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東瀛那隊的人也到了,嚴正宇和安木這兩個活寶一出現,就免不了一陣吵鬧。

望著他們一群人聊得這麼火熱,顧亦謙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融入不進他們當中。

顧亦謙看向喬楚惜,好奇問道,「小默,你什麼時候和他們這麼熟了?」

喬楚惜頓時斂住笑意,懊惱自己又忘了要隱藏身份這茬事。

「我們玩得熟怎麼了?」

「就是,要你管。」

見顧亦謙這麼問,嚴正宇和安木立馬不爽地瞪他。


「……」

他不過就是問一句而已,至於一個個都對他這麼惡意嗎?顧亦謙感到一頭霧水。

嚴正宇幾人聊著天,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一個小時。

「他們也太慢了吧,都一個小時了,還不見人影。」

如果不是昨晚找齊了任務香囊,他們今天早上不可能這麼順利直接回到起始點,見其他人還沒來,顧亦謙終於意識到不是他太弱了,而是這幫人太強了。

顧亦謙理清思緒后,用怪異的眼神打量著這群人。

他們到底是誰?

——

臨近中午十一點,其他隊伍才陸陸續續抵達起始點集合,人齊后,大家相繼上車跟著大隊伍離開,兩天一夜的荒島求生活動總算是結束了。

車內,同事們都在分享著各自發生的趣事,唯獨只有顧亦謙保持著沉默。

東賀湊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關心道,「你們隊不是拿了第一名嗎?幹嘛還悶悶不樂。」

順著顧亦謙的目光看去,坐在前座的是喬楚惜和墨絕兩人,見狀,東賀頓時瞭然,「唉,兄弟,其實我早就想說了,天涯何處無芳草,既然人家都有男朋友了,你幹嘛非得執著於喬小默一個呢?看看我們公司,還是有挺多美女的嘛,就別那麼死心眼了,行不行。」

顧亦謙蹙起眉頭,神情十分肅然,「賀,你覺得喬小默是一個怎樣的人?」

「真是白和你說了,算了,我不管你了。」

聽到顧亦謙這麼問,東賀用一副『無可救藥』的眼神看著他,果斷放棄勸他這事。

坐在前座的喬楚惜差不多睡了一路,全然不知顧亦謙已經對自己產生懷疑。

倏然,車輪胎磕到石頭顛簸了一下,喬楚惜這才醒過來,一睜開眼,就看到那隻放在窗戶上護著她頭的大手。

「醒了?」

「嗯。」

「不再睡會兒?」

「不用了。」

兩人對視著,就這麼一問一答,氣氛莫名有些尷尬。

喬楚惜懊惱地咬了咬唇,正想著要怎麼化解兩人之間的尷尬,這時,墨絕的臉突然在她面前放大,緊接著,他低下頭,唇畔附在她耳邊低語,「那小子開始懷疑你了。」

「嗯?」

喬楚惜不解地側過頭,卻不料,因兩人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她一側頭,柔軟的紅唇擦過他的肌膚,就這麼吻住了墨絕的臉頰。

「……」

說話就說話,湊她這麼近做什麼?喬楚惜呆愣地好幾秒,隨即反應過來,怨念的瞪了墨絕一眼。

好巧不巧,這一幕恰巧被車內的其他人看到,不過幾秒的時間,後座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他們兩人身上。

簡直就是大型虐單身狗現場啊,太虐了! 「好了!現在該我了!」愛德華激動的朝著魔龍跑了過來。

來到了魔龍的身旁后,愛德華首先將手中的白色符文劍釋靈者放到了魔龍的身體上。

接著愛德華便開始低聲的念著聽不懂的咒語,而隨著愛德華的咒語,釋靈者的劍身上開始發出了銀白色的光芒,而魔龍的身體上也開始散發出紫色的光芒。

愛德華見狀,立刻就將釋靈者給向後猛的拉了過去,而魔龍身體上紫色的光芒也隨著釋靈者的劍尖一起飛了出來。

「就是現在!」愛德華大叫一聲。他立刻又揮舞起另一隻手中的黑色符文劍縛靈者。縛靈者立刻就將那飛舞起來的紫色光芒給斬成了兩段。

「成功了!」金激動的叫喊著。

被斬斷的紫色光芒慢慢的消逝,接著它又變成了一團紫色的氣體,那便是卡蘇魯的靈魂,這個是威爾和愛德華知道的,這和他們之前救出金的時候一模一樣。

「別靠近!」威爾立刻伸出手攔住了準備衝上前的金。

「怎麼了?」金不解的說。

「現在還不能確定是不是真的成功了。」威爾十分嚴肅的說道。

「那紫色的光芒不是已經離開了麗薩的身體了嗎?」金問。

「沒錯,但是如果那紫色的光芒又重新進入到你的身體里,那可怎麼辦呢?」威爾反問。

聽到威爾這麼說,金也立刻冷靜了下來。

片刻之後,被打暈的魔龍身體突然發出了一陣十分強烈的藍色的光,那強烈的光芒完全擋住了大家的眼睛。

「怎麼了?」被強光擋住眼睛的金驚訝的問道。

「不知道!」威爾用手擋住眼睛也十分驚訝的說道。

又過了一會兒,強光慢慢的變弱了下來,站在一旁的三人也慢慢的都將手從眼睛上移了開來。

「啊!這是?」首先恢復視力的是驅魔人愛德華。

原來的魔龍已經消失了,而現在取而代之躺在地上的是他們的朋友,女魔法師麗薩。她依然穿著他們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時的法袍。


「麗薩!」金和威爾看到躺在地上的麗薩也異口同聲的叫了起來。

接著三人立刻來到了麗薩的旁邊,他們紛紛的圍了上來,就好像是在看稀有之物一樣看著麗薩。

「你說,她會醒過來嗎?」金問道。

「不知道,反正你是過了很久才醒過來的。」威爾挖苦著說。

「但是麗薩小姐明顯是比金要厲害啊,她是靠自己的力量從卡蘇魯的禁錮中掙脫的。」愛德華說。

「啪!」「啪!」就在愛德華的話音剛落,麗薩的手就立刻伸出來朝著金和威爾的臉打了過來,一人打了一巴掌。

「你……你醒了?」金詫異的說。

「當然了,我早就已經醒了。」麗薩立刻坐了起來。

而他們三人也怕到立刻向後退了過去。

「那你為什麼要打我和威爾?」金詫異的問道。

「廢話,你們兩個剛才為什麼對我下那麼重的手?」麗薩激動的對金和威爾說道。

「額……」聽到麗薩這麼一問,金和威爾兩人頓時不說話了,他們兩人相互看著一時間完全不知道怎麼和麗薩解釋。

「那個……麗薩,他們只是想要幫助你而已。」愛德華立刻上前解釋著。

「啊,我當然知道。但是從你們的樣子看,你們應該早就計劃好了的吧?」麗薩立刻扭過頭問愛德華。

「這個……」愛德華也立刻被問得語塞。

「啊,確實是提前就計劃好了的,只不過為了讓卡蘇魯沒有起疑心,我們才沒有告訴你而已。」威爾解釋著。

「嘁,可惡!」麗薩生氣的說道。

「呵哈哈,你們以為這樣就算打敗我了嗎?你們太天真了。」卡蘇魯的聲音突然又回蕩在了四周。

「卡蘇魯?在哪裡?」威爾立刻詫異的環顧著四周。但是他卻沒有找到任何卡蘇魯的蹤影。

「就算你們逃脫了我的束縛,你們也無法從這裡回到原來的世界中去,你們四個人就永遠呆在這裡吧,永遠的和我的奴隸們戰鬥吧,呵哈哈哈。」卡蘇魯奸詐的笑聲慢慢的回蕩在威爾他們的周圍。

「可惡!你在哪裡?」威爾憤怒的大喊著。

「等等,威爾!」愛德華突然叫起來。

「怎麼了?」威爾立刻回過頭吃驚的看著愛德華。

「卡蘇魯剛才說到,我們永遠都無法離開這裡,是什麼意思?」愛德華瞪大了眼睛十分吃驚的說道。

「不知道,也許他只是在嚇唬我們吧。」金不經意的回答。

「應該不會。」愛德華神情凝重的說道。

「等等。」威爾似乎想到了什麼,他的表情突然也變得十分的難看。

「威爾,你也想到了什麼嗎?」愛德華不安的問道。

「卡蘇魯知道我們是怎麼來的。所以……它這話的意思是,它要去破壞我們來這裡的傳送門!」威爾十分驚恐的說著。

「我們來這裡的傳送門?」金反問道。

「對!就是那個山洞!東北角的山洞!」威爾驚恐的大叫了起來。

「難道卡蘇魯它要……」愛德華已經不敢多想什麼了。

「走!我們去山洞中去看看!」威爾說完便立刻朝著往東北邊山洞方向的路,接著他便第一個跑了起來。

「我們也去!」愛德華和金兩人也立刻跟著威爾跑了過去。

「可是,這裡是南部,要去東北部,是不是要跑很久啊。」愛德華一邊跑一邊對前面的威爾說。

「是很遠,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啊。」威爾抱怨著。

而就在這時,突然一個巨大的陰影劃過他們的面前。

「什麼?」威爾立刻驚訝的停下了腳步,他立刻抬起頭來看著天空中。

天空中一條藍色的龍著慢慢的在他們的面前降落著。

「是麗薩!」金大聲的叫起來。

「喂,你們明知道很遠還要用跑的,你們是不是有什麼病啊?」麗薩挖苦的對面前的三人說道。

「啊,我忘記了麗薩你可以變成龍了。」威爾苦笑著說道。

「還愣什麼,都快點爬到我的背上來。」麗薩立刻轉過身來,威爾三人便立刻爬到了魔龍的背部。

「好了,我們要走了。威爾記得告訴我方位。」麗薩一邊快速的扇動著翅膀一邊對威爾說道。

「好的,我知道方向。」威爾十分肯定的回答著。

麗薩變身而成的魔龍快速的升到了天空中,接著在威爾的指引之下便朝著東北部那山洞快速的飛了過去。

「哇哦!真的好快!」金雙手死死的抓著魔龍的翅膀根部,由於魔龍的速度十分的快,天空中高速的氣流使得金連頭也不敢抬一下。

「好了,就在那裡!」威爾探出頭來看了看地面說道。

「什麼?已經到了?」金詫異的問道。

「沒錯,就在下面。」威爾回答。

「好了。」麗薩回答著。接著魔龍便快速的降落到了地面。

緊接著魔龍的身體上又發出了一道十分強烈的白光,魔龍又瞬間變回了人形的麗薩。

「就是這個山洞嗎?」麗薩指著他們面前的山洞問道。

「沒錯,就是這裡。」威爾也來到了山洞的洞口說道。

「好吧,我們進去吧。如果成功的話,如果卡蘇魯的速度沒有我們快的話,我們就可以回家了。」威爾回過頭對身後的三人說道。


「啊,回家。我好像已經好久沒有回家了。」麗薩說道。

「根據這個世界和那個世界的演算,應該才過了差不多半天而已。」愛德華回答。

「好,走!」金興奮的說著。接著他第一個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山洞中。

片刻之後,威爾四人一行終於來到了山洞的最深處。

而這裡卻沒有一點點的動靜。

「怎麼回事?這裡好像並沒有什麼改變。」愛德華疑惑的說。

「這麼說,我們就可以回去了?」金問道。

「嗯。」威爾雖然依然有些不安,但是看了看周圍確實沒有異樣之後,他還是肯定的點了點頭。

接著,愛德華從自己的衣服中拿出了那黃色的時空之石,就是靠這東西他們才能觸發出傳送門回到原來的世界中。

而就在愛德華將時空之石舉起來之時,突然從地底下迅速的鑽出了一條巨大的紫色觸手,那觸手徑直的朝著愛德華高舉的手飛了過來。

觸手立刻糾纏住了愛德華手中的時空之石,然後在愛德華和其他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觸手立刻猛的一拉,將時空之石從愛德華的手中給奪了過來,然後這觸手便迅速的又鑽進了地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