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爾有些抓狂,報紙上的報道還算是輕描淡寫,沒人知道他們在那場地震中還失蹤了兩個人到現在都沒有找到,顯而易見的,他們存活的肯能性已經無限趨近於零!

他痛苦的呻.吟了一聲,早知道就應該向詹姆斯·傑克斯學習,從這個倒霉的項目裡面抽身,看看他現在都惹上了什麼樣的麻煩!

然而民眾們才不會管這些在暗地裡面涌動的事情,八卦才是大家喜歡看到的,尤其是那個雖然老套惡俗卻有用的標題,它成功的吊起來了大家的胃口。

「Oh,mygod!這個系列的電影絕對是被詛咒了!」

「假的吧?沙漠還有地震?」

「我想要看想要看想要看!」

「願上帝保佑這些可憐的人。」

……

頒獎季都過去了一般了,好萊塢終於不再死氣沉沉,媒體們借著這次的機會又把前兩部電影跟各種電影里張發生的意外第N次的扒了出來,天知道這些東西他們這幾年都用了多少次了,居然還是有人看的津津有味,只能說八卦實在是人類的天性。

而另一方面也有無數的影迷慶幸自己的愛豆沒有參演這部電影,否則的話就要陷入如此危機,想想瑪格麗特第一部差點中毒身亡,第二部被袋鼠踢得肌肉受傷,誰知道第三部她會遭遇什麼?

瑪格麗特:喵喵喵?

看著報紙上面的大肆渲染,她覺得滿無奈的,真是什麼事情都能扯上她,為了賣報紙這幫人簡直無所不用其極!不過他們說的也對,要是真的演了這片子的話沒準兒現在倒霉的就是她了,萬幸萬幸,感謝環球那部爛的不行的劇本,感謝她以前在這片子裡面遭的罪!

「嗨,珍妮。」伸手撈過電話,瑪格麗特按下了接通鍵。

「嗨,梅格,我解決掉了布拉德,我想我們的合作可以重新開始了。」詹妮弗·安尼斯頓愉悅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過來。

經過了快要半年的的談判跟調解,她跟皮特之間的離婚判決終於下來了。鑒於這位先生並不想要在以後的生活中變成一個需要剋制自己的人和他是婚姻中的實際過錯方的原因,最終這位好萊塢的大明星還是放棄了大部分的財產,包括他跟安尼斯頓在比弗利山莊的房子跟那家名為planB的製片公司。

而在此之前因為安尼斯頓打算放棄這家公司的原因,木火炬已經凍結了跟planB的合作計劃,現在安尼斯頓拿到了公司的所有權,那麼他們之間合作當然也就可以繼續下去了。

「我該說歡迎嗎?」瑪格麗特絲毫不感到意外。

有威廉·貝爾這個大律師的存在,皮特想要從這段婚姻中拿走不屬於他的東西幾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安尼斯頓心軟放他一馬,可是這位女士會嗎?他讓她遭受了那麼大的侮辱,綠帽子都蓋成摞了,瑪格麗特不覺得她真的是哪個《老友記》中傻乎乎的金髮甜心,否則的話也不會有今天的地位。至於合作就更不是問題,planB是一家有著豐富經驗的製片公司,有他們入局對《無間道》來說有利無弊,這是件好事。

「歡迎就不必了,我過幾天在家裡面辦個party慶祝單身,記得來參加就好。順便說一聲,有一些奧斯卡的評委們也會出現。」安尼斯頓在那邊說

她還有幾天就要完成所有的拍攝了,到時候也應該跟大家一起聚一聚慶祝自己擺脫那個渣男,和這場離婚官司中的勝利。

「…..我真的沒打算沖獎。」瑪格麗特都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遍解釋這個問題了,奈何大家好像都覺得她今年應該努力一下,至少競爭力度比較弱,成功希望也很大。並且孜孜不倦樂在其中的幫她拉票,這種感覺真是有些詭異。

「有什麼關係呢?我還指望你向凱瑟琳學習一下,拿上四個獎盃回來呢。」上次『威廉和莉莉安號』靠岸的是阿瑟是這麼對她說的。

「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是吧?」瑪格麗特很驚訝阿瑟的想法,並對此感到不可思議。

黃金時代已經過去,她又不是梅麗爾·斯特里普這種奧斯卡的真·寵兒,奧斯卡也不是北美的那些前哨跟風向標,想要拿到四座奧斯卡無疑是天方夜譚,阿瑟指望著她來實現這個願望還不如指望他的那位女婿三刷呢,那位可是奧斯卡的親大爺!

「為什麼不可能?你有奧斯卡所鍾愛的所有條件,區別在於我能夠看到幾個而已。」阿瑟反駁她。

今年的機會實在是太好,對手們毫無競爭力;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也實在是太過會選片子,國內的政治因素導致了這片子的關注度一直高居不下。阿瑟自己都忍不住蠢蠢欲動的跟老朋友們打了好幾個電話,加上華納背後的推波助瀾,他覺得瑪格麗特拿到這個獎項的可能性不是一般的高。

「好吧,隨你吧。」瑪格麗特不在意的說。

老人家嘛,萬事順著他就好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他喜歡折騰就折騰吧。

所以她現在聽著頒獎舞台上面的老熟人西恩·潘念出她的名字的時候一直保持著笑意的臉孔也忍不住吃驚的張大了嘴巴。

「為什麼不?不提演技的問題,凱特琳娜·桑迪諾·莫雷諾連個像樣的公關都請不起,她的公司也不會給她請,能夠拿到一個提名就算是不錯,更何況她還拿了去年的柏林最佳女演員,電影的題材也不討喜。而且看看她的皮膚,再看看她的國籍,你能找出來一個學院愛她的理由嗎?既然如此,奧斯卡為什麼要把獎盃給她?」羅傑·艾伯特反問自己的助理。

十五歲的奧斯卡影后以前只會有一個,以後不會再有,並不是每個人都是瑪格麗特·簡,有天賦有背景有運氣還有戶口本!一個來自哥倫比亞的拉丁裔姑娘,拍的還是關於反映毒品的電影,又是第一次登上大熒幕,想要拿到那座小金人,這是在搞笑嗎?羅傑忍不住嗤笑。

毫無疑問,他跟學院的那些老白直的評委們的立場是一樣的,這女孩兒頂多就是另一個凱薩·卡斯特·休伊斯(2004年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者),不會有再多了,然而看看那姑娘現在都消失到哪裡去了?

「那其他的三個人呢?我覺得無論是艾美達·斯丹頓還是安妮特·貝南或者是凱特·溫斯萊特的演技都不見得比瑪格麗特·簡差吧?尤其是安妮特·貝南,她的丈夫可是沃倫·比蒂,這麼多年來的人脈肯定會有加成。瑪格麗特·簡自己本身已經拿過一次,貝南不是應該更有優勢嗎?」查理不解的問。

他很喜歡凱特·溫絲萊特在《美麗心靈的永恆陽光》中的表演,甚至認為她在電影中的表現要超出瑪格麗特·簡,但現在卻是這女孩兒二度封后了,雖然他也挺喜歡這姑娘的,但還是心裏面不太舒服。

「呵,查理查理,你

作者有話要說:

還是太年輕,有些事情只看表面。」羅傑帶著一種慈愛的眼光嘲笑這個年輕人。

「所以,偉大的羅傑介不介意給我解惑一下。」查理翻了個白眼,用莎士比亞戲劇般的腔調詠嘆著。果然老人跟孩子都是要靠哄的。

「當然,既然你誠心誠意的要求了。」羅傑滿意的微笑。

「演技其實是一種相當主觀的東西,每個人的評判標準不一樣,或許處於粉絲濾鏡或者是各種各樣的因素,人們會有意無意的美化和醜化一些演員的表演,但潛意識中還是會反映一下真實的感想。就像是你認為其他的三個人的演技不比瑪格麗特·簡差,其實已經承認了他們不如她,否則的話你應該用的是她們幾個的演技比她好來形容。」羅傑意味深長的說。

電影上映==,不是我不想寫,但別說是一部A級製作的片子了,就連B級片的製作流程都不會那麼快好嗎?要剪輯要後期要配樂要配音,好萊塢還有各種工會保障各行各業的權益,還要有休息日,基本上只要是規範的,通過好萊塢工會的電影的製作周期都不會少於三個月,因為這中間不僅僅包括了後期還有排擋的問題,大製片廠的大製作有時候都會提前一年排擋,中間的種種複雜情況讓一部電影的上映根本就不可能快起來,更不用說一些沖獎的電影,往往是一年前就完成了,但卻一直壓著等到第二年才正式大規模上映,想要在好萊塢看到一部電影一個月完成,之後馬上上映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是拍完了,沒影院放也是白搭,所以你們明白的╮( ̄▽ ̄”)╭

另外國外的離婚程序其實相當複雜,絕對不是一張證書就能解決的,尤其是有錢人==

感謝小天使

讀者「mini娃娃」,灌溉營養液+12017-07-1911:13:27

讀者「水中月影」,灌溉營養液+1002017-07-1908:58:13

讀者「不吃你豆腐」,灌溉營養液+102017-07-1900:36:44

讀者「毛絨狐狸」,灌溉營養液+12017-07-1821:25:56 連樞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眉色都舒展了幾分。

出岫也端起一杯茶,不怕燙地飲了一大口,神色享受地開口,「回雪沏的茶就是好喝,如果不是借著世子的光,尋常還真喝不到!」

回雪沒有說話,在連樞的另一側坐下。

「世子,藍洛在三笙閣不會給你惹事吧?」斟酌了一下,流風還是問出了口。

回雪之前沏茶去了,自然是沒有聽見他們的對話,是以,現在知道藍洛來了上京,並且還就住在三笙閣,清冷的眉眼有些詫異。

將手中的茶杯放下,連樞搖頭,「藍洛平素雖然玩鬧慣了,但既然能在天穹混跡這麼多年,也是個聰明的,很多事情他心中都看的分明,不會惹大麻煩!」

出岫將杯中的茶飲盡,自己又添了一杯,笑著開口總結,「大事估計不會有,小事應該也不會斷。」藍洛和他的姐姐性子完全相反,就沒有一刻是閑得住的。

連樞勾唇淺笑,不置可否。

「世子,那件事情,查到了上京便全無線索!」說起這件事情,出岫神色認真了幾分,就連聲音,都微微一沉。

連樞並不意外,修長白皙的指似有若無地抵著桌子,眉眼邪肆若隱若現,啟唇,聲音妖嬈,「無妨,過去了這麼多年,這件事情本來就不好入手查探,上京烜赫望族雲集,簪纓世家遍地,關係錯綜複雜,要想避開他們的勢力更是不易。」

抬頭看向出岫,「這件事情先放一放,我要玉子祁和月無暇這兩個人的資料,尤其是玉子祁。本世子倒是想知道,這五年他是不是真的就在桫欏之林未曾離開!?」

說最後一句話,連樞細長的丹鳳眼微微眯起,危險而又凜冽,有幾分黑暗的詭譎瀠繞其中。

出岫愣了一下,「世子是懷疑這五年玉子祁根本不在桫欏之林?」

「我看不出他武功的深淺!」連樞把玩著手中的杯蓋,緩緩道。她不確定這五年玉子祁是否離開桫欏之林,但是,絕對不是傳聞中的在桫欏之林休養那麼簡單。

出岫三人皆是一驚,就連從來神色冷漠的回雪,白皙的面容都有幾分驚訝。世子的武功已然是深不可測,現在竟然連世子都無法看出玉子祁的深淺么?!

連樞沒有說話,只是妖嬈邪魅的眼底極快地閃過一抹暗芒。玉子祁……似乎沒有想過對她隱瞞這件事情!

「世子,那您和月王府的月無暇又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出岫看著連樞的臉色,小心翼翼地問。對世子來說,若是不相干的人她連一個眼神都吝於給予,更別說專門派人查探了。

「我今日將他當成了三笙閣的小倌,嫖了!」連樞依舊是漫不經心。

流風+回雪+出岫:「……」齊齊地無語了片刻。

「世子,據說得罪了月無暇的人,都沒有好下場。」出岫看向那個嫖了月無暇卻依舊優哉游哉漫不經心的人,提醒道。畢竟,月王府的小祖宗,不是那麼好嫖的。

連樞挑眉,白皙如玉的手摩挲著光滑的下巴,「本世子倒是挺好奇,月無暇要給我什麼下場!」她確定那個病態的藍衣男子不是善茬,但是,到底有多麼不善還未曾領教過。

曾經父王和月攸王爺尚在人世的時候,連王府和月王府的關係還算不錯,只是現在嘛……還真是不好說,月無暇看起來可不像是那種會念及舊情的人,不然也不會他姑姑看見他都需要行禮了。

不過月瑩也是……自找的!

出岫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世子爺也是那種唯恐天下不亂的人,越亂,她越是玩地盡興!

將手中的茶盞放下,連樞緩緩起身,「流風回雪,你們直接回王府吧!」

「世子,你不回去么?」流風問。

殷紅如泣血的唇勾出了一個邪魅的弧度,連樞頗為散漫地道:「初回上京許久,本世子還未見過那個未婚妻!」安家落離,上京雙姝之一,還真是……有些好奇呢!

世子的未婚妻?!

出岫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這件事情,落在連樞身上的目光有些說不出來的怪異,更多的是心酸。世子明明就是女子,女扮男裝這麼多年,更是連婚約都無法自己做主。

這一紙婚約,對別人來說或許是錦繡良緣,可是,對世子來說,何其可笑!

連樞伸手直接敲了一下出岫的腦袋,「別用那種目光看著本世子,榮華富貴,權勢地位,本世子那樣沒有?!放眼整個上京,有誰比我活得更加恣意不羈!」她父王是東凌連王爺,名揚天下的飛羽將軍,她是父王的孩子,生而尊貴。

一紙婚約而已,只要她不想,沒有人可以勉強她。

出岫淺笑,眸光欣慰。確實,上京是東凌帝都,亦是錦繡富貴之首,繁華奢靡,富貴遍地,權貴顯赫,名門望族不知凡幾,簪纓世家攘攘雲集,但是,誰不是亦步亦趨小心翼翼,一言一行,一舉一止都是三思而行,權貴之家,閥閱門第,那個能隨心所欲,恣意妄為!?

除了月王府的月無暇和世子,還真找不出第三人!

他們看著連樞不急不緩地踏入陣法之中,很快消失在面前。

收回目光,出岫目光微沉地看著流風回雪,「世子與旁人動手你們兩個怎麼也不知道攔著點,萬一受傷了呢?」

流風神色有些自責,「這次的事情是我們的疏忽!」當時事情發生地太突然了,她和回雪都愣住了,而且,也沒有想到那個玉子祁竟然那般厲害。

回雪沒有說話,低垂著頭,清冷的眼中也浮現了一抹自責。

「若是再有下次,你們兩個就別再留在世子身邊了。」出岫靜靜地看著她們,聲音不似素日的溫潤,有些冷硬,眸子裡面,更是沒有任何玩笑的意思。

流風抿了抿唇,溫柔的眉眼微一沉靜,「是。」

出岫與她們不一樣,他是最早來到世子身邊的人,與世子有著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雖然平常看上去極為好說話,甚至還會開玩笑,可是,但凡涉及到世子,他便是認真嚴謹不留絲毫情面。

「是。」回雪面容不變,聲音依舊清冷。

「嗯!」出岫聲音恢復如常,「你們回去吧!」似是想起什麼,又添了一句,「上京雖然是天子腳下,但是,你們畢竟是世子身邊的人,也不是什麼人都能欺負你們,有些時候,該動手就動手,不要什麼事情都等著世子來為你們解決,否則的話,要你們在世子身邊有何用處!」

「是。」流風回雪應答。

「回去吧!」出岫擺擺手,聲音淡淡。流風和回雪是自幽冥殿選拔出來的最優異的女子,四年前他將她們二人調來世子身邊,世子畢竟是女子身份,很多事情他和輕颺無法照料,多有不便,至於暮辭,她自己都尚且需要別人照顧,更別提讓她照顧世子了。 「奧斯卡的評判標準雖然很多時候都不盡如人意,但有時候還是很可靠的,比如說演員是否做出了突破性的表演,相對於自己以前來說。%」點了點電視中正在致辭的瑪格麗特,羅傑問查理,「在看《百萬美元寶貝》的時候你想到了什麼?

「只是一個微笑而已,她就已經贏了所有的提名者。她感動了你,讓你流下了眼淚,這就足夠了。」不等查理回答,羅傑就接著說道。

他比別人更有這種體會,常年的病痛折磨的他時不時的就要動一場手術,進醫院去住上一段時間,有時候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他也會想著要是就這麼死掉了會不會更好一點兒?至少不用遭受這種病痛的折磨了。可是最終還是求生的**戰勝了一切,他太貪心了,捨不得死,即使活的很辛苦。

而瑪格麗特,她躺在床上等待別人結束她的生命的時候的那個眼神,那個包含了喜悅跟眷戀還有一些複雜的他看不明白的眼神無疑狠狠的擊中了他的心靈,最後那個安詳的微笑更是讓這種感情直接衝擊了自己的淚腺。羅傑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沒有因為電影掉過眼淚了,但《百萬美元寶貝》無疑是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一部。

「只有經歷過才會明白麥琪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否則的話都只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而已。報紙上的那些人掐來掐去,口口聲聲的嚷著這是對殘疾人尊嚴的踐踏,但實際上如果一個人已經失去了行走的權利,那麼她要求一個死亡的權利來讓自己解脫又有什麼錯呢?查理,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會明白人生有時候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有個對錯的,更多的時候人們只是需要一個簡單直接的答案。」羅傑有些悵然。

他的這個身體,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年,可以說每分鐘都是從死神哪裡偷來的,正因為如此才明白很多健康的人不能明白的東西,瑪格麗特在這部電影的後半段向人們傳達了太多的信息,即使她只是虛弱的躺在床上。

而這無疑就是一種突破,奧斯卡本年度把獎項給了她不僅僅是因為其他的競爭者太弱跟政治原因,也是為了嘉獎著女孩兒在演繹上面做出的突破。

「……」查理有些說不出話來,羅傑的話他有些聽明白了也有些沒有聽明白。

「今年的頒獎季太過安靜,提名者們也不是什麼喜歡興風作浪的人士,大家都低調的很,所以很多人都忽略了這女孩兒在獎項上面的成就。查理,仔細的算一算,你就會知道今年北美的那些前哨跟風向標們《百萬美元寶貝》幾乎是一路平推過去的,同樣平推過去的還有這片子的女主角,除了《百萬美元寶貝》沒有報名的英國學院獎,她幾乎拿到了所有能夠拿到的獎項,這還不能證明什麼嗎?她本來就是本屆奧斯卡的大熱門,從來沒有人擋在她前面過。」羅傑冷靜的說。

因為少了往年的各種新聞喧囂,所以今年的頒獎季也平淡的很,所以大部分人都沒有注意到這位今天二刷的影后是以近乎橫掃的姿態封后的。很多人或許會以為奧斯卡不會這麼快就給她第二座獎盃,但他們卻忘記了著是一部值得美國人細細品評的電影,它表現了一種文化中的掙扎跟奮鬥。

「拳擊運動本就是美國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演好了就容易拿獎,歷史上不乏憑此拿到提名的類型,《無冕霸王》、《洛奇》、《拳王阿里》都屬於這種,可以想見的是以後也不會缺少這個類型的電影。瑪格麗特·簡的過人之處在於她不但演技出色,在挑選劇本的能力上面也很出色,一個好的故事能夠給演員加分不少。」羅傑一臉坦然。

「好吧,你這麼說我居然找不出什麼反駁的語言。」聽完了羅傑的長篇大論之後,查理有些目瞪口呆。

確實如羅傑所說,他還是太過年輕,有些事情看的不夠明白也沒有體會。

「但有一點你得承認,相對於奧斯卡的一貫風格來說瑪格麗特·簡確實是過於漂亮了,她站在舞台上面的時候簡直是艷光四射,根本就不符合奧斯卡的標準,所以我猜錯了也是很正常的。」查理最後總結了一下,認為預測錯了影后不能怪他。

「狡猾的小子。」羅傑笑,「即使再漂亮又怎麼樣呢?你總得承認在觀看《百萬美元寶貝》的時候大多數時間精神都集中在劇情上面,這就足夠了。而且誰說她不符合奧斯卡的標準的?看看那個牙套,棕色的亂糟糟的頭髮跟渾身的肌肉,扮丑扮殘還勵志,她全都做到了,奧斯卡還能要求她什麼呢?」

「是啊,奧斯卡還能要求她什麼呢?」能夠做到的她已經全做了,總不能因為她太漂亮而要求她在臉上划幾刀吧?同樣在看奧斯卡的A·O·斯科特想。

為了拿獎而扮丑根本就不純粹!需要用醜陋的外表來轉移觀眾的視線這種行為本就是一種對演技不夠自信的行為,如果有足夠的演技征服觀眾的話又怎麼需要扮丑來轉移視線?縱觀影史,如英格麗·鮑曼、費雯·麗、伊麗莎白·泰勒等人無一不是絕色佳人,可是他們需要把自己的美麗遮住嗎?

斯科特向來不喜歡妮可·基德曼、查理茲·塞隆一流,弗吉尼亞·伍爾夫的鼻子不是那樣的,塞隆也沒有成功的讓人把眼睛從她的臉上全部移開。漂亮的女明星為了拿獎而扮丑已經成為了奧斯卡盛行的一種畸形觀念,他不禁為她們感到悲哀。

想起同為影評人的曼諾拉認為他太過雙重標準,瑪格麗特·簡不也是扮丑了嗎?斯科特忍不住嗤笑。

這姑娘可沒把自己給折騰的面目全非,相反,即使是帶上了牙套,她依然美麗,只不過是氣質上面有所改變而已,誰能說有肌肉的美女就不是美女了?這怎麼能跟那些刻意化的連媽都不一定能夠認出來的人比?

而這些曾經或者是化妝或者是增肥的連媽都不一定能認出來的人現在也確實心裏面五味陳雜。他們廢了那麼大的功夫那麼辛苦才得到了一座小金人,但頒獎台上面的女孩兒卻如此輕易得到了,她才二十三歲而已,真是讓人嫉妒啊。

「有什麼可嫉妒的呢?」托德·麥卡錫對自己的同伴說。

「看她的表演就知道她為了這片子下了多少工夫,前面的拳擊暫且不說,為了角色的吻合度健身增肌是正常的。可是你看後半段她的表現,那不是演就是在做自己!我才不相信她沒有找個醫院來體驗生活,否則的話絕對不會讓殘疾的麥琪如此鮮活!這女孩兒跟湯姆·克魯斯是好朋友,又有個丹尼爾·戴·劉易斯做姨夫,誰知道她有沒有被傳染上一些瘋狂的因子?沒準兒她就會在家裡面把自己緊緊的束縛在床上體驗麥琪的感覺……」

即使是現在克魯斯先生主戰商業片也不能否認人家早年也是一個體驗派,當年還差點兒為了角色去注射個暫時癱瘓的藥劑,就更不用說那個瘋子劉易斯,鬼才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把麥琪的人生詮釋的如此真實。這女孩兒從來都不是一個科學的存在,不能用既定的眼光去看她。

「誰知道呢?也許就是天賦也說不定。你知道的,托德,這姑娘在情感上面的挖掘總是令人驚嘆。她表現的最好的電影全都是那種把人格裡外挖了又挖的類型。所以才能夠得到一個『情感大師』的稱號,越是折磨人的的電影她表現的越好,這點你不得不承認。沒準兒她多年以後還能憑藉著另一部更加折磨人的電影拿到第三個影后也說不定呢?」科倫調笑著。

這女孩兒走的路線跟大多數奧系演員都不同,跟其他人不斷的在獨立電影中磨練自己的演技不一樣,瑪格麗特·簡的大多數電影都是那種大投資的大製作,基本上沒有什麼發揮演技的餘地。科倫覺得她跟那些商業片明星很像,都是屬於那種特別擅長一種表現方式的類型。只不過她比那些人強的地方在於她所擅長的正好是奧斯卡喜歡的而已。

《百萬美元寶貝》他並沒有覺得如何驚艷,好劇本好導演加上這姑娘挑中了一個角色,加分項太多,並不能說明太多問題。

「呵呵。」托德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只有經歷過才會有感觸。他很清楚的記得年少時代見過的隔壁鄰居家那位同樣高位截癱的長輩在安樂死時候的表情,太過相似太過重合了…..

常常有人說這個影后水,那個影帝水的,但他們總是不願意看見一件事,能夠入圍這個獎項本身就是一種對演技上面的承認,無論水與不水,他們在被提名的影片中的表現都已經優秀於大多數的同行,所謂的水也只不過是在五個人中相對不是最好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