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因他們看到了許多的三卦降師,尤其是林峰這些老降師竟也在其中!簡直…瘋了!!

攻?!!!大片的降術開始起,需要咒語,需要念,就像是遊戲裡面的法師需要技能啟動,那一個進度條在或快或慢得進行著,但!

已經將一袋子零食小心放在一旁藏起來的李大雄拿下風雷弓,刷!

一箭破空!

區區一箭能如何?

不如何!沒人將它放在眼底,似乎也沒人留意到那箭矢的箭頭特別胖,胖到它進入那些降師群中被直接打碎的時候。

轟!炸開,大片的白粉末炸出,隨著風雷勢飄出許多白色粉末,這些粉末一遇上空氣便是擴散成了朦朧的白霧,這是什麼?!!

這些人還沒反應過來,外圍的李大雄已經狂奔起來,高啊,一米九了,一跨步就是一大步,何況他的速度遠超其他人,甚至比趙欽這些人還快,那樣大的個子,狂奔之中身上的降力翻湧——二卦中段而已,算什麼?卻在狂奔之中逐步提升,就像是燃燒的馬達,沒有任何花哨,只有燃燒燃燒再燃燒,距離那些降師們大約百米距離,且剛好卡在他們攻擊範圍邊沿,他躍起,直接跳出,身上的降力全部進入肌肉之中,縮聚,爆發!

一百米距離,騰空也是十米。

觀戰的所有人目瞪口呆,孟挽墨也捏住了腕上的佛珠。

看著那個只知道吃零食被欺負又懟不過人的傻大個凌空在所有人之上,身上黃光籠罩,有些微金色流淌,或者說——爆發!

「地方震術,震動地方,我震死你們!」

那姿態像是泰山壓頂,但無疑逼格高了十幾個規格,他墜落的時候,轟!方寸之地地面,也就是以顧曳所在那張桌子為核心…..震震震!地脈震力反彈,所有人哪怕是林峰這些三卦中的佼佼者也不由自主在一瞬被彈向天空,哦,他們實力強,沒事,身體失衡加氣血不穩而已,但三卦之下的卻是全部吐血重傷,渾身骨骼嘎嘎作響!

秒了一半!李大雄落地,聽到身邊那張桌子因為地脈反彈龜裂,但站在桌子上的顧曳已經消失不見了。

方闕眼開!洞察來!這是本就洞察變態的基礎上再加系統技能輔助,於是白霧之中所有人一覽無餘,登風步開!一步如風,掠來…..

紅顏一掄,二卦巔峰的降力全開,二卦巔峰而已,算什麼啊,可那一轉流轟….轟!一個三卦降師感覺到了被擊中身體那個部位血肉凝結穴位炸裂的聲音,接著自己就飛出去了,像是炮彈。

一個?登風加原本可怕的速度全開,自行車變摩托,摩托變奧拓,一人飛出的時候,身邊第二人也被打折了腿,嘭嘭嘭!一個呼吸瞬間劈打殘三人,但地面隨著混戰塵煙飛起而白霧開始消散的時候,降術已經來!

是林峰、胡狸跟乙長老這些人,輔助嘛,的確棘手。

可顧曳躍起了。

半空降術難捕捉作用,但相迎的在半空的人也會失去平衡跟著力點。

不用怕!李大雄已經跳到屋檐之上,狂奔中,手上箭上弓,拉出射出,腳下卻是隨著狂奔踢出一塊塊瓦片,那瓦片飛出…

半空若是時空靜止,便是可以鎖定瓦片們飛過林峰等人的上空,像是懸空的瓦片走廊,顧曳腳踩一塊瓦片,射出一根飛焱箭,一閃,又到了另一塊瓦片上,第二根!

她在半空跳閃,神乎其技得射出一根根弩箭,一根根擊中還處於震暈跟失去視線的幾個降師手腕。

刺穿刺穿全部刺穿!慘叫聲重重疊起。

最後她落地,但身體瞬間中了降術!很好,林峰這些人畢竟厲害,誰也別小看誰,鎖定了,可以殺了!

三卦降師們齊齊祭出降器強攻的時候。

破籠,洗了,又洗了!

洗的效果這麼好是重點,還有一個重點是——她的降咒怎來得這麼快,彷彿只嘴唇一動就有了!

洗掉了束縛的顧曳手中紅顏轉動,李大雄的風雷箭已經來。

咻咻咻,破空,諸人躲閃,躲開,或者沒躲開,若是沒躲開的算他倒霉,若是躲開的…..顧曳的中指上出現一個降字,大拇指上也一個降字,隨著尺子在指尖操控,劈,轉,掄,掃,挑,一個個降字效果作用在紅顏之上。一次次攻擊加疊,一次次將人擊潰,砰砰砰!

不到幾乎呼吸,近身靠近顧曳的十幾個三卦降師全部殘了!

那紅顏還在旋轉,火光越來越盛,她眼中的光也越來越艷。

孟挽墨看著,忽然想到一件事兒——這是她的意外一戰,還是圖謀已久? ?——————————

林峰是高手,所以從一開始的白霧到李大雄的地震,他沒有受半點傷,但被控制了。

沒錯,就是控制,戰鬥什麼的,如果順著對方的節奏走,想打她打不到,想追她追不上,這就是被控制了。

奇恥大辱啊!原本以為自己可以輕鬆解決小後輩並奪寶,結果來了那麼多的競爭者,他內心的憂慮只在於如何從這些惡狼手中獨佔鰲頭,但估計誰也沒想到一群惡狼會被羔羊給打殘了。

跟他一樣有這種強烈恥辱感的人不多,四個吧。

四個三卦降師裡面的佼佼者,也都上了年紀,最年輕的也有四十五歲了,此刻看顧曳完全掌控節奏,依照他們的經驗,先壓死了對顧曳的輕視,再壓低對她跟李大雄兩人合作的輕視,再脫離節奏….

刷!四人同時掠出那戰鬥小圈子,三人落到外圍,一人跳到了屋檐,直逼李大雄!

「找我幹嘛,去找猴子,我就是打下手的!」李大雄一看這高手前來,臉都綠了,急忙跑了,結果她嚎了這一嗓子,不僅沒讓顧曳搭理他,反而讓其餘人留意到了他——這土賊跟顧曳關係極好,抓住他一樣可以遏制顧曳!

於是….直接跑了七八個人過去!

李大雄綠的臉又青了,猴子你害我!

李大雄在屋檐上狂奔,後頭降師們或是上屋檐,或是在屋檐下疾奔追殺!好熱鬧哦~~~

顧曳這邊更熱鬧,林峰三人掠到外圍三角,脫離了淺淡白霧的遮蔽,將顧曳一覽無餘,且卸去了之前地方震術的影響,他們的實力直接回到了巔峰狀態,顧曳本該乘勝追擊的,可林峰等人知道她犯錯了。

——之前應該乘機先解決他們四人的,可她沒有,現在應該追擊他們的,可她也沒有。

兩個沒有,讓他們脫身了,而且恢復巔峰狀態,李大雄也被控制,她再無幫手,現在….胡狸,葉凌羽兄弟,陳音三人外加於開父子都整合起來,外加其餘二十個降師….

三十人是有的!三十個幾乎達到三卦平均水平的降師?

林峰手出翻轉,嘴中念念有詞,空氣中有了風,風一來,白霧頃刻散盡,地上被打殘了的降師很多,但顧曳也完全暴露在這些人的眼中。

機會來了!

大亂斗也開了,咒術控制,各種藤蔓迷幻或者音攻!控制了,攻擊攻擊!

顧曳腿上手上腰上都即將被控制——你能洗,可以你目前的降力能催發幾次破籠?也不能同時洗去這麼多的控制咒術!所以你死定了!

陳音吹著笛子,已經準備好看顧曳各種死….

刷!

顧曳腳下一點,躲開了。

那瞬間爆發的速度比之前還要快上一些,方闕眼打開,一眼洞察,登風一閃,躲開了!降術竟無法捕捉到他!

許多人內心是抓狂且難以置信的,這人是神經病吧,好好一個降師搞得比武林高手的身法還快,都快跟上妖孽鬼祟所屬了!

「群攻!讓她疲於奔命,她的降力總有用盡的時候!」葉凌羽大喊一聲,其餘人下意識祭出自己的攻擊。

但此時顧曳腳下登風步,一瞬到了他眼前,葉凌羽瞳孔一縮,剛要祭出體內降力重擊顧曳,紅顏打字在了他的手腕上,鏗鏘!降器落下,紅顏再一轉,尺子一端擊打在了胸膛,沉悶一響,身上的防具卸去了打量的力度,但依舊讓葉凌羽眼前一片昏黑。

「大哥!」葉凌山大駭,剛想前來救人……子母箭就射穿了他的兩隻腿,跪!

嘩~~~鮮紅赤艷的鞭子終於從胡狸的手中甩出,抽擊竟發出了刀劍那樣的銳利聲,好像空氣被抽裂了一般。

她是朝顧曳面門去的,因為顧曳沖向了她…..找死!胡狸眼底狠辣,鞭子抽出即將抽在顧曳臉上的時候,後者彎腿下腰,鞭子在她的臉上方,咻咻!伏低的時候,兩根箭矢飛出。

胡狸手腕一轉,鞭子抽回,轉而抽擊那兩根箭矢,呦,這鞭子耍得漂亮。

鏗鏗!箭矢碎裂,胡狸卻發現顧曳已經衝到了那小腿受傷而跪下的葉凌山眼前,葉凌山臉色大變。

葉凌羽也大駭,「不要!」

他幾乎以為顧曳要擊殺葉凌羽,只因顧曳手中的紅顏流轉了強橫的降力….

他幾乎要跪下求饒了。

弟弟不能死!

他腿軟了,葉凌山也覺得死亡如此之近,直到顧曳的腳踩在了他的肩頭,肩頭略壓低,接著看到顧曳的衣角擦過他的臉,刷!

顧曳飛躍而起,騰空,髮絲飛揚,衣料烈烈,她指尖不知何時夾著一薄片,那是一塊晶瑩剔透的晶片。

不遠處剛剛隨著幾個奸商朋友一起來看熱鬧的奸商老者已經看了許久的店鋪老者看到顧曳甩出晶片,那晶片螺旋在半空。

媽蛋,那晶片好像是通靈晶,自家出品,而且是成本價賣出去的。

操蛋,那半空的女紙好像是坑了自己的後輩小土賊!

她這是…..

攻擊?沒有任何降力氣息,那麼就是?

鏡中龍!當顧曳用紅顏祭出一條兩根拇指粗的火流,進入那小晶片中,晶片登時變得赤紅,彷彿飽吸火焰,但隨著那晶體內部結構稜角折射跟物質的作用….

改良版的鏡中龍就這麼出現了。

算是改良了的吧,一開始李大雄並不覺得它可行,但現在看到那一條比光頭佬使喚的更強大的鏡中龍,他懂了——猴子說行,那必須行!

昂~~鏡中龍擴張了十幾倍,火焰衍燒,霸氣側漏,從上空飛轉而下,直接衝撞過十幾人。

火燒!恐怖!胡狸看著那龍頭咆哮而來…當時臉就嚇白了,急忙躲閃,但忽然小腿銳痛,只因顧曳的箭矢已經鬼魅般射穿了她的大腿。

胡狸感覺大腿劇痛的時候,內心萬分恐懼:太可怕了,她怎麼知道自己一定會往這裡閃,就好像是她送上去給那箭矢射穿似的。

一招又傷了大片人,趙欽跟許昊撲面身上的火焰,只覺得皮膚上各種灼痛,體內降力也幾乎耗盡。

「她怎麼還沒耗盡降力!她明明連三卦都沒到!」

「這不可能啊!絕不可能!除非她身上還有蓄能靈器!」

混亂中的吶喊哀嚎其實有人已經猜出來了。

但並沒有人注意,因為事情發生太快了。

胡狸這些人都殘了。

顧曳也落下了,當…..腳下凝固,是降咒!顧曳一轉頭就看到了林峰冰冷的眉眼,果然姜還是老的辣,捕捉得真精巧,顧曳心裡一念的時候,眼前轟然劈來一把厚重的刀。

是另一個三卦高手!硬抗嗎?目前為止顧曳還未硬抗過。

林峰等人已經確定她身法速度超絕,但畢竟根基未穩,絕對硬抗不了他們任意一人的一擊!

只要擊中她就可以。

顧曳的確不打算硬抗,她知道自己身嬌體嫩,是扛不住這些老爺子的一擊的,但也沒法躲。

刷!紅顏轉動,劈?是尺身接觸了刀,轉動,勾力,順轉,於是卸力!

當這位三卦高手感覺自己的一劈被顧曳三兩下用尺子轉卸力的時候便是大為吃驚,這怎麼會!

「是攻擊力量技巧….對悟性要求極高,有趣,她年紀輕輕,竟各方面都修得這麼厲害。」

孟挽墨聽到身邊男子的評論,心中也是感慨,的確厲害,但那邊是什麼?

好像從山上飛下來一些黑點…..

————————

過招!連續過了十幾招!在林峰輔助控制顧曳的時候,另一個老油條卻愣是讓顧曳在他手底下走了十幾招!

越發丟臉了。

「該死!我來!」另外一個人忍不住了,也沖向顧曳。

終於要三打一了?

螻蟻們已經都解決了,只剩下這三個小頭目了。

顧曳反身,身上的衣服被風吹動,她的目光在周遭掃過,似乎無意得掠過一些人。

那陳音似乎還有後手,且人群中似還有一個人….

似風?顧曳微微皺眉,怎麼老有這個人。

——————

而另一頭,李大雄這邊也是十分危急的,因為他一直在跑,後面的人一直在追,他一直都很危險,一直,這個詞兒用得好——只因追不上啊!

「哎呀,你們別追我,別追!我跑不動了!」

「去找猴子,她身上有靈器!快去快去!」

「你們想抓我威脅她?沒用的,我們一直關係都不好,她天天罵我!」

「哎呦,你們一直都追不上我,我就得一直跑,好累好累啊!」

上上下下的人一邊追著一邊聽李大雄各種吆喝各種吐槽!後來卻後知後覺自己這邊的人數越來越少,只因李大雄時不時射出箭矢,遠距離吊射,已經射殘了五個人。

終於有人知道不妙了。

「包圍他!」

圓形的嘛,可以反方向包抄!

李大雄也看到這些人終於機靈了,頓時嘆息,猴子說得對,這些人還沒蠢到底,既然如此,那就…..

當七八人一起上了屋檐….李大雄咧嘴一笑,跳起,地方震術! ?轟!整個屋頂被他震碎,才剛跳上來的人頓時一個個栽了下去,直接困在那屋子中,李大雄已經跳到屋檐一根柱子上,快速射出一根根箭矢,這不是吊射,而是困獸逼射!屋子裡的人可以躲閃的地方太少了,沒幾下又殘了好幾個。

但李大雄眼前突有疾風!來了!

李大雄急流勇退,立刻撇下下面的人,直接后躍…..

但他跟顧曳的身法速度還是有差距的,那高手已經近前,一劍迎頭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