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一點,他們對方恆就再次佩服起來了,能輕鬆破掉對方的巨斧能量卻不這麼做,反直接用肉身硬撞,就這一點就能看出方恆的氣魄了,就是以強對強!

「這……」

就在這時,看到自己的巨斧能量瞬息間被破開,這黑衣青年的臉色也是一下白了,口鼻都溢出了鮮血,氣息衰落起來,那巨斧能量是他最強大的能量結晶,現在卻被瞬息間破掉,那他自然是受了重傷的。

只是和重傷相比,他更震撼的,還是方恆破開他巨斧能量的行動,這實在是太恐怖了,用肉身撞,他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

「你看,你全部能量凝聚的戰斧,卻根本傷不到我。」

就在這時,方恆也是淡笑著說話了,「現在你明白了吧,你在我的手裡,真的就是一條小蟲。」

砰!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剎那就到了這青年的身前,一拳狠狠地擊中了這青年的小腹,當場讓這青年身體一弓,下一刻就砰地一聲,猛然爆出了鮮血,氣息剎那就低落到了極點,眼見是不活了。

「為…為什麼你能強到這個程度,你的境界,根本不可能擁有這樣的能量,可你卻偏偏擁有,這是為什麼?」

一下抓住了方恆的手臂,這渾身爆血的黑衣青年渾然不管自己快死了,這是看著方恆飛快的問道。

「為什麼?」

方恆一笑,「我要是一一告訴你,那理由太多了,我就是給你說三天也說不完,所以就不說了,你只需要知道,我就是比你強就行了,畢竟強中自有強中手么。」

「強中自有強中手么?」

聽到這話,這青年的眼神也漸漸黯淡下來,「也是,都已經要死了,還知道這些做什麼呢?可惜,早知道會落到這個下場,那我說什麼也不會加入黑龍聯盟了……」

一連串的話語吐出,隨著這些話語的吐出,這青年的氣息也飛快的消失,身體也直接僵住了,死了。

「看在你還算有點實力的份上,讓你入土為安。」

就在這時,方恆也是淡淡的說了句,隨手打出一掌,一處地面就直接翻開,下一刻方恆就手掌再次一揮,這青年的身體頓時被方恆丟進去了,之後方恆在一揮手,泥土合上,頓時間,這青年的身體就直接被埋在了地面中。

看到這一幕,蕭隨風等人也都是沒多問什麼,只是對著方恆道,「雪兄,現在這批人被我們殺光了,那之後,黑龍聯盟應該不會有人來找我們麻煩了吧。」

「這個我們看看就知道。」

方恆這時候道,「如果黑龍聯盟的下一批人來直接沖著我們來,那沒什麼好說的,戰鬥就是,如果下一批的人不沖著我們來,那這就能商量商量了。」

「是么?」

聽到方恆的,蕭隨風等人也都是眉毛一挑,陸雲道,「換句話來說,我們現在好好的等著就是了。」

「不錯。」

方恆點點頭,「最多一刻鐘,他們就會過來的。」

這話一出,蕭隨風等人都是點頭,不再說話了,開始等待起來,不遠處的混亂虛空,戰鬥也在繼續,每時每刻,都有人死亡。

嗖嗖嗖!

果然,就在方恆等人看了一會兒之後,突然間,一陣破空聲響起,只見又是一批黑衣人突然來到了方恆等人的面前了,一來到這裡,這群黑衣就團團包圍了方恆等人。

看到這些人過來,蕭隨風等人也都是眼神一變,方恆卻是好整以暇的掃了一眼,笑道,「來的人不少,六十個,怎麼,是想殺我們么?」

話語說著,方恆的手掌就摸響了腰間的劍柄了。

看到這一幕,這群黑衣人的眼神也都是一閃,突然間,一個為首的黑衣中年人走了出來,對著方恆道,「你誤會了,我們沒有圍攻你們的意思,你們已經接連殺了我們兩批人,實力已經得到了毋庸置疑的證明,我們已經知道了你們的厲害,所以我們不想和你們在有什麼糾纏了。」

「是么?」方恆笑了笑,「既然你們不想和我們有糾纏,那為何還過來包圍我們?」

「只是想說明一件事情而已,那就是之前的事情我們不再計較,但是之後,也請你們不要在對付我們。」這中年人認真道,「我們現在,已經是讓步了,如果你們還要在對付我們,那就是非要和我們為敵,非要和我們為敵,那我們只能傾盡一切力量對付你們。」

這話一出,蕭隨風幾個人都是眼神一閃,隱隱露出了一抹喜色,總算是了結這個事情了,他們當然是鬆了口氣。

「嘿嘿。」方恆這時候卻是怪笑了一聲,沉默起來,片刻之後才點頭道,「可以,我們知道了,這件事情就算了,之後,咱們各走各的路。」

「一言為定!」

這為首的中年人喝了一聲,下一刻就手掌一揮,嗖嗖破空聲頓時傳出,只見這些青年全都離開了方恆等人,向著那混亂戰場就過去了。

「什麼想法?」

就在他們剛走的時候,方恆笑著對龍玄說道。

「拖延手段而已。」

龍玄搖了搖頭,「他們若是真的不計較這件事情了,那他們來都不會過來,甚至連說都不說,直接就會前往那裡的,可他們卻偏偏過來了,這就證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想穩住我們,讓我們大意,他們好想辦法奪走那聖武骸骨,一旦那聖武骸骨到了手,他們掉過頭來就會對付我們。」

「我也是這麼認為。」方恆這時候笑道,「他們要是真的知道厲害了,那不會過來和我們這麼說話的,就算過來,也得是派人過來傳話,可他們卻全體包圍我們說話,這一個動作,就證明了他們是不怕我們的,不怕我們,我們殺了他們的人,他們怎麼可能不報復?這就是拖延之計。」

聽到了方恆和龍玄的對話,剛送了一口氣的蕭隨風等人也都是眼神凝縮起來了,陸雲認真道,「那接下來怎麼辦?難道,還要動手殺他們?」

「這就算了。」

方恆擺了擺手,「這些人和之前的那批被我們幹掉的人實力不一樣,這是一群真高手,很明顯是黑龍聯盟中的精英,看他們境界,每一個最低都是中階巔峰,這種數量,這種境界,那一旦聯手,威能是恐怖無比的,我和龍玄雖不怕他們,但是硬碰硬,沒好處。」

「那怎麼辦?」

蕭隨風道,「難道,就這麼等著?」

「呵呵,說的是,就這麼等著。」

方恆卻是笑道,「他們來這裡,第一目的就是要奪那聖武骸骨,以他們的數量和實力,強行奪,應該是沒問題的,但他們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等他們的代價付出完畢之後,那就是我們動手的時候。」

「嗯,想必那個時候我們的動手,一定會讓他們無比意外的,殺的他們土崩瓦解,這是沒問題的,甚至運氣夠好的話,那聖武骸骨都是我們的。」

龍玄也是點點頭道,聽到了這話,蕭隨風等人的眼神也是再次亮起來了。

聖武骸骨,這太珍貴了,要是得到,那對於武者自己突破境界是有極大作用的,不管怎麼說,有了聖境強者的骸骨,就能感受聖境的力量,就這一點,就已經是至寶的級別,這他們怎麼不想得到?

「等著吧。」

就在這時,方恆自然也是察覺到了蕭隨風等人的目光,淡笑道,「等著機會的來臨,等著局勢的變化,我相信,很快,一切都會對我們有利的。」

話語說完,蕭隨風等人也都是紛紛點頭,開始認真的等待起來,別的他們不知道,有方恆在,他們只知道相信方恆。

這不是盲目,只是絕對的實力,帶給他們的信任。 ??

「殺啊!」

「戰戰戰!」

無數的吼聲在混亂的虛空中傳遞著,只見虛空之內,無數的光華紛紛爆發,無數道身影開始對撞,撐得住的,向前,撐不住的,死掉,一切就是那麼的簡單,再也沒有多餘。

「這就是神武的戰場啊。」就在這時,看著這一幕的方恆淡淡的說了句,「在戰場上,武學神通,是那麼的可笑,一切的一切,都演變為了最為根本的能量對撞。」

「是的。」龍玄點點頭,「戰場就是如此,一切都要化繁為簡,以最小的力量獲取最大的收益,這不是戰場生存的方式,殺死一切來犯之人,這才是真正的戰場生存方式,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沒用的。」

「的確。」

方恆這時候熊著點點頭,「現在,那群黑龍聯盟的人已經聯合推進這個戰場的中段了,看他們的力量,怕是馬上就要推進後段,一旦到了戰場的後段,那聖武骸骨,他們就唾手可得。」

「機會已經來了。」

龍玄這時候道,「只是,這個機會,還不夠好,還差一點。」

「對,」方恆點頭笑道,「最好的機會,就是在這群黑龍聯盟的人開始對著那聖武骸骨動手的時候,一旦他們動了手,那他們就會一瞬間被無數高手集體攻擊,我們最佳的攻擊時刻,也在這裡。」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這麼做,似乎有一定的問題,我們跟著其他人攻擊,他們一定會退縮,但是那聖武骸骨,我們怎麼獲得?」

龍玄道。

「這個不能強求。」方恆道,「我們主要的目的,還是解決黑龍聯盟的麻煩,至於那聖武骸骨么,等我們進攻之後就看情況了,一旦情況好,那咱們自然就要把東西拿走,一旦情況不好,那就只能撤。」

「嗯。」

龍玄點點頭。

「之後你們也要跟著出手。」

方恆這時候轉頭對著蕭隨風等人道,「這一次的出手,不管如何,我們都要離開這裡了,不管得不得到那聖武骸骨,不管這群黑龍聯盟等人被不被我們殺死,我們都得離開,因為我們接下來做的事情,一定是會得罪所有人的,不止一個黑龍聯盟,明白么?」

「明白。」

聽到方恆的話,蕭隨風等人也都是點頭,他們都知道,他們要嘗試的搶一下聖武骸骨了,這東西,現在無數人都盯著呢,一旦動手,那就是所有人的公敵,那自然是要做好隨時離開的準備。

轟咔!

突然間,就在蕭隨風等人點頭的時候,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猛然從混亂的虛空中傳出,只見那群黑龍聯盟的人猛然爆發出了一股血色的能量,如同天地之間的巨刀一般,猛然對著一群擋在他們面前的高手掃了過去。

噗噗聲音在這時候開始傳出,肉眼可見,只是一瞬,那些擋著他們的無數高手就直接化為了兩截,鮮血從虛空中噴發,好似血色的花朵。

「擋路者死!」

就在這時,一道吼聲也從那群黑龍聯盟的人中傳出,方恆一眼就看到了說話的人,正是之前那個和他們說互不干擾的中年人。

「嘿嘿,看來他們已經進入後段了。」

就在這時,方恆冷笑一聲,「怕是再過一會兒,這群人就要開始對那聖武骸骨動手了,我們需要準備好。」

話語說完,方恆腰間的真武劍就是驀然一拔,下一刻,方恆的單手就是一震,真武劍劍身當即開始顫抖起來。

嗖嗖的破空聲突然開始響起,只見短短瞬息之間,上完柄飛劍就直接從方恆的真武劍之內飛出,恐怖的劍氣,當即就充斥了天地,甚至讓那些正在戰鬥的人都忍不住看了一眼。

「這這這……」

看著這一幕,蕭隨風震撼的連話都不會說了,深呼吸了好幾口氣之後,他才說道,「雪兄,這是什麼!」

「是我最強的手段之一。」

方恆這時候淡笑道,「而且也是我很長時間沒有用的手段了,因為沒有施展的機會,而現在,機會就來了,我這手段,就是專門為戰場而生的。」

嗡!

話語說完,方恆的手掌就再次一震,真武劍一晃,叮叮噹噹的聲音在這時候開始響起,隨著這些聲音的響起,肉眼可見,這上萬柄的飛劍也開始組合起來,瞬息間就形成了一條銀光閃閃的劍龍!

嗷!

龍吟傳出,只是剎那,方圓萬里的虛空空間都是一震扭曲,那正在戰鬥的無數人,此刻也都是震驚了,一些距離方恆比較近的,更是開始退後起來。

「呵呵,都進來吧。」

就在這時候,方恆笑著對驚呆了的蕭隨風等人說道,「接下來,你們就站在我的劍龍內就是,我讓你們攻擊,你們就儘管攻擊。」

「是!」

聽到這話,蕭隨風等人都是乾脆的一點頭,下一刻就直接走到了那劍龍的腹部之中,方恆也是笑著站在這中心,看向了龍玄。

「你是龍界的人,龍界的人,應該就是有龍之血脈的人,再不濟,也得有龍之氣息,你說,我這劍龍,和真龍差多少?」

這話一出,龍玄也是認真道,「除了真龍之魂和真龍之軀外,剩下的,你的劍龍和真龍沒有任何的區別,不管是氣息,還是能量程度。」

「呵呵,你說的是。」

方恆點點頭,「不過這一招,對付他們那群黑龍聯盟的人,應該是有用的。」

「何止是有用,這種戰場,就需要這種大範圍進攻的神通手段。」

龍玄道,「只是我有些擔心,擔心這劍龍撐不了太久,我能看的出來,這萬劍,都是低階神器吧,而且還都沒有器靈,一看就是強行用能量提升出來的,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你用你的世界能量,不停的滋養它們,讓它們有了低階神器的級別,也有了硬度,但是,這個硬度在這個戰場,有些脆了,這裡凡是戰鬥的,最次都是中階神武,混戰之中,他們一旦擊中力量對劍龍攻擊,怕是劍龍也撐不住。」

「呵呵,你眼光挺毒,一眼就看出來了我的這劍龍的缺點,那就是有些脆弱。」方恆笑道,「不過么,這個缺點,對我來說卻不算缺點,因為我有黑暗之門。」

嗡!

話語說完,方恆的身體就是一震,一股黑色的光華爆發出來,在爆發出來的瞬間,就直接籠罩了整個劍龍的劍軀。

這一下,龍玄徹底沒話說了,蕭隨風等人的眼中更是露出了佩服至極的神色。

黑暗之門,吸收一切,這劍龍,橫掃一切。

兩相結合,那真的就是戰場之王!

如此神通手段,他們怎麼能不服?

「雪兄真是神人。」

龍玄這時候道,「這種神通手段,我不服都不行,不過我卻有有問題了,雪兄不是聲稱自己是冰雪界的人么,怎麼現在雪兄施展出來的,卻和我以前見過的冰雪界高手大不相同?」

「呵呵,你說恩?」方恆笑道。

「那看來雪兄應該不是冰雪界的人了。」

龍玄道。

「呵呵,我到底是哪個世界的人,這不是重點。」方恆笑道,「重點是,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要得到什麼,以及,最後的最後,我是否會把自由還給你。」

「雪兄說得很是,我明白了。」

龍玄立刻點頭,下一刻就緊緊地閉上了嘴巴,不在多說了,蕭隨風等人更是識趣的沒有張嘴,對他們來說,方恆是哪個世界的他們才不關心,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只要方恆和他們是一起的這就行了。

轟咔!轟咔咔!

突然間,一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開始從方恆等人不遠處的混戰虛空中傳出了,隨著這道爆炸聲傳出,方恆等人也是看了過去,立刻就看到了那群黑龍聯盟等人,已經開始對那山洞轟擊起來了,似乎要把那聖武骸骨洞府的禁制打碎,把骸骨帶走。

這一下,自然是點燃了全場高手的怒火,只是剎那,大吼聲就開始接連響起了。

「不能讓他們帶走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