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戰無命一聲低吼,渾身氣機彷彿在剎那間復甦,無數的天地元素之力自四面八方匯聚,這並非戰無命的力量,而是戰無命在重壓之下命魂之中的四大洞天同時自行護體,以防備身體被這股絕對領域的重壓擠爆。

戰無命命魂之中的四大元素自成空間,形成獨居一格的洞天,這四大元素空間除了戰無命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左右,因此,雖然身體之外的空間被禁錮,但是戰無命的生機卻不絕,甚至開始爆發。因為內外的空間平衡被青面老者的絕領域打破,戰無命體內的元素空間自然便開始爆發。

「嗡……」魔王公孫治突然發現戰無命的身體周圍彷彿多了無數的黑洞,四面八方的靈氣拚命地被戰無命的身體吞噬。而後他感到身體周圍的絕對領域突然開始鬆動。

絕對領域是將天地靈氣濃縮到極致而形成的無形壁障,而這片壁障由戰神隨心操控,就如同將水凝成冰之後,水中的魚便無法再遊動。而戰神的絕對領域便是將像零散的靈氣凝成如冰一般的實體,卻並非讓領域之中的人去呼吸,而是形成壁障。

當然,戰神通常極少出手,因其出手所消耗的並非這片天地之間的靈氣,而是比這天地之間的靈氣要高等百倍千倍的元氣,所以才能夠將這天地快速的凝固,將這片空間之中的人禁錮於其中。

魔王本來幸災樂禍地想看戰無命的反應,一條凍在冰塊之中的魚兒,他的驕傲還會是什麼。但很快他就意識到了不對。因為戰無命突然暴起出手。

戰無命的身形脫離是禁錮,彷彿那絕對領域根本就不存在,其速度,其力量依然是無比狂暴,無比野蠻。

「啊!」魔王一聲驚吼,這種意外的結果就是他只能倉促抬起手臂上的那張銀盾。

「戰神又如何,哥要殺你,依然沒人能夠阻擋。」戰無命無比囂張,這一拳之力並不只是戰無命自身的力量,更有戰無命吞噬的來自絕對領域之中的狂暴元力。

青面老者的神色也大變,這一切的發生太過意外,他對自己的絕對領域無比的自信,就算是戰聖,在自己的領域之中也如冰中之魚,唯有待宰之能,除非是自己的刻意讓其仍有活動的機會。可是他知道戰無命絕對與他的意念保留毫無關係,而是在他的絕對領域之中發生了他不曾預料的事情。

「小子,你敢!」青面老者的絕對領域猛然加強,此時他已經顧不了可能存在的敵我關係,他只想要將戰無命重新鎖定在自己的領域之中,重新變成冰中之魚。

「哇……」祝千秋和祝萬年猛然吐出一口鮮血,戰神的力量是他們無法想象的,這種絕對領域的攻擊同樣也包含了戰神的意志和力量。在吐出一口鮮血的同時,他們終於掙開了領域的束縛,可以稍微移動。

青面老者絕對領域的狂暴,就連刀聖越無涯也都身形一滯,彷彿落入泥沼。這還只是青面老者領域的餘威,畢竟越無涯並非他的主攻對象。

「哇……」戰無命的身形也微微一滯,猛然吐出一口鮮血,身體竟然發出像瓷器碎裂一般的聲音,他的身體之上竟然出現了裂紋。而在此同時,魔王公孫治抬起的手臂也定格在虛之中。

魔王公孫治離戰無命太近,作用在戰無命身上那突然加強的絕對領域也影響到了他的行動,而悲哀的是他根本就不可能像戰無命那般,在命魂之中擁有四個獨成空間的元素洞天,根本就無法將那作用在身體之上的領域力量轉化成自己的力量。

戰無命卻可以,只是這青面老者這猛然加強的領域力量之中所含的元力太過強大,他一時之間也都無法完全消化,這才使自己那堪比靈器的肉身都出現了崩裂的細紋。

這是一種很危險的賭博,如果戰無命無法完全承受這狂暴的能量,那麼他就會暴體而亡,如果戰無命承受住了這種力量,那麼他的攻擊便不會停滯。

「轟……」戰無命的拳不曾停滯,雖然速度降了下來,但是那力量卻依然無比狂暴。他賭贏了。他的身體不曾爆裂,爆裂的是魔王公孫治的腦袋。

戰無命很享受讓敵人的腦袋變成爛西瓜的感覺。血肉飛濺那並不是快感,能讓戰無命產生感覺的是,靈魂中那種快意恩仇的無所畏懼及無法無天的自在……

靈魂的大自在!戰神又如何,就算是面對戰神的威脅,一樣可以將敵人的腦袋化成爛西瓜。

在戰無命的心中,唯有一個信條,要麼,不要犯我,要麼,不要活著!他最恨的是拿自己的親人作威脅的敵人,這種敵人卑劣的同時更顯得軟弱。對於這種敵人,他只有鄙視和不屑。所以,魔王公孫治必死。

「小輩!」青面戰神都快要瘋了,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居然在他的絕對領域之下,反而逆襲了魔王公孫治。

戰無命長長地吸了口氣,在這片絕對領域的虛空之中,他依然看到了那自魔王公孫治身體之飄出的五顏六色的各種能量和命魂之力。他很享受這種力量的吸收,彷彿能夠將自己的身體無限的補強。

魔王公孫治的命魂十分雜亂,因為吸收了太多人的命氣和元魂,但是卻又沒有一個最純凈的載體讓他的命魂得以凈化。祝芊芊的命魂事實上就是最純凈的載體,通過不斷地吸收祝芊芊的命元來去除自己命魂之中的雜質,從而讓自己的命元和命魂變得圓潤通透,最終達至完美。

可惜!他遇上了戰無命。不僅切斷了他與祝芊芊命魂的聯繫,更隔空重創了他的元魂,這才使他本來已逐漸沉澱的元魂再次混亂駁雜。

這樣的神魂就算是將修為提到了戰帝,依然還是根基虛浮,難以成大事,所以戰無命對公孫治有些不屑,建立在沙灘之上的大廈,再高也終將會倒塌。

「可憐你這九命之人,卻因吸收了太多的他人元魂而亂了自己的根基,運道駁雜,命魂不穩,原本不應該就這般死去,可是現在卻自絕生路了!」戰無命雙手在虛空之中劃出一道詭異的符文,彷彿有一團無形的能量被其抓入手中。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青面戰神離祭壇數百丈之遠,雖然他的領域能夠控制住這整片的天地,但是他的真身和攻擊卻不可能有戰無命這般快捷的速度。畢竟戰無命與魔王公孫治之間的距離僅有丈許之遠,除非這青面戰神擁有戰無命百倍的速度,可是這有可能嗎?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這個結果確實是太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戰無命居然在戰神的絕對領域之中殺死了魔王公孫治,甚至讓那戰神都沒有挽救的機會。雖然戰無命因此而受傷,並且似乎傷得不輕,可是卻打破了所有人的觀念。

即使是三大聖者也只有震驚,畢竟剛才他們在這戰神的絕對領域之中都身不由己,更不可能有機會殺人……而戰無命居然可以不受影響,運轉自如,在這小子的身上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很好!」青面戰神真的怒了,一個戰王在一個戰神的絕對領域壓制之下,殺了一位戰帝……若是傳出去,只會被人當成閑談笑柄。唯有戰無命的死才能洗刷這種恥辱,因此,在戰無命快速地將魔王公孫治的命魂收入一個刻有奇怪符文的玉瓶之中時,他的攻擊便已到了。

青面戰神的攻擊很簡單,一手遮天。

一手伸出,天地盡暗,戰無命自這一擊之中感應到了怒。彷彿天地之間的怒意全都被凝聚,一手遮天,雷霆閃現。青面戰神的手心之中彷彿有九天玄雷劈落,山河呼應,石破天驚。

戰無命只覺得自己像是無垠沙漠之中一個孤單的行人,饑渴、疲憊、孤獨、絕望……生與死彷彿就在這一手之間。那遮天的巨掌之上每道掌紋便像是一條天索,無數的掌紋交織,便成了一張巨大的天網,天網恢恢……戰神之怒,豈能逃避!

「哞……」正在戰無命陷入一種如真似幻的情緒之中,一聲彷彿源自心靈的鳴叫徒然喚醒了這片天地之中的所有人。

那手依然只是一隻手,那掌紋也依然是那掌紋,只是那青面戰神的一張老臉卻變得通紅,彷彿全身的氣血全都被憋在了頭部。

「轟……」彷彿有天裂的聲音,天空之中突然出現一條巨大的魚尾,帶著熾熱的烈炎,彷彿是燃燒的太陽般的魚尾,火紅的鱗片之上泛著幽幽的寶光,無比的華美而優雅。

青面戰神的身形被彈飛了出去,他的那一隻手掌沒有拍中戰無命,卻拍在了那條巨大的火焰魚尾之上,而後便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彷彿駕著雲車。

「嘭……」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之下,青面戰神的身體重重地撞入了十里之外的一座山壁之間。這座山嶺中的每一個人都感應到了一股毀滅般的氣息,頭頂的那片虛空之中居然出現了許多細小的裂紋。

又是一位戰神的出現,無比的突然。不過這次出現的戰神卻是救了戰無命的小命。而且這次出現的是一條巨大有如山嶺一般渾身泛火的魚。

「轟……」青面戰神的身形再次出現在虛空,渾身的碎石被抖落在地。他身後的那片山壁頓時化為廢墟。

「地心烈炎魚!」青面戰神的臉上泛起一絲驚訝的低呼,他認出了這種魚類的本體,而且他從這條魚身上感應到了一股可怕的危機,他竟然沒有發現這條魚的存在,彷彿就是突然之間便出現在這虛空之中,更可怕的是他居然看不出這條魚的修為,只有一種來自心靈深處的危險預知。

虛空之中的巨大魚身猛然收縮,化為人身,卻是一位身穿赤金戰甲的中年大漢,目光所過之處,眾人懾服。

「海族戰神?我命魔宗與海族並無糾葛,不知為何你會對在下出手?」青面戰神深吸了口氣,稍穩住心神,因為剛才那一擊,他很清晰地感覺到,這個對手比他更強。因此,如果不是必要,他絕對不想與這樣的對手交手。

「無論你是誰,只要對我的主人不敬,那麼,就必死無疑!」蒼宇的聲音里沒有表情,在這片天地之中,唯有戰無命才是他在乎的。

「你的主人?」青面戰神頓時神色大變,驚疑不定地望著戰無命和祝千秋等人,顯然,從這位至尊強者的出現時機來看,他與戰無命之間有著極密切的關係,但是他卻沒想到這位至尊級強者居然是戰無命的僕人,那麼這個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就算是在役獸宗,又有誰有資格成為一個戰神的主人?更何況眼前這位戰神,很可能是超越戰神級的存在,因為他根本感覺不到對方的氣機。

「老傢伙,很不幸地告訴你,哥我正是他的主人。其實在末日海域回來的時候我就知道,你們莫家的性格從來不喜歡吃虧,必定會搞點風雨,所以我就把他一直帶在身邊,只為了等你們出現。我想,莫長春當初便已將消息傳了一部分給你們,可惜,後面的消息沒有機會傳出來,所以,你們莫家果然還是出現了。」戰無命望著那青面戰神,淡淡地笑了。

青面戰神突然發現,整個莫家的人似乎都完全低估了眼前這個年輕人。如果早知道戰無命身邊有這樣可怕的高手,就算是莫家真的強大無比,也不敢輕舉妄動,不過此時已經沒有機會後悔,因為蒼宇的氣機已經鎖定了他。

「你,安靜地給我待著,哥心情好的話還會留下你,我的老婆正缺得力的侍女。」戰無命突然轉頭望向魔王妃,冷冷地道。

魔王妃正欲悄然退走,卻沒想到居然被戰無命識破,頓時不敢亂動,戰無命的凶威確實讓她心驚,居然以戰王的境界直接擊殺戰帝巔峰的魔王公孫治,這完全顛覆了她的觀念。而此刻戰無命居然還是一位戰神的主人,此人身份之神秘讓她也心中生出了一絲好奇。

「你是來自上界?」青面戰神突然想到了一個可怕的可能,凝視著戰無命,駭然問道。剛才他感受到戰無命的肉身之恐怖,在他的絕對領域之下居然不曾崩潰,其肉身之強完全不下於元靈之軀,而以戰王的境界卻能夠輕鬆擊殺戰帝,可見其所修鍊之功法或是靈氣遠遠高於這個界面,更可怕的是居然還有一位極有可能是至尊級的戰神作為僕人,如此身份,即使是在上界只怕也是身份不低。

青面戰神越想越覺得有可能,以戰無命的年齡卻對莫家似乎十分熟悉,在這片大陸之上,莫家之人一向行事不留痕迹,極為低調,就算真正的大動作也是命魔宗出手,這片大陸之上幾乎不可能有外人對莫家了解得如此清楚,除非是這年輕人是從上界下來,正因在上界接觸到莫家,這才清楚莫家的一些習性。

「你很聰明!」戰無命懶得否認,向蒼宇道:「我想,一個戰神的命魂對我還是很有用的。當然戰神的屍體對於我的魔獸來說,更是大補之物。」

「是的,主人!」蒼宇肅然點頭。

「慢著,如果你是從上界來的,我想我們莫家和你有很多的合作機會……」青面戰神頓時神情有些激動地道。他想到莫家這數十萬年來一直想尋找回到上界的路,可是卻一直都不曾成功,自從天地封印之後,元界的元氣斷絕,這片大陸之上擁有奇特命格的人便極少出現,這讓莫家很難再打造出完美命運的人,如無如此天才命魂!也就無法完成獻祭先靈,溝通上界找到回去的路。

不過近百餘年來,這片大陸似乎突然出現了變化,各種奇異命格的人不斷地湧現,頓時讓莫家之人看到希望,他們花費了無數的心血,終於培養出來了新一代命數接近完美的魔王,更找到了與之命運相合的魔王妃,再有新人湧現,獨特命魂很快會將二人命數補足,那便能誕生出完美的命運之子!

屆時,溝通上界便不再是問題。只是沒想到卻出了戰無命這個煞星,不僅破壞了魔王吸收祝芊芊命魂的計劃,更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殺了魔王公孫治,這幾乎是一下子斷絕了他們這麼多年來的布置……

當然,莫家之人也不相信,在一位戰神相護下,還有人能殺得了魔王公孫治!而且在場還有一位戰聖及兩位戰帝。同時公孫治自己真實修為已比到戰帝巔峰,更有千魂祭壇的陣法守護,怎麼不能確保魔王公孫治的安全呢?

可惜他們遇上到了一個極品奇葩,《太虛神經》擁有者一一戰無命!

一力破萬法!只要力量等級足,這幾乎是千古至理。所以戰無命一出手便破了千魂祭壇的陣法,更以天辰棍定住陣心,阻止了陣法的運轉,而後居然以戰王的修為轟破魔王的防護。至於那所謂的刀聖越無涯和算盤翁和野樵翁,又有祝千秋和祝萬年兩個老怪看著,反而是戰無命這一方佔了優勢。

最讓青面戰神想不到的是戰無命居然以暴炎雷霆炸毀了傳送陣的陣盤,雖然只是毀了役獸宗那一頭的陣盤,也連帶讓這邊的定位盤出現了問題,使魔王也不能從其他的地方快速調集援手。

當然戰神只是魔王公孫治最強的後手,平時並不想輕易暴露,至少在不確定役獸宗有沒有其他後手之前。

這就是等到戰神出手的時候,戰無命已經離魔王公孫治太近了,近得在戰無命的算計下,連戰神都救不了公孫治的命……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役獸宗的混亂很快便已結束,黑山老祖的背叛讓役獸宗的動亂損失慘重,但是卻在最後時刻被戰無命留在了役獸宗的戰場。

岳凌山不會放過他,整個役獸宗都不會放過他。

戰無命的婚事,變成了喪事,役獸宗的弟子死傷不少,若非祝千秋和祝萬年兩位聖者的領域相護,只怕在那暴炎雷霆之中那送親隊的弟子會死傷一大半。而這次莫家顯然是有備而來,所來的高手眾多,戰帝和戰皇巔峰的都有十餘位,而且這些人最可怕的地方是一旦形勢不妙便選擇了自爆,這樣所造成的殺傷力便更大了。

獸神的蘇醒,萬獸暴亂頓時平息。並未造成太大的混亂,各方賓客全都被役獸宗隔離。對於役獸宗的要求,大多數賓客抱以支持的態度,畢竟役獸宗的強大那是毋庸置疑的,沒有誰敢真正地對抗正在暴發階段的役獸宗。

對於可疑的賓客,岳凌山的處理很簡單,先單獨隔離於一間靜室,而後以凈魂琉璃球一個個測試,沒問題走人,有問題的直接斬殺,沒有任何理由,不過對於凈魂琉璃球的功效莫家之人並不清楚,當他們知道出了問題的時候甚至連自爆的機會都沒有。

對於宗門所有的弟子,岳凌山全部招集在一起,原本為戰無命準備的巨大婚禮大殿成了所有弟子聚集的場所,由低階弟子向高階弟子一個個地走入一個黑暗的石室。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甚至連檢查都不用。

因為岳凌山特地在那黑暗的石室通向外面的大門門把手之上裝上了凈魂琉璃球,只要經過這道門出去的人必須自己推門而出。推門的時候便不可避免地扭動門把手,這些弟子甚至根本就不知道高層讓他們過石室的用意是什麼,對於那些有異常的弟子全都引導向一旁。

由戰宗以下的弟子開始,分成幾個石室出去,幾乎花了數個時辰將所有仍在山門之中的數萬弟子篩選了一次。

讓岳凌山和高層驚訝的是,在這些弟子之中居然發現有近千人被人改過命魂,而居然有百餘名精英弟子泛起紅光,顯然與莫家有著極大的關係。於是這些弟子全被召集了起來。在外界根本就不知情的情況下,全部消失。而那些被改過命魂的弟子則被暗中關注。

至於役獸宗的高層,岳凌山請出獸神召開了長老會,戰皇與戰帝的宗骨幹也進行了一場同樣的測試,結果找出了十餘位莫家的暗棋,所幸這些人當時並沒有在山腳之下,顯然是莫家仍想在役獸宗之中留下一些可用的棋子。

莫家很清楚,就算是今日發動全力襲擊也不可能就此滅掉役獸宗,那麼這樣的超級宗們依然是有極大的價值,那麼便留下了一些暗子不曾啟用,只是他們不知道戰無命弄出了那個凈魂琉璃球,可以很快很方便地查出莫家的暗子。這讓他們所謂的潛伏計劃變成了一場瓮中捉鱉的遊戲。

這些戰神戰帝,岳凌山親自出手處理,不留半個活口,甚至都不曾在短時間內驚動其他的聖者。當然,這一切全都是獸神默許之下進行的。今日役獸宗之變,確實讓人看到了潛伏於內部的叛徒所能造成的破壞力有多大。就算是獸神也怒了,因此,趁此機會,對整個宗門上下一通血洗,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

長老會上,獸神親自提出所有人測試凈魂琉璃球,而此時許多聖者才恍然大悟,岳凌山和幾名聖宗悄然弄出來的一個小測試居然是可以找出莫家暗子的,而那些潛伏於役獸宗的暗子幾乎已經全部被清理個遍,只剩下戰聖之中還不曾測試。

於是有人便欲逃跑,而在役獸宗的十餘位聖者之中,居然再一次發現了兩位莫家的暗子,這讓役獸宗的人幾乎不敢相信,整個役獸宗的高層之中居然有這麼多莫家的暗子,可見莫家的力量有多麼可怕。

獸神親自出手,對於可能存在的叛徒,無論是聖者還是戰帝,唯有死路一條,再無他選,因為莫家是真正的激怒了役獸宗。

役獸宗的清理在無聲息之中進行,戰無命婚禮之變加速了役獸宗的整頓,這倒是讓役獸宗的人心更加凝聚,消除了潛在的隱患。而獸神對那被炸毀的傳送陣進行了推測,皆欲計算出這個傳送陣傳送的方向究竟是何處,也好找到戰無命的下落。

役獸宗舉宗上下對戰無命皆無比在乎,這個不著調無法無天的弟子對於役獸宗來說絕對是未來最重要的一顆棋子,所以,當戰無命大婚之時,役獸宗所有人都支持以最隆重的方式為戰無命舉辦,就像是整個役獸宗之子一般。

宗門之子,這是從未有過的榮耀。不過戰無命卻失蹤了,誰也猜不到傳送陣那頭會有什麼樣的兇險等著戰無命,但是他們知道那邊必然是一番苦戰,只看這次在役獸宗的山門之下莫家所出動的人中就有兩位戰聖,十餘位戰帝,戰皇的數量更多……

役獸宗不想戰無命出事,但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戰無命所在的位置。當然,役獸宗也是想找到祝芊芊的下落,祝芊芊和祝千秋及祝萬年那是代表著末日城的力量,如果這三個人全都出事,那麼役獸宗只怕與末日城的密約關係就將完全破裂,就算祝家知道這是莫家下的手,也很難不記恨役獸宗。

當然,他們自然是不知道此時戰無命正在傳送陣的那一頭十分悠閑地看著兩位戰神的交手,

青面戰神在蒼宇真正出手的時候才知道,眼前的這個對手完全不是他所能比擬的。這片大陸之上,已經很多萬年都不曾出過至尊強者,如果要追溯的話,還要追溯到鯤鵬至尊在世的那個時期。那是莫家最黑暗的一個時期。

莫家曾經經歷過十幾萬年的積累已經十分強大,可是鯤鵬至尊的出現在天下掀起了一場巨大的風雨,於是莫家十幾萬年辛苦積累下來的力量折損得所剩無幾。莫家之人也從此更加小心和低調。唯有一些鯤鵬至尊找不到的莫家之人還活在這世上,這也就成了莫家遺傳至今的血脈之源。

鯤鵬至尊消失后很多年,莫家之人才逐漸地再一次出現在江湖之上,開始暗中休養生息培植勢力。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逐漸開始掌控命魔宗。

當然,鯤鵬之後已經很少有人知道莫家的秘密,更在莫家刻意的銷毀遠古時期的關於域戰的記載及典籍,至今日,幾乎所有人都早已遺忘數十萬年前,那段屬於這片大陸的輝煌和屬於這片大陸最大的仇敵莫家,八大守護家族也逐漸沒落,甚至有幾個守護家族早就忘了自己曾經是這片大陸的守護者之一。

比如大地金剛猿一族,現在唯一記得家族的一個傳統,便是自己的子孫如果重新激活了祖血,獲得返祖的能力之後,才有資格返回祖地獲得傳承。而傳承究竟是什麼?早已找不到。因此,他們根本就已經不知道自己守護者的身份……這樣的家族還有幾個。因此,莫家認為這片大陸之上再無人能夠威脅到莫家的存在,此時正是最佳控制天下的時候,因為再也不可能出現一個鯤鵬至尊這樣的人物。可是今天,青面戰神發現自己似乎想錯了。

青面戰神的想法是錯了,或者說所有莫家之人都想錯了,這片天之間是有至尊存在的,至少蒼宇的力量就遠遠超越了戰神之上,要知道,當年地心烈炎魚的始祖便是生活在遠古海神存在的年代,那時候這片大陸還是九玄大世界的中央大陸,擁有濃郁的天地元氣,那時候的強者是可以對抗雷劫成就元靈之軀的,那時候,地心烈炎魚的始祖便擁有挑戰海神的資格,甚至橫行海域。因此,那時候的地心烈炎魚的始祖甚至都已經不弱於末法時候的鯤鵬,可惜,他卻遇上了神界隕落的神龍。

蒼宇的一縷殘魂的力量,就足夠控制住地心烈炎魚始祖,在那片火眼之中沉睡數十萬年之久,就像是將其所有的生機全部封印。以方便蒼宇奪舍,只可惜蒼宇太過虛弱,而地心烈炎魚的始祖正在巔峰時期,所以兩人成了拉鋸戰。

不過總體來說還是蒼宇的一縷殘魂更加強大,這些年不僅將地心烈炎魚始祖的肉身完全改造,變得更加強大恐怖,並最終得以奪舍成功。

要知道,一個能夠奪舍至尊強者的人,絕對是比至尊更可怕的存在,只可惜,這片大陸已處在末法時代,根本就不可能發揮得了蒼宇的全部力量,但即使是如此,他也絕對是這片大陸之上最強大的存在,因為他不僅超越了戰神,更超越了至尊。就算他只剩一縷殘魂,也是神界神龍的殘魂,對於這片世界的生靈來說,那依然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青面戰神發現,自己的絕對領域在蒼宇的眼裡就像是一個笑話。絕對領域可以說是領域力量的極致,戰神的巔峰力量,可是在面對蒼宇之時,卻發現絕對領域竟然無法在這片空間之中張開,他發現他已經失去了領域的力量。彷彿這片天地之間有一種規則約束了他力量的使用,於是他的領域破碎。

蒼宇手掌有如一柄巨刀斬碎這片虛空。青面戰神發現這片空間之中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裂痕,彷彿直接被蒼宇切成了兩位,而這道列痕一直自遙遠的天際延伸到了自己的面前。

青面戰神低吼一聲,領域的力量只是一個笑話,已經不再是他的依仗,因此,他必須選擇正面對抗眼前的大敵,可是他卻發現自己甚至與對手硬拼的勇氣都沒有。

「轟……轟……」青面戰神暴退,但是在他身後的地面突然爆裂,一道道赤紅的岩漿柱像是井噴一般自地底之下沖了出來。

地火之力,蒼宇對於火元素的運用,讓戰無命有許多的觸感。這片天地的一切規則似乎被改變,蒼宇所想,空間的變化自然隨他所想,這本是一片丘陵,可在蒼宇的意念之中居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山……瘋狂的熱力四散擴張,而地面噴出的岩漿柱竟然構成了一個巨大的殺陣,攔阻了青面戰神的每一條退路……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就算是至尊,也不見得能殺得了我!」青面戰神神色一變,身形突然淡化,居然剎那間消失在虛空之中。

「轟……」地心之火瞬間融化了那片虛空,但卻並無青面戰神的影子。

「黑暗元素的力量!」戰無命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訝,但旋即更多了一絲驚喜,要知道黑暗元素的力量最是難以出現,戰無命雖然吸收了那幽冥靈貓命元之中的黑暗之力,在自己的命魂之中種下了黑暗力量的種子,但是這片天地之間的黑暗之力無比微弱,也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有可能真正讓自己控制黑暗元素,可是此刻居然出現一位擁有黑暗元素力量的戰神,這對於自己甚至對於玄冥戰虎都絕對是大補之物。

不過戰無命卻知道,擁有黑暗元素力量的對手,絕對是最恐怖的對手,因為他可以完全融入到這片虛空之中,他人很難找到他的蹤影,如此一來,就算修為強於他,可是也容易被其刺殺。就像當日戰無命面對那幽冥靈貓一樣,並不是因為幽冥靈貓有多強,而是因為幽冥靈貓的行動無比詭異,速度無比快捷的原因。

當日若非是處在那湖泊之上,天地之間有著無比濃郁的水元素,戰無命根本就不可能發現得了那幽冥靈貓的行蹤,更別說將之拖下水底直接溺死。

「轟……」蒼宇的身體徒然一震,一柄短劍彷彿自第二次元空間之中冒出,直接襲向蒼宇的後背。

是青面戰神的攻擊,黑暗之力的運用甚至連蒼宇都難以掌握對方的行蹤,而青面戰神並未離開,而是想襲殺蒼宇,對於戰無命,他甚至有種志在必得之心,一個知道通往上界秘密的人,那麼在魔王公孫治死後便成了自己族人重返上界唯一的希望。因此,他決定先襲殺蒼宇,而後再慢慢自戰無命的口中獲得自己想知道的東西。

他堅信!一位戰神想從螻蟻般的戰王口中知道一切,那還不很容易!

「叮……」一聲清脆無比的響聲,青面戰神發現自己的短劍居然刺在一隻赤金色的手掌之上。一溜火星四濺飛射,青面戰神看到了蒼宇那彤紅而冰冷的眼神。

「嘭……」青面戰神手中的短劍突然暴碎成無數的小片,根本就無法承受兩位巔峰強者的力量相衝。而青面戰神的身形再次淡化,但是此時他的臉色卻變得無比難看,因為蒼宇的另一隻手居然彷彿穿透虛空直接將他那淡化的身影自莫名的空間之中扯了出來。

「轟……」青面戰神的身體被重重地貫在山頂的岩石之上。於是整座山巔便開始崩裂,以青面戰神身體為中心,無數道裂縫向四面八方延伸,而後「轟」然滑坡,裂出一個巨大的天坑。整座山峰像是被一顆巨大的隕石砸中。

「你本有機會逃走,可惜你錯過了!」蒼宇的語氣之中不無戲謔之意。

「哇……」天坑內青面戰神猛然張嘴噴出一道血箭,剛才那一摔,讓他不可避免地被重創,蒼宇的可怕遠遠超出他的想象,雖然他意外地遁入了虛空之中,那只是因為蒼宇不曾料到他是黑暗元素之體,可是當他再次出現的時候,蒼宇幾乎對這片天地的每一寸空間都擁有絕對的掌控之力,因為這是他定下的規則。因為此,他想偷襲蒼宇,那只是一個笑話。

此時青面戰神有些後悔,剛才沒有直接去抓住戰無命做人質,如此一來,必然能夠以此要挾這位海族的至尊強者,可是此刻蒼宇不會再給他這樣的機會。

「既然如此,那就給我陪葬吧!」青面戰神突然一聲慘笑,猛然一股狂暴的氣息自其體內瘋狂湧出,天地之間的元素霎時被擾得稀爛。

戰無命臉色大變,他沒想到莫家之人居然如此狠辣果斷,在見無逃走之機,立刻選擇自爆……一個戰神的自爆,那將會是什麼樣的概念,這片天地之中除了蒼宇之外,只怕不可能再有人能夠活下來。

蒼宇的臉色也大變,這個對手比他想象的更狠,居然一招失利之後立刻選擇自爆,這要是自爆,只怕連自己都要受傷不輕,畢竟在這片天地之間,他的能力也不能完全發揮,而戰神卻是最頂尖的力量。

「嗡……」蒼宇一揮手,這片山嶺之上那無數的火柱和熔岩彷彿如傾覆的湖水猛然注入青面戰神所在的天坑。

「天火炎封!」蒼宇一聲大喝,無數的火流在這天坑之中結成一串串詭異的符文,彷彿如同擁有生命一般在天坑之中瘋狂遊走,而青面戰神那狂亂的黑暗元素之力也減緩了下來。

「我只能封住片刻,我們快走,再過片刻他依然會將這片地方炸為廢墟。」蒼宇低喝一聲,在這片天地之中他也只能調動火靈氣,而他體內的火元之力也不足以強行封印一位戰神的自爆,當然,如果換作是元界或者是更高的界面,那麼蒼宇根本就不怕青面戰神的自爆,因為只要擁有足夠的元力,這個火炎封印結界便會無比穩固,甚至隔絕所有的黑暗元素之力。

刀聖越無涯一看情況不妙,頓時疾速向遠處逃竄。連戰神都選擇以自爆的方式,而對這樣的敵人,那他一個戰聖留下來那還不是有死無生啊。

「想走,沒這麼容易!「祝千秋和祝萬年縱身擋住刀聖越無涯的去路,此時,他絕對不想放過這個對手,不然,只怕在戰無命的眼裡,他們的價值就會大大地降低了。

戰無命看了一眼那天坑封印之上狂爆的黑暗元素之力逸出的樣子,一咬牙,向玄冥戰虎低吼道:「玄冥,去給我狠狠地吸,這是你血脈和戰力進化最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