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他並不喜歡去做這種事,但他也明白,放眼董恆身邊,恐怕也只有他才有這個能力,去做這種事、而不被人發現。

想著,那習慣性的溫和神色出現,這對於剛出世的他來說,也是一次真正的歷練。

第二天,龍慶就見到了董恆給他找的、負責情報的助手。

兩人易過容,便離開了安陽巨城,直奔靈雲神城境內、一座副城。

………………

(感謝口天文斗鬼、小小未羊打賞了2000起點幣,感謝一身爸爸味打賞了300起點幣,感謝qq閱讀孤夜殘風打賞了100閱讀幣,真心謝謝,還有各位兄弟姐妹的各種支持,謝謝。) 信口城。

靈雲神城五大巨城之一鄭雲巨城的副城之一。

是個並不多起眼的城池,大小規模跟叢陽城差不多,城主高明駿,出自靈雲門真傳弟子,還跟七長老關係不錯。

如今也已經在信口城做了十年的城主,距離任期還有二十年。

雖然在整個靈雲門中,他算不得多麼的高層,但在信口城中,他幾乎可以說是、說一不二的土皇帝。

這天晚上,與城內幾大家族家主赴宴后,回到了城主府,習慣性地進了自己書房,準備看一些資料。

剛走到書桌前,便看見了一塊玉簡,明晃晃的放在了書桌上,眉頭頓時就是一皺。

他向來喜歡整潔,書桌這種重地也一向是他親自整理,他敢確認他上一次離開書桌時,絕不會有這塊玉簡。

隨即,雙眼就忍不住眯了眯,因為他知道九成是出事了。

城主府內沒他的允許,沒有人敢進他的書房,更何況放一塊玉簡在這。

強壓下叫人的衝動,對方既然能無聲無息間放一塊玉簡進來,那此時鬧大動靜,對他絕沒有好處。

心思快速轉動間,猶豫半晌,眼神有些陰沉地拿起了玉簡,快速遊覽起來。

下一刻,他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似水,雙眼中殺意畢露,隱隱中,還帶著一股恐懼。

因為這玉簡中,儘是這幾年來他在信雲城秘密做的『好事』,還有他之前所做的一些事,一些一旦宣傳出去、他必定完蛋的事情。

「呼!」

他的呼吸忍不住加重了,因為他已經想到了那種死亡的感覺。

勉強鎮定住心神,咬咬牙,快步出了書房,揮退所有人,簡單易了個容,獨自一人悄悄的向城中一個地方而去。

不多時,便來到了一個尋常的屋子門前,暗自咬咬牙,走了進去,屋子中一片漆黑,他下意識感覺到一股陰冷,四處看了看,陰沉道:「我都來了,還不現身嗎?」

「啪啪啪!」

黑暗中,忽然響起一陣掌聲,掌聲未落,一道頗為溫和的聲音響起,「歡迎城主大人大駕光臨。」

聲音落,屋子裡也升起了亮光,一道身穿白衣,容貌普通的男子出現在高明駿眼前。

第一眼,他就看出對方易了容,應該是個文修,再仔細一打量,高明駿心中頓時升起驚駭之色,因為他絲毫看不出對方的深淺。

顯然,對方的境界比他高,最低是第四境的強者,心裡頓時更加不安了,直覺告訴他,他已經捲入了什麼旋渦之中。

「你究竟是誰?來我靈雲門有什麼目的?」雖然擔心,但他還是下意識神色嚴肅、拉上了靈雲門的大旗。

「我靈雲門!」那男子忽然之間像是聽到了什麼驚訝之事,看著高明駿,露出一絲好笑,但依舊顯得很溫和:「高城主也會說我靈雲門?真是沒想到,看來高城主沒做過那些出賣靈雲門利益之事了?」

聲音雖溫和,但一股冰冷立刻襲擊了高明駿全身上下。還是被他猜中了,對方肯定是要威脅他、為其做一些事。

有心嚴詞抗拒,但又不敢,那些事一旦暴露出去,他必死無疑。

強自冷靜下來,不管如何,他都要給自己爭取一些話語權,不能被對方說的死死的,任其操控。

眼神冷冰下來,露出一絲冷笑:「不管你是誰,也不論你是從哪裡知道的那些事情,如今無非是想威脅我為你做事,但你恐怕打錯了算盤。」

「哦!願聞其詳。」那男子溫和的微笑不變,頗有興趣地說道。

沒來由的,看到那溫和的微笑,高明駿心中更冷了一分,不過還是冷聲道:「沒錯,我是做了那些事,但你以為那些事,所得到的利益都是我一個人的嗎?

我上面,不知有多少靈雲門高層,你想以此來威脅我,未免太過可笑。

一旦揭露此事,你就得罪了無數靈雲門高層,你以為你能逃得了?」

說著,露出不屑的神色,不管哪方勢力,都會有人為了利益,做些黑暗之事。

靈雲門中自然也不例外,他高明駿是出賣了靈雲門不少利益,但上面一些人是知道的,不過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

畢竟,又不是事關靈雲門生死存亡的利益,他們也不是掌門,還能得到巨大利益,當然不會去管。

「在下能不能逃得了?在下並不清楚。但高城主為什麼要來到這裡呢?高城主認為、到那時你能逃得了嗎?」那人沒有絲毫急躁,溫和的微笑更甚了一分,說出的話讓高明駿張張嘴想反駁,卻在那雙眼睛下,怎麼都說不出口。

他心裡很清楚,面前這深不可測的男子能不能逃得了是個未知數,但他是一定逃不了的。

事情一旦流露出去,掌門必然派人來查,那上面那些人恐怕會爭先恐後的拋棄他、踢他做替死鬼。

不死都不可能。

所以他來到了這裡,他不想死。

但面對這男子可能的要求,他卻實在不想、也不敢答應,因為那很有可能就是勾結外人、背叛靈雲門,一旦查出,也是死路一條啊!

而且不僅自己死,自己所有的親人也肯定好不到哪裡去。

那男子似乎看出了高明駿的恐懼,溫和的微笑更甚了一分,伸出手拍拍高明駿的肩膀,溫和道:「不必緊張,其實我只是想請高城主你、加入一個小團體而已。」

高明駿不說話,他也不知道怎麼說,冷汗早已冒出,卻沒心思去擦。

「哎,高城主莫不是以為這個團體,是反抗靈雲門的吧?」忽然,男子嘆了一聲,驚奇道。

高明駿目光猛的一眨,看向男子,心中有些雜亂。

「看來高城主真的是誤會了!」男子又嘆了一口氣,「高城主不妨想想,在下為什麼能查到你的那些事?又為什麼去查?你只不過是個副城城主,威脅你、你又能做什麼呢?」

高明駿目光越來越亮,心裡越發活躍起來。

對方為什麼能查到那些事先不說,他為什麼去查?還以此來威脅自己?

如果是敵對勢力,恐怕恨不得他更多的出賣靈雲門利益。

而且自己只是個副城城主,即使受到敵方勢力威脅,又能做什麼呢?

打開城門,別笑了,他只是個副城城主,打開了城門又能如何?區區一座副城而已,損失了又如何?

哪裡值得如此高手來親自威脅自己!

想著,高明駿雙手一抱拳行了一禮,勉強露出笑容道:「敢問先生的意思是……?」

「你我同屬靈雲門,何必如此客氣。」那男子微笑道。

瞬間,高明駿的心,落了一半,不是要背叛靈雲門就好。

當下,笑容越加燦爛,還帶著些許諂媚:「先生實力高深,當然值得明俊行此一禮。」

「嗯,不知現在高城主是否願意加入我們這個小團體?」男子點了下頭,溫和道。

「那不知這個團體的主人是?」高明駿忍不住問道,心中還是有不少警惕。

卻沒想到,那時刻帶著溫和笑意的男子,瞬間變了臉色,冷如冰霜,讓高明駿硬生生打了個寒顫。

「有些不該問的,還是不問的好。」

冰冷的話,讓高明駿立刻連連點頭,「在下明白、在下該死。」

「高城主要記得,做的好,上面自然有人照顧你,做的不好,向來都是被拋棄的棋子,明白嗎?」那男子冰冷臉色溶解了些許,淡淡地說道。

………………

(感謝風之覓、鬼也艹又打賞了一千起點幣,感謝我是大坑B打賞了500起點幣,感謝94年的小葉子打賞了100起點幣,) 「屬下明白、屬下明白。」高明駿心中驚恐,稱呼又改變了。

「嗯,你放心,我們這個團體,只是用來暗中相互幫助而已,平常之時,並不會要求誰必須去做什麼事。」警告一番后,又是一記安撫,讓高明駿連連點頭。

那男子看了一眼他,像是發現了其心中還有的疑慮,淡淡一笑:「你是不是並不相信我的身份?」

「屬下不敢、屬下不敢。」高明駿冷汗頓時加快了。

不過他心中的確還是有疑慮,因為直到現在,對方都沒有實質證據,來表明對方是靈雲門之人。

沒有多說什麼,那男子手中出現一塊令牌,呈現在高明駿眼中的,是令牌背面。

而當看到這塊令牌時,即使是背面,高明駿心中的疑慮,也蕩然無存了。

因為這是靈雲門核心長老的令牌,其中有靈雲門的氣運所在,絕不可能假冒。

雖然因為只看到了背面,而不知道到底是哪位核心長老,但只要是靈雲門的就行了。

瞬間,他的神色更加恭敬,心裡驚懼的同時,也開始計較起自己的得失。

那男子收起令牌,又扔給了高明駿一個帶著金熊的圓形飾物,溫和道:「以後會有人拿著這個東西找你,到時你只需聽命就行了。」

接過飾物,高明駿仔細看了一眼,立刻應道:「是,屬下遵命。」

頓了頓,又有些猶豫地問道:「那屬下現在做的事情,是不是要停止?」

「一切如常即可。」男子淡淡應了一句。

「是是。」高明駿鬆了一口氣,他也不想停止,不是捨不得利益,而是一旦停止的話,恐怕上面那些人,不會放過他。

「好了,歡迎高城主加入我們的團體,我也該走了。」男子笑了笑,轉身向外走去,剛走了兩步,身體一頓、又轉過身,讓剛鬆了一口氣的高明駿頓時身體繃緊、心再次提了起來。

「大人還有何吩咐?」高明駿恭敬問道。

「呵。」那男子一笑,「高城主還是太緊張了啊!我是忘了跟你說,每個人加入團體后,按照個人地位實力高低,需要交納一些費用。」

一絲心疼在高明駿心裡閃過,不過還是毫不猶豫道:「大人請說,多少費用?屬下傾家蕩產也要貢獻給您。」

男子又笑了笑,沒有在意高明駿話中的用意,溫和道:「不多,高城主每年只需要交兩千塊下品靈石就可以了。」

「嗯!」高明駿微微一愣,不過卻不是要交的靈石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他都準備好傾家蕩產了,可沒想到每年只需要兩千塊下品靈石!

兩千塊下品靈石雖然也不少,但他每年明裡暗裡的收入,足可以達到六千塊下品靈石,兩千塊自然不是問題。

心中一喜,連忙從儲物袋中取出了兩千靈石,「大人請收下。」

「嗯。」收起靈石,男子沒有再多說什麼,轉身離開屋子,消失在黑暗中,只留下身心疲憊、驚魂未定的高明駿。

今晚的一切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噩夢,但卻是改不了的噩夢,他知道,不出意外,如果不想找死的話,他以後都會被人操控了。

……

這邊,那白衣男子走出房門,一個身穿灰衣、面容普通之人就迎了上來,兩人相識一眼,點了下頭,快速向另一方向而去。

進了一間隱秘的房間后,那灰衣人對著白衣男子行了一禮,頗為恭敬道:「先生,高明駿已經解決,不知下一個目標是誰?」

白衣男子目光微動,習慣性的溫和笑意出現:「下一個目標,周落城吏司司長萬毅。」

「是,在下會儘快搜集他最近的消息。」那灰衣人點頭,見白衣人沒有說什麼的意思,行了一禮:「在下先下去了,先生好好休息。」

「嗯。」白衣人略一頷首。

灰衣人離去,白衣人開始在想著今天晚上自己的行動。

總體來說,高明駿已經盡在掌控中,但細節上,有的地方他還是可以更好的去說。

想了一會,又想起那塊玉簡上長長的內容。

他正是從安陽巨城來的龍慶。

當日,董恆給他的玉簡,是靈雲門境內,許多官員、將軍、家族等人的犯錯之事。

董恆的意思很簡單,威脅他們、使他們成為他的暗子。

這向算是龐大的任務,可不簡單,即使有那些把柄在,想讓那些人乖乖聽話,也不是容易的。

而且還要不鬧出大動靜,能完美的掌控大局,以免驚動靈雲門。

如今董恆麾下,恐怕也只有夏瀟和龍慶能做到。

夏瀟另有重任,只能由龍慶來了。

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夏瀟與董恆之間的關係,許多人都清楚,一旦暴露,也就將董恆暴露了。

可如果龍慶暴露了,那絕對影響不到董恆頭上。

這是龍慶心知肚明的,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這向任務。

同樣,他也贊同如此做法,雖然他威脅的那些人,都不是靈雲門的大人物,但對董恆要做的事,卻是有著大用。

微眯雙眼,開始細細思索著接下來的目標。

……

安陽巨城軍營中央大帳中,董恆正在修鍊,對於交給龍慶的任務,他並不擔心。

這個任務他早就開始在做準備了,天羅加上前身、已經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實力不弱。

加上他的身份便利,和靈雲門許多人的投靠結交,他才能得到那麼多的資料信息。

原本是想等鄭和歷練一番回來后,再交給他去做。

龍慶的到來,給他增加了一個人才,也就交給他去做了。

而給龍慶的那個助手,是原本鄭和在天羅里最為得力的三個屬下之一,幫助龍慶的同時,也未必沒有監視的作用。

照例修鍊完兩個多時辰的元氣,再參悟力之勢、帝皇之勢,各一個多時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