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一陣沉悶的聲音傳出,營帳中的十二個魔族軍士,連反應都沒來得及,腦袋就紛紛掉下,身體跌倒。

「呼!」

深深吐出了一口氣,方恆散發出感應力,仔細觀察了一些四周的動靜,發現其他的營帳中滿是安靜,自己的動作,沒有引起任何魔族軍士的注意。

悄悄拉開帳幕的大門,依娜朵走了進來,也不顧地面上的鮮血,直接坐到了正中央處,手掌拿出一柄短刀,對著手腕就是一劃。

滴滴赤色的鮮血自手腕上留下,卻根本沒有掉落在地面,在空中就已經消失,方恆能感覺到,這些血液,化為了白色的顆粒,與空氣中那青色的靈氣融合到一起,向著四處散發。

散發的最終目的地,便是個個魔族將士的軀體。

「全數運轉!」

方恆心中低喝,完美血脈在此刻涌動起來,感應力再次擴大,六十萬魔族大軍的所在地,除了一些有特殊陣法的地方他看不到,剩下的,全都呈現在他的眼前。

只見那混雜著白色顆粒的靈氣,正漸漸的那些魔族將士無聲無息間吸收。

這讓方恆眼中露出喜色,他知道,別看那白色的顆粒很微小,實際上一旦爆發,卻是能夠讓一個人的血脈凍結,以現在的速度來看,三個時辰之內,真的能夠做到讓六十萬魔族大軍都吸取到。

目光轉向依娜朵,方恆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我沒想到,你這手段,是需要消耗血脈的。」

「是我沒告訴你。」依娜朵虛弱的搖頭,「不過就算你知道了,難道會阻止我么?」

「不會。」方恆搖頭,「你是唯一可以改變局勢的辦法,我不可能捨棄這種辦法的,不過我不明白的是,你為什麼心甘情願的這麼做?」

「體現我的價值。」依娜朵認真的說道,「這算是我跟隨你以後所立的第一件大功。」

「你已經表現出很好的價值了。」方恆搖頭,「我會保證你親自復仇的。」

「這不是主要,主要的一點,是我有別的請求。」 億萬奶爸是總裁 依娜朵道,「我希望你能改變對魔族的看法,當然,不是全部的魔族,只是我寒雪魔族。」

「什麼意思?我的看法有這麼重要麼?」方恆問道。

「以你的成長速度,來看,很重要。」依娜朵認真點頭,「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般的人類武者,更沒有在魔族中見過像你這樣的存在,你的一切,我都難以預料,不顧我可以肯定,有朝一日,你會變得很強大,強大到可以決定我整個魔族的生死。」

「所以,我請求你改變對魔族的看法,就算不能全部改觀,也要對我寒雪魔族有所改觀。」

聽到了這些話,方恆沉默下來,片刻后一笑,「你能這麼相信我,我可真是受寵若驚,不過你既然請求了,我也告訴你我的標準。」

「不吃人的傢伙,我不會殺,就這麼簡單,剩下的,只要我見到,都會殺光,你寒雪魔族不吃人,那我自然不會沒事就殺他們。」

聽到這話,依娜朵點了點頭,「這就夠了。」

說完,依娜朵就閉上了眼睛,繼續做起自己的事情來。

方恆看著,也沒有再多說,他知道,依娜朵身為寒雪魔族的公主,對魔族自然有一定的感情,特別是寒雪魔族,那更是她從小生長的地方,有著請求很正常。

「看來,我的成長速度真的超越了太多人,也真的給所有人都留下了震撼。」

暗道一聲,方恆眼中閃過一道精光,要是沒那麼多麻煩,他真的很想低調的修鍊,可這樣不行。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所背負的責任,所承受的目光,註定了他不能低調,只能霸道。

「既然這樣,那就繼續霸道下去吧,霸道到解決所有麻煩的時候,或許我才能真正的獲得自由。」

方恆想著,也盤坐下來,閉目養神。

時間緩緩的過去,很快,就要到三個時辰了。

在方恆的感應力之中,六十萬魔族大軍,幾乎每一個人,都已經吸收了一顆白色的微粒,當然,依娜朵的氣息也越來越弱。

「看來找機會要好好給她補補,這次真是辛苦她了。」

方恆暗想,起身,就準備發出訊號。

唰!

便在這時,一道閃亮的刀光,突然間出現在了帳篷之中,對著依娜朵就斬殺了過去。

方恆眼神一縮,體內真力轟然爆炸,在千鈞一髮之際站到了依娜朵身前,腰間真武劍狠狠一劈,白色的劍光如同流星,狠狠與刀光撞擊到了一起,噗的一聲,方恆口鼻噴血,一個少年,也出現在了方恆面前。

「好!方恆,我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有這膽子,還有這等存在幫助!」

話語傳出,這個少年,正是暗星!

「你是怎麼發覺的?」方恆冷冷發問,對方既然來了,那就證明他們暴露了。

「剛剛。」暗星臉色冷漠,看向了睜開雙眼的依娜朵,道,「你身為寒雪魔族的王族存在,竟敢協助敵人,對我大軍施展手段,這件事情,會讓你們整個寒雪魔族都付出代價!」

依娜朵卻沒有回答,她明白,這時候再說什麼都沒用。

「哼,發現了又如何!」方恆冷哼一聲,身上真力一爆,赤紅色的火焰直接沖了出去,「你發現的晚了!」

「十方魔域!」

面對方恆的真力,暗星大吼一聲,瞬間,營帳中竟出現了十個魔武者,個個境界都達到了八重的巔峰地步,每一個人的黑色魔霧都融合到了一起,把方恆的火焰真力狠狠壓制下來。

「我敢來,自然就是有壓制你的手段。」暗星淡淡道,「你的訊號,是發不出去的。」

看到這一幕,方恆沉默下來。

到底是統領六十萬軍隊的暗星,只是在發覺的一瞬,就已經猜到他要做什麼,做好了一切的後續手段。

「不得不說,你的膽魄和計謀,再一次讓我驚訝。」沒有理會方恆的沉默,暗星自顧自說道,「不過,終究是被我看破了,你已經陷入到了絕境。」

「所以,我現在再問你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暗星目光認真的看向方恆,「你,願不願意成為魔族?」

「你太自信了。」

沉默的方恆說話了,「過度的自信,就是自傲,自傲就是失敗的源頭。」

「我還沒有嘗過失敗的滋味。」

「那接下來我就讓你嘗嘗。」方恆突地一笑,手掌上,竟瞬間出現了上百塊陣石。

隨手一扔,恐怖的能量就連爆炸起來,周圍的十個魔武者都是一愣,腳步退後。

「陣石么?這是好東西,可惜,卻太少了。」暗星搖了搖頭,「沒有上千塊……」

嘩啦啦!

方恆手掌一甩,足足三千塊各種類型的陣石被扔了出來,驚人的靈氣瞬間充滿整個營帳。

「這個我已經看出來了,百塊陣石能讓你們退後,千塊陣石就能讓你們跌倒。」方恆笑了笑,「三千塊,應該就能破開這所謂的十方魔域了。」

話語落地,方恆手掌驀然一捏。

轟隆!

恐怖的爆炸聲響起,一股五顏六色的光波,瞬間爆炸了出去,四周的那些魔武者,全都身體震蕩,口鼻中,都溢出一絲鮮血。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不好!」

倒退中的暗星看到那些魔族高手都倒飛出去,立刻心中一驚,手中長刀不假思索的就劈了出去,直奔方恆腦袋。|頂|點|

他不知道方恆具體要做什麼,他卻知道不能讓方恆有任何多餘的時間,是以這一刀,是全力的一刀。

空氣尖鳴,白色的刀光混合著黑色的魔霧如同地獄之殺,那五顏六色的狂暴能量都被這一刀生生劈開,這等強度,完全超越了先天的範圍。

面對這霸道兇猛的一刀,方恆沒有抵擋,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刀光很快就劃過他的身影,卻沒有任何鮮血流出。

噗!

下一刻,一道入肉的聲音響起,暗星的肩膀,被一柄長劍刺穿!

方恆真正的身影,出現在了暗星面前。

「殺!」

身中一劍,暗星除了臉色有些變化外,竟毫不吃驚,身體驀然向前,毫不顧忌長劍摩擦著他的血肉,一刀,對著方恆劈去!

「好狠!」

方恆眼神一驚,他也沒想到,暗星這麼兇猛,中了他一劍還直接向前,再次發出攻擊,這等動作,好像完全不拿自己的身體當回事情!

腳步一撤,方恆長劍狠狠拔出,帶起一蓬鮮血,卻在這時,那刀光也撩了方恆的手臂一下,血痕出現。

我的三界抽獎系統 「給我死!」

一刀沒殺了方恆,暗星眼神一怒,身體旋轉,滾滾的黑色霧氣猛然爆出,再次逼向了方恆!

「黑暗之門!」

面臨這股黑色霧氣的糾纏,方恆低喝一聲,轟隆,黑色的大門突然降臨在場中,霧氣全被吸收,卻在這時,一道陰險的刀光繞過黑色的大門,直劈方恆腦袋,方恆眼神凝重,身體側開,卻還是被刀光劃破了左側的肋骨皮膚。

身體借著吞噬的黑霧之力翻滾倒退,方恆來到了依娜朵的身前,冷冷的看向了場中的暗星,暗星也沒有追擊,只是身體震動,肩膀處的血洞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短短几個呼吸的功夫,就恢復了表面的傷勢。

這時候,其他被震退的魔族高手才圍了過來,一個個眼神中滿是凝重,包圍了方恆。

似乎沒有看到周圍的魔族高手,方恆淡淡道,「你的傷勢看起來恢復的快,可實際上我留在你體內的劍意,卻是沒那麼好驅除。」

「所以我沒有驅除,只是壓在了體內。」暗星冷冷道,「對付你這種人物,不能有一刻放鬆,只能傾盡全力,把你殺死才行。」

「殺死我么?」方恆眉頭一挑,「你若不顧一切的對付我,或許還真的可以,不過現在,你沒機會了。」

嗚嗚嗚……

一陣蒼涼的號角聲響起,下一刻,便是如雷的馬蹄聲!

場中之人都是臉色一變,特別是暗星,臉色難看無比,他知道,黃子炎對他們發動進攻了,現在他的面前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不顧一切的殺死方恆,讓大軍潰敗,一個是放過方恆,這樣或許還能讓大軍有生機。

「你們五個,包圍住他,別讓他走了,剩下的跟我來,帶領大軍後撤!」

到底是天才,只是一瞬間,暗星就做出了決定。

「你想的也太好了。」

方恆冷喝一聲,手掌一把抱住依娜朵,低低說道,「我會把你扔到那些衝鋒的大軍中,你要第一時間爆發你的所有力量,引起魔族大軍癱瘓,到時黃統帥自然會猛烈進攻,月仙也會發覺到你,告訴她我的位置,讓她趕過來幫我忙!」

依娜朵快速的點頭,她也知道此刻是生死瞬間,由不得她多想,方恆見到,身體內雄渾的純陽真力凝聚在手掌上,腳步拉直,筋肉擰轉,狠狠把依娜朵推了出去!

嗖!

天空中都出現了一道火光,恍若流星一般,向著遠處的大軍射去,卻在這時,一道刀光劃出,竟緊追著那道火焰流星,暗星也不是好惹的!

「殺!」

方恆暴吼一聲,身體在扔出依娜朵的瞬間就向著暗星衝去,長劍直刺,赤紅色的火焰和長劍融合,竟讓空間都有了些扭曲,暗星眼神一閃,知道這一劍他不能硬抗,只能轉換刀光,向著方恆劈去。

鐺!

巨響傳出,方恆身體震蕩,渾身表皮都在長刀的力量下裂開,鮮血滿身,同時那十個魔族高手,也同時對他攻擊了過來。

砰砰砰!

一連串的悶響震蕩,虛空中滿是黑色的武器和恐怖的勁力,方恆腳步連退,勉強躲過了一些能量轟擊,剩下的卻全都被他承受,一時間七竅都流出了鮮血。

「好你個方恆,拚死也要讓她先走,牽制住我們,為你們大軍贏得先機。」暗星冷冷說了句,驀然轉身,「不過牽制也是需要實力的,你這樣,只能是找死!」

話語之間,暗星的身影就再次向前,長刀落下,「去死吧!」

唰!

閃亮的刀光照亮了黑夜,讓方恆渾身流血的身軀出現在了眾魔頭面前。

「找死?本來就是死局,當然只能死中求活!」

冷冷的喝聲傳出,方恆的身影動都不動,長發在刀光下飛揚,神情好像無所畏懼,**,卻沒有動作。

所有的魔頭都是一愣,不明白方恆這是什麼意思,直到下一刻,一道美麗的人影,出現在了方恆面前。

叮!

清脆的聲音響起,一根潔白如玉的手指點在了那長刀的側面,只是瞬間,暗星的身體震蕩,那潔白的刀光,在瞬間就被消融!

嘴中噴出一口血,暗星的氣息一下衰弱了下來,卻在同時大喝,「走!」

只是這一擊他就看出來了,這個少女的力量,深不可測,遠遠不是他們幾個能夠敵對的。

「都別走了!」

月仙在這時冷喝,手掌一抬,赤紅色的火焰瞬間充斥方圓一里之地,無數的魔軍都被燒死,下一刻又猛然收攏,狠狠對著暗星和那十個魔將擠壓過去。

「魔帥大人!」

危急關頭,暗星再次暴喝,只聽轟隆隆的巨響傳出,一道恐怖的人影,突然間從天空中降臨,手掌對著月仙的腦袋就拍了過去,四周赤紅色的火焰,都在他這一掌下完全湮滅。

「嗯!」月仙身影一退,拉住方恆就躲了出去,就在她剛剛離去的時候,地面,已經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大坑!

轟隆,砰,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