下一句話卻是讓他眸光徹底陰沉下來。

「你自裁吧。」

平淡的聲音在海面上空幽幽回蕩。

「你耍我?」

雷克塞面色難看,齒縫間是壓抑不住的怒意。

「就是耍你,又如何?你就是太笨了,敢對我們藍海拍賣會的人下手,你覺得你還能活著離開嗎?」

話落,棄銘星瞬間消失在原地,隨後恐怖的氣息籠罩全場,連海面都下沉了數十米。

「惡龍之體!」

雷克塞知曉棄銘星出手了,他不敢有絲毫保留,現出原型。

然而虛空中數道劍光閃爍隱匿,鋒利之氣似乎能切開世間萬物。

雷克塞脊骨生寒,熾熱的溫度在體表瀰漫,希望能抵禦棄銘星的劍氣。

然而在絕對的實力之下,一切都是虛妄的。

冰冷的藍色劍光自九天墜落,瞬間砍斷雷克塞八條手臂,一時間,鮮血染紅海面,熱氣騰騰。

雷克塞慘嚎著倒退,靠在屏障上。

重回原地,棄銘星收起劍,用白色的絲巾擦了擦手,他看向易林:「易老弟,要不要練練手,我砍了他的手,實力估計已經只有半步封號級了,這種陪練可沒有那麼好找。」

易林嘴角露出笑容,他拱拱手:「那多謝棄老哥了,我求之不得。」

話落,易林騰空而起,來到雷克塞頭頂。

此時雷克塞雖然看上去很凄慘,但散發出來的氣息還是很強大的。

「既然贏了我又如何,你依舊勝之不武!」

雷克塞咆哮道。

「我若是封號,殺你如屠狗,你現在依舊是半步封號,若是連我還打不過,是不是太廢物了?」

易林冷冷一笑,「給你個機會,贏了我,我讓棄會長放你離開如何?」

「真得?」

雷克塞一愣,隨即眯起眼。

「當然。」

易林點頭。

「好,易小子,希望你說話算話,順便我也讓你見識下,哪怕我雷克塞現在重傷,依舊可以碾壓你!」

話落,雷克塞率先出手了,雖然有些偷襲嫌疑,但現在他也不管了,只要能增加贏的機會,他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易林眸光平靜,如若是封號級的雷克塞,他或許需要十分慎重,但現在?

何懼之有!

「流炎霸體!」

轟!

易林周身似有滾滾熱浪翻湧,無邊的氣勢席捲開來。

十倍戰力增幅之下,易林黑髮狂舞,眸中一片血色。

魔刀入手,氣息再變,宛如一尊魔王降臨,血雨腥風!

「怎麼可能!」

易林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雷克塞大為震驚。

僅僅只是一剎那的時間,這遺人的力量居然增長到了如此境界!

「刀二·斷水!」

腳下海水沸騰,朝著蒼穹涌去,準確地說應該是易林的位置。

「斬!」

聲如雷震,虛空震鳴!

海水化作一條巨龍,卷攜著恐怖刀芒朝著雷克塞斬去。

「不!」

這一擊,早已完全超越了半步封號,甚至已經堪比封號級了,這種力量,他如何能抵抗!

他拿什麼來抵抗!

轟!

雷克塞居然的身體一分為二,轟然倒在海水中。

易林單手一招,便見雷克塞的屍體飛了起來,落入到了他的儲物戒中。

「多謝棄老哥幫忙。」

易林轉身說道。

「舉手之勞而已,倒是易老弟啊,你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啊,怎麼打一出是一出啊,每次你出手都會讓老哥我刮目相看啊,今天你的表現可是遠超昨晚我們剛見面時呢,當時還以為那道秘藏技已經是你最強的實力,沒想到原來刀法更加犀利。」

棄銘星的目光在易林手中的魔刀上一閃而過,眼中到也沒什麼貪婪,最多也就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