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妖神使者和千信放開打之後,妖修們就開始拚命了。

顧懷碩等人的形勢,立刻就相當危急。再挨一次啟智期妖修的集體衝擊,他們就該全部倒下被俘了。

然而前去拯救他們的步千峰,卻大失水準。作為五星武戰,他像表演金鐘罩鐵布衫一樣,使了個護體罡氣,往妖修中間一站,沒了。雖然又是虎吼又是跺地,搞得地動山搖震耳欲聾,動靜挺大,但是破壞力幾乎沒有。

妖修都知道他是武戰,不招惹他,繞道走。只有一個不開眼的妖修和他死磕,才被他一劍劈倒。

等步千峰迴過神來的時候,妖修們已經將顧懷碩等人圍得水泄不通。外圍的妖修抵擋步千峰,內圈的妖修不斷揮舞刀盾朝內猛攻。眼看顧懷碩等人就要被淹沒了。

「真是個傻貨!光能挨揍不會拉仇恨,你玩個屁的t?」

千信忍不住罵了起來。再想到步千峰先前還朝自己誤導仇恨……這要是玩wow,果斷的把他踢出隊伍,再在主城頻道刷屏罵他一個星期!

千信此刻的內心相當崩潰。怎麼突然感覺人族的武戰修士都很弱很逗比呢?你看人家妖族的化翼期修士,多得瑟啊!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人家還能自己跑屍體復活呢!

正在鬱悶的時候,千信聽到顧懷碩的慘叫聲。

在三個啟智期妖修的圍攻下,顧懷碩身為九星武師也疲於招架。腿上肩膀上的鐵甲已經砍得捲曲起來。甲縫裡正在滲出鮮血。

「去死!」

顧懷碩嘴角溢血怒吼著,身體里的靈力明顯已經枯竭了,奮力一擊,也只出了一道綠色劍芒。那妖修盾牌已經被打飛,仗著身體強橫,挺胸挨了了劍芒,也一刀劈在顧懷碩的肩膀上。

「顧前輩!」

千信心頭一緊:「要是未來老丈人也倒在這裡,那回去就不好交待了!」

他趕緊縱身猛跳,如高山落石一般,砸到人堆里去。落地之前,就連出兩記爆焰拳。

*****< 千信縱身跳入戰團,嚇得包圍圈裡的武師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換別人,貿然跳入如此混亂的戰團就是作死。周圍都是瘋狂攻擊的啟智期妖修,攻擊力比人族武師還猛。劈頭蓋臉的靈芒籠罩而來,就算是武戰的護體罡氣,在這麼密集的攻擊下,也挺不了多久。

也正因如此,步千峰才那麼縮手縮腳的。人家真不是慫,這是從歲月和挫折中總結出來的戰場智慧。

然而千信根本就沒意識到這點。此時他感覺自己成了遊戲主角,開了無雙模式,誰來都是沾著死碰著亡。只要血魂之體不被打成零件,他就可以堅持到殺死附近的妖修。

雙拳擊出,兩道綠色拳焰換來兩聲慘叫!

「哎呀……」

那兩個被他砸著胸膛的妖修,幾乎同時發出慘叫。強大的衝擊力,將他們擊飛到十丈開外。

四級拳焰還不至於一拳斃命,身體強悍充分防備的啟智期妖修,甚至都不會重傷。但高能靈力攻擊,還是將他們胸口的護甲、法器撕得粉碎,胸口皮肉爛成一堆血沫。

其中一個妖修比較倒霉,肋骨猙獰顯露,心臟跳動引起的震動清晰可辨。

與此同時,千信的背上也挨了兩刀。彎刀帶來的靈芒落在肩甲上,將幻化的衣服砍出了一道縫隙。

還有一個妖修用盾牌爆出一道勁氣,猛擊他的腰部。不管什麼修士,沒有護甲防護的后腰都是很脆弱的。如果千信是血肉之身,應該已經被打得不能發力了。血魂之體雖然沒有如此反應,但是受勁氣沖盪,身體里靈力和魂力震動,還是相當疼痛。

從這攻擊密度來說,千信拉仇恨的能力比步千峰強多了。

步千峰看千信沖了進去,也揮舞著戰劍殺入戰團。背後遭襲擊的啟智期妖修根本就沒有防禦這個方向。劍身青色靈焰裹卷著劈砍之勢,將妖修們的盔甲砍出了猙獰可怖的口子。

盔甲的防護靈路都是一體的。多數儲能靈路都在後背的甲片上。

後背甲片被砍壞,劍身靈焰的能量立刻引爆了甲片散發的靈力。於是每個猝不及防被偷襲的妖修,背後都像掛了鞭炮,噼噼啪啪的爆了起來。這使得他們的傷勢更加重了。

「我擦,老頭子要是不裝逼,也是能打的嘛。」

千信壓力稍減,看都來不及看,爆焰拳的拳焰頻繁閃動,見到妖修面孔就揍。

得益於血魄晶骨的聚靈速度,他幾乎一兩秒就能聚起一道綠色拳焰的爆焰拳。

周圍的妖修,如螺旋槳上的水滴,密密麻麻的疾射出去。

不到一分鐘,千信就將構成包圍圈的妖修全部揍飛。

然而受傷倒地的妖修,卻沒有被砍中後背的妖修那麼慘。他們不但沒有受重傷,還逃出了戰團,算是脫離了險境。

這些妖修摔倒在地,才想到了千信的身份,同時想起爆焰拳的威名和殺傷力。

傳說中爆焰拳啊!今天我也嘗到了……不對,我還沒死。

這就是爆焰拳啊!不過如此嘛!白害怕一場了!

妖修們看著千信,露出了輕蔑的笑意。

曾經虐殺無數妖族前輩的爆焰拳,居然都不能殺死自己。妖修立刻開始了思考人生哲理。

「學了妖神功法,果然更強大了!我都不怕爆焰拳了!」

除了妖神的庇護,還有什麼能創造這樣的奇迹呢?

一切奇迹歸妖神!

妖修們的虔誠度瞬間就上升了。

「殺光他們!妖神會獎賞我們的!」

「妖族樂土終將到來!」

……

妖修們又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的狂笑更顯猙獰。

然而他們的得意也就到此為止了。

千信身體里落雷術造成的混亂效果消失了。魂念終於可以從容的激發戰意。

沸意劍訣激活!

全身魂念涌沸,戰意升騰!

千信匆忙施展出的爆焰拳,突然從四級拳焰,變成了六級拳焰。

橙紅色的拳焰妖艷懾魂!

嘭——

「呃——」

一個才衝過來的啟智期妖修,胸口直接被洞穿。一個西瓜大的洞,赫然出現在他的身體里。後背的鐵甲也被燒熔出一個渾圓的大洞。

血水如瀑布般湧出。那個妖修的眼神立刻就黯淡了下去。當場斃命。

一拳收割一條命!

這才是高級爆焰拳的威力!

旁邊的妖修猶豫了。衝上前似乎不是什麼明智的舉動。

但後面來的妖修如潮湧動,將他們推到千信面前。

千信猙獰的笑著,雙眼如死神之眸:「你要瘋狂,我便讓你滅亡。」

嘭——

嘭——

嘭——

千信不停的揮舞拳頭。橙紅色的靈焰,每一次都終結一個瘋狂的妖修。

身邊肉漿塗地,血流成河。沒有生命氣息的妖修身體,如被踩爛的西瓜,血紅一片,恐怖磣人。

千信的爆發,將兩個妖神使者氣得快吐火了。

明明只有武師的修為,怎麼就那麼變態?

兩個妖神使者追不上千信,又不敢遠程對他用落雷術。千信和妖修們混在一起,用雷炸他傷不著,倒是自己人一炸就是一片。他們覺得這個血氣威壓只有武師那麼強的小子,比那個老頭子武戰麻煩多了。

「妖夜,你去對付那個老頭子武戰。我來纏住這個小子!」

提著亮銀錘的捲毛尊行叫道。說罷就大喝一聲,高舉大鎚,朝千信飛躍過去。

千信看著傷勢嚴重拄劍跪地的顧懷碩等人,剛剛喊了一聲「你們撤退」,忽然地面猛震,他搖晃了一下,差點沒站穩。

而受傷的武師們,全部被震得倒地不起。有幾個傷重的直接就暈了過去。

「小子,我們來玩玩!」

那個拿錘的妖神使者,正朝千信猙獰的笑著。就是他雙錘震地,製造了一場小地震。

「一下就能震暈那麼多人,看來這個傢伙也不是好對付的。未免殃及其他人,我得把他引走。」

千信蹬地猛跳,身體瞬間飛至尊行面前,雙拳先後擊出。

尊行舉錘格擋,亮銀錘爆出一道藍幽幽的電光,與橙色拳焰一觸即爆。

轟隆一聲巨響!幽藍電光潰滅。千信的拳焰減弱了至少一半。同時,他感到拳頭的魂念和戰意被侵蝕了一部分。雷電克制戰意和劍魂!

而尊行被濺射的拳焰灼毀左邊手腕,一隻亮銀錘轟然落地。

作為妖族裡的煉體者,他的身體能夠極快的分散承受靈力能量。但是手腕這樣的狹窄地方,遭受高強度的靈力能量攻擊,瞬間就超出了他的承受上限。

血肉之體一旦被靈焰擊破防禦,頓時就被氣化焚毀。整隻手,瞬間就消失了。只剩光禿禿的手臂還在噴射血流。

「啊——」

尊行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但重傷和劇痛,反而激起了他的狂意。他縱身一跳,躍到兩丈高的天空,然後懸浮在空中,雙目血紅,仰天咆哮道:「妖神給我力量!」

尊行頭上豬鬃一樣粗的捲髮突然根根直立,雙目之中閃動著電火花。

身體里強烈的靈力波動,使得皮膚鼓脹得如發酵的麵糰。

與此同時,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道細密的電流,正在朝他手中的亮銀錘聚集。

那個亮銀錘閃現亮藍光芒,奪目刺眼。

千信眯著眼睛,玩味的看著那個傢伙:「憑藉功法利用靈力吸收電流,而且身體還無懼電流涌動,到底是什麼樣的功法?怎麼淬鍊身體的?」

正在摸索身體淬鍊的千信,並沒有打斷尊行,而是發出魂力,探查他身體里的神念涌動和靈力運行規律。


千信很快發現了奧秘:「他的靈力和神念都在皮肉以下活動,而表皮至少厚一厘米。就是這層表皮吸附電流使之注入鎚子,然後用來攻擊。同時表皮也能聚集電流用來抵抗靈力能量。」

發現這點,千信忽然笑了:「我還以為是多麼高明的功法。原來還是利用了角質層絕緣的特點,實現在體表導引電流。」

千信沒有深想自己的血魂之體能不能這麼搞。他的血魂之體是沒有生物質來形成絕緣層的,反倒是導引靈力和電流非常順暢,如同超導體一般。

此時,尊行經過了十多秒的施法,終於完成了他的大招準備。

他手中的鎚子變得如同臉盆大的光球。

「小子,這是我第一次全力使出雷電流星!我會毀滅你!而妖神,會記住我的功勛!」


尊行如同失去理智的野獸,沖著千信狂笑著。

千信感知到了鎚子上的能量足以毀滅他的部分魂念。如果被擊中,血魂之體也許不會損壞,但是他可能會丟失一部分記憶,甚至直接昏厥過去。

他做好了跳躍準備,冷笑道:「你只是從空氣中吸收了一點兒電流而已,根本不是從狗屁妖神那裡得到的力量。就連你的身體,也只是用煉體功法煉出了一層死皮防電,和狗屁妖神沒有任何關係。妖神根本不存在,那不過是一個謊話。可笑,你這樣的蠢貨還自以為它給了你力量!」

「現在,就讓我來收走你的力量!」

千信神情凜然,突然跳躍而起,抓住尊行的一隻腳,就將他往地上甩去。

尊行就如同自爆狂,瞪圓了血紅的雙目,好似要將千信吃掉,手中的鎚子朝千信砸去,同時狂嘯道:「雷電流星,毀滅一切!」

巨大的光球朝千信襲來,他抬壁格擋。手臂上的血魄晶甲一接觸到幽藍光團,他就感到一股洶湧的電流透臂而來。


千信自信的笑了。從明白尊行是怎麼隔絕電流的,他就做好了準備。

電流從手臂湧入肩膀,又從另一隻手流動過去。周圍始終有血氣組成的管道,在限制其漫溢奔瀉。雖然他沒法形成絕緣的角質層,但是血氣通常可以起到絕緣的效果。

千信將電流從左手導進,又從右手導出,重新把電流從尊行的手臂斷口傾瀉入他的身體。

於是天空中詭異的一幕出現了。使用雷電術的人,被電得渾身發抖目呲欲裂,而被其攻擊的人,卻毫髮無損。

尊行作為玩電的人,卻並不是真正不怕電。強大的電流直接將他電得失神。而使他懸浮空中的功法也驟然消失。

千信抓住尊行摔在地上。此時,原本粗獷彪悍的漢子,已經被電成了焦炭,雙目怒瞪,死不瞑目。

那邊,正在用落雷術將步千峰老頭電得嗷嗷狂叫的妖夜,忽然感知到了尊行的死亡。

「尊行!」

妖夜發出凄厲的哀嚎。一直以來,兩人戰鬥都是尊行在前頂著,他在後方施法。兩個聯手修鍊雷電功法的搭檔,現在卻死掉了一個,而且是死在自己引來的雷電下。這讓妖夜神魂劇震。

更讓妖夜憤怒的是,千信已經剖開尊行的丹田,挖出了他的妖丹。被電死的尊行,已經完全失去了神智,雖然是化翼期修為,卻並未來得及激活妖丹逃走。< 千信舉著手中那顆雞蛋大的血紅妖丹,譏諷的笑著:「你生氣做什麼?死了是會到你們妖神聖域的。如果他的妖丹還能復活,那就不是真死,又怎麼去聖域享樂呢?所以,我這是在幫他!」

「我要殺了你!」


妖夜放開了被他電得護體罡氣快要碎掉的步千峰,瘋狂的朝千信撲來。

步千峰老頭被電得毛髮倒豎,皮膚焦黑,口吐白煙,完全是靠著武戰的鑄金之體來維持神魂不散。現在千信將妖夜引走,他終於緩過一口氣來,用顫音嘀咕著:「再再再不不不幫幫幫我我……老老老……就就就死死了……」

千信心裡對步千峰的鄙視稍微弱了一些。這貨當初把兩個妖神使者的仇恨誤導過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落雷術克制戰意,會使得他護體罡氣威力大降。讓他和兩個妖神使者拼,鐵定翹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