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西下,黯淡的光輝照耀在草原上。傍晚的時候,兩人出現在一座巍峨的大山下,那大山足有一千五百多米,高聳入雲。

大山腳下,有著一個村莊,村子不大,幾十戶人家。

「大小姐,您來了。」

村子里一戶人家似乎認識陳紫,遠遠見到陳紫騎馬而來,立刻便迎了過來,臉上儘是笑意,隱隱間還有著一股尊敬。

「張伯,你們家的媳婦兒生了沒有?」陳紫翻身下馬,笑著道。

「生了,三個月前就生下了一個白白胖胖的男娃。」

張伯開懷大笑,很是高興。

「張伯,把馬兒寄放在你們家,方便嗎?」

「大小姐,你這話太見外了,別說寄放幾匹馬,即使把老頭兒的家給搬走,我也一定會雙手奉上。大小姐放心,你與這位少爺的馬兒,我一定會照料的好好地。」

「張伯您太客氣了。」

張伯上前牽住馬韁,熟練的翻身上馬,一手又抓住另外一批馬兒的馬韁,將兩匹馬兒騎到了馬廄里。

莫問與陳紫兩人並沒有停留,直接穿過了村莊,前往那大山走去。

周圍村莊裡面的人,見到陳紫都紛紛從家裡出來問候,神態很是尊敬。見兩人旁晚上山,並沒有什麼奇怪的表情,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你倒是很受歡迎。」莫問笑道。

「那當然,本小姐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誰見了都喜愛。」陳紫洋洋得意的道。

「假的吧,我見了怎麼就一點都不喜歡?」莫問面無表情的道。

「你……」陳紫瞪了莫問一眼:「哼,因為你眼睛瞎了唄,看不見。」

兩人一路上山,施展輕功在山裡面狂奔,不一會兒便爬上了半山腰。此時,太陽還沒有完全下山。

「此山名叫青古山,因青古秘境而得名,因為青古秘境的入口便在青古山上,周邊的游牧民族幾百年來都喜歡叫它為神山,因為傳說中,神山會永遠的庇護。」

陳紫站在懸崖峭壁上,望著遠處夕陽正在收縮著最後一縷光線。

「應該是你們搞的鬼吧?」莫問笑著道。

「什麼叫搞的鬼,我們的確庇護著青古山周圍的游牧民族,幾百年來都是如此;當然,他們的存在也給我們提供了很大方便。」

山腳下的那些村莊與牧民世代都生活在青古山周圍,他們中有些人,與青古秘境中的一些勢力有著聯繫,可以說監控外界的眼睛,不斷給青古秘境提供外界的消息。

「半個小時后,夜色降臨,我們便可以穿梭到青古秘境了。」陳紫說道。

「怎麼穿梭?你有空間密令的子密令?」莫問道。

只有空間密令才能使兩個空間的通道開啟,母密令一般而言不會離開那個空間,子密令倒是無所謂,但卻只能使用兩次。

莫問手中便有一塊子密令,但不同的內世界,空間密令也不同;浮幽秘境的子密令,根本不可能用在青古秘境上面,就像是鑰匙與鎖,只有相互匹配,才能打開通道。

事實上,莫問雖然沒有去過那些內世界,但對那些所謂的內世界卻有一定了解。

所謂的內世界,便是從主空間上面分裂下來的空間,很久遠的年代與主空間乃是一體,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各種原因下,才與主空間分離。

那個大方派的聖地,便是如此,不過那是一個荒棄的空間,很不穩定,處處充斥著時空亂流,並不適合生物居住。

浮幽秘境等內世界之所以能住人,恐怕與修仙者有著關聯,修為通天的修仙者可以施展大神通分裂主空間,形成一個完整而穩定的空間,又施展秘法建立門戶,然後溝通天地,與外界的宇宙建立聯繫,才能形成一個獨立而穩定的空間。

可以說,每一個內世界,背後都有著一個修仙者大能的影子,所謂的空間密令,亦是那些修仙大能煉製的空間鑰匙。不過無盡歲月,那些創建了內世界的修仙大能是否還活著,那可就難說了。

「我倒是沒有空間密令,不過我有辦法。」

太陽下山後,陳紫從衣袖中摸出一個海螺,放在紅潤的小嘴中吹了起來,海螺並沒有發出聲音,但卻有一道道無形的波紋擴散,像是漣漪一般不斷鑽向空間深處。

——————————————————————————————————————————————

明天恢復正常更新,可能會加更,把以前的補上來。(未完待續……) 一道道水波似的漣漪擴散,似乎跨越了兩個世界,月光下格外寧靜。

一道亮光從眼前升起,然後一個閃動著白蒙蒙光芒的大門出現在兩人面前,大門裡面一片白蒙蒙,似乎看不見盡頭。

莫問若有所思的望了陳紫手中的海螺一眼,這個東西並不是凡物,而是一件法器,出自於修仙者之手的東西。顯然,尋常的古武者並不具備擁有此物的條件。

「走吧,別怕,不會有危險的。」

陳紫扭頭望了莫問一眼,她有些擔心莫問沒有經歷過這樣的空間之門,心中難免會有些緊張,所以安慰了一句,她率先一步踏入光門中。

莫問面無表情的跟在陳紫後面,空間之門變幻莫測,可不像陳紫說的那麼安全,不過這個空間之門很穩定,所以他不知道擔心。如果遇上一個不穩定的空間之門,他就不可能這麼不當回事了。

似是一個人走到了水中,周圍有著一道道水波似的漣漪蕩漾,眼前的光芒逐漸明亮,並沒有天旋地轉的感覺,很平穩,像是走在水中。

當徹底走出空間之門的時候,眼前的一幕令莫問微微一愣,倒不是周圍的環境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而是他此時正站在半空中,身體正在往下墜落,如果普通人遇上這樣的狀況,恐怕剛從空間之門中走出來,立刻就會摔死了。

「咦,好強的重力。」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訝然,他發現這個空間的重力遠超於主空間,應該是主空間的十倍以上。以他的修為,主空間裡面可以做到凌空虛渡,至少飛出一兩千米沒有什麼問題,但在這個空間裡面,卻只能勉強做到滑行。飛起來居然都有點做不到。

他現在已經有著堪比胎息境界巔峰,甚至超越胎息境界巔峰的修為,雖然還比不上金丹境的武者,但已經相差不遠了。換成一個抱丹境界的武者,恐怕直接會從半空中摔下去,不說摔死,重傷那是肯定的。

「哎呀。」

一聲大叫從前方響起,只見陳紫走在莫問前面,自然也第一個出現在半空中,此時她的身影依舊墜落了一百多米。像是一顆沉重的石頭。

莫問往下掃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氣,他所在的位置,居然有四五百米高。如此高的位置摔下去,即使陳紫有著抱丹境界巔峰的修為,恐怕都承受不住如此一摔,畢竟這裡的重力可是主空間的十倍,胎息境界的武者遇上這樣的事情都夠嗆,更別說一個抱丹境界的武者。

莫問身影一閃。乾脆把外放的內氣撤掉,失去內氣維持平衡之後,他的身體像是一顆墜向地面的流星,以遠遠高於陳紫的速度往下追去。幾個呼吸的工夫,便追上了她,然後伸手一撈,把她撈在懷裡。

此時。距離地面已經不足一百米,莫問趕緊放出內氣,減小下墜力。護體罡氣與空氣摩擦出一道道火花,不斷發出尖銳的聲響。

轟隆!

距離地面二十米的時候,莫問猛地往地面轟出一拳,恐怖的內氣像是潮汐般湧出,化為一個巨拳,狠狠地轟在地面上,把下面的地面轟出一個五張方圓的大坑。

可怕的反震力終於降低了下墜的力量,一個矯健的翻身,身影輕飄飄的下墜,穩穩的站在了地上。

「傻了吧。」

莫問望了一眼夾在胳膊下的陳紫,好笑的道。

此時陳紫面色發白,全身僵硬,嚇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剛才那一幕太突然了,誰都沒有料到,走出空間之門,等待的會是如此一個結果。

青古秘境裡面,尋常金丹境界的武者,都未必能飛到如此高,她一個抱丹境界的武者,很有可能直接摔死。

「你才傻了。」

陳紫回過神來,臉蛋立刻騰地一下就紅了起來,剛才一幕實在太丟人了,而且自己居然……躺在莫問懷裡……

陳紫強壓下心驚肉跳的情緒,一把推開莫問,從他腋下跳了下來。

「你不是說空間之門很安全嗎?前一刻才說完,下一刻就把差點自己整死了。」

莫問有些好笑的道,他也沒有想到,空間之門背後,居然是一個懸崖峭壁。按理說,空間之門的傳送,都有指定的位置,不會亂傳送,像這一類傳送到高空的情況,很少見……畢竟很少有人閑的蛋疼的做這種事情。

「情況不對。」

陳紫面色微變,她也意識到了情況有些不對勁,無念門裡面有接引力量,按理說他們應該直接穿梭到無念門內部才對,怎地會出現在半空中,而且還是荒郊野外。

陳紫向周圍掃了幾眼,發現周圍一片荒郊野嶺,像是在原始森林裡面,根本不在無念城以及周邊的範圍內。無念城的高聳城牆,即使相隔幾十里都能看見。

「傳送出問題了吧?」莫問若有所思的道。

此時,周圍一片漆黑,青古秘境亦是黑夜,這一點似乎與主空間同步。頭上,星光點點,居然還有月亮,令莫問有些訝異,這個空間,可有點不簡單啊。那月亮與星光,應該還是主空間的月亮與星辰投影進來的光芒,能把青古秘境改造的如此完善,那個開闢了此處空間的修仙大能恐怕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無念門很有可能出問題了……」陳紫眼中有些驚慌,接引之力出錯,那並不常見的事情,肯定是無念門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導致接引祭台受到了影響。

可接引祭台,乃是無念門的重地,尋常弟子都不能接近,只有長老以上的人,才有資格自由進出。接引祭台都出了問題,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們無念門生存在青古秘境裡面,看來也很不安穩。」莫問道。

「原本我以為,情況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糟糕,可現在看來,恐怕只會更糟糕。不行,這個時候我不能送你到無念門,必須想辦法離開青古秘境。」

陳紫深吸了口氣,眼中雖然儘是焦急,但此刻卻強行冷靜了下來。莫問這個時候不能去無念門,否則必然會出事,他的身份太敏感了,身負著重立明教的大任,不能有任何閃失。

青古秘境裡面,除了無念門,還有一個與明教有關的勢力,名叫聖火教。

聖火教乃是明教分裂勢力之一,傳承了明教教義,參拜聖火,信仰大光明尊者,修鍊的也是明教傳承下來的聖火令一脈及相關武學。

但聖火教卻不敬明教,自立門戶,有著取而代之的野心。

反明派中,聖火教便是很有名的一支勢力,與守明派的無念門,爭鬥了幾百年。

一旦聖火教的人發現了莫問的生活,那他幾乎不可能活著走出青古秘境,因為聖火教乃是青古秘境中,五大勢力之首,勢力還在無念門之上。

「你們無念門,或許遇上了大麻煩,現在這個時候離開,好像有些不妥吧。」

莫問淡淡的道,他還想見識一下內世界以及內世界的武者,與主空間的古武宗門相比,內世界的武者肯定有著不同尋常之處,一個無念門裡面,居然有著空間接引祭台,那一點就很不尋常,一個古武宗門很難做到,肯定有修仙者的手筆在裡面。

現在看來,一切都與神秘的天華宮有關,難怪天華宮把持著華夏國的秩序,卻又不怎麼在意主空間的那些武者宗門,華夏國真正的古武界,應該全部都在內世界中。

而且,內世界的古武宗門,肯定與天華宮有著什麼聯繫。

所以他對那個無念門,倒是有了很大的興趣,或許在無念門裡面,他能知道很多答案,人都到了青古秘境,自然不可能輕易離開。

「你現在即使想離開青古秘境,恐怕都不容易了。」

陳紫嘆了口氣,空間之隔,又豈是那麼容易跨越,只有通過空間接引祭台,並符合相應的條件,才能傳送離開。

「不過你現在也不能前往無念門了,現在還是找個安靜的地方躲著,回頭我再想辦法將你送出去。」

陳紫無奈的道,躲著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

「躲著幹什麼,還是前往無念門吧,如果無念門出了事,或許我們還能幫上一點忙。」

莫問笑著道。他可不想躲著,以他現在的能力,即使遇上金丹巔峰境界的絕世武者,都有著逃跑的可能。他手中還有著幾張上古符錄,除非遇上修仙者,古武者中,恐怕很少有人能一次殺了他。

「不行,太危險了。內世界中可不像主空間,主空間裡面,即使胎息境界的武者就能橫著走,與上金丹境界的武者概率都小。但內世界裡面,有著金丹境界的武者都不少,你現在即使有著胎息中期的修為,那依舊很危險,隨便遇上一個金丹境界的武者,恐怕都沒有活路。」

陳紫立刻搖頭,那太危險了。內世界不同於主空間,厲害的武者比比皆是,莫問胎息境界的修為,放在內世界裡面,只能說不上不下。

「放心,我有我的生存之道,你不用為我的安全擔心,否則我也活不到現在。既然我都不怕,你怕什麼,你現在應該很想回到無念門吧?萬一真的出了一個什麼事,別以等以後後悔莫及。」莫問平淡的道。(未完待續……) 莫問說到無念門,陳紫心中再次有些猶豫了起來,他說的沒有錯,無念門現在很有可能發生了大事,她不趕回去難以安心。

「走吧,無念門未必會出事,即使無念門出事了,我們也未必會有事,一切見機行事即可。」

陳紫終於點了點頭,下定決心必須回無念門一趟,或許莫問說的沒有錯,他們見機行事,發生了事情就躲起來,未必會有危險。

如果她現在不趕回無念門看看,萬一真的出了事情,她很有可能會遺憾終生。

「行,我們現在就趕往無念門。」

陳紫抬頭望了望掛在夜空的月亮,然後確定她們現在的位置在北方,無念門應該在南方位置之後,便很果斷的往南邊的山林走去,現在只能猜測一個大概,等走出山林之後,自然能辨別出具體的位置。

「青古秘境有多大?」莫問好奇的問道。

「青古秘境在所有內世界中,只屬於小內世界,並不是很大,大約只有華夏國的面積那麼大。」

陳紫邊走邊解釋道,兩人都是修為高深的武者,天黑之前,應該可以走出山林。

當然,青古秘境不同於主空間,山林裡面行走,對古武者來說,依舊有著危險……

「挺大了。」

莫問有些驚嘆,一個內世界居然能有華夏國的面積那麼大,而且還是屬於小的內世界,那大的內世界,究竟有多大?

他再一次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主空間分割的厲害,甚至已經分割到了不能再分割的地步。分裂出來的空間超越主空間的事情,他以前別說見過,即使聽都沒有聽說過,這裡面肯定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隱秘。

主空間分割的如此厲害。居然還能穩定的存在著,恐怕在那遠古時期,這個世界很不簡單,神秘之處或許還在他曾今的那個世界之上。

「青古秘境雖然在內世界中很小,但面積相當於主空間,的確不小了。但是,青古秘境裡面雖然大,但人類能生存的空間卻並不大,有時候為了開闢出一片能居住的空間,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陳紫嘆了口氣。華夏國乃是主空間的大國,青古秘境的面積能媲美華夏國,自然不能說少。但是,如此大的面積,人類能生存的空間,卻不足十分之一,至於人口,與華夏國相比,恐怕只有幾千分之一。

很多內世界適合武者生存與修鍊。但卻並不適合普通人,尋常人在青古秘境寸步難行,繁衍茂盛那就更不可能了。

「為什麼?」莫問眨了眨眼睛道,難道內世界與主空間。還有著很大的不同之處不成,武者居然都不容易生存?

說起不同,莫問倒也發現了不少。

例如,這個空間重力很驚人。相當於主空間的十倍,那也意味著,這個時間的一些自然天災。將會很恐怖,很有可能在主空間的百倍以上。

如此可怕的自然災難,一些修為不高的武者遇見,的確有很大的危險,但對於修為高深的武者而言,卻應該沒有什麼影響吧。

當然,除此之外,莫問還有一個更驚人的發現。

這個空間,居然有著很濃郁的靈氣,除了天華宮所在的那個空間,莫問從沒有在主空間任何一個地方,感受到如此多的靈氣。

主空間或許只有一些特定的地方,才殘存著一點靈氣,但這個空間,卻似乎無處不在,深吸一口氣,都能感受到靈氣的味道。

雖然相對於修仙界來說,這裡的靈氣依舊很稀薄,屬於靈氣貧瘠之地。但這個「靈氣貧瘠之地」對於這個世界來說,應該很不容易了,足可以維持一些低階修仙者修鍊。

有靈氣的地方,自然會有著各種天材地寶,一些簡單的靈草靈花,甚至低品階的靈石都可以有,簡直就是一個寶庫,亦是為什麼莫問不想直接離開青古秘境的願意。

對於他來說,這個地方將會很適合他,如果只在主空間正常修鍊,恐怕再過十年他都突破不到金丹境界。

「因為,青古秘境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