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愉快的解剖后,渾身難受的西撒終於爽了。將挖出的心肝脾肺腎,一顆完整大腦,與一隻眼球,分別泡進不同的藥水瓶中,然後貼上標籤,小心翼翼的收入冷藏保鮮冰箱內。接著,西撒張開右手,放出一群魔蠅,將試驗台上殘留的血肉殘屍吞的一乾二淨。自從有了血腥沼澤,西撒才發現魔蠅根本就是滅屍神器,麻麻再也不擔心我殺人後留下線索了!

處理掉殘留的血肉,西撒又讓減號將他預定的恐龍器官組織紛紛吐了出來,開始打包收藏。

「怎麼只有這麼一點?」西撒偷偷收集了不少完整的恐龍屍體,得到的內臟絕不止這麼點!

「呃,都讓艾爾莎麻麻,不,艾爾莎姐姐分解了。她說這些器官都重複了,給你留一些樣品就行。還說這都是低級恐龍,沒必要囤積太多,五巨頭才是你的目標。」減號委屈的說道。

「五巨頭?!」西撒瞪大眼睛怪叫道:「她就算恢復到巔峰狀態,也不是五巨頭的對手!憑什麼讓我上?」

「你欺負我妹妹幹嘛,有本事自己找艾爾莎麻麻理論去!」左手的加號不甘的喊道。

「住嘴!我才是姐姐!」減號回道。

「耶?我幫你,你還敢凶我!」

「你明明是藉機占我便宜,哪裡有幫我的意思?我才是姐姐!」

「你……」

「算了,不和你們一般見識,我還有要事做。對了,卡蜜拉,冰箱裡面還有多少鮮奶?」西撒回頭,看向躺在搖籃中,雙手捧著一瓶吸管香水,雙腳正協調的蹬毛線球的貓耳蘿莉。

「幹嘛?只剩下六箱了,都是我喜歡喝的水果味。這些都是我拿私房錢買的,沒有我的允許,你是絕對絕對取不出來!」卡蜜拉警惕的回道。

「呵呵,別害怕嘛,我這麼疼你,怎麼會搶你的奶喝呢!再說了,要搶也得等幾年才行。」看著卡蜜拉平平無奇的胸部,西撒訕笑道。

「那你問這個幹嘛?」卡蜜拉搖動著耳朵,死死盯住西撒,生怕他有什麼陰謀。

「我最近可能要和長鼻馬他們動手,咱們的實力必須提升到最高。所以我打算儘快將拜倫做出來。你算算,除了我和拜倫,就只有牛奶能夠算作戰力,但他的天賦能力很苛刻,必須要有乳製品才能發動。原本我打算在『壕金號』上弄幾桶鮮奶的,但誰知突然碰上海怪,然後就到了這裡。若不是沒有準備,牛奶也不至於派不上一點用場。」西撒攤手解釋道。

聽到西撒的話,已經恢復正常,在一旁收拾手術器材的牛奶,又不自覺地落下了委屈的眼淚。真是太慘淡了,處處被主人鄙視,真是太失敗了啊!

「哼,什麼叫只有三個戰力?我不算嗎?」自覺被無視的卡蜜拉一腳蹬飛毛線球。利索的爬起來,怒視西撒。「哎呦!」緊接著,毛線球落地,打中她的頭部,將貓咪從搖籃中擊落。

看到賣蠢的卡蜜拉,西撒也不言語,就靜靜地站在那裡,欣賞貓耳娘追著一個線團撕打拍咬,玩的不亦樂乎。錯了,是發泄她心中的怒火。

「如何?借牛奶幾瓶水果奶。這樣我的壓力也能輕鬆一點。」西撒和卡蜜拉商量起來。

「哦……我想起來了。他的天賦能行嗎?看起來不怎麼放心的樣子。」卡蜜拉瞅了牛奶一眼,甩著尾巴問道。

「卡蜜拉小姐放心,我一定能行的!我絕對不會辜負主人對我的信任!」開始抹桌子的牛奶突然抬頭,鬥志昂揚的說道。

「算啦。破例送你一箱。記住要省著用啊!還有。以後要把錢補齊,記得付利息哦!」說罷,卡蜜拉光著腳丫向倉庫跑去。

另一邊的西撒。也取出了已經製作完善的拜倫。

此時拜倫的殘軀早已經修補完畢,原有的心臟,更是被一枚害級心臟引擎替換。此外,他全身的骨骼,無不經過g老爺的特殊金屬化處理,變得堅硬無比,而且極富韌性不易斷裂。拜倫本就是力量型肉搏選手,骨骼強化后對速度沒有太大影響,力量與防禦反而提高許多。

除了這些,有兩點令西撒感到非常滿意。首先是拜倫的心臟引擎,來源於艾爾莎送他生日禮物,那具害最上的能力者屍體。

屍體已經送給解剖者,做成了卡茲大人,現在估計已經被發射到太空了吧?但卡茲大人的心臟卻留了下來,這是一枚『岩擊流』武道強者的心臟,擁有極強的『大地』屬性,並且與拜倫純肉搏的『肌肉體質』相融合,衍生出『大地力量』的新天賦。

此外,西撒當初入獄前,曾與零之環進行交易,弄到了拜倫擁有的天牛血統的融血劑。再製造木乃伊的時候,西撒重新培育了拜倫的肉體,將天牛血統的兩個天賦激發到最大。一個是與『大地心臟』相融合的『巨力』天賦,一個是甲蟲特有的『角質甲殼』。

如今的拜倫,再無血脈瓶頸,憑他自身的積累,應該很快能衝擊害級。不過再見到那些食肉龍的強大后,西撒又有了新想法。若是給拜倫打一管五巨頭的融血劑,是爆體而亡呢?還是進化出更恐怖的『東西』來?反正是自己的亡靈,玩壞了不心疼!西撒對此充滿了期待。

「哎,本來覺得很完美了,但看到那些恐龍后,反而又有了新靈感!」拍著身前的魁梧木乃伊,西撒感嘆道。

突然,西撒轉頭,緊緊盯住牛奶,問道:「牛奶,我能相信你嗎?」

「嗯?」開始掃地板的牛奶傻傻的抬頭,不解的看著少年。

「你會背叛我嗎?」西撒莫名其妙的問道。

「怎麼可能?!您是我的主人啊!」牛奶驚慌的回道,生怕西撒誤解他。

「你知道,亡靈法師可以製作無數的亡靈,但只能使用極少的一部分。像我這種天才,最多也就契約五個與自身實力相近的亡靈,這已經是很可怕的數據。如果退一步,選擇不入級的亡靈,反而能提升到十個。不過那種垃圾契約的再多,除了做炮灰,又有什麼用處?我的理念很簡單,『以質取勝』,只選精英。」

「雖然我做的亡靈不多,但每一都是精品,你也一樣。你實力看起來不強,但卻潛力十足,能夠像能力者一般提升,不會碰到極限,被卡死。如果將我的靈魂化分單位,每個單位能夠負擔一隻標準的『患級』亡靈,那麼我大概擁有6單位。而你,大概佔據了1.8,可以看成2單位。至於拜倫,大概有3.5的樣子。如果我同時契約你們兩個,差不多就到極限了。」

「如果在外界,有兩個精英木乃伊,再加我自身的實力,無論做什麼都夠了。但這裡不同,這處神域讓我非常沒有安全感。所以,我打算繼續製作亡靈。等拜倫完工,我的實力將大漲,有資格奪取隊伍的領導權。到時候,我獲得資源將更多,很快就能製造出另一個亡靈。不過我也將面臨一個困境。」

「造一個更強的木乃伊取代你的位置,讓你退休回歸實驗室待機,這絕不是最好的選擇。我需要更多的手下,幫我面對外界的敵人。你跟了我一年,我很熟悉你,信任你。但拜倫不同,雖然我重新製造了他的靈魂,但這並不能保證他的品行性格,我必須牢牢控制住他。」西撒看著牛奶,自言自語的說著。

「主人?」似乎想到了什麼,牛奶眼含激動的叫了一聲,試探的看向西撒。

「沒錯,我打算給你自由,放棄對你的絕對控制權,僅保留一部分靈魂方面的聯繫。這樣,我才能契約第三隻亡靈。我剛才說過,我做出來的全是精品,無論你還是拜倫,都擁有自我意識,以及虛擬靈魂,說白了,你們就是黑臼齒的最高傑作,擁有生命與靈魂的人造人。所以你不用擔心,失去我支持,會出現實力衰退、動作遲鈍等狀況。」

身為亡靈法師,西撒十分滿意老媽遺傳的『血蜜』與『靈魂糖漿』,雖然被暴食血統污染成了吃貨天賦,但依舊是那麼的強大,完全可以山寨『賢者之石』,而且還多了食用的功能。小爺簡直就是天生的亡靈系啊!

「主,主……主人!」此時的牛奶,已經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現在,我再問你一次,你會背叛我嗎?」

『撲通』一聲,牛奶俯下身子,趴在西撒面前,涕淚橫流的說道:「不會!我牛奶絕對不會背叛主人。我的身體、我的生命、我的靈魂,我的一切都是主人賜予的,地精海加爾.特侖蘇早就在八年前死去了,我牛奶只是在黑暗冰庫中冷凍多年,終於主人發現的木乃伊僕從。無論我將來怎樣,都永遠忠誠於您!」

「嗯?已經恢復記憶了!好吧,我信你這一次,千萬別讓我失望啊!」西撒拍了拍牛奶的肩膀,故作慈悲的說道,一副和手下推心置腹的樣子,還帶著一點點古代貴族接受騎士效忠時的裝b范。

事實上,西撒早就看清了牛奶吃苦耐勞的忠犬性格,一直有解放許可權的打算。只不過放開許可權后,牛奶的自主性會大大增強,他再不能強行命令地精、隨意打罵,所以他忍了很久。

此時做戲做全套,西撒這番話,完全是在欺騙地精的感情,提升自己在牛奶心目中的偉大形象。等以後分配臟活累活時,牛奶更不會有怨言了。

至於亡靈反噬背叛,身為一名亡靈法師早有準備。西撒當初製作的『復甦術式』,不僅有數重靈魂密碼鎖,還有一鍵還原功能。如果牛奶敢背叛,他就敢清空地精的靈魂,讓它做一個白痴。若是牛奶逆天到硬抗一鍵還原,沒有失去自我意識的地步,西撒還有靈魂自毀程序、心臟引擎內置炸彈,以及木乃伊體內潛伏的魔化b病毒等諸多手段。不信玩不死這隻木乃伊!

「主人,您放心吧,無論您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牛奶都不會眨一下眼睛的!」感動壞的牛奶,抱著西撒大腿嚎咷痛哭中。

「行了,行了,我相信你,來,這張手紙送你了,就當慶祝你自由的禮物,還不快擦擦眼淚?鼻涕都抹我身上了!」西撒遞過一張褶皺破舊的手紙,和顏悅色道。

「咦?喵是不是錯過了一場好戲?」用尾巴拖著一箱草莓味袋裝奶的卡蜜拉,來到了實驗台,好奇的問道。

「牛奶,你的裝備來了,還不快去檢查。」

「嗚嗚嗚……,小的這就去!」(未完待續……)

ps:感謝金au銀ag的月票與打賞。 藍莓島的中部地區,小蘿莉莉亞正趾高氣揚的走在叢林中,他的身後,跟著肌肉保鏢鑽石。在她的周圍,有迷霧製造的霧氣驅趕蚊蟲。而羅傑則跟在最後,好奇的欣賞周圍的風景。

「你這個笨蛋,本姑娘辛辛苦苦才找到那麼棒的一個樹洞,結果你一身血腥味,竟然吸引來了一群食肉龍,真是蠢到家了!」負責開路的蘿莉,不斷數落身後的鑽石。

「住口,你夠了啊!我還不是好心,想讓大家都吃上龍肉嘛!」鑽石反駁道。

「吃恐龍,也吃不掉一頭大象那麼大的吧!你腦子有水嗎?那麼多小型食草龍不抓,偏要欺負那個大塊頭,你想展示雄性風采吸引異性注意力,也別打我的注意啊!迷霧姐姐明明心有所屬,暗戀羅傑老大,你丫到底發哪門子春啊?!」被鑽石反駁的莉亞,火力大增,狂噴毒汁。

「不要把我說的那麼可憐,我可是有女朋友的!」鑽石怒道。

「咦?沒看出來啊,哪個女人瞎了眼,竟然看上你這個註定孤單擼一生的可憐蟲?」莉亞故作??小說.驚奇的喊道,驚起了林中大量昆蟲。

「你!想死嗎?」鑽石緊咬牙關,強忍住了一拳打爆死蘿莉的衝動。

「前方有情況!」使用霧氣充當偵查手段的迷霧,低聲說道。

「麻煩,又要躲!哎,要是能弄一大坨霸王龍的便便,抹在鑽石的臉上。再讓他走在隊伍最前端,我們一定能省去不少麻煩!要是連噓噓都弄到手,就更完美了!」莉亞嘀嘀咕咕的說著,然後一個轉身,鑽進一片茂密的草叢中。

「頭,不能弄死她嗎?打昏也可以啊!總之讓她閉嘴,我就謝天謝地了。」鑽石一臉哀求的看向羅傑。

「她只是個孩子,你要遷就她。」迷霧拍了拍鑽石的肩膀,接著趕至莉亞的身邊。

當羅傑一行四人隱藏好后,一隻氣勢不凡的龐然大物闖入了眾人的眼帘。它的身體如此巨大強壯。彷彿一座移動的山峰。那一張布滿利刃的嘴巴,如同吞噬無盡生命的深淵入口,血色的眼瞳,充斥著暴虐與瘋狂。這隻每邁出一步。就引動大地劇烈震動的怪物。正是中部地帶的主宰。霸王龍!

「唔……,偶像哎!」看到霸王龍的側影,草叢中的莉亞睜大眼睛。讚歎的說道。

看她那見到偶像的激動表情,迷霧連忙捂住小蘿莉的嘴巴,將她緊緊抱住,生怕這丫頭一時腦熱,衝上前索要簽名,然後被一抓拍死。

「霧姐,松,鬆手,我很清醒!」蘿莉掙扎著,擺脫了迷霧的束縛,接著乖乖趴好,小聲說道。

「噓,別做傻事請!」迷霧警告道。

「放心吧,我沒傻。咦?這傢伙好像剛吃完飯,正要……」

莉亞正說著,不遠處的霸王龍急速抖動身體,像落水狗一樣搖擺起來,然後微微抬起尾巴,身體后傾,擺出一個一場異常難看的高難度『恐龍馬步』。接著,它發出一聲震撼人心的低吼,然後雙腿用力,指端的鐮刀指甲輕易將土層下的巨石撕裂崩飛。

一聲巨吼后,什麼都沒發生。焦躁的霸王龍更加壓低身子,背脊的骨骼收縮扭動,尾巴在空中瘋狂抽打,擊出旋風與呼嘯聲。一聲更加嘹亮的吼聲響起,接著只聽『噗嘰』一聲,一灘冒著熱氣的棕色惡臭物質,從它的下方噴射而出,迅速在地面積成一灘小山包。

「居然是個便秘患者!」見到這不雅的一幕,迷霧與另一邊的羅傑等人,早就驚得目瞪口呆,只有小蘿莉還保持著理智,一臉失望的罵道。這隻霸王龍的所作所為,徹底破壞了它在莉亞心中的『王者形象』。

當然,霸王龍也不會在乎一個『食物』的對自己的看法。王者與否,並非來自某個人的主觀認知,而是它的實力強大與否。即便便秘,它依舊是這片土地的掌控者,無論多麼牛掰的恐龍,都會成為自己的腹中美食。

便秘≠弱者,王者=實力!

「吼吼吼!」身心舒爽的霸王龍仰天長嘯,接著恢復往日霸主的森嚴形象,邁著小步子來到鑽石隱藏的大樹旁,接著微微抬腿,一道濃黃的水柱噴射而下。

舒爽的打了一尿顫,王滿足的離開了,只留下一個躲在樹枝間,被神秘液體濕潤的可憐蟲。

「呃,鑽石你……」

當四人組再次匯合時,羅傑也不知該用怎樣的話語和鑽石打招呼?更不知該不該安慰他?

「是不是很『大根』?有沒有產生陪伴你一生的心理陰影?跪求陰影面積的大小!」來到鑽石身旁的莉亞,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拚命扇動空氣,幸災樂禍的問道。

「我很好!一點事都沒有!頭,我去洗澡。」被毒舌蘿莉一刺激,鑽石反而恢復過來。

「不行!停下!」小蘿莉張開雙手攔在鑽石身前,喊道。

「怎麼,你還想耍我不成?」

「不,不是的。雖然我很喜歡看你笑話,但我攔卻你是有理由的!霸王龍可是龍中霸主,除了棘背龍、蠻龍等極少幾種同級恐龍外,再無龍敢招惹它。因此,霸王龍的尿液,同樣是尿中霸主。唉唉唉,你別急嘛,我好好說。霸王龍的尿液有刺激味道,它們用『噓噓』標記領地,威懾其他食肉龍,凡是聞到這股氣味,其他恐龍無不退避三舍。如今你有幸受到王者的祝福,怎能輕易洗去?你一定要犧牲小我,頂著一身祝福走在最前面,為我們披荊斬棘,開闢一條陽光大路啊!你說對吧,羅傑老大?」見鑽石又有暴走的趨勢,莉亞連忙躲到羅傑身後。喊道。

「那個,鑽石啊,利亞她說的似乎有些道理。」羅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麼坑隊友,他有些為難啊。

「雖說有些尷尬,但不失為一道強力護身符。」迷霧露出一個寬慰的笑容,卻看的鑽石直想哭。

「好吧,別說了,我不洗就是了,哎。你們走的那麼遠幹嘛?別跑啊!」

……

羅傑一方遭遇便秘霸王龍的時候。奧斯本一方卻悠哉無比的在叢林間前行。

前方有強大的老管家昆廷清理道路,後面的三位年輕人都十分輕鬆。大獻殷情的卡特,不知從哪裡弄來一隻溫順的食草恐龍?並將其送給了嬌弱的女精靈做代步工具。

經過一整天的訓練,卡特忍痛將自己珍藏的煙葉取出來。給食草恐龍抽。大量吸食這種能夠成癮的超級煙草后。恐龍慢慢變了。變得和卡蜜拉飼養的那隻海豚一樣,都成了癮君子。之後嘛,溫順的恐龍對卡特言聽計從。而卡特也獲得了妹子的好感。

「昆廷爺爺,能在這裡停一下嗎?」龍背上的精靈有禮貌的喊道。

「怎麼了?凱瑞甘小姐?」老管家回頭,問道。

「當然是收集植物啦。這次歷經磨難才進入『夢魘島』,我一定要多收集一些資料,不能讓家族失望啊。」精靈妹答道。

「好啊,差不多也該吃晚飯了,我順便看看附近有沒有適合過夜的地方。」老人點頭應道,「對了,您收集植物時,千萬別走得太遠。」

「謝謝您!」精靈妹對老人行了一個禮,然後開心的跳下龍背,向一邊的草地跑去。

「凱瑞甘妹妹,等等我!讓哥哥來保護你安全!」的卡特一甩銀色長發,蕩漾的跟了上去。

「少爺,您怎麼了?一直都在走神。」老管家來到奧斯本身邊,關心的問道。

自從進入這個神域后,奧斯本就變得神不守舍,整日恍恍惚惚。原本他對凱瑞甘很有好感,總是千方百計的追求對方,將橫插一腳的卡特視為眼中釘。自從進入神域,他對精靈妹冷淡了許多,至於卡特,則徹底無視了。

「管家放心,我沒事,我只是,只是太激動了!夢魘島,沒想到運氣這麼好,竟然找到了那個傳說的線索!自從得到它,我一直以為這東西只是個毫無用處的古董。」

說話間,奧斯本從懷中取出一個金屬打造的小巧球形飾品。這是一個鐵環套鐵環,如同陀螺儀一般的精密的工具。外層的金屬已經有些銹跡,但最核心的那個指南針狀圓盤,卻滴溜溜的走動著。

「這東西一直是靜止狀態,我還以為它壞了。沒想到進入神域后,居然走動起來。若是沒猜錯,這裡一定和那個傳說有關。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如果能得到它,便可與真神抗衡。不!是屠戮真神!」看著手中不斷轉動的圓盤,奧斯本激動的有些無法自持。

若是羅傑一伙人在旁邊,他們一定能認出奧斯本手中的物品,正是那件價值還在精靈妹『羊皮地圖』之上的物品。西撒得到的日記,言明這神域有更深的隱秘,而奧斯本手中的儀器,正是探索秘密的關鍵。

……

在島嶼東部與南部相交接的地段,長頸馬正扛著一個全身布滿黑白條紋的俘虜,站在奧巴馬的身後。

此時的奧巴馬,滿心好奇的站在一片建築廢墟之前,認真打量殘破牆壁上遺留的浮雕。

憑藉特殊的預感,他帶領隊伍順著精靈妹開啟的入口,進入這處神域。他以為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功勞,並不清楚奧斯本、羅傑、西撒、狗頭人四路人馬,都已經進入這處空間,所以表現的相當淡定、從容。

進入神域后,在某種奇特的呼喚下,奧巴馬並未像其他西撒那般瘋狂捕殺恐龍,也沒想精靈妹那樣收集植物,而是不斷探索,尋找解答心中困惑的答案。在進入空間的一天一夜中,他遭遇了幾波食肉龍攻擊,死掉了一個半殘俘虜,冰山。

冰山在被恐龍咬死的時候,像遊戲中的boss一樣自爆了,順帶冰封了附近的食肉龍。而奧巴馬在黑白牢籠的防護下,成功逃離。之後,慌不擇路的他們闖入了這片已經被廢棄的遺迹中。

遺迹代表了文明,這個神域或許在很久之前的古代,生活著一批智慧生物。不過歲月更迭,那些智慧生物早已消亡,文明失落,神域的主人也死去,只留下這片原始而又充滿生機的恐龍世界。

在閱覽牆壁浮雕的過程中,奧巴馬驚訝的發現,在那些看不懂的文字下方,雕刻著一幅幅巨大蜘蛛的圖案,還有一群群小人環繞蜘蛛獻祭的場面,以及蜘蛛征戰四方,從一隻小神靈一路成長到史詩巨怪的全過程。

「黑白馬,……」奧巴馬吞咽一口口水,強忍著激動,艱難的說道:「我們似乎闖入了一個了不得的地方!」

「那上面雕刻的,是海蜘蛛嗎?」黑白馬獃獃的問道。

「沒錯,正是七海之主,海蜘蛛!這裡是它的神國!不,確切的說,這處無主神域,只是它神國掉落的一塊碎片!」在家族圖書館深入了解過海蜘蛛的奧巴馬,十分清楚那位七海之主的強大。那是一位上古紀就存在,一直活到千年前才隕落的真神。(未完待續……)

ps:感謝一串銅元的打賞與評價票。另,求各種! 夜幕降臨,原本如熒光般微微泛藍的明亮天空之海,被層層烏雲遮蔽。不知從何處而來的風,輕輕刮著,淅瀝的小雨從天而降。雨水在山體間匯聚一處,順著峭壁嘩啦啦流著,在寂靜的夜裡,聽起來格外的響亮。

洞穴中,長鼻馬幾人坐在石凳上,圍繞著一堆燒的『噼噼啪啪』的篝火,不斷向滋滋滴油的烤龍肉上灑調料。

在洞穴的角落中,一個滿頭角質硬包,一身恐龍皮膚,肌肉發達到撐破衣服的怪物,正虛弱的躺在一堆乾燥的雜草上休息。

正當沉默不語的幾人舉起手中食物,準備享用晚飯的時候,洞口布置的警戒裝置被人觸動。接著,散亂的腳步聲在耳畔回蕩起來。

「呼,裡面真暖和啊!」將雨傘合攏,進入山洞的西撒甩了甩腳底的泥巴,接著緊了緊身後的背包,並將兜帽中的貓咪包入懷中,對眾人笑道。在他身後,是披著一身雨衣的牛奶。

「你去哪兒了?怎麼這會才回來?該不會向珊瑚蟲的通風報信去了吧?」看到西撒,獨角馬不爽的問道||小說an][shu][ba].。身後的長鼻馬默許了他的動作,並未出言阻止。

「哪有?我只不過埋了個屍體罷了。」西撒隨意的擺擺手,輕鬆的說著,一副這些小事就讓它們過去吧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