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干戚斧揮舞起來,緩緩一斧子劈出,這一斧子么似慢實快,似乎充滿天地玄妙開天闢地一般。看起來沒有什麼威力。不過斧子劈出,空間都是直接破開湮滅。那轟擊過來的天道符文,都是直接破滅。

「滋!」的一聲響,斧子劈到那太極圖上,彷彿僵持起來,太極圖,干戚斧似乎都是光芒璀璨起來。半響,似乎天地震動一下,刑天直接擊飛出去,那太極圖似乎光芒都是黯淡一些,也是飛退回去。

還未穩住身形,刑天就是吐出一口口鮮血。「平衡之力,好一個平衡天道,居然能夠反擊我的開天之力!」穩住身形刑天這時說道。手中斧子一揮,立刻化成一道混沌靈光狠狠撞擊過去,速度極快。所過之處湮滅一切,形成空間斷層。似乎虛無之力都是顯現出來。

就在同時太極圖也是光芒大盛,直接化成黑白二色靈光撞擊過去。「轟、轟、轟」,的響聲不絕於耳。混沌靈光,黑白靈光撞擊不停,天道符文,開天之力等等轟擊不停。頓時激戰起來。

瞬間就是撞擊千萬次。這才分開,混沌靈光光芒一暗,顯露出來刑天的身形,黑白二色光芒還在他體表散發,身體上到處都是傷口,似乎就像那將要破碎的玻璃一樣布滿裂痕。身體似乎都要裂開。

好厲害的攻擊。刑天倒吸一口涼氣,不管這時隔空指揮法寶,還是注入一定的修為。暫時施展出來。這都是不能和聖人掌握法寶直接轟擊的厲害。顯然刑天還不是那些聖人們的對手。

就在刑天顯露出來身形的時候,那黑白靈光又是化成太極圖模樣,不停旋轉起來,一道道黑白靈光向著刑天卷了過去。刑天深深吸了一口氣,身體一晃又是化成混沌靈光撞擊過去。眼色已經一遍赤紅。雖然這樣的戰鬥,刑天受傷較重。

不過比起一般修鍊,進展快速很多,似乎刑天覺得,戰鬥力又是大有增長。刑天這一撞擊過去。就是覺得不妙起來。似乎直接就是撞入那太極圖之中。那黑白二色光芒,天道符文,不再是轟擊自己。反而是拉扯自己直接就是進入那太極圖之中。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變化,刑天被直接收入那太極圖之中。

這時那玄都才右手一招頓時那太極圖回到自己手中。雖然進入太極圖的刑天不停掙扎,那太極圖不停變幻模樣。「放我出去一戰!」刑天爆喝聲聲。不過依舊難以突破出來。

玄都這才對著昊天說道:「天帝,這刑天我們已經對付了,剩下的要看你的了!」「放心吧,約定算數,朕乃是天帝,說話就是金口玉牙!」昊天話音一落,手中寶劍立刻飛起,激射出去,寶劍揮舞間,似乎天道之力翻湧,天道符文轟擊。

所過之處滅殺一切。慘叫聲聲,一個又一個聖武被擊殺,在那劍光面前幾乎不堪一擊。那怕這些都是不滅期聖武,依舊砍瓜切菜一般。昊天也是心中一喜,這天帝劍,真不愧當年對付巫族煉製的屠巫劍。就是聖武後天至寶的身體強度也是不堪一擊。雖然頂級後天氣運至寶。不亞於頂級先天至寶。 更新時間:2012-12-16

昊天在高空大殺四方,玄都卻不理這個,身體一晃,就是消失,再一次出現已經來到祖巫殿之外,呵呵一笑手中太極圖猛然長大,發出璀璨的黑白二色靈光向著那祖巫殿卷了過去。

就在這時祖巫殿,鎮守的聖武,立刻衝殺出來,不過遇上黑白二色靈光就是紛紛消散,似乎直接被分解抹掉。哪怕不滅期聖武,都是不能抵擋,裡邊的一個副殿主大聲喝道,「不能出去那是頂級先天至寶!」

「副殿主,我們在刑天大哥的空間修鍊幾萬年,就是戰死也不能讓他收掉這祖巫大殿。可惜我們還沒有發揮出來作用就要戰死!」

這些人可是那刑天手下最精銳的武修高手。最低修為都是不滅期聖武。刑天一直把他們當成最後的後手。準備用來對付聖人的。當然是和刑天聯手。主要就是刑天為主。

可惜沒有那個機會了。話音一落其他不滅期高手紛紛贊同,大聲說道:「正該如此!」就要殺出去,就在這時那祖巫大殿似乎感覺不妙起來,自己發出萬丈光芒,混沌氣息翻騰。

一道道魔氣、煞氣,濁氣冒了出來,瞬間都天魔煞翻滾,直接就是擊潰那黑白靈光,光芒一閃破開空間就得消失不見。那大殿之中的聖武,居然沒法出去。就那樣被大殿帶走了。

這時王天看著高空的戰鬥,看著廢墟一般的大地,破碎的高空,嘆息一聲,這樣的戰鬥不是自己可以參與的了。好在王天沒有直接出手,打著看熱鬧,最後才出手的打算。眼睛掃了洪明老祖一眼,這時說道:「老祖,你比起那昊天如何!」

洪明老祖微微一愣:「可以一戰,不過那昊天不在我之下,雖然沒有渡劫,似乎修鍊的是帝王之道。那可是掌控一切的道路。就算天道之中也是強大的那種,不知道勝負如何。這童子倒是隱藏的深。」

看著聖武,熟悉的不熟悉的一個個戰死,沒有人抵擋那昊天,恐怕神殿中人一戰之下就要全部滅殺,這時王天說道:「老祖,還請你出手,牽制那昊天,希望盡一份力,也算還一些刑天大人的人情!」

洪明點點頭,就要出手。就在這時一陣歌訣傳來「閑時閱讀三遍,落子棋間,忙時挑擔引水,半畝荒田。地仙、地仙,一卷地書看人間!」歌訣響起,黃霧沸騰,似乎天地都在一遍黃霧之中。

所有人都是覺得戰鬥時出手速度慢了下來,似乎施展攻擊都是吃力不已。「鎮元子,你也要插上一手!」昊天說道,「你是什麼意思,幫我還是幫那些武修!」

「大帝有理了,這樣殺戮太重,我看今天戰鬥不如到此為止如何!」鎮元子這時說道。

」哈哈哈,鎮元子,你也找我麻煩,那就讓我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話音一落,光芒一閃一面鏡子猛然飛射出來,立於那昊天大帝頭頂,無盡光芒發出,那漫天黃霧居然立刻消散。正是那昊天大帝的先天至寶昊天鏡。

同時那昊天大帝寶劍揮舞,向著鎮元大仙殺了過去。劍光閃耀,天道之力飛舞,切割天道直接轟擊過去。切割一切,毀滅一切。不過鎮元大仙依舊樂呵呵的,手捧一本土潢色大書。

一道道土潢色的光芒射出。就是那切割天道,也是絲毫不起作用,天道符文還未落下,就被那土潢色光芒擊散,「當、當、當」,一陣響,任憑那昊天如何攻擊,都是天帝劍砍在那大書上邊,對於鎮元大仙毫無作用。遠古巫妖時期,鎮元子就是號稱防守第一和後土並列。

昊天的攻擊哪裡有什麼效果。昊天眉頭一鄒,心神一動,頓時那頭頂的昊天鏡飛射起來,發出璀璨的光芒,直接向著鎮元大仙,轟擊過去,所過之處,什麼都是湮滅。昊天鏡號稱上查三十三天,下查九幽地獄。遍查三界事物,光芒所照湮滅一切。

鎮元子呵呵一笑,手中地書一擺,頓時地書飛了起來,光芒發出,無盡大道符文閃耀,就是擋住那昊天鏡,任憑昊天鏡如何攻擊,就是不能攻擊過去。昊天嘆息一聲,先天至寶也有品級,看來昊天鏡比起地書來說還是有點差距。

昊天不認為自己戰鬥力不如鎮元子。當然就是法寶不如了。這時昊天神色凝重起來,頭頂一畝慶雲冒出慶雲之中三花隱隱,又有九條氣運神龍飛射出來龍吟不止。

這時劍法也是一變,寶劍揮舞似乎金龍咆哮,張牙舞爪向著鎮元子攻擊過去。那劍光形成飛金龍凌厲無匹,所過之粗空間都是化為虛無,成為真空。似乎每一條金龍都是天道顯化一般,直接轟擊過去。

鎮元子依舊笑呵呵的,右手拂塵一擺,頓時那拂塵的細絲伸了出來,直接刺了過去,化成一根根帶著天道符文的繩子,直接捆綁過去,那金龍一條條居然被拴住一樣,任憑如何掙扎,始終掙脫不了。

「噗、噗、噗」,寶劍和拂塵撞擊不停,兩人身形交錯,誰也奈何不了誰。身形越來越快,就像兩道天道不停撞擊。空間都是坍塌、湮滅虛無起來。似乎混沌一團。半響,人影才是分開。

兩人相距千里,似乎沒有戰鬥過一樣,毫髮無損。「很不錯,鎮元子沒有想到你也達到這個地步了。難怪你這樣的老好人會出手。那就你我爭一爭這大劫的機緣!我說你該死!」

言出法隨,昊天大帝都是顫動起來,無盡死亡之力向著那鎮元子卷了過去,鎮元子莫名其妙的吐出一口鮮血,神色萎靡起來,心神一動召回那和昊天鏡一起戰鬥的地書。

吃驚的說道:「金口玉牙,言出法隨,你修鍊的是帝王之道,怎麼可能,這是不可能證道的,昊天你這一條路走錯了。當年帝俊,太一,伏羲、女媧何等天驕,都是不能修鍊成功。我看你還是回頭從修的好!」

「事在人為,帝王之道排名前列,鎮元子,我不想殺你,速速退開,饒你一命!」昊天這時說道。

「哈哈哈,繞我一命,好大口氣,金口玉牙也不是無敵。那是要消耗氣運功德的,你這天帝就連當年的帝俊太一萬分之一的本事都是沒有。天庭都是不是你一個說了算。有多少氣運。再說人族氣運也不再你那邊,你能施展幾次,地書號稱第一防禦法寶。就是聖人要擊傷我也算不容易。你能奈我何!」

「既然你要找死,就別怪我不客氣!我說天道審判,鎮元子該死!」話音一落,又是天道符文隨著發音飛舞起來,向著那鎮元子轟擊過去。也是絞殺過去。王天看著這些,簡直不可思議起來。不過這一次又是不同,地書發出璀璨光芒。什麼攻擊都是被一一化解,在地書面前昊天的攻擊,都是無效!

昊天勃然大怒,這一下子要拚命了。身體一晃,九龍飛舞,瞬間化成金龍向著那鎮元子攻擊過去,每一擊都是擊破虛空,似乎打通混沌,凌厲之極。

「氣運金龍,還不是祖龍,你能奈我何!」鎮元子呵呵一笑說道:「袖裡乾坤!”話音一落,那地書猛然飛起和大袖合一,大袖一揮,遮天蓋地。

那張牙舞爪的金龍,居然一下子籠罩進去。頓時大袖激蕩起來,王天恍然大悟,難怪鎮元子袖裡乾坤威震洪荒,號稱第一。

最初王天以為袖裡乾坤玄妙無比。不過領悟空間法則之後。就是覺得不難。不過僅僅能夠收取修為比自己低的,或者同級高手。還是很容易突破出來。

原來沒有那地書一樣的空間法寶,鎮元子把人收入進去,就是相當於把那人收入地書之中。地書可是和天地玄黃玲瓏塔一樣號稱防禦第一。收取進去,恐怕還沒有幾人能夠破開出來。

昊天就這樣被收取進去。這一下子,就是剩下鎮元子一個修為最高明的高手了。立刻發動地書無盡黃霧籠罩下來。頓時交戰雙方的高手,都是覺得攻擊緩慢起來。

這時大聲喝道:「昊天被我收取,立刻住手,這一戰到此為止!」話音一落所有人大吃一驚,那昊天可是天帝,交戰雙方也是沒有幾個能夠戰勝。

頓時兩方人馬交手慢了下來,逐漸退出戰鬥。高空之中,聖人們都是鄒起眉頭。元始天尊這時說道:「沒有想到鎮元子這烏龜都是出來了。大哥,我看我去走一遭,擒拿鎮元子!」

「不用,這一戰不能定輸贏,算神殿氣運不絕,這樣結束也好,神殿勢力留下越多。那麼擊殺昊天的可能就是更大!就讓他們去折騰,鎮元子殺不死昊天,還需要這些聖武出力!」

看到戰鬥結束,鎮元子呵呵一笑,揮手就是扔出那昊天大帝。說實話地書雖然防禦力不錯。攻擊力不咋的。就是把昊天收取進去,鎮元子一時間也是滅殺不了昊天。再說昊天可是鴻鈞老祖童子,鎮元子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敢直接滅殺。放出昊天一聲不吭。鎮元子就是離開。

昊天做出一副咬牙切此的樣子,心中卻是樂開花了。這一次演戲。希望沒有白演。聖人不知道你們能夠看出我幾分本事。昊天怒氣沖沖帶領天庭大軍回到天庭之中,彷彿是大丟面子,不好意思繼續戰鬥了。

那邊那些聖武這時候都是愣住了,雖然短短時間的交手。依舊慘烈無比,百萬聖武也是戰死三十餘萬。不過現在神殿毀滅,刑天不知下落。這些聖武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立刻走到一起商議起來。 更新時間:2012-12-17

高空之中,蒼穹老祖,夏桀都是嘆息一聲,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神殿勢力和那些聖人勢力生死相搏的機會,可以撿便宜了。誰知道就是這樣落下帷幕。可惜了,看來這一次機會又是要放過了。兩方雖然元氣大傷。

不過勢力消減不多。到不適合這時出手,擊殺他們,夏桀心中暗暗想到,好在早有準備。刑天被鎮壓。那麼這些神殿高手被自己拉攏的機會就是大了。很可能投靠大夏了。雖然是夏啟老祖宗指揮。不過那樣也好。

蒼穹老祖也是暗叫可以,多好的機會,那鎮元子可惡。可惜不是自己出頭之時。又是向著那聖人隱藏的地方看了一眼。兩人身體一晃就是消失。剛好消失,三清就是出現在那裡。「這蒼穹老祖不簡單呀。不過沒有證道,始終都是螻蟻一般的存在。」元始天尊這時說道。

那邊一會兒商議就是得出結果。刑天被鎮壓,大家都是無處可去。就只有投靠大夏,合力一起。也許還能對付那些准聖。頓時除了少數離開。其他的都是向著大夏而去。這一場戰鬥就是這樣落下帷幕。王天也是詫異無比。

幾方勢力比較起來,還是王天勢力最弱,看來隱藏起來才是好辦法。想著這些,王天身體一晃,就是消失不見。不過九州境內的戰鬥,並沒有隨著刑天的鎮壓而結束。戰鬥更加激烈起來。

特別是昆吾國聯盟和西方教的勢力,這時候戰鬥已經升級,聖武都是加入戰鬥行列之中。高空之中混戰不休。不過都是沒有出全力,雖然昆吾國聯盟節節敗退。依舊沒有造成巨大潰敗。

那邊王宮之中,猛然光芒閃耀,幾十個大王打扮的人突然出現,直接來到王宮大殿。正在議事的夏桀都是一愣。接著站立起來,對著那些人就是一禮:「見過各位祖宗,父王!」

夏啟淡淡說道:「不用多禮,你在大劫之中成為大王。這些年幸苦了。這一次我們出來,主要是情況比較危機了。我看就讓我們指揮各路大軍反擊。當然主要的攻擊就是放在昆吾國方向。十多萬年的精銳要盡出了,可惜了第一軍團和大巫軍隊!」

顯然一出來,就要奪權。不過大夏都是夏啟建立的。夏桀就是再不心甘情願,也得聽從夏啟的指揮,夏桀心中不舒服。不過臉上依舊堆滿笑意:「說起來還是子孫無用,這些年卻是始終叛亂不停,大夏都是失去控制。老祖宗能不能挽救大夏江山都靠你們了!」

夏啟點點頭,這時問道:「夏桀,那九州鼎怎麼突然消失了。我們查找這麼久都是不見蹤跡,九州鼎若在,大夏氣運就不會如此衰敗了。你難道當時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嗎?」

九州結界消失,在外人眼中就是天降煞氣,大夏氣運降低,氣運變化造成。不過夏啟等人,卻是明白。那是九州鼎突然失蹤所致。夏桀這時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莫名消失了!」

夏啟又是看了夏桀兩眼,這才說道:「這一次戰鬥,就是大夏生死之戰,這些年,你建立的勢力恐怕也要投入戰鬥之中了,夏桀你還在找來蒼穹老祖,和我們一起出戰吧!」

夏桀微微一驚,不過想那老祖宗,可是從人族共主手下爭奪江山的人物。哪裡有那麼簡單。看來很多事情都是瞞不住。不過最主要的事情確實沒有發現。當下立刻發出信號。不久蒼穹老祖,就是率領幾十萬准聖前來。

和夏啟他們匯合一起,商議一番,就是離開都城安邑。向著前線開拔而去。老祖宗復出。大夏也不需要夏桀發號施令了。頓時夏桀隱藏不出。王宮密室之中,夏桀哈哈大笑起來;「也好,戰鬥就交給你們了。等到孤修鍊成為九鼎真身,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了。哈哈哈,蒼穹老祖,你想控制本大王,老祖宗,如今市面時代的。居然手還伸那麼長,你們就去拼死拼活吧!」

話音一落,右手張開,九鼎突然出現在夏桀身邊,一個個功德金雲閃耀,霞光萬丈,瑞氣千條。滿意的看來看九鼎,幾百年了終於煉化了。今天就讓九鼎入身,修鍊九鼎真身吧!

立刻手捏法印,一個個大出,頓時九鼎圍著夏桀不停旋轉起來。夏桀也是氣勢大漲,頭頂冒出一畝慶雲,慶雲之中。氣運縈繞靈氣凝聚的九鼎浮浮沉沉。這時一口精血噴出,瞬間就是噴到一方旋轉不休的九鼎之中。

頓時那大鼎不斷縮小,瞬間進入夏桀頭頂的大鼎之中,完全合一。接著融入身體。光芒一閃,夏桀就是盤膝而坐。其他八鼎和夏桀一起,不停旋轉起來。就在這時。一隻卡在不朽期聖武巔峰的夏桀。

頓時覺得融入身體的九州鼎無盡元氣氣運蜂擁出來。瞬間就是衝破那不朽期巔峰,踏入不滅期聖武。不提夏桀在那裡苦練。那邊昆吾國聯盟卻是迎來了西方教和散修准聖的最強攻擊。數十萬准聖向著昆吾國聯盟的聖武攻擊過去。

准聖初期,准聖中期准聖後期,准聖大圓滿的高手都有。一波接著一波,簡直橫掃戰場。昆吾國國都。開國候昆吾,臉上露出一絲慘淡的笑容。其他幾十個開國候,齊聚一堂,

昆吾說道:「看來這是最後一戰了,諸位袍澤,當年我們跟著夏啟大王打天下,十多年榮華富貴,今天就是為大夏盡忠之時。可惜不能再見夏啟大哥一次了。願意退出的兄弟,本候也不怪你們。畢竟敵勢太大,幾十萬准聖,我等不過十多萬聖武。」

「昆吾修要說這些沒用的,當年我們可是兄弟一心,戰天戰地,就是全部戰死也不會退出,大不了就是身亡而已,我們可是比起開國就是戰死的袍澤享福多了。」「不錯不錯,大不了一死,決一死戰!」

無數人高聲叫道。話音一落大家都是舉起酒碗。喝下酒水,大碗一丟。摔了一個粉碎。接著十多萬聖武,衝天而起,向著前線殺了過去。不久就是在前線和那釋迦摩尼率領的幾十萬准聖對峙起來。

「無量道尊!」看到氣勢洶洶殺來的十多萬聖武,釋迦摩尼高呼一聲道號,這時說道:「諸位侯爺,如今大夏覆滅在即。各位可要想好,不如化干戈為玉錦。各位投降,免得生靈塗炭,千萬年的修為一朝喪!」

「笑話,只有戰死的武者,哪裡有投降的武者,給我上,報效大夏,就在今天!」昆吾大喝一聲,就是首先殺了出去。頓時雙方人馬向著對方殺去。立刻戰成一團,只見法寶神兵亂飛,神通,術法,天道大道攻擊不停。

慘叫聲,兵器交擊聲,爆炸聲等等連城一遍,就是那空間都是混沌一團,兵對兵將對將。亂殺起來。洪荒星空是不滅期武者和准聖大圓滿高手之間的戰鬥。罡風層,聖武准聖激戰不休。

更低一點的空中神武,仙武和天仙,金仙,大羅金仙激戰不休。地面上無盡大軍廝殺起來。彷彿到處都是戰鬥,血煞長空。屍體遍地。時不時一具屍體高空落下,就是大地都是砸出一個個大洞。

城市村莊都是瞬間崩潰。岩漿噴發,大地顫動不休。簡直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看著這些,王天苦笑不已。這就是大劫。哪怕坐在家中也會被那從天而降的意外擊斃。除非勢力足夠。氣運較高。

慢慢的大地都是變成一遍赤紅。就在王天津津有味的看著高空大戰的時候。一到信息傳來,王天臉色大變,怎麼會這樣。自己手下高手居然被人發現了。正在遭受攻擊。居然又是相柳。

王天立刻對著陪著自己一起的洪明老祖大聲喝道:「老祖情況有變,我們立刻回去!」話音一落,洪明老祖,立刻破開空間,兩人一步跨了進去,頓時來到那域外。域外可是聖人的天下,隱藏在這裡,王天以為不會被發現。畢竟現在主要的戰鬥,都在九州之內。

沒有想到相柳還是找上門來,王天都是有點鬱悶,明明看到神農一擊擊殺那相柳。就算魂修化身千萬,一個分身不死,就是永遠不死。也不會這樣快就是恢復修為吧。就算恢復修為,有白澤,有乾坤老祖分身。怎麼可能求援。

來到這裡,王天、洪明靈識掃描過去,就是覺得不對起來。白澤。乾坤老祖對戰相柳都是陷入苦戰,似乎修為、戰鬥力下降很多。滿身鮮血,渾身傷痕,似乎身體都要破碎。

更讓王天心疼的是,自己的幾十萬聖武屍體,到處都是,還在戰鬥的不足五萬。一個個渾身傷痕,時不時自爆,岌岌可危,被幾十萬魂殿聖武圍殺著。這魂殿不是被滅了嗎。難道投靠聖人了。也只有投靠聖人才會如此容易找到這裡吧。

沒有想到魂殿居然還有如此實力,居然不亞於武殿多少。難怪魂殿敢想武殿叫板。看到這裡的戰鬥,王天再也忍不住了。立刻殺了過去。洪明老祖也是臉色一變,這相柳短短時間不見,居然戰鬥力又是飆升不少。

奇怪的是白澤和乾坤老祖分身,戰鬥力弱下去不少。立刻一步跨了過去,一隻點出,頓時一隻混沌色的手指憑空出現,混沌靈光縈繞,大道符文閃耀,直接帶動一方天地,向著那相柳轟擊過去。

那一指彷彿蘊含天地至理一般,玄妙莫測。正在和白澤他們激戰的相柳頓時心中湧起一股不妙的感覺。立刻身體一晃,就是退走。寶扇一揮,混沌靈光閃耀,直接迎擊上來。

轟的一聲,那手指和寶扇相交,頓時相柳被擊飛出去。手指也是瞬間消散,寶扇手指相交之處,一股強橫的力量發出,湮滅一切,百萬里方圓空間都是一遍混亂不堪。

「是你,洪明老祖!」氣血翻湧不休的相柳穩住身形,心中還是詫異不已,這一次在聖人的幫組下,修為飆升,還以為可以和乾坤老祖,洪明老祖他們一戰了。偷襲了白澤,乾坤老祖,就是不見洪明老祖。

沒有想到這時候,洪明老祖一來,一擊之下,自己遠遠不是對手,這怎麼可能,難道這一次又要在洪明老祖面前壞事!洪明老祖鬚髮皆張。這些聖武,就是王天的本錢,那是爭奪天下的資本。

這會兒被擊殺這麼多,哪裡還有那爭奪天下的本錢,白澤也好,洪明老祖也好,乾坤老祖分身也好。都是覺得王天是應劫者。大有希望成為人王。這才出山幫助王天。這樣一來不是要自己失望嗎、雖然還有機會,不過機會已經落到最小。

立刻憤怒起來。帶上手套,一步來到相柳面前,大聲說道:「你該死!」話音一落拳頭揮舞手指點出,直接向著相柳殺了過去。每一擊都是凌厲之極。似乎都是天地至理。混沌靈光閃耀,大道符文揮舞。空間都是坍塌,湮滅虛無。 更新時間:2012-12-17

洪明老祖攻擊凌厲之極,那相柳自知不是對手,不停游斗躲避,寶扇揮舞,混沌靈光閃耀,天道符文揮舞,「轟、轟、轟」,的響聲不斷。激戰起來,即使游鬥起來,相柳也是遠遠不是對手。交手千萬招就被洪明老祖一指點中。

頓時一股強橫的指力洞穿身體,鮮血都是流了下來。洪明老祖得理不饒人,攻擊更是兇狠,凌厲起來。相柳左支右擋。岌岌可危。就在這時憑空一隻拳頭出現,也是混沌林光閃耀,大道符文揮舞。

「轟、轟、轟」,的響聲不斷,就是洪明老祖都是被擊退幾步。「你是誰?」洪明老祖穩住身形淡淡問道。只見場中多了一人。正是那蒼穹老祖。蒼穹老祖威震洪荒的時候,洪明老祖都還未出世。他可是和鴻鈞老祖,乾坤老祖同一時代的人物。

「蒼穹老祖,你沒死?」乾坤老祖分身這時問道。他和白澤這會兒乘機想要逼出那封印天道。先前淬不及防下,被相柳偷襲。被一張符籙治住。居然是封印符籙。若不是兩人修為不凡。那符籙也不能完全封印修為。恐怕就是戰死了。

這會兒緩過氣來想要煉化,破解這符籙,卻也不是那麼容易,修為恢復七八層,可是那符籙久久不能驅逐出去,這天道之力奇怪無比。彷彿是真正的天道一般。看來弄不好就是聖人符籙。

蒼穹老祖和他同一時代的人物,自然就是認出來了。蒼穹老祖可是比起乾坤老祖還要早身損的先天魔神。據說是被鴻鈞斬殺,具體就是乾坤老祖也是不太清楚。那年月,洪荒破壞還不嚴重。混沌靈氣都有。洪荒比起現在都是寬廣多了。

就算偶爾一兩個老祖級別的高手交手。都是未必感覺到。「你都是沒死,我怎麼會死!」蒼穹老祖回答道。接著對著洪明老祖說道:「你這小輩不錯,居然能夠和老祖一戰,算是奇才!」

先天魔神,特別是乾坤老祖他們那一代的先天魔神。一個個都是戰鬥力強大無比。這一次乾坤老祖來的是本體。洪明老祖能夠和他一戰,就是蒼穹老祖都是覺得奇怪。洪明老祖一聲不啃。

拳頭揮舞,指勁點出,又是向著蒼穹老祖攻擊過去。蒼穹老祖呵呵一笑。也是揮舞拳頭迎擊過去。頓時兩人彷彿是兩道混沌靈光在空中撞擊亂戰起來。一時間打得天地崩潰,日月無光。

王天拳頭揮舞,就是殺入混戰的人群之中。大道之力涌動,大道符文飛舞,直接轟擊過去,每一招每一式都是開天闢地一般。玄妙異常。攻擊凌厲之極,所過之處慘叫聲聲,一個又是一個聖武被拳頭轟碎,慘叫聲聲,轉眼間,就是轟殺幾十個不朽期聖武。

靈識一掃,就是返現岌岌可危的牟划和黃波濤。立刻飛射過去,彷彿一道大道光芒,所過之處,什麼神通,天道、大道,甚至法寶神兵。不是破碎,就是擊飛。慘叫聲不斷發出,瞬間就是殺入他們的戰團。

這時攻擊黃波濤,牟划的是幾個魂修聖武高手,飛劍激射,大山轟擊,玉尺揮舞,大印翻飛,每一擊都是天道之力翻湧,天道符文轟擊,空間都是湮滅虛無。攻擊凌厲至極。黃波濤身形閃耀,看起來依舊飄逸瀟洒。

拳頭揮出美妙無比,牟划依舊威武霸道,每一拳都是開天闢地,擊潰天地一般。不過在幾人的圍攻下,已經遍身傷痕,時不時被法寶,神兵轟擊到身上,又是鮮血狂吐。

就在這時王天攻擊過來,大道光芒閃耀直接擊飛了那幾樣法寶神兵,這時對著牟划和黃波濤說道:「兩位先生前去指揮他們撤退,這幾個人就交給我了。」說話間拳頭揮舞,攻擊過去,那幾個不滅期的魂修聖武高興起來。王天就是魂殿要消滅的主要目標。

頓時飛劍激射,大山轟擊,大印揮舞,玉尺翻飛,向著王天攻擊過來,每一擊都是凌厲無比。「轟、轟、轟」,的響聲不斷,王天拳頭和幾樣法寶神兵相互交擊不停。同時斬仙葫蘆飛出,斬仙飛刀又是向著那幾個聖武攻擊過去。

頓時那幾個聖武手慢腳亂起來,這斬仙飛刀,現在有擊殺,擊傷他們的威力。牟划這時對著黃波濤說道:「黃兄,你去指揮他們退走,我來幫助侯爺。長這麼大還沒有吃過這樣的虧!」

說話間又是揮舞拳頭加入戰團,黃波濤低聲說道:「保重,要留下命來。我還要和你一起征戰天下!」話音一落,就是想著混戰的聖武殺了過去。就在同時一聲慘叫發出,一個聖武被斬仙飛刀,一刀擊斃。

就在同時,那牟划卻被大印砸飛向著王天哪裡擊飛過去。王天一愣伸出手臂就接住那牟划猛然,王天臉色大變:「牟划,怎麼是你,難怪會遭受襲擊,損失這麼大!」

就在王天接住牟划的時候,牟划猛然一張符籙施展開來,瞬間印到王天身上,頓時那符籙消失。王天體內的大道之力都是被封印起來,這才覺得不對。瞬間就是想通,牟划本來就是太師府的人,看來上當了。

「哈哈哈,本座本來就是太師府的客卿。王天你不過就是部落的一個蠻夷之輩,還想爭奪天下,簡直就是找死。不過你明白的太晚了。這符籙可是相柳大人所畫。今天這些聖武,也是本座下毒,擊斃大半。沒有本座的指點,白澤,乾坤老祖也不會被符籙封印,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王天納命來!」

說話間牟划,右手張開,一件頂級先天靈寶的寶劍出現在手中。立刻向著王天殺了過去,剩下的三個魂修不滅期聖武,也是指揮法寶轟擊過去,飛劍激射彷彿無盡劍光罩了過去。劍光之中,天道符文閃耀。

大山轟擊,無盡混沌氣息閃耀,天道符文轟擊直接就是轟擊下去。大印翻飛變的無比巨大,重力天道,鎮壓天道縈繞,彷彿空氣都是沉重起來。這是王天爆喝一聲,拳頭翻飛迎擊過來。

雖然那體內修為限制大半,不過王天的身體強度不錯,肉體力量強橫,就是肉體力量也是達到不可思議的程度。頓時「轟、轟、轟」,「錚、錚、錚」,的響聲不斷。王天拳頭和飛劍,寶劍,大山,大印撞擊起來。

那斬仙飛刀也是激射出來,一時間牟划幾人都是奈何不得。那邊的黃波濤大吃一驚,牟划居然是卧底。幾萬年的交情一朝喪失。簡直不可思議。這時知道不妙起來,立刻大喝道:「分頭突圍!隱姓埋名,等候侯爺召喚!」話音一落,帶領王天的手下聖武就是分頭殺去。

自爆聲聲,立刻殺出一條血路,聖武分頭突圍,慢慢四散開來,空中的大追殺就此展開。轉眼間就是千萬招,王天暗暗叫苦,沒有修為。身體防禦力,戰鬥力都是下降不少,這會兒被幾人圍攻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時不時的被擊中身體留下一道道傷口。不過這時王天也是恨意如山,這牟划也是太可惡了一點。居然是卧底,讓那麼多自己忠心手下身損,一定不放過他。好在一般普通秦人,軍隊王天安置在其他地方。牟划他們沒有放在心上。不然恐怕就是全部擊殺了。

這時候雖然危險無比,渾身傷痕,不過力量之力,居然逐漸增長,身體強度似乎也是緩慢增長著。不過要取得絕對優勢還是不行。就在這時又是有不滅期高手圍了過來,加入對王天的圍攻之中。王天立刻感覺不妙,且戰且退,想要遁走。可惜哪裡有那麼容易。

那邊洪明老祖和蒼穹老祖的戰鬥也是進入最激烈的時候。混沌靈光不知道撞擊多久,最後散開,露出兩人身形,洪明老祖臉色有點發白,那蒼穹老祖臉色不變。兩人都是渾身傷痕,這時都是在快速恢復。

「不錯,值得本老祖全力出手了!」話音一落,那蒼穹老祖猛然右手張開,光芒一閃,一柄先天至寶級別的寶劍出現在手中,正是先天至寶蒼穹劍。立刻揮舞起來,向著洪明老祖殺了過去。

一招一式似慢實快。玄妙無比,卻又是毫無異象,同時一股股無形的力量發出,空間似乎都是直接抹掉,虛無之力都是飄散出來。那劍招居,讓虛無之力都是散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