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聲一喝,霍雲手中拔刀一挑,整道身影猶如刀刃一般虛無幻化為陣陣蒼白色霧氣,柔軟無形,與一抹飛掠的寒芒一起突進,眨眼間竟然直接從雷納爾持劍的身軀中穿梭而過,捲動的勁風中所有飄舞霧氣凝為一線,貫穿的凌厲悄然擊出致命的一斬。

叮!

急忙收劍一擋,一抹驚詫從雷納爾眼中掠過,手腕還在顫抖,身前的涌動刀氣持續咆哮,但是另一抹寒意已然在他身後凝聚。身經百戰的他自然知曉厲害,不敢再有所耽擱,左手一挑撩起身後長袍插入到劍前,鼓動的斗篷猶如一扇盾牌強行擋下那一線刀勢。

同時,蒼白色長劍一轉刺出,在他的身形轉動中劍勢絲毫不慢。

乒!

刀劍再次碰撞,霍雲一刀去勢尚未舞盡,卻又抽身微微一退,猛然間再次暴起一竄,連人帶刀化為一道寒芒再次穿過對方身形,掠至其左側,也沒有因此而止住,刀風瘋狂嘯動,他出刀的身形不斷擊出幻化,眨眼望去只見空中竟然好似同時又數十道迅疾身影不斷穿梭掠過雷納爾的身軀,每一次都是凌厲刀氣斬擊劈落,殺氣瀰漫。

不過,這一次雷納爾卻不是仗劍格擋,僅僅立在半空中,身上斗篷獵獵舞動,一圈圈紫黑色漣漪從渾身上下波動擴散,在身形外側赫然凝為一層堅不可摧的屏障,霧刀的每一次斬擊都只能在其表面留下一道纖細划痕,很快就又是隨著輕輕波瀾泛動而消失。

單方面抵擋了近千刀的斬擊,終於他露出了一絲獰笑,長劍繞著手中一轉,突然間身形往側面一大步跨出,冰冷的蒼白色劍尖貫穿數道殘影霧氣,徑直朝著一道同樣在穿梭閃爍的迷糊身影而去。

那一剎那,那道身影驟然停下穿梭之勢,踏在空中猶如龍捲爆發一般全力一轉,拽動的刀鋒霧氣大盛,撕裂天穹的凌厲瘋狂呼嘯。

與此同時,之前隨著刀勢的劃破還殘留在空中尚未消散的近百道身影竟然也動了,各自揮出手中的利刃,森冷的攻勢從不同角度一齊斬落。

「雕蟲小技。」

雷納爾一哼,隨著斗篷的抖動,泛起瀰漫在周身的紫黑色漣漪更加濃郁,身形也是在此刻虛無起來。

當上百柄霧刀合計斬落之刻,只有一道破碎的模糊虛影在無數刀風下被撕裂為點點光斑碎屑,再度憑空浮現的紫黑色漣漪一裂,成百上千隻幻化蝙蝠振翅拔空而起,迅速聚攏在高空中匯聚成一個人形圖案,而雷納爾的身形也是從隨即驚動的空間裂縫中再現,一劍凌空舞落。

霎時間,殘餘在半空中霧氣身影盡數碎裂,唯有霍雲的本體還懸浮著,望見空前強橫的一劍斬落,他沒有去躲閃,而是迎面衝出,刀刃轉動猛然抬起一挑。

叮!

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碰撞,劍光閃爍,刀氣旋動,雷納爾眼中流露出一抹冷厲,劍刃顫抖,呼嘯凜冽。第一時間更新

下一瞬間,霍雲身形如遇重擊,轟然下墜,整具身軀眨眼間砸在下方大地之上,引發的劇烈顫抖透過大地蔓延,令不遠處的百里城牆都一同晃動。

「人類,到此為止。」

雷納爾冷聲一笑,縱身而下,森冷的劍尖迸射出一道璀璨寒光,當其閃現之刻,已然貫穿天地,刺入到大地上的凹陷之中。

寒風卷過,下方大地凹陷中再無動靜,霍雲墜落的身形一片死寂躺在其中,毫無動彈。

頓時,亡靈大軍中傳來一陣吶喊,位於最前列的幽暗族鐵騎一起舉起手中的兵刃發出錚錚響動,直刺雲霄。

抬手一掀斗篷,雷納爾傲然望著遠處城牆上一臉震驚的無數人類強者,冷冷吐出了兩個字:「進攻。」

聲音不響,但是頃刻間便震天撼地,上千幽暗族鐵騎踏動衝鋒,數百血族戰士持劍飛掠。

高空中,更有幽冥鬼龍巨大的身影俯衝而下,漆黑的陰影波動在它們張開的巨顎中迅速凝聚,噴射為一道道腐蝕萬物的螺旋狀光柱。

在它們身後,百萬亡靈大軍也是一同衝刺,十萬支一撥的骨箭劃破長空,接連幾批一同衝上空中,劃出道道弧形而後墜落,雨點般的黑影之下,降臨的是一抹抹致命森冷。

「迎戰!」

也不知究竟是誰高聲一吼,城牆上瞬間沸騰起來,各種不同顏色的精氣揮舞空中,數不清品階不一的武學共同呼嘯,根本無需可以去選擇目標,空中地上儘是敵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更何況,最為主要的攻擊目標便是那劃破長空的數十萬支骨箭。

當然,人類這邊出射的利箭也不少,每一支箭矢上都泛動著一圈淡色漣漪,鐫刻的簡易法陣在他們的勁力催動下也是爆發出不俗的威力。本身,這種破魔羽箭是用來對於魔獸的,現在拿來迎戰亡靈族,也是不錯。

其中最為耀眼的莫過於一支支呼嘯穿過箭雨的淡綠色羽箭,無論是威勢或者速度都截然不同,所指之處好似有一層屏障轟然推出,震碎無數骨箭之後更是遙遙射中在幽冥鬼龍的軀體上,瞬間將那泛著陰影的漆黑骸骨截斷。

這種凌厲的羽箭,使用者自然只有一人。第一時間更新

城樓上,精靈族王子安瑞連連張弓出射,本身斷去的左臂位置上竟然多出了一條瑩綠色半透明的凝形臂膀,透過表面能夠清晰地望見內部如同骨骼般連接肩部與手掌的一支樹枝,赫然便是之前娜曦手中劃下法陣的那支。

至於娜曦,她自然也沒有閑下,絢麗空中指間金光泛動,櫻唇輕輕一張一合,輕微的吟唱聲從口中傳出,在虛空中凝為一枚枚奇異符文縈繞周身。

那一刻,強烈的狂風鼓動,天塌般的氣流席捲肆意咆哮,轟然撞擊向攻勢洶湧的亡靈大軍,單憑著狂風的撕裂,不少血族戰士就是身上暴起絲絲血痕,潰敗退下。更何況,隱在風中的還有無數支淡金色利箭,貫穿天際時先是截斷了一根根墜落的骨箭,而後傾瀉於大地之上。

無數骷髏士兵化為碎屑,幽暗族鐵騎也是在衝鋒中傾倒下一道道身影,但是,衝鋒的趨勢毫不受阻,漆黑的潮水繼續卷過大地。

同一時間,破開反擊降臨的亡靈族攻勢也是終抵城牆上空,幽冥鬼龍的咆哮陰影波動,數十萬骨箭,血族戰士揮下的劍氣,幽暗族鐵騎飛擲的投槍,無一不是殺意盎然。

一瞬之間,就好像兩個巨人聳立在天地之間,重重的一拳轟然碰撞。

轟!轟!轟!

地動山搖,大地凹陷,天穹顫慄,聳立的鐵壁城牆眨眼間已是坍塌出一道道缺口,僅一次交鋒,上萬人類強者受到波動隕落,在不屈的眼神中身軀殘缺破碎。

亡靈族也好不到哪裡去,幽暗族一騎騎傾倒,幽冥鬼龍巨大的身軀墜下長空,炮灰般的骷髏戰士更是將大地上都鋪上了一層腐朽枯骨,卻又是在後面衝鋒的同伴腳下踏碎為粉屑。

最為奇異的卻是血族,在攻勢降臨至他們身前之刻,竟然全部停下了手中揮舞的長劍轉為防守姿態,寧可擊出的劍氣直接消散空中也要保全自己。一輪交鋒下來,竟然無人隕落。

不過其餘的亡靈族可是沒有餘暇去留意這一點,顫慄大地的幽暗族鐵騎已是衝刺到了破損的城牆之下,一馬當先的大元帥罡崛一騎飛躍,跨越百米距離直接落在了高聳的城牆上,鐵蹄踏在城樓上的瞬間,猩紅色方天戟盪出,捲動的寒意眨眼間已是將十餘道撲上來的人影撕裂成兩截。

緊隨在他身後,一道道飛躍的鐵騎身影也是如履平地般落在了城樓上,那便是幽暗族的全部統領,這樣的高度在他們眼裡和沒有一樣。

只不過,其中一道身影落下的瞬間,兩股尖銳勁氣破空擊落,如同一對獠牙般的雙槍眨眼間已經突刺到其身前。

鐺!

單槍划動,幽暗族統領奮起反擊,卻不曾想到槍尖挑動下所擋下的只有雙槍中的一柄,另一支尖銳的鋒芒狠狠刺在了他胸膛之上。

然而,鋒利的嘯動卻沒能貫穿他的防禦,那名統領也是暗暗一喜。只可惜,剎那之間,那點堪堪湧起的驚喜驟然凝固,兩抹交叉的劍光悄然閃爍,正中在長槍擊中之處,縱橫的劍氣將劈開近半的防禦徹底撕裂,一同撕裂的還有他的生命。

長發飄舞長空,雙劍馳騁城樓,風輕柔嬌喝著同時擋下了四騎幽暗族統領的合擊,小腳一踏地板,隨著眼中淡藍色的紋章閃現,一圈洶湧波動赫然爆發。

嘭!嘭!嘭!嘭!

四騎一起震退,其中兩騎更是被掀翻墜落下了城牆,尚未落地,一抹朦朧刀氣瞬間拔地而起,數十米長的呼嘯刀芒一挑,兩名幽暗族統領連人帶馬一同裂為數截。

狂風呼嘯捲動,霍雲的身影重新出現在城樓之上,挑起的霧刀遙遙指著聞聲回首的罡崛,冷冷喝道:「你們,都上當了!」

同一時間,空中的所有血族戰士一同犯難,嘯動的劍氣斬擊在從他們身側經過的幽冥鬼龍身上,數百道寒芒同時躍動,沖在最前方的數十道隱隱軀體頃刻間只剩下一塊塊斬裂的殘骸墜落長空。

血族帝皇雷納爾聳立空中,橫劍一揮。

「此刻起,血族全體脫離亞蒂摩爾的統治,與人類同一戰線!」

… ?頓時,罡崛連人帶馬都是渾身一顫,抖動的重鎧發出錚錚嗡鳴,他怒聲一喝:「雷納爾,你瘋了嗎?」

「我很清醒,這幾百年來昏昏厥厥,也終於今日才徹底清醒了!」雷納爾揚聲一喝,劍指城牆上策馬而立的罡崛:「亞蒂摩爾容不下我血族,那麼我又何須繼續給他賣命?我們血族追求的只是生存,而不是稱霸,他的妄想,恕我無法認同!罡崛,若你今日要阻我,那麼這麼年來的交情,就此斷絕。」

這一次出發前亞蒂摩爾的態度已經讓雷納爾清楚,那股猜疑不可能消除,無論此次終戰最後的勝負如何,血族都會被他血洗清除。要麼作為頭陣隕落在戰場上,又或者慘勝之後在疲倦中被曾經的同僚所殘殺。

與其那樣坐以待斃,還不如就此放手一搏。當初與風韌的約定,雷納爾已然在心中否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此時此刻起,別的無須再說,血族已與人類共存亡。

鐺!鐺!鐺!鐺!

旋動手中方天戟震開孫勁松的雙槍以及風輕柔的雙劍,罡崛望著雷納爾狠狠一喝:「竟然你決意選擇了這群無用的人類,那麼我也無話可說。只希望,等一會別後悔。看在多年的交情上,我會給你留具全屍的!」

話音落時,霍雲凌空一刀劈落正中他橫起的戟桿上,強橫的勁風捲動壓迫,早已累累創痕的城牆不堪重負,罡崛座下夢魘戰馬四隻鐵蹄一同陷入破碎的地板之中。

另一側,孫勁松一腳踏在女牆側面,縱身而起,手中雙槍同時鑽動,一上一下分別刺向罡崛的咽喉與小腹,動作迅疾如電。

與此同時,風輕柔矮身一竄,從兩騎幽暗統領橫掃的長槍下近乎是貼著冰冷槍刃掠過,嬌軀一扭直接逼近到了罡崛的腳下,雙劍一開橫斬,攻擊的目標不是罡崛,而是他座下夢魘戰馬的四隻鐵蹄。

同一時間三名強者出手圍攻,剛剛與雷納爾對喝完的罡崛正好胸中一團燥熱氣息翻滾上涌,順勢從口中吼出,嘹亮的咆哮瞬間一顫周圍空間,手中猩紅方天戟順勢挑動震開霍雲,而後下劃一盪,兇悍的勁力在半空中凝為一弧赤虹,轟然一爆。

乒!乒!

雙槍敗陣,孫勁松往後一躍,右槍下壓點在另一騎幽暗統領上挑的槍尖之上,藉助著反震之力再次騰身一縱,落在了遠處牆壁聳立之上。

而風輕柔就沒有那麼幸運了,貼著地面竄出的她身形一翻,幾乎如同畫面回放般倒飛退去,而之前被躲開的那兩柄長槍轉了方向再次交叉合擊向下一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當她反應過來之時,尖銳寒意已至臉前,幾乎可以嗅到上面的濃鬱金屬氣息。

也就在這一瞬間,另一股凜冽森冷驟然灑落,淺淺的冰藍色霧影縈繞四周,一切的動作都好似遲緩許多,唯有一抹飛掠的劍光無匹迅疾,剎那之間削過兩騎幽暗統領,當那道白裙藍發的倩影堪堪落地之刻,兩聲裂帛聲驚起,划動的雙槍不由各自一偏,從風輕柔身側擦過,雖然驚險,卻是毫髮無傷。

順勢翻身騰起,掠身而過時,風輕柔出手相助的沈月寒相互交換了一個眼神,而後雙劍一突抵住一騎抽槍反手一掃,同時飛起一腳踏在了另一騎的肩頭上,龍魂一脈世代相傳的龍象之力透過經脈肆意爆發,竟然將那名幽暗族統領從座騎上硬生生掀翻,朝著牆壁外側墜落而去。

嘭!

畢竟是身經百戰的幽暗族統領,縱使被一腳踹飛,他同樣倉促中抬手一按抓在了牆壁上,而後發力一壓,借力再次騰起,另一隻手則是按在了腰間戰刀的刀柄之上,運勁一抽。

只可惜,一隻小腳卻是搶先一步踩在了刀柄末端全力一踏,阻止幽暗統領出刀的同時,欺身而上的蘭瑾手中短刀一合,一柄雙刃巨鐮瞬間揚起在狂風中,猙獰的鋸齒利刃猛然一砸劈下。

乒!

這一擊之下,雖然不足以破開幽暗族統領重鎧的防禦,但是也能夠將他好不容易穩住身形想要上竄的勁力化去,重新墜落下城牆。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不過由此一來,蘭瑾腳下的壓制也是隨之消除,那名幽暗族統領順勢出刀,戰刀的寒光閃爍之時,他也是仰頭望見了上方女子臉上的一抹寒意,以及……她嘴角邊輕輕挽起的戲虐獰笑。

直到此刻,他才反應過來往下一俯望去,耳邊被巨物破土的轟鳴聲說所充斥,之間城下大地之上泥土翻開已是裂開了一道巨大深淵,無數布滿毒刺的暗紫色蔓藤蠕動中,正中的一朵潔白的花朵瞬間綻放,然而中間攢動的一根根纖細花蕾卻好似一顆顆劇毒的獠牙,上挑一刺。

霎時間,幽暗族統領下墜的軀體被十餘支花蕾貫穿,之前堅不可摧的重鎧此刻卻是如同不存在一樣,還在顫抖的手臂緩緩抬起掌中的戰刀還欲掙扎,然而眨眼之間,他所能夠看到的只有自己光禿禿的半截斷臂,五六條劇毒蔓藤在上空扭動,而後尖銳頂端聚集朝下,狠狠一刺,進而攪動一扯。

殘缺的屍塊與被腐蝕的重鎧一同灑落在大地上,潔白的花瓣沾染上一絲絲污血,很快就被一層淡色猩紅所覆蓋,顯得更加妖異。

「冰冷之火,焚天滅世!」

蘭瑾懸浮在半空冷冷一喝,雙刃巨鐮指向下方,那裡是無數正在與攪動的劇毒蔓藤所激戰中的幽暗鐵騎。

下一刻,一道虛影從她身後幻化浮現,迅速落下覆蓋在了那巨大植株之上。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很快,魔獄毒棘蔓藤扭動一合,近百片花瓣重疊怒放,從花蕾中升騰起的墨綠色流光涌動升騰,在虛空中赫然凝為一隻虛幻鳳凰,雙翼展開,搖頭一嘹。

頃刻間,墨綠色的冰冷烈焰轟然噴發,所至之處大地一同腐蝕,洶湧炎浪吞噬了幽暗族鐵騎尚在激戰中的身影,劃過之刻,殘留下的只有吱吱聲響,以及散落在地上的腐爛殘肢。

不過,在最初的一絲慌亂之後,幽暗族的上千鐵騎們很快重新結成陣型,最前列的百騎一同衝刺,手中挺起的槍尖頂端漆黑漣漪驚起,一瞬之間竟已結成一副巨**陣往前順勢一推,硬生生正面擋住了毒火的肆虐。

緊接著,幾百支投槍一同劃過天際,紛紛傾瀉落在魔獄毒棘的巨大軀體上,槍尖刺破蔓藤沾染上劇毒液體,很快便被腐蝕為一灘污水,卻是靠著連綿不斷的打擊飛濺起絲絲植株汁液,巨大植株似乎感覺到了痛苦,身軀扭動不止。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趁機,又是百騎幽暗族躍出,策馬飛縱,踏在前方同伴到了身軀上騰入更高空,藉助著迅疾衝擊之勢挺起手中長槍直刺魔獄毒棘。

嗤嗤嗤嗤嗤嗤!

眨眼間,魔獄毒棘已是累累傷痕,終於不堪重負轟然傾斜倒下,剛剛還鮮艷無比的花瓣迅速枯萎凋零。

同一時間,反噬的力量蔓延在蘭瑾經脈中,她仰頭一聲痛哼,一口污血忍不住噴出,懸立在半空中嬌軀往後一揚仰傾倒。

在她身後,抓準時機的一騎幽暗統領衝刺躍起,手中長槍瞬間點向那道纖瘦身影的後背。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滾開!」

一聲嬌喝突然響起,只見一抹血色劍光劃過,清脆的金屬斷裂聲隨之響起,槍尖折斷,而那出擊的幽暗統領也是胸膛上重重挨了一腳,連人帶馬一起後退。

半空中,血族公主艾莉珞橫臂接住了下墜的蘭瑾,另一隻手緊握著她那柄猩紅大劍,斜指警告著下方妄想有所異動的其餘幽暗族鐵騎。

同時,她仰頭一望,目光與空中纏鬥住幽冥鬼龍王的雷納爾對上,父女彼此間心有靈犀地點了點頭。

這片天地,由他們與人類共同守護。

這條戰線,血族與人類一齊捍衛!

城牆上,霍雲、風輕柔、孫勁松三人死死纏住了罡崛,憑他一人獨斗三名強者,雖恃勇無謂,卻也是被拖住寸步難行,就立在原地不斷舞動著手中的猩紅方天戟,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然隱隱落入下風。

另一邊,安瑞羽箭射盡,索性棄了手中大弓,赫然拔出自己的佩劍縱身一躍落下,堪堪踏在城牆上時,扭手一劍回斬。森冷的璀璨寒光瞬間斬斷了突刺的漆黑長槍,而後他翻身一躍,利劍倒持向下一釘,連人帶馬將那騎幽暗統領斬成兩截。

精靈族聖劍之一,月霜寒,與星塵淚齊名,無堅不摧。

「真沒想到,我精靈族竟然會有朝一日與血族聯手共抗亡靈。」

他輕輕一笑,扭身又是一劍盪開一騎幽暗統領的衝鋒突刺,正欲反手一劍橫斬,突然間心中莫名一楸,翻身一縱躍向側面。

轟!

一聲巨響驚起,在他原先所里的位置上已是一條將牆壁撕裂成兩截的裂痕浮現,而攻勢的餘波則是一同斜斬入了城內,轟塌座座樓宇。

「怎麼回事?」

安瑞一驚,仰頭望向長空,瞬時間瞳孔一陣劇烈收縮,渾身一顫。

「不可能,這不可能!」

空中,僅留下的一隻青晶翡翠龍竟被硬生生斬裂成兩半,大片殘軀與鮮血一同墜落,還有無數破碎的點點晶粉蕩漾半空,泛起點點絢麗光彩。

在遠處,一道巨大的陰影身影振翅懸浮虛空,巨大的骨翼之下是六隻利爪,詭異的軀體通體爆發出大片陰冷怨氣。

死亡天神龍!

在它頭頂上,一道高瘦身影孤身聳立著,手中剛剛抬起的權杖重新放下一拄,頂端凝聚幻化的鐮刀利刃隨風消去。

霎時間,一抹顫抖靈魂的深寒在安瑞心中瀰漫,同時反應過來的雷納爾也是扭頭一望,驚道:「亞蒂摩爾!你竟然就現身了?」

立足於死亡天神龍頭頂,亞蒂摩爾冷哼一聲,陰沉著臉說道:「要是我再晚來一些,不就無法看到這場好戲了嗎?雷納爾,果然你不老實,竟敢與人類聯手。那麼,從今日起,亡靈四王族就要少去一支了,整個血族都要為你的愚蠢所陪葬!」

話音落時,他猛然抬起了手中的權杖一劃,枯瘦的額頭上漆黑的蜘蛛圖案驟然漫起絲絲詭霧,呼嘯的狂風從其身後涌動卷在虛空中。

眨眼間,一隻巨大的陰影蜘蛛浮現長空,超過百米的巨大身軀無比猙獰,只見它最前方兩隻布滿尖刺的陰影巨足抬起一晃,一張遮天蔽日的漆黑巨網凝聚幻化,蔓延在天穹下,就勢一撲覆向下方,無窮無盡的陰冷殺氣翻滾降臨。

聖品武學,死亡編織!

… ?濃郁的陰影烏雲席捲長空,猙獰的凝形蜘蛛發出了陣陣刺耳嘶吼,光是這聲波中傳遞的衝擊之力就已然令城牆上上萬人類強者捂著耳朵仰頭慘叫,一縷縷鮮血從指間溢出。

不過,他們的痛苦並沒有持續多久,陰影蜘蛛編製而成的死亡巨網隨即落下,陰冷的氣息轟擊傾瀉之刻,尚未真正擊中,修為弱者竟然已在空氣中直接融為一灘血水,一道道身影聳立在城牆上爆體而亡。

「這是什麼?」

風輕柔也是一聲痛哼,抬頭望去,交叉縱橫的網狀陰影印在雙眸中,透來的寒意幾乎凍結渾身血脈,點點刺痛憑空浮現蔓延在身體里。

有一定可以肯定,絕對不能被一招正面擊中。

「不想死的話,都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