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你說著盒子上設下了禁制?」端木玥聽完太叔元的話,摸起木盒的手更加愛不釋手了起來。

心中想著,難道這就是裡面的丹藥沒有散發出來葯香的原因?

要是這樣的話,如果有朝一日他煉製出了上古禁忌榜上的丹藥了。用這個盒子裝著,再好不過啊。

「陛下,那打開了盒子,禁制不會被破壞吧。」

他說的理所當然,雖然口氣平淡。但是如果太叔元說,打開了,禁制便會被破壞的話?

端木玥下意識的就有一種,要不,不打開這紅色的木盒子了吧的想法。

「禁制設在盒子上,打開之後不會有任何的破壞。」太叔元似乎是看出了端木玥的想法了一般,安慰性的說道。

盒子上有禁制?

哪有什麼禁制啊。硬要說有什麼特別之處的話,那就是這盒子紅色木頭的材質了。

盒子的本體,紅色木材,原本是上萬年的檀香木。可是,這塊檀香木被浸染在了黑狗血中長達十年。

黑狗血,辟邪之首。

所以,這盒子中放著的乃是邪惡之物。

也只有這樣的,被黑狗血侵染了長達十年之久的上萬年的檀香木。才能夠在承載了之後,不被腐蝕,並且散發不出來半點的氣息。

盒子,已經相當於封印本身了。


其實,太叔元也不想要這麼做的。

可是,他不能夠選擇。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今日,不是他們三人死,便是他太叔元死!

想他太叔元,一代君王。怎麼能夠這麼輕鬆的就死。所以在被人用生命要挾時,他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並且,在他極力的配合下。對方告訴了他盒子中裝了什麼東西,讓他小心點。

不然,他們不殺他,他便會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

「哦,原來不會被破壞啊。」端木玥得到太叔元十分肯定的回答后,再次轉會了身。

因為,廣場上的眾位已經開始鬧騰了。

「端木玥,你幹什麼啊。快點打開盒子啦。」

「端木玥,轉身,轉過來。你轉過去,我們還看什麼啊。」

「……」

一聲聲譴責和強烈想要知道盒子中裝了什麼的好奇聲,一聲蓋過一聲。

別說他們急了,他小爺此刻也急啊。

能用這麼高大上的盒子裝著的,必定也不會是凡品啊。

端木玥的手重新放在了這紅色木盒子的蓋子上,手指用力,向上將盒子給打開了。

只是,讓他想象不到的是,這盒子裝著的竟然是……

「大石!」

端木玥忽然一聲大吼,在他身旁的無色和端木逸塵的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而在他的手中,一道黑光閃過。這黑光在盒子被打開的瞬間,便變成了無數道黑色的光束飛了出去。

離端木玥越近,越是危險。

而端木玥本人,更是這黑色光束首當其衝的對象。

一道黑色的光束最快速度的射入到了端木玥體內,黑色光束穿透端木玥身體的地方,瞬間便成為了腐爛區。


皮膚開始腐爛,還是輕的。

那黑光一沒入身體后,便像是病毒一樣。端木玥發現自己已經癒合的筋脈,開始自行寸寸斷裂了。

體內的法力,也像是被什麼東西中和消散了一樣。細胞,開始一個個的減少……

總之,不僅僅是肉體上的刺激,更是精神上的打擊。

誰,能看到自己體內的細胞一個個的消亡而不震驚。何況是筋脈自行斷裂,法力莫名其妙的消失……

「大哥!」

「阿玥!」

這種情況,別說是端木玥了。就連小赤等獸,和毀滅眸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 「啊……」

「啊——」

隨著黑光一道道的消失,一道道的沒入到廣場中眾人的體內。慘叫聲,恐懼聲,一道道此起彼伏。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站在端木玥身後側方的太叔元了。

雖然,那些人告訴了他,這木盒子中裝了什麼。

但是,那些人沒有說。盒子一旦被打開之後,那東西竟然會變成千份。

盒子中黑色的光束乃是『詛咒』,一種強大的禁制之術。一旦中了,下場只有一個。

「徒弟!」

「玥丫頭!」

李珏和易水寒一發現事情不對,便朝著端木玥直奔而來。可惜,還是晚了,晚了啊。

那黑色光束,單數量就有不下十道沒入到了端木玥的體內。

這裡,中了這黑色光束的人不少。

反觀沒事的人,同樣是不少。

並且最讓人覺得奇怪的是,李珏和易水寒兩人,不僅沒有關係。而且,在他們兩人沖向端木玥身邊的時候。

那些從木盒子中射出來黑光,竟然繞開的他們。

明明有好幾道黑光直衝他們兩人而來,他們也做出了應對的狀態。

可是,就在那黑光距離有一米之近的時候,黑光猛然轉變了軌跡。竟然能夠呈現角度式的反射。

這讓不約而同對視上的兩人,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震驚。

「師父……」端木玥抓著李珏的手臂,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其實,他小爺真的是無語了好不好。你說,他小爺好好的領個獎勵,這是倒了什麼霉了啊。

他就讓易老頭早點告訴他獎勵是什麼了嘛。如果知道了,他今日便不會如此心情激動了。

更過分的是,這獎勵是被掉包了。還是他們原本就不打算給,甚至還想要滅口啊。

滅口,就滅口好了。幹什麼老是盯上他小爺啊。

在暗潮峽谷中的時候是這樣,現在回來領個獎勵。又是如此。

這世界,究竟想不想讓他小爺活了啊。

「來人啊。救朕,救朕……」太叔元命令的聲音響起在這片空間中,一雙眼底滿滿的恐懼。

「易卿,救朕,救朕。」

太叔元想要移動自己的身體,想要爬到易水寒的身邊。可是,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伸出去的手掌變扁了起來。骨頭,似乎消失了……

「啊,啊啊……」

撕心裂肺的聲音從他的口中溢出,更多是驚懼。

而此時此刻,更多的中了黑光的人已經死亡。

死亡的他們,一個個,無一例外的全部都只剩下了一副皮囊。一副沒有任何損傷的皮囊。

在這皮囊的周圍,鮮血仍在流動。

如果有人將這副皮囊掂起來的話,會發現,一點重量都沒有。什麼肉,五臟六腑,骨頭,什麼都沒有。

人身體內的東西,彷彿全部都消失了。一層皮,便是全部了。


「不,朕還不想死!」伴隨著太叔元最後一句話脫口而出,他的人快速的扁了下來。

端木玥就這麼看著,怔怔的看著。特別是,他發現自己的手,自己的肚子,自己的腿……一一扁了下去。

更恐怖的是,他小爺內視,發現體內的細胞,筋脈。消失的差不多了。

肝,脾,胃……

那黑光在他的體內肆意的穿梭,源源不斷的鮮血從他的眼睛,鼻子,耳朵,還有口中不斷的流溢。

「徒弟,師父幫你療傷,療傷!」李珏抓著端木玥的手。如今,他感覺端木玥的手,除了骨頭和手上的這層皮之外,再無什麼了。

一條條的生命在他的周身消失,一條條的刺激著他的神經。李珏手掌有些顫抖的撫上端木玥的背,一股法力輸入他的體內。

怎想,他才剛剛運氣法力輸送入端木玥的體內。 豪門秘寵,陸先生深情難辜負 ,樣子嚇人極了。

「徒弟,你怎麼樣了。 快穿:炮灰變反派 。」

「師父,可就你一個弟子。」

李珏看著一大口鮮血吐出的端木玥,傷勢非但沒有輕,反而變得更重了。他聲音委屈,聽上去可憐極了。

「玥丫頭,來,將這枚丹藥吞下。」

李珏的方法不行,易水寒眸低一亮,從懷中摸出來了一枚丹藥喂端木玥服下了。

但是,悲劇的場景重現了。

端木玥吞下易水寒給的這枚丹藥后,別說丹藥消化了。才入口,一陣反胃,丹藥連帶著更多的鮮血被端木玥嘔出。

他小爺此時此刻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想要將自己的肺給吐出來啊。

這感覺,真不如他們兩個老傢伙不來。

他們這麼一搞,端木玥感覺體內的黑光加速了破壞的力量。血肉消失,筋脈消失,鮮血不斷的從他的體內流逝……

骨頭,除了骨頭。

真的當所有的累贅物都消失了,端木玥才看的更清楚。紅色的骨頭,像是被鮮血浸染的。

那黑光衝擊到他的骨頭上,絲毫痕迹都沒有留下來。相對應的,那黑光卻黯淡了點。

這種情況,讓端木玥的視線更深的留在了這上面。通過仔細的觀察,他發現,那黑光不是變得黯淡了。而是被他紅色的骨頭給吸收了。

因為吸收的很少,所以就給人一種那黑光似乎是暗嘆了一般。

而那些被吸收的黑光,端木玥尋找不到它們的蹤跡了。甚至,他將自己全部的經審力都投入到了自己那紅色的骨頭中了。

依舊,未發現它們的去向。

這讓端木玥深思,難道是骨頭中間別有洞天?

可是,他小爺就算是做出了如此猜測。他小爺也無法去證實,也證實不了啊。

難不成,讓他小爺自己打斷自己的骨頭,然後看看其中有沒有什麼東西嗎?

他小爺又不是自虐狂,也不想承受這份痛苦。

所以,能做的便是不了了之。

「玥丫頭!」

「徒弟!」

李珏和易水寒的方法都不奏效,並且端木玥的情況還變得更加糟糕了。這讓眼前兩位老的,一顆心火急火燎的啊。

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人就要在他們的面前死去了。而身邊又充斥著大批已經死去的人。

這種情況下,讓他們做何感想?!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


易水寒就不明白了,明明盒子中放著的應該是一枚七品丹藥才對。

可是,為什麼就變成這樣了?

就這,還只是端木玥一個人打開了那盒子。如果當時是三個人同時打開盒子的話,那場景又會是什麼……

「啐。」

端木玥將口中的鮮血吐出。如今他小爺,一張人皮,一副骨架。若沒有了這張皮,他小爺真的會懷疑他是不是和大雪王主一個種族的啊。

不然,怎麼可能這樣他都沒事,還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