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無夜,這可入得你的法眼?」

蕭寒重負話語。

紀無夜臉色陰沉地盯著蕭寒腋下的一對血翼,嗤笑道:「誰知道是中看不中用的東西,來,我們來比劃比劃。」

「比劃速度?」蕭寒笑著點頭道:「如果你輸了呢?」

「如果我輸了,此次就算你挑戰成功了,我將府邸讓與你,進攻吧。」眾目睽睽之下,面對於蕭寒的挑釁,紀無夜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拒絕的。

紀無夜並沒有問蕭寒輸掉會如何,如果蕭寒輸掉,他自然是要蕭寒為今日的行動付出慘重的代價!

蕭寒點頭,身形佇立筆直如槍,他靜靜盯著紀無夜,紀無夜亦是靜靜地盯著蕭寒。

諸人看著那對峙的兩人,以關暗暗想到,如果是純粹的戰鬥,或許蕭寒會不是紀無夜的敵手,但眼下雙方似乎是要比劃速度,孰勝孰負就是兩說的事了。

轟!

蕭寒腳掌一踏,血翼扇動而出,血煞之氣猶如一陣血霧般籠罩向紀無夜,將兩人間的視線隔絕掉,血翼也在這時振翅,蕭寒所處之處,空間微微震動,留下一道血色殘影。

紀無夜身形不動,身上的玄力席捲而出,那股浩瀚之威,直接將周遭的血霧震散得乾乾淨淨。

眼觀鼻,鼻觀心,紀無夜感知著四下的微末動靜,陡然眼中湧出譏笑,他身形一轉,磅礴的玄力火山般噴發出來,化為一隻門扇大的巨掌,一掌抓出,直接將前方閃現出來的蕭寒抓住,抓爆,什麼也不剩下。

「殘影?」紀無夜臉色一變,身形正欲後退,後方一道金色的掌印已然重重落在他後背上。

砰!

金光炸濺開來,紀無夜衣衫被轟成粉碎,他吐出一口鮮血,隨著蕭寒掌勢完全落下,被轟得向前飛撲而去。

蕭寒身形落在紀無夜身後,扇動的血翼收攏起,他這一掌擊中紀無夜,已然足夠說明他的速度凌駕於對方之上了,雖然對方或許有大意的原因,但眼下他將紀無夜重創,卻是不爭的事實。

一連向前撲出數丈遠,紀無夜方才跌跌撞撞停下身形,感受到背後火辣辣作痛以及滿嘴的甜膩,他怔在了原地,外門中排名第十四的他,居然敗給了個新生?

「蕭兄威武!才一招就擊敗了敵人,這一戰傳出去,非得轟動外門不可。」王沖臉上帶著無比激動的神情,彷彿是他自己擊敗了紀無夜一般。

「厲害啊,雖說只是速度上擊敗紀無夜,但也足以說明蕭寒的妖孽了。」

「可不是嘛,畢竟蕭寒才靈武境二階呢。」

「呵呵,反觀紀無夜,這次名聲可要盡數掃地了。」有人壓低著聲音笑道。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給紀無夜聽了去,他從愣發怔中清醒過來,轉向看著蕭寒,冷聲道:「剛才不過是我大意你了,你少得意,如果你是個男人的話,明日就去參加玄靈瀑的考核吧,屆時我會再找你好好討教幾招的!」

「玄靈瀑么,我會去的。」蕭寒笑道。

「那咱們明日再見。」玩味地打量一眼蕭寒,紀無夜笑道:「對了,這府邸里還有幾個美人,你好好享受下吧,不然明日後你就沒有機會了。」

說罷,紀無夜大笑著離開。

蕭寒看了眼紀無夜,就將視線收回,向著王家兄妹打聲招呼,就向著府邸裡面行去,伴隨著如今他擊敗紀無夜,這座府邸已然歸他所有。

走到府邸裡面,蕭寒停下,目光環顧四下,如今他的這座新府邸,不僅要以前的寬敞,那布置也更加雅緻,奇花異草遍布牆頭,庭院中充斥著芬芳的氣息。

抬頭看天,天空中的玄氣遠要比之前所住處的玄氣濃郁,就算是不用靈石修鍊,在這裡修鍊起來的速度也不會慢。

「這裡的環境不錯,除掉肖飛鴻前你們暫時住在這裡吧。」蕭寒看向王家兄妹,笑道。

對此王家兄妹沒有意見,不僅是出於自己安全,也是出於這裡的修鍊環境好,在這裡修鍊一天,估計能抵得上在他們住處修鍊兩三天。

蕭寒回過頭來,正是好是看到,前方有著五個衣衫凌亂的少女怯生生走過來,齊聲道:「公子,你收留我們,我們…隨你調遣。」

厭惡地搖搖頭,蕭寒道:「你們都走吧,不要讓我再說二遍。」

五個少女知道蕭寒嫌棄她們骯髒,臉上掠過黯然之色,不再多過糾纏蕭寒,轉身離開府邸。

接下來半個鐘內,蕭寒三人開始打理這裡,打理結束,他們各自回房修鍊。

他們明日都準備參加玄靈瀑的考核,而在考核上,他們會遇到紀無夜與肖飛鴻,如果他們實力不夠強,明日怕會有著不小的麻煩甚至是隕落,眼下有著閑暇時間,自然是要拿來提升實力。

在蕭寒三人清修的時候,蕭寒挑戰紀無夜一事不脛而走,傳遍了整個外門。

以往的時候,蕭寒也是有過不少的輝煌戰績,但那些戰績在一些外門弟子看來,根本就不足為道,純粹是新生間的過家家而已,但這次他們卻不那般認為了。

這次蕭寒擊敗的紀無夜,實力在外門中排第十四,可謂是屈指可數的強橫存在,都是無數崇拜的偶像。

然而卻是為蕭寒擊敗,雖然雙方只是速度上的比拼,但蕭寒的修為可要比紀無夜低多了,如果讓得蕭寒成長到與紀無夜相同的修為,估計他的速度,在外門中都是無敵的存在了。

而且蕭寒進入羅元宗還不到一年而已,就能夠有如此大的成就,這在羅元宗的歷史上都是極為罕見的,足以說明蕭寒的妖孽。

不過俗話說得准,天才總是易隕落的,如今這蕭寒答應明日參加玄靈瀑的考核,去與紀無夜硬磕,怕是有不小的危險了。

在無數人看來,若是在雙方進行殊死的廝殺中,蕭寒隕落的可能性要遠遠大於紀無夜,畢竟兩人修為差距太大。

不過,也是有著不少人持著相反的態度,而具體會怎麼樣,也只有等到明日的玄瀑布考核上或者是進入玄瀑布后三日中,才能知曉結果。

而在這碼子事沸沸揚揚傳開時,明日玄靈瀑開啟一事也隨之傳開,幾乎處處可以聽到有人為之議論著,同時也是有著無數人緊鑼密鼓地準備著。

外門弟子住宿區的一座府邸。

「肖哥,我們這兩日找遍了林鋒與楊候可能出現的地方,都是沒有找到他們的屍體,如若如今他們出事了,屍體應該是為玄獸吃掉了。」一名黑臉大漢躬著身體,向著前方石桌旁的肖飛鴻稟報道。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肖飛鴻揮手。

「是!」

肖飛鴻凝思片刻,眸子發冷,冷聲道:「他們這久還沒有回來,必然是為蕭寒三人所殺,三人也完全有殺他們的實力,尤其是那蕭寒,哏哏,居然連紀無夜都擊敗了,他的進境如此之快,身上多半有著寶物,我如果將之殺掉,寶物就歸我了。」

目光幽幽閃爍,肖飛鴻笑搖了搖關,道:「他剛剛才戰鬥結束,修為又要低上我很多,如果現在我去將之擊殺,我贏了他之後,別人也會說我勝之不武,所以暫時留他一條小命吧,明日去玄靈瀑秘境中時再將他擊殺。只是,希望他能夠進得去吧。」

蕭寒原來的府邸里。

庭院的門扇關閉著,紀無夜佇立在庭院中,聽著外面眾多人在議論他與蕭寒一戰,將蕭寒捧到天上,他卻成了蕭寒成名的墊腳石,他臉色鐵青得可怕。

右拳緊緊握起,發出炒爆豆般的聲響,紀無夜扭頭看向一個方向,齜牙笑道:「你們三個現在好好享受吧,因為這是你們這輩子的最後一段時間了。」

說罷,紀無夜垂首,只見他左手上面靜靜躺著一個紅色小木盒。

「有了它,蕭寒,你的度於我可沒威脅了,呵呵…」 天蒙蒙亮的時候,羅元宗外門就熱鬧起來,眾多燈光從外門弟子住宿區亮起,無數弟子起來了,神情激越而期待,終於到玄靈瀑考核日了。

玄靈瀑的作用巨大,即便是天字修鍊室也是趕不上,而且還是免費的,只要能夠進入其中修鍊三日,估計都能抵上外面修鍊三個月。

那作用太大了,外門弟子中只要是靈武境五階以下的修鍊者,幾乎都對之垂涎三尺。

於是如今玄靈瀑開啟,火爆度可想而知了。

玄靈瀑考核時間是昨晚方才公布的,時間是今日午時一刻,地點是百戰台上,並不需要提前報名,只要按時到達,參加初選就行了。

初選過了,方才能夠進入下一環的考核,之後經過一環環的考核,直到刷至六人,考核方才結束,由這六人進入玄靈瀑秘境。

玄靈瀑作用非凡,這六人往往出來時,修為能夠得到突飛猛進。

當然,因為一些原因存在,考核通過的六人經常會在玄靈瀑里爆發衝突,有人甚至會因此而隕落,這在羅元宗的歷史上是屢見不鮮的。

玄靈瀑即將開啟,時間彷彿變得緩慢了下來,無數人焦急地等待著,更多人則是趁機調息,讓自身處於巔峰狀態。

庭院中,蕭寒三人坐在石桌旁邊,都是閉著雙眼,靜靜地調息,心無雜念。

時間在不覺間流走,原本在東邊天際的大日升騰,快要抵達中天位置。

蕭寒三人睜開眼眸,看看天色,時間已然快到了,也就起身向著百戰台行去。

這一路上,倒也沒有遇到多少人,之前早走得七七八八了。

抵達百戰台所在的廣場入口時,蕭寒看到整座廣場都漫山遍野的人,不禁有些無語,來參加考核的人肯定沒有如此多,大半估計都是來湊熱鬧的。

穿過擁擠的人群,蕭寒三人來到人群前方,視線向前看去,只見前方是一座千丈大小的暗金色石台,陽光照耀下來,也沒有反照光芒。

天空上有道暗影投射下來,蕭寒看去,天空上盤坐著名瘦骨嶙峋的老者,他靜靜地盤坐著,身上沒有一絲的波動散發開,彷彿一尊木雕,那滿臉枯瘦的皮膚,風一吹就要裂開似的。

雖然這老者看起來羸弱得很,但蕭寒可不敢小覷他,能夠長時間地停留在空中,修為得達到融武境以上。

「你大概還不知這人是誰吧?」王盈盈看蕭寒有些茫然地盯著老者,問道。

蕭寒點頭。

「這是咱們羅元宗的副宗主,駝青天,修為深不可測。」王盈盈說話間臉上帶著敬畏。

蕭寒一震,沒想到這看起來他一巴掌就能拍死的瘦老頭兒,來頭居然如此的駭人,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正當蕭寒這麼想的時候,駝青天睜開一雙渾濁的眸子,一股浩蕩的威壓隨之席捲開來,原本有些鬧騰的廣場,登時安靜下來,落針可聞。

看駝青天這時睜開眼眸,蕭寒初時還以為自己心道駝青天是他一馬巴掌就能拍死的瘦老頭兒一事被對方知道了,嚇了一跳。

但轉瞬看到駝青天長身而起,渾濁目光掃過眾人,他知道自己想錯了,心頭這才淡定下來。

陡然蕭寒駭然地看到,駝青天一言不發,卻是伸出一隻乾枯的手掌朝著百戰台拍下來,轟的一聲,空間彷彿都在劇烈震蕩,只見浩蕩如大江般浩瀚玄力席捲而出,直接化為數百道尺許大的玄力大掌,一閃之下,便是密密麻麻地落在百戰台上面。

轟轟!

大地都在顫動,顫動片刻方才停止,無數人不明所以,駭然地向著天空的駝青天張望去。

「午時一刻已到,現在老者宣布,玄靈瀑的考核正式開始。現在請所有想要考核的弟子上台,記得當量力而行,因為過會的初選,會由老夫對你們發動攻擊,就像剛才老夫發動的那樣,能夠接下老夫一掌而不落敗的,初選得過。」

駝青天乾巴巴的嗓音道。

人群中爆發嘩然之聲,他們這才明白剛才駝青天為何向著百戰台發動攻擊,原來是警告一些人當量力而行啊。

「呵,這次的考核與上次不太一樣,不能夠渾水摸魚了,在下也只有退出了。」

「看剛才副宗主每道玄力大掌的威能,恐怕唯有達到靈武境四階或者蕭寒那等妖孽方才能夠接下。」

「唉,初選這樣來,恐怕此次沒有多少人膽敢上去…」

話猶未了,一道尖銳的破風聲響徹,所有人看去,卻是外門弟子中排名第十三的肖飛鴻,他以著瀟洒的姿勢躍上百戰台,然後穩穩地落定,那帥氣的姿勢,引來一陣尖叫。

唰!

又是一道身影掠到百戰台,蕭寒三人看去,乃是紀無夜,紀無夜昨日被蕭寒傷了掌,如今臉色紅潤,氣息強大,顯然傷勢已然完全恢復。

而且紀無夜臉上散發著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讓得蕭寒三人心中莫名地滋生一股不安之感。

「這傢伙似乎是有備而來啊。」眼睛微微眯起,蕭寒凝聲道。

不過蕭寒也沒有多想下去,對身旁的王家兄妹道:「走吧,我也上去吧。」

蕭寒三人腳尖一點,輕飄飄躍上了百戰台,身形穩穩落下。

蕭寒剛一出現,肖飛鴻與紀無夜露出驚喜,眼中卻是閃爍著殘忍之色,大步走了過來。

王家兄妹見狀,眼神戒備地站在蕭寒身旁。

「你倒是言而有信,看來你還以為自己能夠像昨日那般壓制我呢,呵呵。」紀無夜率先走到蕭寒的面前,冷笑道。

話音剛落,還不待蕭寒接話,肖飛鴻也看向蕭寒,笑道:「林鋒與楊候是你殺的,還是你們三人殺的?」

「你讓我回話,我就回話啊。」蕭寒笑道,不管如今他怎麼說,肖飛鴻百分百是會對他這邊三人對手的,那他自然是不可能對之假以辭色。

肖飛鴻定定地看著蕭寒,眼中殺意冷冽,笑道:「不管是你們三人誰殺的,我都不豐乎,因為你們三人,男的我會直接殺了,女的…」

唰!

正還要往下言語,蕭寒眼中凶光一閃,一拳轟出,金光洶湧,化為一根短矛向著肖飛鴻咽喉洞射而去。

「哼。」肖飛鴻聲音戛然而止,對於爆射來的短矛,他隨手一拍,便將之拍個粉碎。

看到蕭寒與肖飛鴻廝殺起來,現場頓時安靜下來,許多人眼中爆發火熱與期待,昨日蕭寒在速度上擊敗紀無夜一事傳來,很多人傳成了蕭寒輕易擊敗紀無夜,以為蕭寒在戰鬥力上可以碾壓紀無夜,眼下看到蕭寒與更強大的肖飛鴻發生衝突,都是期待兩人戰鬥,那樣就有好戲看了。

「閉上你的鳥嘴,不然我用刀子給你割開了。」蕭寒看著肖飛鴻,笑道。

「如果我非要說呢?」肖飛鴻笑道。

「那我現在就用刀子將你嘴給割開,看你還能不亂放屁。」蕭寒笑道。

肖飛鴻臉色一寒,正欲向蕭寒動手,天空傳下一聲大喝:「百戰台,不許滋事,準備開始考核。」

聽是駝青天的吩咐,肖飛鴻沒有再說話,只是看向蕭寒的目光,愈發的冰寒,如要噬人。

蕭寒卻是一笑,不再關注駝青天,看看四下,如今已然沒人再往台上來了,台上零零散散地佇立著百來道人影,修為最低也是靈武境三階,唯有他是靈武境二階,顯得有些奇葩。

「肖兄,似乎你與這三個傢伙也有隙?如果是那樣,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抱個團,免得給人家群毆,怎麼樣?」紀無夜走到肖飛鴻旁邊,笑道。

「好主意。」肖飛鴻知道紀無夜與蕭寒等人的矛盾,與他站在一條戰線,笑道。

王家兄妹色變,這肖飛鴻與紀無夜個個實力可怕,如果再抱成戰團,於他們這邊的威脅極大。

「既然沒有人再上台了,現在下方所有人準備,我要向你們發動攻擊了。」駝青天俯瞰下四下,道。

蕭寒等人立即不再說話,體內玄力快速運轉起來,然後抬頭,目不轉睛地看著天空。

「哼,最好初選就被淘汰掉。」圍觀人群前方,洛姬兒盯著蕭寒,想到昨晚蕭寒讓她學狗咬,她不經意間還多叫了一聲,氣得牙痒痒,詛咒道。

「他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洛仙兒嫣然笑道,突然看向前方的天空。

駝青天打量一眼下方諸人,枯瘦手掌攤開,磅礴的玄力呼嘯出來,緊接著就見他猛然一掌拍下,玄力噴薄,化為上百道尺許大的玄力大掌,蓋壓而下,猶如一道落雷,度極快,下方的空氣大片大片地爆炸開來,氣浪滾滾,威勢極端的驚人。

臉上傳來刺痛感,蕭寒不敢小覷,視線鎖定轟向自己的那道玄力大掌,下垂的手掌握拳,銅像勁流淌出來,籠罩在他拳頭上,如同一簇熊熊燃燒的金焰。

蕭寒雙腿橫跨,下身力量傳至腰部,陡然間一聲沉喝,一拳甩出,金芒洶湧,轟的一聲,一個尺許大的金色球體貫穿長空,重重轟中玄力大掌。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