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嚕~」銘起吞了口唾沫,難怪自己父親會百般囑咐自己,千萬別把妖血和噬天暴露出來,一道被別人看見,識得這兩樣東西,猜到自己的身份,那就就玩兒完了。這般恐怖的血脈,天主一族會坐視不理?萬古宿敵不是用來說說的。

「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強悍的傢伙。」銘起念叨一句。

第三場比試沒什麼奇特,兩方實力還算趨近,纏鬥了近一盞茶的功夫,勝負終分,銘起對火晶宗的弟子化了一個等級。

用世俗界的能皇比較,這裡自己可以堪比三段巔峰能皇,剛才那位,堪比六段能皇,一些能王七段的弟子,能夠媲美一段巔峰至兩段中期的能皇,低段的能王媲美世俗界的巔峰能王(巔峰能王間自然也有差距)。

如果對照世外界中,就剛才那男子,足以媲美能皇兩段初期,自己頂多能和能皇一段初期媲美,還得偏弱一點。至於那些能王七段,少數能夠媲美能王巔峰,能王低段的實力普遍處在所在段位,偶爾有人能跨過兩期,或者一段。。。。。。。。~ ?———-

第二十八場比斗,銘起的比斗。

銘起飛上台,所謂冤家路窄,對手,就是當初讓銘起不停『感冒』的連山域城城主的女兒。

一人用飛,一人用走上台,差距擺在那裡,卻無人敢笑出聲,這可是連山域城城主的女兒,一代弟子都得敬讓三分的做師傅,誰也沒那膽量去干蠢事兒。

「是你,連山域城城主的大小姐。」銘起有些詫異。

「你就是當日那個滾蛋師兄吧!」這女子冷笑道。

「師兄,請。」女子倒是先鞠禮。

「師妹,請。」銘起冷笑一聲。

旋即,開始之聲響起,女子的倩影突兀的消失不見,地上人驚呼,他們完全抓不住她的身影,殘影也沒能看見。

銘起皺眉,自己的眼睛也看不見,「怎麼可能,即使達到能皇初段初期我也能看見,難道她的實力硬生生從能魂壓縮到能皇級,怎麼可能。」銘起詫異不已,在心底驚呼道。

「不,冷靜一下,能識,眼睛找不到,用殺氣。」銘起閉眼,旋即陡然睜開,殺氣凌厲射出,透過殺氣的映射,一個清楚的人影正在自己身周運動,速度不過而而。

「旁門左道。」銘起淡喝了聲,在她剛接觸自己身周之跡,銘起轉生一掌,劈中女子的胸口。

女子頓時現了出來,嬌軀在地上蹭出許遠,嘴角掛著血跡,感受到胸口傳來的劇痛,女子心底微怒。

站起身,鎖骨下方一個手掌印。

「下去。」銘起低喝道。

旋即,身影鬼魅般出現在女子背後。一掌拍去,手掌還未拍到女子的玉體之上,能就先將女子拍飛。

女子直接飛出了擂台,已然失敗。

銘起若無其事的走下擂台,臉上的淡然一絲未改,你連山域城城主女兒怎麼了,實力在這兒擺著,一樣對待你!!

「銘起師叔真帥。」下方的一些三代女子眼冒春花,喃喃道,自然不是指銘起的樣貌帥,而是剛才的表現。

在宗里,只要年齡相仿,三代弟子和二代弟子連理也是很正常的,甚至年齡相差頗大,但是還是有連理的。

銘起盤膝坐在地上,不理會邊上或好或壞的言語。

那殿內兩名長老伏耳低語「這小子會不會做得過分了些。」

「誒~,不用,聽說他是宗里天賦最強的小子,那城主女兒遲早不是我們宗里的人,她再受寵愛,也不能讓城主為了這麼點小事來找我火晶宗問罪吧。」這名看上去不過二十多歲的長老道。

「可惡。」女子惡眼瞪著銘起,銘起卻瞥也不瞥她一眼。

比斗依然,實力高底不一的二代弟子紛紛上台比斗,就銘起所見,所感就有六人的實力不比自己弱,同上剛才的那男子,共有七人。

銘起心底暗嘆,他們在天賦上不如自己,可是在此刻實力卻強過自己,年齡並不是自己比別人弱的借口。

第一輪的初次比斗結束,七十人進入第二論比斗,第二輪比斗在明日舉行,眾弟子紛紛離去。

銘起也在之列,飛上天空,向苦煉山,是必須允許才能去的地方,而蒼古峰卻沒有這個限制。

銘起去蒼古峰,並不是為了修鍊,而是去放鬆,銘起最愛的就是蒼古峰的靈泉,在靈泉之中,即使是躺在泉石上,也能睡著,而且這靈泉還有一定的鍛體效果,雖然極低,幾乎可以忽略。

落到蒼古峰山腳,蒼古峰很多山洞,惟獨這山間一片沒有,多半因為這裡能不夠充裕的緣故。

銘起發現的一潭靈泉,似乎也沒什麼人光顧,四周雜草叢生。

銘起脫去衣褲,赤條條落入水中,一陣陣沁人心脾的暗香襲鼻,夾雜這泉水的一股淡淡清新之氣,讓銘起心情格外好,天空剛暗,明月掛空,美不勝收。

「主人,主人。」聖羅突然在心底驚呼道。

「嗯?」

「種子發的芽已經破土了。」聖羅驚呼道。

「哦,這麼快?」銘起心底一喜,平常狀態下,一顆天靈果樹種子從萌芽到破土,每個一年半載是不可能的,可是這才不過多久?不到一個月,速度提高了近十倍以上。

一切還得歸功於衍玉瓶,每天聖羅澆水給天靈果種子,水透過土壤,侵到衍玉瓶之上,化作靈液,不斷滋養天靈果樹的種子。

「估算一下,就這速度大概百年就能結出天靈果了。」銘起欣喜。

「想的真美。」『銘起』哼笑道。

「難道不是?」銘起問道。

「哼哼,天靈果樹要結果需要的龐大靈氣,恐怕十個衍玉瓶也不夠,你得快些擁有能戒,把它移到能界中,這個能戒頂多照它的生長速度,頂多二十年就會撐破,等你有了自己的能需要用更上等的靈液來滋養它才可能再百年內結果。」銘起道。

「二十年突破能天?」銘起念叨一句,別看現在的自己修鍊速度挺快的,到能皇以後,修鍊速度絕對陡降,能在二十年突破能天不得不說絕對有壓力,而且是絕對巨大的壓力。

「不管那麼多,暫時放鬆一下。」銘起喃喃道,此時此刻,如果不放鬆,就太對不起這美景靈泉了。

「沙~」突然草叢邊傳來響動,銘起如同一頭警惕的獵豹,瞬間射出靈泉,褲子瞬間飄出能戒,穿在身下。

落到草叢間,能識彈開什麼也沒有,如果有個什麼小動物之類的還說得過去,可是此刻什麼也沒有就直指~人類!

銘起殺氣頓然釋放,畢竟此人聽見了剛才的自言自語,若說出去,難免遭人懷疑。這可是關係信命,尤其那話中內容,只要是個有頭腦的人都知道銘起在說什麼叫天靈果的寶貝。傳出去,銘起定會被各方湧來的強者滅了。

銘起目光四掃周圍,殺氣映射下自己腳下不遠處卻有生命伏在那裡,銘起知道是誰了,有這種透明身體,不被自己能識探查的人,今日和自己交手的連山域城城主之女。

「出來。不然我立刻殺了你。」銘起知道殺了她的後果,也不敢亂自殺死她。

亂草微動,女子現身,心底暗悔剛才那一時大意弄出了點兒聲響驚動了這隻小狐狸。

「你來這兒幹什麼?」銘起冷聲道。若不是礙於她背後的勢力,銘起早就第一時間讓這女子成為掌下亡魂了。

「這裡又不是你家的,我來泡澡不可以嗎。」女子頭撇在一旁,不屑道。

「你聽到了什麼?」銘起殺氣再加深,女子雙腳不由控制的打顫。

「什麼都聽到了,包括你說什麼天靈果,什麼突破能天。」女子依舊倔強道,口氣也忍不住顫抖。

「吞下它,保證你不會將這個小子說出去。」銘起取出一顆火晶,這顆火晶,已經留有銘起的魂印,銘起只需要一個意識,就能將其引爆。

「為什麼,我才不,我看你能對我怎麼樣。」女子絲毫不服軟。

「能怎麼樣?」銘起突然一臉色相看著女子,上下打量著具玉體,所謂女人最寶貴的東西就是她的貞操,用這個威脅她,銘起堅信她一定會服軟。

「你,你想幹什麼?」女子察覺到銘起那色迷迷的目光,頓時有些慌了,不由向後退了一步。

「幹什麼,哼哼。」銘起雙手伸起,緩緩向女子靠近。。。。。。。。。。。。。。。。~ ———-

銘起緩緩逼近這城主之女,色迷迷的眼神有意的暴露他的意圖。

「我,我可是連山域城城主的女兒,你敢碰我,我父親定會滅了你們火晶宗。」*****女子威脅道。

「我才懶得管那麼多呢,現在就讓我好好享受吧。哈哈哈」銘起的演技不得不說一流。

「混蛋,你…你來啊,只要你不殺了我,我就一定要把你的秘密說出去。」女子開始咆哮道。

銘起不理會於她,緩緩靠近,伸手,將女子衣服扯碎,頓時裡面緊裹玉體的裹衣暴露。

「你混蛋,,快滾開。」女子開始語無倫次了,帶著哭腔吼道。

「哼哼,吞不吞了它。」銘起手中浮起火晶。

「你做夢。」女子依舊死咬著要說出秘密不鬆口,很是倔強。

「好。」銘起心一橫,身後,裹衣扯碎。

一片雪白,與嫣紅兩點,完全暴露在銘起面前。女子的玉手,急忙擋在胸口,銘起運起能,天生晶一,將足以雙手雙腳鎖定。

「哼哼,吞還是不吞。」銘起帶著一臉色笑道。目光緩緩下移,移到女子穿的褲子上。手在這時也開始緩緩伸出。

就在剛要接觸到玉體的那一剎那,「我吞!」女子似乎在也忍受不了這種羞恥,咬牙狠道。

銘起心底暗舒口氣,如果她再這麼下去,自己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火晶漸漸飛到女子口中,這麼一塊小小的火晶,可以直接吞服,但是這麼小小一塊火晶,在體內爆炸,就是能皇級也無法抵擋。

女子將火晶吞下,頓時感覺自己身體里多了什麼東西。

「你,你快放開我。」女子再忍不住自己的身體暴露在這面相平凡,除了天賦好點,就一無是處的男子面前。

銘起揮揮手,冰塊蹦碎,女子重獲自己,急忙從能戒中取出一件衣服,罩在身上,可是沒穿裹衣,胸前還是有兩點凸起的痕迹,勾起人心底深處無限的慾望。

「今天你的事,我可以不說出去,不過我的事你敢說出去,我定會讓父親滅了你火晶宗。」女子狠狠道。

「哦,什麼事兒?」銘起疑惑,似乎自己沒抓住她什麼把柄吧。

「你…」女子的臉頓時變得羞紅。

「哦…,知道了,我沒興趣。」銘起淡淡道。

「哼。」女子剛欲離開。

一道黑影從木草間傳來響動,銘起已經,剛欲攻擊過去。

女子卻已然出現在黑影旁,將黑影抱起,確實一直黑色的兔子,世外界的能獸何其之多,許多銘起都沒有見過。

就在女子寵溺的抱著這兔子,完全沒有防備之時,黑兔的嘴陡然張開,兩顆尖利的毒牙咬向女子的手背。

可是,就在這毒牙咬到女子手背的時候,一張大手,突兀出現,將這蛇嘴的黑兔嘴一把封住。

女子嚇得退後幾步。

銘起冷撇了她一眼,手中寒氣森森,將黑兔完全凍結。

「想死就繼續待在這裡。」銘起淡淡一句。

「別以為我會感激你。」女子驚恐未定,站起身,跑向了宗里。

銘起穿著焰火褲,緩緩躺在水中,長呼口氣,緩緩睡去。



翌日,銘起回到宗里,今日是第二輪比試了。

陸陸續續到來的弟子,各自和認識的師兄弟坐在一起,落寒從山上大殿飛下,淡淡道。

「第一場比斗。」

旋即,兩道人影射到擂台之上,第一場比斗,就是昨日讓銘起驚訝男子的比斗,銘起打聽到這男子叫籠,單字一個籠。

籠的對手,叫土零,能王六段的實力。

「開始。」落寒淡淡道。

剛剛話落,籠已經不見,從男子背後突兀出現,一劍劈去,男子轉過身,揮動長劍,欲阻擋,其身後,的攻擊已然而至,一掌將男子拍飛,此人頓時失去了意識,這次雖然比上一次來得慢了一點點,可是也是在瞬息間完成。

銘起的眉頭不由自主的鎖起,這男子的實力,感覺一次更比一次高深莫測。

銘起閉眼,深呼吸幾次,對手強大,卻不一定就是勝利的絕對因素,自己實力弱些,依舊有可能獲勝,不過是機率低了點。



第十四場比斗,銘起的比斗,銘起緩緩上台,對手萊特實力不弱自己多少。

「師兄,請。」銘起道。

「師弟,請。」萊特同樣施禮。

「開始。」落寒道。

頓時,兩人同時射出,手持能器,對碰在一起,銘起肉體上佔有一定優勢,以一點點的優勢暫時壓制住萊特。

「強體。」男子低喝了聲,頓時原本身材就算不錯的身體陡然膨脹,肌肉的輪廓衣服擋之不住。

萊特向銘起揮動拳頭,砸向銘起,銘起可不認為自己有力量硬抗這一擊。

「千影。」銘起低沉聲,留下一道殘影,出現在男子背後,剛欲一劍劈去。

男子的身影鬼魅般出現在銘起的背後,雙手緊握在一起,對著銘起的後背砸去。

銘起轉身,右手放在身前,被男子的雙手砸中,頓時堅冰裂開一層。

銘起的身體射到擂台之上,右手再接過妖血,對著天空揮出一道紅色月牙,卻之切散一道殘影。

而背後,溫度驟然上升,「天生晶一。」銘起看也沒看直接迴轉身就是一拳,蓬勃射出的能與火屬性能撞擊在一起,頓時發出「啪啪~」的空氣爆炸聲。

「火雲門。」萊特低喝道。

身軀縮回平時狀態下的模樣,旋即,身影並非圍著銘起閃動,而是射向擂台的四角。

沒到一個角,丟下一塊火晶。

片刻間四角的火晶準備完畢,銘起剛欲飛到空中,萊特沉喝一聲,四角的火晶延伸出一條火線,射到另一個火晶內,之後接一個,直到形成的火線組成一個正方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