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師兄漲紅了臉:「我……你叫我十師兄便行了,知道我名字作甚,」

龍飛宇道:「好罷,連名字都不知道,我待會分東西可不會分給你,」

十師兄一愣,緊接著連忙更加抱緊了龍飛宇:「別啊,龍師弟,這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我說還不行嗎,」

十師兄的臉色有些紅,咬了咬牙道:「我的名字,叫做石施帝,」

「啥,」龍飛宇有些一頭霧水:「十師兄就十師兄,怎麼變成十師弟了呢,」

十師兄尷尬道:「這個石施帝,不是那個十師弟,」

「什麼這個十師弟那個十師弟的,」龍飛宇有些疑惑,

十師兄解釋道:「石頭的石,施加帝威的施,施加帝威的帝,石施帝,」

龍飛宇拍了拍額頭:「原來是這樣……好吧,我還是叫你十師弟,我答應過給你們換裝備的,大男兒言而有信,這是你們的……」

龍飛宇說著,手腕一抖,十把尊級的魂器叮叮噹噹的落在了地上,

看起來,龍飛宇的動作像是扔垃圾似的……

但是,十個師兄,都不是不識貨的人,在尊級魂器出現的一瞬間,他們的眼睛都直了,

尊級魂器,真的是尊級魂器, 黑羽龍翱翔天際,黑羽上揚,迎擊而上。


雷雲獸造成的傷害高達30000點,但是黑羽龍卻是絲毫不在意。

韓秋目光閃動,高喝道:"發動黑羽龍的效果!"

黑羽龍厲嘯,羽翼之上的羽毛開始變紅,幾乎就要滲出血來。

雷雲獸狠狠的撞擊在黑羽龍的翼膀上,但卻像被一座山嶺阻隔,所有的傷害皆被吸收。

黑羽龍的效果是對方發動效果傷害時,通過降低700的攻擊力,將那次傷害無效!

黑羽龍原本攻擊力是2800,因爲龍族同調士的效果,攻擊力是3600點,降低700點便是2900點。

貝加眼曈一縮,不可置信。

但他還有一次可以攻擊,雷雲閃動間,滾滾的神雷自九天而下,似乎劈開了天宇,閃電像是不要前的暴雨掉落下來。

雷霆萬鈞,這是貝加的終極奧義,不管敵人如何敏捷也無法躲避。空間封鎖之下,就算是一般的空間奧義上位神也很難走脫。

"發動陷阱卡’金屬反射泥’!"

"再發動陷阱卡’位置轉移’!"

黑羽龍化作黑色的光圈,驀地變成了一個泛着金屬色澤的反射泥——一個防禦力3000的金屬怪獸。

轟!

反射泥擋在黑羽龍前方,更是被瞬間洞穿,但那攻擊卻還是貫通了過來,擊打在韓秋的胸膛上。

嗑出一口血,韓秋揉了揉自己胸膛,那裏已經被染紅。

"上位神……果然很難對付。"韓秋喃喃道。

可以看出高速世界對於貝加的影響也快到了極限,如果再持續下去,自己必定難逃魔爪。到時不做出一些巨大的犧牲是逃不了的。

隨着貝加強猛的一擊,韓秋受到了巨大的傷害,周身的空間卻也逐漸的瀕臨崩潰。

忽然一道奇特的光束閃動到了兩人上空,在這樣緊張的時刻,突然出現一個人,不管是誰都會嚇一跳。

這是一個青袍老者,身軀健碩不顯老邁,雙眼炯炯有神,留着長長的鬍鬚,幾乎都要拖在地上。此刻他正怔怔的打量黑羽龍,臉頰上帶着激動和興奮,眼睛都彎成了月涯。

"這條龍,我要了。"好像理所應當一般,老者淡漠的說道,同時大袖一捲,居然瞬間打破了兩人的束縛,就要將黑羽龍奪走。

貝加急停而下,驚駭的看了眼老者,抱了個拳,隨後也不管韓秋了,當即化作流光,消失在天際。


雖然不知道爲何貝加如此害怕老者,但是韓秋卻顧不上這些,他只知道自己的怪獸居然要被他人奪走!


以韓秋的性格,怎麼會被別人這樣欺凌。而且老者高高在上的話語,着實讓他不爽。

騎乘決鬥被打斷,也無法再進行,黑羽龍當即就被韓秋召了回去。

見自己看上的龍突然消失,老者也是瞪大了眼睛,愕然無語。

目光閃了閃,看了眼充滿敵意的韓秋,腦海中驀地閃過一絲靈光,失聲道:"你是召喚師?"

還未等韓秋回答,老者又道:"你既然是中位神,但爲何卻召喚出下位神級別的怪獸對戰?"

"小友,那隻怪獸不過下位神,我可以贈你十斤紫墨石,換取那龍,你意下如何?"

老者突然的變臉,讓韓秋也是反應不及。但旋即就明白,這個老者必然是一個超級存在,知道一些主神間的祕辛,顯然召喚師的特殊地位,他也略有耳聞。

不過他爲何對黑羽龍那般在意?居然捨得用紫墨石來換取。

紫墨石是神界都極其稀有的神物,主要作用在兵器上。比如一個上位神器摻入一斤的紫墨石,足以生生提高上位神一個品階。十斤的紫墨石甚至可以達到僞主神器的地步。

韓秋心中疑惑着,但卻沒有顯露出來。

冷冷凝視老者,韓秋嘴角露出一絲嘲諷,他本就不是善用兵器的人,雖然實力上弱了些,但畢竟戰鬥的多是自己的怪獸,他們一般用不上武器。

D輪緩緩降在地面上,韓秋整了整自己的衣衫,跨出D輪,手臂橫於決鬥盤後。

幾聲金屬結合聲,決鬥盤已經牢牢的錮在了他的胳膊上。

騎乘決鬥模式雖然不能解除,但卻可以通過自帶的決鬥盤進行傳統決鬥。當然解鎖召喚也被禁止。

雙方實力差距過大,但韓秋卻絕不會退縮,只要對方有攻擊的趨向,他只會迎擊而上。

老者眼睛幾乎成了一條線,在他的腰間掛着一塊古樸的令牌。令牌是木製的,一個大大的將字鐫刻其上。

"這裏是神獸的領地你知道嗎?"老者不着邊際的說道。

仔細環視四周,韓秋才發現,這片叢林高大寬廣,在騎乘決鬥的過程中也未注意,雖然有不少的神獸,但也沒太在意,畢竟這裏是神界。

老者笑道:"我的名字叫青河,本體是九彩神羊,或者你也可以叫我九彩魔尊。"

韓秋一驚,在神界可以用上’尊’的字眼只有那些七星惡魔極限強者,與修羅都相距不遠。老者居然會是一個七星惡魔,也難怪貝加如此懼怕他。

但他似乎並沒有佩帶惡魔徽章,顯然盛名已久,整個神界達到七星惡魔極限的估計不到千人。

千人看似很多,但與諾大神界的億億生命相比,比例小的可憐。

"我們都隸屬於神獸家族,所有進階而上的神獸都會被我們接納。有巨大潛力的我們會着重培養。而你的那條龍,我從未見過,而且潛力巨大,相信經過獸族的培養,它會變得更加強橫。所以,我請求你……"

一個七星惡魔請求,姿態可以說放的很低了。但是韓秋知道他只不過是顧忌自己的身份,在神界,自從主神和神王聯合後,召喚師的地位高貴到不可思議。

絕對不可招惹召喚師,這是每個古老家族的祖訓,就算是大圓滿強者乃至僞主神的後裔都不敢逾越。

召喚師,那是禁忌的代名詞! 伴隨著叮鈴鈴的聲音,眾人的眼珠更是瞪大了,

「天天天……我的老天,十把尊級魂器……」十師兄已經沒有了尷尬,此刻卻是全身激動得顫抖,

藍雁峰的苦逼,不止是上下的弟子動,他們也懂,

七脈會武,沒有好的魂器,就是被人虐的節奏啊,其他六脈的核心弟子,哪個不會富裕得一身流油,唯有藍雁峰,就是被嘲笑的對象,所謂的魂器,不過是靠著點首座的面子,才能有微薄的分配,

現在,龍飛宇的十位師兄,只有皇級魂器的配備,

而公孫喬作為掌門的女兒,也不過是得到尊級魂器的配備,

可以說,聽上去不錯,實際上卻是寒酸至極,

所以,可以想象,當龍傲天拿出十件尊級魂器出來的時候,眾人是多麼的激動,

龍飛宇笑道:「我根據師兄們的魂力屬性製作出來的,師兄們自己分配就好,」

眾位師兄們點了點頭,興奮的分配了起來,

龍飛宇已經意識到了,十位師兄,都是五行屬性,金木水火土,至於稀有屬性,例如說陰屬性,陽屬性,黑暗屬性,光明熟悉,以及最為罕見的生命屬性,在流雲宗之內,龍飛宇還沒有遇到,

龍飛宇心中暗自疑惑,在古楚帝國之內,似乎沒有那麼罕見吧,隨便來一個黑龍什麼的,都是黑暗屬性了,

十位師兄很快就分完了魂器,也打斷了龍飛宇的思緒,

「師弟,聽說過幾日你就要進入封妖塔中,尋求那傳說中,萬年前留下來的傳承了,」大師兄良峰走到了龍飛宇的身邊,

龍飛宇點了點頭:「我感覺到封妖塔與我有緣,我定然是要進去看一看的,」

良峰點了點頭:「龍師弟,我是來提醒你,封妖塔好像並非如此平靜的,每一個人進入其中,碰到的場景都是不一樣的,有些人十分平靜,有些人卻是兇險萬分,」

龍飛宇點了點頭:「就算是兇險萬分,我也要進去試一試,」

第二道鴻蒙刻痕,或許就在裡面,

良峰看見龍飛宇如此堅決,也不再勸阻,只是提醒道:「龍師弟,一旦進入封妖塔中,封妖塔會自動封閉三個月,三個月以後,你方可出來,裡面的天地靈氣比較稀薄,你要進去就要做好心理準備,」

龍飛宇點了點頭,笑道:「大師兄你放心,我知道了,」

「嗯,」良峰點頭,晃了晃手中的劍:「龍師弟,十分感謝,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那麼順手的魂器,我彷彿感覺到,魂器和我之間,竟然是有一絲的默契,」

龍飛宇聳聳肩,知道這是因為自己的混沌之火,與不朽石爐共同的作用之下,讓魂器有了一絲的靈性:「大師兄不用謝,畢竟,我也不想七脈會武失敗,然後全身的魂力被廢,」

一夜,很快的晃過,

第二天,龍飛宇一早已經找到了公孫長志,今天,從理論上說,是確定進入封妖塔名額的一天,雖然公孫長志再三說沒有問題,但是,龍飛宇還是前來確認,星眸中流露出一絲渴望,

穿過藍雁峰主殿,後面便是公孫長志的修鍊室,

「師傅,」龍飛宇輕聲叫道,與此同時,輕輕的敲了敲門,

修鍊室中,卻好像有些吵鬧的聲音,

「吱呀,」門打開了,

龍飛宇卻是在瞬間瞳孔一縮,開門的人,給他一種強大而不可戰勝的感覺,自己在他的一眼掃視之下,好似赤果著身體,絲毫沒有隱瞞,

而更加重要的是,這個人,並不是藍雁峰的首座公孫長志,而是一個中年男子,

「你是,」那個中年男子皺了皺粗短的眉頭,顯然是很不悅,

龍飛宇的眉頭也是隱蔽皺了皺,不過,表面上仍然是恭敬道:「藍雁峰弟子龍飛宇,見過首座,」

「嗯……」那中年男子點了點頭,看向龍飛宇有些輕蔑的感覺,按照流雲宗的慣例,住在頂峰的,只有流雲宗的核心弟子,

這個中年男子,真是白銀,黃靈峰首座,

即使是黃靈峰的實力不是很強大,但是,有些核心弟子,也是到了魂聖的地步,

再看看龍飛宇,卻只有魂王五轉的修為,這讓白銀心中很是有優越感,看向龍飛宇又很是鄙視,

龍飛宇進入了修鍊室中,卻是眼神一凝,公孫長志坐在首座,旁邊還坐著三個人,連同這個白銀,一共有四個人,看起來實力皆是恐怖至極,

龍飛宇只要稍稍一想,立即就明白過來,這些人都是各個山峰的首座,在如今來到這裡,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龍飛宇有些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只聽見白銀走回自己的位置,冷笑一聲:「哼,公孫首座,你怎麼說也是一個魂帝,在我們瑞天大陸上,乃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你再看看藍雁峰,都是一些什麼廢物,」

白銀斜著眼睛,極度鄙視的看了一眼龍飛宇,又是暗哼了一聲,


其餘三大首座,也是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而四大首座中,有一個,卻是一名中年女子,想來,便是只收女子為徒的綠波谷任問香任首座了,

公孫長志卻是很是關切的看了一眼龍飛宇,道:「飛宇,你先下去吧,你要找我說的是,我知道了,」

龍飛宇的眼睛一凝,感覺有些不正常了,

只聽見那個任問香冷笑道:「公孫首座,你這回那麼爭取封妖塔的名額,莫非就是為了這個小子,你們打算孤注一擲,」

公孫長志有些惱怒:「封妖塔萬年以來,從來沒有人在裡面得到過什麼好處,你們非要預定一年之中封妖塔的所有名額,是什麼意思,」

任問香道:「封妖塔本來就是我們流雲宗共有的寶地,你們藍雁峰一脈霸佔了多少年,借給我們用一年又如何,」

公孫長志猛地一拍桌子,憤怒道:「任首座,你今日怎麼也變得這樣,莫非,為了一些權力,你們都忘記了本心不成,想當初,我們七個師兄妹,感情是何等的好,你如今卻要活生生的想將藍雁峰逼向死路,」

任問香故作驚訝道:「我可以一直記得我們的師門情誼,才厚顏來找你要進入封妖塔的名額,而且,我們又怎麼會將你逼上死路,」

公孫長志的面色鐵青:「任首座,你真的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的心中害怕,我們藍雁峰最後一年,會有人領悟到封妖塔中的至高傳承,為了以防萬一,來要這封妖塔的名額,」

龍飛宇的眼睛微眯,果然,沒有那麼簡單,這些首座,沒想到也那麼卑鄙,外界傳聞流雲宗乃是名門正派,看來內中也同樣有齷齪的事情存在,就說自己在這藍雁峰,已經遭了許多罪了,而藍雁峰,本身又是被人欺負的對象,

平靜了一下心情,龍飛宇緩緩的朝著其他六脈的四大首座走了過去,

唰唰唰,

四道目光,帶著一點威壓,加在了龍飛宇的身上,

「哪來的毛頭小子,竟然如此的不懂禮儀,」白銀冷嘲熱諷道,

任問香也是冷笑一聲:「藍雁峰,不過是如此素質,我看應該早些取消藍雁峰一脈,省得在外人的眼中留下笑柄,」

「呵呵,」龍飛宇冷笑一聲,傲立在修鍊室的中央,被其他六脈的四大首座包圍在中間,卻是怡然不懼:「笑柄,若是藍雁峰被除掉了,才是流雲宗最大的笑柄,所謂的名門正派,所謂的以天下為己任,但是流雲宗的宗門之內,卻是為了一些利益,而欺壓同門,讓同門苦不堪言,七脈本是同根,何必相互傷害,」

四大首座皆是臉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