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碰撞了一下便分開,高彰連忙攔住了血狼和王雄說道:「好了,不要打了,這位狼妖一族的兄弟,我說了,狼牙並不是我們小隊的,你這樣做,根本就是被人利用了。」

「大哥,我也是這麼覺得的。」站在血狼身旁的那個瘦小青年上前了一步,然後說道。

血狼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回去再調查一下,如果讓我調查出了什麼,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血狼也清楚,就算對方是殺死狼牙的人,有王雄在,他也不是對手。看著血狼離開之後,王雄看向身旁的高彰說道:「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為什麼不讓我滅掉他。」

「好了,這件事兒我自有打算了。」高彰擺了擺手,然後伸出手將一個石盒遞給了王雄說道:「你去和狼牙的部落聯繫一下,讓他們的煉器師幫你煉製一件寶物吧。」

聽了高彰的話,王雄的眸子一凝:「你是說,想要試探一下?」

「沒錯。我懷疑,這件事兒是潘斌他們栽贓給我們的。」 「你的意思是,我們去試探一下。」王雄一愣,然後說道。

高彰點了點頭:「師弟,這件事兒只有你去做我才放心,這一次我們兩個能夠分到一起,也算是師兄我的一件幸事兒啊,如果真的潘斌那個小隊內亂了的話,我們不妨加入到他們小隊之中,要知道,有那個煉器師在,他們小隊絕對是頂級的小隊啊。」

「師兄說的有道理。」王雄的眼睛一亮,然後點了點頭。

林陽和潘斌做夢也不會想到,高彰其實和王雄是親師兄弟。

林陽將血狼等人指使到了高彰那邊去本來就沒有安好心,可是高彰也是老奸巨猾之輩,輕鬆的化解了矛盾,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血狼已經認準了他,並沒有想要放棄的意思。

「有王雄在,那個營地不好對付啊。」血狼身旁的大漢皺了皺眉頭,然後說道。

「嗯,我也清楚,好了,我們還是先去發展一下,總會有機會的,不如我們也就在附近找一個地方安頓下來吧,我看了一眼,那邊的森林,還有這邊的山都是很不錯的地方,難怪這裡有很多個人安營紮寨。」血狼說道。

「那我們就去河那邊吧,這邊最少有兩個營地了,在這邊難免會遇到,我們想要對他們動手,他們也會對我們動手的。」大漢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林陽在樹上落了下來,這邊他還是第一次過來,上次白玲兒來過這邊一次,白玲兒說,這邊應該擁有一些黑暗屬性的妖獸或者是靈藥出現,所以這邊黑暗屬性很濃郁。

之前她在這裡路過的時候遇到了其它的人類,兩個人還交手過,不過對方不是白玲兒的對手,應該受了傷。

而林陽來這邊是奔著靈藥而來,黑暗屬性的靈藥對於林陽現在來說,效果很好,因為林陽的實力提升的很慢,全靠毒藥和瞳術攻擊。這也是為什麼林陽第一件事兒就跑到這裡的原因。

可是他剛剛到這裡,竟然就發現這裡竟然有人打鬥了起來,其中一個人,還是自己的熟人,那個熟人不是別人,正是當初林陽在蛇靈星天蛇城遇到的那個老怪物張運鑫。

此時的張運鑫正與另外兩個人對付對方的五個人。

張運鑫一個人站在兩個隊伍中央,他身上毒氣繚繞,猶如一個大魔王,看上去十分的強悍,對方的兩個體修根本就不敢衝上來。

「張運鑫,你不要逼人太甚,那些靈草明顯是我先發現的,我已經答應讓給你一半了,你竟然還要強取豪奪,你姑奶奶我也不是好惹的。」在張運鑫隊伍的對面,一個一頭白髮的老太婆用手中的拐杖指著張運鑫,她的身後一條詭異的大蛇不停的吐著信子盯著張運鑫。

張運鑫明顯也對老太婆十分的忌憚,所以並沒有出手:「一半太少了,我的實力還沒有達到四級,這實在是太慢了,我已經答應給你一些礦石和糧食了,這些草藥歸我。我還欠你一個人情,蛇魔婆婆,這個條件已經夠好了,看在你以前也在我們小隊的份上,我不動手了,要不然,今天老夫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毒屍魔功真正的厲害。」

張運鑫說著,身上的氣息瞬間變高,膨脹,一股綠色的氣體在他的身上釋放了出來,就連他隊伍之中的人,也都快速的向後退了兩步。

蛇魔婆婆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張運鑫,那草藥可是我發現的,我為什麼會離開你的隊伍你最清楚,你一顆都不給我,這有一點不合適吧。」

「有什麼不合適的,你離開了我們隊伍,這東西更應該歸我,要不這樣吧,蛇魔婆婆,看在你當初得到過這些草藥的份上,我再多給你一份資源,這些草藥絕對不能給你。」

「看來我們不動手是不行了。」蛇魔婆婆說著他張開嘴,兩顆黑色的毒牙直接飛了出來,那兩顆毒牙竟然變成了兩個穿著綠袍的黑臉老嫗。

那兩個老嫗和蛇魔婆婆長得一模一樣,而蛇魔婆婆則揮舞著拐杖直接沖向了張運鑫。

「哈哈哈,來的好,早就想要與你比一比了,看看是你的蛇毒更讀,還是我的屍毒更毒吧。」

張運鑫說著,直接沖向了蛇魔婆婆的老嫗。

林陽坐在樹冠上看著張運鑫與老嫗打鬥不僅的點頭,這張運鑫控制屍毒的辦法越來越多,花樣也越來越多,他的功法林陽是看過的,這功法其實是有缺陷的,但是林陽給他建築地宮之後,他竟然靠地宮之中的地氣彌補了缺陷,現在看上去,已經有大成的境界了。

「毒屍魔功,不死不滅,果然強悍啊。」林陽感嘆著,而戰場上也分了勝負,蛇魔婆婆並不是張運鑫的對手,直接被一巴掌拍了出去。

蛇魔婆婆張開嘴,一口綠色的鮮血噴了出來:「我們走。」

「哈哈哈,來日方長,希望你再來奪葯。」張運鑫狂笑著,然後說道。

看到張運鑫身上的毒氣快速的消散,他身後的兩個人來到了張運鑫的不遠處:「隊長,我覺得,我們還是將那些草藥採集了吧。」

「不著急,這些草藥還沒有成熟,再過兩天再說吧。」張運鑫說著,目光忽然落在了樹冠上:「不知道是那位朋友在那裡啊,還是下來一見吧。」

林陽笑呵呵的落在了張運鑫的不遠處:「張前輩,真沒有想到,在這裡還能夠見到你,看到你神功大成,我真為你感到高興啊。」

張運鑫看到林陽也是眼睛一亮,要知道,他張運鑫能夠走到這一步,全都是因為林陽,雖然說,林陽之前被蛇靈一族通緝過,但是後來靈萬崖和靈萬通隕落後,這通緝令就消除了。

這代表什麼,這代表林陽這個人都讓蛇靈一族十分的忌憚。

「哈哈哈,原來是林陽大師啊,看來,我這些草藥不用直接干嚼了,來,你們兩個,都見過這位朋友,他是我在外面的朋友,叫做林陽,是一個煉丹、煉器全能的大師。」

聽了張運鑫的話,他身旁的兩個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在靈香秘境之中,這煉器師和煉丹師可以說是最受歡迎的存在了,何況,林陽還是一個煉器煉丹全能的大師。

「原來是林陽大師,失敬失敬啊。」

「是啊,是啊,林陽大師怎麼一個人啊,是不是沒有隊伍,我們隊伍只剩下三個人了,您和隊長又熟悉,不如就加入到我們隊伍來吧。」

林陽擺了擺手,然後說道:「我是有隊伍的,張前輩也太抬舉我了,我那點本事,不足為提,來這裡還是要看實力的。」

「好了,林陽,我想,你也是為了那些草藥而來的吧。」張運鑫說著一笑,然後問道。

「我來煉丹,練出丹藥你八我二,怎麼樣?」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成交,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吃虧,走,去我的營地,我請你吃飯。」張運鑫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看到張運鑫十分客氣的樣子,而且,他身後的那兩個人心中不知道打什麼主意,林陽還是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可以,難得見到一次,我們邊走邊聊。」

林陽和張運鑫聊了很多,當他聽說,天蛇城如今陳家的人變得更加強大了,甚至與巨劍王朝的人扯上了一些關係的時候,他的嘴角掛起了淡淡的笑容,然後說道:「這麼說,天蛇城的人,已經基本投靠巨劍王朝了,自從靈萬崖和靈萬通隕落後,巨劍王朝便發展了起來,尤其是雷神教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沒錯,雷神教的人,很厲害啊,而且,他們的那種攻擊方法給凌蛇皇朝的人帶去了很大的壓力,這也是為什麼,蛇靈皇朝的人最近都安寧了很多的原因。對了,一個叫做靈豐瑞的傢伙前一段時間還去拉攏過我張家的人。」張運鑫忽然想起了靈豐瑞便提了起來。

林陽哼了一聲:「你不會同意了吧,靈豐瑞這個人我可是知道,用人頭朝前,不用人頭朝後,我就吃過這個傢伙的虧,你可別上當啊。」

「老夫自然知道這種人沒有什麼用,他想拉攏我張家,不過是想要與陳家唱對台戲罷了,陳家如今那麼強,我張家又是陳家的姻親,怎麼能夠和陳家唱對台戲呢,所以我一口回絕了。」張運鑫咧嘴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明白張運鑫的話,之前張運鑫假裝隕落創造地宮的時候可以說是耗盡了張家的老本,沒有個幾百年根本就恢復不過來,所以,張家的人還要依靠著陳家。

而陳家在張家耗費了很大代價幫張運鑫續命卻沒有成功,張運鑫「隕落」的前提下,如今對張家十分的好。甚至連陳夫人張婷在張家的地位都提高了很多。

畢竟,張家還是陳家的姻親,而且對陳家以前只是有一些威脅,還是和陳家一條心的。如今,連威脅都沒有了,自然會成為拉攏的對象。

所以,張家現在活得很滋潤,不可能被蛇靈一族的人拉攏到。

林陽點了點頭人,然後說道:「說吧,讓我過來做什麼,我的隊伍可不缺你這麼一個毒人,如果你想要聯盟的話,我倒是願意答應,畢竟,我們兩個在外面就認識,肯定不會內訌。」

「張運鑫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我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到靈香秘境了,這一次毒屍魔功有所小成,所以才混出一些名堂了,我這一次主要是想要跟你詢問一下關於地宮的事兒,至於靈香領域這種東西對我沒有什麼作用,我也不想出名。」張運鑫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這麼說,你單單是來修鍊神魂的,不錯,那那些毒草得多分我一些,我要來有用。」林陽一笑,然後說道。

「那可不成,毒草對我來說,有很大的作用,你不知道,我其實在這裡模擬了我在地宮的修鍊方法,所以,毒草對於我下一步怎麼突破,有很大的作用。」張運鑫搖了搖頭,然後說道。

「原來是這個樣子,難怪你之前不惜與那個老太婆動手,受傷了吧,這是療傷的丹藥,拿去用吧。」林陽伸出手將丹藥遞給了張運鑫。

張運鑫一笑,然後說道:「林陽大師夠意思,也幫我煉製一下武器吧,我們之前煉製了兩件武器,耗費了一大筆材料,如果知道你在的話,就把材料便宜你了。」 「我沒有那麼缺少材料,不過,你得答應我一個要求,將你的毒氣給我凝聚成煞,我需要一些。」

「哦,你需要毒氣,我懂了,你的實力太弱了,需要毒氣用來彌補攻擊力對吧。」張運鑫先是一愣,然後問道。

林陽點了點頭:「沒錯,不知道為什麼,我修鍊的速度竟然十分的慢。」

「不能啊,在這裡修鍊的速度都會很快啊,除非是擁有瞳術和武魂,你不知道,擁有瞳術和武魂的人實力雖然會強,但是修鍊的速度卻很慢,因為這裡的天地法則會滋潤神魂,武魂和瞳術。」張運鑫忽然想到了什麼,然後對林陽說道。

林陽一愣:「還有這種好處,那難怪我修鍊速度慢,我不僅僅有武魂,還有瞳術。」

張運鑫一愣,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那你可要多修鍊一段時間,放心,有危險就跑到我這裡來,我保護你安全。」

「謝謝了,好了,我先來研究一下你的武器。你似乎只煉製了一身鎧甲吧。」

林陽將張運鑫的鎧甲拿了過來,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你的這個鎧甲是誰煉製的,簡直浪費材料,而且,這盔甲上的陣法簡直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就這麼次的陣法,還留了後門。」

「留了後門,那是什麼意思。」張運鑫身旁的那個大漢一愣,然後問道。

林陽一笑,然後說道:「煉器師煉器的時候,都會留後門的,如果你的武器是我煉製的,你想要用它攻擊我,我只要結印一下,它就會斷掉。」

「這麼吊,那麼說,這鎧甲那個傢伙不是一結印,就破掉了嗎?」大漢一愣,然後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自然都是這個樣子的,這也算是一種規矩,所以,戰鬥的時候,都是與自己要好的勢力和朋友購買武器,或者乾脆就是去一些外地的店鋪之中購買,畢竟,每一個勢力,每一個人的後門都是不一樣的。」

林陽簡單的處理了一下鎧甲,然後又看了看他們的礦石:「你們都需要什麼武器。」

「我要一把長刀。」張運鑫一笑,然後說道。

「那種偃月砍刀?可以。」林陽點了點頭,而大漢則一笑,然後說道:「我們兩個是師兄弟,都是法修。」

「法修。」林陽一愣,然後看向身旁的張運鑫說道:「不錯啊,竟然找了這麼兩個助手,你們有沒有妖獸屍體或者妖丹,法修用的權杖,我也可以煉製的。」

「真的,我們兄弟剛剛昨天獵殺了一隻金羽雕,林陽大師您看看。」大漢先是一笑,然後說道。

林陽在拿過金羽雕屍體的時候也知道了大漢的名字,他叫做張東行,他師弟叫做鹿彪。兩個人和白玲兒一樣,都是來自興發星的人。

林陽這個時候也終於知道為什麼這兩個傢伙什麼都不懂了,在興法星那個全是苦修者的星球上,白玲兒這種心眼很多的人,絕對是異類,反倒是鹿彪和張東行倒是很普通。

林陽在張運鑫的營地之中呆了四天,當那些毒草都被他煉製成丹藥后,林陽帶著一筆材料離開了張運鑫的部落。

看著林陽離開,鹿彪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隊長,這個傢伙人不錯啊,還給我們煉製丹藥,還給我們煉製武器的,對了,他不會在權杖上也開了後門吧。」

「放心吧,這個小子應該不會對你們這兩個蠢貨的,我之前就跟你說,不管什麼時候,都要長一些心眼,沒有心眼,早晚會出事兒的。」張運鑫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兩個小子的人確實很好,他修鍊毒屍魔功這種禁術的人都覺得,興發星的這些苦修是可愛的人。

「隊長,你不是不會對我們出手嘛。反正我們都是來修鍊神魂的。沒有關係的。」鹿彪搖了搖頭,然後說道。

林陽向著自己的營地走去的時候,竟然又一次發現了血狼小隊的人,那個人是一個瘦小的矮個子,這個傢伙林陽不認識,不過發現四周沒人,林陽皺了皺眉頭,然後落在了他的身旁:「這位大哥,您在這裡找什麼呢,這邊我比較熟。」

張亮一愣,然後嘴角微微翹了起來,他認出了林陽,之前血狼就是與林陽詢問過關於狼牙的事兒,不過他當時隱藏在暗處,他認為林陽沒有發現他,所以他一笑,然後說道:「我是新到這邊來的,就住在河那邊,我是在找我們隊里的一個兄弟,他長了一個狼頭。」

「哦,你是找狼牙大哥吧。」林陽一愣,然後開口問道。

「你怎麼知道?」張亮裝出了一副十分驚訝的表情,然後問道。林陽一笑,然後說道:「我當然知道了,他就在那邊的礦洞營地,他人可好了,以前還救過我的命呢。之前也有一個長著狼頭的狼妖大哥找他。我還給他指路過呢。」

張亮點了點頭,然後說道:「你之前出去是去做什麼了,你的營地就在附近?」

「不是的,我的營地在那邊,我是來這邊採摘一些果子的。大哥你要不要去我的營地,我們隊長人很好的。」

「你的隊長,叫做什麼。」張亮盡量和藹的問道。林陽卻直接開口回答道:「張運鑫,不過他們都管他叫毒屍張運鑫。」

張亮深吸了一口冷氣,要說張運鑫,他們多少都了解一些,這個傢伙修鍊的是毒屍魔功,他們在來這邊的時候,還遇到過一次,當時張運鑫正在狩獵,他只是在附近看了一眼,因為他們都是近戰所以被張運鑫克制,聽說是張運鑫隊伍的人,他更加客氣了起來:「謝謝你給我幫忙了,我這裡有一些果子,就送給你了。」

林陽一愣:「這怎麼好意思呢。」

「沒什麼的,這邊比較危險,你早一些回去。」

看著張亮漸漸遠去,林陽深吸了一口氣,回到了營地之中,可是讓他驚訝的是,此時營地的石桌上竟然多了一塊玉簡。

要知道,這個營地外面是有陣法的,林陽回來的最快,其它的人都沒有回來,可是這裡竟然多了一塊玉簡。

「林陽,發什麼呆呢。」潘斌和西門斬在外面走了進來,林陽猛的站了起來,然後說道:「出事兒了。」

「什麼,出什麼事兒了。」西門斬和潘斌被林陽的反應嚇了一跳,按照道理說,林陽的瞳術還有翅膀都讓他們對林陽十分的放心。

而且,林陽也十分的穩重,他們自信,林陽不會出什麼事兒。但是白玲兒一直都沒有出現,莫非是白玲兒出事兒了。

「你們看這塊玉簡,外面的陣法根本就沒有出過問題,而且,我是最先回來的,我回來的時候,它就出現在這個桌子上,似乎是忽然出現的。」

「你說玉簡,內容呢,你看內容了嗎?」潘斌一愣,然後問道。

「內容,對啊。」林陽這個時候才想起看內容,神魂之力進入到玉簡之中,林陽的表情忽然變得怪異了起來:「這竟然是通知說靈香秘境之中出現了天地至寶法則御令,懲罰者開始米境內遊走,在明天正式開始。」

西門斬和潘斌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不行,得將白玲兒找回來,她肯定還不知道,我們小隊必須要有她這個法修在。」

西門斬的話音剛落,白玲兒便笑呵呵的出現在了陣法內部:「怎麼了,這麼著急找我,是林陽又煉製出什麼好東西了嗎?」

「不是,出事兒了,天地至寶出世了。」潘斌搖了搖頭,然後說道。

白玲兒的眸子一凝,然後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沒錯,是真的。」西門斬點了點頭,而白玲兒的嘴角卻微微翹了起來:「看來,這一次真的熱鬧了,不知道這一次誰能夠得到這個可成王侯的寶物。」

「那個,你們能不能跟我說說,這天地至寶到底是什麼啊。」

「好,那我來說說吧。」潘斌一笑,然後與林陽講了起來。

原來,在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那一類寶物被稱呼為天地至寶,而這麼多年來,每一個天地至寶,都是靈香秘境出現的,這種寶物可以進入到神魂之中,帶出靈香秘境。

而讓林陽更加驚訝的是,當年,上一件天地至寶叫做大羅元陽塔,此塔成就了一位叫做元陽的強者,他成為了大名鼎鼎的元陽侯。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看來,這一次要爭奪那所謂法則御令的人應該不少吧。」林陽的目光落在身旁的白玲兒身上。

白玲兒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在靈香秘境又不會死,但是卻又能夠得到如此的寶物,自然會奮命一搏,誰能夠得到,就是誰的運氣唄。大家加油,既然出現了懲罰者四處遊盪的消息,那就是說,懲罰者不會直接出現在營地之中了,這裡可能會更加安全,而隊伍機制也會漸漸消失,這樣的話,大家就可以多組織一些人了。」

「我反對。」白玲兒的話音剛落,林陽卻擺手說道:「不行,如果你想要組織很多人也可以,那就在外面再弄一個營地,這裡你可以回來,甚至可以得到這裡的資源,但是這裡絕對不能暴露出去。」

「林陽你的意思是,這裡作為我們四個人的基地,外面的基地作為和其它盟友一起的營地。」白玲兒一愣,然後問道。

林陽點了點頭:「這裡我布置了陣法,還有很多東西,我覺得,人多了,心肯定不齊,一定要給自己找一條退路,我不想要爭奪什麼天地至寶,所以,我就不參加了。 億萬盛寵:陸少,別撩 我只要在這裡多修鍊一段時間就好了。」

「也對,你有瞳術,修鍊速度慢,在這裡修鍊對瞳術也有好處,那成,你就呆在這裡吧,我們三個人再研究一下新營地的事兒。」潘斌一愣,他和白玲兒還有西門斬對視了一眼,都點了點頭,林陽這個點他們還是要留著的,畢竟,煉製武器還有煉丹作用很大,如果只為他們三個人服務,他們也是可以接受的。

林陽的實力弱,因為有強悍的瞳術,所以修鍊速度被拖慢了很多,這也是他們認為林陽會選擇不參加爭奪天地至寶的原因。

看著他們三個人離開,林陽哼了一聲:「天地至寶如果真的那麼好獲得才怪,你們先爭吧,等你們爭一個你死我活,我再出手。如果不是他們提醒,我都忘記了,大羅元陽塔竟然能夠出現在這裡。」 離開了營地,潘斌看向身旁的白玲兒還有西門斬說道:「你們覺得,林陽剛剛的表情,是不是很怪。」

「確實是這個樣子的,我也這麼覺得,莫非他知道一些關於天地至寶的事兒?我看他的表情似乎有一些不屑。」白玲兒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道。

「哈哈哈,這很正常嘛,林陽是煉器師,又是煉丹師,而且,在外面的修鍊絕對是比我們這些人更快的存在,單單是看他總是裝出來一副很謙遜的樣子就知道,這個人一定是一個深謀遠慮的傢伙。」西門斬一笑,然後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