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靈斌可是來自星辰海域中的一個龐大的家族。

「靈斌,你什麼意思。」

尖細的聲音夾雜著絲絲疲憊,帝王掀開那薄薄的紅色紗巾,吞吞吐吐的道。

「帝王,我是真的擔心你的身子,你這樣盲目的吸納陰息,很容易讓你走火入魔,眼下要以大局為重。」

靈斌眯著眼睛勸說道,帝王對他也有那麼一點憂慮。

靈斌作為星辰海域一個家族中的公子,沒想到竟有著長遠的計劃和膽識。

但在這風土大陸的帝王眼中,明知道他在打著自己的算盤,但也不加妨礙。

因為什麼都沒有他進駐天修重要。

帝王緩緩地抬起頭來,過了一會才輕聲說道:

「說說你的想法。」

靈斌聽后滿臉興奮,情不自禁的走上前來。

… 隱隱的,她竟然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外人,而畢逸風和溫暖才是一對。

就像她當年看裴依雲與畢逸風在一起的時候,心裡嫉妒的發狂,那感覺竟是這樣的相似!

「逸風哥,這溫暖慣會迷惑人,換男朋友的速度跟換衣服一個樣,我們走吧,以後少搭理她!」

裴依藍說完話,恨恨的瞪了溫暖一眼,忙不迭的就拉著畢逸風的胳膊向一邊走去。

溫暖看著裴依藍緊張畢逸風的樣子,絕美的面容上有了些嘲弄笑意。

她揚聲對著二人背影道:「畢總,裴依藍,走這麼快乾什麼,我中午還想和你們一起吃頓飯呢!」

吃個屁飯!

裴依藍在心中恨恨罵了這麼一句,拽著畢逸風,腳步快速的走向其它的報名處。

溫暖拉著行李箱又向前走了幾步,又等了一會兒,好不容易辦完報名的一切手續,離開了窗口處。

身後的議論聲傳入耳中,「哇塞,她就是溫暖,江城大學今年錄取的新生成績第一名。」

「成績好,人長得也漂亮,怪不得人家眼光高!」

溫暖拉著行李箱來到了A區宿舍樓,3012房間。

江城大學的學生宿舍按入校時的錄取成績分為兩人間和四人間,溫暖毫無疑問的住進了兩人間。

同宿舍的女生來自雲南,名叫康娜,瘦高的個子,栗色的短髮,皮膚微黑,但杏眼桃腮的,很是耐看,所學的專業是土木工程。

康娜的性格大大咧咧,溫暖和她很快就熟悉了起來。

收拾好行李后,溫暖和康娜一起去學校餐廳吃午飯。

下午的時候,康娜去學校超市買些生活用品,溫暖呆在宿舍內,拿出手機給【春風陌上】發了條信息:「今天去學校報道了,遇到了一對狗男女。」

【春風陌上】的信息很快回了過來:「怎麼,受欺負了?」

溫暖回了一個微笑,接著又是一條信息發過去:「怎麼可能?我誇那男的清俊斯文,溫潤如玉,那女的一臉緊張,拉著那渣男急匆匆就走了!」

好一會兒,【春風陌上】才回了信息:「你喜歡那渣男?」

【彼岸花】:「不,我恨他,恨到我想將他剝皮拆骨。」

【春風陌上】:「他怎麼得罪你了?」

【彼岸花】:「不是得罪,我說他派人殺了我,你信不信。」

【春風陌上】:「你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嗎?」

【彼岸花】:「開玩笑的,呵呵。」

【春風陌上】之後再沒有發微信過來。

裴依雲的時候已經上過大學,到了溫暖這兒,大學生活也就沒了多少新鮮感。


除了學校里必修的課程不得不去上課之外,其餘時間溫暖很少去教室。

況且,當年,裴依雲大學時所報的專業也是經濟學,溫暖現在學習相當於重新溫習一遍,很是輕鬆,次次考試也是穩拿第一,

剛開始系主任對溫暖總是請假曠課頗有微詞,連著給溫暖去了好幾個電話。

可是,後來也就聽之任之。

學校里的同學艷羨也沒有辦法,你管人家上課不上課呢,誰叫人家成績好呢! 能讓一個嗜血的魔頭聽一下自己的建議,那可是天大的進展。

靈斌本想趁此機會能夠近距離的感受一下這個神秘人物的氣息,只需要再進一點,他就可以感受得到。

這個神秘人物的實力他就可以大致的判斷,可就當他邁進第一步時,落腳的瞬間。

放佛腳下有一股強有力的反推力讓他遲遲不能落地。

他讓自己體內的氣息快速流轉,一股強有力的藍色lang花在他腳底呈現。

隨後「轟」的一聲巨響。

lang花與腳底那無形氣息相撞的瞬間炸開。

靈斌戰戰兢兢的退後了幾步,眼神滿是驚恐。

「臭小子,不要觸及我的底線,我已經給足你面子了。」

帝王緩緩的抬起頭來,望了望眼前的靈斌.

此刻的聲音比原來更加響亮了許多,讓剛才心神舒緩的靈斌此刻顫了一下。

「帝王果然是深藏不漏,既然不便,我就站在這裡說吧。」

靈斌此刻真實的感受到風土大陸帝王的真正實力,確實在他之上。

但靈斌也並不擔心,畢竟那可是風土大陸帝王會的帝王,實力強大也是必然。

但對於他家族來說,這個帝王的實力可並不一定佔據上風。

靈斌緩了緩神,平淡的道:

「帝王目前仍主宰著風土大陸,但鄙人現在看來此刻這風土大陸已經開始搖搖欲墜了。」

風土大陸的帝王伸出那纖細的手,隨後綻放出一股絲絲光芒,一個手帕剎那間的出現在他的手上。

那慘白的手與那紅色的絲帕對比極為明顯,像是單手捧著一灘鮮血。

靈斌眼睜睜的看著帝王那纖細的手拿著手帕慢慢透過紅色絲巾擦拭一下嘴。

當他再拿出來的時候,紅色的手帕裡面濺了點點的泛黃的液體。

「多少年了,我的血還沒有醞釀成白色,這該死的歷練。」

眼前的這風土大陸的帝王埋怨道。

聽后,靈斌倒吸了一口氣,這樣的歷練讓他不寒而慄。

他眼前這個風土大陸的帝王真的是瘋了么?

他想要讓自己體內的血液變成白色,然後下一步,這白色的血液就可以再次歷練成氣息。

那樣的話,整個機體的血液與氣息就可以相互轉換。


這樣也太瘋狂了,而眼下這帝王慘白色已經說明了這一點,這到底是什麼境界?

帝王那纖細手上的光芒又剎那間的散發,隨後那手帕又剎那間的不見了。

靈斌帶著質疑的眼光看著帝王,想要說什麼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靈斌,多麼秀氣的名字,你那樣通往天修實在過於漫長,我的這種方式你不妨可以嘗試一下。」


帝王恍然間從那座以上慢慢升騰起來,一股赤紅色的煙霧開始瀰漫,詭異至極。

靈斌望著這個不男不女的怪物慢慢朝向他飛來,立刻屏住體內的氣息,出於本能開始自衛。

「帝王不要胡來,我可是星辰海域靈氏家族的人。」

靈斌大吼一聲,隨後兩袖剎那間的奔騰出兩股淡藍色的激流,洶湧澎湃.

讓整個大廳內都散發著淡藍色的氣息。

「哈哈哈哈哈哈…」

伴隨著風土大陸帝王的這股陰森森的笑聲,一股淡藍色的火焰隨之而來.

那火焰完全融進靈斌所釋放出淡藍色的激流,恍然間竟消失不見。


靈斌看到自己的激流將這帝王的火焰所湮滅,心中開始暗自微笑。

獨步後宮:妃不出皇城 ,能有多大的本事。

笑容還未從他臉上消失,那淡藍色的火焰竟恍惚間從那激流中竄出來,猶如一條海底蛟龍。

將整個靈斌那淡藍色的衣衫燒個灰燼,還好那白色的底褲尚在。

「喲,沒想到靈斌兄的那個東東還是蠻大的。」

帝王看到靈斌那白色底褲,立刻又發出女人尖細聲音.

他看著靈斌胯下,像是在欣賞一個玩物。

「風土大陸帝王,我警告你,不要胡來。」

靈斌很慌亂,雙手捂住胯下,急忙後退。

可是任憑他怎麼後退,怎能快於帝王會的帝王.

那紅色影子一直在空中飄浮,恍惚間就漂浮在靈斌的上方。

曖昧的眼神一直緊緊地盯著靈斌,看的整個靈斌戰戰兢兢,根本無心開始運息.

因為他也知道,剛才的那一擊已經是他竭盡全力,釋放出最大的激流。

可是仍然不能抵擋這風土大陸的帝王,眼下只能任憑他處置了。

瞬間他就開始汗流浹背,盤旋在他上方帝王會那紅色的紗衣,儼然飄來了絲絲香氣.

但此刻靈斌整個腦海中已經空空如也,也沒有像剛才那種想要探探帝王面容的衝動了。

漂浮在上空的帝王隨後伸出他那慘白的舌頭,慢慢的從靈斌的脖頸開始向上滑.

一股絲絲涼意慢慢湧進靈斌的心頭,臉頰上的汗水也隨後浸入帝王的身上。

「啊」的一聲.

靈斌張開大口,嘔吐物立刻清腸而出.

對於他來說,怎能忍受這個不男不女這麼近距離的曖昧。

嘔吐物那種讓人噁心的氣息立刻傳到風土大陸帝王的鼻孔之中.

恍然間帝王便又飄到了台上。

「臟死了臟死了,來人來人,送客!」

隨後紅會的二人立刻飛奔上來,將那癱瘓在地上的靈斌立刻拖走。

晚間的岩火峰溫度還是迥然低了許多,任憑峰頂的涼風習習.

塵封開始凝望峰頂的上空,透過夜色,他能看到遠處冰峰那潔白的披紗.

但卻不能看到燈火輝煌的鳳天城和那滿天星空的天一城。

自從他帶領岩火峰的這些修士掃蕩了天一城和鳳天城之後,這兩座城池就沒有之前那麼輝煌。

「為何迄今帝王會沒有動靜,他不會不知道。」

塵封自言自語的道,如今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一是羽翼王爺的死對於帝王來說,不可能不知道。

二是天一城主的死更是大事,三十兩座城池的兵團也幾乎全部都已覆滅,這樣的大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消息阻塞,這也不可能,海靈的死一定在星辰海域中傳的沸沸揚揚.

這樣必定會找帝王的麻煩,更何況紅會那三人消息也很靈通。

可是他在等什麼?

「究竟在等什麼!」

塵封恍然大聲呵斥,一系列的不尋常讓他異常的壓抑,聲音慢慢響徹整個山谷。

「他在等著你變得強大,等這岩火峰變得強大。」

滄桑而又慈母般的聲音立刻傳到塵封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