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軒,你為風劍宗做的,已經夠了,這次你的出手,為風劍宗大漲顏面,狠狠的出了口氣。雖然我知道你也想殺韓楓,我們也想殺,但,不能殺。」楊教官沉靜的聲音傳入陸軒耳中:「你馬上就要進入玄冰閣了。雖然可能有人會護著你,但韓楓在玄冰閣也經營多年,上面更是有著玄冰閣的大師兄,你若是殺了他,日後你在玄冰閣之中必然不好相處,可以收手了,我代表風劍宗上上下下在這裡謝過你。」

「陸軒,暫且收手,韓楓這條命先給他留著,畢竟這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想殺他,日後有的是機會,到時候我幫你。」趙冰兒柔柔的聲音也傳了過來。

雖然他們都認為韓楓該殺,也想殺,但有時候不是你想如何就如何的。

此刻。古長老也終於再度開口了。

只見他長長舒了一口氣,和氣的道:「陸軒,此次既然是一場切磋之戰,我看不如就此收手吧,你的實力,相信大家也都看在了眼中,再沒有人對你的實力有異議。你是這次當之無愧的第一名!眾弟子,你們可還有異議?」

「沒有異議!」無數弟子異口同聲的答道。

陸軒最後的一劍,的確完全的征服了他們,在陸軒一劍完畢的時候,他們甚至還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恨不得再看一遍。

至於說對陸軒的實力有異議。那是開玩笑,能夠一劍將韓楓擊敗,甚至有著直接斬殺韓楓的機會,在場眾多弟子裡面,除了趙冰兒。又有誰能夠做到?或許有弟子不喜歡陸軒,但卻依舊不得不承認他強大的實力。

見到眾人都勸說自己放過韓楓,陸軒微微一笑:「放過他倒是沒問題,不過,以我對他的了解,經此一事之後,怕是會對我死命報復,我可不想打蛇不死,反被蛇咬。」

見陸軒有鬆口的意思,韓楓連忙出聲道:「只要你放過我這次,我保證既往不咎!」

「是嗎?那我就給你這次機會,右手給我!」陸軒出聲道。

韓楓心中一凜,這陸軒不會是想要自己一隻手吧?要是右手廢了,他這一身實力便是被廢了大半。

不過一咬牙,韓楓還是伸出了手,他相信陸軒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對自己動手的。

陸軒也不多說,一個被絲巾包住的方方正正的物事,飛快的取了出來,同時讓韓楓的右手直接印在了這件物事之上。

「發下心魔誓言,從今往後,若是你心中升起一點對我身邊之人下手的念頭,立即心魔入侵,永世不得輪迴!給你留個報仇的機會,想報仇,沖我來!」陸軒說道,他拿出來的正是誓言石,他不怕韓楓光明正大的對自己下手,就怕這傢伙對陳小涵等人動手。

雖然不知道陸軒讓自己按住的是什麼東西,但韓楓還是依言發下心魔誓言,當務之急,保住命要緊。

就在他發誓完畢之後,韓楓竟然隱隱感覺到一絲天道規則降臨到了自己的身上,隨即消失在自己體內不見。

韓楓忍不住有些驚恐,天道規則降臨,這絕對不同凡響,絕對不是普通的誓言能夠相比的,這代表他只要違背誓言,立即就會心魔入侵,永世不得輪迴!

看到韓楓發下誓言,陸軒也不多解釋,韓楓不動壞心思最好,一旦動壞心思,那就是自尋死路,怪不得自己了。

「滾吧。」陸軒收起長劍說道。

強忍住心中的怨恨之情,韓楓灰溜溜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跪了這麼久,雙腿竟是有些發軟,險些又倒了下去。

古長老滿意的點點頭,終於還是沒有人傷亡,這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現在我宣布,第一名之爭已經結束,此次獲得玄冰秘境第一名的,陸軒!」古長老大聲宣布,隨即又看向陸軒說道:「陸軒,按照第一名的獎勵,你可以直接選擇一名長老拜入門下,成為我玄冰閣親傳弟子,一飛衝天,地位居於所有弟子與執事之上!眾弟子與執事行禮!」

此言一出,山谷之中無數的弟子與執事紛紛躬身拱手,異口同聲的說道:「見過陸師兄!」

哪怕是韓楓,肖兆宏與杜小貓三人,也不例外,這就是規矩!

轉瞬間,陸軒便是從風劍宗的弟子,直接成為了玄冰閣的親傳弟子,地位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看著前方低著頭密密麻麻的弟子,陸軒心中也忍不住升起一絲豪氣,難怪所有弟子都想成為親傳弟子,不說能夠得到的培養力度,單單是這份權利與榮耀,就足以讓所有人瘋狂。

終於還是陸軒奪魁了,行禮完畢,玄冰閣弟子眼中均是羨艷之色,親傳弟子啊,他們做夢都想得到這個身份,卻沒想到這次竟然被一個三品宗門的弟子拔得頭籌,不過他們卻也沒有絲毫的怨言,陸軒的實力,值得讓他們尊敬。

風劍宗眾人則全是一片興奮之色,每個人的臉色都掛著一絲驕傲的神色,挺胸抬頭,因為那位接受全體玄冰閣弟子行禮的對象,就是從他們風劍宗走出去的!

風劍宗進入玄冰閣的弟子並不是沒有,但成為親傳弟子的,唯有陸軒一人!如果下次風劍宗再有事前來玄冰閣,必然能夠得到不一樣的待遇,像段庚之流,根本不敢在山門之前將風劍宗攔下,出言不遜,反而會要好生招待。

而天刀門弟子那一塊,各人臉上皆有不同,羅寧面帶微笑,他當初就覺得陸軒是可交之人,卻也沒想到陸軒這麼快一飛衝天,雖然他也即將成為玄冰閣弟子,但與親傳弟子完全沒得比。

魏索則是臉色鐵青,他處心積慮想弄死陸軒,卻沒想到陸軒越混越好,陸軒如今的地位,完全不是他能夠相比的,別說是他,就算是他老子天刀門門主魏岳在此,那也得和和氣氣的跟陸軒說話,或許陸軒的實力比不上他,但陸軒身後站著的可是一名歸元境的長老!

「魏少,我知道你與陸軒之間仇怨不小,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但,還請你以大局為重,切莫再要開罪陸軒,以前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而風劍宗短時間內也會迎來發展的契機,我們天刀門必須蟄伏。」天刀門的帶隊之人龔長老沉聲道,風劍宗落魄之時,自然可以痛打落水狗,甚至直接欺到風劍宗地界上耀武揚威,但現在已經今非昔比。

魏索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點點頭道:「我知道,我進入玄冰閣之後,會低調行事的,盡量不與他碰撞。」

不錯,魏索此次也得到了進入玄冰閣的資格,跟隨韓楓那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自然賞了一塊極品元石給他,讓他進入玄冰閣繼續給韓楓當狗腿。

微微一笑,古長老看著陸軒說道:「陸軒,你剛剛加入玄冰閣,或許對宗內的長老不是很熟悉,所以倒也不用急著選取師尊,三天之內考慮完畢即可。」

陸軒卻是搖搖頭:「多謝古長老好意,不過我心中已經做好了決定。」

說罷,陸軒看了趙冰兒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古長老微微一愣,隨即哈哈一笑道:「這麼看來,你是想拜在趙穎長老門下了,不過我可提醒你一點,趙穎長老許多年都未曾收弟子,門下一直都只有冰兒一位親傳弟子,雖然不知道為何此次破例再度招收弟子,但她也有要求的。」

趙穎長老,便是趙冰兒師尊,對趙冰兒來說,趙穎長老既是師尊,又是母親一般的角色。

此言一出,陸軒微微一怔,問道:「不知道趙長老有什麼要求。」

山谷之中玄冰閣弟子也感興趣了起來,不知道趙穎長老還有什麼要求。 「要求說簡單也簡單,說難也難,只要你能夠得到她的認可就行,所以你雖然選擇了趙長老,但具體成與不成,這卻是未知之數,而一旦趙穎長老沒有認可你,其餘長老也未必會再接受你,所以你可要考慮清楚,是否要選擇趙長老。」古長老說道。

這無疑是一場賭博,趙長老的實力,在玄冰閣能夠排上前三,門下更是只有趙冰兒這樣一位國色天香的弟子,一旦拜入她門下,不但能夠得到極好的培養與指點,還能夠近水樓台,有著親近趙冰兒的機會。

但一旦未能成功,別的長老也必然不會再接受陸軒,既然你當初看不上我們,又為何現在還來拜入門下?

成,則成為趙冰兒的師弟,敗,則失去成為親傳弟子的機會,只能夠成為普通的核心弟子。

就在眾弟子猜測陸軒的決定之時,陸軒卻沒有絲毫的考慮,直接說道:「我確定要選擇趙長老成為師尊。」

「哈哈,有勇氣,年少愛美人,也在情理之中。」龔長老大笑一聲,難得的調侃道,顯然,他認為陸軒堅持選擇趙穎長老為師,是為了能夠得到與趙冰兒一親芳澤的機會,當然,他也沒有猜錯。

而玄冰閣眾弟子也紛紛議論了起來,時不時的發出一陣笑聲。

「陸軒這傢伙還真是不知足啊,能夠成為親傳弟子還不甘心,還想去親近趙師姐。」

「這倒也可以理解,要是我有這個機會,我也要去搏一搏,要真的能夠贏得趙師姐的芳心,哪怕不能成為親傳弟子我也甘心啊。」

「就你?算了吧,就算趙長老看上你,趙師姐也不會看上你的。」

「我倒是覺得陸軒要倒霉了,他一個新人,初來乍到。沒有一絲根基,竟然也敢打趙師姐的注意,難道真的以為冷師兄是吃乾飯的嗎?」

一提到冷師兄,眾弟子紛紛沉默了下來。冷清秋與趙冰兒之間的事,他們也知道一點,雖然好像趙冰兒很不待見冷清秋,但卻不代表冷清秋能夠容忍陸軒呆在趙冰兒身邊。

韓楓臉上閃過一絲陰陰的笑容,陸軒這個選擇,對他來說的確是一個大好的消息。

如果陸軒被趙長老拒絕,那就無法成為親傳弟子,而一旦得到趙長老認可,那就得面對來自冷清秋的報復,不管是哪個結果。對韓楓來說都是極好的。

第一名既然已經確定了下來,那接下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先是玄冰閣眾弟子上繳各自的資源,隨後才是五大三品宗門想要加入玄冰閣的弟子上繳資源。

這次加入玄冰閣的弟子也不少,風劍宗有陳小涵與夏晨曦兩人。天刀門則有羅寧與魏索兩人,除此之外,日月山莊有一人,剩下的兩大宗門,雲棲谷與赤霄宮卻是沒有一人。

等所有事情都完畢之後,古長老便是宣布四年開啟一度的玄冰秘境之行正式結束,一眾玄冰閣弟子紛紛行禮離去。而新加入玄冰閣的五名弟子,則是有執事帶領他們前去履行各種章程,同時讓他們熟悉玄冰閣的一切。

涼先生寵妻無度 至於陸軒,自然不需要這些普通執事帶領。

「陸軒,你隨我來,我帶你去見師尊。」趙冰兒微微一笑。輕啟朱唇說道,如果不出意外,陸軒以後就是她的師弟了,同屬趙穎長老門下。

「陸軒,你就隨冰兒一起去吧。祝你好運了。」古長老微笑出聲。

陸軒點點頭,看著前方的趙冰兒露出一絲笑容,自己終於還是走到了這一步,雖然與趙冰兒的實力差距依舊很大,想要擊敗冷清秋更是極難,但隨著時間過去,這個差距將會飛快的縮小。

當著外人的面,趙冰兒也不好表現出太多的異常,只是沖陸軒點點頭,隨即便是轉身朝山谷之外走去,陸軒則是緊隨其後。

「冰兒,怎麼樣,我的實力沒讓你失望吧?」陸軒悄悄給趙冰兒傳音,言語之中有些得意,自己用半年時間走到這步,絕對當得起不錯二字了。

趙冰兒心下一笑,覺得陸軒有點像小孩一樣,不過心裡的確是很高興的。

「我的確沒想到你竟然能夠進步這麼大,本來我還擔心你會不會來參加玄冰秘境,卻沒想到你不但前來了,還一舉奪魁,直接成為了親傳弟子。」

「只能說機緣巧合,天意如此,我在玄冰秘境之中另有際遇,到時候給你一份大大的驚喜!」陸軒神秘一笑道。

「給我驚喜?」趙冰兒有些詫異,不知道陸軒要如何給自己驚喜,她身為玄冰閣親傳弟子,再加上深受趙穎長老寵愛,幾乎是要什麼有什麼,不知道陸軒能拿什麼來給自己驚喜,不過不管趙冰兒怎麼追問,陸軒就是不說,既然是驚喜,自然要找個合適的機會拿出來才是。

在趙冰兒的帶領之下,陸軒跟隨著她一路穿過玄冰閣眾多建築,不愧是四品宗門,玄冰閣遠不是風劍宗能夠相比的,各種建築都極為華麗,造型各異,而且玄冰閣的地盤也極為廣闊,幾乎是風劍宗的幾倍!

「這麼大的地方,都能夠使得元力濃度達到外界的兩倍之多,這得需要多少資源啊!」陸軒忍不住有些感慨。

趙冰兒解釋道:「在玄冰閣的地下,刻畫有一個超大型的聚元陣,正是因為這個陣法的存在,才能夠將附近的元力全部吸收到玄冰閣之中,營造出更高的元力濃度,倒也不是消耗資源造成的。」

「原來如此。」陸軒點點頭,這就是底蘊了,風劍宗之中,連能夠刻畫聚元陣的人才都沒有,更別說刻畫一個如此巨大的聚元陣。

「陸軒,既然你加入了玄冰閣,那我也就跟你說說玄冰閣的一些事情,你也要心中有個底,不至於兩眼一抹黑。」趙冰兒輕聲開口。

「玄冰閣之中長老不少,凡是達到了歸元境,便會被授予長老銜,當然,弟子身份不在其列,例如我現在就並未被授予長老銜,須得等我脫離弟子身份才行。」

「雖然長老眾多,但許多長老並不管事,也無實權,而且現任閣主並不經常出面,向來雲遊天下,據說是達到了歸元境巔峰,不過也有可能突破了歸元境,我不太清楚,而自閣主以下,有三大長老實力最為強大,全部都是歸元境第九重實力,而所有的事情大多交由三大長老打理,其中以南宮碩南宮長老為主,其餘兩大長老為輔。」

「南宮碩?那就是上次來橫斷山脈尋你回去的那人?」陸軒轉頭問道。

趙冰兒點點頭:「不錯,就是他,南宮碩野心很大,所以在玄冰閣之中勢力也很大,不管是有實權還是沒實權的長老,很多都是他那一邊的,而冷清秋,也就是玄冰閣現在的大師兄,就是他的弟子,不過現任閣主短時間內不會退位,南宮碩想要當閣主恐怕是不可能,所以他便是將這個希望寄托在了冷清秋身上,希望冷清秋能夠繼任閣主之位,這樣一來,他身為冷清秋的師傅,自然能夠間接掌控玄冰閣。」

陸軒心中暗暗點頭,隨即又問道:「那另外兩名長老是誰?」

「其中一個,自然就是我師傅,另一個則是蘇傳安蘇長老,蘇長老年紀比南宮碩要年輕一些,也有心競爭這閣主之位,不過因為蘇長老乃是新晉的三大長老之一,根基不比南宮碩,站在他這邊的長老雖然並不算少,但卻比不得南宮碩,算是南宮碩的一大勁敵。」

「唯有我師傅,對閣主之位並沒有興趣,一直以來都並未經營什麼勢力,門下的親傳弟子也僅僅只有我一人,不像南宮碩與蘇傳安,門下的親傳弟子不少,所以南宮碩與蘇傳安都想爭取我師傅的支持,雖然師傅並無勢力,但她一人的實力,便是抵得上好些個長老了。」

趙冰兒倒也沒有說錯,趙穎乃是歸元境九重實力,距離歸元巔峰僅僅只有一步之遙,那些新晉的歸元境長老,完全無法與之相比,若是能夠得到她的支持,絕對是一股極大的力量。

「那……師傅她老人家到底想支持誰?」陸軒問道。

聞言,趙冰兒忍不住抿嘴一笑:「你現在還沒有擺在師傅門下呢?哪有你這般不要臉的,直接就叫上師傅了。」

陸軒卻是毫不在意的說道:「我相信師傅一定會認可我的。」

「那可不一定,師傅這麼多年都沒有收弟子,這一關,可沒那麼好過哦!尤其是對你。」說罷,趙冰兒沖陸軒輕輕的眨了兩下眼睛。

見狀,陸軒心中一突,彷彿是想起了什麼,瞪大了眼睛道:「難道師傅她老人家知道你我關係?」

「我已非完璧之身,你認為能夠瞞得過師傅嗎?」趙冰兒沒好氣的說道,說到底還不是怨陸軒這傢伙,不過她好像是忘了,當初陸軒可是被逆推的……

陸軒頓時尷尬一笑,自己趁人家不在,悄悄的把她唯一的一個弟子給吃了,不給個交代,這次怕是不會那麼好過關。 兩人邊走邊說之際,突然一道人影從前方飄然而至,很快,這道人影便是停在了陸軒兩人的前方。

趙冰兒隨即停下步伐,陸軒也趕緊停住,同時打量著來人。

來人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普通的青色衣袍,做工雖然簡單,卻極為精緻,而且明顯是使用某種特製材料製成。

正在陸軒打量之際,趙冰兒卻是行了一禮道:「見過蘇長老。」

陸軒心中微微一驚,蘇長老?難道就是剛剛提到的三大長老之一的蘇傳安蘇長老?當下他也不怠慢,緊隨趙冰兒之後見禮。

這蘇長老卻是微微一笑,伸出雙手輕輕一托,一股柔和的力量傳來,使得陸軒與趙冰兒兩人同時站直。

「不必多禮。」蘇傳安哈哈一笑道:「我只是聽說這一次玄冰秘境歷練已經結束,過來看看而已,趙師侄,這位莫非就是此次多的玄冰秘境歷練第一名的陸軒?」

聞言,陸軒有些愕然,竟然連蘇傳安都知道自己的名字?這消息也傳得太快了。

「弟子正是陸軒,僥倖奪得此次第一名。」陸軒一邊琢磨著蘇傳安的來意,一邊說道。

「哈哈,很不錯,以三品宗門弟子出身奪得第一名,這還是玄冰閣建宗以來從未有過的事情。」蘇傳安饒有興緻的打量著陸軒說道:「奪得第一名可以選取一名長老成為其親傳弟子,聽說你選擇了趙穎長老?」

聽到蘇傳安的話,陸軒頓時有些不好回答了,似乎不管怎麼說,都會得罪眼前這位三大長老之一。

好在蘇傳安並未多問,再度笑了笑道:「英雄愛美人是好事嘛,不過,趙長老門下可不是那麼好入的,嗯……若是趙長老不願意收弟子。到時候可以考慮投入我門下。」

蘇傳安此言一出,不禁陸軒愣了,便是連趙冰兒都愣了。

而此刻,韓楓等從山谷出來的弟子也清晰的聽到了蘇傳安這番話。韓楓眼中更是閃過一絲濃濃的嫉妒與不忿之色,這陸軒哪裡來這般好的運氣,竟然還能夠得到蘇傳安的看重,這樣說,即便陸軒未能拜得趙穎為師,那也同樣能夠成為親傳弟子,而且還是同為三大長老之一的蘇傳安的親傳弟子。

現在所有人都猜到了蘇傳安的來意,身為堂堂三大長老之一,蘇傳安竟是來拉攏陸軒的?

陸軒的面子未免也太大了,照理說。 限量萌寶,了解一下 陸軒既然選擇了趙長老,其餘長老斷然沒有接受陸軒的道理,尤其是身為三大長老的蘇傳安,陸軒選擇趙長老的潛台詞,那不就是認為蘇傳安不如趙穎了?

蘇傳安能夠不記恨陸軒就已經不錯了。沒想到竟然還特意跑來拉攏,這唯有一個解釋,那就是蘇傳安真的是求才若渴,他既然知道了陸軒奪得第一名,那自然也會知道陸軒以煉神三重實力,一招擊敗煉神六重的韓楓。

單單憑這一戰,陸軒的天賦就能夠得到絕大多數人的認可。要是日後成長起來,那還了得?蘇傳安雖然想要競爭閣主之位,但在勢力上遠遜色於南宮碩,尤其是南宮碩門下有一個冷清秋,乃是玄冰閣第一弟子,便是趙穎門下也有一個趙冰兒。只有他蘇傳安並未培養出什麼得意弟子,若是能夠將陸軒收入門下,無疑能夠極大的增強蘇傳安的底牌。

更何況,幾乎是所有人都認為陸軒選擇趙長老的原因都是為了能夠親近趙冰兒,並不單單是為了修行。這也是蘇傳安心中並沒有多少芥蒂的原因。

「弟子何德何能,竟然能夠得到蘇長老的青睞。」陸軒連忙惶恐出聲,不管如何,蘇傳安都是一番好意,他絕對不能得罪了蘇傳安。

「哈哈,你的實力便是德和能,好了,記住我的話,若是你能夠進入趙穎長老門下自然是好事,若是趙長老不願意收弟子,屆時可以直接來找我。」蘇傳安伸手在陸軒的肩膀上拍了拍,便是徑直飛身離去,他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

封神輔助系統 不管陸軒能不能成為趙穎的弟子,對於蘇傳安來說都是一件好事,若是不能成功,那他就能夠將陸軒收入門牆,如果陸軒成功了,蘇傳安此舉也能夠得到陸軒的好感,穩賺不賠的買賣。

等到蘇傳安離去,眾弟子紛紛朝陸軒投來羨慕的目光,經過蘇傳安這麼一番舉動,陸軒這親傳弟子的身份算是坐實了,一些本來還想看陸軒笑話的弟子,頓時再也沒話說。

陸軒自然不管旁人的目光,而是沖趙冰兒笑了笑傳音道:「好像他們都認為我選擇趙長老是為了你。」

趙冰兒聞言頓時神色不善的說道:「難道不是?」

「當然是!」陸軒毫不猶豫的說道。

「哼,油嘴滑舌,還是先想想怎麼應對師尊那關再說吧,說不定到時候見到你直接就把你扒皮抽筋了。」

……

不多時,在趙冰兒的帶領下,兩人便是來到了一處頗為古樸的宮殿之前。

「這裡就是我和師尊平時的修鍊之地,之前我已經傳音告訴師尊了,現在她正在大殿正在等你,待會兒你說話注意點,還有,別師傅師傅的亂叫,而且別稱師尊為老人家。」趙冰兒邊走邊叮囑,陸軒則是一一記下,心中也情不自禁的有些緊張起來,這種感覺,更像是見家長多過拜師。

走入宮殿,一股涼意便是傳來,讓人感覺很舒服,陸軒這才注意到宮殿之上鑲嵌著不少用來做裝飾的冰晶石,想來這股涼意,便是這些冰晶石發出來的了。

經過一道走廊,一處寬闊的大殿便是出現在了陸軒的眼前,抬頭看去,只見一名模樣頗為年輕的美婦,正端坐在大殿正前方的椅子上。

陸軒心中微微一驚,這難道就是趙冰兒的師傅,趙穎趙長老?竟然還這般年輕?

他本以為趙穎長老就算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婆婆,至少也已經年過中年,卻沒想到看上去最多也就三十歲的模樣,就算是她是趙冰兒的姐姐恐怕也有人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