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有性格,就必定有缺陷!

從剛剛那陣魂的語氣來看,這個陣魂,很狂很暴力!

「如此,足夠了。」

「這陣魂自誕生於世開始,便在這不落之地葯谷之中,在『生死冰火陣』中,困守著萬陣老祖,就如同那些一些只修鍊的武者,不懂人情世故一般,而陣魂如此暴戾,多半是萬陣老祖的功勞,便好似是教嬰兒一般;幸好這個『生死冰火陣』有陣魂,要不然,這陣還真不容易破!」

心中幾念,齊天露出笑容,不管眼前草木百萬蘊藏有什麼殺機危機,直言說道:「我死不了的!」

「入我陣中,還能不死?你比我困的那個人,弱得太多了,我想要你死,你就得死!」

「如果我死不了呢?」

「你必死無疑!」

齊天忽地轉口說道:「要不,打個賭!」

「打賭?打賭是什麼?」陣魂露出了迷茫之色,因為在他活了這麼久的歲月里,從來沒有接觸過這樣的知識,所以,不由發出如此疑問。

「打賭便是,如果我沒有死,你就得付出賭注!」

陣魂還是有些迷惑,卻是堅定地說道:「你一定會死!」

「萬一呢?」

「沒有萬一!」陣魂很執著。

齊天說道:「看來你是不敢打賭了!」

「誰說我不敢?你在我陣中,我有什麼不敢的?」陣魂也是有脾氣的,陣魂說出這番話,卻早在齊天的意料之中,齊天繼續說道:「那你用什麼做賭注?」

「賭注又是什麼?」陣魂再次疑問出聲。

「就是我沒有死,你就要拿出一些東西給我。」齊天說完,萬陣老祖卻是腹誹了起來,一些事情陣魂不明白,可他萬陣老祖哪能什麼都猜不到,只是,萬陣老祖還是有些不明白,「這小子果非凡人,能憑陣魂一句話,就猜出了陣魂是何種性格,用了激將法;但是,他問陣魂要賭注?這……陣魂能有什麼賭注?」

萬陣老祖疑念剛落,陣魂便說道:「我能拿什麼東西給你?我可沒有什麼東西能拿!」

一念情深:總裁輕點撩 齊天一笑,在「生死冰火陣」中,萬陣老祖就更能清楚地感覺到齊天的所作所為,他「看」到齊天的笑容,心中突然一個不安起來。

果然,萬陣老祖聽得齊天說道:「你沒有,但是,你困著的人有!」

「恩?把主意打到我的頭上來了,真是有意思!」

萬陣老祖念著,正想要聚力說話,毀了齊天的企圖,卻聽齊天又說道:「難道你還不敢、不能從被你困著的人手裡,取出一些東西來?」

「誰說我不敢?」

陣魂當即說來,隨後,齊天便感覺到「生死冰火陣」起了大變化,就是他所處的「死」門之中,眼前的百萬草木,轉瞬間便長成參天巨木。

更有萬陣老祖的凄厲嗚嚎聲響起,萬陣老祖喝著:「小……小……子……」不知承受著何種痛苦的萬陣老祖,根本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

齊天嘴角笑容,再次燦爛浮現,他才不信萬陣老祖這個超級老怪物身上沒有一件兩件寶貝;而他,說實在話,他不敢去取,即便萬陣老祖身陷陣中,痛苦萬分,實力大減,可萬陣老祖肯定還有大殺招,能在瞬間便置他於死地的大殺招。

畢竟萬陣老祖是仙界的人物,他在仙界就算是最底層的人物,也要比自己強大太多。

但是,讓「生死冰火陣」的陣魂去取,那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齊天的目的,根本就不僅僅於此,通過陣魂得到萬陣老祖的一兩件東西就罷了,他的企圖更深!

首先,經過這六千多年,還能留在萬陣老祖身上的東西,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多半都是很強大很恐怖的存在,至少比他手上的寶物比得自麒麟島等人手中的尊器要強大得多。

其次,那般恐怖的寶貝,萬陣老祖肯定不敢心甘情願就交出來,必定進行反抗,會有掙扎;而在這掙扎之中,萬陣老祖的受傷,有極大可能會更加嚴重,萬陣老祖的實力被削弱得更厲害,到後面,齊天的安危就會越有保障!

最後,陣魂的威力,也會被消減;萬陣老祖被困這麼久都沒有讓陣魂給弄死,其手段可見非同一般,陣魂要從萬陣老祖手裡搶東西,哪裡不能付出一些代價呢?

這一點,從眼前百萬草木的變化,就可以看得出來;陣魂威力減弱,那對齊天來說,是百利而無一弊!

齊天身處陣中,還未開始破陣,僅幾語之間,便達到如此效果,實非一般人能做到。

就在齊天這電光火石般的思緒之間,眼前的景物又發生了變化,參天巨大再次變回原形,化作草木!

「吼……」

與此同時,萬陣老祖發出了凄厲一聲狂吼,「小——子——」

聲音再次戛然而止,顯然是萬陣老祖的東西被搶了,而萬陣老祖可能又面臨著大危難局面,以至於讓他的憤怒狂吼都做不到!

「這個東西,能當賭注不?」

陣魂的聲音傳來,齊天眼前,那百萬里草木的空中,浮出一物,紅紅的,似一塊玉,卻又不像,齊天也不去深究,立馬說道:「當然能!」 「好了,你不是要破陣嗎?來吧!」

陣魂說到「陣」時,完全不再復先前模樣,而是透著一股無比的自信。

齊天沒動手,卻是說道:「你先把那東西給我,我再破陣!」

婚姻告急 「憑什麼?」

「那是賭注,我要不死的話,賭注歸我,放在我手上,自然不會有什麼錯;再退上一萬步,如果萬一我死了,那這個東西不也是在陣中,在你的手裡?」

「你說得,好像挺有理!」

「你不給我,難道是說你不敢,你沒有信心殺了我?」齊天再次使出了激將之法,陣中傳來怒吼聲:「誰說我不敢?」

遂即,那塊似玉非玉的東西,徑直就飛到了齊天的手中。

齊天拿到這東西,心中感慨道:「這陣魂,也太單純了,賭注可是雙方都要給出來的!」邊念著,齊天邊將這東西往儲物戒指里放。

可這一放,卻發現,竟然放不進去!「放不進去?有生命的存在?」

齊天眉頭深鎖,因為他沒有感覺到似玉非玉的物體之中,有著一絲一毫的生命存在,就是齊天猜想著的類似於「劍魂」的東西也沒有!

「怎麼會放不進去呢?」

齊天是怎麼也想不明白,這時,一個吼聲打斷了齊天的猜想,陣魂說道:「小子,快點來破陣,快點來送死!我要贏掉這個賭!」

陣魂口喝「小子」,自然是跟著萬陣老祖學的。

「看好了,我如何破陣!」

「哼!」

陣魂一聲冷哼,百萬草木如潮水瘋狂撲向齊天,在撲向齊天之時,那無盡草木卻是化成了齊天模樣,舉拳轟來,齊天眼睛一凜,在他的推演之中,早就知道這「生死冰火陣」,可不僅僅是單純地表現出生與死,冰與火那麼簡單,生與死的表現形式可是很多很多,一些情況,還是在齊天的預料之中……

無數只拳頭,重重複復往齊天轟來,齊天也是一拳轟出!

砰砰砰砰砰……

數聲炸響,如暴雨密集般響起,登時便見到那些草木崩裂成末,揮灑陣空、陣地;齊天所站之處,已經是一片荒蕪,沒有一根雜草存在!

「不——可能!」

「生死冰火陣」里響起陣魂那不可思議的驚呼聲,「這千百萬草木,堪比千百萬精兵,每一根草,每一根,都有著你本身八成的實力,千百萬個八成實力的你,怎麼還抵擋不了你一拳?」

如此場景,即便是那虛弱無比的萬陣老祖,也是不顧疼痛地微張了嘴,顯然這一幕,太出乎於他的意料之外,萬陣老祖心裡念道:「越厲害越好,等老子脫陣而出,看老子,怎麼收拾你……」

齊天那一拳,蘊藏的可不是力量,而是第十條經脈,是狂吞生命力,草木沒有了生命力,再有齊天幾成力量,又有何用?齊天說道:「就這樣的手段,可殺不了我!」

說是這樣說,齊天可沒有將陣魂不放在眼裡,陣魂或許性格暴躁,能夠利用一二,但牽涉到陣,說到陣,那陣魂可就不是那麼容易利用的,因為這陣,就是他的生命所系所存的載體,陣魂就是這個大陣的主宰!

齊天這般做來,只是想竭盡全力,加劇陣魂的狂暴!

「小子找死!」

陣魂一怒,眼前那本來崩裂開來的草木灰屑,又再一次凝聚出了齊天的模樣,無窮無盡、鋪天蓋地般往齊天湧來,瞬間就將齊天淹沒於其中。

見此狀況,陣魂說道:「就這麼一點實力,還敢口出狂言,與我打賭!」陣魂如此說來,自然是認定,齊天已經死了,死透了。

然而,陣魂的聲音還沒有從陣里完全消散,就看到了那些將齊天包圍住的,與齊天一模一樣的存在,一群接一群地,從齊天全身毛孔、七竅處,鑽了進去!

速度之快,就如同千百萬條江河溪流,匯進大海一般,只不過,齊天吞的不是水,而是死氣;轉眼間,那些身影,就薄弱了不少!

「這……」

陣魂驚訝得,再也說不出其他話來,只是獃獃地看著,看著包圍著齊天的身影,越來越少;萬陣老祖那蘊藏著無盡痛苦的眼睛里,硬生生地擠進了絲絲震驚,「生與死,這小子怎麼能將生、死集於一身?這可是我在仙界也沒有遇到過的情況,莫非這小子,也是從其他高階大陸來的?」

疑惑一起,萬陣老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了,「這小子實力低,絕不可能是穿梭空間而來,但他身上,卻是有這樣的詭異手段?莫非是有什麼能穿梭空間的法寶?而能擁有穿梭空間的法寶,那他所在的家族或者是宗派或者是其他實力,肯定就是底蘊非常深厚的家族、宗派了。」

萬陣老祖越想越有這麼一種可能,齊天卻是在說著:「之前的草木精兵,是生,是活兵;後面的草木之兵,卻是死兵,由死氣組成的兵!死門之中找一線生機? 王的韓娛 這一線生機……」

正這時,萬陣老祖忍痛咬牙,不顧虛弱之身,一字一句說道:「你……姓……什……么……」

齊天眉毛一凜,思緒萬轉后,吐出一字:「齊!」

「齊?」

萬陣老祖那眼睛,一下子變得極為複雜,極為有意思起來!

齊天說出自己的姓后,卻是決定,絕不透露出能讓萬陣老祖猜測到他從哪裡來的任何信息!

身懷金色能量的齊天,輕鬆應對著或生或死的草木之兵,而陽易、月華等人,卻是沒這麼輕鬆了,他們的實力都暴漲了,可他們碰到的「自己」,也是實力大漲了,揮舞著與他們「自己」相同的圖騰戰技,群殺而來。

陽易、月華等人能殺一個,殺十個,卻殺不了百個千個,很快,他們就崩潰了,瘋狂了,成了他們中的一員,渾渾噩噩……

萬陣老祖「看」到這些畫面,不由慶幸起來,慶幸這些人中,有著齊天,要不然僅靠他們,他想脫陣而出,那無疑是做夢;同時,萬陣老祖也愈加確定,齊天不是屠龍空間的人!

「生和死,我都嘗試過了,你的冰與火呢?」齊天所站之外,只有他一人,再無其他身影,陣魂一凜,極度憤怒,吼道:「你要冰與火是嗎?我給你!」

霎時,齊天眼前出現一塊冰,這塊冰,像天,懸挂於空;還出現一片火,這片火,似地,綿延萬里!

天冰,地火!

兩者散發出的,不僅是冰火氣,更有著天地之威!

齊天看著那冰,那火,與他所接觸過的冰和火,全部不相同,齊天還有種奇怪的感覺。

「你該死了。」

陣魂吐出這句話,齊天緊鎖的眉頭,卻是舒展開來……

齊天神情,泰然自若起來。

陣魂「看」到齊天一臉的鎮定,那本以為能絕殺齊天的陣,又再一次的動搖起來,喃喃念著:「就算他能毀冰滅火,難道他還能對抗天地之威不成?再說,這冰這火,豈是那麼好滅?」

一直關注著的萬陣老祖,當然也是看到了齊天的泰然神情,心中不由欣喜起來,可欣喜之後,卻又浮起擔憂,心中念道:「希望那絲破綻,他不會發現,不,那絲破綻,他肯定不會發現的!絕對不會!」

正這時,齊天左手祭出了水,右手焚出了火!

「水火?」陣魂心中的動搖,強烈程度,又添了數分。

「一身同時聚生死,融水火,這小子,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萬陣老祖的心裡,也波濤洶湧、驚濤駭浪起來了,與此同時,更加確定齊天身後有著大勢力,「齊?齊?真的是那個齊?」

水、火漫延,化作玄水域、寒炎域!

齊天沒有喊出任何字,只是驅使著玄水域與寒炎域進攻而去,陣魂念著:「雖然你的水火,有點意思,但是,比起天冰地火,還是不行!」

陣魂以為齊天要以水攻冰,以火克火。卻不料,齊天讓「玄水域」攻向地火,「寒炎域」焚向天冰,「玄水域」以天月玄水為主,「寒炎域」以寒玉藍炎王為主,寒玉藍炎王吞了數種異火之後,實力已經是非同凡響,不僅那些異火功能被大大增加,就是「寒玉藍炎王」本身具有的威能,也恢復了不少!

特別是「玄水域」與「寒炎域」在金色能量為支撐的催發之下,威力更盛,瞬間與天冰地火糾纏在一起,武尊之域里,除了「玄水」與「寒炎」,不容許再存有其他之物。

若有,則滅之驅之!

萬陣老祖看著齊天施展出來的兩個域,眼睛里滿是深思之色,似乎是想從這兩個域中,看出齊天的來歷;如果,齊天沒有聚齊五屬性本晶,沒有形成金色能量漩渦,那很有可能在剛施展出來的一剎那,就給萬陣老祖瞧破;但是,此時,萬陣老祖的眼睛里,有著的是越來越濃的疑惑。

兩域闖進天冰地火,天冰沒有將「寒炎域」凍破,地火也沒將「玄水域」焚滅,兩個武尊之域,都好好的;陣魂見狀,已覺齊天水火厲害,卻仍說道:「天冰地火,無窮無盡,就算是你的水火,強過天冰地火,那又能怎樣?你又能支持多少時間?待你能量耗盡,滅殺你,如割草芥!」

「能量耗盡?興許那個萬陣老祖能做到,但是你這個陣魂,卻絕對做不到!」齊天心裡念來,嘴角一笑,霎時,「玄水域」與「寒炎域」里,再起變化。

只見兩個域里,忽起旋風,大旋風!旋風狂卷!由水由火組成的玄水旋風、寒炎旋風,立即,兩個旋風將天冰地炎,席捲其間,滅之!

表面上看起來,那天冰、地火是被滅了,不復存在了;其實,裡面所含能量,被齊天吞吸了;

此時此刻,陣魂口中正喃喃念著:「似乎有些不對勁,這天冰、地火的滅亡……」原本,陣中一切,陣魂都應該是再清楚不過,但是,陣魂之前剛與萬陣老祖來了一場不為人知的大戰,又受了齊天那般言語相激,情緒變化;再加上,齊天的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之計,太過完美,以至於陣魂都認為天冰地火是滅了。

陣魂也從來都沒有往那方面想,因為太匪夷所思,誰能去吞吸陣之能量呢?齊天吞吸陣之能量,自然是從吞山魂得到的經驗,吞能量雖然不能讓這有生命的陣像靜陣一樣毀去;但是,卻能讓陣魂賴以生存的陣虛弱無比,錯漏百出。

如同身子,身ti毀了,修為再高,又能存活多久?還能發揮多大的實力?齊天還念著:「希望你能讓天冰地火,持續的時間更長,越長越好。」

齊天如此念來,是明白這天冰地火是陣中而生,只要陣不滅,只要陣魂想,那天冰地火就會源源不斷。

陣魂沒有聽到齊天的內心之語,可那絲不對勁的魂覺,卻是越來越重!

「不能這樣下去。」陣魂當機立斷,冰消火散,化為天,融入地!

「冰火奈何不了你,那這天地呢?」

隨著陣魂聲音落下,那天地之威,更加濃郁了。

天冰地火的消失,讓齊天不由感到絲絲遺憾,這有魂之陣,確實太不一般;不過,眼下「生死冰火陣」里散發出來的天地之威,卻是讓齊天油然而生起一種剛被黑洞吞噬時感覺到的天地之威,只是,「生死冰火陣」中的天地之威,卻是淡上了很多很多。天冰地火的消失,讓齊天不由感到絲絲遺憾,這有魂之陣,確實太不一般;不過,眼下「生死冰火陣」里散發出來的天地之威,卻是讓齊天油然而生起一種剛被黑洞吞噬時感覺到的天地之威,只是,「生死冰火陣」中的天地之威,卻是淡上了很多很多。

齊天盯著天,看著地,冷笑道:「沒有日、月、星辰,沒有山川河流,又怎敢妄自稱天,擅自為地?」

「你要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是嗎?我給你!」

陣魂聲音一落,那散落在各地的陽易、月華等人,突地紛紛撲向齊天所處的這一方陣中,月圖騰族、太陽圖騰族、星辰圖騰族的族人,飛入天空,山圖騰族、水圖騰族、火圖騰族、大地圖騰族等圖騰族的族人,卻是循入地中。

而那黑夜圖騰族,卻是覆蓋整個陣中空間,至於神兵圖騰族的族人,也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站立在這一方陣中! 霎時,地上出現一座座高山,一條條河流,並且,沒有樹圖騰族之人,仍然出現了那茂密的森林;陣中天上,有太陽閃現,轉而月亮升起,星辰閃爍。

還真與外面的真實天地,有著幾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