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寶庫大門,裡面的空間無比空曠,各種寶物被按照品類分散開,既有靈藥,也有秘法捲軸,他們之前在藍彥手中看到過的陣盤這裡也不缺少,讓人有種想全部抱回家的衝動。

各種各樣的寶物極大的增長了幾人的見識,即使拿不到,先看看也好,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

最後,幾人在老院長的帶領下拿到了兩株珍貴的靈藥。

其中一株通體黑色,花朵像是扭曲的人臉一般,最開始看到的時候還嚇了他們一跳,不敢想象這麼古怪的東西竟然就是能幫助落葉老師恢復靈魂傷勢的安魂花。

另一株則是一顆通體火紅色的果子,果子中部有一處凸起,像是一隻圓圓的胖鳥的嘴巴一樣,看上去頗為滑稽有趣。

重生之發家致富嫁土豪 「就是這兩株靈藥,不過你們也別抱有太大的希望,它們能起到的作用十分有限。」老院長出聲提醒。

「它們的作用並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好,不然早就被拿去送給你們的兩位老師了。」

「你們現在還確定要選擇這兩株靈藥?」

「嗯。」白洛幾人堅定地點了點頭。

「老師是因為我們才受傷的,我們必須要做些什麼,如果這些靈藥效果不大,我們就再去找更好的!」

齊天豪院長神色複雜,這些孩子還真是心思單純,但願他們能一直保持下去。

他抬頭望了一眼星空,隔著秘境的空間壁障看到了來自天外的巨大危機。

『快些成長起來吧,孩子們,留給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等白洛幾人挑選好靈藥,李若曦和伊夢夢也已選擇完畢。

秘法的種類早就被她們確定下來,一門秘法是可以讓整個小隊的成員共同學習的,只要不外傳就好。

因而,她們選擇的是對三人都有益處的槍斗術。

槍斗術是九位龍王中的械天龍王早些時候開創的,有了這個秘法,他麾下軍團的殺傷力上升了整整一個檔次。

槍斗術的核心奧義是賦予槍械以生命,讓使用者和手下的機械產生一股微弱的聯繫。

不要小看這股聯繫,有了這絲聯繫,出了槍的子彈都能被她們如臂指揮,彷彿有著自己的生命一樣。

夢曦小隊的三人對這道秘法垂涎已久,隊伍中的李若曦和寒小小都是槍械方面的專家,伊夢夢有些偏,走的是機械師的路子,也經常跟槍械打交道,故而選擇槍斗術對她們而言是目前最好的選擇。

挑選完畢,一行人再次集合,戀戀不捨地離開寶庫秘境,等待下一次的到來。

而於此同時,在他們參加考核的那處沙漠秘境里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一名披著黑袍,用兜帽遮住大半張臉的男子出現在了這片沙漠中央。

奇怪的是,這名男子背後竟然背了一支一米多長的巨大毛筆,讓人有些懷疑他是不是從某個畫展里走出來的藝術行為者。

顯然,他並不是。

「收!」

此人手中捏了一道法決,整片沙漠的地貌竟然以一種誇張的速度發生變化。

地面上的沙子直接融化,變成帶著一股淡淡臭味兒的墨水,匯聚在男子腳下。

天上的太陽漸漸變成了黑色,從中心處開始向外擴散,最後徑直墜落下來,變成一團黑色的不明物質。

沙丘組成的大地開始崩潰,整個秘境世界像是一卷畫卷一般,被這名男子收了起來。

當初白洛最開始墜落在秘境時啃了一口沙子,當時就覺得這些沙子帶著一股墨汁味兒。

如果讓他看到這一幕,肯定會驚到連下巴都掉下來,因為這處沙漠秘境竟然真的是由墨汁兒組成的,他們一直磨鍊的秘境,只是別人手上的一幅畫作!

空間扭曲了一下,又一人從中走了出來,赫然便是龍國九位龍王之一的神機龍王鍾神機。

「辛苦你了。」鍾神機語道。

那人搖了搖頭:「沒什麼,這次的校園考核也讓我大吃一驚,算是沒白來一趟。」

鍾神機笑了笑:「確實,這場校園考核炸出來不少可造之材。」

「比如?」

「那名叫藍彥的少年。」

「他?」那人也是來了些興趣。

「他確實有些本事,最後的結果也讓我大吃一驚,但我不喜歡這樣心機太深的人,我在他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

鍾神機充耳不聞,毫不在意地道:「但我們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才啊。」

「域外戰場壓力太大了,已經有一些異類從域外戰場上進入這個世界,我們再不行動,怕是就要晚了。」

婚內纏綿 「那你想怎麼做?」背著巨大毛筆的怪人靜靜地看著他,在出謀劃策方面,他是真的不擅長,如果能選擇,他更喜歡跟安人屠那樣上去莽一波,奈何有些事情不得不去深思。

鍾神機語氣一滯,凝重道:「我想重啟那個計劃。」

「哪個?」

「釜底抽薪的那個。」

毛筆怪人沉思片刻,語道:「那個計劃需要的壓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你確定他能擔任?」

「我不確定,所以接下來的時間我會將他帶走考察,如果他真的適合,我會毫不猶豫地開啟那個計劃。」 校園考核暫時告一段落,距離考核也已經過去了五六天時間。

有了他們帶回來的兩株靈藥,落葉的傷勢好了不少,但也僅限於此,算是治標不治本,從外面看已經差不多康復,真實情況卻只有少數幾人知道。

當然,後面這些他是肯定不會告訴白洛他們的,省的他們又鬧出什麼亂子來。

徐峰老師的傷好的最明顯,他受傷的地方是脖子,現在上面的淤青已經完全消退,只是,徐峰卻無論如何都高興不起來,蓋因那個煩人的後遺症。

課堂上,徐峰手上捧著一本厚厚的課本。

「同學們,下面我們來…咯,咳咳,下面我們…咯……」

狗傲天:「汪,徐峰老師說話好像公雞打鳴啊。」

達克寧:「傲天,這樣說是不對的,雖然是有一點點像啦。」

徐峰:「……」

自從吃了鳳鳴果,他倒是終於能開口說話了,不再像之前那樣費力,可說話跟打鳴似的是個什麼鬼?還讓不讓人消停會兒了?

徐峰也是無奈,暗地裡把酒仙兒記在了小本本上,恢復嗓子的靈藥又不少,為什麼她偏偏讓白洛他們選了鳳鳴果?

故意的,她肯定是故意的!

緣嫁首長老公 白洛一行人費盡千辛萬苦把果子拿了回來,他不吃吧,又不好意思,然而,吃了之後就變成了現在這個鬼樣,課都沒法好好上。

看到下面拚命憋著笑意的白洛幾人,徐峰懊惱地把書往桌面上一丟。

「算了算了,你們…咯…自己看吧。」說完徐峰掉頭就走,臨走前還聽到白洛幾人捧腹大笑的聲音,本來因為白洛幾人給他帶回果子的感動瞬間消散大半。

「果然,他們還是沒變,依舊是一群小惡魔。」

「噗,徐峰老師太好笑了。」白洛在徐峰走後再也忍不住笑意,捂著肚子大笑起來。

「汪,就是就是,跟打鳴一樣。」狗傲天捂著肚子在桌面上滾來滾去,徐峰現在說話實在是太逗了。

一節課就這樣過去,到了中午,他們發現路上的學員好像都在討論什麼,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笑容,搞得白洛有些莫名其妙。

「他們這是怎麼了?難道學院又要辦什麼活動了嗎?」白洛揉了揉被包上一層白色紗布的拳頭,骨頭還有些隱隱作痛,要是再有什麼學院考核或者狩獵賽,打死他都不去了。

幾人里驚蟄和萌寶在帝都生活時間最長,驚蟄想了一下道:「好像是藍鯨祭快要到了。」

「藍鯨祭?」白洛幾人不解。

達克寧是從酆都來的,狗傲天從小生活在十萬妖山,艾薇兒在大洋彼岸的另一端,白洛更是剛蘇醒沒多久,連自己多大都不清楚,更別說了解什麼是藍鯨祭了。

萌寶用雙臂在空中劃出一個誇張的弧度,而後道:「藍鯨祭就是有很多的大鯨魚在天上飛,每到藍鯨祭萌寶就跟爺爺在一起看鯨魚。」

鯨魚在天生飛?什麼鬼?

白洛抓破腦袋也想不到那是種什麼樣的場景,達克寧小聲問道:「真的有鯨魚在天上飛嗎?」

達克寧語氣中帶著一絲期待,其餘幾人也是如此,他們還沒看到過鯨魚呢。

「準確的說並不是一般的鯨魚,而是一種生活在大海深處的靈鯨。」看過幾次藍鯨祭的驚蟄在這方面比萌寶知道的要多不少,主要是萌寶早些時候腦袋不是很靈光,能記得那麼多東西就算好的了。

驚蟄繼續道:「這種靈鯨需要每年從大海的一邊遷徙到另一邊,尋找更舒適的住所,途中剛好經過龍國帝都上空。」

「因為這裡是龍國的核心地帶,龍王讓它們一族經過已經表達了相當大的善意,靈鯨一族為了感謝幾位龍王,每年經過這裡的時候都會帶來大量的濃郁靈氣,使得整個帝都附近的靈氣濃度在三天內上升數成,這也成了很多修士的一個福利,不少人會選擇趁著這段時間突破。」

驚蟄一口氣將情況說了個大概,這也是帝都中廣為流傳的一件美談。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今晚可以看鯨魚了?」白洛顯得十分期待。

鯨魚他還只在電視上見過,更不用說還是會飛的靈鯨,簡直太期待了有木有?

「洛洛,我們今晚一起看鯨魚吧。」艾薇兒鼓起勇氣道。

「好呀。」白洛一口答應下來。

「大家一起去看吧,不過在這之前還要問問老師,不然的話,很可能剛看到一半就被幾位老師抓回去睡覺。」

艾薇兒吐了吐舌頭:「我才不要那樣。」

「我也不想啊,所以我們去求求青青老師吧,青青老師那麼好,一定會答應帶我們去的。」白洛下定決心,要是青青老師不想讓他們去,他就和小夥伴們使出群體撒嬌大法,青青老師那麼疼他們,一定不會拒絕。

「喲,瞧瞧我聽到了什麼。」這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插了進來。

白洛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抬眼一看,在路旁的樹上看到了正在打盹的酒仙兒。

猝不及防,猝不及防,誰能想到酒仙兒會出現在這裡?還藏在樹上?

「小孩子大半夜不睡覺可是不對的哦。」酒仙兒語氣玩味兒,拎著酒壺灌了一口。

「我家的孩子可比你們乖多了,每天按時睡覺,她的年齡比你們還小呢,這點你們要向她學習哦。」

「誒?仙兒老師竟然還有小孩子嗎?不對,現在不是關心這個的時候,仙兒老師能帶我們去看大鯨魚嗎?」白洛充滿期望地看著酒仙兒,如果酒仙兒願意帶他們去,那就再好不過了。

酒仙兒打了個哈氣,捂著嘴道:「鯨魚有什麼好看的,小孩子晚上還是乖乖回去睡覺吧。」

「仙兒老師,求求你了。」白洛亮晶晶的眼睛里全是美妙的幻想,讓人不忍戳破。

「仙兒老師,拜託了。」艾薇兒聲音甜美,讓人有種忍不住想要答應下的衝動。

「仙兒老師……」

「好啦好啦,答應你們就是了。」酒仙兒頭疼地擺了擺手。

「要是不答應你們,你們肯定又要整什麼幺蛾子來。」 夜晚七點左右,星空被數之不盡的繁星點綴,白洛一行人早已坐在房頂上等著靈鯨的到來。

徐青青出於不放心,還是跟了過來,畢竟酒仙兒本人就不怎麼靠譜,再跟這些不靠譜的孩子湊一塊兒,誰知道會發生什麼。

徐峰和落葉坐在別墅後面的小院里,那棵被白洛連根拔起的小樹早就被他插了回去,可惜根部所剩無幾,葉子也在後來幾天里掉了大半,沒個兩年時間是恢復不過來了。

「你不去跟著?」徐峰向著白洛等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問道。

落葉頭也不抬,回道:「經過這次校園考核,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什麼道理?」徐峰被勾起了興趣。

落葉舉起茶杯敬了一下,抿了一口道:「對於這些孩子,我們不能以常理來看待,他們的能力,比我們想象的更大。」

「那你就不怕再發生像上次在天狗山脈時那樣的事情?」徐峰對落葉的說法不敢苟同,在他眼裡,他們畢竟還是八九歲的孩子。

落葉笑而不語,站在不同的角度上,看待事物的方式自然也會有所不同。

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或許連十年都撐不夠,基於這樣的心態,他更渴望這些孩子能在他去世前儘快成長起來,成為真正的戰士。

屋頂上,不知情的白洛等人瞪大眼睛等待著靈鯨的到來,平常這個時候他們差不多都該睡了,今天卻只能在這裡吹著冷風。

好在秋天的風還算舒適,再過一段時間冬天就會降臨,到時候還不知道會冷成什麼樣,不過對於沒有經歷過冬天的白洛來說,就算再冷,也只會感到興奮。

「來了,來了,大鯨魚來了。」不知道誰先喊了一聲,有了些困意的白洛瞬間清醒過來,再次瞪大眼睛看向天邊。

只見,大約幾十裡外的天邊,一些藍色的光點踏著月光朝著他們緩慢移動過來。

「鯨魚,真的是鯨魚。」

光點移動的速度不算慢,等靠的近了,白洛的視力可以清晰的看到藍色光點的真正面目。

那是一隻只被藍色濃郁靈氣包裹著的藍色精靈,腹部之下全是白色,腦袋特別的大,佔了整個身體的三分之一還要多。

隨著這些藍色精靈到來的還有一股股濃郁的靈氣,這些靈鯨體積龐大,修鍊時一呼一吸,就有大量的靈氣被牽引過來,圍繞在它們身邊的那層藍色靈氣就是這樣來的。

片刻間提升數成的靈氣濃度讓整個帝都陷入狂歡,靈氣不僅對修士有益,普通人受到靈氣滋潤,身體也會硬朗很多。

如果有人前些天得了感冒發燒之類的小病,在這兩天不用吃藥就能自己好起來。

也正是因為這種種益處,普通人才會歡迎這些大鯨魚的到來,更別說這些在天上飛的鯨魚十分有趣,他們想看還來不及,又怎麼會拒絕?

帝都的奇景藍鯨祭就是這樣形成的,久而久之,還成了其它國家特別羨慕的一個節日。

當然,其它國家也不敢輕易對這些大鯨魚動手,畢竟它們也不是好惹的。

房頂上的白洛一行人驚喜地看著這一幕,嘖嘖稱奇。

「竟然真的是鯨魚啊。」白洛一隻手伸向天空,好想伸手摸一下這些大塊兒頭。

「嘻嘻,真有意思,就這麼決定了,以後我就契約一條會飛的鯨魚當魔法小精靈。」艾薇兒攥緊了小拳頭,羨慕地看著天空中華麗的宛如星空貴族的靈鯨們。

魔法小精靈是魔法師們的最愛,他們可以通過契約幫助魔法小精靈們開啟智慧,甚至讓他們幫助自己進行一些魔法實驗,算是魔法師們的得力助手。

「真的嗎?艾薇。」白洛驚喜道,那豈不是以後他們就可以騎著大鯨魚在天空中拉風的飛舞了?

「嘻嘻,當然了。」艾薇兒自信地拍了拍胸脯,一隻靈鯨而已,她可是魔法天才,肯定能搞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