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個笑著議論著,數年前就接到修羅聖皇的命令,因而一個個趕來在此等候著。

眾人等候了不久,忽然遠處一座巍峨黑色大山滾滾而來,如一隻洪荒巨獸,緩緩停滯,艙門開啟。

「呼啦啦」

蕭默、青火、楚風等數百名修羅領和青火島高層人物魚貫跳下。

「超級黑蛤蟆……是聖皇來了。」

「對,青霆跟在聖皇身邊。」

眾人心頭凜然,老老實實站了起來,神色恭敬望著蕭默。

「都來了?」蕭默點點頭,淡然掃視眾人一眼,朗聲道:「諸位,想不想出去?」

「想!」

「肯定是想出去,在這地方都呆幾萬年了,誰不想?」

「我也想回家,我家在海外夏國。」

一名名領主沒有絲毫猶豫,八百年了,大多數人都收到消息,知道這修建這通天大樓乃是為了逃出監獄準備的,所以也沒人驚訝。

蕭默面無表情道:「想出去簡單,兩個條件!一、領主、偽領主級人物一人出五億,每人可帶一百名隨從。統領級一人一千萬,每人可帶領30名隨從,監察使級每人三百萬,每人可帶領20名隨從,其他富商或者任何想出去的人,每人一百萬,每人最多可帶10名隨從家眷。二、所有想出去的人你們必須立誓效忠修羅領一萬年!萬年以後去留隨意!」

「這……」

下面一個個都遲疑了。

五億對一名領主來說也不小了,蕭默這個節點卡得很好,平均算來基本上是一個人身家的三分之一左右,至於立誓效忠一萬年這個條件反而沒人質疑。

因為在庚金大陸上現如今蕭默也是絕對統治,連青霆都這般下場了誰敢造次?

而一旦能逃出去那更需要一個實力強大的首領,這是互利的事兒。

「怎麼樣?不答應的可隨時提出來,絕對不會勉強。」

蕭默眼皮一抬,肅然道。

實際上,在八百年前已經募集一次了,不過庚金大陸上庚金多,蕭默實在不想浪費,想多收集點庚金帶走。

不管怎麼說,全部用來給森墨號充能也挺好啊。

片刻后。

「願意!」

「願意,不過我家眷尚在十幾萬里之外……」

「挺好,接家眷的事兒就找蠻羽,用黑蛤蟆載著你們去,半年後在匯合!」

話音落,人群就散了,而蠻羽則從須彌戒中拿出副艦開始預熱。

有副艦在,以副艦的速度有半年時間將所有人的家眷帶齊,這都不是事兒。

半年後。

一個個都將家眷帶齊,而青火與楚風與蕭默相視一眼,皆是一笑,隨即二人都被蕭默收入青玄戒。

那些交足了錢,立誓效忠的人也被收入青玄戒。

很快,偌大通天大樓下就剩下蕭默一人,蕭默將森墨號收入青玄戒后獨自一人開始往樓頂走去。

越高,庚金大陸的『引力』就越弱,也可以說是規則的壓制越弱,到頂層連監察使級別工匠都能隨意一躍數十丈高,對蕭默這等超強者而言,基本上能已經能凌空飛行了。

但光能飛還不行,庚金大陸較為穩定,不能轟開空間壁壘一切都是枉然,所以就需要森墨號,並且需要將森墨號擺在頂層!

只有這樣才能在轟開空間裂縫的同時……一舉鑽進空間裂縫,逃出去!

一天後。

樓頂,蕭默翻手放出森墨號主艦,隨即大步進入主控室內。

在青玄戒內的其他人通過江翰的幫助,都能清晰看見外界,當下一個個屏息望著。

百萬年來,不能逃出去那是鐵律,現如今修羅聖皇能不能打破這個鐵律就看這一把了!

「嘀嘀……正在開啟……開啟中……」

半個時辰后,主艦啟動。

「正在啟動湮滅極光……啟動中……啟動成功……正在計算髮射所需能源……」

空明死後,從他須彌戒內蕭默足足得到庚金三千兩百多億以及下品源器蒼雲天龍甲一件,國王之富有名至實歸,而青霆同樣是聖王就「寒酸」多了,一共才七百多億,源器一件都沒有。

八百年積累,現如今蕭默總庚金多達五千多億!森墨號彈糧是相當充足,達到了一個巔峰,主能源艙都完全充滿,還有富餘。 一炮湮滅極光才消耗九億庚金多一點,哪怕是發射一百炮才一千億,完全耗得起!

「正在定位三維坐標……定位成功……正在發射……」

炮管斜指天際,正是黃昏時候,「咻」的一聲,藍色光華照亮半邊天,下一瞬,大陸上無數人感覺天地震顫起來。

頃刻間,只見蒼穹上出現一道漆黑裂痕,裂痕中不斷有乳白色混沌氣流湧出,蕭默還注意到這裂痕似乎比上一次要更大了幾乎一倍!

「應該是站得越高,壓制弱些所致吧。」蕭默頓時瞭然。

壓制越弱,森墨號能展露出來的威能相應就越大,所以這裂痕就越是明顯。

「果然有戲!」

「超級黑蛤蟆恐怖如斯!」

青玄戒內,青火、楚風等一大群人都瞪大了眼睛,激動無比地看著。

先前還有一絲懷疑,伴隨著這明顯的空間裂痕出現,所有人心中的疑慮盡去。

「繼續發射!」

蕭默向主腦玲兒發送指令,這一道裂痕還是小了點,並且修復速度很快,還不夠。

空間裂痕就好比天地的傷疤,這傷疤越小,修復起來就越快越輕易,傷疤越大就越慢。

「咻咻咻咻」

一道道湮滅極光發射,射向蒼穹,每一次發射方位略有偏移,十三次湮滅極光過後,已然在蒼穹中出現十幾道裂痕,這一道道裂痕最終相連,成為一空巨大的空間豁口。

這一天是足以載入庚金大陸史冊的日子,也必讓無數人銘記。

「天啊,天塌了。」

「這是神跡啊!」

大陸上,無數人心懷敬畏,皆是面向東北方向,跪伏而下。

「繼續發射!」

森墨號主控室內,蕭默凝重望著。

必須穩!再穩!越是這個時候越不能慌,不能高興太早!

錢多了那就是數字,此時不花留著發霉嗎?

「正在啟動湮滅極光……啟動中……」

「正在發射……發射中……」

風雲色變,萬物盡伏!

眨眼間又是十六炮過後,一共是二十九道湮滅極光!「差不多了。」

「起飛!」

蕭默嘴角終於泛起一絲笑意,連忙指揮森墨號向那巨大空間豁口飛去。

同一時間。

洪荒大陸,九霄雲層中。

黃昏之時,九霄雲層一片寂靜,忽然——

飄渺雲霧涌動,在那沒有任何人能窺見的蒼穹上,忽然一張淡漠、看不年紀甚至分辨不出性別的人臉浮現出來,一對眸子如同日月星辰轉動著。

忽然淡漠人臉上出現了一絲變化,眸子微微轉動,看向東北某個方向。

「異族……」

一道滄桑的聲音響徹九霄,卻偏偏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聽見。

「呼啦」

人臉消失。

庚金大陸,森墨號尾部藍色火焰瘋狂噴射,每一寸空間都在震顫,戰艦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飛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向那空間豁口飛去。

「快到了。」

「快進入空間裂縫了,大家小心。」

青玄戒內,哪怕是青玄楚風都咧嘴一笑,一切皆在預料之中。

眼看森墨號就要飛入空間裂縫——

陡然間,天地安靜下來,萬般靜籟,死一般沉靜!

緊接著,讓所有人終生難忘的一幕出現了。

蒼穹上的雲霧頃刻間翻湧起來,一朵朵雲霧涌動、凝聚,天地每一寸空間眨眼間就昏暗下來,而後只見在天幕上出現了一張臉。

一張恐怖、無邊、橫貫天幕的人臉!

一張臉,沒有耳朵,只有雙眸、鼻子加上一個嘴巴。

一張臉,就是一塊天!

大陸上無數人呆了,一個個如同雕塑一動不動,甚至連思維都僵了。

而在青玄戒內,在這天臉出現的剎那,掀起了軒然大波。

「這是誰?」

「這臉這麼大……」饒是洪鈞的粗線條,此時都呆愣了。

那些領主、統領們更慘,一個個渾身震顫,抖動如篩糠。

活了幾萬年,十萬年什麼沒見過?什麼天地異象啊都見過,可這樣一張臉……真的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青火與楚風相視一眼,皆是從對方雙眸中捕捉到一抹驚駭欲絕之色。

「龍神……」青火沙啞開口,臉色如同死灰。

主控室內,如同大冬天被澆下一盤冷水,蕭默心已經涼了半截。

神婆部落,東城堡內。

在天臉出現的剎那,大祭司盤膝不動,卻是抬眼向蒼穹投去一瞥。

「存在即為道理,是福……是禍……唉…」

大祭司嘆息一聲,收回目光。

龍神雙眸微微轉動,嘴巴開闔,淡漠、滄桑的聲音響徹大陸:「異族者……死!」

話音落。

兩道七彩光華從龍神雙眸中投射而下,如同從上蒼流瀉而下的虹橋,一道流光投射在通天大樓上,而另外一道則是直接命中森墨號!

「噗」

一絲極為輕微的聲響,如微風拂過沙堆,通天大樓……耗費八百年建成的通天大樓頃刻間化作塵沙,一粒粒分解、掉落、消散於虛無。

「嘀嘀……警報……警報……主艦遭SS+級損壞……正在修復……修復中——」

主控室內警報燈瘋狂閃爍,眨眼時間后,「嗤啦——」一串電流閃過後,所有警報燈全部熄滅,虛影屏幕直接關閉,而森墨號也直接熄火,從空中墜落!

「SS+損壞!我干你先人屁.眼!!」

蕭默又驚又怒!

SS+損壞,這是致命傷!森墨號都因此切斷能源,由此可見此次森墨號所受創傷有多大,恐怕需要數百年乃至上千年,再加上大量能源才能修復!

「呼~」

蕭默直接從森墨號中出現,一揮手將森墨號收入青玄戒,隨即整個人頭也不敢回,瘋狂向那依舊還沒能完全修復的空間裂縫逃去。

本來就被森墨號載著飛行了大半距離,已經極為接近空間裂縫了,這時候對飛行的壓制極小,所以飛行起來速度也極快。

「咦?」

龍神一對眸子微微停滯了下,像是有些詫異,似乎驚詫於黑蛤蟆形「異族」居然沒死去,又像是在好奇眼前這個小不點人類,好奇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