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王劍這一槍,當即是被對方碰開了,那老者也被救了一次。

原來是一位回過神來的老巢高層,趕來救援了。

「作的好,回去以後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了。」那老者見到對方居然為了救自己,而噴出一口老血,當下也覺得極為的感動。

可王劍並沒有什麼高興的表情。

剩下幾個高層,此時一個個都包圍上來。

王劍看了看周圍,然後判斷一番敵我的實力,接著輕嘆口氣。

「這小子要逃了,別讓他逃走。」

那老者作為一個戰鬥經驗很多的人物,當即看到王劍的神態,就知道他想要逃了,此時猛地出口大吼了一聲。

一位男子就要去抄王劍的後路。

枕邊甜寵:總裁的獨家嬌妻 可在那之前,王劍已經是拿出一張超級符文,也就是最後一張超級符文。

噗的一聲,那位抄王劍後路的男子,被這張超級符文一個爆炸,直接炸成了碎片。

王劍在爆炸之中,猛地一個閃動,向著外界逃去。

「別追,這小子不知道還有沒有符文,小心追了反被他符文狙殺。我們先離開吧。這小子的問題等到安全下來再說。」

那老者見到幾位高層還要追,連忙是對他們言道。

其實他也是無奈,現在大家都人人帶傷,不然這麼一群人,怎麼也不會令得王劍這個小夥子逃掉的才對、。

當然了,王劍也是看到他們受傷了才會出現,不然他才不會那麼傻。

「走走走。」

幾人看了看被王劍一出現就殺死的幾個人,心頭也是有些懼意,然後不再追擊,而是差著森林深處逃去。

「哼。我的超級符文若多留個幾張,你們今天都要交待在這裡。」

森林中,王劍跑了一陣,看看後方,感覺到並沒有追兵后,臉色也是有些難看起來。

要知道他之前衝出去,還有些把握的,可實際跟這麼一群強者戰鬥起來,就根本不一樣了,人家畢竟是老牌高手,王劍這孩子跟對方一群人戰鬥起來,若不是人家受傷了,搞不好他逃都無法逃出來。

當然了,他說超級符文留下來,也只是氣話,畢竟若之前沒有那些超級符文的幫助,他也不可能作到將那諾大得老巢都毀滅。

而作到這樣的事情,已經是王劍這個孩子,能夠作到的極為恐怖之事了,說出去搞不好整個地球界都要震驚,甚至感覺到王劍是一個擎天妖孽。

可王劍不會說,起源組織的人也不會說,至於未來會不會被別人知道,那也是未來的事情。

王劍這一路的離開,也是有些擔心會不會有起源組織的人追擊自己,畢竟那裡發生了如此大的事情,若周圍也有一個起源組織的大型基地,搞不好現在就空投人來了。

到時候他被實力完好的後天期,或者人數優勢的強者追擊,那麼就危險了。

王劍不敢多停留,一路奔襲了整整幾十里路,然後才是在某個小型的山谷內休息了下來。

在某一棵樹木上,再次搭建起樹屋,然後王劍躺在裡面,回想這幾日的生活,幾乎都不敢相信這一切是自己作的。

要知道起源組織,哪怕是王劍這樣的孩子,也是經常性的聽到大名,而實際上與他們進行戰鬥力,也才是明白了,這組織的深不可測。

之前的據點也就罷了,之前王劍僥倖炸掉的老巢,那根本就是一個基地。

王劍回頭想想,自己根本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若不是運氣好,早就死了也說不定。

「算了,我想要毀滅起源組織的想法,現在根本就不可能。總之也算是將他們這一邊的老巢都毀了,也算是稍微祭奠一番丁蕭了吧。不能讓小琳太過於擔心,我還是回到天河市好了。」

王劍拿出智腦,然後看了看自己所在的方位,之後整個人一呆。

他原本是想著,自己不能夠深入森林的,可現在才發現,自己一頭扎入了森林的深處。

這裡就算是出現一隻後天期的野獸,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王劍神情頓時緊張起來。要知道野獸可是極為可怕的,哪怕同階,也非一般的地球人能夠對付。 ?跟野獸打交道幾日後,王劍對於這些野獸的可怕,已經有了極為深刻的認識,之前曾經殺過狼獸,然後還見過熊類的猛獸,可都比不上王劍前天在路上,見到一隻淬體後期的猴怪。

那隻猴子怪物,似乎認出王劍是一位人類,本來想要攻擊的,可在見到王劍后,就停止了攻擊,瞬間就爬上了樹木,離開了。

王劍當時都有些驚懼,因為他在那猴怪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他都幾乎要力敵的感覺。

若之前那一戰開打,王劍不能肯定自己會無傷獲勝,若傷了,在森林深處,那就倒霉了,各種猛獸,會嗅著血的氣味,找你麻煩,然後將你直接耗到死。

王劍可不敢令得自己受傷,就像是那些逃亡的起源組織人物一樣,王劍認為他們可能真的能夠逃生的,估計都沒有幾個,當然了,人家比他王劍在野外的經驗多,可能也有些不同的方法也有可能。

王劍不敢在這區域多待,所以在看到自己所在方位后,直接在樹屋裡匆匆對付了一晚,然後早早起床,收拾后,連忙向著外圍而去。

可他不願意的事情發生了。

那便是,王劍在森林裡,居然被一隻野豬一般的怪物盯上了。

這隻怪物是一隻個頭達到了十米的恐怖巨獸,而且他身體上的實力表明,達到了淬體後期的恐怖程度。

我為什麼還不結婚 早就說過了,野獸的戰鬥力,比起人類的同等級高手都要強大很多,在沒有熱武器的狀況下,幾乎是壓倒性的優勢。

當然了,在實力達到先天後,反而是有智商的人類擁有了壓倒性的實力,畢竟後期就不看體型了。可地球上先天期的高手就那麼多,特別是先天期的人物,也不會隨隨便便就來殺戮森林裡的野獸,所以在這些野獸看來,人類反而是最好的獵物。

「吼。」

那野豬完全不是野豬的吼聲,就像是老虎一般的怒嘯一聲。

王劍則是連忙的向著前方奔去,雖然知道這傢伙盯上了自己,就不可能放棄,可總好過原地跟他對著干好。

王劍心頭叫苦,自己的實力本來就只是淬體初期,而且身上的超級符文都沒有了,現在拿什麼跟這實力還高他兩個小等級的豬怪戰?

他有些鬱悶,早知道昨天逃命的時候,就注意一番逃跑的路線了,弄得現在都幾乎方寸大亂。

「老兄,別追我啊,我的肉不好吃的。」

王劍向著背後的野豬怪大叫了一聲,雖然不知道對方能否聽懂自己的意思,可王劍明白,這個時代的強大野獸,也是有一定的智商的,甚至有些野獸若經過人類的訓化,搞不好都能夠聽懂人類大半的語語,然後跟人類生活在一起的。

畢竟強大的獸類,若沒有頭腦是不可能的,就像是這隻野豬怪,看起來笨笨的,可王劍幾次繞路,它都識破了,然後更為憤怒的追擊而來。

「咦,他似乎速度不算很快。」

跑著跑著,王劍感覺到了對方的缺點。

那便是這隻野豬怪,似乎速度上有缺點,雖然也算快了,可想要追上王劍這樣的淬體期,就差了點。

王劍的特長雖然不是在速度上,可有了升龍槍法的步法加成,所以在速度上至少比起同階的同學那是快了很多。

而那野豬怪的速度,則就不同了,它雖然是野豬的樣子,卻並沒有野豬速度快的優點。

「既然追不上,那就不要追了好不好。」

王劍看它越拉越遠,可依舊是不舍的樣子,為對方的毅力都感覺到感動,可不跑又不行。

就在王劍以為,自己完全逃過對方的追捕時。

他的面前,突然的一聲嘯聲。

「吼!」

王劍聽得頭皮一麻。

然後他見到在自己面前,一隻幾乎一個模子生出來的野豬怪,向著他的方向,直接奔襲而來。

兩隻野豬怪都是淬體後期,一前一後的夾擊起來王劍來。

「我的媽呀。」

王劍幾乎魂飛天外,要知道他連一隻野豬怪可能都干不過,兩隻的話,他直接躺屍好了。

可對方可不會認為王劍服輸了,實際上王劍身上的氣息對方也極為的忌憚,不然也不會一直追著了,這裡是他們的地盤,王劍這陌生的來客強者,他們自然想要殺死。

若劍能夠與這兩隻野豬怪解釋的話,絕對會跟他們說,自己根本就沒有與他們爭搶地盤的意思,可現在對方根本就不可能聽懂啊。

剛剛與幾大後天期強者戰鬥過,甚至殺死一個後天期的男生,此時被兩隻野豬怪,直接追得上天入地,無頭蒼蠅般。

這可謂是一報還一報,不是不報,而是時辰未到。

王劍幾乎鬱悶了,好在兩隻野豬怪的速度都不快,只是他也不算快,兩者都追擊著,那兩隻野豬怪似乎還很熟悉地形,一隻在後面追,令一隻還經常性的繞了道路,走快道到王劍前面,之後一竄出來,嚇得王劍幾乎屁滾尿流。

雙方就這麼追擊之下,來到了一處斷崖之地。

王劍看到面前,幾乎幾十米高的地方,猶豫了一番。

然後他也沒有多想,因為後面的兩隻怪物,都追到了腳邊,若再不決斷,說不定就會陷入死境了。

他縱身一躍。

耳邊都是風聲,這還是王劍第一次跳下如此高的地方。

雖然是淬體期了,可幾十米的高度,一個不好同樣會死的,王劍眼睛盯著下方的一棵樹木,然後心底默念著,自己一定要跳准地方。

在這巨大的壓力之下,他發現自己的準頭居然還不錯,下方那棵樹木在自己的眼前快速放大。

然後王劍伸出手,快速抱住樹木的樹枝。

嘩嘩嘩!

手掌傳來巨疼,他手掌整個被磨破了。

當然了,王劍也快速的跌進了樹木之上,不致於跌到地面上身死的結局。

羽·蒼穹之燼 可身上就沒有那麼簡單了,幾乎是沒有一個地方不痛的。

好在幾乎都是擦傷。

要知道那可是從幾十米高之地跳下來,沒有摔死都算運氣。 ?「那兩隻野豬怪,我記住你們了,下次等我實力夠了,或者多準備幾張超級符文,就過來找你們麻煩,到時候你們就等著成為豬啼吧。」

王劍在樹木上,望著上面那兩隻處懸崖上,久久不肯離開的野豬怪,幾乎是破口大罵。

要知道這還是他最近來第一次如此狼狽的時候。

這一幕可令得王劍最近自視甚高的感覺,一下子就彷彿一落千丈。

好在周圍也沒有人見到王劍的樣子,不然肯定會對這位男生感覺到好笑,畢竟還是一個普通男孩子啊。也會感覺王劍更加平易近人了。

王劍當然也是一位普通的男孩子,他也會跟別的男生一樣,跟妹妹吵架,同樣會對漂亮的女孩子,有些非份之想,同樣的,他還會跟別的男生一樣,對於自己的實力,有過份的信任。

而經過這一次的事情,想必他也能夠認識清楚自己的實力定位。

「那兩隻怪物,似乎不是不敢跳,而是似乎不敢接近這處懸崖。」

王劍看了看那兩隻不肯離去,卻也不敢往下跳的野豬怪。心頭的緊張感,依舊沒有消除。

從樹木上爬下來,然後王劍感覺到,自己整個人都是一緊。

「嗯?」

他感覺到,在這懸崖之地的前方小山谷里,似乎是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方,那裡的氣息,令得他都不敢想像。

「怎麼會有如此可怕的氣息,雖然我能夠感覺到,這氣息此時並非在這山谷裡面,只是它離去的殘留氣息,怎麼還會如此可怕的。」

王劍看了看左右,然後咽了咽唾沫。

他想了想,既然他能夠感覺到,那裡的氣息似乎已經不在了,那麼就能夠過去看看。

王劍踏入那山谷之地,然後感覺到周圍的氣息更為可怕了。

他幾乎認為自己走路都快走不好,周圍的氣息就像是水壓,令得他這區區淬體初期存在,幾乎無法走路。

「這到底是什麼實力的存在,才能夠造成如此壓力?而且他已經走開的。」

王劍心頭震駭,腦袋裡一直有道聲音,催促他趕緊逃離,可他心底不甘,不去看看那散發壓力的中央之地,他不甘心。

周圍的環境就像是陰森恐怖的鬼片,令得人極為發慌。

而就在王劍走到了幾乎令得他都邁不開腳步,壓力最為厲害的中心點時。

他腦袋一頓,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那壓力中央點,一隻小小的,像是熊貓的小生物,就地面上爬呀爬的,還不斷的發出叫聲。

嘰嘰嘰。

它見到王劍到來,幾乎是高興之極,然後張開小嘴巴,討要著什麼。

「呃。我知道了,這是那恐怖的東西後代?難道這小傢伙,也是一個極為恐怖潛力的野獸么。」

王劍瞬間就想明白了,這隻小傢伙,搞不好便是那離去生物的後代。之後王劍心頭的火熱,幾乎從沒有如此厲害過。

要知道,這可能是一隻極大潛力的野獸。

幼仔,在這類那裡,早就有過許多的研究,運氣好的人,曾經得過一隻後天期的幼仔,將他培養出來后,對主人也極好,然後一同作戰,實力幾乎比擬一位戰族的先天期了。

而現在這隻幼仔,搞不好便是如此一隻怪物的幼仔。

王劍眼睛里幾乎像是有了喜芒,然後他連忙是上前。

那隻幼仔似乎認錯了人,將王劍當成了他的媽媽或者什麼,呼喚著上前來。張開嘴巴。

王劍找了找,還好之前背包里的牛奶還剩下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