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是有關係的」葉生點頭,仍在思考「所謂橘生淮南則為橘,橘生淮北而為枳,這北洋冥樹長於冥界或是妖界還是有區別的,想來所結出來的果實藥力也會有所不同,我怕玄冥老祖手上的北洋冰魄並不是我們想要的那個。」

若是不能夠製成丹藥,就不單單是浪費了北洋冰魄這麼簡單,之前搜集來的藥材也將毀於一旦,那些東西搜集起來也並不輕鬆,很多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一旦失敗,不知道還能否有第二次的可能。

可惜他們對北洋冰魄知之甚少,並不知道這竟然是北洋冥樹的果實,而且還是冥界的產物,冥界的冥修皆是以魂力來修鍊,這北洋冥樹想來也是以魂力作為養分,所產出的北洋冰魄才能夠作為轉生丹的材料。

(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現如今,用妖元力催生的北洋冥樹所結出來的北洋冰魄會有這種效果么,沒有人知道答案。

「那現在我們····」白璇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北洋冰魄還是要想辦法得到的」葉生站起身「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前一句她用的傳音,后一句則是直接說出來的。

白璇點頭,現在的一切不過是他們的猜測而已,如果因此就放棄的話,的確有些為時過早。

「記得妖元珠么」澹雲樓破天荒地開口。

「當然記得」白璇一愣,剛剛發生的事情又怎麼可能忘記,她的記性又沒有那麼的爛。

「妖元珠天生天養,然而這時間並不僅僅只是有妖元珠而已。」澹雲樓眼含深意的看向白璇。

白璇當即反應過來,眼中再次出現光芒「你是說······」

「沒錯,除去這妖元珠外,還有靈元珠和魔元珠以及魂元珠的存在,它們的作用也與妖元珠類似。青雲的道侶乃是冥界中人,冥界與其他各界不同,其他各界中存在的魂力十分的稀薄,這也是冥修很少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的原因。」

「也就是說伍道友的奶奶能以冥修的身份在妖界中飛升成仙,一定是藉助了某種可以提供魂力的法寶的關係,而這種法寶恐怕就是魂元珠?」

白璇接著往下說去。

「而事實上魂元珠不但能給冥修提供魂力,也同樣能為北洋冥樹提供魂力。」葉生繼續猜測道。

「不錯,只要將魂元珠埋入種植北洋冥樹的土壤中,這魂元珠便能夠為北洋冥樹提供魂力,想來結出的北洋冰魄也與冥界中的一般無二。」

澹雲樓總結道,視線看向伍何北「不知家中長輩平日里喜歡在何處修鍊。」

伍何北愣愣地看著澹雲樓,這般四目相對,更覺得對方的魅力非凡,下意識地便覺得無法拒絕對方的問題。

「我奶奶飛升前都喜歡在北洋冥樹下冥思修鍊」

「也就是說」白璇心中一喜轉向葉生,葉生笑著點頭「即便不是上神所說的魂元珠,想來也必定是一件能夠產生魂力的法寶」

心中鬆了一口氣,白璇想到剛剛的一幕,斜眼睨那出塵脫俗之人

「沒想到你還會媚術」竟然連六階的散妖都這樣輕易的中招。

「不會」

「騙人」白璇表示不信。

澹雲樓看向白璇「小白,我發現你最近的膽子有些大了」

白璇這才猛然反應過來,她剛剛竟然連神都敢調侃了,果然是膽肥了。

「哪有,你想多啦,我是在稱讚你有魅力,那個,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只憑這張臉,哪還需要什麼媚術啊。」連忙露出諂媚地笑容來。

「這張臉對你有用么?」澹雲樓不動聲色。

「當然有用」白璇連忙答道。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後者已經施施然遠去。白璇愣在原地,大神這是什麼意思,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啊,啊~,為什麼覺得自己的心好方。

大神再給次機會吧,她一定能夠多說出一些優點來的,她不是那種膚淺的人啊,看人也是看內在的,也是注重五講四美這些美德的,雖然交男朋友還是要先看臉,總得先有個好感的來源大家才能更進一步接觸吧,好吧,其實她就是膚淺的凡人,只看了大神一眼就徹底地拜倒在對方的腳下,從此再無翻身的餘地。

白璇放棄了掙扎,耷拉著頭做出一副生無可戀狀,暗暗告誡自己現在應該以大局為重,至於兒女私情則要放在一邊。

不遠處背著白璇的某個人,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笑容來。

笨蛋,說心裡話不要那麼清楚,他可是能夠聽得到的。不過這種事情還是先不要告訴小白好了,免得她不好意思。

·····

「這裡風沙太大,看不出太遠」白璇看了看,他們雖然可以用靈力護體,但是想要停下這漫天的風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記得你好像有一顆定風珠才是」葉生開口道。

「你不說我差點忘了,現在倒是用它的時候了」白璇也想了起來,當初在幻象谷的時候,她有獨自殺死一頭大地之熊,這定風珠就是從它的身上展現出來的。

當時覺得沒什麼用處,一直都扔在書神界中。

白璇連忙從書神界中將其找了出來,原本只是發出昏黃色光芒的圓球,現在變得更加的珠圓玉潤,光芒奪目,而且品質也從下品靈器變成了上品的靈器。

白璇催動著定風珠飛到了空中,穩穩地停在白璇頭頂的前方。

原本就十分光亮的定風珠更是在一瞬間發出耀眼的光芒來,而眼前的風就這樣停了下來,原本被吹得四處飄蕩的砂礫也都重新回落到地面之上,視野一點點變得清晰起來。

「果然有用」白璇高興的說道。

「衛道友好手段,這樣一來倒是多了便利」伍何北誠心讚歎道。

「沒什麼,不過是術業有專攻而已」這定風珠就是用來應對這種局面的,如果換了其他的地方自然就變成了無用的珠子而已。

「前方好像有座宮殿」非天飛到了空中,眼中發出瑩瑩地綠光,這是他把妖元力集中到視神經的結果,這樣一來可以讓他看得更遠。

白璇也放出了自己的靈識,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她果然還是有很長一段路要走,索性便收回了靈識,他們這隻隊伍中都是強者,所以還是把表現的機會留給他們就好。

「不會是什麼海市蜃樓吧?」看著滿地的黃沙,白璇有些不確定。

「你當這裡是真的沙漠了么,此處沒有日光,晝夜溫差又不是很大,怎麼會形成海市蜃樓,如果這宮殿不是真的,也只能稱之為幻境而已。」葉生毫不留情地吐槽。

到如今還是沒有碰到什麼外人,許是真如同黃浦珊說的那般,瀾浮界中世界萬千,但擁有水靈珠的人只有那麼些,能碰上的幾率果然不是很大。

幾人又急速飛行了一段時間,這一次連白璇也看到了那宮殿的身影。

「看起來倒像是真的,不知道裡面會有些什麼,要不要我先去查看一下?」非天躍躍欲試地開口。

「想去就去吧」葉生也不攔他,反正只要一個念頭就能夠將其召回,想來不會有什麼危險,讓非天先去打探一下也好。

只見非天得了葉生的允許,一個點頭化成一道殘影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不過此次卻是出乎了葉生的預料,非天先走之後竟是大半天都沒了動靜,而且葉生的傳音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斷了聯繫。

「這灡浮界中果然不容小覷,看來那宮殿之處也是有古怪」葉生皺眉,自己果然是輕敵了。

而兩人之間的契約感應還在,說明非天暫時並沒有遇到生命危險,這還讓葉生覺得好一些。

這樣想著,葉生轉向伍何北道

「伍道友,實不相瞞,我和剛剛那位朋友已經斷了聯繫,顯然宮殿中有問題存在,只是我們是必定要去的,不知道伍道友是否另有打算。」

此刻要是伍何北離去的話,葉生也不覺如何,對方看來並非那忘恩負義之人,如果遇到玄冥老祖一行人,想必定會將他們這番善舉告知其知曉。

更有葉生他們之前猜測伍何北和玄冥老祖之間是有特殊的聯絡方式的,與其讓其放在自己身邊處處小心,還不如讓他回到自己的隊伍中去。

「葉道友別說了,這種時候我又焉能一走了之,並不急於這一時,待找回那位道友我再走不遲」伍何北手一揮,拒絕了葉生的提議,雖然恢復身體恢復了之後,他一直想快點找到小珊解釋一番,但現在並不是離開的好時候。

白璇聽著,知道對方雖然動了去意,但還是十分的仗義,不由得又高看了這伍何北一眼,想來當初都是受了那痴心鎖和蛇毒的關心,才會變成那種遭人厭棄的樣子。

葉生本想再勸,突然神情一動扭頭朝遠處看去,只見一道黑影由遠及近正是剛剛聯繫不上的非天。

連葉生自己都沒有察覺到在見到非天安全的一霎那,自己臉上的表情一瞬間的柔和了下來,臉上也泛出了笑意。然而這一切都被白璇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一沉,如果葉生對非天產生了好感,那麼林旭止該怎麼辦。

現在的林旭止根本就沒有在仙界時候的記憶,所靠的無非是葉生心底的回憶,和非天比起來並沒有太多的勝算。

雖然選擇權在葉生的手上,而且人在沒結婚的時候談個一兩次戀愛也實屬正常,只是在白璇的心中還是希望葉生和林旭止這對兒能夠修成正果的,希望是她想多了吧。

不管真相如何,還時要防患於未然的好,因此白璇搶先一步攔住了非天的去路

「非天,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因著幾人在界牢中相處過一段短暫的時光,後來通過葉生,非天也知道是白璇修補了自己的妖丹,因此對白璇的態度也算是好的,此次見她主動發問也不覺得如何,倒是一旁的澹雲樓不著痕迹地看了白璇一眼,白璇也有些心虛,覺得自己像是在拆散一對有情人的惡人。

而惡人也是不好當的,要受到良心上的譴責,只好咬著牙心裡默默地跟林旭止念叨,我也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待回到飛來峰三方人馬齊聚,她便再也不插手了,大家一同競爭,全看葉生的心意。

「那處想來是有結界的,同往宮殿的路上布下了重力範圍,而且是逐步遞增,只能一點點試探著前進,後來我發現聯繫不到她,就立刻趕回來了。」非天用拇指指了下葉生,隨意地說道「對了,我去的時候,結界中還是有人在的,至於是哪裡的人就不清楚了。」

葉生點頭「那處的重力能有多大?」

非天考慮了一下「我站的那個位置並不覺得如何,只是稍微有些壓力而已,想來妖丹后的修者應該都能夠抵擋得住才是,對了,離開的時候,正好有一個元嬰後期的人修被壓爆了肉身,那人反應倒是很快,元嬰逃了出來,恐怕以後只能修散仙了,話說你們人修的肉身還真是有夠弱的,哈哈,額,當然我說的人修中不包括你們倆。」

被葉生瞪了一眼,非天當即改口。

白璇感到無語,什麼叫『我說的人修中不包括你們倆』難道說她們不是人么?這人嘴欠的毛病什麼時候能改。

她們在北橋廊澗的時候還沒有碰到多少人修,而唯一碰見的那些還是海島那邊天道宗的修者,不知道盛元大陸中的修者會不會也趕過來。

「是么?既然這樣,我們不如一起就看看好了」葉生並不跟非天一般見識。

白璇當即點頭同意,最開始他們是不想來的,不過既然已經都來了,想法也就自然跟著轉變了,若是能找到一些寶貝也是件高興的事情不是。

白璇同意了,澹雲樓自然也不會反對。

不出意外的是,伍何北在這裡同幾人告別了。

「若是碰到爺爺,我定會努力說動他的。|」伍何北保證道。

「道友一路小心,我們有緣再見」

眾人看著伍何北轉身離去,從靈識中可以看到對方在飛行了一段距離后猛然換了個方向,一直消失無蹤,彷彿和什麼人接上頭后,對方告知了地址。

「看來我們的猜測是對的」伍何北的身上果然有能夠同玄冥老祖等人聯繫的法寶在。

這裡的世界萬千,就不知道界面和界面之間要如何轉換,不過這些都是伍何北要頭疼的問題了,至於他們,只要隨遇而安就好,進了這裡就甭想著離開,而時辰到了,又甭想能夠在此處留下來,安心便是。

「呼,終於沒有外人了」白璇鬆了口氣,若是帶著伍何北,有些話還要用傳音來說才行。

畢竟他們和伍何北相處的時間還是有點短,而且目的還不純,能夠各走各的是最好不過的。

「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沒什麼太大的差別吧」葉生揶揄道。

「少來」白璇斜眼睨她,根本不吃這一套「你要是真覺得沒什麼的話,還把人家勸走」

葉生摸了摸鼻子,這死孩子越長大越不可愛了。

······

眾人又過了許久,終於出現在宮殿的前方。這不由得讓白璇想到一句話「望山跑死馬」

那宮殿早早地就能夠從遠處看到,距離看著並不十分遙遠。只是真的趕路的話,全速也需要半天的時間。

白璇收起了定風珠,並沒有再現風沙漫天的景象。此處只是缺少了一片海域,倒是有種沙灘的感覺。

地上鋪滿了鬆軟地細沙,帶著一絲微溫,若是光腳踩在上面,一定十分的舒服,當然白璇不會這麼去做就是了。(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眼前的宮殿是純白地顏色,橢圓形的造型整個扣在地上,光滑中泛著光芒,白璇不由得抬頭向空中看去,並沒有發現太陽的蹤跡,只能說,是這宮殿在發光。

結界之中影影綽綽地倒是有不少的人在,白璇也葉生互相看一眼,也邁了進去,之前已經有非天探過路,這一段就無需過於小心。

白璇只覺得身上驟然降下一股壓力,身體一矮,雙腳已經埋入沙土之下,連忙將靈力運轉周身,將壓力分散到各處,這才覺得又重新輕鬆起來,能夠自由活動。

而葉生的境遇也和她差不了多少,都是身體驟然下陷,反觀非天卻是沒有他們這般眼中,而澹雲樓更是站在砂礫之上完全不受任何影響。

「這是怎麼回事?」白璇愕然,這裡不會是看人下菜碟吧。

葉生皺眉「看來此處的重力的確是因人而異。」

對於葉生和白璇來說,她們的肉身強悍程度比妖修還要強,更何況葉生此時的修為比非天還要高。

不可能她一個天仙都覺得有壓力的情況下,非天只是略感不適。

「怪不得說瀾浮界是妖神為妖族所設」連布下的考驗都如此偏心。

原本在此處的修真,見白璇他們也停了下來,不由得失望的收回了目光。

「你有沒有看出什麼問題來?」葉生打量了一下周圍的修者,傳音給白璇。

白璇聞言也仔細地看了一番,並沒有什麼熟悉的人,身上的服飾也看不出究竟是何門派,到了這裡的人都會千方百計地隱藏自己的身份,萬一得到了重寶,以免今後被人追討上門去。

這些人的打扮並沒有像妖修那般千奇百怪,看起來倒是絕大多數都是人修。

人數不是很多,只有百餘人而已,其中混有一兩個魔修。

「沒有看到妖修」白璇試探地答道。

沒想到葉生當即點頭「我懷疑,這裡的妖修都進去了。」

也對,既然妖神對妖修有照顧的話,自然來到此處的妖修不會過多的停留。

而且凡是能夠進入瀾浮界中的妖修,一般都擁有散妖的修為,想來這條通向宮殿的路最多便是這一階段了吧。

「怎麼辦?」白璇眼神示意

「先看看再說」到了這裡葉生反而比較有耐心了,也不叫非天探路,萬一在碰到結界的情況真是哭都沒處哭去,她不想再出現這種掌控之外的狀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