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蝴蝶傳遞過來的信息,葉知秋大致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眼中露出一絲訝異。

龍飛雲卻是把眼一瞪,喝道:「程思源,你這渾小子怎麼現在才出來?小語呢?」

程思源從地上爬了起來,不敢看向龍飛雲的目光,低著頭,一臉無奈地將龍魂池中所發生的一切大致說了一遍。

幸好當場除了龍飛雲外,並無其他龍族,不然後果難以想象。聖地被毀,那可是龍族天大的事情,在龍族的盛怒之下,程思源能不能活著走出龍島還是個問題。

龍飛雲聽完后,臉色變了數次,最後長嘆一聲:「現在我總算是明白了,天神當年所留下來的話語當中後面那一句話是什麼意思了。魂池變,淚兩行,破繭難言多情殤。原來小語就是天神選定的七彩翼蝶的繼承者,唉,原來一切都是天神的安排,一切都是天意啊,只是苦了我的小語了。」

葉知秋和風雲煙兩人看著一臉苦澀的程思源與龍飛雲,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

龍飛雲臉上有著一絲落寞,一絲無奈。作為爺爺,他對孫女的關愛之情自是不必說。但是他也非常無奈,上天如此安排,他能怎麼辦?況且如今木已成吹,一切都已成定局,就算他有通天的修為也無法更改了。

突然,龍飛雲臉色一變,對葉知秋他們說道:「你們快去將那位妖族的小姑娘找來,然後帶著小語儘快離開龍島。如果晚了,我怕龍族的其他人追究起來,可能會對你們不利,雖然我是族長,但在那種情況之下,我也很難壓制眾人的怒火。」

龍族聖地被毀,不光是毀去了龍魂池,還毀去了龍族先祖們的英魂,龍族之人能不發怒么?到時候別說是程思源,連葉知秋他們都可能會被遷怒在。到那時候,在那麼多龍族之人的圍攻之下,葉知秋他們定難倖免。

如果讓黑龍族得知了這個消息,那就更糟了,他們不但會找程思源他們的麻煩,還會遷怒於白龍族。白龍族守護龍魂池,居然將龍魂池守護沒了,而他們黑龍族已經數百年都沒有見到龍魂池長什麼樣子了,那還不找白龍族拚命啊。

知道事情緊急,吩咐程思源在原地守候之後,葉知秋與風雲煙飛快地飛了出去,滿龍島地尋找著蓮兒的身影。好不容易在一處沙灘上看到悶悶不樂的蓮兒后,葉知秋與風雲煙不由分說,拉起蓮兒飛快地飛走了,完全不理身後那幾位龍族姑娘的驚呼聲。

看到葉知秋他們回來之後,龍飛雲將手一揮,二話不說,率先朝洞穴之外飛奔而去。葉知秋他們見狀,緊緊地跟了出來。

出了洞穴,龍飛雲向龍島上空直飛而去,眨眼之間便來到護罩跟前。龍飛雲雙手貼在護罩之上,運轉開啟法門,瞬間將護罩打開一個缺口,然後示意程思源他們出去。

看著程思源他們遠去的身影,龍飛雲長嘆一聲,久久不願收回目光。我的小語啊,爺爺就送你到這兒吧!以後再也不能陪你不能保護你了,你要照顧好你自己。如果在外面受了委屈,你就回到爺爺身邊,不管你變成什麼樣,你永遠都是我最疼愛的孫女,唉!

直到再也看不見程思源他們的身影,龍飛雲才緩緩地降了下來,慢慢朝自己的洞穴走去。在這一刻,這位修為通天的族長顯得老了許多,步履有些蹣跚。

接下來,龍飛雲要面對的是龍魂池被毀這個頭疼的問題,怎樣向整個龍族包括黑龍族交代,還需好好斟酌一番,暫時是無暇理會開元國的內戰了。

在離開龍島之時,蓮兒沒有見到龍小語,反而看到了一隻巨大的七彩蝴蝶,心下很是詫異。不過當時走得太急,她沒來得及問。

當聽完程思源的解釋后,蓮兒的心情極為複雜。失去了一個情敵,按理說,她應該覺得高興才對,可是她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她曾經與龍小語也相處過一段時間,對那個天真活潑的龍族姑娘打心眼裡喜歡,兩人相處得也算投緣。可是轉眼之間,那個曾經活力四射的小丫頭,如今卻變成了一隻蝴蝶,永遠都不能開口說話,也無法與人正常交流,更是失去了男歡女愛的資格。

一想到這些,蓮兒就感到非常傷心,非常同情龍小語的遭遇。如果換作自己變成如此模樣,估計自己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吧?

於是這一路之上,蓮兒都沉默不語,心情低落,尤其是看向葉知秋頭頂上方的七彩翼蝶時,眼神中更是充滿了憂傷。

大家飛了沒多遠,葉知秋便對程思源說了魔族入侵的事情。程思源聽到這個消息后,情急之下差點從空中掉了下來。

魔族這次入侵,昭雲國首當其衝。按照當前魔族進攻的速度,估計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打到程思源的老家青牛鎮去。

本來被小語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寧,現在又出了魔族入侵這檔子事,就算程思源再沒心沒肺,也不由得為當前的局勢擔憂了起來。

小語的事已成定局,無法更改,就算自己再遺憾再傷心再難過,都於事無補。如果自己的爹娘再死於魔族之手的話,那就真的要遺憾終生了。

希望事情沒那麼糟糕,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 沉思了半晌之後,程思源對葉知秋說道:「大哥,你們帶我御空飛回去吧。我必須要儘快趕回去,將爹娘接到安全之地,這樣我才能安心,我決不能讓爹娘身陷魔人之手。」

葉知秋點了點頭,「好!義弟的爹娘就是我的爹娘,我這就帶你回去。」

程思源接著道:「不過,在此之前,我想先回陰陽門一趟,看看師父他們是何打算。如果他們決定要與魔族決一死戰,那我作為陰陽門弟子,作為一名人類修鍊者,作為昭雲國一名普通民眾,不管是哪種身份,都無法置身事外而獨善其身,就算流盡最後一滴血,我也要與魔族周旋到底!」

葉知秋讚歎了一聲道:「好!難得義弟有這份決心,大哥我感到很欣慰。義弟放心,大哥不會讓你孤身犯險去獨抗魔族,我會跟你一起並肩作戰。別說是迎戰那些宵小魔族,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陪你一起闖!」

程思源聽到這番話,表情一凝,心中有一股暖流在流淌。

什麼是兄弟?在你危難時刻不拋棄不放棄,永遠站在你身邊,與你一起並肩作戰。在你幸福時刻不嫉妒不打攪,只會站在遠處,默默為你祝福。

什麼是兄弟?對你毫無保留地信任,可以心甘情願為你辦任何事而不求任何回報。即使是面對死亡,他也是站在你前面,為你遮風擋雨先你而亡的人。

此生有這樣的兄弟,何嘗不是一件幸事。此生能得這樣的兄弟,何嘗會有遺憾?

葉知秋與風雲煙二話不說,分別捲起程思源與蓮兒,以他們所能達到的最快速度,御空飛行而去,天空中響起了一陣劇烈的破空之聲。

為了儘快趕回去,他們此次選擇了直線飛行,對海中的那些妖物不再避讓,散發出自身的修為與氣勢,就這麼堂而皇之地一飛而過。如果萬一碰到有不開眼的妖物敢來阻擋的話,那就只能怪它們自己倒霉了。

果然,飛了不到半個時辰,從海面上突然升起了一道巨大的水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水牆足有數百丈高,數千丈寬,如此龐大的威勢,實在是駭然之極。

而且在水牆裡面還有八根兩人粗細,數十丈長短的觸手在輕輕晃動。接著,大家就看到了一隻巨大的章魚形怪物,從水牆裡面緩緩地現出了身形。

從這隻怪物的體型和散發出的氣勢來看,起碼相當於人類紫級中階修為,甚至還不止。而且在大海之中,它可以將自身的優勢最大程度地發揮出來,極難對付。

葉知秋眉頭輕皺,眼神犀利地看了過去。沒想到還真有不開眼的怪物敢來擋路,既然它找死,那就成全它!

這隻怪物名叫深海妖章,此處方圓數百里的海域都是它的領地。本來它正在水下修鍊,突然感應到有幾股陌生的氣息,極為囂張地從它的領域上空呼嘯而過,這對它的威嚴是一種極大的挑釁。於是它露出海面,準備教訓一番這幾個不開眼的傢伙。

深海妖章那雙突起的巨眼惡狠狠地盯著葉知秋他們。今天如果不將眼前的這幾個小傢伙收拾一番,那它以後還怎麼在這片海域混?

葉知秋和風雲煙同時鬆開了程思源和蓮兒,吩咐他們退到後面去。等他們退遠了之後,葉知秋招呼都懶得打,直接抽出長槍,強先出手,抬手就是一招「剎那芳華」刺了出去。只見一朵巨大的湛藍色曇花,如同流星一般,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向深海妖章射了過去。

深海妖章的真實修為是紫級圓滿。此刻見到這無比迅猛的一槍,它那雙巨眼之中閃過一絲驚慌,猛然向頭部縮了進去,接著揮動一根觸手,帶起滔天的水花呼嘯著擋了過來。

充滿元力的水花沒能擋住曇花,堅如鐵石的厚皮也沒能擋住曇花。血花飛濺間,湛藍色的曇花被染得通紅,接著消失,而深海妖章的觸手瞬間被刺穿,留下了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

在無堅不摧的歲月流金槍下,深海妖章受傷了。

雖然這點小傷對它那龐大的身軀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但是在刺痛之下,深海妖章憤怒了。這些如同螞蟻般大小的人類,居然在一招之間就傷了它,實在是大出它的意料之外,也讓它實在是難以接受。

於是在盛怒之下的深海妖章,同時伸出八隻觸手,帶著滔天巨浪,向葉知秋和風雲煙二人瘋狂地拍了過來。攻擊未至,一股強烈的勁風將葉知秋與風雲煙的衣服吹得咧咧作響。

突然,飛在葉知秋頭頂的七彩翼蝶動了。只見它七對彩色的翅膀同時扇動了一下,「嗡」的一聲輕響,整個時空都靜止了。那些巨浪如同結了冰似的被定在了半空,深海妖章也被定住了,如同雕塑一般,八根觸手停在了空中,再也無法動彈。

七彩翼蝶在龍魂池中吸收了龐大得難以想象的天地元力,本來可以讓它的修為一舉突破到一種極為恐怖的境界。

但是在天地規則的限制下,它的修為不能超過它的主人葉知秋的修為,所以它如今的修為暫時停留在紫級中階。如果葉知秋的修為再次提高,那它的修為也會跟著瞬間提高。

儘管如此,在它的這一招時空靜止之下,深海妖章也會被定住好幾個瞬間。隨著它修為的提高,那麼時空靜止的時間也會相應地跟著提高。

如此好的機會,葉知秋和風雲煙又怎會錯過?

風雲煙瞬間取出瑤琴,施放出火鳳,指揮著它向那八根觸手飛去。只見白光閃動間,火鳳圍繞著每根觸手飛了幾圈后,又飛回到風雲煙的頭頂上方。而深海妖章的八根觸手,有五根被燒斷了一大截,另外三根有一大截直接被燒成了飛灰。

而葉知秋則是向前飛去,來到深海妖章的頭頂上方,又是一招「剎那芳華」朝它的頭部射去。又是一朵湛藍色的巨大曇花,瞬間開在了深海妖章的頭部。血花噴射間,它的頭部被刺出了一個血洞。 在風雲煙和葉知秋的雙重打擊下,深海妖章瞬間受了不輕的傷。

此時時刻靜止的時間已到,深海妖章恢復了行動。但是它卻害怕了,收回了受傷的觸手,再也不敢發動攻擊,那雙突起的巨眼在微微顫抖。

剛一動手就受了傷,而且根本沒有還手之力。這還打個屁啊,什麼威嚴不威嚴,面子不面子的,此刻再不逃跑,估計這條小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於是這隻巨大的深海妖章,沒有絲毫猶豫地朝海中猛撲而下,亡命逃走,激起了滔天的巨浪和一個巨大的漩渦。

它想逃走,葉知秋和風雲煙卻不打算放過它。

風雲煙指揮著火鳳向海面直飛而去,白光閃動間,將海水瞬間焚燒成虛無,那些從四周灌過來的海水還趕不上這種瘋狂的消耗,深海妖章的身形再次顯露了出來。

葉知秋直衝而下,一招「燦爛時空」使了出來。只見一蓬湛藍色的煙花,在這深藍色的海水當中顯得極為耀眼,靜謐地綻放在深海妖章的頭部。

隨著數十道血花噴出,將周圍的海水染得一片通紅,深海妖章的頭部出現了數十個窟窿。

深海妖章在死亡的威脅下,迸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潛能,速度陡然加快,拚命向深海之中潛去,瞬間消失在無邊的海水之中。

逃走是逃走了,但是深海妖章受到了重創,沒有百來十年的修養是難以恢復了。它此時的心裡是萬分的悔恨啊,恨自己好端端地為什麼要去招惹那幾個煞星。幸好自己逃得快,不然就去閻王爺那兒報到了。

媽賣批啊,我怎麼這麼倒霉呀。我只不過是想出來嚇唬嚇唬那幾個人類,順便耍耍威風而已,也沒想將他們怎麼樣。沒想到那幾個人類下手可真狠,將我當成仇人似的往死里打,差點就讓我回不來了,嗚嗚。

這下慘了,如果被周圍那些傢伙發現我受了這麼重的傷,別說是這周圍數百里內的霸主地位不保,我能活命就不錯了。看來要找個地方躲起來療傷才行,千萬別被人發現了,等傷好之後再出來。

這海底之下的競爭也是非常殘酷的,弱肉強食是這裡的唯一法則。如今深海妖章重傷,戰鬥力不足平時的一半,能否在這強敵遍地的環境下生存下去都是個問題。除非它能放下尊嚴,甘願去當其它強者的小弟。

葉知秋與風雲煙兩人同時收手,對沒能殺死那隻妖物覺得略微有些可惜。先不說大海下面的兇險,光是裡面的環境就不適合他們戰鬥,而且在茫茫大海之下追擊一隻妖物還真不是易事,況且他們還有要事要辦,沒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葉知秋與風雲煙來到程思源他們身邊,重新帶著他們御空飛行而去。

再次上路之後,沿路也遇到過幾次這樣的戰鬥,不過那些妖物不是被擊殺就是被擊傷。雖然這些妖物阻擋不了他們的腳步,但是這樣一來,不但消耗元力,還比繞路而行更為耗時。

思來想去之後,他們還是決定與來的時候一樣,當發現有強大妖物氣息的時候,他們便繞路飛行而走。

這樣一來,果然在速度上要快了不少,加之他們日夜不停地拚命趕路,不到兩日便到了開元國境內。

到了人類地界后,再無妖物阻擋,他們可以放心地在空中疾馳,速度更快,不到三日便到了陰陽門附近的天和城中。

在城中稍作休息之後,葉知秋便向程思源告別。雖然程思源極力邀請他們去陰陽門做客,但是葉知秋決定暫時不去陰陽門,他有自己的事情要辦。

葉知秋拍了拍程思源的肩膀,「義弟,大哥有點私事要辦,就不陪你去陰陽門了。十日之後,我會在青牛鎮等你。義弟,保重了!」

程思源點了點頭道:「嗯,那我們青牛鎮再會。大哥,你也要保重啊!」

揮著手,看著他們遠去的身影,程思源駐足了好久,然後回過頭來,將蓮兒在天和城安頓了下來后,隻身一人朝陰陽門飛奔而去。

回到熟悉的陰陽門,來到熟悉的院落,程思源心下別有一番感慨。

輕輕地推門而入,看到自己的房間中堆滿了不少灰塵,程思源嘀咕了起來:「臭牛鼻子師父,我走了之後,也不讓人將我的房間打掃打掃。」

不過轉念一想,以師父那散漫的性格,會讓人幫他打掃才怪。搖了搖頭,程思源來到玄空的房門外喊道:「臭牛鼻子師父,我回來了,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呀?」推門進去之後,他的聲音戛然而止,根本沒有見到玄空的身影。

滿臉失望地走了出來,「本來還想給臭牛鼻子師父一個驚喜,沒想到他卻不在,真沒勁。嗯,他不會是又出去浪了吧?」

接下來,程思源隨意地四處轉了一圈,卻發現了一個極為怪異的現象。不光他這個院落中沒人,其它的院落之中也沒見到一個人影。

這下程思源更覺得事情有些蹊蹺了。奇怪,人都去哪兒了?不會是魔族已經打到了陰陽門,將陰陽門給滅門了吧?呸,我瞎想些什麼呢?很明顯,這裡沒有一點打鬥的痕迹,怎麼會有人打上來呢?

那我們陰陽門的人呢?尼瑪,整個門派突然變得這麼安靜,弄得我都害怕起來了。

帶著疑問,程思源向太和殿走去。反正沒事,就到處逛逛,我就不信碰不到一個人。實在不行,就直接去找掌門問問,看陰陽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算其他所有人都離開了陰陽門,掌門師伯也不會離開的。入門這些年來,程思源還從未見過掌門離開過陰陽門。

遠遠見到太和殿的大門虛掩著,程思源也沒在意,三兩步走了過去,順手推門走了進去。

剛一進入太和殿,程思源瞬間被裡面的情形給驚呆了。只見裡面密密麻麻的全是人頭,陰陽門中的人幾乎都集中到這兒來了。

什麼情況?陰陽門召開門派大會啊? 見到程思源進來,大家的目光齊刷刷地向他看了過來。

望著一張張熟悉的面孔,程思源半晌都說不出話來。接著搔了搔頭,乾笑一聲道:「原來你們都在這兒開會呢,呵呵,打攪大家了,你們繼續。」說完就準備退出太和殿去。

這時坐在主位上的玄雲掌門開口道:「是思源吶,你回來得正好,今日我陰陽門召開門派大會,你也跟著在一邊聽聽吧。」

玄空邊對他招手邊喝道:「你小子還愣著幹嘛?還不快過來?」

程思源快步來到玄空身後站好,樣子顯得極為乖巧。

玄空轉頭對程思源低聲道:「你小子還知道回來呀?一消失就是好幾個月,我還以為你在人間蒸發了呢。對了,你不會是在外面又惹了什麼事才躲回來的吧?」

程思源翻了個白眼,一陣無語。你那個大弟子消失了那麼多年都沒見你著急過,我才出去了幾個月,你不是盼著我消失,就是怕我給你惹事,有你這樣當師父的么?不過在這種場合下,他這些話可不能說出口。

玄雲在見到程思源的一瞬間,心下猛然一震。才幾個月不見,程思源的修為居然已經變得讓他都看不透了,隱隱然達到了一種與天地交合之境。看來這名弟子還真是不簡單,得上天眷顧,福緣深厚,以後必將成為我陰陽門的中流砥柱啊。

清了清嗓子,玄雲朗聲道:「如今魔族入侵,人類危急,我們陰陽門作為人類正道之魁首,對抗妖魔義不容辭。前幾日我已派出部分弟子前去打探魔族大軍的動向,如今已掌握了準確的信息。魔族大軍在霸刀的帶領下,突破南牆之後,長驅直入,已經深入到了昭雲國腹地數百里,形勢不容樂觀啊。」

掃視了大家一圈,玄雲接著道:「雖說有不少修鍊之人前赴後繼,前去阻擊魔族,但是由於沒有高手坐陣,加之沒有有效的組織,被魔族大軍一擊即潰,死傷無數。唉,霸刀的修為大家也知道,人類之中無人是其敵手,由他帶領的魔族大軍無人可擋。」

聽了玄雲的話,整個大殿一片沉寂,大家的心情都極為沉重。沒想到形勢如此危急,魔族氣焰如此囂張,人類這一次的劫難該如何化解?

玄空把眼一瞪,道:「霸刀算個鳥,只要掌門師兄一聲令下,我第一個過去弄死他。」

坐在一邊的玄水不無諷刺地道:「呵呵,玄空師兄好大的口氣啊。不是我這個做師妹的打擊你,就憑你那點修為,恐怕一招之間就會被霸刀給劈成兩半。」

玄空也知道她所說的是事實,自己的確是有些託大了,仍舊嘴硬地道:「我就不信那個什麼霸刀真有那麼可怕,大不了咱們多去幾人,不信弄不死他。就算我戰死當場,也不會辱沒了陰陽門的名聲。」

玄水也懶得跟他爭辯,別過頭去,不再理他。

雖然玄空的話有些糙,但是不戰先怯,那是兵家大忌,也是修鍊之人的大忌。如果連一戰的勇氣都沒有,還何談以一顆無畏之心去追尋天道?

其他的太上長老和長老們也低聲議論了起來,對目前的局勢紛紛發表看法。

玄雲揮了揮手,阻止了大家的議論,長嘆了一聲道:「到了霸刀那種修為,不是多去幾人就可以解決的,況且魔軍之中還有不少修為不凡之人。」

玄空皺起眉頭道:「掌門師兄,那你說該怎麼辦?我們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魔族打過來吧?況且還有好多門派在看著我們呢。我們陰陽門曾經是大陸第一大派,是正道魁首,如果我們不做出表率,付諸行動,那些個門派肯定為了自保而不會派出一兵一卒。況且除魔衛道,是每一位修鍊者的責任和義務,作為陰陽門弟子的我們更應該身先士卒。」

玄雲點了點頭,「玄空師弟說得有理,我們與魔族一戰在所難免。只是此時還要好好商議一番,怎麼安排,該怎麼打,都要考慮周全,要慎重而行。要戰,就要一戰而竟全功。如果我們敗了,那就代表著人類的劫難就真的來臨了。大家有什麼意見和建議,都可以提出來,集思廣益,我們一起商量出一個最佳的方案。」

接著大家紛紛開口提出自己的想法,然後大家逐一討論,逐一否決,逐一完善。到了最後,大家發現居然沒有一個有效的辦法能對魔族大軍一戰而勝。

此次魔族入侵的大軍當中,修為最低的都是黃級圓滿。面對這樣的一群虎狼之師,舉陰陽門全派之力都不夠人家塞牙縫的,就算聯合其它門派也沒有把握戰而勝之。

一個時辰之後,玄雲一臉凝重,似乎是下定了決心,鄭重宣佈道:「我決定,我們陰陽門全派出動,兵分三路:一部分弟子前往各大門派通報消息,聯絡各派共同出兵;一部分弟子由玄深師弟帶領,前往情牛鎮待命;而我與玄空長老等八人即刻閉關,在這幾日之內全力突破修為。等我們突破修為之後,再趕往青牛鎮與大家會合,共抗魔軍!」

雖然陰陽大陣還沒有完全完善,但是如今情勢危急,玄雲等人不得不提前突破修為。只有突破到紫級,集合大家之力,方可在與魔族一戰之中多些把握。不然就憑他們這些修為不高之人上去,只是多了一些炮灰而已,對整個戰局所起的作用不大。

對玄雲的這個決定,大家默默點頭,目前看來,也只有如此了。

所謂戰無常勝,什麼突髮狀況都有可能在戰場上發生,不可能算無遺策,何況他們即將面對的是如此強大的敵人。

接著大家便簡單地商議了一下具體的人手安排。

其中程思源被派往靜月庵,去進行通報消息與聯絡事宜。對此,程思源倒是欣然接受。作為陰陽門的一份子,作為人類修鍊者,作為一名充滿正義感的熱血青年,人類有難,貢獻出自己的力量義不容辭。 還有其他十來名弟子被派往其它門派,剩下之人全部交由玄深來統一指揮。

所有之人在散會之後,馬上回去收拾,即日出發。

最後,玄雲站了起來,異常堅定地道:「為了天地正義,為了人類存亡,我們修鍊之人,流血犧牲又算得了什麼?戰吧,將魔族打回去!」

雖然明知道有可能會犧牲,但是為了天地間這股浩然正氣,為了修鍊之人的風骨,在玄雲的激勵下,大家握緊了拳頭,齊聲高呼:「戰!」

聲震氣宇,氣吞山河,熱血噴張!

修鍊是為了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追尋天道,得道飛升?顯然不僅僅是這樣。修鍊之人也同樣是人,只不過是擁有了強大的力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