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陣馬蹄聲突然響起,只見城門下方,突然來了個騎士,大聲說道,「正午已到,為何黃統領還不打開城門。」

「急什麼,沒看見我們喝茶呢?」方恆笑了一聲,「告訴王亂天,等我們喝完茶再開城門。」

那騎士臉色一變,卻不敢多說,撥轉馬頭就向著來時的方向奔去。

大軍中,王亂天聽到了那騎士的傳話,臉色非常難看,冷冷道,「你確定是方恆說的這句話?」

「是。」那騎士立刻點頭,讓王亂天身周的何正三人也都臉色陰沉起來。

「可惡!」王亂天罵了一聲,突然間吼道,「大軍聽令,給我直接前進。」

一聲聲命令傳遞下去,十萬武徒將士,立刻向著前方行進起來。

馬上的王葉臉色蒼白,對著王亂天道,「爹,咱們這樣是不是太魯莽?」

「魯莽什麼,那小子明顯就是耍我們,沒必要和他浪費時間。」王亂天冷冷道,「前進到一定程度,他自然會開門。」

王葉張了張嘴,卻見到王亂天眼神冷厲,心中一驚,知道父親此刻憤怒到了極點,便忍住話語,沒有在說。

城牆上,方恆和黃子炎看著遠處行動的大軍,都露出了笑容,他們知道,王亂天這是急了。

「你小子真夠壞的,這時候還得氣王亂天一次。」黃子炎笑道。

「既然是敵人,那當然要抓住一切可以打擊的機會痛打。」方恆笑著抿了一口茶,「不過現在也夠了,要是在這麼下去他肯定又會找到理由對付我,打開城門吧。」

「嗯。」黃子炎笑著點頭,喝道,「打開城門。」

轟隆隆。

巨大的定安城門緩緩的打開,等了沒一會兒,王亂天所率領的人就到了。

「停!」

當王亂天看到四周的制高點上都是弓箭手之時,立刻大喝一聲,頓時無數的大軍全都停止。

「可惡。」王亂天暗罵,面上卻是毫無表情,冷冷說道,「黃統領,我親率援軍前來,你不出城迎接,還讓我們等了一天,這些事情也就罷了,可是現在還讓這些人站在那裡,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王統領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方恆笑著張口,「人魔山魔武者壓境,虎視眈眈,黃統領必須坐鎮指揮,哪裡還能迎接?況且王統領帶來的人只是援軍,自然就該配合城中大軍行動,所以等一天也是必須,至於這些人,他們可都是軍中勇士,神射手,早就聽聞王統領大名,特地來迎接,順便也是護送王統領前往人魔山駐地的,王統領沒必要小題大做吧。」

接連幾句話語吐出,王亂天的臉色越來越沉,牙齒都開始咯咯作響,卻一句話都說不出。

方恆已經把各方面的理由都給說完了,他找不出半點毛病。

「嗯?王統領,我已經打開城門,你為何還不進?」黃子炎這時淡淡道,「莫非,你們不想當援軍了?」

話語落地,王亂天臉色一變,擠出笑容道,「我們哪裡敢如此?眾軍士,前進!」

十萬將士再次行走起來,匯聚成長龍進入城內,王亂天一路上都在四處觀察,最終卻眼神一黯,低著頭就向著定安城外面走去。

他看出來了,城中凡是高處全都被神射手佔據,一路上還有許多高手的氣息鎖定他,很明顯,黃子炎早就做好了對付他的準備。

「可惡,到底動不動手?」這時,王亂天的耳朵中傳來了一道聲音,王亂天無聲的搖頭,傳音回去道,「黃子炎已經有了防備,這時動手,無異找死,等接下來再找機會。」

沒有聲音繼續傳出,王亂天也不再多說什麼,目光冷冷的看了方恆一眼,便直接向外走去。

站在城牆上的方恆自然察覺到了這憤怒的一眼,哈哈大笑,轉頭對著黃子炎道,「黃叔,從現在開始,他們是被動,我們已經是主動了。」

「嗯。」黃子炎也露出了笑容,長出了一口氣,「既然他不敢動手,那證明他帶來的人也不是多厲害,現在我們的確是從被動變為主動。」

「行了,王亂天已經被套牢,暫時不用理他,黃叔先帶我去見見那幾位信得過的大將吧。」方恆說了一句。

「不必,我們已經來了。」

方恆話語剛剛說完,接連三個人就直接出現在了城牆邊緣,都是中年人,一個極胖,一個極瘦,還一個中等。

「呵呵,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黃子炎笑道,「這位胖的叫錢寧,是我東軍先鋒,瘦的叫錢生,是西軍先鋒,這位叫楊定,是中軍先鋒,都是我之臂助。」

方恆點頭行禮,「小子方恆,見過三位將軍。」

「呵呵,小子腦袋不錯,就是不知實力如何。」那胖胖的錢寧笑道,腳步一下就到了方恆面前,抬手就是一拳,轟擊向了方恆腦門。

這一拳,快到了極致,還是在說話途中突然打出,哪怕沒有運轉真力,依舊恐怖無比,肉眼可見,空氣都恍若被這一拳打出了空洞。

砰!

悶響傳出,方恆手掌一抬,竟捏住了這快速度的拳頭,讓那錢寧眉毛一挑,哈哈笑道,「好小子,看來要是用點真本事了。」

轟隆!

話語之間,錢寧的身體就是一震,恐怖的真力立刻升騰,竟發出了龍吟虎嘯的響聲,狠狠向著方恆衝擊過去。

「錢將軍好手段。」方恆一笑,「不過晚輩也不是那麼弱。」

呼!

赤紅的火焰突然在方恆身上升騰,只是瞬間,就包裹了他的全身,那龍吟虎嘯的真力只是剛剛到了方恆身邊,就被這股火焰徹底化成虛無。

「厲害,真是太厲害了。」錢寧喃喃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一個武徒六重的傢伙能這麼簡單就化解我力量的。」

「是錢將軍讓我。」方恆收了身上的火焰,客氣的說道。

「行了,你小子別謙虛,以你的力量,咱們真是生死相搏的話,勝負還是未知數。」錢寧搖頭,對著黃子炎笑道,「有腦子又有力量,年級才十七,統領,你可真是找了個好女婿。」

另外兩人也都笑著點頭,哪怕他們沒動手,也從剛才那簡短的交手中看出來了,方恆的力量,強的駭人。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聽到了錢將軍的話,方恆神色一呆,連忙擺手,「這個…我並不是黃叔的女婿。=頂=點==」

「怎麼,你對靈兒還不滿意?」這時那身材極瘦的錢生說話了,神色間有了些冷漠。

「呃……」方恆露出苦笑,「不是不滿意,是還沒找到那種接近的機會。」

「哈哈,小子別怕,他們和你開玩笑呢。」黃子炎大笑一聲,「不過我也想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歡靈兒。」

「這個,等以後再說吧。」方恆摸了摸鼻子,他對黃靈的感覺算是不錯,但要是說到了那種地步還差的遠了。

「算了,我不問了,年輕人的事情年輕人自己辦。」黃子炎笑著點頭,「好了小子,接下來你是不是該告訴我,你打算怎麼解決那些不聽話的傢伙?」

「很簡單,殺光就行了。」方恆目光一閃,直接回答。

「小子,要不是我知道今天這些事情是你想出來的話,我一定會覺得你瘋了。」錢寧搖搖頭。

「說說你的想法。」始終不曾說話的楊定開口了。

「我說的殺,不是明面上殺,是暗中殺。」方恆認真道,「通過幾位將軍我看出來了,這十萬大軍之中,除了黃叔是虛武境的高手,剩下的人,全部都只是先天八,九重左右的程度,這種人很好殺。」

「殺當然好殺,關鍵是殺了之後怎麼辦?那些營正……」

「把他們也殺了。」方恆目光一冷,「既然動手了,那就徹底來一次清洗!」

此話吐出,場中幾人都是臉色一變,沉默下來。

良久后,黃子炎道,「這辦法倒是可行,可是這樣會削弱我軍戰力。」

「不聽從命令的力量,就不是力量。」方恆搖頭,「他們雖然有點作用,可是陽奉陰違,這種力量要是持續下去,早晚會害了黃叔。」

「先不說暗殺有多難了。」楊定此刻道,「單說現在人魔山外魔武者大軍壓境,這時候要是殺掉那些人,大軍肯定會陷入混亂。」

「錯了,正是因為這樣,大軍才不會陷入混亂。」方恆道,「有危機才有轉機,我看黃叔大軍,每一個人都是從戰場上活下來的,殺了他們的將領,他們或許會一時茫然,可只要幾位將軍呼喊幾聲,再派你們的信得過的屬下去接替那些人的位置,應當不會有大問題。」

「不是這麼簡單……」

「我知道,軍中向來是以力服人。」打斷黃子炎的話,方恆繼續說道,「不過問題不在這,他們這些部隊本來就名聲不好,個個也肯定都染上了見風使舵的本領,所以只要快速抹殺他們的將領,不給他們反應時間,他們就算再有不滿,也不敢表達。」

「這還是有些冒險了。」楊定說了句。

「在這個世界生存,哪一天不是冒險?」方恆淡淡道,「而且我可以肯定,王亂天之所以在進城的時候沒和我們拚命,就是打著和那些人接觸的算盤,一旦讓他們成功接頭,那才是最致命的。」

聽到這話,場中的人身體都是一抖。

他們早就知道,大軍已經被一部分玉上天宗的人收買,平日里有些不聽指揮,現在才明白,原來是在等著這個機會。

「算計的真是太深了,枉我自負謀划,和玉上天宗的那些人比起來,我就是個笑話。」黃子炎嘆息了一聲,這些計謀一環連著一環,根本就讓人難以反應。

「那些人要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怎麼能成為北方大陸的統治者?」方恆一笑,「不過黃叔也不必擔心,一切有我。」

「嗯。」黃子炎點頭,「那這些人,是必須要殺了,還要趕快殺,關鍵是怎麼殺?」

「魔族大軍不是壓境么,黃叔你下道命令,讓各個將軍都拿出個自己的對策,這樣一來他們肯定會召集自己的心腹營正,我,還有這三位將軍,一起去登門拜訪,在拜訪的途中,直接殺了他們,一個一個的解決。」方恆冷冷道,「放心,有我在,在配合三位將軍先天巔峰的實力,殺這些人很簡單。」

「你就那麼有自信?他們可都是征戰沙場多年的將軍。」錢生此刻道,「而且他們的心腹,實力也都不弱。」

「只要不是虛武境的,就無人是我對手。」方恆自信的說了句,「況且,我也不是沒有幫手,真到了失控的時候,我朋友會幫忙。」

「嗯。」幾人都是一點頭,他們也知道昨天發生的事情,方恆旁邊有個少女,實力很恐怖,一個人擋住王亂天三個都不是問題。

「那就干吧!」黃子炎終於同意,「我這就下令,你們幾個一起,斬殺那些人,務必不要出了紕漏,在此期間,我會在外面穩定軍心,吸引注意力。」

「那好,另外幾位將軍請隨我來。」方恆點頭,便帶著幾人直接前往了黃子炎所住的庭院門口,把月仙喊了出來。

「等一下我要殺人,你時刻注意著我們,要是情況不對,你第一時間就得封鎖住一切的氣息,當然,你不能隨我們進去,這你能做到么?」方恆問道。

「可以。」月仙目光一閃,直接點頭,她也沒問原因,她知道,之後方恆會給她解釋的。

「那我們去了。」方恆當場點頭,便轉身對著三位將軍道,「請幾位將軍帶路。」

三人有些吃驚於方恆的乾脆,有心想問,卻也知道時間緊迫,只能忍住,帶著方恆就來到定安城外,這時黃子炎的命令也已經散發下去,所有的不聽話的將軍就開始召集自己的心腹了。

向著一個營帳走去,幾個守護在外面的軍士看到都沒有阻攔,將軍們共同商定辦法是常態,這沒什麼大不了。

拉開一個帳幕,方恆四人立刻發現場中的十餘個氣息渾厚的軍士,以及為首的一個將領。

「哦?三位先鋒來的正好,我正愁找不到好辦法……」

嗖!

一道閃亮的劍光突然間劃出,迅如流星,當場讓那將領一驚,身影一閃,就要後退。

「死!」方恆冷喝,渾身真力在此刻全數爆發,長劍竟再次加速,只是瞬間,噗的一聲,那將軍的喉結被長劍刺穿,鮮血,滴滴留了下來。

「將軍!」

唰!

一個營正反應最快,當場就叫了一聲,卻只是瞬間就被方恆回身劈成兩半。

這時營帳中傳出砰砰幾聲悶響,其他的營正連反應都來不及,就已經全倒在了地上,全部死亡!

快,快的令人髮指!

本來這些人都是戰場上的高手,按理說不會那麼簡單就被刺殺,關鍵是方恆幾人帶給他們的震撼太大,錢寧,錢生,楊定,這三人都是先鋒大將,誰會想到他們來這是偷襲殺人的?

過度的震撼造成了反應的瞬間緩慢,生死之間,慢一點就是天人之隔,這沒得商量。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方恆看了一眼場中的十幾具屍體,點頭道,「抓緊時間,殺下一個。」

三人對方恆的快速也感到震驚,卻也都知道此刻不是問話的時候,繼續帶著方恆前往了另一個營帳。

很快,幾人就從第二個營帳走出,前往了第三個。

就這樣來來回回,一直到第四個時候,一些軍士才發覺不對。

就算是將軍們碰頭商議,這也太快了些,快的讓他們有些難以反應。

好在黃子炎治軍極嚴,將士沒有命令是不敢亂走動的,一個個哪怕好奇,也都站在原地不動。

同一時間,大軍遠處,王亂天和幾個軍士也聚集在了一起,目光冷冷的看著方恆幾人的行動,目光閃爍不定。

「亂天,那小子行動有異,你覺得他在幹什麼?」一個軍士這時問道,「莫不是,察覺了我們的計劃?」

「我也不知道他在幹什麼。」王亂天搖頭,「不過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利於我們。」

「那我們還要不要和那些將軍聯絡?」

「暫時不用,那些將軍雖然被玉上天宗收買了,不過也都是見風使舵的貨色,我們不佔據優勢,他們絕對不敢對黃子炎動手。」王亂天冷冷道,「所以我們現在首要的目的是先聲奪人,等找機會我給黃子炎按個罪名,看看那些將軍動不動彈。」

話語剛剛說完,方恆幾人已經進入了第七個營帳了,等他們出來的時候,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看到這一幕,王亂天眼神一縮,「不對!」

這時,方恆也轉頭,對著遠處的王亂天笑了笑,道,「王統領,這次恐怕你又要失算了。」

話語說完,黃子炎的聲音就突然傳出,「全軍肅靜,除了我,以及東,西,中四位將軍之外,剩下的七位將軍連同七十位營正,勾結魔武者,企圖背叛北方大陸,我已派人暗中處決,即日起,大軍整編,三萬人歸屬東先鋒錢寧,三萬人歸屬西先鋒錢生,三萬人歸屬中先鋒楊定,最後一萬,依舊是定安騎軍,由我直接管轄!」

這一連串的話語落地,全軍將士都是一呆,誰都沒想到一個時辰不到的功夫,軍中就發生了這麼大變故!

「有違軍令者殺,蓄意鬧事者殺,擅動者殺!」

大吼聲從方恆旁邊三位將軍嘴裡吐出,下一刻,無數的人就涌了出來,大聲呼喝,那些軍士也不知道怎麼辦好,只能聽從命令前進。

「慢著!」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吼,只見王亂天的身影一下飛到黃子炎面前,大吼道,「黃子炎!抗魔聯軍將領可都是玉上天宗任命的,豈能你說殺就殺!況且這些將領是怎麼勾結魔武者的,從哪裡來的消息,又從哪裡來的證據!你拿出來我看看!」

「呵呵,王統領管的也太寬了吧。」方恆笑了一聲,「不過我們也可以回答你的問題,消息,證據,都是從玲瓏小姐那傳出來的,她的話你敢說是假的?至於玉上天宗任命的將軍,的確不能魯莽殺戮,不過此刻乃是戰時!戰時發現叛徒,一律處決!這是玉上天宗的鐵則!最後一點,這裡是定安城抗魔聯軍,屬黃統領麾下!你王統領沒資格插手,有意見你可以去玉上天宗反應。」

聽到這些話,王亂天徹底愣住,不知道再說什麼反駁。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看著王亂天的樣子,方恆冷笑更濃,「我說王統領,這時候我軍正在進行整編,你就沒必要繼續在這待著了,趕緊回去吧。(頂)(點)23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