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自然可以肯定,那詭異的氣息波動便是在那大樹裡面傳出,剛才派過去的人也調查清楚了,果然那顆大樹的樹榦裡面中空。

不用說,裡面隱藏著人。

之前長天派的人挖地三尺,也沒有發現那魔女的蹤跡,現在很有可能就藏在這顆大樹裡面。

難怪之前地毯式搜索都沒有把她找出來,眼前這顆大樹,實在太不起眼,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而且樹榦表面光滑,並沒有洞口,所以也不會有人想到樹洞上面去。

畢竟一些大樹即便有樹洞,洞口也會在樹榦上面很顯眼,那些有樹洞的大樹長天派的弟子都全部搜查過了,而這棵大樹,洞口竟然隱藏在樹冠中,所以很多長天派的弟子都把它給忽略了。

「果然藏了一個好地方。」

陳無妄yin沉著臉道,難怪一直都找不到那魔女,原來是這麼回事。

雖然他有信心即便魔女藏在此處,他也遲早會把她給揪出來,但現在的問題卻不是找不找到魔女,而是那魔女是否真的突破到了胎息巔峰境界。

如果她真的突破了,那他們找到她,恐怕也沒有任何意義,說不定獵人與獵物的角色還會互換。

畢竟長天派乃是一個大宗門,根在長白山脈,走都走不掉,而魔女卻是一個人,根本就無所顧忌。

「你們都在找我?」

一道有些妖魅的聲音突然在樹林中響起,那聲音妖魅動聽,令人很享受,但卻不是什麼人都享受的起,幾乎那聲音剛剛擴散開來,周圍幾個距離大樹較近的長天派弟子便驀然倒在了地上,眼皮外翻,已是氣絕身亡。

但他們的眼中,卻統一都含著痴迷之色,似乎死的那一刻瞬間,遇上了什麼令他們心醉的東西一般,不知不覺死了都不知道。(未完待續。。) 那妖魅的盪魂魔音緩緩擴散,所過之處,一名名長天派的弟子紛紛倒下,無聲無息之間,已是氣絕身亡,不一會兒便死了一大片。

「那魔女的盪魂魔音,果然是她。」

陳無妄身邊一名青袍老者面色微變,立刻從衣袖中掏出一個鈴鐺,猛地搖了起來,一道道無形的聲波以他為中心擴散,瞬間便於那魔女發出的盪魂魔音撞在了一起。

兩道音波攻擊相互抵消,那些身在音波範圍內的長天派弟子頓時鬆了口氣,眼中儘是驚恐之色,剛才那一瞬間怎麼死的他們都不知道,若不是師叔祖有一件克制魔音攻擊的寶物,今天恐怕會有很多人都栽倒在那魔女手中。

別說一些通脈境界與氣海境界的弟子,即便是那些抱丹境界的師叔師伯都承受不起那可怕的魔音攻擊,那魔女的盪魂魔音什麼時候如此恐怖了?

之前可遠遠沒有如此可怕,難道她真的晉陞到了胎息境界巔峰?

「所有人全部退出一千米之外。」

陳無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冷冷的下命令道,胎息境界的戰場,不是那些抱丹境界都沒有的小古武者能參與的,一旦開戰,一點餘波他們都承受不起。

幾乎不用掌門下命令,已經有人開始瘋狂的往外面逃,誰都不傻,又怎麼會不知道此地不是他們能呆的地方。

那顆半枯萎的參天大樹的樹榦上,一道黑色的光暈緩緩出現,然後樹榦表面便開始一層層融化,眨眼便出現了一個偌大的洞口,足可以供一個人出入。

一道黑影緩緩從那個樹洞里走出,不是宮魔女又是何人。一襲黑裙。一張黑紗遮面,眸光清冷,眼睛似乎比月光還明亮。

「宮魔女,果然是你?」

陳無妄瞳孔微微一縮,面色頓時難看了起來,事情果然再往最壞的方向發展,之前那突破到胎息巔峰的人,幾乎可以肯定是宮魔女了。

「你們長天派的老不死倒是幾乎都來了,正好,一併解決了。」

宮魔女淡淡的道。她與長天派有不共戴天之仇。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這個門派她都會剷除掉。

「狂妄,你難道以為憑藉你一個人,能跟我們整個宗門斗?」

陳無妄身邊的一名黑衣老者冷哼一聲,手指一彈。一柄長劍便出現在他手中,那劍寒光閃閃。一眼就知不是凡物。

宮魔女雖然突破到了胎息巔峰。但掌門師兄亦是胎息巔峰的強者,還有他們三個人相助,未必怕了那宮魔女。

「咳咳,她不是一個人。」

莫問摸著鼻子,有些尷尬的從樹洞里走了出來,望著那長天派幾個絕頂高手。攤了攤手道。

莫問的出現,令宮魔女皺了皺眉頭,剛才不是跟他說了讓他躲在樹洞裡面別出來,現在跑出來幹什麼?找死不成?

眼前都是胎息境界的高手。他一個抱丹境界的人,插手進來就是炮灰的命……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那陳無妄等人都楞了一下,樹洞里竟然還有人?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陳無妄等人望著眼前那年紀不大的少年,腦海中都升起一個問號,他怎麼跟宮魔女在一起?而且一男一女,縮在樹洞裡面,幹了一些什麼事情……

倒不是陳無妄等人亂想,而是眼前的一幕太古怪了,他們可知道宮魔女的脾性,怎麼可能會跟一個男人走到一起?

「你就是那個救了宮魔女的人吧?」

陳無妄眼中光芒一閃,突然想到他之前的那個推測,果然有人在暗中幫助此魔女,而且這兩人的關係,還很不一般的樣子。

「你知道我?」

莫問挑了挑眉頭,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隨即便想到了什麼,淡淡的笑道:「不錯,就是我。」

憑藉他的經驗,自然很快就意識到問題出在之前他出手擊殺那長天派胎息境界高手上面。

畢竟兩種不同的傷痕,很容易便能判斷出來。

「你是不是藥王府的人?」

陳無妄微微眯著眼睛,冷冷的道。能在短短几天的時間裡把宮魔女的傷勢治癒一半,除了藥王府的神醫又這個能耐,恐怕很難還有別人。

不過令他驚訝的是,眼前的少年估計不滿二十,便有著抱丹境界的修為,還有著一手驚人的醫術,他究竟是什麼人?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像這種少年天才,不應該默默無聞才對。

而且藥王府的那些少年天才中,他也沒有聽說過這麼一個人。

不過沒有聽說過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很多門派都會雪藏一些有天賦的弟子,以免在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之前發生什麼意外,中途夭折了。

畢竟古武界可不太平,充斥著各種江湖恩怨,任何一個宗門都有幾個仇家,有些勢力為了阻礙仇家的發展,暗中擊殺那些仇家的天賦少年,亦是屢見不鮮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的?」

莫問一副很吃驚的模樣望著那陳無妄,似乎一下讓他給說中了一般的表情。

「你一個藥王府的人,管我們長天派的事情,難道當我們長天派好欺負?而且你救了那魔女,乃是犯下了大忌,藥王府也保不住你。」

陳無妄面色難看的道,中途殺出一個藥王府的人,幾乎把他們的計劃全部攪亂,那魔女果然有氣運在身,每次都能絕處逢生。

所謂最害怕什麼來什麼,陳無妄現在恨不得把那藥王府的少年一巴掌拍死。

不用說,之前不但是他救了宮魔女,治療了她的傷勢,而且傅青師弟,也是他聯合魔女殺死的。

甚至後面魔女詭異的突破到胎息境界巔峰,很有可能跟他也有關係。

「什麼大忌?我怎麼不知道?」莫問眨了眨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此魔女乃是古武界公敵,造下無數殺孽,天華宮黑榜上面的人物,你跟她同流合污,等著面臨華天宮的懲罰吧。」

陳無妄冷冷的道,眼前這人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魔女的名聲在古武界裡面幾乎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程度,難道還有不知道魔女的人?

莫問聞言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女人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來歷未免也太大了吧……

「念在你無知,你現在還有將功補過的機會,跟我們一起擒下此魔女,此事自然再與你無關。」

陳無妄淡淡的道,面色緩和了一點,似乎真的準備策反莫問一般。

「你叫我把她抓起來?」

莫問瞪大了眼睛,指著身邊的宮魔女,一副大驚小怪的模樣。

「不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跟我們將此魔女擒下,你自然跟她撇清了關係。」

陳無妄低垂著眼眸,淡淡的說道,雙手負在身後,只是把那宮魔女圍住,卻似乎一點也不急著動手。

「到底是你腦殘還是我腦殘?你叫我把自己的女人給抓起來?要抓也是抓到……」

莫問話說到一半猛地閉上了嘴巴,他本想說要抓也是抓到床上去……但現在宮魔女稍微有點強勢,他有些不太敢說……

「當然是你腦殘,你沒有看見他在故意拖延時間嗎?」

宮魔女狠狠瞪了莫問一眼,這混蛋跑出來也就罷了,還敢胡說八道,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女人連他都敢罵,簡直反天了……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以後還得了。

他輕哼了一聲,卻是閉上了嘴巴,心中暗道他現在顧全大局,不跟她一般見識,等回家了再慢慢收拾她。

陳無妄等人聞言,都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剛才那少年說什麼?宮魔女……他的女人……?

怎麼可能!

幾個人面面相覷,望了望宮魔女,又望了望那少年,一個個目光古怪了起來。

這小子怎麼還沒有被宮魔女一巴掌拍死?能活下來,倒真是奇葩了。

萌寶來襲:失憶總裁不負責 「陳無妄,別拖延時間了,什麼時候你也如此慫包了?你以為那雲歸老頭來了,便能奈何的了我?」

宮魔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微微抬起尖峭的下巴,不急不緩的望著那陳無妄四人。

她自然知道,陳無妄跟莫問廢話,無非是故意拖延時間,等那個長天派的雲歸老頭過來罷了。

那雲歸老頭乃是長天派第二高手,僅次於陳無妄,據說半隻腳踏入了胎息後期的境界,實力很強。

此次那雲歸老頭並沒有到樹林里來,估計正坐鎮在山門裡。

現在發現她突破到了胎息巔峰,又只是圍著她,不急著跟她交手,反倒是跟莫問那小子磨嘰,自然是為了等那個雲歸老頭趕過來,一起圍殺她。

長天派僅剩的五個胎息高手,現在就來了四個,還在等最後一個,倒是很看得起她。

不過她雖然無懼於那雲歸老頭,但也不會給陳無妄他們這個佔便宜的機會,話音剛落,她的身影便從原地消失,一瞬間便出現在陳無妄面前。

一道漆黑如墨的爪子悄然出現,瞬間便把陳無妄籠罩,下一刻,無數道爪影從那黑爪中湧出,瞬間把陳無妄淹沒……(未完待續。。) 一道妖嬈的身影,踏步在虛空中,月光下格外妖魅,修長的雙手隨便揮出兩爪,瞬間又把另外三人籠罩,整片樹林裡面,氣溫驟降,似乎瞬間變成寒冬,太yin之氣不斷肆虐,龐大而精粹。

她似乎準備一個人,挑戰長天派四名胎息境界的高手,而且有一人還是長天派掌門,胎息境界巔峰的絕頂強者。

幾乎在幾人交手的瞬間,莫問便很識趣的身影一閃,竄出百米,遠遠的避開他們的戰場。

雖然他現在有著抱丹中期的修為,但胎息境界的戰場可不是他能參與,他現在絕對沒有那個戰鬥力,插手其中只是自討苦吃,別說受傷,死掉都有可能。

所以他還是老實一點,躲遠遠的。那宮魔女現在有著胎息巔峰的修為,而且還是修鍊了九yin神功,掌握了幾門明教絕學,尋常胎息巔峰的人都很難能跟她相比,不是她對手。

而且通過大yin陽融合之術,她也逐漸摸到了一點yin陽奧秘的皮毛,雖然她沒有修鍊九陽神功,但卻yin極生陽,她對太yin之氣的掌握與理解,絕對遠超從前。

那長天派的掌門人也才剛剛突破到胎息巔峰,估計根本不是宮魔女的對手,至於另外三個人,只有一個胎息中期的,還有兩個都是胎息初期,對宮魔女幾乎沒有什麼威脅。

雖然一挑四,宮魔女不但不落入下風,反倒是佔據了上風。

樹林中,恐怖的內氣波動不斷擴散,像是一場場風暴四下席捲,所過之處一片狼藉,好好的森林。硬生生開出了一片空地,中間出現一個大坑。

千米之外,莫問悠閑的在叢林里轉悠,對於宮魔女與那長天派四名胎息境界高手的戰鬥,他並不怎麼擔心,此時也不用太放在心上。

他若是有胎息巔峰的修為,幾乎可以秒殺了那幾個長天派的胎息境界,那宮魔女修鍊九yin神功,不說贏,總不會輸掉吧。

「嗨。老兄,看什麼呢?」

莫問走到一名縮在一顆大樹後面,不斷往戰場中心眺望的老頭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嘻嘻的道。

不用說。此時乃是長天派之人,現在千米之外。幾乎到處都聚集著長天派的人。

「當然是看戰況。不知道此次幾位師叔師伯能不能把那魔女給殺了,那魔女不除,我們長天派寢食難安啊。」

那老頭重重的嘆了口氣,有些擔憂的望著遠處空中那妖嬈的身影,眼中儘是驚懼之色。

魔女的凶威,把長天派很多人都嚇破膽了。

「那幾個老不死的怎麼可能殺的了那魔女。 醫婚成癮,高冷老公太深情 你想多了。」莫問繼續拍著那老頭的肩膀道。

「也是……」

那老頭點了點頭,魔女若是那麼好殺,早就被殺死了,現在他們也不用擔心害怕。

但話說了一半。他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猛地回頭望向那跟他說話的人,發現是一個少年,而且還是一個普通的外門弟子。

「你剛才說什麼?」

那老頭瞪著眼睛望著莫問,幾個老不死的……?敢這麼說掌門師伯與幾個師叔,簡直活膩了。

而他一個外門弟子,跟他勾肩搭背的說話,簡直就是膽大妄為,太沒有長幼尊卑之分了。

這種沒有規矩的弟子,應該廢了修為,趕出山門。

「幾個老不死的啊,怎麼了?」莫問眨著眼睛,不明所以的望著那老頭,然後繼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幾個老不死的都活了一百多歲了,都這麼老了,還不死,不是老不死的是什麼?」

「你……」

那老頭指著莫問說不出話來,他還從沒有見過如此膽大妄為的弟子,敢對師門長輩如此放肆,簡直就是欺師滅祖的行為。

「是不是很認同我的話?別激動,咱繼續聊,你說那幾個老不死能在魔女手中走過幾招?我賭一百人民幣,一百招之內,他們必輸無疑。你賭不賭?」

莫問繼續拍了拍那老頭的肩膀道,一副哥兩好的模樣。

「你活膩了。」

那老頭氣炸了,二話不說便一巴掌拍向莫問,這小子簡直無法無天了,跟他勾肩搭背,他以為他算老幾?

「別動粗,不賭就不賭嘛。」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隨手一抽,那老頭一下就倒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腦袋一歪便暈死了過去。

「無趣。」

他搖了搖頭,繼續在樹林里閑逛,禍害其他長天派的門人弟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