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是人渣呢!」?蘇醒輕喃一聲,輕易的便是躲過了劉坦的攻擊。

然而,劉坦卻是直接錯到蘇醒的身後,一隻手扣在鹿青兒那雪白的脖頸,將其擒在手中。

「嘿嘿,蘇醒如果我是你,就會乖乖的放棄反抗,任憑我處置,不然你的未婚妻可就。」?劉坦一副陰謀得逞的樣子。

「還真是一個人渣呢!」?蘇醒依舊重複著先前的話語。

「哼,我就是人渣怎麼了?現在,我要你跪下,然後自毀原力之海,不然你的未婚妻可就…」?劉坦一臉猙獰的說道。

「可就什麼?一個只會拿女人來要挾別人的人,你除去這些下三濫的手段還會別的嗎?」?蘇醒淡淡的說道,並沒有按照劉坦的意思去做,好似鹿青兒的生死對於他根本不重要一般。

「嘖嘖,還真是無情呢。」?劉坦對著鹿青兒說道,「你看,這就是你的未婚夫,要不你跟著我算了。」

帝少大人萌萌愛 突然,劉坦的面容一僵,旋即臉色大變,彷彿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

而後,劉坦整個身體突然是沒由的倒飛了出去,像是有一個無形的拳頭將其轟飛了一般。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 劉坦直接是被甩出了百米遠,才是落在了地上,直接陷入了昏迷狀態。

「這是怎麼回事?」?周圍的人群看在眼裡,顯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六名劉家的家丁在回過神后,忙是跑到劉坦的面前,發現後者只有著一絲微弱的氣息,好似隨時都可能消失一般。

「你把我家少爺怎麼了?」?其中的一名大漢,面帶厲色的看著鹿青兒,但眼神中更多的則是恐懼,因為他們並沒有看到鹿青兒出手,劉坦便是倒飛而出,頻臨死亡。

「她惹了不該惹的人。」?蘇醒看了一眼那六名大漢,說道。

也是就憑劉坦這個只有著凝海境五層渣渣,居然敢去要挾一位有著人劫位尊者修為的鹿青兒,不是老壽星吃砒霜—嫌命長,還能是什麼?

「好,你們給我等著!」?六名大漢抬起劉坦與劉呈嚴便是要離開。

「等等。」?蘇醒可沒那容易讓其離開。

「我們家公子都這樣了,你還要想怎樣。」

「留下他們兩個的儲物袋,你們便可以離開了。」

六人想了想,最後便是一把拽下劉坦與劉呈嚴的儲物袋,遞給蘇醒,然後灰溜溜的離開了。

蘇醒只是平靜的看著八人離開,喪家之犬已經沒有出手的價值了。

隨後,蘇醒來到鄺易得面前,將其扶起來,「鄺大叔,您沒事吧。」

「咳咳,我沒事,你快看看亮兒,不用管我。」??鄺易艱難的說完后,便是陷入了昏迷。

「老蘇。」?這時,傳來小愣子的聲音,原來小愣子已經帶領著十名蘇家的侍衛趕來了。

「你可算是來了。」?蘇醒說道。

「我去了蘇家找到蘇伯伯后,他召集了十名蘇家侍衛,我便是帶著他們趕來了。」?小愣子微微喘息著。

「少爺。」?那十名蘇家侍衛,看到蘇醒後行了一禮。

「老蘇,鄺伯伯跟涼子,這是怎麼了?」?小愣子的目光轉移到地上的鄺易與鄺亮,緊張的問道。

「是,劉家人乾的。」?蘇醒說道。

「劉家那群雜碎。」?小愣子不由得緊緊握住拳頭,恨聲說道。

「好了,先不管這些了,你們將鄺大叔與鄺亮送去醫館,現在首要任務就是先治療他們。」?蘇醒對著十名蘇家侍衛說道。

「是。」?十名蘇家侍衛將鄺易與鄺亮抬起來,送往醫館。

「我們先回去,將事情先告訴我父親,愣子你先在醫館看著他們,相信劉家人見到那劉呈嚴與劉坦的樣子后,很快就來找我們的。」?蘇醒平淡的說道。

「知道了,你要小心。」?小愣子點了點頭,對蘇醒說了一句,便是隨著蘇家侍衛向著醫館走去。

「我們先回去吧。」??蘇醒與鹿青兒便是向著蘇家走去。

………………

「父親,三位長老。」?此時,蘇醒站在蘇家的議事廳中央。

蘇醒與鹿青兒一回到家中,蘇戰便是派遣侍衛讓蘇醒前往議事廳。

「醒兒,之所以將你來議事廳,是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些事情。」??蘇戰頓了一下繼續道,「之前,聽你的朋友說我們蘇家紡市今天被劉家給砸了。」

「嗯。」?蘇醒點了點頭。

「真好,有些事必須要告訴你。」?蘇戰端起茶盞輕啜了一口。

「是關於劉家的事嗎?」?蘇醒並不笨,很快便是想到了劉家。

「沒錯,天星城的劉家只是狂蟒域四大家族之一劉家小分支,這一次劉通從主家請到了一名道紋師來壓制我們蘇家,我想劉通是做著直接把我蘇家驅除天星城的打算,現在你又那名凡紋師給打成重傷,我想劉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真有什麼事,就只能請你師傅了。」?蘇戰嘆了口氣說道,作為一個父親,關鍵的時候居然不能為兒子遮風擋雨。

「我知道了,父親,我想師傅他不會坐視不管的。」?蘇醒點了點頭說道,如果說以前他遇到這種事就必須要想對策了,畢竟雖然有血老可是卻沒有太多實質性的幫助,而現在有了鹿青兒在身邊,這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人劫位尊者,這樣整個蘇家就算在狂蟒域都有說話的權利,怎能去怕那一個區區的劉家分支。

「如此甚好,如果到時候真的出現什麼大事,那麼你就讓你師傅帶著你還有蘇家的一些小輩離開,保存住我們蘇家最後的血脈。」?蘇戰聲音微沉,顯然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放心吧,父親,我絕對不會讓蘇家出半點的事情。」?蘇醒面帶堅定的說道。

「嗯,你先回去吧,我與三位長老還有一些事情要商談。」?蘇戰點了點頭,說道。

蘇醒沒有說話,對著蘇戰與三位長老,躬身一拜,便是離開了議事廳。

「三位長老,你們覺得劉家接下來會怎麼做?」?待到蘇醒遠去后,蘇戰才是開口。

「以劉通的性子,一定會對我們蘇家展開報復,最近讓小輩們,都小心一點,尤其是醒少爺。」?蘇峰沉吟一下,說道。

「老是這麼防著也不是辦法,總得將事情的源頭給解決掉。」?蘇山沉聲說道。

「話雖如此,可我們怎麼去解決呢?」?蘇石發出質疑。

「難道,三長老忘了劉家主家?那個凡紋師被廢,劉家主家一定會徹查到底,到了那個時候,必定會對分家施加壓力,屆時,劉通還能坐的住嗎?」?蘇峰呵呵一笑,說道。

「不管怎麼樣,還是要儘早除去劉家,不然總歸不舒服。」?蘇戰說道。

劉通為人陰險狡詐,就像是那躲在陰暗處隨時準備給人致命一擊的毒蛇一般。

將這麼一條毒蛇留在身邊,總會是一個禍害,只有趁早除掉,才會讓人感覺到安心。

……………………

與此同時,在城西劉家的議事廳中,一位身穿黃-色錦衣,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坐在家主之位,下方則是坐著三名同樣身穿黃衣的老者。

這四人正是,劉家的家主劉通與劉家的三大長老。

「家主,呈嚴公子與劉坦少爺怎麼樣了?」??這時,一個有著灰白頭髮與鬍鬚的老者,開口問道。

此人正是劉家的大長老劉花田。

「剛才有醫師來看過了,呈嚴公子與劉坦現在還處於重傷昏迷狀態,不過,就算醒來也都變成廢人了。」?劉通那被肥肉所堆積的臉上滿是陰沉之色。

「什麼?」?三位長老都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劉坦受傷被廢了還好說,可是那劉呈嚴就不一樣了,他可是真正劉家嫡系一脈的子弟,雖然在修鍊一途上天賦並不怎麼高,可是卻是在道紋師一脈上擁有著不低的天賦。

如此,在這天星城被廢了,到時候劉家主家搜查下來,他們天星城分家絕對沒有什麼好果子吃。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另一個骨瘦如柴的留著山羊鬍的老者開口。

此人是劉家的二長老?劉華強。

「真是沒想到,蘇戰居然有這麼深的計謀,本想去蘇家紡市鬧個人心惶惶,卻是被一個人人都認為是廢物的傢伙給擺了一道。」?劉通語氣陰冷的說道。

「不過,我們到底要怎樣去跟主家交代呢?」?劉花田問道。

「這個不太難辦,到時候就說那蘇家的小子搶呈嚴少爺看上的女人,爭搶未果,便是出手偷襲,使其身受重傷昏迷。」?劉通陰陰一笑。

「可,這樣能行嗎?」?劉花田問道。

「放心吧,劉呈嚴風流成性這個眾人皆知,一定不會有什麼問題的。」?劉通說道,又看向又看向三長老,一個面白無須的胖老頭,「三長老,你最近盯著蘇家一點,一旦發現蘇家那小子單獨外出,便是立刻出手將其擊殺。」

「一切全憑家主安排。」

……………………

蘇醒離開議事廳后,便是直接回到了家中,將自己關在小屋之中。

早上,林玉娘便是收拾好了一間廂房,鹿青兒回到家后,便將其帶領過去。

「血老,你知道道紋師的修鍊之法嗎?」?蘇醒盤腿坐在小床上,心中與血老溝通著。

道紋師有著強大而又不可思議的力量,在上一世,蘇醒便是曾有過成為道紋師的打算,但後來因為天賦的緣故,只能就此打消念頭。

當他見到劉呈嚴后,這個念頭又被喚起,現在他有了血老這一位無所不能的師傅,便是決定嘗試一下,成為一名真正的道紋師。

「道紋師?沒聽說過。」?血老說道。

「什麼?難道神界沒有道紋師?」?蘇醒很驚訝,在這個世界中引以為傲的特殊職業,居然不會出現在神界。

「嗯,根據你所說的,這道紋師應該就是神界的賦靈師了。」

「賦靈師?」

「這賦靈師的強大是你所想象不到的,它可以賦予江河,山石,草木,風,雷,空間甚至是一方天地那神秘的「生命」,為你而戰。」

「嚴格上來說,這個世界中的道紋師便是賦靈師的一支分支,因為這兩者都是需要靈魂之力方可修鍊與施展,只是比起主脈,這道紋師的力量要渺小的多。」

「好強大。」?蘇醒聽了血老的介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怎麼?想學嗎?」?血老聲音再次在蘇醒的腦海中響起。

「廢話。」?蘇醒翻了翻白眼,誰不想讓自己變的越強大越好?

「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在這道方世界修鍊起來,會很麻煩,畢竟規則不同。」?血老為蘇醒講解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難道修鍊賦靈之術,還有很高的要求?」?蘇醒問道。

「那倒不是,要想成為賦靈師所需要的靈魂之力要比成為道紋師強大的多。」

「畢竟,道紋師只能算是賦靈師的分支。」?血老慢慢為蘇醒解釋。

「那什麼時候可以修鍊賦靈師啊?」

「今晚就可以!」

「靠~」

蘇醒無語。

「現在,你要做的便是好好休息,讓自己進入一個巔峰狀態。」

「知道了。」

蘇醒應了一聲,便是迫使自己進去夢鄉。

這一覺一直睡到深夜才算醒來,以至於傍晚時林玉娘喊他去吃飯,他都未去理會。

起身來到廚房,隨意吃了一些剩飯,便是回到自己的小屋中,回到床上,心神一動,溝通血神空間中,便是瞬間來到血神空間之中。

而在距離蘇醒的小屋不遠處的一間廂房中,在床上盤膝而坐的鹿青兒緩緩睜開眼睛,有著一絲驚異之色劃過,她感應到蘇醒突然從房間中消失,居然連她都無法追蹤到其位置所在。

「沒想到,這小子身上的秘密還真不少呢!」

「不過,即使你再神秘,終歸有一天,我會將你身上的秘密,全部挖掘出來。」

想罷,鹿青兒便是再次閉眼進入打坐狀態。

「血老。」?蘇醒對著盤坐在空間中央的那道身影便是一拜。

「嗯,不錯,看來你整個人都已經是進入了巔峰狀態了。」?血老將蘇醒上下打量了一遍后,才是點了點頭說道。

「嘿嘿,血老我們現在是不是學習那個賦靈師的修鍊之法了?」?蘇醒嘿嘿一笑,迫不及待的說道。

「你猴急什麼?你還沒經過測試呢!」?血老呵呵一笑說道。

「還要經過測試?」

「廢話,不經過測試我怎麼知道,你的天賦如何?不然給你一種高級的修鍊之法,可是你的天賦不夠,一旦被反噬,你不死也會變成個白痴,到了那個時候,我們血神族真的就再也沒有復興之日了。」??血老面色肅然,顯然不是在說笑。

「需要怎樣測試?」

血老沒有回答他,只是閉眼,雙手打出一道道法訣,同時,嘴中也是在不停的念著不知名的法咒。

「去。」

最後,嘴中輕叱一聲。

九束流光從血老那雙掌中飛出,在空中化為九盞普通燈盞大小的神燈。

這九盞神燈外形就像是九朵盛開的血色蓮花,花心中央有著一根紅色的燈苗。

「這是?」?蘇醒看著眼前的這九盞血色的蓮花神燈,雖然是由能量體凝聚而成的,卻是給人一種有著實體一般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