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笙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商量大婚的事情!」

說完,他從南宮沫身邊走過去,聽南宮沫糾結復語,「商量大婚的事?」

南宮沫轉回身子,「這完完全不可能嘛,太子殿下可是喜歡的姐的,娶一個不愛的女子又何用?」

景笙停住腳,側身道,「我還以為你整日往太子府跑,已經和他有一腿了。」

「啊呸,什麼叫有一腿,我是想有一腿,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想跟我有一腿!」南宮沫像個潑婦一樣,雙手掐腰。

景笙也不在搭理她,拐彎就到了自己去府前。

簡言看著那金色的牌匾上寫著『狀元府』三個字,她心裡特別欣慰,他終於實現了自己的願望,給景家祖宗長了臉,讓致富村的百姓有了新希望,給孩子們樹立了好榜樣。

簡言揉揉泛酸的眼睛,剛剛抬起頭來就看見幾位宮中人士,拿著聖旨朝著狀元府走來。

「公子請留步。」

景笙和臘月詫異的轉身,看到來人手中的聖旨眉頭心頭開始不安起來。

「曹公公。」

景笙微微頷首,並未施禮,自他考入狀元以來,得到皇令,朝廷上下只需他一人特例可以不行禮。哪怕對面是皇帝,他也可以不施禮。

曹公公和皇帝年紀相差無幾,手拿著浮塵笑著走來。他拱手像景笙行禮后,伸出手,小太監將聖旨遞上。

「公子,恭喜恭喜呀,還不快接旨?」曹公公指著景笙,示意他跪下來。

景笙依舊仰著頭,負手而立,笑著道,「公公莫不是忘記皇上對我的特例?」

曹公公臉色一變,隨後笑道,「哎呦,你瞧咱家的記性,老嘍了。既然皇上有特例,那公子就站著接旨吧。」

他瞥了一眼臘月,臘月慌忙跪下來,低著頭。

景笙垂眸瞥了她一眼,又看著曹公公打開聖旨,阻止道,「曹公公稍等下。」

曹公公看向景笙,「公子,這接聖旨還能讓等的,恐怕也就公子一人了。公子是想作何呢?」

景上前兩步,眼神緊緊盯著那聖旨,一般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都是楚紫寒親自前來找他,今日怎麼會突然有聖旨?莫非並不是朝廷之事,而是……

景笙笑了笑,「公公莫急,景也就是有些納悶,若是朝廷重事,一般都是太子殿下親自親找景共事,今日卻是公公親自前來,這聖旨怕是太子殿下不知道吧?」

曹公公面色一變,果然神機妙算。但她他如何聰明,也不能公然藐視皇權,自古以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趕如此質疑聖旨的,他還是第一人,夠膽量!

景笙挑眉一笑,「曹公公,麻煩你回去和皇上說,景可以為朝廷效力,但是景不會接受無關朝廷之外的任何事情。景特別囑咐公公,景已經有了妻子,讓皇帝打消將公主許配給我的想法,若是讓太子殿下知道了,想必太子殿下肯定會為了此事和皇上大動干戈。這外敵還沒有清除,內亂又開始了,若是讓奪嫡之人插了空,威脅到了皇氏根基,那可不好。」

他轉身指著聖旨,「這聖旨公公可要考慮清楚了,景的妻子可是為了救公主才去了天山,若是公公宣布了,我家小娘子知道了,別說公主的性命難保,就連整個朝堂都無安寧之日。你可要想好了。」

曹公公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想他一身位居高官,臣民那位不巴結著自己,居然還有這等人,連帶皇帝都不放眼裡。他緊緊攥著聖旨,內心糾結。

過了片刻,他才笑道,「公子的一番話,雜家記在心裡,雜家定會一字不差的說給聖上聽,還望公子好自為之。」他瞪了景笙一眼,摔了手中的浮塵,怒氣道了一句,「哼,回宮!」

「曹公公慢走不送!」景笙眸子沉了下來,「你起來。」

臘月慌忙起身,擔憂的看著景笙,「公子,這事兒……」

「無礙,這事太子殿下會處理的,進屋吧。」他臉色沉鬱的可怕。

臘月緊抿著嘴巴,跟在他身後。

……

簡言沉默半響,伸手打碎了那鏡子,猛然起身,「不能在等了,我必須要最快的速度回去。」

梓染扭頭看著她,「那聖旨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何時變得如此笨了?」果果白了他一眼,「明顯就是賜婚的聖旨,哥哥當然不能接。」

果果笑了笑,「哥哥越來越霸氣了,越來越像……」

它笑容僵硬在臉上,扭頭看著簡言,認真道,「師父,為何我怎麼覺得哥哥和小魔王很像?你們覺得呢?」

簡言猛然看著果果,梓染也看向它,並沒有作聲。

「我們回去吧。」簡言朝著洞口走去。

麒麟兄弟看著他們都出來,站起身子,聽簡言說:「我們是時候回去了。我們是不是要按照原路返回?」

「當然是原路返回,你看這裡一片雪峰,看不著邊際,連太陽都沒有,也沒有黑夜,只有漫天飛舞的大雪。哪裡還有路?」玉麒麟嘆息道,「只能原路返回。」

簡言點點頭,「若是去了叢林,你們的能力會不會在?」

火麒麟覺得簡言問了一個白痴的問題,「我們又不會怕毒煙,猛獸見了我們還跑,你覺得我們能力還再不在?」

簡言白了自己一眼,「既然這樣,你們就帶著大家一起走。」

玉麒麟倒也豪爽,扭頭看了自己的背,「上來吧。」

簡言指著何年和梓染,「你們去玉麒麟背上,我和果果跟著火麒麟。」

梓染看了她一眼,點點頭走到玉麒麟身邊,聽它說:「先前對不起,只因你是小魔王的頭號神寵,才會對你有些敵意。」

梓染跳上它背,詫異的低頭,「你見過他?何時?」

何年跟著上去,伸手將梓染抱在懷裡,客氣道,「有勞玉麒麟了。」

玉麒麟回頭看了火麒麟一眼,笑了笑,「坐好了,起飛了。」


說完,火麒麟已經沖在它前面,它跟在後面,梓染焦急的拍拍它身子,「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玉麒麟扭頭道,「兩千年前的事情了,回頭我細細跟你說吧。」

梓染這才使自己浮躁的心緩緩平靜下來。

他們飛過了沼澤地帶,又到了水潭邊,簡言落下腳,看著那潭水伸出手道,「我來召喚水元素,你們全部在我布下的結界裡面,跟著最前面的水走,不許東張西望,否則我們都會被水給毒死。」

麒麟兄弟扭頭看著她,見她面色凝重,才跟著點頭。

簡言和來時一樣,召喚水元素,「何年抱著梓染前面走,隨後你們兄弟中間,我和果果在最後,大家不要亂了,跟著前面的走,看到什麼也不要亂動。就算有蛟龍襲擊,也不要亂動。」

玉麒麟扭頭道,「蛟龍襲擊也不能動?」

帝少老公強勢寵 ,「廢話那麼多,讓你走就走。」

簡言抱著果果,迅速的跟在他們後面。一個空間小球飄蕩在潭水中,從雪域冰山穿越到暗無天日的叢林深潭。潭中的怪異生物,他們看的一清二楚,包括那蛟龍的骨架,依然還在。

簡言瞥了一眼,那蛟龍的骨架,專註前方。相比來的時候,容易的多了。

小球漸漸浮出水面,大家視線黑了下來,只能看到星星點點的光芒,麒麟兄弟受不住黑暗,有些慌亂。

「怎麼黑了,我看不見。」玉麒麟道。

「笨蛋,跟著我走。」火麒麟伸出緊緊挨著它,以免它慌神。

簡言輕聲道,「在忍耐一下,馬上就到岸了。你們互相攙扶著。」

水元素一點點將那小球給推了上岸,出水的最後一刻,簡言收起了功力,他們身子朝著岸邊摘去。

簡言落地后,急忙喊道,「大家都沒事兒吧?」

「沒事兒。」

「沒事兒。」

「好黑,看不見路,還怎麼飛?」玉麒麟道。

火麒麟沉默半響,利用自身火的特點,全身閃閃發光。簡言上前道,「這樣會吧叢林其他猛獸引來對我們很不利。」

火麒麟蹙眉漸漸收起了內力,「這樣走出去那得要多久?」

簡言仰頭看看密密麻麻參差不齊的參天大樹,「這叢林高不見天日,樹又如此密集,想要飛都困難。」她低頭看看水流,「就沿著它走吧,我前面開口,你們跟來。」

說著,她便起身走在前面。

「師父?」果果猶豫著。

簡言回頭,「怎麼了?」

果果扭頭看向梓染,「你說好要給梓染哥哥找元神的,我們不也是為了這個才來天山的嗎?那公主可救可不救,這主要的任務……」

簡言沉了眸子,她確實要幫梓染找元神,可是如在耽擱下去,公主難救,就連景笙怕是也會被逼婚。

「小蘿蔔頭,這叢林裡面猛獸雖然多,並不是誰的元神都能夠給他的。」火麒麟看著梓染,「你不會不知道,你的元神只有和你同樣高貴的上古神獸元神才可以吧?最好是同類的。」

「是這樣?」果果疑惑看著火麒麟,「也就是說,整個叢林只有你們的元神符合?」

「當然。」玉麒麟指著梓染,「他們神狐一族,都比較高貴,而我們麒麟一族在整個獸類中最高貴。他們和你一樣,屬於妖,而我們才是神獸,這樣說你懂?」

果果看向梓染。

梓染點點頭,「我祖先是妖,我們是後來演變成的神狐。」

果果看向簡言,「那怎麼辦?」

「沒事兒,我自己還可以修鍊。」梓染伸出抓只摸摸它的小腦袋,「不用擔心,我會好的。」

果果笑臉垮下來,低著頭不說話。

簡言看了他們一眼,轉身道,「我們需要快速走出去飯後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去。」


她說完,大家又緊跟在她身後,不停腳的走。

不知過了多久,簡言累的走不動了,才停下來休息一會,她靠在樹下,錘著雙腿。

何年拿著乾糧走過去,「你還有乾糧嗎?拿出來吃點,我也就這樣一些了,吃飽了才有力氣回去。」

簡言這些日子以來,完全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天黑,什麼時候天亮,感覺不到餓,好似眨眼就過了好幾日。她伸出手將紫菱裡面的乾糧拿出來,遞給梓染和果果,隨後看看麒麟,「你們一般都吃什麼?」

農女傾城:冷王寵翻天 ,嫌棄的移開眼睛,「我們都是肉食動物,沒有肉也必須要吃魚。」

簡言撇撇嘴,「天山有肉吃嗎?都是生肉吧?血腥!」

玉麒麟看著她,「你會做飯嗎?小魔王可是會烤魚,他烤魚可香了,就是我不會烤,經常烤焦。」

簡言瞥了它們一眼,「想吃嗎?想吃就吃掉這酥餅,回去了我也烤給你們吃。」

火麒麟有了反應,垂下眸子瞥了她手上的酥餅,孤傲的扭開頭,「我們不吃這個東西。」

簡言嘆息的收回手,「那你們就餓個十天半月吧。果果我們吃,然後休息一會繼續趕路。」

「嗯。」

休息片刻后,他們繼續趕路。何年越走心越沉,他四下尋找著,找著當日和金獅作戰的場地。簡言心知肚明知道他在找何月的屍體,怕是不會有什麼結果。叢林猛獸如此多,死了金獅血腥味會招來猛獸,何月的屍體,怕是早被猛獸給撕扯吞入了肚子裡面。

看到何年那失落的樣子,簡言惋惜的拍拍他肩膀,「這都是命,活著就是奇迹,就是希望。」

……

從叢林出來的時候,簡言終於看到了久違的陽光,她仰著頭看著天空,看著陽光,欣喜若狂。

何年無以言表去,他跪在叢林裡面,低著頭去,深深懺悔。

「我回來了。」他仰頭大聲道,「只有勇敢面對,才能夠堅強活下去。」

簡言扭頭看著他,「今後有什麼打算?」

何年拂了眼淚站起來,「你說要收留我的。」

梓染抗議,「你太大了,帶回去美人估計會打破醋罈子,到時候滿屋子的酸味,會熏死人。」

何年撓撓頭,瞥了梓染一眼看向簡言。

果果湊熱鬧,「對對對,哥哥真的會抽你。別看他文文弱弱的,那骨子裡面可是霸氣十足。」

簡言抽了抽嘴角,「他們開玩笑的,沒有那麼誇張。」

何年堅定道,「我不怕,嗯一定會跟著你一起回去的。」隨後,他又道,「我們約定個時日吧,一個月後,靈楚國京城狀元府我找你。」

簡言詫異看著他,「你還要回去?」

「我必須要回去和族人交待一聲,隨後就去找你們。」


簡言點點頭,她還在思考著找個什麼樣的借口,自己先走,既然他如此一說,那她也不用糾結了。畢竟紫菱裡面他是進不去的。再說麒麟,堅決不能出現在集市上。

「那我們就此告別。」何年拱手一禮,「預祝你和狀元郎早日團聚。」

簡言拱手笑道,「你路上注意安全。」

「請——」

「請——」

何年帶著喜悅的面色和簡言別過之後,就快速朝自己族走去。

簡言看不到他身影后,才回頭看著麒麟,「你們兩個過來。」

火麒麟和玉麒麟互相看看,走過去仰著頭。

「你們能不能變成貓?」簡言左右看看它們,怎麼看都和貓相差無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