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什麼玩笑,它是獸,又不是人。

再說,它是跟著巫女混的,巫女的字典里沒有那四個字好不好,有的只不過是秋後算帳,十年不晚!

曹陌對他們接下來的行程有了一個大概的計劃,他轉頭,想與若伊商量一下,瞧著若伊早就靠地牆的一角,舒服的睡了過去,她的手上還抓著一個咬了一半的果子。

曹陌心疼得像貓抓,真想上前將她攬入懷好,好好的睡一覺。

這一整天,她也算是夠了,經歷了幾個險境,有了失母之痛,又與席絲一場混戰,她堅持到現在也沒喊苦,也該是到極限了。

可惜,他沒有身體,想攬若伊入懷都做不到。

曹陌只得沖糰子比了個手勢,糰子輕輕的爬過去卧好,才用尾巴輕輕將圈著若伊的腰將若伊拉到身上。

若伊沒醒翻了個身,在糰子身上尋了個舒服的姿勢繼續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若伊就被一隻毛茸茸的爪子給捂醒了。

若伊眼睛都沒睜,直接將爪子甩開:「糰子,你找死。」

糰子縮了縮,怒瞪著曹陌,明明是你讓我動爪子的!

曹陌接下了糰子的活兒,大聲喊著:「若伊,起來了,快點起來。」

若伊怔了下,翻身爬了起來,眯著眼睛捂嘴打了個呵欠:「我們要出發了嗎?」

曹陌心又被揪了一把,她以前哪天不是睡到自然醒的,這一個月來都沒好好睡過,現在這種環境下,她也沒有怨言。

「怎麼了?」若伊將臉貼近,幾乎與曹陌的臉貼在了一塊。

曹陌都能感覺到若伊臉上傳過來的熱力,那紅唇幾乎都磨著他的嘴唇了,曹陌只覺著下身一緊。

該死!他為什麼要是個魂體。

他只得退後半步,拉開一點點的距離:「嗯,還有一個小時,這裡的火山就會噴發,我們得趕在噴發之前離開這裡。」

若伊最後的睡意了瞬間消失了:「那得快一點兒。」

「不急,我們還有一個小時。」曹陌轉身,在糰子面前蹲下,道:「黑獸,告訴我,這裡有幾個門?」

剛過了一夜養好了些魂魄的黑獸,直接倒下抽搐。

天啦!這男人是它肚中的蛔蟲嗎? 黑獸轉眼又對上了糰子的目光,它的小心肝徹底的顫了。

之前叫糰子的雪獸雖然對它很兇,時不時還亮爪子給它點教訓,但它明白,只要不說那巫女不好,它稍微配合一些,雪獸對它還是不錯的,甚至目光里還有些同情與憐憫。現在,那雙眼睛里,只剩下冷漠冷漠,冷漠至極。

黑獸是靈獸,但前半生也就是聽命行事,根本就沒多少自己的想法,之後被主人做擋箭牌拋下后,心性大變,只剩下對巫女的怨恨了。它不太懂糰子為什麼一下子變了態度,但也知道現在不適合不再去招惹糰子。

黑獸老實了,曹陌問什麼它就答什麼;不過,曹陌沒問的,它硬抗著糰子詭異的目光,也沒多提一個字。

曹陌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帶路吧。」

黑獸又懵了。

帶路,還讓它帶路?那它,還是要往那邊走嗎?

它悄悄瞥了一眼糰子,狠了狠心,繼續!

黑獸按它最初的想法,將若伊他們帶到了通往下了個險境的門前,若伊伸手按在黑獸說的地方,她並沒有被門裡的力量吸進去。

若伊臉色一變:「有人!」

門打不開,那就只有一個可能性,她現在所處的險境里還有另一個巫女的存在。

只有一個小時這裡的火山就要噴發,可這麼大的一片山頂,怪石林立,石洞繁多,她要上哪裡找到另一個巫女呢。

曹陌代替若伊做也了決定:「糰子,你迅速去尋找到那人,我們在這裡等著。」

「這怎麼行……」若伊馬上阻止,糰子沖著她輕輕喵了一聲,轉身飛快的離開,若伊跑了兩步,就失去了它的蹤影。

若伊跺腳:「都怪你。」

「不會有的事的。」曹陌心神在在:「別忘了,糰子現在是在黑獸的體內,黑獸可是這裡的地頭蛇,打不過它必定跑得掉。再說,糰子是個魂體,它是受傷了,你有感應的,馬上將它召回來由老師帶回去不就好了。」

若伊沒辦法將糰子追回來,只得認同這種辦法,她嘟著小嘴,準備在糰子回來之前,不再搭理曹陌。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

四周的溫度越來越高,甚至連天空上面的雲都變成了火紅色,一片一片的連在一塊,煞是好看。但人就不那麼舒服了,甚至就像呆在一個巨大的桑拿房裡,讓人窒息的熱浪從腳底往上升,直接能讓人熏昏過去。

別說若伊,連曹陌都覺著自己快要燃燒起來了。

「怎麼還不回來。」若伊給自己身上刷了一個隔絕熱浪的咒術,踮著腳尖往四周張望。

曹陌也急,嘴上還安慰著若伊:「快了快了。」

他半句也沒提過,先走這兩字,知道提了沒用,若伊絕不會走的。

另一邊,糰子和黑獸無比完美的合作,乾淨利落的將巫女給撕扯碎了,糰子還不忘叼走了那巫女的水晶球,轉身飛快地往來的方向疾奔。

「可能會趕不上了。」黑獸感覺得到四周的悶熱,以及爪子上傳遞過來的熱量,提醒了一句。

糰子沒搭理它,只是速度更加快了,但它也沒忘給黑獸加了一層壓力。

黑獸直接被壓爬了,但性命相關的事,它硬撐著將話說完:「途中還有一個門,我們要不要先從那個門出去。」

「閉嘴。」糰子低吼。

黑獸實在是受不了,也顧不上什麼,低吼:「趕不回去了,就算趕過去又如何,你以為她還在那裡等你?」

嘩,又是一重壓力襲來,黑獸差點沒被壓成一張紙,整個獸魂都快不好了。

這隻雪獸怎麼與他當初一樣死心眼!

明明知道,非還要堅持!

它心底的怨恨噴發了出來,直接將兩重壓力反彈開來,吼道:「值得嗎,你非要去證明一個不可能的事實?別想著她對你好,她是為了讓你去給她賣命,不然殺巫女這種危險的事,她為什麼不自己去,偏偏指使你去冒險。還有之前給你用了百葉,百葉是有毒的,它的汁液會慢慢的侵蝕你的神經,最後你會變成一個廢物。」

糰子一聲都沒吭,只是腳下的動作更快了一些。

黑獸吼夠了,也不見糰子吭聲,反而是回去的速度更快了,幾乎都不挑走的路線,都選擇了最近的直線,石棱,樹叢,劃在身上就是一條一條的口子,火辣辣的痛,但這些,都比不過將要到達的生死危機。

黑獸認命的閉嘴了。

那個出口都錯過了,轉身回去還不如面前的那個近,老老實實的陪著糰子拼一把,說不定它們還能逃得一條性命。

拐過一塊巨石,糰子瞥到了立在不遠處若伊的身影,它大吼了一聲:「喵!」

黑獸傻眼,那個巫女竟然還在等,明明都到了最後的時限了,不是嗎,為什麼她不走?

轟!巨大的聲音衝天而起,腳下的岩石都在顫抖,若伊看到糰子身後一條火龍直接竄上了半空中,然後像一個巨大的禮花,在半空中炸開,火熱的岩漿往四處澆灌了下來。

她迅速的施放了一個防護罩籠在了糰子的身上,糰子沒有減速,直接就朝著若伊撞了過去,連人帶獸直接撞上了石壁,石壁上化起了黑泛,瞬間將一人一獸都吸了進去,火熱的岩漿追奔而來,拍打上剛合上的石壁。

「啊……」若伊發出了一聲慘叫。

曹陌也顧不上靈魂被摔得七暈八落的,「怎麼了。」

「痛啊,好重。」若伊尖叫。

「喵。」糰子委屈,半空中它可是強行扭轉了他們之間的位置,它是落在地上做了墊子,只不過一隻爪子搭在她腰上了,有那麼重嗎?

若伊一邊揉著腰,一邊罵道:「你當還是那個巴掌大的小身體,你也不看看,現在壯得像鬥牛。」

牛……牛……牛……

黑獸淚流滿面,它不是牛好吧,真不是牛。

罵了幾句,若伊又按著糰子一陣檢查。

「還好,沒什麼大事。」沒有大傷口,倒是小傷無數,尤其是尾巴,估計是被岩漿給噴著了一些,整個尾尖都成了一團黑炭。

若伊惡趣味地輕輕掐了一把尾尖。

「喵!」

「嘶!」

糰子與黑獸同時嘶吼了起來,呲牙咧嘴的。

痛啊!

若伊得意的笑了,才將一個個巫術落在糰子的身上,甚至還往它的嘴裡塞了一把她從那些巫女們手裡得來的巫葯,糰子得意的用腦袋磨蹭著若伊的腳,一時力道控制不好,差點將若伊推了個趔趄。

「別鬧。」若伊伸手在糰子的頭上拍了一下:「這種事以後不能再有。」

曹陌一個勁的點著腦袋贊同,「我們接下來要注意,如果再遇上剛才的險境,至少要提前一半的時間離開。」剛才他三魂七魄差點嚇得全離家出走,還好有驚無險,這種事不能再有下次,風險太大,他的小心臟承受不起。

若伊也加了一句:「不能再分頭行事。」

這下,連糰子也點了頭。

黑獸緩過神來,傻乎乎地問:「為什麼她剛才不先走?」

再慢一拍,它們沒命,她也逃不了的。

巫女不都是自私的嗎,為何她不一樣。

它當初為什麼就沒能碰到這樣的主人,難道真的就是它瞎眼了,看錯了人?

「切。」糰子可算是出了一口氣了,小頭顱驕傲的仰起,鼻孔朝天,根本就不屑於黑獸解釋。

接下來,曹陌行事就更加的小心了。

黑獸也將它的私心都給放開了,不用曹陌和糰子聯手逼問,它老老實實的將三個門所在的方向都指了出來,由著曹陌來考慮他們下一個目標。

曹陌猶豫了再猶豫,反問:「就按你原來的想法帶路吧。」

黑獸一個勁的沖糰子搖頭:「不能去,太危險。」

糰子馬上將這個意示表達給了曹陌。

不能去?

若伊迅速看了曹陌一眼,不是她想的那樣吧。

曹陌點了點頭,很有可能。

之前若伊預測過,他們跟著黑獸走,會到一處吉凶各半的險境。現在,他隱隱有一種猜想,他們一直尋找的那個契機可能就在黑獸要帶他們去的地方。

若伊的想法再簡單直接,她張口就問:「你可聽說過關於巫女的詛咒?」

黑獸炸毛了,這個它當然聽過,而且熟得不能再熟了,那個巫女們進來,都是沖著那個地方去的。那個地方,確實也是它最初想帶著她過去的那個地方,那也是整個險境里最危險的所在。

可是現在,它有些不想了。

這個巫女也沒那麼壞,她對這隻雪獸還那麼好,如果她死了,雪獸一定會很傷心很傷心的。

「你知道,對嗎。」糰子的尾巴不輕不重的拍在了黑獸的後背上:「帶我們去。」

「那裡很危險,你不怕你的主人遇到危險嗎?」黑獸有些不解。

糰子輕蔑的瞥了它一眼:「她有她必須要做的事。」

「你不後悔?」黑獸再問了一次。

回答它的又是一記鞭尾。

黑獸不認命,「你做不得主吧,問問你主人。」

若伊從糰子的比劃中明白了個大概,欣喜:「對對,我們來就是找那個地方,你帶我們過去。」

黑獸無語……非要去,那……就去吧……

這是他們自己主動要去的,與它無關了。

這次,接下來,像是福運再一次降臨到了他們頭上還是怎麼的,又非常的順利,半天時間,他們平安的又經過了四個險境。

糰子指著落下來的一道水屏,喵喵地叫個不停。

若伊指著鏡子:「就是這了?」

糰子點點頭。

若伊伸手去觸碰水屏,曹陌喊道:「等一下,你先吃點東西吧。」

若伊立馬將手縮回來:「是,我得先吃飽了。」

她幾乎將剩下的果子都吃了個乾淨,小腹再一次呈現出凸狀。曹陌瞧著直好笑:「這也算是另樣的破釜沉舟。」

若伊直接拋過去兩個白眼。

他們又休息了半個小時,讓若伊養精蓄銳,好吧,曹陌的本意是讓她消化消化一下。

「我按了。」若伊再次向曹陌確定。

曹陌已經進入了水晶球,「進吧。」

若伊的手還沒碰上水屏,糰子搶先竄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