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行前,最痛恨別人欺騙自己的維恩,暗地裡告訴了炎自己在大炎帝國的身份,並告訴他光明教會肯定不會就此罷休,只怕很快就會捲土重來。數日之後,維恩還會返回這裡接走安然的母親,到時候只要自己能幫上的忙,維恩讓炎只管開口。

只是出於好意的維恩卻沒想到,自己低估了地精對大炎帝國之人的仇恨。

*************

感覺本書還不錯地請給你的朋友推薦下本書,謝謝~~ 因為這章中有聯繫前面的情節,為了確保前後一致,花了不少時間確定相關地內,現在才碼完。趕緊傳上來,然後去睡覺,眼睛都睜不開了,明天上來查漏改錯~

*********

維恩帶著米勒很快趕到佩羅鎮,租了一輛馬車趕往炎城。

這次本來安然也要跟來,只是維恩為了更快地返回,所以將安然留在了這裡,並暗示安然在自己離開后,將光明教會不會善罷甘休的意圖告訴勞斯。

以勞斯的精明,他知道該怎麼做。

*******

車廂中,小風正一臉憨態可掬地拽著米勒的衣袖,纏著米勒給他做好吃的東西。

維恩好笑地看著小風一臉口水流成河的饞樣,不由想起了昨晚的一幕。

昨天的晚飯雖然美其名曰慶功宴,其菜色卻實在是乏善可陳。

考慮到這個部落現在的情形,席間,維恩並沒露出絲毫不虞之色,一邊跟老地精交談一邊隨口吃了些山菜野味。

當維恩來到勞斯為其準備的石屋后,剛一關上門,小風的小舌頭就吐得老長,嘴裡不停地嘀咕著:「好難吃的飯菜!」

看樣子,這個好吃的小傢伙對於慶功宴的菜色十分不滿,只是礙於維恩都沒說什麼,才把抱怨都暫時壓在小肚子中,現在終於爆發出來了。

小風搞怪的表情讓維恩、珊兒和剛從陰陽佩中出來的煙兒都笑了起來。

維恩輕輕拍了拍小風的頭,笑著說:「小風,對於這個已經被光明教眾圍困了幾個月的部落而言,宴會上的東西已經是他們部落中能拿出來的最好的食物了。我們去吃的是心意,明白了嗎?「

小風似懂非懂地望著維恩,最後小臉一垮,抱著維恩的脖子撒嬌道:「心意是什麼東西?好吃嗎?我怎麼沒有吃到?要他們賠給我!」說著卻拿眼睛覷著米勒。

「小風,明天我們離開了這裡,再讓米勒幫你做好吃的,好嗎?」維恩只能先哄著小風,心中卻突然由小風的言行,想起了一個自己忽略的問題,那就是小風的教育問題。

這一發現頓時又讓維恩想起了珊兒,還有煙兒。

關於珊兒的教育問題,維恩以前就已經注意到了,只是他實在沒那麼多時間,用筆將自己想教給珊兒的知識一個字一個字地寫下來,所以他才那麼熱心地問煙兒要來了玉神簡的煉造步驟,打算自己煉造玉神簡,再將自己腦中的知識,比較系統地錄入玉神簡中,供珊兒學習。

至於煙兒,維恩因為反感她的欺瞞,所以一直並不想教她。只是後來,維恩發現煙兒對自己其實倒也不錯,雖然依然有事瞞著自己,但至少現在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壞心,維恩的心也軟了。尤其是維恩取出體內的情蟲后,煙兒的話無意中讓維恩注意到一些平時沒太在意的事實。比如體內的情蟲,如果當初自己專門教過煙兒有關血液循環系統的知識,相信煙兒不會掃了那麼多次都沒注意到血管上的情蟲。所以對於實用主義的維恩而言,教授煙兒這些知識應該是利大於弊。

根據煙兒和珊兒的經歷,這兩丫頭就是一個假老練,一個傻大姐,現在又多出一個神智初開,是非不辨的小風,維恩感到自己必須得儘快煉造出玉神簡,開始教授幾個小傢伙各種知識了。

維恩心中不由哀嘆一聲:「甩手掌柜又泡湯了!」因為維恩可不放心將三個以後基本一直跟隨在自己身邊的小傢伙交給別人去教育。

一念至此,維恩遂拿出錄有玉神簡煉造步驟的玉神簡,開始琢磨其煉造方法。

一拿出玉神簡,維恩又想到一個問題,小風還不識字!

眼珠一轉,維恩取出魔法火爐和兩塊火系魔核,笑著對小風說:「小風,想不想吃好吃的?」

「想!」小風毫不猶豫地說,絲毫沒有意識到某人的企圖。

「好,我讓米勒幫你做好吃的,但是有個條件,米勒教你認字,每認識一個字就給吃三塊肉,如何?」大灰狼般地維恩笑眯眯地看著小風,而趴在維恩身邊的珊兒渾身一個激靈,感覺這一幕何其眼熟,當初煙兒教自己識字時,也用過這招!

「好!」為了吃到好吃的肉,小風不疑有他地點頭應下了維恩的條件。

維恩一邊將魔法火爐和魔核交給米勒,一邊對米勒說:「記得要把肉做得入味些,小風才喜歡吃!」

看米勒有些疑惑地看著自己,維恩只好再露骨一些,說:「呃,小一些總是容易入味一些,入了味才好吃嘛!」

米勒終於明白了維恩的意思。

這個傢伙為了趕路,不想讓米勒下車去抓捕野獸,所以想利用米勒戒指中的肉,盡量讓小風多認得一些字。

趴一邊的珊兒則用幸災樂禍的眼神看著小風,想當初——哼哼!

不過好歹當初這個傢伙還沒有讓煙兒將肉往小里切,一想到這裡,珊兒的心情頓時變得十分愉快。

*******

一路緊趕慢趕之下,不到三天,維恩和米勒來到了火丘陵的地界。

因為趕時間,外加又帶著小風,維恩並沒有象菲林那樣在炎城停留,打聽火丘陵的近況,只是買了幾套火晶絲的衣物,便匆匆離開了炎城。

打開菲林交給自己的地圖,維恩很快便選中了一條路,打算直接前往內層,將珊兒所需的魔核收集足后,再返回中間層收集大紅他們所需的魔核。

只是讓維恩沒想到的是,剛進入中間層不遠,他就遇到了幾位不顧一切狂奔而來的人,看其衣著應該是傭兵。

這幾人從維恩身邊狂奔而去,只有一人,好心地沖維恩嚷了一句:「快跑!獸潮來了!」

「獸潮?」還沒等維恩開口問其詳細情況,幾人已經翻過山樑,跑得沒影了。

維恩心中一動,問珊兒:「珊兒,你知道為什麼會發生獸潮嗎?」

站在維恩肩上的珊兒撇撇嘴回答:「廢話,魔獸也不是傻子,自然是發生了什麼能威脅自己生命的事情才會逃走!這樣的魔獸多了,自然就形成了獸潮!」

「只是一般獸潮都不會跑出太遠,只要這些魔獸察覺不到威脅了,它們就不再奔逃!」

不得不說維恩的聯想力夠豐富,腦子動得也很快,他由珊兒的解釋聯想起了記憶中的另外一次獸潮。

這次獸潮維恩沒有親見,是菲林告訴他的,而且菲林也沒有親見,只是菲林在獸潮過後,路過此地時,發現了地窖中的維恩。

當時菲林告訴他,自己非常不理解怎麼會獸潮都跑到了官道附近,因為官道周圍往往住有獵戶人家,左近山中的野獸或者魔獸都基本被這些人殺得差不多了,只有隔著十多座山峰的深山之中才有數量較多的野獸或者魔獸。要能形成獸潮,那必須是二十多座山峰后的深山中的深山,才有那麼多的野獸和魔獸,能夠匯聚成獸潮。

只是哪怕是法神,也沒法將自己的氣息散發到二十多座山峰之處。獸潮能跑到官道,只能說明那個能威脅他們生命的危險緊跟其後,將這些野獸和魔獸趕到官道附近。

這些都是菲林根據自己後來查看到的一些痕迹猜出來的,只是菲林並沒找到驅趕獸潮的東西,所以這事也只能這麼不了了之。

將珊兒的話聯繫起菲林當初告訴自己的話,維恩突然心中一顫,再聯想到煙兒說過自己是在維恩(身體原主人)最虛弱之時,才奪舍成功。

這一切怎麼看來都似乎太巧了,巧得讓人巨無語,好像煙兒找到一個適合自己奪舍之人,而這人就正好處於最虛弱之時,所以自己一把就奪舍成功了。

心中狐疑頓生的維恩,還沒來得及將煙兒喚出來詢問當年的真實情況,遠處已經飄來了一大蓬似乎能遮天蔽日的紅色煙塵。

*************

感覺本書還不錯地請給你的朋友推薦下本書,謝謝~~ 維恩一見漫天飄來的紅塵,立即掏出魔陣魔核給自己和米勒加持了漂浮術。

兩人頓時飄到半空中,望著迅速靠近的獸潮,心中所想卻相差甚大。

米勒警惕地望著漸行漸近的獸潮,只等維恩一聲令下,方好更迅速地做出應對。

維恩看似一臉平靜地看著如一股泥石流般捲來的獸潮,心中卻種種滋味,不一而足。

最先衝到近前的數只魔獸是即將晉階5階的4階魔獸。

這些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在中間層邊緣占點便宜的4階魔獸,面對著鋪天蓋地而來的5階以及更高階魔獸的氣息,嚇得扭身就跑。

只是身後追來的魔獸太快,一隻並不以敏捷見長的火殼獸很快就被身後追來的魔獸攆上,頓時一陣亂蹄亂爪,將這隻火殼獸踩成了稀泥,連魔核都被狂奔中的魔獸踩得粉碎。

看著瘋狂奔逃的魔獸,維恩的眼睛眯了起來,突然對懷中的小風說:「小風,一會等魔獸過來時,哥哥說放,你就將你的氣息散發出去兩息時間,好嗎?」

身上帶著亂息珠的小風困惑地看了看維恩,不知道哥哥為何要自己這麼做,不過還是聽話地點點頭。

幾次眨眼間,狂奔中的魔獸群如滾雷般已到維恩的腳下。

「放!」隨著維恩的命令,小風身上的氣息如洪水般向身下的魔獸群涌去。

「吼——」「昂——」「嗷——」,頓時下面感應到小風氣息的魔獸受驚地狂叫起來,獸群頓時炸了窩,亂成了一團。

一些身形矮小的魔獸立即被高大的魔獸踩死踩傷,一些受驚后不辨方向的魔獸頓時一頭撞向路邊的岩石。

火山的岩石本就多孔隙,哪裡扛得住狂奔中突然一頭撞來的魔獸,一時間魔獸受驚的嘶鳴和「隆隆」的岩石崩潰滾落之聲傳出老遠。

見此,已收起氣息的小風小嘴一裂,從維恩的懷中撲了出去。

只見小風小手一握,地上被踩死踩傷的魔獸頭部頓時被風刃切開,一個個看似細小的風漩渦托著一顆顆火紅色的魔核,迅速向小風飄來。

珊兒一見,眉開眼笑地說:「這下太好了,省了咱好多事!小風再來一次,再來一次!」

此情此景,面無表情的維恩心中卻泛起一陣深深的哀痛。

他叫小風這麼做,可不是想儘快地收集魔核,而是他感覺自己沒法面對煙兒去探求當年的真相!

只是他又希望知道當年的真相!

所以他用了這個辦法來驗證心中的猜測。

煙兒雖然是靈魂體,不具備攻擊能力,但她身為法神級別的靈魂體,又會使用神識,利用神識控制自身氣息,從而達到驅趕那些智商並不高明的獸群的目的,對她而言並不難。

至於被滾落的岩石封住的地窖門,剛才的實驗已說明了一切。

望著咧著嘴正樂的小風,維恩心中哀嘆道:「你做的孽,我欠的債!只怕這債不像以前想的那般容易還了!」

********

正在維恩哀傷之際,小風已經將下面被踩死踩傷的魔獸的魔核悉數取來,咯咯笑著一頭撲到維恩懷中。

珊兒在一旁取笑先前奔逃的那幾個傭兵:「這獸潮把先前那幾個人嚇成那般模樣,卻幫我們省了好多事!如果後面還有更高階的魔獸,只怕我們的狩獵很快就能結束了!」

後知後覺的珊兒樂得大笑時,煙兒卻在陰陽佩中沉默地看著外面所發生的一切,一種不太好的感覺籠罩在她心中。

煙兒並沒意識到維恩心中所想,但她知道二皇祖說過火丘陵核心區域有超階魔獸,現在她正在擔心這些魔獸的奔逃是不是與之有關。

聽了珊兒取笑那幾個傭兵,維恩突然背上一僵,本來沒什麼表情的臉上迅速出現擔憂的神情。

正如菲林說起撿到自己的那場獸潮一般,這些魔獸現在雖然是以5階居多,但誰知道後面有沒有八九階,甚至更高階的魔獸呢?

如果連八九階甚至更高階的魔獸都跑到了這裡,那是不是意味著後面也應該有追趕之物,而且離火丘陵最近的炎城,在維恩一行離開時,一片平靜,顯然不知道獸潮的發生。

如果這些魔獸直撲炎城,維恩都不敢想下去了。

離開天炎城之時,維恩就知道大炎帝國又面臨著蠢蠢欲動的泯金帝國的挑釁,如果此時內部又出這麼一場獸潮掀起的風波,大炎帝國絕對不好過。

幾條線索湊到一起,維恩似乎聞到了一種叫陰謀的味道。

眯著眼思量了一會,突然維恩讓肩上的珊兒飛到米勒肩上去。

莫名其妙的珊兒遲疑地看著維恩,卻沒挪窩。

維恩直接對米勒說:「你帶著珊兒去炎城報信!不管獸潮最後會不會跑到炎城去,讓炎城的城防官和城主早些做好準備,以免措手不及之下,炎城被毀!你只需告訴他們,是我的命令即可,珊兒可以證明你的話!」

「我帶著小風去後面查看一下獸潮發生的原因,很快也會返回炎城與你們會合!」維恩自籌帶著小風,天下盡可去得,要去探查獸潮發生的原因,因為他聞到了陰謀的味道,但這些他卻沒有告訴米勒。

聽了維恩的話,珊兒也反應過來了,順從地飛到米勒肩上。

這還得感謝柯斯,正是當初他的全國通緝令和後來發到各個城市中的維恩和珊兒的畫像,使得幾乎全大炎帝國的官員都認識了劍易親王和他那隻形影不離的黑鳥。

*******

看著米勒的身形完全后,維恩低聲對小風說:「小風,跟哥哥去抓壞人好不好?」

並沒太理解維恩和米勒的言行的小風,懵懂地睜著兩隻淡綠色的大眼睛,沖維恩點點頭。反正在他看來,只要跟在哥哥身邊,去做什麼都沒關係。

維恩在小風胖乎乎的小臉上親了一口,抱緊小風,向著紅色煙塵的深處掠去。

*************

感覺本書還不錯地請給你的朋友推薦下本書,謝謝~~

後面還有一更,不過才碼了一半,別等了,明天一早起來看吧,我實在不敢保證在12點以前能搞定~~ 昨晚3點本已碼完,但內容上讓我感覺有些不滿意,加上犯困,腦子也不轉了,遂今天早上起來再修改。現在總算感覺還可以了,先傳上來,繼續碼晚上的更新,爭取晚上早點上傳!

********

隨著維恩越往紅塵深處掠去,魔獸的體型也在趨於變大,等階也提高到7階左右。

如果這不是危險的獸潮,維恩鐵定笑得合不攏嘴,這麼多魔核,珊兒的等階又可以提升了。

而此時,維恩的臉陰沉得幾乎能滴出水來,因為魔獸越多,說明被影響的範圍越大,引起獸潮的罪魁禍首很可能就越強。

火丘陵本沒有路,只是走得獸多了也就成了路。

此時,遠比官道窄的土石路上,一些重量級的路霸出現在維恩眼中,一隻獸就幾乎堵住了這條土石路。

維恩懷中的小風,小胖手指著身下的路霸魔獸道:「哥哥,這些是八階魔獸!」

小風已在魔法塔中得知相關等階的劃分標準,這時正在幫維恩準確地判斷這些魔獸的等階。

維恩現在並不太清楚自己是否已經進入了火丘陵內層,只是根據這些路霸在窄小的土石路上艱難奔逃的情形,判斷出自己依然身處中間層,否則不應該有這麼多的路霸級的八階魔獸。

同時,維恩在這些路霸身上隱隱察覺到一絲控制的氣息,好像有人正在控制著這些路霸,驅使著他們一路狂奔。

維恩有些疑惑地多盯了這些路霸幾眼,腳下不停地接著往紅塵深處掠去。

******

「哥哥,那些是九階魔獸!」小風指著離維恩不足千米的數只魔獸說。

維恩的臉色頓時又陰沉了幾分,因為他在這些九階魔獸身上依然察覺到一絲控制的氣息!

9階魔獸的數量遠遠少於8階魔獸,很快小風再次指著不遠處的數只魔獸說:「哥哥,那些是化形魔獸!」

其實不用小風提醒,維恩也已經猜到這些魔獸是化形魔獸,因為有個身穿紅袍的年輕人,正坐在一頭顯出本體的金角吼獸背上。

但見那紅袍青年一臉的哀傷和擔心,不時回頭往後望去,似乎在感應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