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城主顯然也是一個摳門的傢伙,他想了想說:「你那裡還有我們城主府的那些儲物芥子吧,你自己挑挑看吧,看看挑幾樣有沒有她喜歡的。」

「雖然她是人蛇之身,但是我想她一定更在意她的人身,你看看有沒有什麼保養品之類的,送一些過去給她。」黑袍城主說著。

嘴上說讓管家看一看送什麼好,但是還是自己將範圍給定死了。

總管福叔有些尷尬:「老爺,光是一些保養品怕是拿不出手呀,何況蛇上仙那裡每年都有大量的人進貢的,肯定也少不了各種頂級保養品呀,此事對我們南風城事關重大,要真是什麼人惦記上了咱們城主府的勢力,想對我們城主府不利的話,咱們是不是應該放點血呀?」

「哎,真是麻煩,那你先挑一些清單出來我看看吧,我看有哪些合適的。」

黑袍城主不耐煩道:「真是麻煩死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而已,說不定只是想在這裡逞下英雄而已,走了也就沒事了。」

說完,這城主又沉進了荷池中了。

只剩下這總管有些鬱悶,他來之前就猜到老爺會是這樣的態度了,老爺就是太摳了一些,其它的什麼都好。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黑袍城主不耐煩道:「真是麻煩死了,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而已,說不定只是想在這裡逞下英雄而已,走了也就沒事了。」

說完,這城主又沉進了荷池中了。

只剩下這總管有些鬱悶,他來之前就猜到老爺會是這樣的態度了,老爺就是太摳了一些,其它的什麼都好。

「可是你不放血,人家怎麼會幫忙呢。」

福叔也很無奈,趕緊去找城主府的儲物芥子,看看裡面有什麼好東西先挑一部分出來,讓城主親自決斷。

一個時辰后,他又回來了,在荷池的面前,堆放了不下於百個箱子,裡面裝的都是各色各樣的天材地寶。

黑袍城主從下面上來了,一看到擺了這麼多的天材地寶,頓時臉就拉了下來。

「我說福叔,你挑這麼多東西幹嗎?送禮也用不了這麼多吧?」黑袍城主有些肉疼的說。

福叔也有些無奈:「老爺,這不是您說的嘛,讓我先挑出來,然後您再決斷。」

「那也用不了這麼多嘛。」

黑袍城主飄了上來,站在這些東西面前,轉了一圈,臉色更是難看:「我說福叔,這可是五萬年的靈藥呀,咱們城主府也只有兩株,還有這個,避水珠,整個南風城也只有這一顆。還有這,這這,這哪一樣對咱們城主府也是至關重要呀。」

「老爺,捨不得孩子,套不了狼呀。」

福叔實在是無奈了:「您想一想,這回的事情可不小呀,要是那人真對咱們城主府不利,再說了咱們城主府與那些幫呀會啊盟的,您與他們的關係也還深呀。」

「您想呀,若是那人查到咱們頭上了,到時候遷怒於我們,那可怎麼辦呀。」面對如此摳門的城主,總管福叔也真是頭痛了。

都這時候了,還要這些身外之物做什麼。

「有你說的這麼嚴重?」黑袍城主還有些猶豫,不過心裡卻是盤算起來,說起來自己確實是收過那些傢伙的禮。

「老爺,咱們要未雨繆謀呀,再說了這些東西雖說是稀少,但是咱們不用,不也是放在倉庫裡面當廢物嗎,現在送出去了,若是能得了這蛇上仙的一個人情,以後咱們有事找她她也不好拒絕不是?」

福叔苦口婆心的勸說,這個城主是繼承的他的父親的城主之位,而福叔是從小把他給帶大的,可以說二人的感情還是很深的,雖沒有血脈親情但勝似親人。

聽福叔這麼一說,黑袍城主一臉割肉的表情道:「聽你這麼一說,似乎是這麼一個道理,那也沒辦法了,只能是放點血了。」

他的目光,在地上的這些寶物中掃了好幾圈,然後指著那邊的幾個盒子道:「就送那幾樣吧,那幾樣東西來歷不明,咱們得了也沒什麼用,一直也沒有破解,不如送給蛇上仙,讓她好好去研究研究,說不定還有什麼仙法,她能看透呢。」

「那幾樣?」

福叔眼中一亮道:「這倒是不錯,要是太平常的東西,咱們也送不出去。就算是一般稀少的材料,可是對人家上仙來說,也不稀奇。倒是這幾樣東西是老城主,在一座仙府中尋得,這麼多年我們一直破不開,送給蛇上仙的話說不定她會喜歡。」

「恩,那就這麼辦吧。」

黑袍城主道:「此事你親自去一趟吧,務必親自送到蛇上仙手裡,順便和她拉攏拉攏關係,你拍拍她的馬屁。」

「恩,我知道了。」

福叔也沒有說別的,他知道這個城主,也不會親自去的,這傢伙就是天天在修行,修行。

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在這個池子下面在搞什麼鬼,連自己也不能進入他的荷池中查看,所以這麼多年也不知道他在修行什麼。

好在雖說這個城主的修為,並不是特彆強,但是也沒有出現什麼異常,至少應該還不是修行的什麼邪功,所以他也就懶得過問了。

福叔帶著東西離開了,黑袍城主完全不當一回事,又一頭扎進了這個荷池中。

在這個荷池下方,有一道小小的光門,黑袍城主來到了光門面前,拿出一塊玉牌將這裡打開了,從光門中潛進去了。

光門的下面,另有乾坤,這裡是一條地底下的山脈,是一片丘林地帶。

而在這條山脈的最中間,最高的一座山峰上,有一座白色的宮殿。

黑袍城主飛到了這個宮殿外,雙腿跪到了這個宮殿外,對著裡面說:「師尊,我回來了。」

「你自己進來吧。」宮殿中,傳來了一個沙啞的聲音。

宮殿外的法陣撤掉,銀光一閃,黑袍城主來到了這座宮殿內部。

這座宮殿並不大,也就只有兩三百平米,裡面也沒有什麼特別奢華的裝飾,只是一座十米高,大約幾百平的普通的玉質地板。

「師尊。」

黑袍城主跪在地板上,在他的面前不遠處,坐著一個奇怪的老者。

這個老者整個人,正站在一個直放著的水晶棺中,棺材是透明的,裡面放著一些藍色的液體,老者整個人就泡在這裡面。

老者的臉也很奇怪,左半邊臉,看上去像是一個女人,但是聲音卻是沙啞渾厚的男聲,而右半邊臉全部被長發遮蓋了,看不到他的右臉。

「怎麼樣?出什麼事情了?」老者問黑袍城主。

黑袍城主微微抬頭,但是卻不敢直視這個老者,只是說了一下外面的事情。

這些年他一直就在這個師尊旁邊修行,整日整日的修行,別的事情也不管了,自己的道法也進步的很快。

但是自己師尊卻因為一些特別的原因,無法離開這裡,平時也會向他了解一下外面的情況,也會讓他出去休息幾天,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

「哦?這倒是有些意思了,有人當起了英雄,看來這人還不錯。」老者聽完事件事情之後,微笑了起來。

黑袍城主則有些鬱悶,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老者分析道:「此事與你也沒有多大關係,這南風城中的人,商戶,還有幫,盟,會,各大勢力,都會向城主府繳納財物,你也不只是收了他們的東西,又不是你指使的,不會有你什麼事情。」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524

黑袍城主則有些鬱悶,說出了自己的顧慮。

老者分析道:「此事與你也沒有多大關係,這南風城中的人,商戶,還有幫,盟,會,各大勢力,都會向城主府繳納財物,你也不只是收了他們的東西,又不是你指使的,不會有你什麼事情。」

「若真是那人想對付你,早就找上門了,也不用等到現在,他既然有那樣的實力,清理掉那些傢伙,一夜之間幾十萬人都被他斬殺了,這人想收拾你是很簡單的事情。」

黑袍城主連連稱是:「師尊您這麼說,我就放心了,其實也沒什麼的,有師尊您在這裡,我不相信他會找上門來。」

「世上高手太多,要時時保持低調。」

老者嘆道:「當年你師尊我就是吃了這方面的大虧,要不然也不會落得現在這樣的下場。」

「師尊您想多了,用不了多久您就可以重新入世的。」

黑袍城主道:「這成仙路馬上就要開啟了,屆時天地一定大變,您一定可以破開這封印出來的。」

「但願如此吧。」

老者左眼閃了閃,冒出了一道熾熱的神光,他看向了外面的世界,卻無法感知到外面的情況。

他對黑袍城主道:「你讓人去找那蛇上仙,若是她來了這裡,會不會發現這裡呢?」

黑袍城主道:「師尊您請放心,她發現不了這裡,只要她來之前我不在這裡,這裡的光門沒有打開,她是一定發現不了這裡的。」

「以前有另外的兩位上仙,也曾經來過南風城,但是都沒有任何察覺,這裡的封印應該是上仙都無法發覺的。」

老者道:「那就好,要是被人發現了,到時難免又是一場麻煩。」

「雖說你師尊我,根本不鳥這些傢伙。」老者道。

「那是,您是什麼實力,和他們怎麼能比,他們最多也就只是鳥仙的一些狗罷了。」黑袍城主拍著師尊的馬屁。

師尊頗為滿意,對這個弟子也是比較喜歡的,若沒有這個弟子的話,自己這幾十年當真是要悶壞了。

「你的道法也應該提升了。」

師尊對黑袍城主道:「再過些天,等這件事情了了,你就進入閉關吧,和為師一起進入第二關。」

「是,多謝師尊。」

黑袍城主大喜,終於是等到了這一天了,盼了幾十年了,自己的修為大提升的時候就要到了。

……

葉楚可不知道,現在有人,正去找人蛇上仙了。

南風城的那些為惡不善的傢伙,該殺的他殺了,該罰的罰了,現在這裡算是清理的比較乾淨了,他也就沒再出手了。

在城外的一座院子里,他正在煉化這些天,源源不斷的信仰之力。

信仰之力融合進極力之中,加速著極力的融合過程,提升著葉楚的實力。

不過這南風城附近,畢竟人口有限,葉楚在這裡已經吸收了近千萬道信仰之力了,後續再吸收的信仰之力還是有限的。

他現在這個修為,要煉化信仰之力,速度相當的快。

一天三五百萬道煉化掉,並不是什麼問題。

所以用了幾天的時間,葉楚就差不多完事了,只有一些零散的一天幾萬道的信仰之力,葉楚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之後,同樣可以吸收到這些信仰之力。

就算是隔著星空,隔著地域,信仰之力都可以穿越過來,回到葉楚的頭頂,讓他吸收。

這就是信仰之力的妙處,也是葉楚覺得,這種力量神奇的原因。

第三天,葉楚便離開了南風城。

他前往了距離南風城,大概一百三十幾萬里的,蠻古城。

那裡是一座更古老的大城,據說那一帶,現在最少也得有十幾億的修行者在那邊,因為那蠻古城距離一座上仙管轄的地帶不遠了。

所以那裡的修行者數量極多,而且整體實力也不弱,而葉楚去那裡,自然是為了得到更多的信仰之力。

以前他對金娃娃,到處去冒充財神,收集人家的信仰之力他還有些不齒,覺得信仰之力這種東西嘛,順其自然就好。

但是順其自然也有順其自然的方法,自己去為民除害,又做了好事,又得了大量的信仰之力,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也不算違背自己的本心,而且自己現在需要大量的信仰之力,加速自己極力的融合,對於這件事情葉楚不敢怠慢。

要知道成仙路開啟,可能也就是這二三十年的事情,而自己極力雖然是創造出來了,但是融合起來進度卻是有些慢。

如果得不到大量的信仰之力的話,現在這種速度下去,最少也要花個二三百年,可能才會有所小成,而自己現在是等不了幾百年了。

何況這信仰之力得到之後,會令極力融合的更加完美,信仰之力就像是調和劑,或者說是中和的作用,可以令自己的極力更加的完美。

這天夜裡,葉楚剛剛離開,一道人影便出現在了南風城的上空。

一道高大的人影,懸浮在南風城的上空,俯瞰著南風城的情況,恐怖的氣息,令整個南風城的修行者,突然就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壓力。

只是不少人不知道怎麼回事而已,人影掃過了整個南風城,然後問身後的一個彎著腰的老者:「那人什麼來頭你們查了嗎?」

「回上仙的話,我們試了查了,但是對方沒有留下蛛絲馬跡,我們無法發現,懷疑他可能是至尊級別的超級強者。」回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南風城城主府總管福叔。

「至尊強者?」

人影披著一身長長的黑袍,臉蛋卻是一張妖冶的女人臉,可以說極有女人的野味,只不過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在這身長袍的下面,可是一條兇猛的毒蛇半身。

一般的男人,可沒種去找這樣的女人,看著都有些嚇人,光是那蛇尾就不知道有多長了。

「為什麼這麼說?」人蛇上仙問。

福叔低聲說:「這個,這個小的也不清楚,只是小的猜測罷了,因為那些勢力當中,還有一兩位強大的准至尊,而對方能如此不留半點痕迹就將他們給殺了,而且一夜之間將他們全部給滅了,所以小的才斗膽猜測,此事與至尊有關。」

「至尊不會輕易出手。」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3525

福叔低聲說:「這個,這個小的也不清楚,只是小的猜測罷了,因為那些勢力當中,還有一兩位強大的准至尊,而對方能如此不留半點痕迹就將他們給殺了,而且一夜之間將他們全部給滅了,所以小的才斗膽猜測,此事與至尊有關。」

「至尊不會輕易出手。」

人蛇上仙冷哼道:「此人已經離開這裡了,此事你們城主府務必將嘴給封嚴了,不得讓下面的人亂傳謠言,若是再有類似的謠言傳出,後果你們清楚的。」

「是,是……」

「小的明白了。」福叔後腦有些冒虛汗,趕緊答應下來。

不過聽人蛇上仙說,對方已經離開了,看來是安全了,對方無意對城主府下手。

「上仙您難得來一趟,這一回一定要在我們……」

福叔正打算獻下陰勤的,可是話還沒說完,要她在這裡多住幾天的,人蛇上仙轉眼就消失了,離開了。

「呃……」

福叔老臉有些尷尬,不過也沒轍了,要不是送上了那些寶物,人蛇上仙才不會過來一趟呢。

這南風城雖不小,但是對於一位上仙來說,那真是一個屁都不如。

人蛇上仙離開后,福叔也不再在這裡呆了,不過卻沒有馬上去找他們城主,他也怕城主現在的情況被上仙所了解了。

反倒是這邊人蛇上仙離開后,她的右手掌心,出現了一顆黑色的珠子。

將這顆珠子放在了南風城的上空,頓時就在這顆珠子中,出現了前些天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