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來的太慢了,真讓人等得不耐煩。」黑髮的年輕人微笑著說:「在傷心洋飄蕩了兩天,才釣著一條小蝦米。」

黑髮的年輕人沖著一邊綁著的中型雙桅快速風帆商船努了努嘴:「不過你們這波不錯,人多,船也齊整,我很開心。」

黑髮的年輕人站了起來:「我是諾頓伯爵,希洛瓦斯島和北地的領主。我在此宣布,你們的船,人都被我徵用了!」

然後他順手一指,正指在森巴伍德的身上:「我看你不錯,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海上衝鋒隊長了……」

……(未完待續。) 第二百四十九章脅迫和徵用

所有的海賊都鼓噪起來,這個黑色長發的年輕人腦子有病嗎?他也不看看現在的情勢,真以為身為貴族就高人一等,可以任意驅使大家嗎?我們可是海賊,而且這可是海上,茫茫的大海啊,殺了人綁上塊壓艙石往水裡一丟那就留不下任何蹤跡了。

「殺了他……」

「把這小白臉給XXXX……」

河蟹大神憑空出現,屏蔽了這些海賊們從心底發出的樸素願望和激烈的發言……

海上衝鋒隊長?那是什麼鬼?森巴伍德感到一陣強烈的羞辱湧上心頭。帝國內戰爆發之時,自己就是個中隊長了,雖然是炮灰,可要是不當逃兵,運氣好活下來混到現在的話最起碼也是個大隊長。十三年過去了,自己都晉陞上黃金階了,馬上就要成為謝萊赫伯爵大人的家族騎士了,竟然還有人大大咧咧的要自己當什麼海上衝鋒隊長,這又是炮灰的幹活,簡直是豈有此理!

森巴伍德強忍著怒氣,緩緩的拔出劍,他發誓要給船台上的這個黑色長發的小白臉一個深刻的教訓,讓這個自稱諾頓伯爵的傢伙這輩子都不願再去回想這趟海上經歷……

揮了下手,示意身後的海賊們安靜,然後金色的劍芒出現在長劍上。森巴伍德這刻突然很想看看那個小白臉伯爵的臉色,發現自己是黃金階的海賊時會不會大驚失色……

讓森巴伍德奇怪的是,那個小白臉伯爵看見自己長劍上閃現的金色劍芒時臉上露出的是驚喜,而不是懊悔。

「啊哦……」小白臉伯爵笑得非常的開心:「真沒想到,海賊中竟然還有個黃金階的。看來我的眼光沒錯,海上衝鋒隊長非你莫屬了……」

森巴伍德只覺得怒火一下就衝上了頭頂,他的臉一下就漲得紫紅紫紅的,憤怒讓他緊抓的長劍都顫抖起來:「我要把你剁碎了餵魚……」

森巴伍德象頭兇猛的豹子向那個小白臉伯爵沖了過去……

……

在後世傳說中被譽為怒熊王的諾頓.洛里斯特,其麾下被稱為怒熊的十六翼將一向最為人津津樂道。這是怒熊王洛里斯特剛踏上統一前克里森帝國征途時手下的十六個黃金騎士,他們共同的特點就是沒有一個是貴族出身,唯一搭得上關係的就是神箭喬斯克,但他本身是孤兒,只是後來被貴族收養。

這十六個黃金騎士都成為後世勵志的最佳範本,他們有的被封為大公,有的成為大劍師。這其中,被封為公爵又身為大劍師的森巴伍德是最具爭議和傳奇性的一員。 至尊殺手傾狂絕妃 他剛投入洛里斯特麾下時,就被任命為海上跳幫作戰的衝鋒隊長,隨著海上一次次的大捷,他的地位也開始穩步上升,到最後成了執掌諾頓家族海上艦隊的總大將。洛里斯特立國后,他因功被封為公爵,人稱風暴大公。

在風暴大公八十歲的壽辰時,應他的孫子請求,森巴伍德開始口述由他孫子整理,寫了一本百萬字的回憶錄,書名叫從海賊到公爵,主要是講述自己追隨怒熊王洛里斯特后一路烽火的征戰歷程。此書出版后,只用了半年就成為蓋林特亞十大暢銷書之一,銷售量不下百餘萬本,到後世更是一版再版,無數的軍史專家,戰爭學者都在靠這本書混飯吃……

當然這本書同樣具有爭議,因為當時和森巴伍德一起投入洛里斯特麾下的海賊有不少還活著,就象那個托克伯爵,看了這本從海賊到公爵的書後就對其中的一個情節提出了質疑,認為森巴伍德說了謊,根本不象他在書中說的在海上一見洛里斯特時就感覺其雄姿英發,風采絕倫,一番交談后又對其見解和思慮大為傾心,於是納頭就拜,認其為主……

白髮蒼蒼的托克伯爵面對蜂擁而至的記者們回憶道:那時的森巴伍德羞憤的都想自殺了,因為剛晉陞為黃金階的他竟然被這個小白臉伯爵象小孩擺布木偶一樣的捉弄了半個小時,而且他還毫無反抗之力。

「那你們當時在幹嗎?」有記者問。

托克伯爵苦笑了起來:「在森巴伍德第一次被陛下打翻在甲板上的時候,我們就涌了上去,然後陛下一個人只花了十分鐘就把我們全打趴下了,還繳了械。因為陛下說從這刻起我們的性命就不屬於自己了,得為他賣命。他怕我們想不開,就好心幫我們收繳了武器……」

「所以你們就在那時投靠了陛下,為他四處征戰,立下了不世之功,那是多麼輝煌的征途啊!」記者們恍然大悟,讚嘆不已。

身為黃金騎士的托克老伯爵不再言語,他閉上了眼睛。輝煌的征途,不世之功,記者們說的輕巧,可知道這是一條多麼艱險又充滿血腥的道路嗎,殺人盈野,白骨如山,昔日三百多海賊同伴存活到現在的還有二三十個嗎?要不是當時陛下用了那麼惡劣又卑鄙的手段,誰會願意跟他去走那條所謂輝煌的征途……

……

就象森巴伍德,一次次被打翻在甲板上,又一次次爬起來再戰,他決不肯去當什麼海上衝鋒隊長,就連捂著腰無法動彈的托克都忘了自己的傷痛,看著森巴伍德一副鼻青臉腫的慘狀,他能感覺到森巴伍德的求死之心,身為黃金劍士竟然被人赤手空拳的玩弄於股掌,這是莫大的侮辱。他寧願戰死也不願意苟活下去……

最後洛里斯特不耐煩的一腳踢暈了森巴伍德。

當森巴伍德清醒過來時,他發現自己被綁在桅杆上,和他做伴的還有托克和一些海賊中的中堅骨幹分子。而四艘船現在正駛向他的漁村。並不是所有的海賊都向他一樣頑強堅韌,決不屈服,森巴伍德發現有不少海賊正聽從一些陌生人的指揮安份守已的扮演著水手的角色……

森巴伍德再一次看見那個可惡的將一頭黑色長發束成馬尾的小白臉伯爵,恩,他還換了一身的衣服,端著杯茶好整以暇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再一次微笑著露出那口白牙。

「我很欣賞你的堅強不屈和勇氣,當然你的黃金階鬥氣也讓我很看重。」小白臉伯爵說:「不過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了解了你的情況,接下去看你的選擇是什麼了。一,為我效命,我會善待你的家人,就如同對待我的士兵親人一般,生老所養,都由家族負責。二,你拒絕我的提議,我會毫不猶豫的殺死你,而且你的家人,呵呵,你的漂亮老婆和三個可愛的孩子……」

小白臉伯爵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不,你不能這樣……」森巴伍德慌了,這個可惡的小白臉伯爵擊中了他心底唯一的柔軟要害:「你是貴族,你不能做這樣無恥的事……」

「無恥?」小白臉伯爵從鼻子里哼了一聲:「那是你沒見過更無恥的事。還有你別忘了,你只是個海賊,就算你晉陞了黃金階那也是個海賊。你忘了你的手也沾滿了無辜者的鮮血了嗎?你在海上打劫殺死的那些人,他們也有自己的家庭,父母,老婆和孩子,你在海上殺死他們,毀掉了多少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現在輪到你自己就受不了了嗎?」

這一刻小白臉伯爵的微笑就象惡魔露出了猙獰的真面目,在森巴伍德的眼裡是那麼的恐怖。

「你想想看,你死後,你的漂亮老婆會被我高價出售給奴隸主,以後無數個日夜她會轉手輾轉於多少個男人的跨下,痛哭呻*吟……你的兒子們會衣食無著流落在外,甚至因飢餓去和野狗搶食,冬天來了他們或許會凍死在街頭,成為一尊冰雪的雕像,換來路人是一聲嘆息…..你的……」

「別說了……」森巴伍德痛苦的流著淚叫喊起來:「我為你效命!放過我的家人吧,這條命我就賣給你了……」

「呃……」沒想到森巴伍德這麼快就服了軟,洛里斯特意猶未盡的住了嘴,混蛋,老子還沒說到你的女兒呢……

洛里斯特很不爽的把目光轉向旁邊同樣被綁在桅杆上的托克:「你笑什麼,你也一樣,想想你的家人……」

「我也為你效命,大人,只請你放過我的家人……」托克很乾脆的回答。

「呃……」洛里斯特無語,愣了半天才想起不能光靠威脅,還得讓人有點希望和念頭:「那好好乾,立了功我會收你們做為我的家族騎士,以後還能成為封地領主,這不是夢想,這是我,諾頓伯爵的承諾。」

就這樣,森巴伍德屈服在洛里斯特的淫威之下。為了成為謝萊赫伯爵的家族騎士,森巴伍德去海上為伯爵大人打劫,哦不,是尋找禮物,結果把自己送到了洛里斯特的手裡,成為一名光榮的海上衝鋒隊長。

絕了成為一名伯爵家族騎士的路,成了另一名伯爵的炮灰,卻因此成就了森巴伍德的功業和畢生的光榮,他的人生之路在此刻分了岔,不得不讓人感嘆世事的無常。

有了森巴伍德和托克等海賊頭目的配合,洛里斯特一行非常順利的接管了海賊水寨,哦不,是漁村。最讓洛里斯特滿意的是,在這個漁村裡還有一個設施比較完備的修船場。這意味著晨曦的飛魚號在這裡就可以得到完善的修理,而不必再捱到希洛瓦斯島了。

「沒想到你把這個海賊窩經營的井井有條,看不出你還有這才能。」洛里斯特大出意外的誇獎起森巴伍德來。這時森巴伍德的老婆和三個孩子都被帶到了洛里斯特的面前。

本著打一竿子給一把棗子的原則,洛里斯特上前摸了摸森巴伍德那個八歲大兒子的腦袋:「這小子看起來很機靈,不錯,我很喜歡。這樣吧,等他十六歲的時候我會正式收他為徒,到時讓他成為我的侍從。施華德,以後多照顧下你這個小師弟,把你以前的鍛煉計劃給他一份,以後讓他照樣進行鍛煉。」

「是,大人。」施華德很開心,這樣自己就不是最小的那個了。

「謝,謝謝大人……」森巴伍德很無奈的表示感謝,在他看來,這不是機遇,而是變著法子安排人質的幹活。

「行了,他們明天就要走了,晚上好好團聚一下。放心,等他們到了北地再寫信給你,你才會知道能在那裡生活是多麼的幸運。」洛里斯特說。

洛里斯特到了漁村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森巴伍德,托克和那些海賊頭目,中堅骨幹分子的家屬集中起來,準備打包發往北地。

森巴伍德考慮到自己已經答應這個小白臉伯爵成了所謂的海上衝鋒隊長,也就是敢死隊的老大,不可能去成為謝萊赫伯爵的家族騎士了。那麼被放了鴿子的謝萊赫伯爵會不會惱羞成怒發兵前來征討?森巴伍德可沒這個把握,所以他也只好同意洛里斯特的舉措,唯一希望的就是傳說中荒涼的北地真有這個小白臉伯爵說的那麼美好……

不是沒人想逃,帶著家屬偷偷的溜到附近的小山上躲個十來天,才不信這個可惡的諾頓伯爵會一直盤踞在漁村裡。而且這個厲害的伯爵也就一個人,他根本不可能看得住漁村的四面八方,至於他的那些人手,重點還是守衛那四條船。不只一個海賊頭目想跑……

然後喬斯特拿著綠色的長弓出現在漁村的小廣場上,一箭把一百米外一棵成人懷抱那麼粗的大樹給射飛了。沒錯,幾百人親眼目睹,那棵大樹飛出了三米遠,斷茬處就象被巨力掰斷一般。喬斯特的理由是那棵大樹上的麻雀太吵了……

這是立威,所有人都知道。但沒人敢冒險逃跑了,這可是一個黃金階的神箭手啊,先不說那箭射得又准威力又大,光憑那聽覺,百多米外樹上的麻雀都會吵到他,那晚上帶家人逃跑發出的動靜被聽見挨上那麼一箭是不是非常的冤枉?

誰都希望別人先跑,試下那黃金神箭手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自己再見機行事,結果大家你等我我等他拖著拖著拖到了天亮,誰也跑不了了。

上船的時間到了,海賊們經歷了一番難分難捨的生離死別,淚眼模糊的看著自己的家人帶著簡單的行囊被送上了船。

洛里斯特把晨曦的飛魚號給送進修船場進行大修,然後把剩下的三艘中型商船編組成一個小船隊,由喬斯克和埃爾帶隊護送,把所有的水兵,傷兵還有曼切尼技師一家,鮑勃教授和他的僕婦席薇拉女士都先行送往希洛瓦斯島,他們的最終目的地是北地那個新建的海港城市。

在洛里斯特的心中,這些人可是寶貝,而希洛瓦斯島已經被奇克德商會給瞄上了,洛里斯特是不會讓他們留在島上,為免發生意外還是送到北地的家族領地為好。

有一百多名家屬還留在漁村的比較老實的海賊成了這三艘船的水手。他們把人送到希洛瓦斯島就回來。至於他們的親屬則被安排第二批離開,現在不是沒船嗎?此去再回來估計為二十天左右,洛里斯特寫了封長信,告訴史胖子該怎麼處理這些事。

洛里斯特送走小船隊后就把精力放在晨曦的飛魚號上,他的身邊就留著施華德,威爾遜船長和兩名侍衛。好在晨曦的飛魚號只需要換根桅杆,這不算太大的困難。五天後,晨曦的飛魚號就煥然一新,再次出航前往傷心洋。

釣魚當誘餌引誘別的船過來搶劫太慢了,這回洛里斯特是主動出擊,仗著晨曦的飛魚號那優良的速度和性能,在傷心洋上見船就劫。當然洛里斯特用的名義是徵用,老老實實的服從被徵用的話諾頓家族是會給予補償的,至於相信不相信就看誰的拳頭更硬了……

森巴伍德和海賊們總算見識到了什麼叫貴族的兇殘和肆無忌憚,還有無恥的嘴臉。打劫,哦不,應該叫徵用的範圍之廣讓他們大開眼界。和洛里斯特的囂張相比,他們以前的打劫簡直是小孩扮過家家,實在是丟臉直至。

同時海賊們也為自己的幸運而感到慶幸不已,因為他們碰上兩艘維西亞商會的遠洋大商船,上面還有三位黃金劍士和七八位白銀劍士,洛里斯特單人獨劍殺了上去,不到一刻鐘那些黃金劍士和白銀劍士就成了他的劍下鬼,還有一百多不信邪的水手船員也在劍下送了命,剩下的人老老實實的跪在甲板上瑟瑟發抖……

當洛里斯特全身浴血的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所有的海賊都必恭必敬的低頭致意,連森巴伍德也垂下了他那一向高傲的頭。他知道,如果當初不是洛里斯特手下留情,想讓他效命,那他也早就成為一個海上孤魂了。

二十天後,喬斯克和埃爾再次帶著三艘船回到了漁村,這次隨船而來的是吉姆和五百名侍衛。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近五十艘中型海船和四艘大型遠洋商船,把漁村那個小海灣擠得都快看不見海灘了……

洛里斯特滿意的說:「船差不多夠了,森巴伍德,你負責把船隻和人員重新編組一下,我們回希洛瓦斯島去。」

森巴伍德恭敬的低頭致意:「如你所願,大人。」

……(未完待續。) 第二百五十章奇克德商會的爭執(上)

就在洛里斯特飄蕩在傷心洋當海盜大肆徵用各類海船為已所用之時,在莫倫特城奇克德商會的一間大廳里,十餘名商會高層正為攔截船隊的失敗和希洛瓦斯島戰略的執行而爭吵得面紅耳赤。

「我就不明白為什麼商會要把家族領地的目標放在希洛瓦斯島,除了面積大以外對家族和商會的發展有什麼好處?難道我們家族將來要轉變成那些我們看不上眼的帝國土包子貴族嗎?還是說我們要放棄南方海域黃金海岸線的商路主導權?」

言辭如此激烈的是奇克德商會的二少爺塞博耶夫,他一貫負責的是率領商會的武裝艦隊剿殺陽光海域的大小海賊,保證商會的五支南方遠洋商船隊海上通路的安全。因為久經戰陣的緣故,他的身上有著鐵血軍人的直爽和豪邁,和在座商會高層身上那種惟利是圖,精於算計的商人氣質格格不入。

塞博耶夫二少爺是最反對將希洛瓦斯島做為家族領地,他認為那樣將會使家族對南方海域失去掌控力,對黃金海岸線上的沿海國家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希洛瓦斯島獨處北方,家族若以此為領地,那麼南方海域有什麼變化的話等消息傳到希洛瓦斯島,家族再反應過來就太遲了。

「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看清眼前的局勢,家族目前共有七隻船隊,除了我手下的這隻武裝艦隊外,其餘六隻商船隊有五隻負責南方海域的海上貿易,它們佔據了商會收益的百分之八十的份額,而北方的只有一隻船隊,負責的只是夏依斯蘭王國的香料交易以及哈內亞巴達王國的物資運輸貿易,佔據商會總收益的百分之二十。」

塞博耶夫少爺乾脆拿起一根小木棍在牆上懸挂的大海圖上指點起來:「雖然說北方的海上貿易收益比南方看起來稍微好了點,但請別忘記,南方海域我們商會海上稱雄的局面是一百七十年來我們的先輩一路血火付出了重大的代價和犧牲才贏來的,沒有南方海域霸主的地位,我們就根本不可能獨佔北方夏依斯蘭王國和哈內亞巴達王國的海上商路……」

三少爺默里巴克站了起來,他最恨的就是這個二哥了,論才華自己哪比不上老大瑟里漢姆?你作為老二不想參與家主競爭倒也罷了,幹嗎要幫老大這個窩囊廢成為商會的繼承人?北方戰略是我的建議,奪取希洛瓦斯島也是商會高層經過表決才同意的,現在出了岔子你就想推翻這個戰略,豈有此理!

「二哥,話不是那麼說,我們也知道商會如今已成為南方的海上霸主了,所以我們才更需要開拓北方的海上商路,為家族爭取新的利潤收益。而希洛瓦斯島,則將成為家族的領地和海上戰略支點,佔據了希洛瓦斯島,就等於商會擁有了整個前克里森帝國的北方海岸線,到時增加的收益起碼能有南方的一半以上,相信商會還需要增加三隻北方商船隊才能滿足貿易擴大時的需求……」

默里巴克少爺大聲的反駁,他用北方未來的利益來堅定商會高層對執行北方戰略的決心。

「呵呵……」塞博耶夫少爺冷笑起來:「泡沫再好看終究是泡沫,你只看到了收益可你想清楚其中的風險和付出的代價嗎?別的不說,北方海域風高浪急,時不時的還有壞天氣,而且北方的詛咒海岸線能和南方海域的風平浪靜以及黃金海岸線相比嗎?光填平淺海的暗礁區建立港口就要耗費無數的資金和人力物資。

你想奪取希洛瓦斯島做為家族領地,想法很好,可現在你看看兩隻攔截船隊的慘狀。商會這麼多年來花費了那麼大的代價才辛苦培育了四個大劍師,一次攔截行動就白白的犧牲了一個,這可是我們商會能濟身於商業聯盟七巨頭之一的武力根本啊!

我早就說過,別看前克里森帝國已經分崩瓦解,還打了那麼長時間的內戰,但那是我們商業聯盟七巨頭花了十幾年的時間召集了那麼多的精英苦心籌劃多方奔走設謀才取得的成果,並不是前克里森帝國腐朽的象個破房子一堆就倒。

就象這次這麼多商會設計要奪取瑞得利斯王國和安第納克王國的領土做為自己的領地,他們也沒一個想要正面對抗安第納克王國二殿下的三十萬大軍,而是寄希望於瑞德利斯王國能和他兩敗俱傷后再跳出來收拾殘局。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要明白這個道理。前帝國沒了可不代表那些原帝國領地貴族的手裡就沒有實力了。貿然不查清對方的底細就直接將其當做敵人,現在好了,撞上鐵板了吧。

你就不想想希洛瓦斯島原本是二殿下的親王領,可他竟然會賜給他人做領地,以二殿下的強勢,他這麼做必然是有原因的,你卻大大咧咧的把別人當成那些無能的貴族,還想劫持對方脅迫將希洛瓦斯島轉讓給商會,想的真美……」

「夠了,塞博耶夫,別再說了……」坐在上首的奇克德會長打斷了他的話:「你弟弟也是為了商會的利益和未來的發展著想,如今也只是暫時有些困難而已。我們奇克德商會再怎麼說也是商業聯盟的七巨頭之一,總不能就這麼退縮了吧。對付一個王國我們或許還沒那個實力和自信,但對付一個前帝國的領地貴族,應該還是能吃的消的。」

「父親,這次兩支攔截船隊的失敗和庫莫里大劍師的犧牲還沒讓你們明白過來嗎?」塞博耶夫少爺很不服氣的爭辯道:「我不考慮商業和未來的發展,光從軍事的角度來分析就可以得出結論,你們惹上了一個多麼難纏的敵人。彼得森商會已經盡量為我們說合,表示我們可以從那位諾頓伯爵的手裡買下希洛瓦斯斯島,並願意出個讓他無法拒絕的價錢。

如果這位伯爵和我們平常接觸的那些貪婪的貴族一樣,那早就可以坐下來商談多少價格了。可這位伯爵卻連談都不願談,也不給彼得森商會回話,連夜出航離開。這表明在他的心中,希洛瓦斯島是不可出讓的,我們想得到這座島嶼必須付出血和火的代價。

我承認三弟的布置十分的周全,雖然第一道攔截因為監視探子的失職而錯失了機會,但第二隻攔截船隊的提督潘基德和第三隻攔截船隊提督老亞力都是久經考驗,戰陣經驗極其豐富的海戰老人,我事後還仔細推演過,他們的處置沒有一絲的錯誤,更何況第三隻攔截船隊上還有庫莫里大劍師坐鎮。因此我們對這兩隻船隊賦予了很大的希望…..

就在我們以為那位諾頓伯爵已經插翅難飛的時候,他用他的果斷和決絕給了我們一個深刻的教訓。面對潘基德提督的第二隻攔截船隊,這位伯爵利用他的那艘快船的優良性能和他手下的那位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黃金神箭手突破了攔截揚長而去,我們則失去了一艘中型武裝商船的水手船員。

潘基德提督隨即利用傳信海燕把發生的一切都詳細的告訴給第三隻攔截船隊的老亞力提督。雖然出乎意外,老亞力提督還是做出了完善的布置,攔截船隊的船與船之間拉上了鐵鎖鏈,他和庫莫里大劍師分別坐鎮兩艘大型商船,就是針對那個黃金神箭手。為防止那位諾頓伯爵故技重施,庫莫里大劍師還特意去了左邊的大型商船。

這樣的布置總該萬無一失了吧,可那位諾頓伯爵依然藏著底牌,你們誰能想到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位三級大劍師,結果我們損失了近五百的水手船員,三位經驗豐富的船長,十一個白銀劍士,兩個黃金劍士,一位大劍師。我在陽光海域剿殺了三年的海賊都沒這麼大的損失!」

二少爺塞博耶夫怒氣沖沖的指責道:「現在的結果就說明默里巴克在對付這位諾頓伯爵的時候根本沒去調查對方的底細,貿然的把一位三級大劍師當成了無能的貴族,給商會造成了重大而慘重的損失,他必須得為這後果負責!」

「你憑什麼說那個伯爵是三級大劍師?」三少爺默里巴克氣得漲紅了臉。

「就憑他半小時不到殺光了一艘大型商船上的三百四十七人!」二少爺塞博耶夫用更大的聲音回應道,他用手指著在座的一位臉色肅穆的老頭說:「你問問烏迪爺爺,他是二級大劍師,他能不能在半小時內做到這一切?那還是發生在近千人的眼前,弄不得一絲的虛假!」

那位二級大劍師老頭苦笑著搖了搖頭。

「你可給我們家族和商會找了個了不得的敵人啊!」二少爺塞博耶夫看著自己的弟弟譏諷的說道:「父親把這事交給你來辦可不是讓你這麼漫不經心的,你到底有沒有仔細調查過這位諾頓伯爵的情況?」

「我,我當然調查過啊,那個諾頓伯爵和別的貴族有什麼兩樣?只不過他的劍術比較好些而已……」三少爺默里巴克的目光開始閃爍。

「混蛋,你就是這麼辦事的嗎?自以為是的猜測,敷衍了事!你甚至連花點小錢從彼得森商會找個人問問那位諾頓伯爵的來歷都沒去做!你不知道他手下有這麼一個黃金神箭手,不知道他是大劍師,你什麼都不知道就給商會找了這麼個敵人,你甚至連後果有多嚴重都沒想到!」二少爺塞博耶夫破口大罵,他來到牆角,拿了一個袋子,裡面有很多獸皮紙文件資料。

二少爺塞博耶夫拿著這些文件資料說:「攔截失敗后我就命人去調查這位諾頓伯爵,你們誰也想不到這位伯爵本身就是我們莫倫特城的一位傳奇人物。大家還記德七年多前那些學院舉辦的挑戰比試吧?晨曦學院一位黑鐵教習挑戰莫倫特城所有的白銀好手,結果創下了三千連勝的記錄,贏得了黑鐵洛克,白銀無敵的稱號。」

這下在座的都活躍起來,七年多前這件事很有傳奇性,奇克德商會裡也有不少白銀劍士前去挑戰,卻沒一個能獲勝,參加比試的白銀劍士回來后說起,都對那個叫洛克的黑鐵教習的劍術心服口服。

「這位黑鐵教習就是現在的這位諾頓伯爵……」二少爺塞博耶夫很滿意的看到大家的臉上露出了驚容:「那時有個傳聞,據說有兩個黃金劍士想教訓下那位黑鐵教習,然後讓他們的師弟在第二天比試時能輕而易舉的打敗他。於是這兩位黃金劍士晚上就去攔截這位黑鐵教習,結果第二天他們已成了巡警所里的兩具無名的屍體。

如果不是那位黑鐵教習擁有戰勝黃金劍士的實力,那個晨曦學院的老狐狸怎麼肯讓他出來挑戰白銀劍士,那本身就是一個局。七年多的時間,那位諾頓伯爵的劍術更進了一步,攔截船隊的遭遇就說明了這一點。

不過這位伯爵七年前離開莫倫特城返回北地繼承家族領地和爵位,我從彼得森商會得到的情報是這位伯爵那時候應該還是男爵,他和學院的一些好友組織了一支車隊要回到北地,在瑞德利斯王國打敗了那些領地貴族的武裝,還牽線讓彼得森商會佔據了通往那裡的海上商路。

接下來的情報就有些支離破碎,我們商會在安第納克王國沒安排情報調查人員,收集不到完整情報,不過有跡象表明,安第納克王國的二殿下就是在他的幫助下翻身復起,重掌執政大權,他也因此被封為伯爵,希洛瓦斯島就是二殿下加封給他的家族領地。

從維西亞商會得到的消息是,在北地,這位伯爵被稱為踞地的怒熊,別惹他就平安無事。北地大公被他的家族武裝打敗,失去了大公領,據說他還放任自己的家族士兵在大公領大肆搶劫了七天七夜,犯下的惡行無數。接著伊比利亞王國的國王,前克里森帝國的二王子率領十萬大軍前去征討,結果一戰十萬大軍灰飛湮滅,二王子狼狽的逃回王都。」

「下面精彩的來了……」二少爺塞博耶夫舉著一份文件念道:「這位二王子兵敗后非常惱火,就指使他身邊的三極大劍師迦里南去行刺這位諾頓伯爵。迦里南大劍師的名聲你們都聽說過吧,號稱半步顛峰,再進半步就是劍聖了。結果半年後諾頓家族的士兵把迦里南大劍師的屍首懸挂在十字架上用車載著攻陷了王都把二王子抓了回去,這是對二王子身為國王卻派人行刺這樣卑鄙行為的報復……」

「等等,你這些情報都是維西亞商會那裡得來的嗎?維西亞商會怎麼知道這個諾頓伯爵的情況?」奇克德會長問道。

「父親,維西亞商會在伊比利亞王國承包了那兩個鐵礦,對北地的情勢非常關注。現在伊比利亞王國是王后當家,誰都對那個被抓走的國王不聞不問,就當他不存在一般。而那位諾頓伯爵聯合了三家貴族將北地經營成鐵板一塊,很難讓人深入他的家族領地查探他的底細,只是聽說這位伯爵喜歡他的家族領地里大搞開發建設,現在看來應該是真的,至少他已經開通了從北地到希洛瓦斯島的海上通路,所以他才會出現在莫倫特城。」

隱婚豪門:纏愛神祕前妻 二少爺塞博耶夫放下手裡的文件:「現在你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誤嗎?我的弟弟,這樣的一個軍功傳承家族的伯爵你竟然把他當成了那些蛀蟲般的無能貴族,你要奪取他的家族領地希洛瓦斯島,可想的到商會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嗎?你還認為商會以後就能獨霸北方海域,可趁想過這位伯爵會和我們商會不死不休?

北方海域將成為我們和這位伯爵的戰場,我們商會必須源源不斷的將力量投入到這個無底洞去。就算我們能取得最後的勝利,那也將動搖我們商會的根基,甚至將南方海上的霸權拱手相讓給別的商會,讓我們的商會從七巨頭的寶座上跌落,被那些平常仰視我們的二三流商會給踐踏在腳下,那時,你才會心滿意足是不是?我的弟弟……」

……(未完待續。) 第二百五十一章奇克德商會的爭執(下)

「好了,二弟,你不要這麼說默里巴克,三弟也是為了商會的未來考慮才這麼做的。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該想辦法怎麼去解決,而不是坐在這裡埋怨不休。」說這話的是一直沉默不語的大少爺瑟里漢姆,在和三弟的競爭中獲勝被奇克德會長指定作為商會的繼承人已經讓他非常滿意了,平時也慎言慎行,保持謙虛平和的態度。不過這時也不妨他表現一下兄長的友愛和寬廣的胸懷。

「父親,各位叔伯,其實二弟說的很有道理,我們真的要和那個諾頓伯爵死戰到底的話商會的損失會很大。甚至會影響到我們商會在南方海域的霸主地位。希洛瓦斯島雖大可畢竟在北方海域。對商會來說南方海域不容有失,我們不能顧此失彼啊……」

大少爺很明顯是站在二少爺立場上說話,但他這麼做這無可非議,二少爺塞博耶夫已經很清晰的說明了繼續執行北方戰略所帶來的後果,追逐利益是商人的本性,但如果付出的代價要超過收益的話那就得再仔細考慮考慮了。

奇克德會長也遲疑了:「我們把目標定在希洛瓦斯島就因為商會在海上稱雄,以海島做領地是最好的,可南方海域沒有適合的島嶼,沿海的領地我們也沒辦法獲得那麼大的地盤……」

是啊,接下來商業聯盟實行勛爵制,七個執掌商業聯盟大權的商會會長都將被封為公爵,那麼必須要有大公領。其餘六個未來的公爵都有了目標,偏偏自己商會看中的希洛瓦斯島就起了波折,大公領是重要,可為了這個領地把整個商會賠進去那又是很不合算的。

大少爺瑟里漢姆清咳了一聲,便準備開口說話,他和二少爺塞博耶夫一樣,也不看好商會執行的北方戰略,將希洛瓦斯島做為家族領地。對他來說,這個戰略有兩點不好,第一點,希洛瓦斯島離莫倫特城太遠了,最快的船來回就要二十來天,鬼才願意去那個鳥不生蛋的海島上呆著發霉,遠離了莫倫特城的繁華會讓人覺得活的無滋無味,一點意思都沒有。

第二點,這個所謂的北方戰略還是自己最討厭的三弟默里巴克執行的,父親太偏心了,既然指定我作為商會的繼承人,那為什麼還對三弟賦予重任?不但依舊讓他負責北方的那條商路,連關係到商會未來的北方戰略都讓他去執行,現在好了吧,出了大岔子,不趁機修理修理這個從不把自己放眼裡野心勃勃的弟弟怎麼行……

從個人的才華上說,大少爺瑟里漢姆沒有二少爺塞博耶夫那樣驚才絕艷的習武天賦,三十五歲不到就已經是黃金一星的鬥氣階位了。商會的二級大劍師烏迪爺爺就對他讚不絕口,認為他很有可能在五十歲前突破成為一級大劍師,將來會成為商會的武力支柱。

和三少爺默里巴克相比,大少爺瑟里漢姆也沒有那種精於算計,翻手覆雲的本事。象三少爺這次前往夏依斯蘭王國處理香料的貿易問題,實在是讓人心驚膽顫,竟然讓那位抵制商會壟斷香料貿易的小國王暴病身亡,這是商會第一次插手一個王國的王室內務,不得不說三少爺默里巴克雖然膽大妄為,事情的結果卻極為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