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男子冷哼一聲,轉頭就走,迅速離去。

東伯雪鷹默默看著。

他在南雲聖宗逗留至今,是在等人,但是等的不是淺依家族。

在南雲國都內,有三大勢力非常喜歡結交各處高手,一個是大皇子殿下!大皇子,是南雲國主在弱小時有的孩子,雖然天賦弱了些,可南雲國主很是寵愛,這反而造成了『大皇子』跋扈的性格!他格外好面子,喜歡結交四方高手。

不過,大皇子眼界高的很,他邀請的,一般至少都是混沌境!而且都是混沌境中極厲害的。或者背景極大的。稍弱些的他都瞧不上。

東伯雪鷹出自應山家族,又僅僅只是合一境,怕入不了那位跋扈的『大皇子』的眼界。

喜歡結交高手的另外兩大勢力……則是來自於六大古國。

一個是月花古國的淺依家族,月花古國,在六大古國中實力也幾乎墊底,和摩天古國相當!和摩天古國一直低調蟄伏不同,月花古國更是長袖善舞,幾乎在整個界心大陸各個地方都能看到月華古國的高手,他們滲透處處,去探查一處處古老強者遺迹,尋找諸多寶物、絕學典籍等等。

淺依家族,就是一個有著足足八位宇宙神的大家族!

『淺依曉』,就是淺依家族在南雲國的主事人,是一位混沌境九層的大高手,結交四方好友,也在無形中增加在月華古國在南雲古國的影響力。

可惜……

因為一次探尋古老遺迹,淺依家族為了寶物暗算了應山老母,應山老母是暴烈性子,雙方狠狠殺了一場。然而月花古國終究是六大古國之一,實力遠在南雲國之上。一個淺依家族就有足足八位宇宙神了,南雲國主最終插手,應山老母也只能忍下這一口惡氣。

「來了。」

東伯雪鷹看到遠處的飛來的女子身影。

那是一位淡藍色衣袍女子,飛來后便笑道:「雪鷹師弟,我叫樊飛琪,可是你的師姐哦,奉我兄長之命,請你去赴宴呢。」說著一黑金色帖子便飛了過來。

東伯雪鷹接過帖子。

帖子上有著『樊』一個字。

樊氏……

這才是自己最想要見到的人啊!

南雲國都,大肆結交四方的,也就三方勢力。大皇子殿下、月華古國的淺依家族『淺依曉』、夏風古國樊氏一族的『樊天寵』。

大皇子跋扈些,主要為了面子,做事更肆意妄為。

淺依曉,樊天寵才是真正結交一切有潛力的高手,東伯雪鷹五百萬年就闖過元神宮六層,顯然都被他們看中了,認為是將來定會是南雲國的風雲人物。

「樊天寵。」東伯雪鷹暗暗道。

樊天寵,作為樊氏一族在南雲國的主事人,只要和他結交,到時候請他給個面子……讓自己看看那一截槍頭,僅僅看一看而已,相信樊天寵不會拒絕。

「我在南雲聖宗逗留至今,就是為了能夠仔細看看那槍頭,查看槍頭內的玄妙啊。」東伯雪鷹暗道,雖然僅僅查看一次,可也能記住不少。根據『赤雲尊主』那一桿完整長槍玄妙,自己應該能參悟出更多,東伯雪鷹雖然參悟部分,卻早認為那一槍桿蘊含的絕學,怕是不亞於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

當然,南雲聖十二式更容易學,畢竟有完整絕學。

長槍內的玄妙,學起來要艱難十倍百倍,需要自己參悟。不過,以自己的底蘊要悟出還是有把握的。重要的是藉助長槍這秘寶施展,威力還能更大!

「好,今晚我定當赴宴。」東伯雪鷹微笑道。

「雪鷹師弟,今晚我來接你。」淡藍衣袍女子樊飛琪笑道,對眼前的少年她還是很有好感。

××

(未完待續。) 夜色降臨。

車輦上,樊飛琪和東伯雪鷹並肩坐著,旁邊也站著護衛僕人,東伯雪鷹僅僅帶著魔仆子白跟著。

「雪鷹師弟,到了。」樊飛琪指著遠處。

「不愧是樊氏。」東伯雪鷹遙遙看去,遠處的府邸浩瀚連綿,「在南雲國都的府邸,比火烈侯府都要龐大。」

樊氏,夏風古國三大家族之一。

夏風古國的另外兩大家族都更孤傲些,對於其他國度都不太瞧得起,就更加不屑在其他國度設立分部了!也就『樊氏』將自己的勢力網瘋狂滲透在界心大陸的每一處,實際上能夠在界心大陸排在前十的超級大家族……

都是有著傲氣的,這也很正常,畢竟個體力量太強大,使得他們不屑去結交一些小國度!在他們看來,有時間精力還不如靜心參悟修行,讓自己更強大呢!

願意瘋狂滲透結交各方的超級大家族,少之又少。

「一個家族,能力壓摩天古國。如果願意的話,恐怕輕易就能摧毀整個南雲國,只有國主能夠逃命吧。」東伯雪鷹暗暗嘀咕。

樊氏……

太強大,自己在南雲聖宗藏書界看了太多雜書,對『樊氏』了解就越多。

樊氏。

代表著『霸道』『兇殘』『狠辣』『殺戮』……是夏風古國三大家族中唯一一個喜歡對外擴張征戰的,如南雲國主這等絕世梟雄,也得笑臉相迎,不敢得罪樊氏。

許多天才修行者投靠樊氏,成為樊氏的客卿,忠誠於樊氏,為樊氏征戰!

……

巍峨豪奢殿廳內。

早有數位修行者在此,分散開坐下,談笑風生,坐在主位上的是一名高胖男子。

「天寵大哥。」樊飛琪跨入殿內便高聲喊道,「我雪鷹師弟來了。」

樊天寵坐在那,笑吟吟看著東伯雪鷹,朗聲笑道:「雪鷹公子,我可早聽說南雲國出了一個絕世天才,若是不嫌棄,喊我一聲天寵大哥即可,來來來,快快入座,等會兒『飛唇獸宴』就要開始了,這飛唇獸肉都是邊做邊吃,一旦時間耽擱了些,味道可就差了些了。」

「謝天寵大哥了。」東伯雪鷹謙遜行禮。

對方客氣,東伯雪鷹可不敢怠慢。

他很清楚……

樊天寵,樊氏在南雲國分部的主事人,作為樊氏在南雲的最高領袖,他自身擁有混沌境十層實力,能夠正面匹敵宇宙神!重要的是他能調動大量屬於樊氏的力量,如果說『南雲國主』是無可爭議的南雲國最強力量,樊氏就排的上第二了。

樊天寵,隱隱便為南雲國第二號權勢人物。

「樊天寵,修鍊的是樊氏密不外傳的《撕天力魔真經》,力大無窮,身體強悍媲美秘寶兵器。」東伯雪鷹暗暗感慨,按照他了解的情報,樊天寵的身體之強,還比《南雲聖體》十層大圓滿還要更勝一籌,可惜《撕天力魔真經》,樊氏是根本不外傳。

「他自身實力極強,據傳還是樊氏『撕天大尊者』的愛徒,很受喜愛,這才讓他來主事較為重要的南雲國。」東伯雪鷹暗暗道。

「哈哈……」

殿廳內笑聲朗朗,參加宴會的都在聊著天。

「那也是勾雪國那畢老怪愚蠢,仗著自己是宇宙神,瞧不起我一個混沌境,竟然和我正面硬碰硬,我才能砸的他重傷。」樊天寵笑著,「可惜他跑的快,否則我砸死他。」

「是愚蠢,敢和天寵大哥交手,不是自取其辱?」

「宇宙神又怎樣,不一樣被天寵大哥打的狼狽而逃?」

「勾雪國那群瘋子也是找死,總是來壞我們的好事。」

在場的修行者們,好幾位都在吹捧。

樊天寵嗤笑道:「勾雪國?黑魔四國中,勾雪國最不自量力,一次次和我夏風古國作對,和我樊氏作對!哼,說不定哪一次還要教訓他們一次。」

「嗚。」

樊天寵忽然露出笑容,看著遠處。

巨大的大鼎被捧上來,大鼎內正有著一頭都快熟了的異獸,有主廚正在切肉,配上其他一些佐料酒水送上來。

「快來嘗嘗,雪鷹公子,你可是第一次來我這,這飛唇獸是我最喜歡吃的,可惜啊,太難抓了。」樊天寵嘿嘿笑道,「黑魔四國發現的飛唇獸,怕是有一半都落在我這,可也是偶爾才有口福啊。」

說著,樊天寵一揮手,第一盤切好的飛唇獸肉,卻是飛向了東伯雪鷹這。

今天雖然有好些客人,但是的確是為了招待東伯雪鷹才準備的這一場宴會!因為東伯雪鷹是第一次來,樊天寵雖然地位夠高,卻依舊結交每一個有潛力的,在他看來,東伯雪鷹這潛力,將來達到混沌境九層應該沒問題。

至於十層?

這就難說了!單從修行難度上,媲美混沌虛空自創九層招數。重要的是,還得配合一些秘術,甚至需要專門的秘寶配合,才能發揮十層戰力。

「謝天寵大哥。」東伯雪鷹接過盤子。

宴會在進行。

一旁也有樂師演奏,一眾人等閑聊著,樊天寵偶然便和東伯雪鷹說幾句。

「雪鷹公子,聽聞你已經闖過元神宮六層,我也是元神宮六層實力,我們比試比試可好?」站在一位客人身旁的青年護衛高聲道。

「放肆!這裡是你能大聲喧嘩之地?」也坐在那品嘗飛唇獸肉的客人,頓時臉色一沉喝道。

樊天寵哈哈笑道:「龐伯兄,今天是開心日子,比試比試熱鬧熱鬧也是好事,就是不知雪鷹公子是否有此興緻?」

東伯雪鷹坐在那一聽,就明白。

這挑戰,恐怕就是樊天寵安排的,怕是想要藉此仔細看看自己的虛實。

「敢在這挑戰,看來也是有依仗,不過這樣才更有意思。」東伯雪鷹站起身笑著說道,一旁的魔仆子白連傳音道:「公子,我觀他應該擅長刀法,刀法當凶戾狠辣,公子務必小心。」

東伯雪鷹一笑。

他眼光可比魔仆子白高多了,當即一邁步便已經到了殿廳中央。

「好。」樊天寵等人也都喝彩,在一旁觀戰。

「雪鷹公子,你可小心了。」那青年護衛也充滿戰意邁步到了殿廳中央,和東伯雪鷹遙遙相對。

「出手吧。」東伯雪鷹說道。

「你不用兵器?」青年護衛道。

「暫時不需要,如果你能逼得我使用兵器,我自然會用。」東伯雪鷹說道。

「好。」

青年護衛瞳孔一縮,他其實是樊氏一族客卿『龐伯』門下的記名弟子,因為實力恰好適合,龐伯才選中他,在此時挑戰這位雪鷹公子。

這是他難得的在樊氏一族南雲分部高層面前展露實力的機會。

「接招。」青年護衛一喝。

咻。

身影一閃化作一道血色殘影掠向東伯雪鷹,在那一抹血色殘影中隱隱混著一抹血色刀光。

「龐伯兄,這小傢伙將你的血影影刀練的還真不錯啊。」

「有些味道。」

在場客人們聊著誇讚著。

「砰。」

站在原地的東伯雪鷹,手指伸出,輕輕一點,一抹刀光頓時凝滯,東伯雪鷹的手指竟然恰好點在了刀刃最鋒芒處,最強處卻也是威力最匯聚處,「轟~~~」一指轟鳴,刀刃被轟擊的震蕩,那青年護衛也不由自主被震得往後踉蹌倒飛開去。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在我影刀術下,恰好點中最強一點?」青年護衛心中震驚,「不可能,一定是巧合。」

影刀,本就是以詭異著稱,作為元神宮六層實力,他絕不相信實力相當的對手輕易看破他刀法虛實。

「呼。」

青年護衛再度化作殘影鋪上,這一次他身影更是詭異變動,刀光更是呼嘯連綿,猶如潮水,無數刀影連綿,極盡變幻。

東伯雪鷹依舊在原地,在刀光籠罩來時,依舊又一指頭點出。

**(未完待續。) 手指指尖再度點中了刀刃最鋒芒處,一切都宛如凝滯,東伯雪鷹的手指指尖位置,虛空都炸開!威能讓那青年護衛都不由踉蹌著倒飛。

南雲聖宗能借《南雲聖十二式》,名傳界心大陸,成為十大宗派,這一門絕學威力自然夠大。

「怎麼會,怎麼會?他這一招簡單直接,怎麼能破我影刀?」青年護衛不願相信的一次次飛撲而上,東伯雪鷹卻是每一次都是一指頭點出,不管他如何攻擊,每一次都被轟擊的倒飛開去,連續這麼做了九次。

「這位雪鷹公子的確厲害,他的確在境界上就達到了元神宮六層實力,而非藉助南雲聖體勉強施展。」

「是,似乎對虛空掌控極為了得,次次都破解了影刀術。」

「比預料的厲害啊。」

一個個傳音聊著。

這次宴會,為東伯雪鷹召開,也是藉此要仔細判斷這位雪鷹公子的潛力。

《南雲聖十二式》有兩種施展方式,一種純粹靠境界,聖體即便不修行,依舊能施展出強大招數!另一種就是境界稍弱,靠聖體強行施展。

比如合一境八層招數。

理論上,合一境最多只能七層實力,在混沌虛空就是如此!

可是如果藉助『達到第八層的南雲聖體』,施展八層招數就會輕鬆許多,只要參悟一小部分即可!

同樣道理!

混沌境要發揮十層戰力,是必須藉助十層大圓滿的南雲聖體的,單靠境界,根本不可能施展出來。因為十層戰力的招數……本身就蘊含了宇宙神層次的玄妙。不過南雲聖體十層大圓滿,施展時就輕鬆許多,僅僅參悟部分即可強行推動。

南雲聖體和南雲聖十二式是相輔相成的,換一種煉體法門,對南雲聖十二式都是沒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