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冥竟笑了,眉宇間有些難以掩飾的戰意和興奮,「我去。」

天啟一哆嗦,「小兄弟這可不是鬧著玩的。」雖然是冰兒帶回來的,可畢竟不熟,不能枉送了人家一條性命,紫龍乃眾龍之王,小兄弟就是龍也不可亂來。

冰兒同意的點了點頭,「你一個剛入門的小黑龍怎麼和他打。」

「剛入門怎麼了,以前在龍界都是他們欺負我,這回該我欺負他了。加上你一個天靈之體可以對付他,其他人負責製造空間動蕩免得他逃走。」紫冥說著已然躍躍欲試。

冰兒想了想竟然同意了,不就是一條受傷的龍嗎,打就打。

幾人一陣唏噓,原來是從龍界出來的,難怪這麼大口氣,可是龍界不都是紫龍嗎?

(求推薦。求收藏~~) 天啟擔心的問道:「小兄弟,冰兒的天靈之體也是剛入門,那龍妖雖是重傷終究是成年龍,實力受限可經驗尚在,你們倆是不是太勉強了?」

冰兒鬥志激昂的說道:「沒事的,大師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又不是沒和龍打過架。紫冥,空間動蕩是什麼玩意?」

天啟氣的一吹鬍子,什麼亂七八糟的,入了虎穴有沒有小老虎不知道,為這大老虎你真得奉獻點血肉。

紫冥啞然失笑,「空間法則運用者可以自建空間隧道任意來去,空間不穩的話可以使空間隧道無法成型或者成型的隧道遭到破壞,只要有強烈的能量波動就會使空間不穩,也就是空間動蕩。」

冰兒恍然大悟,「那每人放幾個大招不就好了。那走吧。」

天啟急忙攔道:「不許去!」

紫冥和冰兒正欲說些什麼卻聽外面有人喊道:「看不出玄天宗還有小輩敢挑戰我,出來吧,作為獎勵我會留你們一個全屍。」

幾人一驚,這麼快就來了,急忙跑了出去,龍妖竟已傷愈過半,未光峰弟子豈不是全死了?!紫冥和冰兒也不管那些老頭讓不讓了,出去擺好架勢就準備開打。

龍妖持劍而立,一身紫色衣裝挺拔英俊,深紫色的頭髮披散在腦後,臉色蒼白怪異的笑著。

紫冥看見龍妖后卻是一陣詫異,道:「紫凌,沒想到你也會落到這副天地,不過千年前你竟然沒死。」一千年前他和叔叔去的極北冰原,全體未歸,族內說均已陣亡,他怎麼還活著,那叔叔說不定也沒死。

紫凌不屑的撇了一眼紫冥,「我當是誰呢,這麼大膽子。這不是王室特例小黑龍嗎,終於被趕出來了。」

冰兒問道:「你們認識?」

紫冥哼了一聲,紫凌冷笑道:「果然是資質異頂,逍遙絮竟然沒直接把你殺了,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逍遙絮是誰?」

「你不必知道了,今天我就送你倆這不該存在的歸西。」言罷手握中品仙器紫凌劍,運轉靈力,龍威外放,在其他人面前有種威霸之感,功力顯然比五位老祖對戰時更上了一層樓。

冰兒手持冰凌劍運轉玄寒之力,怎麼都覺得這把劍沒什麼用,徒增了一些距離而已;旺仔在一旁彭起仙人球鬥志昂揚的伺機偷襲;紫冥背披霸王槍已沖了上去。

紫凌輕描淡寫的用劍尖抵住了紫冥臨近突刺的霸王槍。霸王槍在下品仙器中也算是不錯的,紫幽那敗類竟然給了這麼個廢物。

紫冥右移揮槍橫掃,槍體外圍包裹上了一層弄弄的黑色,接近紫凌后黑光迅速脫離槍體向紫凌閃去。

紫凌預感不妙飛身後退,還是被黑光粘上了一點,衣服連帶著一點點皮肉消失不見。「暗屬性法則!稀缺種,你倒是沒必要被趕出來。」

紫冥不語,只身後退一些,揮出一道道黑光朝著紫凌撲去。

紫凌冷笑,一揮手身前出現了一條空間裂縫,無數黑光盡數進入空間裂縫之中,黑光消失后紫凌推動空間裂縫向前欲吞入紫冥而後快。

紫冥旋轉揮槍運足靈力向空間裂縫砸去,霸王打狗式(紫冥自己想的名字,至於狗是誰就不管了)。接連數槍不斷向空間裂縫砸去,空間裂縫被砸成了數十道小裂縫,然後被完整統一的空間自然法則給補平了。

冰兒冷然突襲,以冰凌劍為基玄寒之冰結出兩米遠,下部將手一起凍在冰內,直刺紫凌心臟之位。

紫凌揮劍擋住冰劍,左手前行一道空間刃打出沖著冰兒飛去。

冰兒身體矮小,棄劍向下委身鑽到了紫凌的身前,快速凝結玄寒之冰將紫凌包圍型凍了起來,回身取劍飛了回去。只見空間刃向遠處掠去,所過之處消失不見,東青苑竟有一小半坍塌了下來,不禁打一個激靈,剛才真夠險的。

紫冥見狀大喜,道:「在他後腦部開個小洞。」

冰兒會意,控制玄寒之冰在紫凌後腦部開了一個小指粗細的小洞。

紫冥急忙跑了過去在洞口處將黑光注入,他想活取龍珠!

紫凌只是知道他的打算,小廢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敢打他龍珠的注意。全身龍力暴漲,「碰」一聲竟將包裹他的玄寒之冰硬爆了開來,震的紫冥飛出了數丈之遠。

紫冥一個打挺起身迅速飛了回來,全身酥麻,這爆炸力他的消耗也小不了。

只見紫凌站在那裡有些氣喘,大意了,雖是下界之人終究是天界也沒有幾人能有的厲害體質,玄寒之力也不是他能吃的消的。紫凌劍一閃,人消失不見,隨後各處空間裂縫頻繁出現向著紫冥和冰兒聚集而去,夾雜著幾道空間利刃飛馳其中。

紫冥和冰兒匆忙躲閃,上下左右一陣飛閃跳躍后空間裂縫竟然越來越多了,已經臨近的幾條裂縫相互碰撞後有的碎裂,有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條更大的裂縫,空間刃割過就是裂縫也一分為二。

紫凌好一會終於現出了人影,略顯疲勞,報復性的看著紫冥和冰兒冷笑,吸食了他們兩個估計傷也好的差不多了,我紫凌終於可以回去了。

空間動蕩,裂縫迷亂,兩人無奈同時鑽入了地下。果然空間裂縫在吞噬了一部分土地后因注入的靈力耗盡而消失不見,冰兒頓悟,世間萬物都可以操控,不過無論操控什麼都必須以自己的靈力基礎為前提,越是難以操控的事物對於靈力的消耗就越大。打不過他就耗死他,重傷之體看他能撐多久,想著不禁笑了。

冰兒鑽入地下后就沒有在出來,操控土屬性元素移動,建立通道找到了紫冥,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紫冥點了點頭,兩人就在地下躲了起來。

紫凌向兩人鑽入地下的地方接連發出了幾道空間刃,見人不出來后就沒有在繼續對付他倆。矛頭轉向未名峰上的眾人,那兩個找不到就先收拾眼前的,反正都得死。一道道空間利刃朝著眾人飛去。

天薇一個人衝到了前面,現在能打的老祖也就只有她。情之境外放將眾人包圍在內,境界內一朵朵翠嫩花朵似開非謝,似謝非開,白花飄碎瓣,嫩蕊掛枝頭,花瓣生又謝,謝又生,循環往返,欲說還休,境之始~落花情。天薇控制境界內的花朵一朵朵封住空間刃,紫冥曾用攻擊破壞了空間裂縫,這空間利刃說不定也可以。

(求推薦,求收藏~~) 果然,一朵朵小花謝后空間利刃的氣勢威力減弱了不少。天薇招式再起,水聲四溢,一條條清流顯現而出,流水中紛亂的白色花瓣隨水而逝,境之初~流水意。一條條水流截住空間利刃相互消耗不斷,在水流消失的時候終於空間利刃也薄弱的沒有殺傷力了,輕輕一揮便消失殆盡。

紫凌詫異,這個一直被保護的女人倒也不錯,不過這種消耗戰明顯他佔優勢。劍揚風起,又是數道空間利刃飛馳而去。

天薇沒有等,拿出一條粉色絲帕浮於身前,雙手捏訣后一手向絲帕斬去,而後絲帕碎落,在飄落到地上之時瘋狂湧起,一連五道碎花組成的靈力刃斬向著對面的空間利刃斬去,境之終~斬紅塵。

兩面利刃撞在一起的剎那能量爆散開來,兩邊之人被吹出老遠,山峰劇烈搖晃,東青苑徹底坍塌了。

紫冥謹慎的止住身體飛了回來,空間刃的靈力並不多,難以抵消是因為空間法則的特性所致,不可能碰撞爆炸。

只見兩面刃斬相撞之地,碎花粉末逐漸聚合形成了花瓣,在此凝形出現了那方絲帕,花碎相思淚,上品寶器。斬紅塵中凝聚著強大的靈力在碰觸空間刃的剎那爆炸以破壞空間刃。

紫凌不屑的撇了撇嘴,雕蟲小技,運力揮動紫凌劍,一道劍斬直衝天薇而去,竟比空間刃威力更盛。

天啟急忙強制運功祭出凰羽戰槍擋下了這一劍刃,凰羽戰槍下品仙器也不過是勉強能擋住而已,若是天薇接這一招必死無疑。

天薇急忙問道:「大師兄,怎麼樣?」

「還行,還好他傷還沒有痊癒,用不出十足的威力。」

紫凌漠然,若是他傷已痊癒還用的著和他們糾纏,幾招就能全滅。輕鬆幾下又是數道劍刃飛馳而去,看你怎麼擋。

旺仔眼看天啟老頭頂不住了,只好硬著頭皮上了,希望星辰砂的硬度能抵住中品仙器的攻擊吧。一躍而起鱗片包裹旋轉著擋住了幾道劍刃,身體上明顯的幾道劍印痕卻只是削掉了鱗片,並沒有砍破本體,賭對了。旺仔落下後到處亂跑大叫著疼,疼。

紫凌這才注意到還有這麼個包子,聽說好像是那個小丫頭的境界法寶,不禁皺起了眉頭,這法寶不好對付,竟然只是掉了些鱗片,難不成本體可以抗衡中品仙器?

未名峰上的幾位總算鬆了口氣,旺仔關鍵時候還是蠻有用的。

紫冥和冰兒在地下感到一陣強烈震動后覺得不對就出來了,一看大怒,紫凌竟然見誰殺誰。

冰兒躍起一陣玄寒之冰大小冰錐朝著紫凌飛射過去。

紫凌又是一條空間裂縫將冰錐盡數收去,遠攻對他沒用的。

冰兒一點點的將冰錐變小,數量增大,面積擴散后飛速圍著紫凌爆攻。

紫凌靜身不動,四面四道空間裂縫擋住了絕大部分冰錐,遺漏進來的一些紫凌劍揮斬之下也無法攻擊到身體。

冰兒再次加大數量,等飛進去的冰錐數量差不多后,七階~水~冰爆,玄寒之冰形成的冰錐瀰漫在四周爆裂開來,四道空間裂縫波動中消失不見,冰兒趁機又是數十個冰錐刺了進去。

紫凌龍甲護身,勉強擋住了爆炸的衝擊力,只覺全身冰寒異常,氣血瘀滯不通。忽然周身疼痛,數十玄寒冰錐透過龍甲打在了身體之上。

紫凌爆發雷霆之怒,本體出現,一條龐大的紫龍飛舞於未名峰上,難怪世人追求玄極之力,就是如此不成熟的小丫頭玄寒之力用出來也是如此威力。龍嘯衝天,龍尾橫掃未名峰上站立的眾人。

眾人驚恐,這還是第一次見到紫龍的本體,光是嘯聲的衝擊力就足夠將一個沒有防備的成年期修道者震死。紛紛祭出法器加以抵擋,天薇再出花碎相思淚,絲帕中一片片花瓣漂浮而出,絲線斷裂融於花瓣之中,然後大片的花瓣爆裂開來圍繞在眾人周圍應著龍嘯之聲的波動一片片破碎,境之末~斷相思。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嘯聲還未過龍尾已經掃了過來。天薇感知著嘯聲的波動消失了大半,留下花瓣抵擋收起了境界,然後和著生命之力從手心推了出去,境之散~隱~珍惜。強化后的境界之力在推出去的剎那和掃過來的龍尾撞在了一起,「彭」龍尾被彈了回去,天薇境界之力回沖體內加上紫凌紫龍擺尾的強大衝擊力被震出老遠,一道血雨在天薇飛出了空中落下。

天元小回靈丹還沒有吸收完畢,一個激動也吐出一口血來,天明急忙飛過去接住了天薇,返回后見天薇還有一絲氣息才放下心來,急忙各種回復、療傷的葯體外化開幫其吸收了進去,微微掙開雙眼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紫凌龍尾吃疼怒氣更旺,飛身落了下來,張嘴就要活吞。

紫冥霸王槍被黑光隱沒飛進連刺紫凌,可暗屬性法則之力竟然被紫凌的龍力完全格擋在外。

冰兒見師父重傷又嚴重了幾分,從小照顧自己的師叔生死未卜,不禁陷入瘋狂之態。忽然一股陰陽輪迴之力迸射而出,直中紫凌。然後冰兒飄乎乎掉了下去。

紫凌頓感身體逆轉,生命力消耗殆盡,死亡的恐懼籠罩而來。大驚之下強行激發潛在龍力試圖將這股莫名的力量排出體外。

紫冥見機急忙召喚旺仔開路,旺仔會意彭起仙人球刺向紫凌的龍頭,旋轉割裂,紫冥右手化成龍爪從傷口進入一把將紫凌的龍珠扣了出來。紫凌暴怒之態瞬間停在了空中,龍嘴大張,龍目驚恐怒恨之色雜然其中。

紫凌大驚之下本想龍珠自爆,誰知紫冥速度如此之快,趕在自爆之前扣了出來,不過受紫凌的意念刺激也就只剩下龍珠內潛藏的一些靈力了和經歷片段了。

陰陽沉睡之中感覺小主人變化劇烈勉強醒了過來,卻見一條紫龍張著血盆大口吞了下來,不禁感嘆,「小主人怎麼比老主人還不省心,這東西是你現在能動的嗎,難得我稍微聚集了些力氣有沒了,還得借你的靈力用用。」一道陰陽輪迴之力射出后又接著沉睡了。

(求推薦,求收藏~~) 總算結束了,眾人長舒了一口氣,在看看未名峰受波及的可不只是東青苑,一概建築已然禁毀,一片狼藉。還好人沒有死,雖然天薇重傷,幾個峰主多多少少也是各個挂彩。

天罡九儀陣外幾個看熱鬧的身影不住搖了搖頭,消失了。天明照料著天薇,木丹趕忙接過冰兒檢查了一下,還好只是消耗過度,服了些恢復了丹藥也就放心了。旺仔大叫著跑了過來,「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嗎(主人,你怎麼又死了,不要丟下我,不要。)」

紫冥一拳打在了旺仔頭上,道:「別瞎說,紫野還沒死呢。」

眾人吃驚的看著紫冥,他能聽懂旺仔的話,紫野?

紫冥霸氣的掃了大家一眼,道:「紫野,我給她起的名字,怎麼了?」

眾人不語,這小兄弟太過霸道以後會吃虧的。

一星期後大家的傷勢都有所恢復,能醒的也都醒了過來。未央峰,及央堂,大家聚在一起商討著結果。冰兒消耗過度服過丹藥睡了三天三夜就醒了過來,大罵陰陽不仗義也不先打聲招呼。醒來后一看清明竟已達到了靈童期,頭腦也清明了不少,冰兒一陣羨慕纏著清明天天大吃特吃。

未名峰盡毀,未名峰的幾人都住在了未央峰,紫冥隨冰兒住在了一起,找地吸收了龍珠后就一直待在冰兒身邊,實在不知道去哪。紫龍的龍珠他還是第一次弄到,縱然是重傷其內的精純龍力也是比其他的龍珠好上了不知幾倍,而且雖然只剩下了一些經歷片段,紫冥正好找到了那段極北冰原的經歷。紫幽和逍遙絮一起出的龍墓,出來后兩人便打了起來,看逍遙絮的樣子像是受了極大的侮辱,難怪紫凌說逍遙絮沒把她殺了?難道冰兒是叔叔的孩子!

天薇明顯衰老了許多,天明說天薇傷了命元,功力所剩無幾,雖然醒了也不過就幾十年受命。冰兒看著師叔不知說什麼好,只能在心裡默默流淚。天薇現在日日有天元陪伴卻是笑的開心,相思相愛了幾百年,深入骨髓融入境界卻幾百年沒有得到,難得放下了執念,斬紅塵、斷相思進入融合之境,現在卻又得到了,就連那執念、釋然的境界也沒了。蒼天何苦捉弄有情之人,幾百年的相思苦痛比照這幾十年的幸福歡樂,天薇這一輩子到底值不值得。

天啟、天明、天離的傷明顯好多了,天元吸收完小回靈丹消耗不僅補上了修為還長了不少。幾位峰主多是皮肉傷卻是好的最快的,各峰大弟子也叫了過來,清水、清軻還明顯有些內虛,看來戰魂真心不是隨便用的東西。

天啟見人以到齊說道,「未光峰的事之前你們也都知道,總算是解決了,以後各自都要謹慎,不要平白的再招來什麼災禍。就是不知道未光峰一直經營的隱退之業現在是個什麼樣子,木嚴,未光峰上情況如何?」

「師父,未光峰上眾弟子均被帶到了龍妖先前養傷的隱蔽之所,都被吸食殆盡而亡。只發現清晨還有一絲氣息,給救了回來。」木嚴叫人抬了進來,清晨躺在擔架上氣息虛弱、骨瘦如柴,卻是醒著的,微微動著顯然生命無礙。

眾人又是皺眉,又是搖頭,他是那龍妖之後救他何用,他老爹死在我們手裡保不準就會為他老爹報仇,不過龍妖也夠狠,自己的兒子都吸食成這樣。

天啟也皺了皺眉,未光峰這算是被滅的乾淨,問道:「你以後想如何?」

清晨抿了抿嘴,說話有些吃力,「我想留在未光峰,我不會報仇,除了未光峰我沒有其他地方可去。」清晨恨他的父親,從他吸食未光峰弟子那一刻起就開始明白了,自己在眼裡也不過就是一個葯爐,和其他人一樣的葯爐,以前還以為是自己做的不夠好,想想都覺的可笑,在他眼內從來都沒有過自己的影子。

天啟停頓了一下,問道:「你確定不會報仇,他怎麼說也是你爹?」

「他不是我爹。」

「那好,我問你,你可知道未光峰一直經營的隱秘事業都在哪?」未光峰在外經營隱秘事業每年收入也有不少,未光峰被滅損失可不是一點半點。

清晨想了想,這些事以前聽清心說過,「龍武帝國、白帝帝國、輝耀帝國和青玄帝國四國都有一個主要負責人,叫胡言、亂語、不三、不四,總部都在離都城不太遠的深山裡面。」

天啟激動道:「可有辦法聯繫?」太好了,幾代的經營看樣子還收的回來。

「我之前和清心一起見過他們,未光峰有專門聯繫他們的令牌,我發令牌的話他們。應該會出現,畢竟未光峰出事也不過一個月多點,他們未必會知道。那個,龍妖以前也從不管這些,他們知道未光峰是玄天宗的應該不會有什麼事。」

眾人欣慰的點了點頭,那就好。天啟道:「你好好休息,既然你願意留在玄天宗那以後就還是玄天宗的弟子,與其他弟子無異。」言畢叫人抬了下去。三代弟子看著清晨笑了,作為同世代的佼佼者,他們願意多這麼一個朋友亦或敵人。

天啟轉頭對木嚴道:「讓木兮去接管未光峰。」

木嚴艱難的說道:「這個。」

天啟直搖頭,「怎麼了,他都閑了幾百年了就不能出來做點事。」

「是。」木嚴沒在說什麼。木兮(玄天宗二代弟子第一高手,本來是掌門的人選可惜自己不想當,這個人很是懶散)知道后好一陣嗟嘆唏噓,大罵木嚴沒義氣,掌門都給了還給自己找了這麼個差事。那是接管嗎,分明是重建,人都死光了,不還有一個?那龍妖的兒子還不如沒有呢。

天啟又問道:「外面的事如何?」

木相氣憤道:「不過是些宵小之徒,見玄天宗沒受什麼大的損傷就都跑回去了。」

冰兒急忙問道:「什麼人,魔宗的?」

「不是,魔宗的人知道你不在宗內並沒有來過,應該是冰雪宗和白帝帝國的人。」

冰兒暗恨,「好一個冰雪宗倒是比魔宗還厲害。」

天明嘆了口氣,隱隱的猜道:「大師兄,你說冰雪宗會不會惟人、惟心一個唱白臉一個唱黑臉,怎得就每次都是惟心不管大事小事任意妄為,出事了惟人出來罰他一次就算過去了。」未光峰的事也解決了,不怕他冰雪宗幹什麼,龍墓內冰雪宗和魔宗聯手對小弟子們大打出手,惟人居然只是罰回去那幾個閉門思過,百年不得下山,連個解釋都沒有,光說對不住有何用。

天啟想了一下,也是不無可能,道:「此事不急,我們先養好傷,他們既然回去了就先回去憋屈著,木相,你派人好好調查一下。」

木相應道:「是。」好久沒有這種難度的任務了,幾位閑人這回該滿意了吧,整天調查什麼符宮美女,錦繡閣內幕,百寶會會主候選穿什麼衣服,烏煙瘴氣。

(求推薦,求收藏~~) 未央峰後院有一個小亭子,正位於小湖中心,四周長生連永開不敗,湖內三四階的各種游魚蓮葉間穿梭不斷。天啟怡然自得吹著微風賞著天寧人和之景,等著那倆小傢伙,叫了半天了怎麼還不來?

好一會紫冥和冰兒終於到了,冰兒兩手抓著雞腿還在吃的意猶未盡,紫冥一副我不認識她的樣子別著頭快步前行。

天啟微微樂了,冰兒這丫頭就是貪吃啊,等兩人走進對紫冥說道:「小兄弟,這次玄天宗能夠平安避過災難多虧你幫忙了,冰兒太過淘氣,以後還要麻煩小兄弟多擔待一些。暗屬性的寶物玄天宗沒有,老夫這裡倒是有一件防禦性法器,幽龍聖鎧,雖然只是上品寶器,防禦性法器從來不多,應該也不算差。小兄弟這身鎧甲應是龍鱗所化,若是受損影響太大,不如穿這麼一副法器來的好些。」

紫冥接過幽龍聖鎧,道了聲謝便收了起來,天啟卻說道:「小兄弟最好還是滴血認主。」

紫冥不解,法器仙品以上才需要滴血認主,防禦性鎧甲雖然少見終究是寶級也不必吧,不過既然前輩開口了就滴了一滴,可是這一滴紫冥驚呆了。一個聲音緩緩傳來,幽怨、低沉,吾名天一,幽龍聖鎧吾所煉製最高法器,中品仙器,得冥鬼筋皮融合拓煉可至上品仙器。今吾將亡封印幽龍聖鎧至上品寶器一級,為吾報仇者可解封印。吾之死、、、

防禦性行上品仙器!防禦性法器極少,能達中品仙器已是鳳毛麟角,在此謝過前輩道:「多謝前輩相賜。不知前輩從何得來,為何不自己用?」剛一出口有些後悔,紫冥覺的自己問多了。

天啟無所謂的笑了笑,「宗派大了總能弄到一些匪夷所思的東西。好寶陪英雄,你也知道了這鎧甲的隱秘,我是不可能解開那封印的,而你卻是有希望。再者這鎧甲用龍力操控比用靈力效果好。」

紫冥再謝,冥鬼沒聽說過,不知道是哪裡的生物,不過總會找到的。

冰兒無聊的問道:「你們在打什麼啞謎?大師伯還有那什麼防禦性法器嗎,也給我一套。」

天啟看著冰兒滿手是油,嘴裡忙不過來還咕噥著說話的糟蹋樣不禁搖了搖頭,「沒了,你當防禦性法器是什麼,你手裡的雞腿嗎。」

冰兒不悅的白了他一眼,「那你不給我,他有龍鱗鎧甲你還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