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朋友的都知道bigbang是誰都無法觸及的底線;是我朋友的都明白,開玩笑絕對不可以帶上bigbang;是我的朋友的都知道,我不開心的時候,在我耳邊輕輕叫一聲至龍媳婦就算在臭的臉都會笑得開了花;是我朋友的都知道,要想和我做朋友一定要接受我每天發bigbang的說說以及見了面我一定會提到bigbang……」

「歐巴,我喜歡你。謙虛禮貌的你,霸氣外露的你,認真負責的你,抽風賣萌的你,得瑟卻害羞的你,勇敢有擔當的你,有才會寫歌的你,愛笑也愛哭的你,疼哥哥疼弟弟的你,努力拚命的你,花心又惹人愛的你,瘦瘦小小愛穿女裝的你,愛染頭髮換髮型的你,bigbang里的你,不管是那個你,我們都愛。因為那是你!」

寒暖不知道自己念了多久,因為不知道宿舍的隔音效果,她用盡全力的念著一封又一封的信。期初站著讀,到後來累了她乾脆盤腿坐在地板上繼續念。一封又一封,都是粉絲們想對權至龍說的話,也是寒暖想對他說的話。

然而,直到她念完最後一封信,房門依舊沒有打開。

「怒那,喝口水吧。」大城有些心疼寒暖很明顯有些干啞的嗓子。

寒暖看了一眼旁邊的人,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起身對著房門就是一腳。啪的一聲,異常的響聲。「權至龍,你是不是覺得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是不是覺得一個人很孤獨啊!你他媽自己把自己隔離開來,你憑什麼自以為是的以為我們都拋棄你了!你以為自己是老天爺他親兒子么,做什麼一帆風順的?自古登上神壇的人,有那個不是歷經磨難,怎麼輪到你就受不了了……你……」

許是寒暖一前一後的形象變化太大,之前還是深情告白,此刻卻是歇斯底里,在場的人都已經在看到寒暖暴躁的一腳開始就嚇呆了。

但是那一刻,門真的打開了。頹廢的不成人樣的權至龍,終於從他的世界中走了出來。毫無造型的頭髮、邋遢的鬍渣、充血的雙眼、滿身的煙味……這是別人不曾見過的一面,寒暖看著他,覺得心疼但更多的是心酸。

「你……」其實從寒暖開始念第一封信開始,權至龍就一直坐在門的另一邊,直到身體感受到一下撞擊,突然把他撞醒了一樣。寒暖寒暖,真是人如其名,像一道暖陽照進黑暗的空間,照亮無望的世界。

「好醜啊,至龍歐巴,你就打算用這樣的形象去問鼎神壇么?」寒暖從不懷疑,眼前的人在經歷一次又一次淬鍊之後,將成為千千萬萬人的信仰,他的未來只有輝煌。

「是啊是啊,哥你這樣還真的蠻……」李勝膩看到權至龍出來,第一時間閉上眼睛,他害怕自己會流眼淚被人笑話。一直以來,至龍哥都是他努力和崇拜的對象。看到標杆沒倒,才剛剛成年的他因為感動紅了雙眼。高高的仰頭不讓眼淚流下來,忍住哽咽。

勇裴不嫌棄地抱住發小,由衷地大笑。不過,畢竟有女孩子在,形象還是該注意一下。「不管怎麼說,至龍先去打理一下。」

「至龍啊,下次你再這樣我保證不原諒你了。」崔聖賢抱了上去。

「對啊對啊,這次就大發慈悲的原諒你一次了。」李勝膩看到哥哥們團抱,絲毫不落後,拉著大城整兒人跳到權至龍身上去。

寒暖站在一旁看著五隻,跟著發自內心的笑了。

2011年對bigbang來說也許是出道以來最難熬的一年,但不久之後當他們打敗小甜甜布萊尼等世界級明星,捧回a全球風格表演獎的時候,真正屬於bigbang的時代自此開啟。 看到權至龍恢復往常的微笑以及圍著他的其他四位總算鬆口氣的表情,寒暖也跟著心情愉悅起來。趁著他們不在意,離開了宿舍將空間留給他們五人。她想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不是么?

從韓荷娜處取回行禮,寒暖安心地返回學校。

而bigbang的幾個人回過神發現寒暖沒了蹤影,幾個人捉摸著讓大城給人家打個電話道謝,結果得知誠兒連人家的電話都沒要到手,紛紛露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某龍除外)。

「大城哥你弱爆了,連個電話都沒要到。」李勝膩高高的抬著下巴,果然還是自己比較厲害,手機里存滿了女生的電話號碼。

「……」大城不欲與其爭辯,心裡確實下定心思,下次再見怒那一定記得要電話。


權至龍洗漱完畢出來,看到哥幾個團在一起說什麼,而大城則是一臉羞紅的樣子,好奇地問道:「你們在聊什麼話題啊?」

李勝膩看著略顯消瘦但是已經打理的清清爽爽的權至龍,賣寶似地將剛剛的談話一五一十的複述而來。包括大城如何認識寒暖怒那的,大城對寒暖怒那的看法,大城害羞忘記討要電話號碼……各種各種圍繞二人的話題。

權至龍微微皺眉,不知道女孩子都臉皮薄么?寒暖那個容易害羞,你們不懂得節制一點啊,怎麼好在她面前聊這種事?等等,寒暖呢?宿舍不大,一眼可以掃到盡頭,哪有有寒暖的影子。「寒暖呢?」

「哥洗漱的時候回去了。」李勝膩隱隱感覺自己似乎發現了什麼重要的事情,搖搖頭自我否定,應該不會吧……

「哦。」心裡雖然有些失落,想到這裡離弘益大學不遠,稍稍放下心。既然她說會永遠支持他,以後還會再見面的吧,權至龍如此想著。突然開始期待下一次的見面,此時權至龍還不知道某人又突然人間蒸發了兩個多月,而在此見面居然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且說寒暖拖著行李返回學校后,重新回歸了正常的生活,只是忙著畢業、寫畢業論文,她幾乎擠不出時間去yg蹲守。從白天忙到晚上,也只有夜深人靜地時候,她才稍稍有時間去翻一翻權至龍的動態,了解他的盡況。

yg以權至龍個人名義發表了一章道歉信,大體就是說明誤食大.麻的真相,並且保證痛改前非,希望公眾和媒體看他日後的表現。總之,大體上的應對措施與上一世沒有出入。寒暖對著手機屏幕中權至龍的照片輕聲地晚安,漸漸進入夢鄉。


經過努力,寒暖如願地獲得了弘益大學的畢業證書,成功從這所大學畢業。畢業后,寒暖搬出來學校,在附近找了一處租價還算便宜的房子,同錢泠泠一起搬進了新家。錢泠泠直升弘大讀研,本可以申請住校。但她堅決要和寒暖合租,說是只習慣和寒暖一起住。寒暖拗不過她,不再拒絕。

錢泠泠的父親在老家自開了一家診所,家裡經濟條件還是不錯了,而二人合租很大程度上減輕了寒暖的經濟負擔。寒暖不是那種善於將感激放在嘴上的人,於是主動承擔了小公寓的衛生和日常的飲食,在行動上傳達了她的感謝。

離開學校后,寒暖重操舊業,通過中介開始接手同聲傳譯的工作,加上手頭接下的筆譯工作,收入在支付房租和開支的情況下竟然還有結餘,這讓她開心了好一陣子。

「冷冷,晚飯好了。」寒暖對著卧室喊道,手上則是快速地準備著碗筷一點都不含糊。

「阿暖,剛剛你手機來簡訊,我看屏幕亮著不小心看到了。」錢泠泠穿著居家兔子服出來,臉上的表情說不出來的沉重。

「沒關係啦,只是簡訊而已。」多大點事啊,寒暖表示不在意。

「是yg發給你的面試通知。」這才是她反常的原因!以前阿暖一天到晚蹲在yg已經很不正常了,如今人居然直接面試去人家公司做小小的助理,她不能看著寒暖再這樣沉淪下去。「阿暖,你可想清楚了,權至龍他……」

「冷冷。」寒暖打斷錢泠泠的話,停下手裡的動作,「先吃飯好么,吃完我給你一個解釋。」

「……」

二人不聲不響地面對面坐著,吃完了有史以來最尷尬的一頓飯。吃完飯,寒暖也不急著兌現方才的承諾,而是看似悠然地洗起了碗。事實上,這不過是寒暖在給自己留出一些調整的時間,她需要想想該如何同冷冷解釋這件事。

洗完碗,拖完地,寒暖再也找不出有什麼可以幹了,終於還是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


錢泠泠一聲不吭地坐著,直到她聽到寒暖的聲音。

「從前有個女孩,她就像很多年輕人一樣,從大學畢業,然後找了一份安妥的工作。直到二十八歲的某一天,她出了車禍,而等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回到了二十歲的時候。因為知道未來,所以那個女孩下定決定不想要再按部就班地過一輩子。」寒暖盡量保持平靜,心裡確實波濤澎湃,她不知道自己這一的解釋能否被相信,可是坐在她面前的是自己最親最好的閨蜜,她不想用謊言欺騙她。

「冷冷,還記得大一的時候,我被籃球砸到頭的事么?」寒暖瞧見錢泠泠難以置信但又似乎相信的表情,繼續說道:「那個時候我就決定了,一模一樣的人生,我不想重複一次。好不容易得來的八年,我想試著努力看看,包括對權至龍的感情。我嘗試過和不喜歡的人相處,可是想到一輩子和一個不愛的人結婚生子、朝夕相對,我真的辦不到。」

如此匪夷所思的解釋,錢泠泠怎麼都想不到她居然接受了,因為從寒暖的眼神中她看不到一絲一毫的隱瞞。

「二十八歲,我和趙樺結婚了么?」錢泠泠沒由頭的問道。

「啊?離了。」寒暖下意識的回答,剛答完就暗道不好,怎麼就這麼答了呢?

「呀的,我就知道那貨花心不改,把老娘騙到手居然還始亂終棄!」錢泠泠握著粉拳憤恨地大罵。

「那個啥,據我所知是好像是你提出的……」當時寒暖在中國,錢泠泠在韓國,具體發生什麼她也不清楚,不過趙樺離婚後千方百計求複合的段子她卻是沒少聽到的。寒暖後悔地自責,她此番行為若是打亂了冷冷的緣分可如何是好。

就在寒暖不安之際,原本憤懣地錢泠泠突然高冷裝逼起來,「理智上,我該勸你的,但情感上,阿暖我支持你。沒有努力過怎麼甘心放棄,只是有一點你卻要記住:放棄vip的身份,從今往後,權至龍於你不是偶像,只是你想要攻略的男人。yg不會同意藝人同粉絲的愛戀,而權至龍也說過自己不會和vip談戀愛。想走進那個人的世界,努力靠近和讓自己變得優秀固然重要,但首先要擺正自己的位置,想清楚你是想做他的粉絲還是……愛人。」 面試最不可避免被問到的一個問題便是「請問你為什麼要應聘這個崗位?」之類的問,而寒暖此時此刻也同樣遭遇了這個問題,面對排排而坐的五位面試官寒暖鬱悶了。不就是應聘一個助理崗位,至於這麼多勞師動眾么?

「因為喜歡bigbang。」寒暖大方地說出了自己的原因,瞧著面試官聽到答案時的反應似乎沒什麼特別,稍稍鬆了口氣。

因為公司的藝人或者組合緣故來yg應聘的人,一直都沒少過,所以hr們並不覺得稀奇。他們只是看著寒暖的簡歷,倍感不解。名牌大學畢業的留學生,精通中、韓、日、英四門語言,有豐富的翻譯經驗,這樣的條件放到哪家都綽綽有餘,偏偏人家來應聘一個小小的助理崗位?

「可以了,請您回去等通知吧。」坐於最重要的人事經理放下手中的簡歷,最終下了定論。


「謝謝。」上輩子的工作經驗讓寒暖能夠迅速判斷出對方的心態,這次面試怕是希望不大了。早知道就不老實回答了,說些喜歡yg之類的話反而更好吧。

寒暖有些失落地離開,由於過於專註後悔,完全沒有聽到身後有人叫喚。直到一隻手突然搭在她肩膀上,寒暖這才驚嚇地扭頭。

「(⊙o⊙)啊!」

「真的是你啊,我都喊了你好久了,都不理我。」

語氣帶著些許委屈和抱怨,但是眼睛卻是笑得眯成月牙兒,露出來潔白的牙齒。擁有如此可愛的笑容和暖暖萌萌的小奶音,除了權至龍還有誰?

「至龍歐巴,你怎麼在這裡?」寒暖驚愕萬分,想到這裡是yg,看到權至龍再正常不過了啊。如此一想,寒暖恨不得將舌頭咬斷,她說了什麼話啊!

「我當然是在這裡啊,小暖怎麼在這?」權至龍對寒暖的定義一向都是可愛的vip,她不是應該安安靜靜地蹲在yg,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等他出現么?「你都已經消失快兩個多月了。」本來還想好好感謝一下她的,結果這兩個月兩個人影都沒有。要不是她那天信誓旦旦地表示會一直支持自己,權至龍甚至懷疑這姑娘是不是也拋棄他了。

「?」寒暖對於小暖這個稱呼沒多大排斥,畢竟朋友當中有不少都是這麼叫她的。只是,這兩個字從權至龍口中喊出,怎麼就這麼讓人臉紅心跳呢,艾瑪,好激動啊(—w—)

「小暖?」權至龍看著一臉羞紅的女孩,好奇地低頭細細察看。雖然很早就發現了,還真是容易害羞呢,像一隻萌萌地兔子染上了粉紅的少女色彩,太可愛了。


「哦,我畢業了,yg招人所以我就過來試試。」寒暖掩飾自己的心情,繃緊面部神經,擺出一副自然地模樣。「那個,至龍歐巴,我,我先走啦。」只有在他的面前,自己才會慌亂的像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絲毫沒有當年身為王牌的氣場。

好笑地看著跑遠的倩影,權至龍不由地笑笑,面試啊~

楊賢時坐在辦公室,消化著自家徒弟帶給他的信息,狐狸地臉上露出了探究地表情,真是好奇呢,讓權至龍親自來討要的人?楊賢時很少關心公司低層人員招聘的事,往常都是人事部門擬定人選后,在名單上籤個名字就ok了,但是這一次他卻有些期待那份名單。

「社長,李經理來了。」

「讓他進來吧。」

楊賢時坐在辦公椅上,等待李重三帶來的那份被期待了一個下午的名單。

「社長,這是今年助理招聘的人員名單。」

楊賢時接過文件夾,打開后的第一頁便是經過人事部討論,擬錄取的人員名單。然而,上面並沒有寒暖的名字。下意思地往後翻頁,沒被選上?看看簡歷總可以吧。

結果,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弘益大學畢業生?精通四門語言!還有這照片,看著怎麼有點眼熟呢?

「社長,有什麼問題么?」李重三很快意識到這次和之前的情況有所不同,難道這些人當中有降落傘,而他給忘了?

「這名應聘者,寒暖,你可有印象?她的條件很好。」楊賢時問道。

「弘大畢業的中國留學生?」李重三對寒暖的印象其實蠻深刻的,如果今天yg是找其他的崗位,他也許會毫不猶豫地留下她。可現在選得是助理,說白了就是藝人得保姆,管理藝人衣食住行的工作,她不合適。

「是。bigbang近兩年有打算開拓中國市場,她是中國人,屆時語言交流上完全沒有問題。」如果可以,楊賢時覺得有這麼一個外語達人在bigbang身邊,不過那群孩子去哪兒都不用擔心語言問題,不好么?

「一名名牌大學畢業的留學生,來應聘助理崗位,原因是bigbang。一般來說,應聘助理崗位的時候我們應該都避開招聘粉絲,因為他們無法保證她是否能理智的完成任務。我聽小丁說,這姑娘是經常蹲守門口的vip,所以她不合適。」一個為了追星,放棄更好的工作機會而選擇成為一名小小的助理,說不定別有用心吧。

「她很理智,這一點我能保證。」楊賢時終於想起來了,寒暖不就是當初那個幫助誠兒的人么?一個能在那樣的環境下保持冷靜的人,絕對不會那種腦殘。「而且,女人嘛總比男人來的細心,孩子們身邊是該放一個貼心的人。」

「如此,那便按社長您的意思。」李重三沒有再多說,多招一個人對他來說並無什麼影響,況且這個人還是老闆如此堅定要採用的人。

楊賢時站在窗邊看著窗外,她應該就是之前勝膩和他說的那個人吧。寒暖,讓至龍提前從打擊中走出來的人,真好奇呢,暖陽是不是真的人如其名?

以上,寒暖自然是不知道的,她只是在幾天後接到錄用通知時稍稍驚訝了一下下。

yg啊,終於又靠近他一步了。 寒暖終於如願進入yg,雖然被告知要經過為期兩周的培訓才最終決定留與不留,但她依舊激動不已。換上一身幹練適又相對休閑的服裝,簡單卻不失精緻的妝容,頭髮被包成丸子頭只留下兩撮劉海,寒暖滿意地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點點頭,然後拿起包包離家。

這一次面試招錄的人不在少數,大多都是女生,當然也不乏一兩個看著平凡但是可靠的男生。寒暖在約定時間前抵達,等在yg的一樓大廳。人事部負責人選引導和培訓的人還未來,大家都選擇耐心地等待。

寒暖亦是如此,她選擇一處角落站著,看似尋常在有些人眼中卻並非如此。 傾世盛寵:冷帝的新妻 。上輩子因為工作需要的緣故,寒暖雖然對時尚不感冒,卻也是特地花錢經過職業形象培訓的,其中也包括化妝這一項。此時,她並不知道,自己超前的化妝技巧在個別應聘化妝師進來的人眼中是多大的威脅。

「你好,我叫alena,畢業於mbc化妝學校。」

寒暖看到有人對她搭話a長的很精緻,雖然臉上有動過刀子的痕迹,不過在韓國有多少是純天然的呢?鑒於未來可能共事,寒暖自然是不能拒絕的。微微一笑,與她握手的同時介紹自己:「我是寒暖。」

「寒暖xi的唇妝很漂亮,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alena指著寒暖的咬唇妝問道,顯然是想打探她的信息,畢竟在場的人都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留下的。

「這個是咬唇妝。」 手機超能兌換系統 ,難怪會被這麼問。「我是弘益大學畢業的。」

a還想說什麼,人事部引導新人的工作人員到場,打斷了她的問。「歡迎各位成為yg的一員,接下來的兩周我將負責大家的培訓安排。接下來,請大家先按隊分成彩妝組和生活組,謝謝。」

寒暖淡定地跟上去,站到生活組,顧名思義負責藝人生活的保姆組。這一組的男生明顯較彩妝組要多,反而是寒暖這樣身材嬌小的女生站在隊伍中顯得有些不協調。

a驚訝萬分地看著有可能是最大競爭對手的人,居然站到了生活組!驚訝之後,更是稍稍的鬆口氣,既然不是對手,做朋友也不錯,心裡如此做著決定。

「看,bigbang啊!」

不只是哪位女生突然喊了一下,眾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去。寒暖看著遠處走了的bigbang成員,權至龍也在隊伍中,他依舊穿的時尚獨特,異常吸引人。

李勝膩享受著女生崇拜的沐浴,看到人群中的那個身影,這不是寒暖怒那麼?一激動向寒暖揮揮手,然後拉扯大城的手臂:「哥,看那邊,是不是寒暖怒那?」

「?」將姜大城循著方向望去,「還真是。」對著寒暖露出溫暖的微笑。 總裁老公,撩上癮 ?以後是不是可以一起工作,還可以隨時去找她。

「呀,勝膩,別亂躥。」權至龍心想著,不是說和隊長我關係最好么?怎麼看到小暖先告訴大城啊!此時,他都不知道是因為勝膩告訴大城不告訴他吃醋還是因為勝膩下意識將寒暖同大城聯繫的一起而吃醋。

「哥,我有好好走路的呀。」李勝膩不滿的噘嘴,樣子在花痴女的眼中可愛極了。

寒暖好笑地望著遠處的人,目送他們上樓,bigbang的關係還真是好呢!

培訓的日子是充實而且忙碌的,生活組日後的工作比較繁雜,所以培訓課上老師的講課速度也明顯要快上許多。很快,寒暖適應了這樣的生活,也習慣沒人的時候被bigbang的幾位時不時的找上門來。

第一天的時候是李勝膩,後來是大城,再後來聖賢歐巴和勇裴歐巴也來了,唯獨至龍歐巴從來沒有出現過。說不失望是假的,可是他那麼忙,怎麼會來關注自己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呢?如此想著,寒暖收起了心裡全部的失落,更加用心地聽課。

又是一日中午,午餐時刻。這也許是新人們最期待的時刻了,因為不管是yg員工也好,藝人也好,都會去食堂就餐。往常忙到看不到人影的藝人,反而在午餐的時間段出現。這樣那些因為喜歡yg藝人而進來的人激動不已。

「ann,一起去吃飯吧。」ketty是寒暖旁座的姑娘,二人一來一往的借些小東西然後熟悉了,在這群新人中,關係算得上最好了y和寒暖一樣,是外國人,不過她是美韓混血,一年前才搬到韓國,韓語不是很流利。遇到一口流利美式英語的寒暖,頓時一見如故的親切。因為寒暖的幫助,她的韓語也進步不少。

「好啊。」

收拾一番后,二人便離開了教室。

「我聽說中國可窮了,連飯都吃不飽,窮地方出來的人能好到哪裡去。」

「可不是么,我聽人事部的人說,一開始經理根本就沒打算錄取她的。結果好像高層有什麼人說話,所以才……」

「真的假的,該不會是出賣身……」

y有些憤怒地盯著那些人毫不掩飾的詆毀,這一批新人當中,也只有寒暖是中國人,他們這分明說的就是寒暖啊。她怎麼能容忍朋友被如此污衊!「ann,你別拉著我!」

寒暖搖搖頭,示意ketty冷靜。而自己已經走到,毫不客氣地將手中的熱湯澆在那幾人的頭上,引的一聲尖叫!

「啊,你瘋了!」

熱湯溫度不算高,不會造成傷害,只是番茄雞蛋都有些尷尬地停在她們的頭髮上,樣子可笑極了。一看到自己被如此對待,伸出指甲一巴掌揮手了揮向寒暖,卻被ketty攔下了。

寒暖微笑地對她們說的:「聽說西紅柿湯有助於美白,我好心給幾位做個美容。」

「寒暖,你別太過分了!」方才說寒暖賣身的人不由地大叫,引起整個食堂的關注。

「你們不是聽說中國窮的連飯都吃不上么?不是聽說我上了yg某位高層么?我也是聽說啊~」寒暖簡短的一句話,足夠圍觀的人了解整個事態。韓國群眾中不乏對中國看不起的人,雖然不覺得那幾人的話說的不對,可不妨礙他們看戲。

「你……」

啪,清脆的巴掌落在那人臉上,侮辱吾國者,必懲之。寒暖拿出來當年王牌的氣勢,絲毫不遜與任何人的上位者的氣勢也足夠震懾對方。「一個連中國都沒去過的人,都什麼資格說三道四?」

「我是沒去過,可是電視里不都報道么?」捂著臉接上話,卻不知道一切都是寒暖在引導。

「哦,電視上說的可不一定都是真的,若不然,我們yg這麼多藝人的花邊新聞,甚至是那些誹謗詆毀的新聞,你都覺得是真的不成?」若這是在中國,寒暖一定會毫不可以地鄙視對方,中華物資豐富,博大精深,不是韓國這種連蔬菜都吃不起的國家可以比的。可她到底是在韓國,這樣的話會引得再場更多人的抵觸。哪怕自己說的是事實,怕也是會被「愛國情深」的韓國人轟炸。所以她只能換一種方式諷刺。

「你…….」 「怎麼回事?」不知是誰喊來人事部的負責人,對新人來說也許負責人的威懾要更大一點。看著三姑娘狼狽不堪得與本批唯二的兩外國人對峙,小崔的心理頓時不好了。「快去梳洗梳洗。」

如此不問前因後果,輕拿輕放,也不知道是偏向了誰。

「崔姐,她們倆拿湯澆我們,就這麼過去了?」惡人先告狀,可不是此時的場景。

「如此,就罰你們兩個打掃廁所一周。你們還不快去清理!」小崔心想,不愧是社長點名讓她進來的人,果然難伺候。不過你這麼鬧事不服管教,輕罰總可以吧。

寒暖有些疑惑地注視這崔姐的表情,雖然被掩飾了幾分,但她看著自己的眼神分明就是鄙視卻又不敢得罪的樣子。怕是在她以為自己如此決定,還是在包庇自己吧。可她又有什麼讓其不敢得罪呢?

「呵,是她們三人聚眾詆毀,偏要罰我們。崔姐連個原有都不問就定了我們的罪,可真是好本事。」ketty脾氣直,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委屈,大不了換一家公司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