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那樣神器的生命體,又怎麼可能龜縮在地球?生命體等級也不會那麼低,至少也是高級。所以,黑『色』蛟龍不應該死。

來到2012年,李易還真忘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龍魂的龍王,在2012年之前是沒有的。2012年才出現。所料不差,眼前這頭黑『色』蛟龍,就是後面的「龍王」了。

自從唐糖被空寂所救后,李易對佛門的「因果輪迴」論,很是推崇。有因才有果。黑暗公會的會長,眼前的黑『色』蛟龍。想必早就和自己,在某個時刻,種下了「因」。所以,才有了眼前的「果」。

這些念頭,在李易腦海中快速閃過。而後,不再開口,只是直直的看著黑『色』蛟龍,等待它的回復。黑『色』蛟龍先是一陣沉默,旋即,聲音有些顫抖的道,「你……你能帶我去天界嗎?」

「天界?」李易莞爾,繼而笑道,「當然可以。而且還很簡單。不過現在不行。現在的天界之門,被關閉了。要等28年後,天界之門才會打開。」

「如果我所料不差,你現在的實力,應該是依靠其它『葯』物,強硬提升上來的吧?這種拔苗助長的方式,對生命體的進化沒有好處。如果你願意奉我為主,我讓你真正達到現在的境界。並且,在不引動劫雷的情況下,讓你化蛟成龍,變成真正的巨龍!」

這一次,黑『色』蛟龍沒有再遲疑,直接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口中瓮聲喊道,「參見主人!」

見狀,李易笑了,「你真的答應了?說好了,一旦成立,可沒有反悔的機會了。」

「是的,主人。」黑『色』蛟龍那碩大的眼睛里,閃現狡黠,「我知道主人不是普通人。跟著主人,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還有一句話,黑『色』蛟龍沒說,那就是李易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太聖潔了。比西方的鳥人天使,還要聖潔一千倍。這樣的人,根本不可能是妖魔。

除此外,黑『色』蛟龍隱隱中,還感應到了李(色色小說易的氣息,和其他人有著很大的不同。那種感覺,就好像,就好像李易是這片天地的一份子一樣。比那神明,還要神秘。

拋卻這些不談,單憑李易的強大,黑『色』蛟龍也願意臣服。跟著這樣的主人,只能說是它的福分到了。在海底修鍊兩千年,黑『色』蛟龍發現自己,終於時來運轉了。

「哈哈……」李易大笑,隨即,不再遲疑,眼中光芒閃過,一道靈魂契約快速凝練而成。

「咻~!」

白光破空而去,閃電般鑽進黑『色』蛟龍的眉心。下一刻,一道主僕的契約之力,在兩人之間形成。李易可以直接透過心神,感應到黑『色』蛟龍心中所想。雙方的溝通,不再局限於精神傳遞,而是直接在大腦里對話就行了。

認主的過程很簡單,答應黑『色』蛟龍的事,李易也不會落下。當即,打出一道生命神力,注入黑『色』蛟龍的體內。

「嗷!」

黑『色』蛟龍一聲慘嚎,龐大的身軀,豁然在海面上翻騰起來。生命神力改造的是它的身體,連帶著進化元力,也一起提升了。黑『色』蛟龍之前的中級九元,屬於虛的。這一下經生命神力一提拔,立即變為實。

改造的過程,差不多相當於把從皮到骨,全都換了遍。劇烈的疼痛,自然使得黑『色』蛟龍慘嚎不已。不過也僅是片刻,全方面的改造便結束。黑『色』蛟龍那龐大的軀體,黑『色』的鱗片,在瞬間煥然一新。變成了金光閃閃,炫耀至極。

同時間,一股神聖、威嚴的氣息,自蛟龍的體內散發而出。它那尖銳的龍角,在這股氣息的烘托下,越發神駿。巨大的臉龐上,龍鬚自動長了出來。龍鱗、龍爪、龍耳、龍眼,等各個器官組織,在這一刻,全都變了個樣。

如果說之前的黑『色』蛟龍,是一頭偽龍,還處於蛟龍與真龍的過渡階段。那這一刻的它,就是真正的華夏神龍。而且還是神龍裡面的五爪金龍!

陽光下,完美的身軀,神聖的氣息,金『色』的光芒,無一不顯示出了它的不凡。再也不復前一刻的山寨,是為真正的神龍!

「嗷!——」

嘹亮的吼聲,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不再是粗狂的獸吼,而是變成了龍『吟』!直上九天的龍『吟』!

黑『色』蛟龍的這一變化過程,全世界各大國的領導人,通過衛星都觀看在了眼裡。這時的他們,除了震驚還是震驚。唯有京城天象台里的華夏領導人,臉龐上『露』出了喜『色』。

因為蛟龍變化的樣子,正是華夏五千年來的圖騰,真正的神龍!

黑『色』蛟龍化身神龍,高空中的劫雷,自動消失。所有天地異象,也在瞬間消散無蹤。那一道道上漲至二千米的滔天浪『潮』,沒了強大的推動力。再次變回海水,從空中掉落回大海。危機解除,南海周邊的國家,頓時相擁而泣。

海面上,黑『色』蛟龍,哦不,五爪金龍在歡喜過後,巨大的身軀,豁地消失,化形成了人類的樣子。一個鐵塔般的巨漢,身穿金『色』龍形鎧甲,面朝李易,恭敬的低頭彎腰喊道,「多謝主人。」

「不用多禮。」李易揮了揮手,含笑道,「如果我沒猜錯,你應該還沒有人類的名字吧?」

「是的,主人。」

「嗯,既然這樣,從今天起,你就叫王龍!」李易一臉笑意道。說完后,眼角卻是不由自主的抽動了幾下。

「謝主人賜名!」王龍卻沒有多疑,恭敬謝道。 廣市,華夏第三大城市,有著「千年商都」的美名。

夜幕下的廣市,被各種霓虹燈,渲染的宛如幻境之城。街道橫流,車水馬龍。一派欣欣向榮、繁華熱鬧的大都市氣息,籠罩在了城市的上空。

作為國際性大都市,廣市的夜生活,也是非常出名的。其中,最具特點之一的,就是廣市美食。廣市的飲食文化,聞名全國,源遠流長,是為華夏十大美食之都。

每當夜幕降臨,廣市的各條美食街上,會飄逸出各種美食的味道,在空氣中飄揚。吸引著來自國內外的遊人,情不自禁走進去。

今晚也不例外。此時,在廣市一條著名的美食街上,出現了三個格外引人注目的遊客。那是兩大一小。小的是一個**歲的小女孩,穿著粉紅色的公主裙。臉蛋粉嫩、純真可愛,精緻的五官、漂亮無比。白皙透滑的肌膚,似乎一掐就能掐出水來。兩隻小手上,拿著美食,不斷的往嘴裡塞。興奮著小臉,歡快的跑在最前面。

跟在小女孩後面的是一個俊逸青年,以及一個魁梧大漢。青年同樣英俊非凡,惹眼至極。引得旁邊路過的大姑娘、小媳婦,紛紛側目。更有甚者膽大的,向青年拋眉眼,暗示各種動作。

雖然引誘不斷,但卻不敢真的上前去搭訕。不為別的,只因跟在青年身後的魁梧大漢,太嚇人了。超過兩米的身高,穿著黑色的西裝,戴著黑墨鏡。雄壯的身軀,就像一頭蠻牛。渾身上下散發出狂野、彪悍、迫人的氣息。即便站著不動,也能鎮的普通人不敢靠前來。

漂亮的小女孩、俊美的青年、強壯的大漢。這樣一個組合,在其他人眼裡。立即就能想到,小女孩和青年的身份來歷不簡單。至於最後的大漢,毫無疑問就是保鏢了。

其它倒沒什麼,就是這保鏢也太嚇人了。害的那些有心搭訕的大姑娘、小媳婦,著俊美、多金的青年,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卻偏偏沒有一個敢上前去搭訕。這對她們來說,無疑是一種折磨啊。

雖然有心,但卻無力。只能著三人在人流中,慢慢消失。

「易,我要吃這個!」

一個小攤位前,漂亮小女孩停了下來,指著攤位上的美食,清脆開口道。

「行,麻煩給我來一份。」俊美青年二話不說,掏錢付賬。

攤位上的小伙,著青年從身上掏出的錢包里,那一疊紅色的老人頭,下意識吞咽了口水,心中暗道,「又一個有錢的公子哥啊,也不知是富二代,還是官二代?」

如果李易要是聽的到他的心聲,只怕會哭笑不得。自己算什麼富二代、官二代啊。莫名其妙來到202年也就罷了,要是還帶著202年的華夏人民幣,那才見鬼了呢。

這些錢,都是王龍這兩千年來,收集的一些古董,變賣后才得來的。李易自己身上,可是一毛錢也沒有。

收下王龍后,李易帶著小龍女夏如嫣,立即到了華夏。第一站,就是廣市。驚世海嘯,只有各國的領導人知曉,普通的民眾,根本不會知道。

對於這一點,李易是很清楚的。像那樣驚世駭俗的事,各國領導人又怎麼可能會讓它流傳出來?

毫無疑問,驚世海嘯是由五爪金龍引發的。但各國領導人,最感興趣的,並不是五爪金龍。而是那個讓黑色蛟龍,變成五爪金龍的神秘男子。

只不過衛星拍攝到的,只有一個身影。神秘男子的真面目,誰也沒見。到是神秘男子懷裡抱著的小女孩,引起了各國領導人的興趣。

李易不知道的是,他們三個人剛出現在廣市,就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

離開小攤位,嘴裡塞滿美食小吃的小龍女夏如嫣,小臉笑開了花,嘟囔著開口道,「嘻嘻,真好吃。」

「慢點。」跟在她後面的李易,用紙巾在她嘴角擦去油膩,憐愛道,「你晚上吃了那麼多,不怕吃撐著嗎?」

「不怕,這不有你嗎。」小丫頭頭也不抬的回了一句。

李易聽在耳中,頓時無語。心下卻也了解。小丫頭雖然變成了普通人,但這胃口,卻比普通人要大出十倍不止。三人從進美食街開始,小丫頭的嘴巴就從沒停下過。這一整條街吃下來,她居然還能吃的下。不愧是身具龍人的血統。

一邊走,一邊吃。很快,三人就出了美食街。

玩了一晚上,小夏如嫣,又吃了那麼多,按照李易的打算,是直接帶小丫頭回酒店休息的。只是沒想到,三人剛走出美食街的街尾。一輛警車,突然無聲無息間,從路邊駛了出來,停在了三人的面前。

「啪!」

警車門被推開,四個身穿警服的警察,從車裡鑽了出來。兩男兩女。為首的,是一個身材很是苗條的女警。

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穿著合體的警服,端得個魅力非凡。肌膚白皙,面色紅潤。鵝蛋型的臉龐上,一雙銳利如刀的眼睛,直視李易而來。

直挺的鼻樑下,誘人的紅唇緊緊抿著。若要說唯一的缺點,那就是眉宇之間,英氣太濃。使得一張本是絕美的俏臉上,多了絲陽剛的味道。不過,搭配身上的警服,英姿颯爽的一幕,讓人也不禁為之迷醉。

四個警察一下車,跟在身後的王龍。猛地一個閃身,「唰」的一下,擋在了小夏如嫣的面前,宛若一堵大山般,橫在了四個警察的前面。同時,用生硬的普通話,瓮聲開口道,「你們想幹什麼?」

王龍的速度太快了,快的四個警察還沒反應過來,就擋在了他們的面前。而且王龍無意中釋放出的狂暴、兇猛氣勢,一下子衝擊的四個警察駭然無比。情不自禁的,伸手掏出了腰間的手槍,指著王龍,緊張道,「不……不許動。」

「把槍放下!」到是為首的女警,在震驚過後,嬌聲喝道。 慾火皇妃 隨後,退後兩步,撤著方向,向李易,掏出自己的警牌,清脆道,「我是廣市xx警區第x大隊的中隊長,高勝男。有件事情需要麻煩你們,配合我們回警局調查一下。」

「呃,不好意思,高隊長。不知我們犯了什麼罪?」李易示意王龍退開,牽著小夏如嫣的手,著高勝男,淡然笑道,「如果沒什麼重要事的話,我想,最好還是在這裡把話說清楚,比較好。」

「不好意思,這是我們局長的吩咐。務必帶你回警局。」高勝男冰冷道,「如果你不答應,那我們只好得罪了。」

「哦,你們要用強?」李易似笑非笑。說著的同時,拍了拍有些害怕的小夏如嫣,淡漠道,「提醒一句,憑你們四個人,是拿不下我們的。另外,如果真有什麼重要的事,讓國安局的人來找我。你們警察……還是算了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高勝男臉色猛地一變,冷然道,「你這是不起我們警察了?」

「呃,這話我可沒說過。你可不能告我誹謗哦。」李易聳了聳肩,隨後,牽著小夏如嫣,在其他三個警察的槍口下,瀟洒離去。

走出去十步遠了,才揮了揮手,悵然道,「記住,讓國安局的人來找我。如果有必要的話。」

說完,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路燈下。

唰!

詭異的一幕,的三個警察頓時驚恐萬分,滿臉駭然。其中那個女警,更是嚇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另外兩個男警察,雖然沒坐下,但也是雙腿不住哆嗦,其中一個略微偏瘦的顫聲開口道,「他……他們是人是鬼?」

「你說呢?」高勝男扭頭了他一眼,冷漠道,「他們不是普通人。來,確實要上報國安的人才行。」

「呃……」兩個男警察面面相覷,卻也沒再說什麼。今晚這個任務,可以說從一開始,就處處充滿了詭異。從剛開始莫名其妙得到消息,要求全市的警察,注意兩男一女三個人。到後面的找到目標,然後是眼前神奇的一幕。每一處,都透露出了神秘。

高勝男沒有嚇住,那是因為她的家庭緣故,知道國內一些特殊部門的存在。若是普通的女警,她也要嚇個半死。畢竟,在華夏人民的心中,對鬼神一向保持著敬畏的心理。

這一邊,四個警察收隊回警局。另一邊,李易三人,踏著夜色,吹著夜風,在寬敞的馬路邊上,信步閑散著。

被四個警察無端攔住,小夏如嫣是嚇了一跳,直到這會兒,才恢復過來。李易卻清楚其中的緣由。如果沒猜錯,自己三個人,從進入廣市的那一秒開始,就被上面的人,給盯住了。之所以沒有立即出手,只怕是忌憚自己。

在收服王龍的時候,李易就感應到了自己有被偷窺的感覺。當時以為是錯覺。現在想想,只怕自己收服王龍的那一幕,都落入了別人的眼中。而通過的工具,毫無疑問,就是太空中的衛星了!

如此駭人的海嘯,確實會引起全世界各大國的注意。衛星追蹤海嘯的源頭,最後發現自己和王龍。這一過程,並不奇怪。

李易好奇的是,既然華夏上面的人,知道自己能收服王龍那樣的恐怖巨龍,那為什麼不派出龍魂的人,來找自己?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 「不對!這個時候的龍魂,貌似還只叫龍組!」李易恍然醒悟,心中暗道。小說排行榜top.

現在是2012年,龍王都還是自己剛收服的呢,龍魂又怎麼可能會存在?沒有龍王的龍魂,根本不能稱之為龍魂!李易知道,這個時候,華夏最強的異能組織,應該是龍組!

至於修真人士,已經消失上千年了。這個時候的龍組裡面,實力強的應該是龍蒂。只不過現在的龍蒂,應該還在閉關沉睡中。人魔的龍天也沒出現。除此外,實力最強的,就是龍刑等幾個老人了。

自己能夠收服一頭翻江倒海的怒龍,在上面的人眼中,不下於一顆定時炸彈,沒有充分的把握,是不會派人來接觸自己的。

剛才發生的事情,只怕是下面的人不知情,還以為是什麼罪犯之類的,才敢如此肆無忌憚。想想也是,若是廣市警局的局長,知道自己就是阻止海嘯的那個人,他還會如此隨便的讓下面的警察,胡『亂』「請」自己回警局嗎?

不僅不會,還不敢!

說到底,還是京城的人沒有說清楚。才讓廣市的局長,以為是其他人物。才會如此輕率的行事。這一點,李易還是能想通的。畢竟,不管是高達二千米的海嘯,還是龍王的存在,都太過驚世駭俗。上面自然能隱瞞的,就要隱瞞。

最後就是他們怕自己!一個能降服怒龍的人物,又豈是普通人?只怕在京都的某些人眼中,自己和那些傳說中的神仙中人,沒什麼兩樣吧?

一念及此,李易就不由笑出聲來。

「易,笑什麼呢?有什麼好笑的事,快和我說說。」小夏如嫣耳尖,忙搖晃著李易的胳膊,撒嬌道。

「沒什麼,只是想到一個笑話而已。」李易『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

「不要『摸』我的頭。」小夏如嫣拍打掉李易的大手,嬌嗔道,「什麼笑話,我要聽,我要聽。」

「好,好,我說給你聽。」見狀,李易忙一臉笑意道,「從前,有一隻小兔子,很喜歡吃東西。每次外出,都會帶回一大堆吃的。除了吃外,它還喜歡睡覺。直到有一天,小兔子發現自己吃的走不動了,才發現自己已經不是一隻兔子了。」

「不是兔子了?那它變成什麼了?」小夏如嫣好奇道。

李易忍住笑,「豬!它變成了一頭豬!」

「咦?兔子怎麼會變成豬呢?易你騙我,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小夏如嫣搖頭道。不過隨即,她發現了李易一臉憋著的笑意。猛地腦海中一亮,想到了什麼,嬌羞道,「呀,易你是在說我!」

「哈哈……原來,你還不笨嗎。」李易大笑,隨後,向前快速跑去,邊跑邊笑著,「嫣兒是頭小豬!」

「不是,易你才是頭小豬!不,易是頭大笨豬!」小夏如嫣拔腿就追。

當下,兩人在街邊上追打嬉鬧起來。跟在後面的王龍,看著如孩童般,和小夏如嫣玩鬧的李易,心中大感意外。

在王龍想來,李易這樣的強者,怎麼也要在外面,維持自己的風範不是?然而眼前的一幕,徹底顛覆了王龍的想象。在心底對李易的看法,無形中又多了一層。

不知是不是錯覺,在面對小夏如嫣的時候,王龍總感覺這個漂亮可愛的小姑娘,很危險!

是的,小夏如嫣給王龍一種危險的錯覺!

這個感覺很怪異,但卻真實存在。王龍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但心中卻一直警惕著。同時他也明白。李易不是普通人,喜歡的女人,又怎麼可能會是普通人類?

雖然跟著李易的時間,一天不到。但李易對小夏如嫣的寵溺和愛憐,傻子也看的出來。王龍活了兩千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雖然心底很是訝異李易和小夏如嫣的關係,但王龍心中卻清楚的很。那就是小夏如嫣,絕非是普通人類的小女孩!

廣市的夜生活很豐富,小夏如嫣是喜歡的不行,每到一處熱鬧的地方,就要玩上一陣。直到時間『逼』近零點了,李易才拉著依依不捨的小夏如嫣,回到登記的酒店。

黑暗生物查詢到夏蓮在華夏,但卻不知道具體地點。華夏地廣物博,那麼大的地方,找個人,也需要時間的。所以李易也沒有急著,立即就開始找人。而是先在廣市安頓下來,才慢慢開始,向全國輻『射』。

必要的時候,李易還想藉助國家的力量。這也是李易,為什麼在臨走前,和那些警察說,讓他們上報,派國安局的人來找自己。如果有了國安的力量『插』手,想必在華夏找個人,比自己要方便十幾倍。

這是李易原本的打算,只是,等李易回到酒店,打開居住房間的房門時,當場就有些傻眼了。

「你……你怎麼在這裡?」看著坐在自己房間沙發上的夏蓮,李易腦袋一時有些轉不過彎。虧自己還在想著,藉助國安的力量,找到她。沒想到,她已經等在自己房間里了。

見著李易傻站在門口,坐在沙發上的夏蓮,「噗嗤」一聲笑出來,「怎麼,看見我很意外?還是說,你不想看見我?」

「是很意外。至於想不想看見你,那是因為你對我做出了那樣的事,還沒負責就跑了,我當然想見你。」震驚過後,李易恢復常『色』,淡然笑道。

「呸!誰對你做什麼事了?」夏蓮臉『色』一紅,嬌嗔道,「也不看看這裡還有其他人在,不知道有些話不能『亂』說的嗎?」

房間里除了夏蓮,確實還有其他人在。兩男一女。女的李易之前已經見過了。正是那美女警花隊長,高勝男。兩個男的,李易到是沒見過。

不過,不用李易先開口,兩個男的,已經一臉激動站了起來,看向李易,其中一個有些威嚴的中年男子,開口介紹道,「李先生你好,我是廣市的警局局長,這位是國安,張勝同志,這位是我們局裡xx區的……」

「高勝男隊長是吧,局長不用介紹了,高隊長我認識。」李易笑著打斷道,「話說回來,我和高隊長,分開還沒三個小時呢。你們就那麼快,找到了我住的地方。」

聞言,局長大人乾笑了兩聲,訕笑道,「應該的,應該的。」

隨即想起了什麼,示意道,「既然李先生已經回來了,那我們就回去了。小高,你留在這裡,陪同夏組長。如果李先生和夏組長,有任何要求,記得隨時聯繫我。」

「是,局長。」美女警花,高勝男應聲道。至於李易,完全無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