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秘寶,正是這十二秘寶,可是讓那幾位龍帝也吃了不少苦頭,像你這般弱小的實力,就算把黑之契約給了你,又能守得住幾天時間。倒不如換一個請求,比如——將你自身的實力提升到封號之境?」朱雀威嚴的說道。

「不,朱雀冕下,在下只想要黑之契約,至於守不守得住……」

冰月雙瞳忽然迸射出湛藍的冰芒,而以她自身為中心,原本酷熱無比的赤紅地域,竟然蔓延出了一層不化冰晶,散發著極寒之力。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朱雀看向冰月的目光完全變了,變得有些興奮了起來「沒想到真的存在這種力量……竟然是絕對……」

「現在我有資格說能夠守得住黑之契約么?」雙眼一合,再度睜開,恢復了平時的模樣,冰月平靜的說道。

「如果是擁有這股力量的話,本尊相信你絕對能夠守得住這件s級的寶具,但是……」

朱雀拍打著三對遮天之翼,落在了火山口的中央,對冰月說道。

「擁有保護的力量並不算什麼,如果僅僅只是帶著它逃跑的話,那隻會令寶具蒙羞,證明給本尊看,你也擁有與之相符的強大戰力!」

「如果是要打敗冕下的話,那在下也只能棄權。」冰月淡淡道,什麼叫做與之相符的戰力,強大的標準又是什麼?如果是用對方自身的實力作為評定標準,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當然不會。」朱雀笑著說道「只是一項考驗而已。」

「什麼考驗?」

「你的能力,是冰,那麼本尊也就用冰的力量來考驗」

「冰?」冰月有些疑惑了起來,朱雀的屬性是極致之火,怎麼會有操縱冰的力量?

「準備好了么,那就開始吧!」根本沒有給對方準備的機會,僅僅只是象徵性的問了一聲,而後雙翼猛然震動,環繞在周身的八團神聖龍炎飛舞而出,瞬間變將冰月四面八方全部包裹其中,而後凝聚成了一塊晶瑩剔透的火紅冰晶!

「火焰與冰雖然相互克制,但誰有能說冰之極致不能是冰炎,火之極致不能是焰冰?」朱雀看著被火紅冰晶所凍結的冰月說道,有些意味深長。

「想要黑之契約,那就證明給本尊看,你擁有領悟極致之力的潛質,否則就算是背負違背諾言的罪惡,也不會將這件s級寶具交給一個廢物。」

似乎黑之契約與朱雀之間,有著特殊的故事,讓它無法輕易將其交給他人。

最後看了一眼被封印在火紅冰晶之中的冰月,朱雀一頭扎入了火山內部那滾燙的岩漿之中,睡起了回籠覺——至於冰月,如果成功通過考驗那就罷了,通不過,死在裡面又與它何干?

被「凍結」在火紅冰晶之中的冰月,此時此刻卻彷彿置身於極寒火海之中,明明是火焰,卻擁有比她的冰霜之力更加寒冷的低溫,這不僅僅顛覆了她的常識,更彷彿是給她開啟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原來,火焰也能夠以這種方式存在……那麼反過來,冰霜,也能夠化為火焰么?

一面調動冰霜之力附著在全身,凝聚出冰晶鎧甲抵禦冰炎的侵蝕,一面冷靜的思考著。

她嘗試攻擊外面的火炎冰晶,但無論施展任何技能,都無法在上面留下一絲痕迹。

「如果有霜之哀傷在的話……」

此時此刻,冰月有些懷念起了自己的寶具,如果此刻還擁有霜之哀傷的話,經過增幅的力量,就算無法轟破這火焰冰晶,也能夠造成輕微的破壞吧?

但伴隨著時間的推移,精神力的不斷損耗,漸漸的冰月感到了輕微暈眩與疲憊。

「一定要快點想辦法出去,否則會死在這裡。」她當然知道自己的死活與朱雀無關,根本不能夠指望對方主動解除火焰冰晶,唯有靠自己!

手中光芒閃現,冰霜之力化作一柄銳利的冰劍,向火焰冰晶全力劈斬而去!

砰!!!

零星火花蹦出,但火焰冰晶依舊絲毫未損。

這樣的結局,之前早就知道了,但此時此刻,她已經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等到精神力耗盡,那就只能夠等死!

「朱雀不會給予不可能通過的考驗,單純想要我死的話,根本不用這麼麻煩,既然是考驗,那就一定有出去的辦法。」

原本略微有些慌亂的心,終於在這時平靜了下來,沒有再做太多無用功,盤膝而坐,僅僅只是維持著耗費精神力最低限度的冰晶鎧甲,以抵禦火焰侵蝕,而自身則似乎進入了感悟的狀態。

轉眼之間,便過去了三天。

冰月依舊沒有破冰而出,但這座巨大的火山卻再度迎來了一位客人。

手中握著鮮紅如血的翎羽,葉辰的身影,出現在了火山之巔。

ps:四聖龍並不是咱們華夏的四聖獸,而是類似於結合原本與龍獸的特點,相當於新的物種,不用糾結。 ?葉辰發現一個很奇怪的事情,當他進入南荒之後,想著正南方向每前進一定距離,手中這根血色羽毛就會提高一點溫度,而如果向其他方向前進,溫度則會逐漸降低。

「難道是有什麼東西在與翎羽產生共鳴?」葉辰這般推測,同時就這麼被帶到了腳下這座巨型火山之上。

而與此同時,手中的血羽不僅僅瀰漫著恐怖的高溫,更燃燒起了赤金色的火焰,如果不是葉辰此時已是半神之體,更因為契約了祝融而共享到了極高的火焰抗性,早就無法安然緊握了。

但就算如此,也是不斷有烤焦的氣味,從手掌中心飄散出來……

「翎羽所指向的,看來就是這座火山了。」葉辰先是探望了一下地步那沸騰的熔岩,隨後立即召喚出了祝融與言葉,在這種地方,他不敢大意。

「早上好,主人!」言葉沖著葉辰神采奕奕的打起了招呼。

「現在應該是下午了吧?」葉辰擦了擦因為酷熱難耐而留下的汗水,笑著說道。

「嘻嘻,真是個讓人放鬆的地方呢~」祝融出來之後,則是先伸了一個懶腰,十分享受的說道,對她而言,這種高溫地帶簡直是再舒服不過的地方了。

「我怎麼一點都沒感覺到……」葉辰有些無語,雖然他已經擁有了較強的火焰抗性,但卻抗不了熱啊!

「咦,那是什麼東西?」言葉忽然間像是發現了什麼,伸手指向了遠處,驚訝的說道。

葉辰與祝融順著所指向的方位看去,只見一枚巨大的赤紅水晶高聳屹立,而內部則是不斷翻滾著烈焰,好像圍繞著什麼東西一般。

「那是……」

葉辰三人直步走了過去,才靠近到五米的範圍,一股恐怖的火焰之力撲面而來,但卻是極寒刺骨的霜冷,沒有一絲屬於火焰本身的熾熱。

「小主人小心!」當那股極寒的火焰之力即將接觸到葉辰之際,祝融的臉上猛然變色,一個瞬步出現在了前面,緊握烈焰巨劍的右手怒斬而出,生生與那極寒火焰碰撞在了一起!

咔擦……

那極寒之炎與巨劍交織在一起,就仿若跗骨之蛆一般,蔓延而上,轉眼便幾乎要將整柄巨劍包裹上一層火焰之冰。

「區區炎冰,滅!」祝融一聲嬌呵,纏繞在劍身之上的極寒火焰竟是轟的爆裂開來,化為了粉塵,散落消失。

「祝融,這是什麼?」葉辰出聲問道。

「炎冰,屬於極致之火中的一種類型。」祝融回答道,同時收回了火焰巨劍「每一種屬性,都擁有著數種極致之力,代表著屬性中最為極致純粹的力量。」

「極致之力,很厲害么?」

「那是當然!」祝融眨了眨眼睛說道「就算是一般的神靈,也不敢說能夠領悟到某個屬性全部的極致之力,這種力量,只會出現在每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或者是天賦異稟、億中無一的人身上哦~」

「什麼……糟了!」聽到祝融的話語,葉辰臉色瞬間變得無比難看了起來。

「怎麼了?」一旁的言葉也隨之緊張了起來,出聲問道。

「如果就像祝融說的那樣,那麼這裡很有可能就存在著……」

「拿著本尊翎羽找尋而至的人類,倒是挺聰明的么?」

威嚴的聲音剎那間響徹整片天地,巨大的火山不斷顫抖著,下一刻,滾燙的岩漿衝天而起,朱雀的身形再度顯現而出。

「小主人,小心!」祝融小臉上有些沉了下來,顯得無比凝重,直接將葉辰攔在了身後,烈焰巨劍緊緊握住。

「危險。」就連言葉也做出了同樣的防禦姿態。

「大好的……鳥龍……」葉辰咽了一口口水,感受著那股鋪天蓋地的浩瀚威壓,聖劍被瞬間召喚而出,一股奇異的力量蔓延到他的全身,竟是不再受到那股威壓的限制。

「小主人,如果等下爆發戰鬥,你只需要竭盡全力逃開,祝融會擋下它!」

面對龍威滔天的朱雀,祝融的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決然。

「什麼……它……到底有多強?」從對方的身上,葉辰一切的感知都如同石牛入海,毫無音訊,如果不是沒有任何力量的話,那麼就是到達了一個他無法想象的層次。

「很強……」祝融輕聲道「很強很強,幾乎……擁有我巔峰形態下十分之一的力量。」

聽到這裡,葉辰看向朱雀的目光,已經是一片駭然,祝融的巔峰形態,那不就是原本的神靈……對方,竟然擁有神靈巔峰形態十分之一的力量,簡直驚世駭俗!!!

「人類,本尊從你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力量。」朱雀看向葉辰的目光,忽然睜大了開來,有些詫異的說道。

「另外,最好讓你的servant不要露出這麼明顯的敵意,本尊若是想要殺死你們,不費吹灰之力。」

聞言,葉辰點了點頭,對方雖然是龍,但卻似乎出奇的好說話,而且說得也不錯,憑藉這種程度的力量,根本沒有一絲一毫抗衡的可能性。

「祝融、言葉,回來,像這種強大而尊貴的存在,又怎麼能夠自降身份對付我們。」葉辰輕聲說道。

「人類,你的小聰明對本尊沒有任何用處,想死還是想活,全在本尊一念之間。」朱雀直接拆穿了葉辰話語中的伎倆,拍打著三對遮天之翼,威嚴無比的說道。

「本尊要問你三個問題,如實回答,便不會殺你們。」

「請問。」葉辰點了點頭,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第一個問題,你這柄劍,是不是融合了聖劍之光?」

「沒錯」

「第二個問題,你,是不是神靈種的契約者?」

「……」

「不用回答,從你的表情上本尊已經知道了答案,好,好啊!時隔千年,人類之中竟然再度出現了神靈種的契約者!」朱雀的聲音,似乎隱約間帶著一點點的激動。

葉辰完全搞不懂了,對方應該是一頭龍,既然是龍族,知道他擁有聖劍之光與神靈種契約者的身份,就應該不顧一切將他幹掉才對,怎麼會露出這種……興奮的表情?

「最後一個問題,」

朱雀看著葉辰的目光,已經從最初的平靜,轉化為激動,再到了如今的興奮與期待,難道自己千年以來的那個願望,就要實現了么?!

「你的那名servant,是不是火焰之神?!」

ps:感謝天下離歌的16666大賞,也祝你6666!感謝絕版_de愛的打賞,人生何處不相逢~感謝書友2251933、hoho龍的打賞,raderzd、瘋狂不滅的月票,剛剛月初,就得到了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小羽感激不盡!

ps2:契約的硬傷是什麼?大家也都知道——更新!!!沒錯,前一段時間,小羽忙著各種私事,一直沒有時間給力更新,在此說一聲抱歉,但這個月,小羽要爆發!!!保底兩更,爆發應該也會有的,而且這個月,我們要衝擊月票榜!兄弟姐妹們,是時候展現真正的實力了,讓我們一起將契約殺入月票榜!剛剛月初,保底月票也已經有了,希望大家能夠投給契約,小羽也會將大家的支持轉化為動力,全力更新!!! ?順著朱雀的視線,葉辰也看向了祝融,對方好像非常在乎這件事情,導致連心境都出現了波動

「嘻嘻,不錯,人家就是掌控火焰的神靈,斬炎神·祝融哦~」

揮舞了兩下烈焰巨劍,祝融輕笑著說道,即使是面對這個世界最為強大的火焰之靈,她也不會有任何畏懼——身為火焰的神靈,掌控億萬火種,即使如今實力被限制,但身為神的驕傲與威嚴,卻沒有消失!

「果然……終於等到了……終於讓我等到了,偉大的火焰之神!」朱雀有些激動的說道,之前他對自己的稱呼是「本尊」,此刻卻變成了「我」,對於祝融,更是直接冠以「偉大的火焰之神」,簡直態度是360°的逆轉,讓人不敢相信。

「你在等我?」祝融有些好奇的問道,聽對方的語氣,好像等她很久的樣子,但這是為什麼呢?

「對,偉大的火焰之神,我等候您的來臨,已經等候了一千八百八十七年,如果今天過去的話,那就是是整整一千八百八十八年了。」

「等待了一千多年,那就是說這傢伙是已經活了不知道幾千年的老怪物么……」葉辰心中一陣惡寒,這真是,還讓不讓人活了。

「當初機緣巧合之下,我得到了一份屬於神的火焰,但或許是因為實力太過低微,根本無法將其吸收,只能夠保存下來,一直守護到了現在。」朱雀有些激動的說道。

「神的火焰?」聞言,葉辰不由嚇了一跳,如果是讓對方都感到無比珍貴的火焰,那只有一種可能——那絕對不會是類似於祝融這般實力被壓制的神靈的火焰,而是擁有真正神靈之力的恐怖存在所留下的火焰!

「哦?」就連祝融都來了興趣,眨了眨眼睛說道「能不能給我看看那份火焰,說不定它的主人,人家也認識哦~」

「當然可以。」朱雀點了點頭,雙翼一震,下方的岩漿之中便掀起了陣陣巨浪,隨後竟是向兩邊分開,而中央,一團猶如燃燒之中的火焰結晶衝天而起,漂浮到了祝融的面前。

「這就是我得到的神的火焰,那是千年之前,人類歷史上第二位神靈種契約者的servant所留下的終末之炎。」

「終末之炎?」葉辰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有些疑惑的摸了摸鼻子。

「那是每一名火焰之神,將自己的生命本源連同所有的一切全部燃燒,爆發玉石俱焚的最終技能之後,所留在世界上最後的痕迹。」祝融輕輕撫摸著燃燒之中的火焰結晶,解釋道。

「千年之前的神靈種契約者么……?」葉辰頓時起了好奇心,其他物種的契約者都能夠輕易找到先人或是前輩所留下的指點,發揮出自身物種的特點等等,就算是幻想種,縱觀人類歷史出現的也有幾百人,留下的資料同樣可觀。

但惟獨神靈種,完全不同。

在東御龍之壁那神秘的地下城堡之中,葉辰得知,整個人類有史以來,也僅僅只出現過兩名神靈種契約者,近萬年時間,芸芸眾生何止億萬,但卻只有兩個人……

對於神靈種,完全是葉辰自己在摸索,加上祝融與言葉自己本身就不太需要他去刻意指揮,完全能夠獨立戰鬥,所以說迄今為止,或許神靈種還有太多太多的潛力,沒有被他發現與挖掘。

「嗯……那名神靈種契約者的servant簡直強悍的令人髮指,但那個人本身……卻有些凄慘的可憐了。」朱雀有些古怪的看著葉辰說道「那個人和你的情況……似乎完全相反。」

「什麼相反……」正當葉辰要問個明白的時候,祝融忽然笑了起來,而且是連綿不絕,略顯病嬌的古怪笑聲。

「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你,原來你莫名其妙失蹤,並且再也沒有回來的原因,就是死在了這個世界?哈哈哈哈……嘻嘻嘻嘻!」

「祝融……怎麼回事,你知道這份火焰的主人是誰嗎?」葉辰看著祝融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道。

「是誰?當然知道,這個不負責任,拋家棄子的女人,就算只剩下這團終末之炎,我也知道她到底是誰!」祝融的臉上,忽然浮現出難以言喻的仇恨、憤怒,以及一絲隱藏的極深,但卻被葉辰敏銳察覺到的……悲傷?

「偉大的火焰之神,您這是……?」朱雀試探著問道,不過這一幕讓一般人看到了,絕對會把眼珠子瞪出來,堂堂四聖龍之一,永恆大陸最強大尊貴的存在,居然會對一名連lv20都不到的servant如此畢恭畢敬?

簡直可怕。

「沒什麼大不了的,這團火焰,確實是屬於一個熟人的。」祝融停止了笑聲,話音變得平靜了起來。

「偉大的火焰之神……我有一個請求,不知道您能否答應。」

「說,你的身上也擁有著強大的火焰之力,如果沒有看錯的話,你一共領悟了兩種極致之力吧?」祝融的赤瞳掃過朱雀龐大的軀體,輕聲說道「炎冰、焚寂。」

「不愧是火焰之神!」朱雀面露驚色,如果說之前的炎冰是使用之後對方才發現的,那麼另外一股被它隱藏極深的極致之力,卻依舊逃不開對方的感知。

「這份神的火焰雖然我不能吸收,但對於偉大的火焰之神您而言,一定擁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朱雀如是說道「如果您能夠答應,日後如果恢復到了真正的姿態時,能夠指點我再度領悟一種極致之力,那這份神的火焰,就送給您如何?」

「領悟三種極致之力,你想要突破壁障,觸及神的領域?」祝融嗤的笑了起來「你的算盤倒是打得不錯,如果真的領悟了三種極致之力,那倒也擁有了衝擊神位的資格。」

「我的力量,已是近乎到達了這個世界的頂峰,被困在這個境界數千年都再無存進,真的很想要……突破這個瓶頸,去看看更廣闊的世界。」朱雀低聲說道。

「好,我答應你。」祝融十分爽快的答應下來,因為對她而言,這團神的火焰,的確擁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謝謝……偉大的火焰之神,感謝您的慷慨……」朱雀聽到承諾,一下子便激動了起來,真的,如果想要再度突破,那麼憑藉它自己,已經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藉助外力,而想要對已經站在這個世界定點的它產生幫助,就算是龍族的恆古龍帝也不行,唯有——真正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