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離越看越喜歡,這劍域金翅的能力太全面了,加持,壓制,防禦,封困……完全勝過一般領域類法寶。

陸離心中的渴望越來越強,眼下,他其他什麼都不想,也不顧了,只想得到這件劍域金翅,在無法突破境界的前提下,這寶貝能夠讓他的實力有一個驚人的蛻變。

價格,陸離一看價格,頓時傻了眼。 ?這劍域金翅的價格讓陸離都懵了。

「4280功勞點!?」陸離眨了眨眼睛,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按照乾坤寶庫提供的信息,這種級別的領域類上品靈器,最少也得是5000功勞點向上跑,最高就算標價6000功勞點都不算多。

可4280功勞點?雖然這個價格對於陸離來說依舊很高,可就法寶本身而已,這價就低得有些不正常了。

「這不正常啊,這簡直等於半賣半送啊。」陸離已經從開始的疑惑到激動,冷靜下來之後便有些懷疑了。

他翻看著乾坤寶庫之中,關於劍域金翅的詳細介紹,片刻後方才停了下來,臉上流露出古怪的神情。

「難怪價格這麼低。」陸離喃喃自語。

這劍域金翅之所以價格如此低,是因為它有兩大弊端。

首先這件領域類上品靈器使用起來極其耗費真氣,像尋常的靈脈一重境,恐怕還沒有完全催動出來體內真氣就會被吸干,如此一來別說對戰了,自己首先就被耗死了,僅僅這一點,有幾個人能用?

就算有些人得天獨厚,體內真氣源源不絕,可還有第二個弊端。這劍域金翅在煉製的時候意外融入了一件凶物,這導致他威能滔天,可也正是因為這件凶物,使用者在煉化以及使用的過程中,意志隨時都會受到一股無名煞氣的衝擊,這種衝擊可不是兒戲,就算是念師都有可能遭到反噬,不要說是生死搏殺之中,就算平日里獨自練習,這種反噬都是致命的。

這兩大弊端同時導致了能夠使用這件法寶的人少之又少,即便有人能夠同時應付兩大弊端,也不會鋌而走險。

「4280功勞點?倒是可以想想辦法。」陸離心思變得活絡起來,這劍域金翅對他的吸引力太致命了,讓他根本沒有心思在看其他法寶。

兩大弊端?

他乃是荒脈體質,大荒真氣本就無窮無盡,品質更是高過尋常靈脈境不知多少,另外他本身乃是一印念師,神魂堅固,精神力強大,抵禦煞氣衝擊應該不成問題。

唯一的難題是他的功勞點不夠,陸離的賬戶里只有2150功勞點,差了幾乎一半。

「我身上還有13顆龍王晶。」

按照太古學院給的價格,一顆龍王晶價值100功勞點,13顆龍王晶就是1300功勞點,在加上身上的靈石全部兌換的話,總共就是3650功勞點。

「媽的,還差不少呢。」陸離咬牙,只覺得無比的苦澀,如果換做古世家或者古王朝的傳人,這點功勞點輕易便可以先向家族借貸,就算遲個兩三年還都不是問題。

可他一清二白,既沒身份,也沒背景,這六百多功勞點就能把他給難死。

「算了,實在不行再去接任務吧。」陸離搖了搖頭,從乾坤寶庫里退了出來,估計接一兩個地獄級任也就夠了。

不過他如今已經邁入靈脈境,任務的難度和收益也會相應出現變化,具體還要去問問。

「侍劍,我要出去一趟。」陸離叮囑了兩句,剛出門便遇到了牧輕煙。

一年不見,如今的牧輕煙已經是靈脈兩重境的修為,這還是她故意壓制的緣故,不得不說古世家的血脈的確得天獨厚,她這靈脈兩重境的氣息可比許多同階修士要強大得多。

「怎麼剛回來就要回去?」牧輕煙見到陸離,愕然道。

「你來的還真是巧,再晚一會兒可就見不到我了。」陸離笑了笑,他跟牧輕煙算是同期,入門的時候也頗受對方照顧,關係上自然要親近不少。

兩人進屋坐了下來,牧輕煙便開門見山道:「如今學院內可不太平,自從一年前,仙道十大宗門使者來過之後,學院對於弟子的管束似乎鬆了不少,內部弟子的競爭日益激烈,以往許多禁用的手段,學院也不在過問,似乎有意為之,因此一年來,因為內部爭鬥,死傷的弟子不在少數,幾乎是以往的數十倍。」

牧輕煙搖了搖頭,顯然這一年來她的日子也不太好過,不過想想也對,太古學院是什麼地方?門下弟子都是各大古世家古王朝的天才弟子,或者是被埋沒世間的絕世良才。

這些人若是爭鬥起來,其慘烈程度可想而知。

「也不知道上面是怎麼想的。」牧輕煙嘆道。

陸離漠然,沒有說話,不過他知道末法時代即將終結,到時候天下聳動,人傑輩出,那是個紛亂大世,從這次荒塚之行就可見一斑。

凰雲煙,絕驚川,夜崢尋那些人都是絕代天驕,恐怕就算翻遍太古學院和十大宗門,也難以找出幾個能夠與之抗衡的吧!

這樣的局面,唯有現在狠辣一些,以大浪淘沙的手段磨礪出真金,才能在接下來的時代之中存活下去。

「對了,你剛回來準備去哪兒?」

「準備去接幾個任務。」

「嗯?」牧輕煙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你似乎已經踏入靈脈境了,剛剛踏入這個境界就去接任務的,一般可是很少的。」

陸離苦笑著搖了搖頭:「誰讓我最近缺錢呢,功勞點不夠用啊。」

牧輕煙嘴角微微揚起,似乎很享受陸離這窘迫的樣子:「我記得你之前接過龍王晶的任務吧,那寶貝可是好東西,你應該不止得了一顆吧。」

顯然,以牧輕煙的地位是知道龍王晶的真正用途的。

「學員的收購價是100功勞點一顆,還是不夠啊。」陸離撇了撇嘴道。

」龍王晶可是舉世難尋的重寶,價值難以估量,這樣,你賣給我,我出雙倍的價錢。「

陸離一驚:」太古學院可是禁制私下買賣龍王晶的。「

「那是對外,對內怎麼監管?我也接了這個任務,你賣給我,誰知道是不是我自己在神龍大陸得到的?」牧輕煙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這倒也是。」陸離想了想,一轉手將13顆龍王晶全部拿了出來,反正這東西他現在也用不上了。

「這麼多?」牧輕煙一看,頓時眼睛亮了起來。

「你吃不下?」陸離有些擔憂,13顆龍王晶,按照牧輕煙的報價,那可是足足2600萬靈石啊!

「嘿嘿,再多也吃的下,反正我是幫家族收購,又不是我出錢。」牧輕煙笑道,古世家對於培養弟子甚為看重,這龍王晶能夠提升資質,對於這些古老的世家來說,再貴也捨得。 ?牧輕煙當然沒有這麼多靈石,她身後雖然是古世家,可家大業大,對於天才弟子也不可能沒有極限的供應,2600萬靈石對她而言,也是巨額財富了,完全超過了她的許可權,需要上報家族。

「如果你沒有問題的話,我回去說一聲,這兩天就應該有回信了,到時候我會代表家族和你交易。」牧輕煙所說的回信,自然是等著家族撥款。

「好,沒問題。」陸離心中別提有多高興了,只要交易完成,那劍域金翅就他的了。

「我聽說華龍蠻受傷了?怎麼回事?」陸離問道。

「別提了,他之前做任務的時候得罪了一個老牌弟子,結果被對方打成了重傷。」牧輕煙嘆道,她去探望過幾次,雖然人沒有什麼大礙了,不過華龍蠻何等驕傲,心中憋著一口氣。

「我雖然剛回來,不過聽說靈院如今亂的厲害,是不是有人刻意為難你們?」陸離隨口問了一句。

像他們這些新晉弟子,要麼被靈院中的一些大勢力拉去當炮灰,又或者花費點錢財,得到某些頂尖勢力的庇護,比如天雄會。

「那倒不是,如今靈院是群雄割據,許多強者都自立山門,拉攏了許多高手,我們這些新晉弟子雖然根基淺薄,不過幸好玄皇閣願意庇護我們,倒也沒有多少麻煩。」牧輕煙介紹道。

玄皇閣在靈院眾多勢力之中,只能算得上二流,不過玄皇閣首座,也就是創始人,徐玄皇乃是靈榜排名第七十八位的高手。

另外加上玄皇閣光納新晉弟子,願意給予庇護,所以很有威望。

「左右沒事,我們去看看吧。」陸離站了起來,說起來他和華龍蠻也算不打不相識。

……

兩人剛到華龍蠻府院的門口,就碰到了一群人。

「洪奉先!」牧輕煙一怔,旋即見禮道:「見過洪師兄。」

「不必多禮。」那為首的男子微微一笑,扶著牧輕煙的玉手,後者像個受驚的小獸,下意識地收了回來。

「來看華龍蠻?」

牧輕煙輕唔了一聲,點了點頭。

「這是?」洪奉先注意到了陸離。

「他叫陸離,與我們同期,只是常年不在學院,這次回來,正想著要加入玄皇閣,到時候還望洪師兄幫忙。」牧輕煙為陸離鋪著路。

洪奉先打量著,旋即笑道:「玄皇閣雖然廣納弟子,給予庇護,不過也並非說進就能進的,但輕煙你既然開口了,一切都好說。」

「那就多謝洪師兄了。」牧輕煙賠著笑臉道。

「嗯,一起進去吧,華龍蠻惹下的麻煩,正好今天給他了了。「洪奉先說著,對著旁邊一位青衫公子道:「袁兄,請把。」

「好說。」那青衫公子點了點頭,兩人並肩走了進去。

「那是什麼人?」陸離目光微凝,這才問道。

「那是玄皇閣的二號人物,名叫洪奉先,靈榜排名第九十七位,旁邊那個人叫做袁盎然,就是華龍蠻得罪的那位老牌弟子,今天應該是受到玄皇閣的邀請,前來化解恩怨的。」牧輕煙舒了口氣。

華龍蠻招惹的這人來頭不小,即便被對方打傷,恐怕還是後患無窮,可有玄皇閣出面,卻是能夠解決這個隱患,這就是投靠勢力的好處。

華龍蠻的氣色不太好,有些慘白,氣息更是有些孱弱,不過陸離看的出來,並沒有什麼大礙,修養一段時間,應該就能痊癒了。

華龍蠻看到陸離也是一怔,微微點頭,算是見過。

「華龍蠻,你和袁兄的過節我已經知道了,這次由我玄皇閣出面來化解這段恩怨,在我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你陪個禮,這事就算完了。」洪奉先抬了抬手道。

「什麼?」華龍蠻身子微震,以為自己沒有聽清楚。

「賠禮?洪師兄,這次分明是他想要殺人奪寶在先,我被逼無奈方才奮力反擊,可最終還是寡不敵眾,如果不是我身上懷有家族賜予的重寶,早就沒命了,可即便如此也是損失慘重,為何還讓我賠禮。」華龍蠻激動道。

「你說什麼?無主之物,自然是見者有份,你自己沒有能力守住怪得了誰?至於你說的那些?哼哼,誰能作證?」袁盎然冷笑道。

「你……」

「好了,華龍蠻,你說的事情都無從談起,除非你能夠拿出證據,聽我一句,賠禮道歉,我相信,袁兄看我的面子應該不會在追究了。」洪奉先有些不耐道。

「洪師兄,這件事……」牧輕煙急聲道。

「輕煙,這件事我自由主張。」洪奉先一抬手,冷冷道。

「華龍蠻,我最後再說一遍,賠禮道歉,這件事便算了。」洪奉先壓迫道,他的聲音已經變得有些冰冷,華龍蠻知道,他已經失去了耐心,一旦得罪了洪奉先,他在玄皇閣內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我……」華龍蠻咬著牙,雙手抬起,抱拳。

「我要他跪下道歉。」袁盎然冷冷看著,陰惻笑道。

「什麼?」華龍蠻雙目通紅,氣的渾身顫抖。

牧輕煙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即便是她都忍受不住,就要站出來,卻被陸離一把拉住。

陸離眼睛微微眯起,冷冷地看著。

「這……」洪奉先略一沉吟,他知道讓華龍蠻跪下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的。

「這樣吧,就讓他賠償一百萬靈石,奉茶賠罪,這件事就算揭過,如何?」洪奉先道。

「哈哈,也罷,就看洪兄的面子吧!」袁盎然傲然地看著華龍蠻,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彷彿獵取者在宣告自己的勝利。

「華龍蠻,你聽見了嗎?這件事對你來說還有好處,袁兄乃是元辰門的重要人物,說不得以後你還有求他的時候。」洪奉先淡淡道。

華龍蠻的指甲陷進了肉里,嘴角甚至都咬出了血來,他自出身以來便是天之驕子,何時受過這等屈辱和逼迫?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像個小屁孩,面對一點挫折和委屈就手足無措。

「我……」華龍蠻頭顱低垂。

就在此時,一隻寬厚的手掌落在了他的肩上,阻止了他的進一步動作。

「求道路上,屍骸無算,我輩修士,可以身死,但絕不能受辱。」 ?曾經有那樣一個男子,如擎天之柱難以撼動,在血火之中,他偉岸如神,毅力絕巔之上。

那樣的人物,風華絕代,傲視萬古蒼生,可他依舊坦然生死,無所畏懼。

「生死何足懼?天地也難長存不朽,唯有站著死去,才能讓那些人一輩子都活在噩夢裡。」

陸離永遠也忘不了那抹生命最為絢爛之時綻放的笑容,那個站在他身前,為他撐起一片天地,橫擋殺伐,侵染血雨的男人。

此刻,他站了出來,擋在了華龍蠻的身前。

「你?」洪奉先眼睛微微眯起。

「陸離……」華龍蠻愣愣出神,怎麼也沒有想到,陸離會在這時候為他站出來。

「小子,看在輕煙的面子上,給我滾出去,我可以當做什麼……「洪奉先冷笑著,猶如恩賜一般。

「跪下!」

突然,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一臉愕然地看著陸離,似乎並沒有聽清楚那兩個字。

「什麼?」洪奉先下意識地問道。

「給我跪下,磕頭賠罪,雙手奉上五百萬靈石,這件事我就當沒有發生過。」陸離淡淡道。

死一般的寂靜瞬間瀰漫看來,洪奉先訝然地看著陸離,旋即那眸子深處湧現出一抹瘋狂的憤怒。

「好,好小子,就憑這句話,你死定了,天上地下誰也救不了你,輕煙,就算你現在求我,我也不會放過他。」

「簡直就是廢話,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威脅我?給我跪下。「

陸離一聲大喝,大荒真氣如狂龍驚天,滾滾而來,那恐怖的威壓降臨在大殿之內,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誰也沒有想到,這看似貌不驚人的新晉弟子,居然身負如此神威,那喧囂如沸的真氣,簡直就如火山爆發一般,煌煌天威,不可阻擋。

「你找死。」

洪奉先是何等人物,靈榜排名第九十七的人物,此刻顯示出暴力的手段。

他體內的真氣猶如寒冰迷霧,恍惚間,一尊冰霜巨人從中脫穎而出,手握冰錘,輕輕一踏,整個大殿都在震動,周圍的陣法都隱隱換撒,被撕裂了一角。

「玄冰之宰。」牧輕煙駭然,失聲叫道,這可是太古學院秘傳的靈術,傳自極為古老的年代,此術能夠將一身真氣化為冰霜巨人,練到極致,這巨人甚至能夠通靈存活,化為真實的生靈。

此術之強,難以想象,洪奉先因此成名,甚至憑藉此術斬殺過靈脈三重境的高手。

那冰霜巨人剛剛浮現,整個大殿便被一層層寒冰覆蓋,那些修為弱的弟子,身體更是被寒氣侵襲,連真氣都凍結了。

那冰霜巨人揮舞冰錘,大荒真氣化為的巨手嗡嗡震動,一層層冰霜之氣侵襲蔓延。

「看你怎麼死。」洪奉先露出獰笑,玄冰之宰的可怕在於能夠像病毒一樣,追溯真氣,侵入敵人體內,將其冰凍,一擊之下化為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