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小笛以自殺式的攻擊,阻擋了華常青一瞬。致使一直被那百丈大妖和李英瓊追殺不休的華常青,終於被堵住。隨後李英瓊一劍斬了華常青的戰馬,百丈大妖則轟出一拳。將華常青與越小笛一起震成了碎末。

越小笛死的時候,是笑著的。

雖未能在死亡遊戲中活下來,雖最終還是難逃一死,但至少……殺死了華常青,替自己,替姐妹們報了大仇。

如此,死亦無憾。

越小笛一死,曾經的五人組,便只有上官琉璃和師棠妃存活。

但上官琉璃和師棠妃的形勢。也已經岌岌可危。

她二人雖未被分散,但玄天邪帝正壓著她倆打。刀劍絕技橫掃四方,劍氣刀罡斬得二女苦不堪言。身上衣裙已七零八落,雪膚玉肌之下。儘是觸目驚心的條條血痕。

可哪怕二女已戰得如此艱難,玄天邪帝卻也始終只出了「三刀」、「三劍」。刀劍合一的三大絕技,則一招未出。


若上官琉璃和師棠妃無法再度突破。爆發潛能,那麼待玄天邪帝刀劍合一出手。哪怕只出一招「紛紛擾擾斷風雲」,上官琉璃和師棠妃也必將在劫難逃。

「王超。你就眼睜睜看著她們去死嗎?」眼看蔡琰、趙君薇、越小笛相繼死去,上官琉璃和師棠妃也陷入困境,慕霜晴終忍不住開口:「她們可是極有潛力的……」

「有潛力又怎樣?若不能將潛力轉化成實力,那就不是我需要的人,那就活該去死。」

王超冷酷地說道:「不要忘了,這一批試煉者,只是在玄月城中搜羅的。 他們說我是害蟲 ,像玄月城這樣的大城,還有九個。甚至有比玄月城人口更多的大城。而越國也只是天下之間,微不足道的一個小國而已。世間億萬人口,有的是潛力種子。便是這批潛力種子死絕,又有什麼可惜?」

他嘴上如此說,心裡也是這般想的。

這批遊戲者,也就夏幼蓉是真得了他青睞,其他人若不自己爭氣,那就去死好了。有的人,甚至死了,都無法讓他多看一眼。

比如那華常青。先前華常青連累夏幼蓉時,王超還曾想出手抹殺他。 哈利波特中的魔法師與愛情公寓

無論華常青曾經的身份有多麼顯赫,在王超看來,都不過是只螻蟻而已。他死時,王超甚至連暗爽的感覺都沒有——王超幹掉過華常青兩次,爽感早在前兩次就消耗一空了。

試煉者們被王超漠視甚至無視,倒是那李英瓊,頻頻受到王超關注。

時至現在,王超對李英瓊的關注,已僅次於夏幼蓉。

而李英瓊的表現也頗有意思。

在與那百丈大妖合力斬殺華常青后,李英瓊突然掉轉槍口,一劍削在了那百丈大妖身上。

那百丈大妖沒有真實智慧,一應行為,全按照程序和規則。因此在轟殺華常青、越小笛后,百丈大妖就想去找別的試煉者麻煩,根本未曾提防前一刻還在與它並肩殺敵的李英瓊。

所以李英瓊這一劍,毫無懸念地斬下了百丈大妖小山般巨大的頭顱。

然後李英瓊就陷入了險境。

因為那百丈大妖,並未給她一劍斬死。其頭顱被斬掉后,百丈大妖身首兩分的龐大妖軀,突然化成熊熊烈焰。烈焰之中,鳳鳴響起,隨後那大妖便浴火重生,又恢復成完好無缺的狀態。

大妖方一重生,便毫不遲疑地朝李英瓊發起了攻擊——它雖未進化出真實智慧,但也算是一段智能程序。其性格設定中,又有殺伐果斷、翻臉無情的因素。所以砍了它一劍的李英瓊,自是要承受它的怒火。

而那大妖實力極為強悍,一旦認真起來,李英瓊便迅速落入下風。轉眼之前,便岌岌可危、險象環生。

雙方打著打著,不知不覺,竟然靠近了上官琉璃、師棠妃與玄天邪帝的戰場。

而無論是上官琉璃、師棠妃,還是李英瓊,都因專註於戰鬥,對此一無所知。

「她們死定了。」慕霜晴見狀,頗為惋惜地一嘆:「兩個近乎無敵的妖魔合流,上官琉璃和師棠妃沒機會了。那女劍修,看樣子也活不了啦!」

說到這裡,她看了王超一眼,道:「當然,某人若出手的話,還是可以挽救一下的。」(~^~。)(www..)I640 王超負手淡看一切,對慕霜晴的話,不作任何回應.

這是將決出蟲族指揮官人選的最終死亡試煉,勝出者,將被王超以大量的資源進行栽培,將來更可能獲得獨領一軍,權傾一方,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崇高地位.

強大的力量,崇高的地位,豈能輕易予人?

豈能輕易賦予無能的弱者?

如今不比當初起家時,當初在東海,剛剛起家時,王超沒多少選擇,連幾個凡人武者都要招攬.如今不說勢大根深,但在越國,扯著朱雀宗虎皮,至少也能算是一方豪雄.再擇人才,當然有資格挑剔.

所以,除了被王超視作玩伴的夏幼蓉,任何試煉者,都不可能得到他的援助.

想要活下來?簡單,爆發潛力便可.


玄天邪帝雖強,那百丈大妖雖可怕,但也並非無懈可擊,並非絕對無法戰勝.

只要上官琉璃和師棠妃,能夠壓榨出真正的潛力,必能覓得一線生機當初第一批的試煉者中,周雲娘開始時並不如何起眼.甚至都未被王超和母巢當作潛力種子看待.

但在最後的死亡試煉中,她卻一路爆發,神擋殺神,魔擋降魔,幾乎毫髮無傷地打通了死亡試煉,從眾多潛力種子中脫穎〗☆長〗☆風〗☆文〗☆學,ww∽w.c╮fwx.n○et而出,成為王超麾下最受他寵信的刀鋒女王之一.

地位卑微,生活艱辛,童養媳出身的周雲娘可以如此逆轉命運,上官琉璃和師棠妃身為出身越國大派的天才修士,若連周雲娘都比不上.那麼王超根本就不會再多看她們一眼.

哪怕上官琉璃和師棠妃都是難得的美人,但江山如畫.美人多嬌,天下之大.哪裡尋不著美人?

王超早已過了見著美女就想推倒的階段.

他現在雖然還常干強搶美女,強上美女的勾當,卻純是出於趣味和佔有慾罷了.真到抉擇的時候,美色於他,已不能再構成籌碼.

至於李英瓊……她雖因暗助夏幼蓉的舉動,讓王超愛屋及烏,對她有了些好感,但那點好感,也僅僅是讓王超棄了親手毀滅她的想法罷了.

難道李英瓊不出手,王超就救不了夏幼蓉?

身為這精神空間的主宰.再危險的局面,王超也能輕易扭轉.有他在,夏幼蓉受再重的傷,也不可能死在這死亡試煉中.

所以,對於李英瓊,王超固不會再親手毀滅她,可若她死在別的攻城怪物或試煉者手中,王超一樣會坐視不理.

見王超對自己的話充耳不聞,慕霜晴悵然一嘆.不再多言.

她知道,王超一旦作出決斷,那麼任何人都難再勸他改變主意.

他既沉默,上官琉璃和師棠妃.還有那位名叫李英瓊的女劍修,便只能自求多福了.

下方戰場.

上官琉璃奮力格開玄天邪帝凌厲一刀,半個身子卻被巨力震至酥麻.不得不暫退,由師棠妃獨自頂上.正回氣時.忽覺一片龐大的陰影當頭罩來,回頭一看.頓時心涼半截.

原來不知不覺間,那所向無敵的百丈大妖,居然靠攏了過來,投下的陰影,已然將她和師棠妃籠罩在內.而她和師棠妃在玄天邪帝強大的壓力下,不得不全神貫注地迎戰,竟一直沒有發現這一點.

此時雖已發現,卻為時已晚.前有無法擺脫的玄天邪帝,後有不能力敵的百丈大妖,她和師棠妃竟已無路可逃.

一直在遊戲中堅強生存著的上官琉璃,心中浮出一抹苦澀.但她沒時間品味這苦澀,因師棠妃已招架不住玄天邪帝的刀劍,身上又迸出數道凄厲血痕.上官琉璃見狀,只能咬牙撲上,助師棠妃頂住玄天邪帝連綿不絕的殺招.

“就要結束了嗎?”上官琉璃連擋玄天邪帝三劍,第四劍卻只勉強擋開,仍被玄天邪帝的劍鋒擦了一下,肋下破開一道深可見骨的劍痕,鮮血一陣狂涌.

她身上早已遍布橫七豎八的傷口,本就大量失血.又中這一劍,鮮血狂噴之下,終於迫近極限.她臉色瞬時蒼白得近乎透明,嬌軀一晃,眼前好一陣發黑,渾身虛脫無力,只覺氣力將竭,連劍都似握不住了.

師棠妃的情況,也不比上官琉璃好多少.倏忽之間,就被玄天邪帝一劍刺穿小腹,接著邪帝長刀一橫,就要斬下美人首級.

上官琉璃見師棠妃遇險,本已接近極限的身軀,不知怎地,又生生爆出一股巨力.

於是她騰空,飛刺.

一劍西來,天外飛仙!

鐺!

玄天邪帝斬向師棠妃玉頸的長刀,猛地改變軌跡,擋在了那一道仿如天外飛來,不屬凡世的驚艷劍光.

悠長的金鐵交擊聲中,一直氣定神閑,從容優雅的玄天邪帝,眼中首度閃過訝然.高大的身軀,亦隨之一震,不由自主後退了半步.

壓著上官琉璃和師棠妃打了老半天的玄天邪帝,竟首次被上官琉璃擊退.

亂世恩仇錄 ,但這代表著,從這一刻起,戰鬥的局面,再不是一面倒.

上官琉璃身上傷勢莫明自.[,!]愈.不但傷勢痊癒,氣勢比之先前巔峰時,更提升了至少一倍.她一劍迫退玄天邪帝后,腳不落地,借力飛起,空中轉折半周,再朝玄天邪帝刺來一劍.

身姿飄逸,翩翩若仙.劍若驚鴻,弒神誅仙!

這一劍刺出,玄天邪帝神再變,突然刀劍齊出,終使出了刀劍合擊的第一式必殺神技紛紛擾擾斷風雲!

“玄天邪帝出神技了!”慕霜晴驚嘆:”不知道上官琉璃能不能接下這一劍.”

“應該可以的!她方才又爆發了一次,實力足足翻了一倍!”青兒握緊拳頭,俏臉上滿是亢奮暈紅,目不轉睛地盯著上官琉璃和玄天邪帝,緊張地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

下方戰場.

風雲色變,刀罡如熾陽,劍氣沖九霄.

邪帝刀罡劍氣如海如潮,又如暴雨傾盆,密布每一寸空間,絞殺一切,斬斷風雲.上官琉璃如大海風暴中的孤燕,挾一道凌厲的電光,在辯雨中穿梭,衝破大浪,撕裂颶風.

珠落玉盤般綿密的金鐵交擊聲響起,殷紅的鮮血飛濺如雨.

上官琉璃剛剛恢復如初的琉璃肌膚上,又遍布條條觸目驚心的血痕.刀罡劍氣侵入肺腑,令她七竅涌血,一時凄厲如血海中爬出的厲鬼.

但付出如此大代價,並非沒有收穫.那天外飛來,弒神誅仙的一劍,終衝破羅網,點在了玄天邪帝身上!

雖只點中肩頭,雖只入肉一寸,但她終於在首次擊退玄天邪帝之後,又令玄天邪帝首度負傷!

“不錯.”一直從容沉默的玄天邪帝,終開金口,淡淡讚賞一句.


“但還不夠.”話音未落,邪帝再一次刀劍齊出.

蕭蕭殺殺滅紅塵!

上官琉璃剛剛才爆發一次,好不容易擊傷玄天邪帝,但自身亦耗空力量,眼見便要被這天羅地網般的刀罡劍氣絞殺成渣,師棠妃的怒吼突然響起:”不要,無視,我啊!”

怒吼聲中,一股渾黃氣浪轟然爆發.氣浪橫掃間,一條黃沙凝結,遍布紫色花紋的猙獰獸臂,蠻橫地撞入刀罡劍氣凝成的天羅地網之中,擋在了上官琉璃身前.

噗噗噗……沉悶的斬擊聲中,那黃沙凝結,遍布紫色花紋的猙獰獸臂,不消片刻,便給邪帝刀劍斬成碎末.但獸臂雖毀,上官琉璃卻及時逃過一劫,脫離了邪帝神技覆蓋範圍.

邪帝收勢,定睛一看,卻見方才被他打得差點生活不能自理的師棠妃,此時正站在一頭狸貓狀的大怪物頭上,氣勢磅薄如無垠大漠.上官琉璃亦站在那不比百丈大妖小多少的狸貓狀怪物頭上,方才衰落的氣息,也正在快速的恢復之中.

“老傢伙,你的死期到了!”師棠妃氣焰滔天,戟指厲喝.

話音剛落,一隻小山般巨的拳頭,突然從天而降,朝師棠妃和上官琉璃打來.

卻是那追著李英瓊打的百丈大妖,終於踏入了此方戰場.

看到體型碩大的狸貓狀怪物,百丈大妖出於大型生物的本能,對那狸貓狀怪物橫豎看不順眼,便在一手攻擊李英瓊的同時,提起另一隻拳頭,當頭給了那狸貓狀大怪物一拳.

師棠妃和上官琉璃恰好站在大怪物頭上,如此一來,她二人便也給百丈大妖的拳勢覆蓋.

本因再次爆發,戰力翻番,正不可一世,意氣風發的師棠妃見狀,不由驚叫一聲,和上官琉璃飛快地跳下了狸貓腦袋.與此同時,那狸貓狀大怪物張開大嘴,噴出一個巨大的風團,與百丈大妖的拳頭狠狠一碰,爆出驚天動地的巨響.

大妖拳頭只被擋了一瞬,便又繼續下落,只一擊,便將那狸貓狀大怪物轟成了漫天黃沙.

風團被百丈大妖的拳頭擊碎時,瀉出無量狂風.此時狸貓狀大怪物粉碎成黃沙,給狂風一吹,戰場上頓時如沙漠里的沙塵暴降臨,茫茫黃沙隨風亂舞,所有人眼前都是昏黃一片,茫然不可視物.

上官琉璃和師棠妃對視一眼,斷然道聲:”跑!”隨後兩人趁著風沙肆虐,撒腿就跑.跑著跑著,旁邊突然閃現一抹紫色光芒.二女見這紫光眼熟,側頭一瞥,頓時滿臉古怪.

卻正是李英瓊,御劍貼地疾飛,恰與她倆齊頭並肩,雙方間隔還不到兩丈. 在上官琉鐐師棠妃發現李英瓊的同時,李英瓊也發現了她倆。。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

於是:「你怎麼也往這邊跑?」

「你們怎麼也往這邊跑?」

雙方同時開腔,異口同聲地質問。語氣、台詞近乎高度一致。

不同的是,上官琉璃這邊有她和師棠妃兩個人質問,李英瓊那邊就只她一人。不過即使只一人,李英瓊的聲勢,也並不比上官琉鐐師棠妃兩人稍弱。

發現彼此的語氣、台詞近乎一致后,雙方齊齊一愣。隨後又同時開腔:

「是我們先往這邊跑的!」

「是我先往這邊跑的!」

又是高度同步的辯解兼質問。完了雙方再次齊齊一愣,隨後又幾乎同時開口。

師棠妃:「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把那頭大妖引過來,我們哪會落到如此地步?」

李英瓊:「你們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們把那個高手引過來,我哪會落到如此地步?」

這一次,上官琉璃倒是沒開口。不過師棠妃和李英瓊的話,又說得差不多完全相同,顯出一種近乎詭異的默契。

然後李英瓊就沉默了。

再之後,上官琉璃說道:「你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嗎?」她本想說「攻城怪物」的,但看到李英瓊充滿人『性』化的神態動作,言語之間,也和生人無異,「攻城怪物」四字便說不出口了。

師棠妃卻是心直口快,徑直說道:「真是奇哉怪也,你一個攻城怪物。怎麼會和另外的怪物打起來?還跟我們一起落跑?」

說話間,她向前一掌推出。掌心飛出無量黃沙,將前方一群怪物淹沒。五指隔空一握。那淹沒怪物的黃沙便轟然縮緊,將包裹在黃沙中的怪物統統碾成血沫。

三人雖借黃沙大風的掩護,暫時擺脫了百丈大妖和玄天邪帝,但城防已失,攻城怪物早大舉入城,滿城都是無窮無盡的怪物,沒有一寸安全的地方。非得一邊前進,一邊殺怪不可。

「攻城怪物?笑話,我李英瓊身為峨眉劍仙。堂堂正道,怎麼可能是怪物?」李英瓊劍眉倒豎,不滿地說道。

師棠妃道:「你若不是怪物,先前為何要攻擊我們五姐妹?」

李英瓊道:「分明是你們先沖我動手的!難道你們向我出手,我還得引頸就戮不成?哼,別以為你們先前是真將我迫入下風,若我真痛下殺手,你們豈能活到現在?」

說罷,她朝前並指一點。指尖迸出一道金光。

那金光乃是一口一尺長、三指寬的金『色』飛刀,電芒般『射』入前方一群妖魔中。隨後便見金芒連閃,耀眼金光連成一片,仿如熾陽當空。

當金光消散后。那群妖魔已盡數撲倒,全給那金『色』飛刀斬成了碎塊。

李英瓊二指一勾,那金『色』飛刀又倒飛回來。化作一道金芒,沒入她指尖:「看到沒?這便是我的太白金刀。方才與你們『交』手時。我只動用了紫郢劍。太白金刀等法寶並未出手。若諸寶齊出,你們豈能在我手上討到便宜?」

師棠妃不服道:「說得厲害。怎不見你斬殺那百丈大妖?」

李英瓊神情凝重,道:「那百丈大妖太過詭異,我將它斬首,它卻浴火重生,恢復如初。我若不惜消耗,還能再斬它一次。但我也不知能否將它徹底殺死。若它再來一次浴火重生,那我可就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