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劇毒花的種子也在半空中不斷漂浮著,強烈的怒氣從中散發而出,七彩光華彷彿變成了無數刀槍棍棒,向藥效斬殺而去!

剎那間,七彩劇毒花的種子和藥效剛剛一個照面,便產生了劇烈的衝突。

甚至,蘇白都沒有去有意的控制,七彩劇毒花的種子和藥效便不死不休的戰在一起。

好似,它們被來就是死對頭一般,一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這樣的局面,讓一旁觀戰的蘇白面色大喜,他能夠感受到,藥效對七彩劇毒花的種子,有足夠的威脅!

彷彿,神丹中的藥效,專門就是為了剋制七彩劇毒花而生的一般。

此時此刻,藥效在天空中散開,變成一張巨大的網,直接向下壓下,七彩光華變換的各種武器,都在接近大網的瞬間,化為了粉末,消失在虛無之中。

緊接著,大網鋪天蓋地的落下,直接將原本漂浮在空中的七彩劇毒花粽子,死死籠罩。

可以看見,大網將七彩劇毒花的種子籠罩之後,七彩劇毒花的種子依舊很不安分,在裡面橫衝直撞,可就是無法將大網衝破!

不時,七彩劇毒花的種子彷彿也知道自己無法在短時間脫困,於是便停止了折騰,原本翻雲覆雨的腦海,終於再次恢復了寧靜。

七彩劇毒花的種子和藥效的交鋒,說來話長,卻僅僅用了幾息的時間,連蘇白都看的目瞪口呆,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奈何的七彩劇毒花種子,竟然就這樣被治住了,看來錦玉給的這枚神丹,還真是妙用無窮,放在神界估計都是至寶啊!

七彩劇毒花的種子,終於被大網封印住了!

這對蘇白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驚喜!

七彩劇毒花的種子,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定時炸彈,若是沒有辦法治住的話,後患無窮!

他原本只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沒想到居然成功了!

而且,不難看出,藥效跟七彩劇毒花的種子天生相剋,一見面便要分出勝負,不管是誰佔據了上風,就絕對不會給對方翻身的機會!

現在,藥效將七彩劇毒花的種子給封印住了,肯定會慢慢的將其煉化。

所以,蘇白體內的危機,可以算是暫時解除了!

這不由的讓蘇白鬆了一口氣,如釋重負,感覺全身都在這一刻,輕鬆了不少。

不過,他也不敢大意,知道七彩劇毒花的種子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東西,於是心念一定,將《空間捲軸》中剩餘的所有藥效,全部調動了過來。

這些藥效到了蘇白的腦海之後,不用蘇白去指揮,立馬奔入大網之中。

頓時,大網便的更加的巨大,更加的凝實。

若是說原本的大網,只是薄薄的一層膜,那麼現在的大網就是已經凝聚了實質的大網,每一根繩子都有手臂粗細,看起來非常牢固。

嘶嘶嘶——

此時此刻,在大網凝實的過程中,被封印的七彩劇毒花的種子應該感覺到了什麼,不斷的發出一陣陣嘶吼聲,其中充滿了無盡的怨念。

可是,伴隨著大網的凝實,原本還能蹦躂的種子,現在連蹦躂都蹦躂不起來了,被封印的死死,只要有足夠的時間,七彩劇毒花的種子,遲早都會被煉化!

蘇白將一切看在眼中,算是徹底放心了,心念一動,頓時回歸自己的本體。

他睜開雙眼,眉頭微微一皺。

「沒想到,在腦海中一番折騰,既然已經過了兩天時間。」

蘇白嘀咕著,緩緩齊聲,向房間外面走去。

龍靈兒一直盤膝坐在門外,守護著蘇白。

看見蘇白出來了,她立馬恭敬的起身,溫柔的說道:「恭喜主人出關。」

蘇白淡淡點了點頭,隨後看向對面的一間客房,客房中竟然有外人的氣息。

「我不是說過,在我閉關的時候,誰也不能打擾的嗎?此人是誰?」蘇白詢問道。

龍靈兒不敢有任何猶豫,立馬回答道:「此人,自稱自己是天寶宗的宗主之女,修為已經達到了天靈境初期的地步!」

「哦?天寶宗的超級強者,不是只有宗主和副宗主嗎?怎麼此女也是超級強者?她在說謊?」蘇白疑惑的說道,雙眼中露出一抹寒芒。

龍靈兒急忙解釋道:「此女奴婢已經調查過了,的確是天寶宗宗主的女兒,也是天寶宗隱藏的底牌,外人都只知道天寶宗有兩尊超級強者坐鎮,事實上有三尊!」

「哦,原來如此,天寶宗的宗主還真是思維縝密,既然將自己的女兒當做底牌,想必沒人能夠猜到吧,天寶宗真是好手段啊!」蘇白以讚賞的口氣說道。

「要不是此女親口告訴奴婢,再加上天寶宗宗主的令牌,奴婢也猜測不到。」龍靈兒也略有些吃驚的說道,顯然她也沒有想到,天寶宗宗主的女兒,竟然是尊超級強者。

「她來找我何事?」蘇白詢問道。

「主人有所不知,當日在拍賣會上,另外一個跟主人和奴婢競拍的人,就是此女!只不過,此女在奴婢出現之後,就離開了,她說後來聽說主人的威名,可惜沒有看見,於是便找到這裡,希望與主人見上一面。」龍靈兒如實說道。

「呵呵,就為了見我一面?然後守在這裡兩天?騙三歲小孩還差不多!」蘇白冷笑一聲,隨後大步向對面的房舍走去,道:「走吧,我姑且去看看,這小丫頭,想耍些什麼花樣!」 天寶宗千金的房舍,被安排在臨近大門的一間,因為那裡的房舍距離蘇白閉關的房舍最遠,可見龍靈兒即便將人放進來了,警惕性也一直沒有一丁點鬆懈。

很快,蘇白便在龍靈兒的帶領下,走進了房舍。

這座四合院,是整個萬寶島最大最豪華的住所,其中的房舍面積自然也很寬闊,進入之後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獨立的廳堂。

廳堂裝飾的金碧輝煌,看起來格外的奢華,跟外面的樸素完全不一樣,可想而知這廳堂是被重新翻新了一遍,肯定是那天寶宗之女的傑作。

讓蘇白意外的是,這女子未免也太小題大做了一點吧,只不過來這裡住上兩天,竟然連裝潢都要重新換掉,看來當真是天寶宗的千金,被慣的已經無法無天了。

「來者何人!」

這時,忽然兩道身影,從廳堂深處的一間房間中暴掠而出。

頓時,強大的氣息,從兩道人影的身上散發。

蘇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兩人的修為境界,都停留在斗戰武聖大圓滿,而且都開闢出了六百條武脈,可謂是天才,這等天才若是晉陞為超級強者的話,那麼潛力無疑非常巨大。

畢竟,武脈越多就等於積蓄越渾厚,魚躍龍門成為超級強者之後,力量也就越加強大。

就好比蘇白,他走的返祖之路,在斗戰武聖大圓滿的時候,積蓄的可謂非常渾厚,當今時間恐怕沒有人能夠比得上,足足開闢出了九百九十九條武脈。

這也就是為什麼,蘇白魚躍龍門成為超級強者之後,憑藉天靈境初期的境界修為,就可以跟地靈境的超級強者戰鬥的原因所在了。

眼前,這兩人都開闢出了六百多條武脈,已經比一般的天才要厲害了,若是能夠成功的魚躍龍門,戰力恐怕能夠直逼天靈境中期的超級強者!

而且,這也是讓蘇白注意他們的原因所在。

要知道,其實世界上很多人,都對武脈不是特別在意,特別是達到斗戰武聖大圓滿這個層次之後。

畢竟,在他們看來,武脈開闢再多,也依舊無用,無法感受到靈氣,無法聚集靈氣,無法踏空而行,成為真正意義上的超級強者。

當然,還有別的原因存在,第一是大家的心裡作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突破成為超級強者,便不再繼續開闢武脈積攢積蓄。第二是達到斗戰武聖大圓滿的修為境界之後,想要繼續開闢武脈非常的艱難,需要超乎常人的毅力不說,還需要各種天材地寶餵養身體,以及修鍊超強的功法,否則就算想要開闢武脈積攢力量,都做不到。第三則是武脈開闢的越多,就越難以魚躍龍門成為超級強者,甚至有的人在斗戰武聖大圓滿積攢到了七百條武脈,或者是八百條武脈,可謂是積蓄渾厚無比,可是他們卻終生都無法得到突破,只能在鬱悶中慢慢的老死,積蓄再厚,也最終跟肉身一起,化作了一團黃土。

故此,很多人都會選擇一個折中的辦法,在斗戰武聖大圓滿的時候,開闢出五百條武脈再進行突破,因為有很多前輩得出經驗,五百條武脈是最適合突破的。

因為,五百條武脈,對任何人來說,開闢出來並不艱難。

而且,擁有五百條武脈的強者,進行突破的話,也不會增加任何的難度,並不會變的難以突破,但是五百條好像是一個極限,就算再多一條,開闢成五百零一條,這樣一來就難以突破了。

再者就是,擁有五百條武脈突破成為超級強者之後,也不是墊底的存在,位置處於中上游。

所以,種種結合在一起,大多數人,除非有意外發生,否則都會將自身武脈積攢道五百條之後,再進行突破,成為超級強者,多一條和少一條都不行!

龍靈兒的體內,就有五百條武脈,可見她對這些道理,都非常的清楚。

只是,蘇白奇怪的是,在自己的打量之下,發現眼前著兩人天資平平根本就沒有任何出奇之處,為什麼能夠開闢六百條武脈呢?

關鍵是,他們為何要開闢六百條武脈呢?這樣一來,他們想要魚躍龍門就變的難上加難了,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為什麼他們要阻斷自己的修鍊之路呢?

好似看出了蘇白的疑惑,龍靈兒急忙通過靈氣,傳音說道:「主人,其實您不知道,中型勢力極其複雜,格外的不穩定,今天蒼雲星存在一百個中型勢力,可能明天就有一百零一個中型勢力,而後天就只有九十個中型勢力了!這些中型勢力,經常互相之間發生戰鬥,或者出現內部叛變的情況,所以幾乎每個勢力的掌門人,都會將所有的權力,牢牢抓在自己手中,而且他們連自己至親的人都不會相信,除非是自己極為相信的人!」

聞言,蘇白瞬間就釋然了。

原來如此!

「按照你這麼說,蒼雲星的中型勢力,其實就是一盤散沙,而且非常的不穩定,隨時都要面臨被覆滅的危險,朝不保夕,所以要時時刻刻提防著任何人和事,將所有的東西,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蘇白嘀咕道:「若是我猜的不錯,這些勢力中的弟子等等,全部都是散修招攬的吧,他們對門派沒有一丁點的忠心,大難臨頭各自飛,門派若是要倒了,他們不會幫助門派渡過難關,甚至還會順勢推倒自己的門派,從中謀取利益,畢竟他們加入這些勢力的最初目的,也就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沒必要為了門派賣命!」

「沒錯!」龍靈兒贊同的點了點頭。

「哎!」蘇白嘆息一聲,道:「這樣的門派,終究只能屬於二三流勢力,完全上不來檯面,跟我所知的龍家,根本沒法比,或許龍家只派一兩個高手,就可以顛覆一群這樣的中型勢力了吧!這樣的中型勢力,簡直是外強中乾,沒有任何作用!」

說著,蘇白將目光投向眼前的兩人,心想:「這兩人有了魚躍龍門的實力,恐怕就是天寶宗的宗主和副宗主,怕他們成長起來無法掌控,所以才強行斷了他們的修鍊之路,幫他們將武脈開闢到六百條的吧!畢竟,不管兩人開闢出幾百條武脈,只要一日不魚躍龍門,他們就一日要誠服在天寶宗的腳下,當一輩子的奴隸!」

「可憐人啊!」蘇白搖了搖頭,忽然腦子裡靈光一現。

蒼雲星中型勢力一盤沙的情況,說不定能夠好好的利用一番!

若是能夠成功的話,稱霸整個蒼雲星都不是難事! 「哼!這裡是天寶宗大小姐的行宮,你們兩個沒有獲得准許,便私自闖入,想死了不成!」

這時,其中一人說話了,另外一人也是目露凶光,不停的在蘇白和龍靈兒的身上打量著。

讓蘇白厭惡的是,兩人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了死死淫邪之色。

其實,也不管他們,主要是蘇白長的太漂亮的,簡直漂亮的不像話,就像是九天玄女下凡一般,估計只要是個男人看見了,都會心動。

至於龍靈兒,雖然在蘇白的照耀下,美貌要遜色一點,但是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人,任何人都得到了,都會愛不釋手,沉浸在她的美色之中。

「哼!」龍靈兒冷哼一聲,對蘇白說道:「他們兩人,是天寶宗的兩大護法,名為左尚和右昆,以前是中型勢力範圍類的兩名大盜,強搶婦女,臭名昭著,由於貪圖大型勢力龍家千金的美色,得罪了龍家,於是便改名換姓,投奔了天寶宗。」

聞言,蘇白雙眼閃過一抹寒芒,心中殺意大起。

原本,他還見兩人可憐,被天寶宗禍害了,還為天寶宗賣命。

可是現在,蘇白得知他們的作為之後,再加上他們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將他們斬殺,實在是說不過去。

不過,還不等蘇白說話,左尚便在嘴角勾出一抹冷笑,道:「你這個小娘皮倒是長的俊俏,若是願意留下來陪大爺翻雲覆雨一番,大爺倒是可以放你一馬,如何?否則的話,你免不了受些皮肉之苦!」

「哦,是嗎?」蘇白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問道。

這一下,蘇白顯得更加迷人,看的左尚面紅耳赤,恨不得直接將蘇白給撲到。

至於右昆則在不知不覺之中挪動自己的腳步,將蘇白的後路給阻斷了,不準備給蘇白任何逃遁的機會。

由此可見,他們兩人是不想讓蘇白離去了。

至於龍靈兒則無人理會,他們早就聽聞過龍靈兒的大名,知道龍靈兒是超級強者,他們根本攔不住。

同樣,他們也清楚,頂著天寶宗的名頭,龍靈兒也不敢輕易的得罪自己。

所以,他們相信,只要不招惹龍靈兒,龍靈兒就不會管這件事情。

相反,蘇白在一開始就收斂住了自己的全部氣息,現在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人,除非是地靈境的超級強者,或者蘇白自己將實力展現出來,否則的話沒人知道蘇白的真實力量有多麼的恐怖。

當然,還有一點就是,蘇白面生的很,左尚和右昆混跡蒼雲星多年,認識許許多多的強者,都沒有蘇白這號人物,所以在他們看來,蘇白可以任由自己玩弄,並且毫無反抗之力!

「你們,真是色膽包天!」龍靈兒冷哼一聲。

右昆卻笑了起來,道:「龍靈兒,你莫非要管這閑事?我們不難為你,你們只是想讓這位小娘子陪我們一段日次罷了,你莫非要為了一個普通人,得罪天寶宗不成!你可是清楚的人,天寶宗除了宗主和副宗主之外,大小姐也是超級強者,你同時得罪三尊超級強者,後果你承擔不起!」

「敢威脅我?呵呵!」龍靈兒冷笑一聲,就要出手。

不過蘇白卻大手一揮,阻擋了龍靈兒出手,怒極反笑道:「好好好,兩個小雜碎,既然想打我的主意,我今天就站在這裡,你們來動我一個試試!看是我先殺了你們,還是你們先碰到我!」

「呵呵,小娘皮還有幾分血性,不過我就喜歡你這樣的性格!帶時候折騰起來,才有勁啊!哈哈哈!」左尚發出猥瑣的小聲,隨後一雙大手成爪,直接向蘇白的肩頭抓來。

右昆也不怠慢,雙眼中露出火熱的目光,一雙大手就要擒住蘇白的腰桿。

蘇白雙眼中殺意流轉,對付這兩隻小蝦米,根本就不用使出任何的武技,直接用靈氣,就可以將他們粉碎!

轟隆——

就在左尚和右昆要碰倒蘇白的時候,一股龐大氣息從蘇白的身體中散發,鋪天蓋地的靈氣化作一座座巨峰,狠狠朝著兩人壓下。

轟動——

一聲巨響,整個萬寶島都在顫抖。

左尚和右昆被龐大的靈氣巨峰壓爬在地上,一動不能動,感受著面前這位漂亮的不像話的存在所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壓,他們的心跌倒了谷底。

他們這時候才猛然驚醒,自己捅破天了!

「你……你竟然是超級強者……怎麼可能!」

「完蛋了,我完蛋了,我竟然主動對一尊超級強者動手,我瘋了,我一定是瘋了!」

他們兩人,徹底的凌亂了,心中滿是悔意,甚至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竟然會主動第一尊超級強者動手,這跟自殺沒有什麼區別啊!

「你們不是要擒住我嗎?來,再給我蹦躂一個看看!」蘇白冷漠的說道,好似一尊藐視蒼生的天神一般,掌握著所有人的生死大權,在他的雙眼中沒有任何的感情,一念之間便能夠判定別人的生死。

「你……你不要太猖狂,我們可是天寶宗的人,天寶宗你知道嗎!中型勢力中的頂級存在,其中有三尊超級強者坐鎮!若是你殺了我們,就是等於直接對天寶宗宣戰!」左尚故作鎮定,憑藉最後一絲絲勇氣,威脅道。

「沒錯!」右昆也狂吼道:「你也是一尊超級強者,你應該知道超級強者之間,也有三六九等之分,我們天寶宗有三尊超級強者,得罪三尊超級強者對你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吧,甚至面對三尊超級強者的追殺,你也有可能殞落,所以你要好之為之,不要自取滅亡!」

這時候,左尚和右昆的最後籌碼,就是天寶宗了,希望用天寶宗的名頭,可以將蘇白震懾住。

可是誰知道,蘇白卻彷彿聽見天大的笑話一般,道:「你們是在威脅我嗎?哈哈哈!你們說的沒錯,超級強者之中也有三六九等之分,而我就是超級強者之中的王!誰敢忤逆我,只有死路一條!別說你們拿天寶宗壓我,拿三尊超級強者威脅我,就算三尊超級強者站在我面前,我也照殺你們不誤!」

此言一出,左尚和右昆眼中露出了絕望之色,他們沒想到今天碰到一個這麼狠的存在。

「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暴喝聲,從廳堂深處傳出。

緊接著,一股龐大的靈氣,化作一隻大手,向左尚和右昆抓去,竟然要在蘇白的手中,將兩人帶走。

頓時,左尚和右昆的臉上露出了前所謂有的欣喜之色,並且齊聲呼喚:「大小姐,救命啊!這孽障無視天寶宗的威嚴,更是辱沒天寶宗的三大尊者,該死!殺了他!」

蘇白雙眼寒芒一閃,他是何等人物,怎麼可能讓別人從自己手中,將左尚和右昆救走呢!

沒有任何猶豫,千鈞一髮之際,蘇白大手輕描淡寫的一揮,一股龐大無比的靈氣,向抓來的大手轟去。

要是說,襲來的靈氣大手是一條小溪,那麼蘇白轟出的靈氣就是一條翻湧的江河。

瞬間,靈氣大手被抹滅,絞碎!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