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今天一身鵝黃色長裙,胸前綉著百鳳朝陽圖,頭戴鳳冠,腰系玉帶的正裝出現在眾人面前,依舊是那麼有神韻,母儀天下的范兒!美目輕揚。煙水秋瞳,看到龍輝的時候,美目中多了幾分驚喜,不自覺的向他款款而來。

畢竟兩人是一起練習過《紫宮拳》,這種拳法是一陰一陽,相得益彰,互相配合,打通任督二脈,神魂相交的人見了面自然有說不出的好感。

「蘭雅……姐。」

「龍輝……你瘦了。」太子妃目光神情地望著他,看著他消瘦的臉龐,不覺想伸手摸他的臉頰,但當著太子和這麼多人的面,母儀天下的范兒不是裝出來的,她還是忍住了。

「你胖了!」龍輝開著玩笑,見到她一切如舊,平淡安寧,心裡也為她高興。女人就應該活的安寧一點才是。尤其是她這種內斂的女子。

太子妃強忍著『滾』字說不出口,眼神恨不得要殺了他,笑呵呵地道:「因為要母儀天下嘛!胖一點母性的味道是不是更多一些呢?」

「其實那也沒有必要全胖嘛!」龍輝眼神掠過太子妃的胸若有所思的地說道。

第二天,皇上召見。

龍輝在八王爺府上住了一晚,一早兩人起來,穿戴整齊,早早來到皇宮外等候召見。

天剛蒙蒙亮,東方露出白色,太陽還沒有出來,上朝的大臣們陸續趕來。不少人面有倦色,哈欠不斷。

皇宮第一道宮門正陽門,龍輝他們呆在等候召見房間休息,不一會兒,若兮也來了,她今天穿戴打扮頗為隆重,花團錦簇,也化了妝,脂粉掩蓋清純之色,顯得頗有成熟美。作為這次出使行動主要成員,也不知道皇帝會對她有何封賞。

不一會兒,天雷和七甲幾個御林軍也來了。作為這次行動成員,他們自然要隨同指揮使八王爺一起等候皇上召見。

「龍大人,聽說這次皇上很看重你。」天雷身份是御林軍,作為護衛護隨同八王爺出使,當然他們也知道行動執行人是龍輝。面對比自己小了好幾歲,官階沒有,只是神武學院學生身份的龍輝,天雷對龍輝由衷佩服。他是御林軍能接近皇上的人,他聽說皇上這次是要重賞龍輝的。

龍輝開玩笑道:「天雷,行動結束了,以你的身份和地位叫我大人不覺得虧嗎?」龍輝說的確實是其他御林軍護衛們的想法。行動結束,大家各自回到崗位,之前集體隨之解散。天雷是御林軍帶刀侍衛四品的官階,其他御林軍也都是五品官階,年紀又比龍輝長好幾歲,按照慣例,龍輝應該叫他們大人才是。

龍輝的話很對其他御林軍口味,大家都不吱聲,雖然一路聽慣了他的命令,回到日漫才意識到指揮他們的人其實連新兵蛋子都不是,難免有些人覺得不是滋味兒。

不過,天雷不這麼看:「龍大人,我天雷對你的是心服口服,雖然你各方面現在看來比我低不少,但絕不代表以後,來日方長,如果有機會,我天雷願意在你帳下效力。」這一路走來,天雷自然知道龍輝是個什麼樣的人,他人往往看眼前,他早看出龍輝絕非池中之物。

「天雷哥說的對,我也覺得龍大哥今後不是凡人呢!」若兮道。

「不是凡人,難道能成仙?」龍輝笑道。

「不是那個意思啦,我覺得你以後能成就一番大事業。」

「小丫頭越來越會說話了。」八王爺感嘆道。

「那有,比起你們差遠了。」若兮謙虛道。

幾人正在說話,忽聽陣陣悅耳如佛音在瓊樓玉宇中傳遞。

「皇上有旨,宣八皇子周灝,神武學院龍輝等人覲見。」

傳到他們耳邊,陣陣迴音頃刻變的莊嚴肅穆,清晰悅耳,猶如就在耳邊說話。

整理了一下衣裝,幾人走出房門。

八王爺走在前面,身後跟著龍輝,龍輝一側是若兮,若兮身後緊跟著天雷等一干御林軍護衛。眾人形色肅穆,急匆匆往宮殿里走去。

高大巍峨城門一蹱連著一蹱,一條寬闊道路筆直延伸進去,也不知道要幾個城門才能來道帝王宮殿。

遠遠聞到檀木飄香,紫煙升騰。滿地白玉路面耀眼奪目,一踏進皇宮感覺滿地都是寶貝,挖塊白玉磚就夠尋常百姓過的富足了。

穿過幾道城門,終於來到一座九龍攀附金色宮殿。

宮殿內外戒備森嚴,氣象莊嚴,龍旗飛揚。

若兮心裡感嘆,乖乖,不知比墨玉國皇宮大多少倍。

金色宮殿內,百官林立,分站兩旁,中間一條紅地毯通到門口,走上紅地毯見十幾丈御台上,金碧輝煌中的龍椅上坐著面相莊嚴西袞帝。 「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八王爺率先一步跪拜,其他人隨他跪拜。

「平身。」皇上和百官議論完國事才召見他們,臉色略顯疲憊。

「諸位一路幸苦,周灝奏摺朕已經看過了,此番出使墨玉國深慰朕心。」皇上道。

「為國家效力,是臣等本分。」八王爺道。

「龍輝,這次出使墨玉國你的功勞最大,朕心中有數。」西袞帝似乎想說什麼安慰他的話,又不好說,只說了句模稜兩可的話。

「在下只是協助八王爺,不辱使命就知足了。」龍輝客氣說道,心裡盤算著會有什麼功勞等著他呢!

「如此甚好啊!你還年輕,有的是機會。」西袞帝微笑道。

對站在一旁太監道:「宣旨吧。」

一個太監站出來,雙手徐徐展開玉柄聖旨高聲念起來: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八皇子周灝出使墨玉國,施仁廣濟,慈愛布施,賑濟墨玉國,助皇恩於沾足之外,墨國上下感恩戴德,彰顯我泱泱大國之風采,朕實嘉之。今特賜八皇子周灝為和親王,主理雲荒四鎮巡按,主理墨玉國外事。神武學院龍輝輔助有功,朕實欣慰,擢任中軍都督府補事郎。民女董若兮,善長巧工,擢任尚工局司記。御林軍護衛天雷等人皆擢升一級。欽此。」

「謝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眾人聽罷拜謝。

聖旨宣讀完畢,八王爺面有喜色,對他的任命很滿意,終於升到親王資格,以前雖然叫八王爺,但身份只是皇子而已,現在終於得到名副其實王爺身份,今後他就是一等的和親王了,主管雲荒四鎮巡按。所謂巡按就是主理四個邊界城市政權,以及對邊界國墨玉國外交事務。雖然沒有兵權但有政權更能發揮自己能力,終於得到實權了,這是父皇對他的肯定。只是讓他不悅的是龍輝只得到中軍都督府補事郎一職,連若兮都不如,讓他有點想不通。不知父皇怎麼想的,當著父皇面也不敢多問。

聽到聖旨宣布結果,就連太子也很不解。父皇怎麼只給龍輝一個中軍都督府補事郎?這和他付出的貢獻遠不能相配,也許父皇另有打算,他也不便多問。

中軍都督府二品大員王嶨也在隊列,聽到皇上對龍輝任命不以為然笑了笑。辛苦半天得了個補事郎職位,不值啊!還以為這小子有多了不起呢!不過如此嘛!

作為輔國公古鉞聽罷到很是滿意聖上這個決定。

龍輝不明白中軍都督府補事郎到底是什麼職位,心裡也蠻高興的,補事郎和那些侍郎什麼差不多吧!

若兮有點激動,她在工部長大,如何不知尚工局司記是什麼職位,尚工局屬皇帝後宮統理,專為後宮服務,比如服裝設計,胭脂做工等等,尚工局司記是正五品官階,她很高興,這個職位比她爹級別也只差一品了,就是不知道那裡好不好玩,適合不適合她了。

「退朝!」宣布完聖旨,皇帝有些疲憊,一大早起床商議國事,連早飯都沒吃,打了個哈欠,起身退朝了。

眾人急忙跪拜恭送皇上退朝。

「和親王,恭喜,恭喜。」八王爺得到和親王封號,立馬有人過來巴結。如果他是個普通皇子,誰會來巴結他。

「龍輝,今日隨我回學院。」古鉞走過來,面色肅穆,並不是徵求他的意見,而是肯定命令他道意思是不回也得回。

「是。院長。」龍輝躬身道。他還想見見西悅,這下只怕沒有機會了。想必她拿上碧雲定金就會離開了,下次見面什麼時候誰也說不好了!心裡不覺惆悵。

走過來和太子,和親王,若兮等人告別,乖乖跟在古鉞身後回學院去了。

和親王依依不捨看著他離去,心裡別提多惆悵了,神武學院制度嚴苛,下次見面不知道什麼時候。龍輝之前告訴他要去南方發展,現在看來實現不了了,他恰好被分到北方,作為巡按至少有半年時間要呆在當地的。

一路上龍輝很高興,怎麼說也封官了不去上任不好吧!即使不去上任,那麼也的留到他畢業后就任吧!這一趟不虛此行啊,一畢業就可以做官了,省了不少奮鬥時間。

「恩師,中軍都督府補事郎是什麼職位?」一路上,龍輝在琢磨自己這個郎和什麼侍郎應該差不多吧!

古鉞瞪了他一眼,道:「神武學院學子講究是為國效力,何必留戀做官?」

「是。」龍輝急忙點頭,心裡嘀咕道,那做個大頭兵也沒什麼前途啊!官位越高能力越大嘛!

「不過你要打聽中軍都督府補事郎是什麼職位,我倒可以告訴你,這職位什麼也不是,充其量是個九品。補事郎的意思就是有你沒你都行。」古鉞笑眯眯說道。

本來皇上要重賞龍輝,也許超過龍輝預想的四品大員,皇上最後徵求古鉞意見,龍輝是他學生,古鉞當即回絕,龍輝還未畢業,不能太膨脹。,眼下還是當好學生才是。於是就有了補事郎這個職位,之所以劃歸中軍都督府,也是當初推薦龍輝的地方。中軍都督府歸碧雲公主麾下,屬三十六衛其中之一,軍隊駐守各地,和兵部其實互為牽制。

「九品?補事郎?有我沒我都可以?」龍輝徹底蒙了,當即停下腳步,很是憤怒。

「怎麼,你覺得自己功勞很大?不服氣是不是?」古鉞回過頭來厲聲問道。

「我只是覺得憋屈。」龍輝氣呼呼道,皇帝老兒也太摳門了,老子辛苦一趟就給了個可有可無職位,這讓人以後如何為你賣命,效力沙場,出來混不就是圖升官發財干大事嗎?

「皇上本是打算重賞你,被老夫擋住了,你要責怪就責怪老夫吧。」古鉞沉聲道。

「為什麼?」龍輝沒好氣地問道。

「不為什麼,只要你在神武學院一天就得聽從我的安排。」古鉞話很嚴厲。

龍輝是聰明人,恩師不讓他升官發財,還不是擔心他膨脹了,不好好學習,畢竟還是沒畢業學生呢!一個小小補事郎就當是扔了,回學院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去。

日漫城東,密林掩映下神武學院透著幾分神秘古樸氣息。

出色完成出使墨玉國任務,龍輝回到神武學院卻像是個外出玩耍被家長押回家的孩子般無精打采,門口看門老頭見他回來兩眼放光彩,剛想上前打招呼,卻見龍輝後面跟著院長大人,嚇的他頭一縮,一身不敢吭,身子從窗戶外縮了回去。

神武學院大門一般都是緊閉著,門衛老頭那有個機關,凡是院長來只要按動機關大門就可以打開。學生要是外出,就要從大門小窗口喊門衛,遞上假條,由門衛老頭打開門放行,管理甚是嚴格。

大門打開,龍輝走進熟悉又陌生校園,離開三個月了,終於回來了。

大門咣當一聲關閉了。 古鉞沒理會他,徑直向一條小道走去,北面半山腰上依山傍水有座精緻四合院,那是他的住所。龍輝宿舍則在學院靠西一帶,兩人並不同路。神武學院很大,大的近乎將郊外幾處風景優美山巒包攬進來,處處鳥語花香,景緻優雅,不但是練武寧靜之地,更是修心養神絕佳場所。

他四下看看,心情隨之好轉,也不惦記可有可無補事郎了!區區補事郎算什麼,老子有的是機會。

「不知道同學們這幾個月過的如何!真有點想他們了呢!」收拾好心情,向宿舍走去。

回到熟悉環境,三進三出小院,那裡面有一間屬於他的宿舍。

大門開著,幾顆古樹下,擺放著石桌石凳,院子里笑聲不斷,十幾個人正在樹下吃午飯。見龍輝走了進來,眾人都驚呆了,不約而同放下碗筷看著他。

「老大回來了!」他的跟屁蟲朱桓第一個叫道。

王震狼眼直勾勾盯著他,「老大,真的是你嗎?」

「是老大。」廖信確通道。

「你們不會以為我死了吧?」龍輝不悅道。

「老大,你瘦了,臉色蒼白,身體虛弱,怎麼回事兒?」朱桓問道

「我們不是不認識你,只是很驚訝,大家心目中你精神十足,笑意抿在嘴上,見誰都愛開玩笑,老大你別見怪。」王震忙解釋道。

「能活著回來就不錯。」龍輝笑了笑。

「朱桓,去食堂給老大要牛肉包子,老大愛吃包子。」

「廖信,你去幫老大收拾屋子,他的屋子有幾天沒打掃過了吧。」王震麻利吩咐道。

兩人聽罷急忙去了。

王震搬過把躺椅讓龍輝坐下,眾人圍攏過來。

「講講這段時間學院事吧?」龍輝想了解一下走了幾個月有沒有變化。

「老大,你走了以後我們也不安寧啊!」王震長嘆了一口道。

「怎麼回事?」龍輝眉毛一挑。

「老大,你一走我們這裡就鬧鬼了!」一個同學道。

「鬧鬼?不會吧!」龍輝不大相信,神武學院是陽氣最為旺盛地方,怎麼可能有鬼敢在這裡出現。

「你走沒幾天,一到月圓時就有個女子找上門來,她腳步輕盈,身穿藍裙,身材婀娜,走在月色如水夜晚如仙子般美麗,嘴裡還問,龍輝在不在?我們縮在被子里不敢應答,以為是幻覺,只是上個月一天,那女人又來了,還是在院子里走動問你在不在,一個兄弟實在忍不住破口罵她滾蛋,結果第二天我們起來,這位兄弟頭不見了,後來在路邊小溪找到。他的頭不知道怎麼滾到那裡,而且,頭顱沒有砍過的血跡。」王震不安道。

「什麼?還死了位同學?」龍輝一驚,看來找他的女人不尋常。他的同學雖然沒什麼閱歷,但都是大武師級別高手啊!

「老大,過幾天就是月圓之夜了,她肯定會出現的。」王震面色憂慮,其他人一聽那女鬼過幾天又要來,皆面有恐懼之色。不過,老大終於回來了,不知道那女人找他什麼事?

龍輝走後這三個月,除了長虹老師教授大家提升武技格鬥訓練。

騎術格鬥,聯合訓練,方陣訓練,暗殺訓練都已經開始。不得不說他拉下了不少課程。以往他上的課都是理論,可以憑書本學習,目前開展的都是實踐課程,除了親自參與誰也幫不了忙。

龍輝沒什麼抱怨的,拉下課程太多,只有惡補才能提升,他全身心投入訓練當中,有不明白就問王震他們,做一個謙虛上進的好學生。

一連幾天過去,就連對他沒什麼印象,講授騎術格鬥劉黑鉈對他刮目相看,這小子是個聰明傢伙,一點就透,為人和藹,愛說愛笑,身邊總圍著一群人,大家也樂意和他配合。

所謂騎術訓練分重騎兵訓練和輕騎兵訓練。

西袞國騎兵精銳十分強大,分重騎兵和輕騎兵兩種,作為神武學院學生,未來軍官,要做到不管遇到什麼樣騎兵都能做好合格帶兵者。要想做合格帶兵將領,自己就必須成為騎術高手。

所以,騎術訓練不但要訓練馬上馬下操控能力,騎兵聯合作戰能力,更多的是如何帶領騎兵巧妙殺敵,在萬人軍中取上將首級。

重騎兵主要裝備有鐵制鎧甲,這身鎧甲足有百斤重,鎧甲以兜鍪護頭,兜鍪兩側有向上翻卷的護耳,兜鍪綴有垂至肩背用以護頸的頓項;胸甲分左右兩片,居中縱束甲絆,左右各有一面圓護,或作凸起的圓弧形花紋;兩肩覆蓋披膊,臂上套有臂護;腰間扎帶,腰帶之下有兩片膝裙護住大腿,小腿上則多裹縛「吊腿」。

除了重裝鎧甲,每個人都配備六十斤重長槊,腰掛一柄雙手握短刀,此外,馬匹選擇也很重要,必須是那種西袞國特有的高尋馬,產自高尋州,這種馬身材高大,健壯,有耐力,承重能力強,馬匹披掛鐵甲在加上戰士的鐵甲,這個分量不輕,一般馬匹是承受不住的。

這種訓練一般適用於兩軍陣前對峙,隊形變化,熟悉軍中旌旗,鼓號的指揮令,如何聯合作戰,隊形如何變化,做到臨陣有序,調度有方。所以,學習指揮重騎兵布陣作戰是未來將領們必修課。

重騎兵之外就是輕騎兵訓練了。與重騎兵側重正面作戰不同,輕騎兵往往是突襲,埋伏,側翼突擊,突擊敵人薄弱環節,或者重騎兵在前交戰,輕騎兵迂迴敵軍身後進行兩面夾擊,可以說,輕騎兵訓練的是作戰能力。作為帝國未來精英,馬上作戰能力和團隊能力要比個人實力重要的多。一個會打仗的將領不但是萬人敵,更是有魅力將領,能做到士為知己者死的將領。

輕騎兵配備有:牛皮軟甲、射程可達三百步的馬弩、彎刀一把、雙手握的長刀一把、皮囊水袋一個,乾糧一包,馬匹全部是比較矮小的五河馬。這種馬適合長途遠涉,耐力性極好。

一連幾天,龍輝投入到訓練中去,他的成績突飛猛進,別人休息時候,他在練習場地騎馬匹練習衝殺,五天練垮五匹馬,成績上來了,馬累倒了。

「噗!」訓練長官劉黑鉈吐了口唾沫,盯著訓練場上忘我的龍輝,心道:「這小子對自己夠狠,將來是個不可多得的將才!」

長虹對他的惡補也開始了,每天龍輝天剛蒙蒙亮時就起床,先是訓練內力,跟隨長虹學習『經羙拳法』,經羙拳法是提升肺腑經絡,通往大宗師境界必修拳法。大武師和大宗師級別不同就是練就肺腑之力。一旦肺腑打通,氣血經絡任由自我掌控,大宗師境界就差不多了。

龍輝之前研修太子《大境》早已練就肺腑,原本他以為已是大宗師境界,但在長虹指導下他發現,他的大宗師只是入門而已,等著他學習的東西多著呢! 不過讓長虹奇怪的是,原本以為龍輝拉下太多,一時半會兒不能趕上其他同學。但經過這幾天指導,長虹驚訝發現,原來龍輝早已打通肺腑,力量雄厚,內勁剛猛。雖然一副大病初癒樣子,但他內力恢復卻是按天來猛進,比其他學生強了很多。

「這是你的信。」這幾日,長虹時常和龍輝呆在一起。長虹身穿紅衣,體態豐滿,臉色水潤,在龍輝練習完經羙拳法,換衣服要去參加騎兵訓練時,將這份信交給了他。

「我的信?」龍輝頗為驚訝,什麼時有信在長虹老師這裡。

「看看不就知道了。」長虹笑道。

龍輝疑惑地打開了信,原來是何彥寫給他的。

「龍輝,近安。得知你在我姑姑名下學習拳法,很是替你高興,我姑姑身手可是神秘莫測哦!本來想和你見一面,但我姑姑說怕影響你學習,只好等你學成以後再說嘍!我也接到姑姑命令,又要出門歷練了。對了,前幾日我從雲荒回來,得知你和我父親提了我們婚事,我父親很高興,希望你說到做到,下次把他寶貝外孫帶過去。我知道你是個漢子,承諾了就不反悔,那麼,我等著你的解釋。何彥。」

龍輝看罷信只想撞牆,本來是一個騙錢伎倆,這下完了,何彥也知道了!似乎還等待他的求婚……

長虹看他看完信古怪表情,道:「我家侄女性格單純,龍輝,你莫要騙了她,不然她那脾氣遭人拒絕侮辱會自絕的。」

「哦!」龍輝不知道該說什麼,想必這位愛管閑事的姑姑已經提前看過此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