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現在的能皇數好像剛好是你子晨的兩倍。」銘起嘴角劃出弧度,笑道。

你要怎麼,不服,不服我們戰場上見高下,我能皇是你的兩倍,滅你足夠,也不會破壞規定。

威脅,**裸的威脅,可是這種威脅往往是讓在座安定的最有效辦法。

「哼。」旭東冷哼一聲,坐在椅上。他也沒有底氣和銘起硬爭,一子晨太弱不是月的對手,二,這個分瓜對巨族而言是佔了便宜的,在一定程度上巨族絕對支持這個分瓜,誰多分一杯羹自己就少分一杯羹,只有傻子才不會接受這個分瓜方式。

「沒有人有意見吧!」銘起問道。

「岩,你可以決定了。」銘起道。

主座上的岩,臉上不由露出一絲微笑,「好一個態度強橫的小子,我巨族實力這般強也沒像他這麼囂張。」

「那就這麼決定了。」岩道。

「這次會議結束。」岩道。

本來,如果沒有死封的事,銘起可能還會給眾人周旋一番,當然底線,一半岩崖依舊不會改變。偏偏這時的銘起哪有什麼心情陪他們爭扯,直接用威脅的口氣來「商議」。

銘起站起身,直接走出了六首詭異宮。

「這怪物怎麼了?」影煞問道。

「誰知道,我想是心情不好吧。」星媚嘆息道。



剛欲離開的銘起被岩雷攔截住,道「銘起,和我對戰。」

「沒問題。」銘起強撐出一個笑容。

兩人飛到高空,對立,岩雷徒手,因為能器已經給了滅雲。

「開始了。」銘起低沉聲,身影閃動,出現在岩雷身前,舉起左拳砸去。

「來就用殺招?」岩雷自然清楚銘起的左手何等詭異,不敢硬擋,岩雷瞬身出現在銘起背後,巨掌壓下。

「天生晶一。」銘起喝道。

右手揮動,將岩雷直接冰封在堅冰之中。

堅冰剛剛崩碎,銘起的身影鬼魅一般出現在破冰而出的岩雷身前。

繁瑣的心境,已經讓銘起有點暴躁,這種暴躁情緒下,攻擊也變得急躁,不顧身體能否承受,只是想儘快結束戰鬥。

「喝。」銘起眼中凶光畢露,似要將心底的煩惱用這一拳發泄乾淨。

全部的天地之力,瘋涌,將銘起的左手撐的比頭還大,鮮血在皮膚破裂處流下。

天地之力,貫穿空間,撞向岩雷,如此近的距離,超過獸化四段岩獸生原技的攻擊,岩雷若中—必死!

「岩破」一道劍芒飛射,撞擊在那蓬勃的天地之力上,頓時空間碎裂數百里,強大的衝擊波漫盪開,岩雷被震的口吐鮮血,身體飛射開,就連銘起也在盲目攻擊下受到創傷。

擴散的衝擊波即將落地,這裡除了岩誰能擋?

岩揮動長劍,一股無形的力量將衝擊波擊散。銘起的這一擊太恐怖了,即使是岩,也需要使用地級中階控能技,才能與之抗衡。

餘波散盡,銘起劇烈喘息道「岩雷對不起,今天我有些失態。」

「哪裡,勝了就是勝了,哪來這麼多理由,就算我死在你的拳頭下也沒什麼好後悔的。」岩雷朗笑道。

「呵呵。」銘起笑了笑,笑中苦澀,轉頭見面上一愁,直接飛走。。。。。。。。。。。。。。。。。。。。

(給點貴賓,我使勁暴~) ?———-

回到驚天城中,銘起已經開始著手死封的準備。

「選個絕對安靜的地方,千萬不能被人打擾,不然的話,你我都會死!」『銘起』毫無玩笑之意,鄭重說道。

「離開驚天城。」銘起念道。

繼而,將秋楓幾人找來,隨意交代了幾句,讓他們別來找自己。

便從驚天城飛走。

驚天城東面,一片密林灌木,銘起釋放開能壓,將附近能獸,動物,全部嚇走,方圓幾十里沒有它們的蹤跡。

「就這裡應該行了。」銘起念道。

盤膝而坐,將聖原死者圓球取出,放在面前,生命能量在這蔥鬱的森林內格外充裕,但是卻無法對聖原死者造成影響。

「開始了。」『銘起』喝道。

銘起緩緩垂閉雙眼,等待『銘起』的一一指示。

「留下一道魂力,在你身體內。」『銘起』呼道。

銘起心念一動,從魂脈位置產生的魂力遊走在經脈之間。

「待會兒會很痛苦,要忍住了。」『銘起』喝道。

「進來。」銘起喝一聲,銘起的意識回到內心世間中。

『銘起』與他對峙而立。

「真想用死封就這麼殺了你!」『銘起』獰笑道。

「隨你便,快開始吧。」銘起淡淡道。

「坐下。」『銘起』喝道。

銘起盤膝而坐,閉起眼睛。

「死封!」銘起喝道。

旋即,繁瑣的手印在『銘起』手間結起,結印過程中,『銘起』的手開始泛起白光。

結印完畢,銘起的手開始在空中劃過,白光殘留在空中,一筆一畫,漸漸在空中留下複雜的圖案,就如陣法圖案一般。

「落。」銘起喝道,雙手對著畫完的圖案壓下去,圖案頓時陡降,落在銘起身下。

頓時白芒閃起,一股詭異的力量瘋狂朝銘起竄去,此刻銘起明明只是一道意念,可是為何還是特別的疼。

「這陣法會強行將你的靈魂拉進你的心靈世界,現在的你已經是魂體,不是意念體了。」『銘起』喝道。

銘起咬牙,靈魂如同早被這股能量扯裂一樣,巨大的疼痛超過前番受到過的任何疼痛。

漸漸,那陣法的白光生死一縷白芒,圍繞在銘起身周,突然變成一條長繩索,將銘起綁住。

快速下沉,將銘起的靈魂綁住,沉入那圖案之中。

突然,這種下沉陡然停止,『銘起』微驚,急忙喝道「別抵抗!」

銘起放鬆,全力的放鬆自己,可是潛意識裡對這進入圖案的死亡威脅存在潛意識的抵抗。

「可惡。」銘起在心底罵了一聲。伴隨,那繩索的越束越緊,銘起的靈魂越來越是疼痛。

「快壓下心底的不安啊!!」銘起吼道。

銘起的靈魂死去,心靈世界也將蹦碎,到時候『銘起』也難逃一死,畢竟他不是能神,無法靠靈魂活著。

『銘起』的咆哮聲傳盪開,銘起深吸口氣,疼痛襲擊,可是心境卻漸漸平復,漸漸已經陷入圖案一半的銘起再度開始下沉。

最後,直至頭頂也融在圖案之中。圖案突然白光大盛,化作紅光,外界。

銘起的身體開始泛起死氣,可是沒產生一縷死氣就被生命能量所分解。

聖原死者圓球,嗅到一絲死人的氣息,通體泛起白光,漸漸飄起,落在銘起胸口,生命能量頓時無法侵入銘起的身體去分解那一縷縷的死氣。

漸漸,銘起的身體堆積許多死氣,修為越強,身體越強的人能產生的死氣越強。

「銘起,聽得到嗎?」『銘起』喝道。

那圖案,一點動靜也沒有。

「可惡。」『銘起』罵道。

此刻聖原死者已經開始吞噬死氣,如果在死氣散盡之前,銘起無法完成對聖原死者的魂印,那麼身體就真的死了,身體死亡,伴隨的還有靈魂的剝離,銘起和『銘起』會被直接剝離,隨後消散在天際之間。

融入團的銘起,像是陷入一個無邊無跡的光之世界,裡面似乎什麼也沒有,銘起瞥瞥頭,朝身下看去,自己也沒有身體,或者魂體,卻能看得見四周的光線。

那是,突然在很遠的地方,有個黑點。銘起想看清一點,視野之中的黑點就開始變大。

銘起疑惑,恐怕這只是自己的一種思維在此地。

逐漸靠近,銘起赫然發現,那正是自己的身體。

聖原死者球在自己胸口,吸收著從身體內滲出的縷縷死氣。

「糟糕,我不在身體,那縷魂力如何能進入聖原死者球。」銘起心底道。

一想到魂力,自己卻鬼魅的出現在以前白色管道內,管道內,飄動的一縷白芒比銘起還大。

「這是什麼玩意兒。」

銘起疑惑,那縷白芒開始飄動,銘起追上去,白色通道中還有其他液態的東西,不過對銘起而言,沒有身體,沒有魂體,連意念體也不是,這些東西對他造成不了一起阻礙。

白芒遊動,銘起緊隨。

白色通道錯綜複雜,有大有小。

這時,突然一段小通道彙集處,通道彙集處突然變窄,可是依舊足夠銘起和這縷白芒通過。

飄過狹道,通道又變得無比寬闊,給銘起一種格外的熟悉之感。

隨著白芒飄了一圈,銘起明白了,這裡是—自己體內!!!

「細胞。」銘起心念一動,眼前便是細胞,那細胞中還是充滿液體,液態能,還有就是一縷縷死氣環繞,那死氣一縷縷剝離細胞。

「可惡。」『銘起』咆哮,再過幾分鐘,銘起不能將魂力融入聖原死者球之中,聖原死者球的吞噬死氣就不會停止,直至將銘起體內的死氣吞噬乾淨,最後像岩獸一樣死去。

「銘起!!」『銘起』怒吼。

「銘起!!」突然能聽見聲音,銘起喃喃道「是『銘起』的聲音。」

「接下來要做什麼?那縷魂力該怎麼控制?」銘起疑惑,聲音卻無法傳達給『銘起』

銘起思到魂力,瞬間出現在經脈中,魂力還是在自由飄蕩。

此刻沒有身體的銘起什麼也感覺不到,更別說控制這道魂力了。

「怎麼辦?怎麼辦?」銘起焦慮,他不知道時間還剩多少,但是卻知道時間過去自己必死。

可是現在偏偏拿這道魂力沒有辦法。

「還有半刻,萬事皆休了!」『銘起』無力的癱坐在地上。

「對了,我既然是一種思維方式存在,那麼…」銘起突然腦袋中有了辦法。

銘起目光快速看著這經脈,記住魂力的位置在經脈的凸起處後面。

隨後,想到:魂力開始移動在那經脈的一絲凸起處正下方。

陡然,銘起的位置又改變,銘起瞥瞥,自己已經成功融在魂力之中,魂力,和思維,在某種程度上有些千絲萬縷的聯繫,某種程度上說魂力便是一人的思維,不過兩者之間有必然聯繫,亦有差別。

走,銘起意念不停向前,這魂力也快速飛向前。「胸口位置。」銘起念道。

一路白色通道已經開始滲出死氣,游集像胸口,銘起融和自己的意識(思維)在這道魂力中小心翼翼閃躲這些死氣,死氣無疑於是魂力的剋星。

「這是?!」『銘起』眼中露出喜色。他能感覺到銘起身體的那縷魂力的開始朝胸口湧入,且還在躲閃死氣,欣喜,絕對欣喜,有希望了。。。。。。。。。。。。。。。 ?———-

「銘起,你現在需要湧入聖原死者球內,魂印就算成功。」『銘起』道。

銘起聽見『銘起』的聲音,點點頭,思緒上加速,那絲魂力也隨之加速。

一縷縷的死氣此刻就是亡靈,也是救命草,死氣如果碰撞了魂力,將這縷魂力散去,銘起必死,死氣如果在魂印完成前被吞噬盡,銘起依舊必死。

快一點,銘起已經感覺到經脈中的死氣變得少了好多,證明聖原死者的吞噬已經接近尾聲,自己也快真的死了。

「可惡。」銘起罵道。

此刻經脈中空空蕩蕩,只有一縷黑氣開始還在飄蕩。

「快些,要在它之前」銘起思到。

一黑一白,一縷死氣,一縷魂力,在錯綜複雜的經脈中召開一場速度競技,這經脈就是賽道。

「快些,再快些。」『銘起』喝道。

過一處經脈,死氣的速度越來越快,將銘起甩在後面。

銘起大驚,可是卻沒辦法再加速。

「對了。」銘起心低靈光閃動。

那胸口的一個穴道,聖原死者圓球正貼在上面,最後一縷死氣已經極近這裡,馬上就要飄出這穴道之時,一縷白芒射出,射入聖原死者球內,剛道穴道口的一縷死氣陡然停止。

銘起走了近道,那絲死氣,不過是在吸力的牽扯下隨意隨著經脈遊動,而銘起卻直接通過一條直接通到那穴道的近道,我速度比不過你,我走近到可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