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的話被外人聽到,估計絕大多數人都會羞愧的找個地縫鑽下去,發誓再也不做人了。

夢蕁天簡單活動了一下身子,然後深吸一口氣,雙臂在身前擺動,最後放在小腹前面,呼吸漸漸平緩。

與此同時,在精靈族地內。

大長老看著最後一縷藍色的氣流從自己體內分化出來,滲進了夢蕁天的體內,蒼老的面龐上流露出滿意的笑容。

大長老水風的手臂輕輕一揮,將兩人包裹在內的植物便自動打開一個缺口,一棵茁壯的小草慢慢移動,將水風放在了地面上。

水風抬頭看了一眼滿臉怡然自得的夢蕁天,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撿起躺在一邊的拐杖,慢慢地走進了竹林之中。 玄幻大陸的一角,沼澤之地,本應是一片荒蕪,毫無生機的地方,但是這裡竟然到處都是鮮花綠葉,草木林立,木屋成群。

可惜的是,人為的環境雖然優美,但是地理環境卻不是人為能夠改變的,這裡的人行走間速度極快,似乎是擔心走得慢了就會陷入沼澤之中。

這裡的人無論男女,長相俊美,看他們的眼神單純快樂之中,卻又夾雜著淡淡的哀愁,讓人不禁唏噓。

這裡的每個人都身穿黑衣,正是精靈族的另一分支,黑暗精靈族。

此時,一個年長的黑暗精靈匆匆忙忙跑進了一間殿堂,看見坐在裡面的黑暗精靈女王,彎腰施禮。

即使是黑暗精靈族,也沒有極為嚴格的等級制度,最為普遍的行禮方式,便是鞠躬,不像人類世界,見到帝國國王,所有人都要下跪叩拜。

黑暗精靈女王名叫塞納,與自然精靈女王是一對孿生姐妹,外表極其相像,性格雖然一樣善良,但是脾氣卻與塞婭不太相同。

塞納看見來人,手臂輕揮,頓時一股柔和的力量將前面的人扶了起來,示意他坐下。

這個人正是黑暗精靈族的一位長老,名叫黑影,是一位真正的武宗強者。

塞納擺弄著堂前的花草,隨意地問道:「解決的怎麼樣了?」

黑影面色有些尷尬,無奈道:「女王大人,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任何人都靠近不得,每次有人靠近都會被吸走大量的生命力。」

塞納神情一頓,皺眉道:「連你也不行嗎?」

黑影微微低頭,面容間有些慚愧:「屬下能夠堅持一段時間,但是卻找不到破解的方法,據屬下觀察,這件事應該是陣紋師做的。」

「陣紋師?」多麼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當初雄霸玄幻大陸的職業,隨著陣紋師的接連失蹤和慘死,一些躍躍欲試的新人也不再敢接觸這個職業了,所以才逐漸沒落。

黑影繼續道:「會不會是聖靈殿乾的?」

塞納微微搖頭:「不會是他,以聖靈殿的實力,要對付我們根本不需要用這種手段,更何況對付我們對他們又沒有好處,大陸上一定還有其他隱世的陣紋師。」

所有人都了解聖靈殿的實力,所以根本不會有人輕易地懷疑到他們頭上,更何況,聖靈殿一向是主持正義的勢力,自從創立至今,從來沒幹過任何一件違背正義的事情。

塞納的玉指在桌面上輕敲著,嘴角慢慢浮起,喃喃道:「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這個地方待不下去了,咱們是時候回精靈族地了。」

黑影急道:「可是自然精靈族一方有能預知未來的大長老,還有塞婭女王。」

「姐姐?」塞納的眼中閃過一道調皮的笑意,「她現在可不是我的對手了。」

……

在自然精靈族那邊,夢蕁天依舊坐在原地,這次的修鍊持續了整整一年的時間。

本來見夢蕁天上次出去那麼久都沒有回來,詩紫晴和小麟一起出來尋找,直到確定他在閉關修鍊才放心離開。

小麟回去之後便選擇了深度睡眠,繼續消化那顆能量球的能量。

而詩紫晴天性熱愛自然,在這裡生活的也很好,每天和追月追星兩姐妹喝喝茶,聊聊天,晚上就努力修鍊,日子過得也很愜意。

而且如果仔細觀察,詩紫晴這一年來的氣質也有了一些變化,如今的她已經十九歲了,是真正的大姑娘了。

褪去了一年前的那抹青澀,現在多出了一絲成熟的韻味,雖然還是那麼的不惹紅塵,如同月中仙子,但是卻要比一年前更加美麗。

如果夢蕁天在這裡的話,一定會說詩紫晴根本一點都沒有進步。

然後等詩紫晴略感失望的時候,就說『你在我心裡早就已經是完美的了,試問一個完美的人還能怎麼進步呢』。

而這一年來,也有許多的少年精靈迷戀上了詩紫晴。

精靈族本性溫和,內斂含蓄,不會像夢蕁天一樣厚著臉皮強行表達自己的想法,只懂得百般討好。

但是詩紫晴是什麼人,那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女,所以除了基本的禮貌之外,沒有給他們一絲的好臉色。

有時候追月追星兩姐妹也會看得羨慕,詩紫晴長得那麼漂亮,又有那麼多人追求,即使是精靈族的女孩子也是有虛榮心的,都希望被追求的是自己。

而詩紫晴應對那些追求者的方式,就是把門一關,然後輕輕地撫琴,希望閉關之中的夢蕁天能夠聽到,早日歸來。

而夢蕁天,他的情況就要慘得多了。

這一年來,風來了颳起塵土會落在他身上,雨來了會澆在他身上,有時候山林間飛來一隻小鳥還會在他的頭頂趴一會,睡一覺。

他現在的樣子,活脫脫一個逃難的難民,不過,他的氣息卻是在穩步增長著。

洗髓仙果的效力他已經全部吸收,而且成功把握住機會突破到了中階武尊境界,距離自己目標之中的境界又近了一步。

按照夢蕁天現在的想法就是,我先給自己定一個小目標,先突破到武聖境界再說。

如果這句話傳出去,恐怕天下的修鍊者都會群起而攻之吧,這傢伙,實在是太狂,太變態了。

而小龍經過這一年來生命領域的孕養,再次長大了一截,感受它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低階武靈的境界,進步之速度,跟之前的小麟相比,絲毫不差。

更何況,它還沒有像小麟一樣,亂吃寶物。

小龍現在已經能夠自如的在空中飛翔了,身長一丈,身下長出了五個小爪子,雖然跟嬰兒的手掌一般大小,但是只要長出來就是好的開始了。

此時,夢蕁天的神識依舊在八極扇的內蘊世界之中,生命領域的覆蓋範圍已經濃縮到最小,幾乎貼近了他的皮膚。

他的衣服,已經經過這一年來的風霜洗禮,化作碎片,有些被風吹走了,有些被鳥叼走去搭窩了,只剩下光禿禿的一個人在這裡。

夢蕁天知道自己這一次修鍊了很長的時間,不過效果還是不錯的,他不但晉級了,還順便將基礎穩固住了,如果有足夠的天地鬥氣供給支配,他現在甚至敢嘗試突破高階武尊。

「啊……」夢蕁天站起身來,伸了一個懶腰,全身的骨骼噼啪作響,聽起來倒是令人愉悅。

夢蕁天伸展拳腳,在原地隨意地打了一套拳法舒展筋骨,沉睡了一年的巨龍終於再次覺醒了。

夢蕁天拍了拍胸口,信心暴增,以他現在的實力,使用鎮古劍的話,估計可以在一秒鐘刺出五十劍了,恐怕不光是武尊境界,在武聖中間也鮮有敵手了。

夢蕁天一拳砸在地面上,強橫的能量漣漪以他為中心朝著四周散去,頓時爆炸聲四起,土屑四散紛飛。

「效果不錯,不過還是差點意思。」

夢蕁天站在那裡,摸著下巴思考著,有什麼鬥技比較強大但是自己還沒有修鍊的。

突然,夢蕁天想起了六脈神劍。

六脈神劍是夢蕁天到了這個世界之後修鍊的第一篇鬥技,曾經無數次的克敵制勝,不光是因為它的攻擊力強悍,還因為它能夠百分百無視護體鬥氣,傷人於無形之中。

不過,後來因為領悟了火焰領域,六脈神劍的六道真氣被震散了,後來自己一直有事,也沒有時間去嘗試後面的修鍊,一直耽擱了下來。

不過現在,時間有的是,正好嘗試一下自己多年的研究成果。

六脈神劍最初就是六道不同的真氣,每一劍有不同的攻擊方式,不同的效果,後來被夢蕁天六劍合一,攻擊力大大加強。

現在真氣被震散,要想再進一步的修鍊,夢蕁天想過要將它修改成一套掌法。

本質上還是按照六脈神劍的方式來修鍊,但是換成掌法威力要大得多,而且經過他的研究,六道真氣可以分為六掌拍出。

連續拍出六掌,不但攻擊強悍,還很可能出乎敵人意料之外,對其造成嚴重的創傷。

說干就干,夢蕁天調動北冥真氣瘋狂運轉,聚集在胸口蓄勢待發。

與此同時,從夢蕁天體內六條不同的經脈中,竄出六道強度不同的鬥氣,湧進了那團北冥真氣之中。

北冥真氣緩緩旋轉,將這股力量融合,分離,再融合,再分離,如此往複,無止無休。

自創鬥技是困難的,而試驗自創的鬥技是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和毅力的,這套掌法夢蕁天只是有一個構思,從來沒有嘗試過,他也不知道當自己發出這一掌時,是開山破石,還是經脈盡斷。

夢蕁天手掌前伸,五指張開,天地間的鬥氣快速朝著他的掌心凝聚,在他的身前化作一個巨大的手掌虛影,然後繞著他的身體旋轉起來。

而與此同時,在他的身前再次凝聚出一個手掌虛影,隨著之前的那一個同樣急速旋轉起來。

連續六道掌影被凝聚,環繞著夢蕁天的身體急速旋轉,放眼望去,速度之快已經看不到掌影,倒像是一個氣團在圍著他轉著。

「凝!」

某一瞬間,夢蕁天大喝一聲,六道掌影突然朝著天邊飛去,然後戛然而止,朝著夢蕁天飛來,接連六道掌影全部拍在了他的胸口,滲進了他的體內。

狂猛的力量衝進體內,夢蕁天抵擋不住,身形直接被這六道掌影擊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在身後的一塊巨石上面。

夢蕁天噴出一口逆血,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今天,對於精靈族來說是個大日子。

今天,精靈族女王塞婭原本正在和詩紫晴在花園中散步聊天,可是突然感覺肚子疼,找到族中年長的老精靈一看,原來是女王大人要產子了。

精靈族女王一脈向來是一脈單傳,而且都是女孩,不會有偏差。

但是在塞婭那一代,卻是奇迹的出現了兩個女兒,她和她的妹妹塞納。

兩姐妹生性溫和,但是塞納做事總是不走尋常路,有時候做事甚至有些偏激,常常惹得上一代的女王大人生氣,所以女王之位才被傳給了塞婭。

兩姐妹雖然情意深重,但是塞納感覺不公平,便直接帶領一批效忠她的精靈離開了精靈族地,寧願去外面受苦也不肯回來。

可是自那之後,自然精靈族與黑暗精靈族就開始摩擦不斷,雖然沒有爆發大的爭端,但是塞婭還是一陣傷心,那畢竟是她的親妹妹。

而今天,她突然產子,也是塞納等待多年的機會,一個重新回到精靈族地的機會。

此刻,在精靈族聖殿後面的一間木屋內,塞婭平躺著,滿身的大汗淋漓,眉目間雖然痛苦異常但是絲毫沒有遮掩她的高貴氣質。

雖然痛苦,但是塞婭的臉上卻掛著幸福的笑容。

詩紫晴嚇壞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生孩子,一時間手忙腳亂,不斷地跑進跑出,被那些老精靈指揮著。

而在門外,一個英俊高大的男精靈緊張地在外面踱著步子,同樣是滿頭大汗,看他的樣子彷彿比裡面的塞婭還要難過一樣。

「遭了,女王大人產子不順,生命力正在消退。」突然一個老精靈婆婆從屋子裡面鑽了出來。

男子大驚失色,生命力流失,這還了得,不過他還算冷靜,急躁了片刻之後便喊道:「我去請大長老。」

說完,男子縱身躍起就要朝著後山的方向飛去。

「不許去。」突然自房間之內飛出一道能量匹練,將男子拉了回來,精靈女王塞婭喊道:「大長老現在身體太過虛弱,不能再讓他因為我傷神了,任何人不許告訴大長老,我沒事的。」

說完,塞婭又忍不住再次慘叫一聲。

而房間之中的詩紫晴,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在精靈族待了一年之久,如果說對這裡的人沒有感情那是騙人的,她不忍心看著塞婭這麼辛苦。

詩紫晴想了一下,突然靈機一動,想到既然自己的血液可以解百毒,那麼也許對生命力流失也能有一點幫助。

詩紫晴偷偷走到旁邊,用匕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鮮血呲得就濺射了出來。

詩紫晴快步上前,將手腕放在了塞婭的嘴上,讓自己的鮮血流進了她的腹中。

塞婭看著突然湊過來的詩紫晴,在感受著嘴中黏黏的液體,驚訝地瞪大了眼睛,片刻之後,兩行淚水流了下來。

詩紫晴向來百毒不侵,她的血液也可以解百毒,果然對於生命力流失的人也有顯著的幫助。

片刻之後,塞婭移開詩紫晴的手腕,揮手釋放出一道能量將她手腕上的傷口治癒,抓著她的手滿臉激動道:「孩子,謝謝你。」

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化作一句感謝,詩紫晴能夠從她眼中看出那份真誠,沒有說什麼,只是笑了笑。

有了詩紫晴的幫助,精靈女王塞婭成功誕下一女。

剛剛生完孩子,塞婭的身體已經虛弱到了極致,在旁人的攙扶下才走出了房間。

此時,在房間外面,圍攏著大大小小無數的精靈,全部都是滿臉緊張期盼的看著門口,直到塞婭走出木屋,一位老精靈抱著孩子出來之後,所有人才長出一口氣,接著便是歡呼雀躍。

一直守在外面的男子激動得落下了淚水,猛然跑上前,將塞婭緊緊地抱在懷裡,濃濃的感情溢於言表。

看著兩人擁抱在一起,再看那剛剛出生的可愛小孩子,詩紫晴的小手捏著裙擺,心中不禁想著,如果有一天自己和夢蕁天有這樣一個小孩子該多好。

就在這時,詩紫晴全身一顫,感覺全身發冷,嚇了一跳,連忙收回情緒,調勻了氣息。

塞婭哭夠了,走到詩紫晴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由衷地感謝道:「紫晴,我代精靈族上下謝謝你了。」

見塞婭都朝著詩紫晴鞠躬了,其他的無數精靈們也紛紛跟隨,對著詩紫晴的方向深鞠一躬,眼中儘是感激。

精靈族女王不光是精靈族的最強者,同時還是他們的精神領袖,是他們心中的信仰,如果這份信仰有了危難,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噩夢。

塞婭拉著詩紫晴的手,問道:「紫晴,你是不是吃過七彩素心草?」

剛才塞婭吸收了詩紫晴的部分血液,天生對植物敏感的精靈族,她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傳說中那七彩素心草的氣息。

七彩素心草是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仙草,據說長著七彩的葉片,具有解百毒,解傷痛,甚至起死回生的功效。

以前塞婭只是在古老的書籍中看到過,本以為只是傳說,今天感受著詩紫晴血液的氣息,竟然與書中的描述一模一樣。

詩紫晴有些疑惑:「我不知道什麼七彩素心草,我從小就百毒不侵,而且我的血液還可以治病救人。」

塞婭一陣疑惑,然後雙眼突然泛起了淡淡的綠光看向詩紫晴,半餉,帶著滿臉的疑惑不解收回了目光。

塞婭釋然一笑,不在這個事情上糾結,拉著詩紫晴道:「不管怎麼樣,都要感謝你,如果不是你,這個小傢伙可能就保不住了。」

說完,塞婭親昵得摸了摸小姑娘的臉蛋,而小姑娘還閉著雙眼,感覺有人摸自己,眉頭一皺,小手揮起拍在了塞婭的手上。

眾人見狀皆是大笑,看來這個孩子長大了脾氣應該不小啊。

「姐姐。」突然,一道聲音從四面八方湧來,籠罩了整個精靈族地,「小孩子出生,怎麼也不請妹妹來看看啊。」

聲音在精靈族地之內不斷地回蕩著,聲音之中還摻雜著鬥氣,使得在場一些弱小的精靈大腦一陣眩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