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不要打我酒葫蘆的主意哦?你們都知道這對我意味著什麼?況且我現在還有一個徒兒,要是有多的,我肯定也要先照顧他……」老酒鬼笑眯眯的對著幾位強者說道,意味不言而喻,他戒備的眼神讓的老妖怪幾人臉色都微微一變,並不多言……

此時寶地出世,七彩神光包裹,直衝霄漢,光幕轟破,寶地盡在眼前,只是那七彩神光不斷地閃爍,給人一種詭異之感,寶地意味著至寶,也意味著險境,此時距離寶地最近的便是這五位地輪境強者以及林天和軒瓔璣兩人,而在不遠處,還是有著無數的修士蟄伏,他們靜靜等待,一個個都面露痴迷,希望能夠進入其中……

「好了,此時光幕已經被打開了,進不進入,那都是各位自己的事情了,我先走一步了……」最先說話的,乃是那位中年男子,他周身閃爍彩輝,嘴角帶著笑意,他剛才都十分的低調,此時卻顯得很活躍,看向老妖怪和老酒鬼的眼神都帶著挑釁,他騰空而起,踩著祥雲,向著寶地之中飛去,眨眼便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之中,成為了第一個進入寶地的強者……

「哼,這個鬼骷髏,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肯定想要獨吞至寶……」老酒鬼一臉的不爽,他望著進入寶地的那個中年男子,緩緩地說道……

林天和軒瓔璣一聽,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驚異,那中年男子面容飽滿,身具祥光,怎麼看都跟鬼骷髏這三個字沾不到半點的關係,估計又是老酒鬼亂給人起綽號……

「你還別不信,那個鬼骷髏,看起來人模人樣的,修習的卻是鬼都不願意修習的源訣,你們別被他的外表迷惑了,等一會兒進入其中,一定要緊緊地跟著我們,要不然,被那個傢伙盯上了,絕對是麻煩……」老酒鬼似乎有些忌憚,林天和軒瓔璣自然是不敢反對,他們在這幾人中,實力最弱,此時能夠站在這裡,都是因為老酒鬼和老妖怪的關係……

「好了,廢話不多說,我們也進去吧,我和老酒鬼肯定是一起的,至於你們,怡仙子,雷小子,你們跟我們一起進入?還是如何?」老妖怪說這話的時候,看著林天和軒瓔璣,地輪境強者一般都是獨自行動,只是這一次有林天和軒瓔璣,老妖怪不可能扔下軒瓔璣,老酒鬼不可能扔下林天,所以他們也只有一起行動了……

「你們進去吧,我想獨自行動,希望別遇見了……」雷火握著自己的雷火劍,獨自一人向著光幕中衝去,他速度很快,眨眼間便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地輪境強者有著自己的傲氣,所以這也很正常,並不強求……

怡仙子也微微搖了搖頭,她也打算獨自行動,她深深的看了一眼老酒鬼,以示感謝,然後抱著暴戾轟天熊,踩著七彩霞光,瞬間消失在了原地,每一位地輪境強者都有著自己的想法,誰也不希望跟別人分享自己獲得的至寶,這再正常不過了……

最後也就只剩下老妖怪和老酒鬼了,兩人也不再猶豫,一抬手,然後林天和軒瓔璣兩人就騰空而起,四人化作一道光,瞬間沒入了光幕之中,寶地出世,強者皆是有所感應,這是一次天賜良機,所以沒有人願意放棄……

眼見著五位地輪境強者消失在了光幕之中,不遠處的無數強者修士開始興奮,然後各自行動,向著寶地衝過來,此時光幕被轟出一個大洞,寶地能夠進入,誰又願意輕易放棄呢?

無數的修士或騎著凶獸,或踩著步法,皆是運用自己的本事,各顯神通,進入寶地之中,僅僅一息時間,便已經有著數百位強者修士湧入其中,瞬間,寶地光華散漫,宛如星輝散落,光芒遮天蔽日,整個山脈皆是散發光輝,顯得朦朦朧朧,亦真亦幻……

林天幾人進入其中,眼前盡皆迷濛,難辨真假,視線實在是太過於狹窄了,這寶地完全被陣法籠罩其中,陣法發動,周圍儘是霧靄,濃郁詭異,無數強者湧入其中,卻絲毫沒有發現,他們步入其中,彷彿只有自己一人一般……

「這是異世界?還是幻境?」老酒鬼難得認真起來,他目光如炬,閃爍金光,他不斷地打量著周圍,然後帶著林天幾人躍上蒼穹,他對著前方打出一拳,拳頭帶著光點,攜帶可怕的威能,一拳轟出,卻毫無作用,威能瞬間就消失了……

老妖怪也是十分的警惕,他背後有著巨大的鵬羽閃爍,帶著乳白色光芒,寶地神秘莫測,即使是地輪境強者,都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夠成功,更何況此時兩人帶著林天和軒瓔璣,更加不敢有半點的掉以輕心……

林天的肩頭,無尾靈猴站在其上,它的雙眸閃爍曦光,它不斷地打量著周圍,小腦袋不斷地晃悠,然後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他的靈性非凡,對於某些危險的感知甚至還在林天幾人之上……

突兀的,遠處灰濛濛的天際閃爍光芒,那光芒五顏六色,十分的奪目,彷彿從天而降一般,竟然給人一種佛訣真言的梵文閃爍,林天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這是何處?到底會是什麼?此時不光是林天幾人的目光被吸引了,進入寶地的上百位修士都在同一時間看到了這等異象……

天際飄來幾個大字:南祖古地……

這四個大字散發神光,五彩斑斕,耀眼奪目,有著梵文縈繞周圍,它從天而降,落在一處孤峰之上,那孤峰依靠絕壁,直插雲霄,帶著巍峨險峻的霸氣,周圍的迷霧漸漸散開,露出這南祖古地的真正容貌……

瞬間,林天幾人的冷汗一滴滴滑落,衣衫已經被打濕了,因為入眼的場景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簡直就堪稱絕境,這寶地的可怕之處,已經讓林天幾人見識到了……

只見周圍有著十餘座孤峰,直插雲霄,孤峰的周圍,儘是懸崖絕壁,深淵更是深不見底,林天幾人此時就站在一處只有巴掌大小的孤峰之上,腳踩懸崖峭壁,再往前一步,可能就會命喪懸崖,屍骨不存……

而放眼望去,周圍的孤峰之上,依然站著七七八八的修士,他們此時看見此等景象,早已經嚇得腿軟,哀嚎聲不斷,更有一些修士,原本有霧靄層層時還沒有感覺,此時霧靄一散,卻發現腳下踩空,已然是站在懸崖之上,還沒等回神,已經跌落千丈懸崖,只留下一聲聲慘叫在絕谷中迴響……

冷汗一滴滴往下落,其他的修士皆是痛苦的全身顫抖,他們聽說寶地臨世,以為有著至寶可遇,卻沒想到寶地竟然如此危險,此時的他們,天堂無路,地獄無門,進退兩難,忍不住全身顫抖,小便失禁……

恰在此時,遠處的絕峰之上,南祖古地四個大字散發金輝,光芒耀眼,然後有著數十根鐵鏈從遠處射向各個孤峰,那鐵鏈宛如利箭一般射來,然後直挺挺的插入孤峰之中,有著嘩啦啦的聲音響起,宛如地獄的催命曲一般,聽的人全身皆顫……

鐵鏈連接孤峰與南祖古地,乃是唯一的出路與機會,眾多修士又開始強打起精神,一個個的臉上皆是浮現瘋狂,他們此時置身這等死地,已經沒有了半點的想法,只求能夠活下來,所以一個個開始向著鐵鏈爬去,那鐵鏈粗大,堅固無比,在孤峰與南祖古地之間漂浮,十分的晃蕩,但是沒有修士猶豫,因為他們別無他法,也不想死……

!! 林天幾人都是面帶驚顫,沒想到最後會遇到這等狀況,此時面對這等險境,修士的生命宛如草芥,隨時都可能消失,一個個修士開始在鐵鏈上攀爬,那鐵鏈連接孤峰和南祖古地,懸浮於高空之上,搖搖晃晃,十分的危險……

只是,即使是如此,也有一些修士強者,腳踩鐵鏈,輕靈宛如飛燕一般,飛檐走壁,向著遠處的南祖古地狂奔而去,他們周身蒙著光輝,實力不凡,面對這等險境,也是毫無懼意,實在是讓人佩服不已……

恰在此時,天邊黑壓壓一片,遮天蔽日一般,飛來一群不速之客,它們黑羽黑喙,厲聲尖嘯,一群鋪天蓋地而來,實在是震撼人心……

原本就已經顫顫巍巍的眾多強者,此時一看這黑壓壓一片,心中一涼,一個個皆是面如死灰,這才是真正要他們命的可怕存在,這是兀鷲,而且還是嗜血兀鷲,這可是生命的收割者,它們威名赫赫,乃是絕對的大殺器……

一聲聲厲聲尖嘯配合上可怕的黑羽黑喙,慘叫聲在鐵鏈上響了起來,無數的強者此時都成了待宰的羔羊,他們根本無法反抗,就這樣被一隻只嗜血兀鷲抓破全身,血肉模糊,有的無法堅持下去的強者,此時直接掉入萬丈深淵,慘叫聲此起披伏……

林天四人依舊還是站在孤峰之上,他們望著這一幕幕慘象,心中也是悸動不已,實在是太悲劇了,寶地出世,有著至寶降臨,但是其中的危險又豈是常人可以預料的?就連林天都沒有想到會這般可怕恐怖……

鐵鏈上,無數的強者都在狂奔,他們躲避嗜血兀鷲,躲不過也就難逃一死,所以他們沒有一個人願意放棄,一個個皆是拼了命的逃跑,只是收效甚微,只有少數的強者能夠逃掉……

戾~~~~~

一聲慘叫響起,一隻黑羽黑喙的嗜血兀鷲腦袋被一刀切下,鮮血狂飆,這是第一隻被殺死的嗜血兀鷲,所有人都望了過去,只見鐵鏈之上,站著一個年輕人,他手持長劍,臉上浮現幾分嗜血的興奮,他全身彷彿籠罩電光,他威風凜凜,霸氣十足……


眾人心中皆是振奮,數百強者都開始歡呼,他們望著年輕人,彷彿找到了依靠一般,林天也是望向那裡,只覺得年輕人帥氣至極,不愧是讓林天都欽佩之人……

「哼哼,雷小子又開始耍帥了,倒也算是振奮了人心,不錯,不錯……」老酒鬼一臉的讚賞,那站在鐵鏈之上,傲視群雄的不是別人,正是出入地輪境的雷火,他此時並未御空飛行,而是腳踩鐵鏈,手起劍落,然後嗜血兀鷲一頭一頭的接連栽倒,皆是全身焦糊,腦袋分家……

雷火太過強大,全身充斥電光,他嘴角咧笑,全身帶著霸氣,他雖然初入地輪境,但是天賦了得,實力驚人,天生雷電體,足以讓他引起所有人的注意,此時他孤身站立鐵鏈之上,迎擊數百嗜血兀鷲,絲毫沒有露出疲態,反倒是越戰越猛,霸氣沖霄……

恰在這時,遠處的南祖古地上,有著一位中年人哈哈大笑,他笑聲如雷,轟鳴連綿,眾人再一次被吸引了,老酒鬼和老妖怪也是抬眼望去,林天和軒瓔璣也忘了過去,任誰都想知道,到底是誰?竟然這麼快就已經跨過鐵鏈,到達了南祖古地……

這一看,老酒鬼和老妖怪的臉色皆是一變,因為那站在南祖古地狂笑的,不是別人,正是鬼骷髏,那個風度翩翩,腳踩祥雲的鬼骷髏,他此時狂笑,指尖凝結光輝,然後嘲諷一般的看著鐵鏈上的眾人,一指點在了一條條鐵鏈上……

老妖怪和老酒鬼臉色大變,雷火也是神色慍怒,因為鬼骷髏此時的每一指點出,便有著一條鐵鏈斷裂,然後鐵鏈上那些修士一個個皆是慘叫,或跌落深淵,或被嗜血兀鷲吞噬,而鬼骷髏此時卻依然還是在狂笑,他是地輪境強者,他強大高傲,其他的弱者在他的眼裡,不過螻蟻,死了就死了,毫無愧疚之感……

「鬼骷髏,你給我住手……」

老妖怪此時盛怒,他作為一城之主,雖然此時進入寶地,危險自知,但是他也不允許這樣的自相殘殺,他背後生出雙翼,泛著白光,他腳下一點,然後宛如一道光一般,沖向了鬼骷髏,他速度很快,但是在這南祖古地,卻被強大地陣法束縛,他御空而行,卻並不如之前那般可怕……

鬼骷髏依舊還是在狂笑,他不允許任何人搶奪至寶,但是他的眼中帶著深深的忌憚,老妖怪的實力深不可測,他心裡沒底,不願意硬抗,他狂笑著,向著南祖古地深處進發,轉瞬間,就已經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只留下狂笑不止……

此時,數百修士已經死傷一半以上,他們原本希望分一杯羹,卻沒料到會遇到這等可怕之事,此時死的死,傷的傷,活下來的,都一陣后怕,不敢前進,但是地輪境強者,卻不可能就此止步……

雷火踩著鐵鏈,宛如雷神一般狂掃而過,殺死無數嗜血兀鷲,然後奔上了南祖古地,他是第二個奔上南祖古地的,他回頭望了一眼孤峰上的林天四人,然後轉頭消失在了古地外,顯然也是進入了南祖古地之中……

而在這是,一座孤峰上,一道霞光飄起,然後美婦凌空而立,她衣袂飄飄,容顏不俗,頗有幾分仙子姿容,她也看了一眼林天四人,然後踩著霞光而去,轉瞬就已經到了南祖古地,然後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地輪境強者御空而行,氣勢十足,震懾住了所有的修士,他們一個個皆是仰望羨慕,心中無限嚮往,卻又無可奈何,他們死的死,傷的傷,活下來的,只希望能夠離開這裡,但是寶地又豈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老妖怪和老酒鬼對看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他們也是有著自己的目標,自然不會在這裡久留,老酒鬼微微一招手,然後四人就這般飛了起來,化作一道光,沖向了南祖古地,此時進入南祖古地的皆是地輪境強者,至於什麼聚源境,人痕境修士,還是太弱了些……

此時的南祖古地,散發著光輝,四人到達南祖古地外,抬頭望去,只見前方錯落有致,稀稀拉拉,有著一個個小山村連綿不斷,這些小山村乍一看毫無稀奇古怪之處,但是卻朦朧著光輝,有著一道道陣法閃爍其下,籠罩著非凡的意境……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南祖古地,有些古怪,帶著幾分危險的感覺,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而且前面三個傢伙,此時都沒有發現人影,所以一定要小心……」老妖怪見識不淺,他以前進入過寶地,所以很清楚寶地意味著什麼,至寶和危險共存……

他此時叮囑,老酒鬼都認真的聽著,而林天和軒瓔璣則是一臉的震撼,因為這小山村充滿神光,帶著奇異神奇之處,著實是讓人驚訝,兩人跟隨著老酒鬼和老妖怪一步步的向著山村內走去,這山村看起來不大,但是卻錯落複雜,彷彿走入其中,就不知道方向了一般……

四人進入其中,然後回望,卻已經發現剛才來過的道路消失不見了,四人瞬間警覺,老妖怪打開背後鵬羽,想要飛入高空一看,卻發現有著陣法瞬間籠罩自己的鵬羽,自己竟然都飛不起來……

「有些蹊蹺,這裡的陣法禁空,連我都飛不起來,詭異之處很多,後路沒有了,我們卻並沒有感覺,這應該不是幻象,有可能是陣法太過詭異強大,這南祖古地從未聽說,此時卻突然出現,一定是陣法的緣故,不知道到底是誰創建的這套陣法,包羅萬象,實在是太過於強大了……」老妖怪也不得不感嘆,他見識本就不凡,但是面對這可怕的陣法,他也是心生讚歎,這必然是一位強大的天格境陣法宗師才擁有的能力……

四人一路前進,沿著山村的村路,沿途全是各種房屋,有茅草房,有樓閣,也有亭台,形狀特異,完全不一,林天四人都已經迷糊了,倒是站在林天肩膀上的無尾靈猴,一雙眼睛滑溜溜的轉個不停,它一直嘰嘰喳喳,只是沒有誰在意罷了……

「這等異象,也有可能是某件寶器造成的,這些房屋看看能否進去?我們進去搜尋一番,或許會有某些收穫……」老妖怪緩緩地說道,他此時禁空,但是能力依舊還在,並不會影響太多,所以他並不畏懼,他緩緩地靠近一座樓閣,腳下一點,瞬間,便已經出現在了樓閣之中……

他掃視周圍,並未發現異樣之處,林天三人隨後也走入了樓閣之中,那樓閣之中,並無任何不妥,陳設一般,了無人煙……

「難道我們就一直被困在這裡嗎?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們沒有辦法出去?這什麼寶地?把老子逼急了,直接毀了便是了……」老酒鬼有些不耐煩了,他並非暴力之人,但是卻是一位地輪境強者,摧毀一個小山村,對於他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揮揮手罷了……

就在這時,突兀的,有這晃動從地底傳來,整個樓閣似乎都在晃動,遠處更是傳來轟隆隆的巨響,那隆隆聲振聾發聵,讓人心神巨顫,彷彿天要塌下來了一般……

眾人皆是面面相覷,老酒鬼更是一臉的尷尬,這尼瑪感情是說中了?地震來了?不至於吧?眾人狂奔出樓閣,向著遠處望去,只見遠處煙塵四起,有著房屋緩緩倒塌,化作一片廢墟,那一片片廢墟中瓦礫翻飛,驚人的能量爆炸開來……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這一片空間有著陣法加持,擁有禁空之能,此時卻發生了地震?這不是再逗人玩嗎?四人皆是愣神,捉摸不透,然而,就在這時,有著一道聲音響起,那聲音宛如洪鐘,更好似雷電轟鳴一般,轟隆隆傳遍了整個小山村……

!! 第一百三十六章戰龍虎

「南祖古地乃是當年天格境巔峰強者南寧祖師所創,南寧祖師乃是強大的陣法祖師,這片山村有著房屋樓閣一百零八間,其中有五間擁有著通入真正的南祖古地的密道,找到這五間密道,才有可能走出這片小山村,這山村被南寧祖師自創的覆滅陣覆蓋,一個時辰將會全部毀滅,其中生者絕滅,屍骨無存……」

那聲音在天際飄蕩,浩浩蕩蕩,雷電轟鳴,半空中,出現一位老者頭像,他長發飛揚,目露電光,端倪天下,宛如凝視螻蟻,他便是南寧祖師,只是一縷靈魂殘存於此,但是依然傲氣十足,他是曾經的天格境巔峰,絕世強者……

眾人心中驚駭,覆滅陣,古籍之中才有記載,天格境以下,絕對沒有半分逃脫的希望,老妖怪和老酒鬼皆是面色巨變,他們沒想到這南祖古地竟然還有這般可怕蹊蹺之處,即使是身為地輪境強者,依然毫無反抗之力……

「此地不宜久留,此時這覆滅陣已經啟動,一個時辰之內如果不能夠離開,那麼就真的走不了了,我們速速尋找通入真正南祖古地的密道,事不宜遲,不能夠再耽誤了……」老妖怪此時也不敢懈怠,老酒鬼臉上的表情也凝重了起來,至於林天和軒瓔璣,此時更加震撼,天格境強者之威,堪稱可怕,而且這南寧祖師還是一個真正的陣法祖師,妖孽呀……

四人不在停留,向著各處茅屋樓閣奔去,老妖怪身體散發白輝,雖然不能夠飛行,但是速度卻快了很多,老酒鬼也是如此,至於林天和軒瓔璣,則是緊緊跟隨……

那洪鐘一般的聲音響起,進入小山村的強者自然都聽到了,雷火手持雷火劍,在瘋狂的尋找著,中年男子鬼骷髏此時面色陰沉,他原本第一個進入小山村,以為自己能夠擁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誰知道這次卻被這南寧祖師坑的不輕,他剛才得罪了老妖怪和老酒鬼,此時自然不可能再去尋找他們,只能夠一個人尋找密道,好在一共有著五條密道,並不一定會遇到……

他原本周身充斥祥和之光,此時光芒盡斂,有著黑霧從身體中冒了出來,他嘴角帶著邪笑,雙眸閃爍黑芒,然後身體影影綽綽,被黑霧包裹,身形也鬼魅了起來,此時他盡顯自己鬼骷髏的黑暗之處,黑霧之中,彷彿有著一雙邪惡的骷髏之眼露出,然後他瞬間消失在了原地,開始瘋狂的尋找起了密道……

美婦抱著暴戾轟天熊,也找尋找著,她沿著樓台亭閣一間間尋找,面色如常,周身閃爍霞光,每一步點出,留下光芒四射,以及搖曳在風中的倩影……

五位強者都在尋找通道,林天四人速度奇快,老妖怪速度堪稱恐怖,他不能夠御空飛行,但是全身爆發白光,速度依然還是最快的一個,宛如一道白影,在樓台亭閣中閃爍,他每到一處,眼眸閃爍一道白光,然後瞬間便已經將房內一切盡收眼底……

老酒鬼此時也是如此,他的速度也是不慢,盡皆施展可怕的步法,只留下影子在各個茅屋之中飄蕩,一息之間,至少有著幾間茅屋樓閣被搜查,如此速度,找到秘密通道,也絕對只是時間的問題……

倒是林天和軒瓔璣速度就弱了很多,林天施展七星抖移步,每一步點出,瞬間就是百米之外,他也在瘋狂的尋找,步法也是神奇鬼魅,引得老妖怪都微微有些側目,少年的步法神奇,乃是五行梅花步之後的衍生步法,更加強大,如此年紀就已經掌握此等神奇步法,自然是讓人稱奇……

至於軒瓔璣,她此時宛如凌波仙子,每一步彷彿都漂浮在塵土之上,並未點地,她速度也是不慢,最關鍵的是步法神奇,宛如打破了禁空限制一般,她清麗絕倫的臉上帶著幾分的自傲,宛如一隻驕傲的孔雀……

四人飛速尋找,短短几息之間,便已經尋找了數十個茅屋樓閣,他們沒有半分的猶豫,整個大地依舊還是在顫抖,小山村被覆滅陣完全覆蓋,不斷地閃爍著血紅之光,宛如可怕的魔咒一般籠罩著,讓人心中忍不住悸動……

此時,老妖怪瞬間沒入一座府邸之中,這府邸裝潢華貴,充滿氣勢,門口有著龍虎雕像,齜牙咧嘴,甚是不凡,老妖怪並未多想,瞬間沒入其中,恰在這時,那門口的兩隻石像卻是突然睜開了雙眼,龍威盪世,虎嘯衝天……


吼~~~~~

一聲聲巨吼,震天動地,林天三人皆是聽得全身巨顫,那龍虎雕像瞬間彷彿活化了一般,從石墩上一躍而起,化作兩道真身,那巨龍盤旋而上,全身爆發金光,熠熠生輝,它爪牙巨大,目露凶光,殺氣騰騰,龍威驚天,至於那巨虎,則是全身青光,四蹄如血,它驕傲不凡,高昂頭顱,藐視一切,虎魄橫掃……

此情此景,當真是震撼人心,石像活化,成為不世龍虎,生龍活虎,威勢十足,它們同時怒吼,全身大放光芒,呼啦啦向著府邸衝去,它們雙眸爆發血光,巨龍咆哮,巨虎怒吼,彷彿要生吞活剝了老妖怪一般……

老妖怪急速後退,龍虎站立,怒視老妖怪,老妖怪警覺,然後眉頭緊皺,因為他發現對面的龍虎並無生命,這就是石像,他心中閃過震撼,所料不差,這應該是獸圖陣,乃是用陣法創造強大的凶獸的手段,十分的高明,想不到南寧祖師竟然這般可怕……

老酒鬼也是急速趕了過來,他與老妖怪站立在一起,望著對面的一龍一虎,瞬間便發現了在這一龍一虎的身後,有著一個散發著光芒的光幕,那應該就是所謂的密道了吧?兩人心中皆是驚顫,看來這座府邸便是那五件密室中的一件,只是想不到此時卻又龍虎守衛,想要輕鬆是不大可能的了……

好在兩人皆是地輪境強者,雖然此時被禁空,但是實力並未消退,老酒鬼微微向身後的林天使了一個眼神,林天示意,拉著軒瓔璣向後退去,他感受到龍虎之威,絲毫不弱於當初的天罡地煞幽靈虎,心中震撼,知道自己毫無作用,別添亂便是上策……

此時府邸之中,老妖怪和老酒鬼站在一起,金色巨龍和青色巨虎怒視著他們,一場大戰一觸即發,中間都有著可怕的氣勢爆開,宛如一道道氣浪一般,颳得人臉上生疼,老妖怪手掌之間有著白光閃爍,老酒鬼緊握著手中的酒葫蘆,兩人相視一眼,然後瞬間都動了……

巨龍和巨虎也是瘋狂咆哮,巨龍全身爆發金光,巨虎全身閃爍青芒,它們龍威虎嘯,氣勢沖霄,可怕的能量一圈一圈的從它們的身體中爆發開了,轟隆隆向著老妖怪和老酒鬼轟去,它們的力量驚人,血脈之力更是堪稱恐怖,乃是絕對的可怕存在……


老妖怪腳下點出白光,鬼魅如妖,神鬼莫測,他雙掌蘊育可怕的白芒,那白芒給人一種鋒利無比的感覺,老妖怪一腳狠戾跺地,一掌拍出,宛如山嶽一般可怕的威壓衝出,直撲對面的金色巨龍……

巨龍咆哮,然後整個府邸都在顫抖,這府邸有著陣法加持,穩固而堅定,但是此時依然被震得咯吱咯吱直晃,那咆哮的轟隆聲帶出無敵的力量,沖向老妖怪,老妖怪可怕的一掌與巨龍強大的咆哮衝撞在了一切,然後亟爆,瞬間能量沖霄而上,爆炸聲宛如雷鳴一般響起……

老妖怪此時與金色巨龍大戰,彷彿天崩地裂一般,戰的十分可怕,而另一邊,老酒鬼全身被曦光包裹,他手持鬼寶葫蘆,輕輕一拍,瞬間鬼寶葫蘆變大百倍不止,宛如一座小山丘矗立半空之中,那酒葫蘆全身爆發光芒,五顏六色,他打開瓶口,從中閃爍一道紫光,那紫光瞬間變大,宛如一柄巨劍,向著青色巨虎劈斬過去,光芒四射,殺氣騰騰……

那青色巨虎虎嘯一聲,全身爆發青光,額頭開合光輝,有著一個「王」字躍然而出,那「王」字一出,也是瘋狂變大,然後凝結成一道巨大的血色攻擊,向著老酒鬼轟了過來,老酒鬼臉色微微一凝,腳下一點,然後消失在了原地,他腳踩光芒,速度快若閃電,躲避那血色攻擊,十分的得心應手……

老妖怪大戰金色巨龍,老酒鬼大戰青色巨虎,一時間,戰鬥瘋狂,能量四溢,林天和軒瓔璣站在遠處,看的心驚膽戰,地輪境強者之威展露無遺,但是想不到這巨龍巨虎卻這般強大,絲毫不落下風,兩人不得不佩服那南寧祖師的可怕實力,獸圖陣竟然煉化的如此精妙,可見這南寧祖師的陣法水準有多麼的出神入化?

狂風大作,風起雲湧,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老妖怪和老酒鬼也是戰的目露凶光,他們越戰越驚,兩人皆是全身光芒大盛,老妖怪顯然是怒了,他輕視那金色巨龍,想不到竟然這般厲害?但是即使是如此,也不過是石像而已,他覺得自己被羞辱了……

「哼,區區石像,當真以為自己是真正的巨龍了?只有形,沒有神,也只是一堆廢石而已,接我這招,點金成石試試?」老妖怪話音未落,指尖一點寒,他腳下浮現飛鵬影,背後生出巨大地鵬羽,他一瞬間消失在原地,再出現,已經到了巨龍的額頭,他一指點出,白光幻化五彩,他嘴角帶著笑意,時間彷彿凝固……

轟隆隆~~~

金色巨龍顫抖,龍角被五彩洞穿,原本憤怒的眼神漸漸地泯滅,再強大的金色巨龍,也化作一抔黃土……

本書首發於看書網 第一百三十七章步入寧靜閣

金色巨龍泯滅,青色巨虎依舊咆哮,只是此時,老酒鬼手中的酒葫蘆泛出光芒,老酒鬼微微搖晃手中的酒葫蘆,有著一道玉瓊從中飄出,那玉瓊散發金光,晶瑩剔透,玲瓏不凡,那玉瓊飄向了青色巨虎……

青色巨虎怒吼,虎魄驚天,它齜牙咧嘴,巨大地虎爪探出,青光大盛,然後與那玉瓊碰撞在了一起,瞬間,玉瓊爆開,散發熾烈金光,籠罩龐大的巨虎,巨虎哀嚎,身體瞬間彷彿被固化一般,然後從頭顱開始碎裂,轉眼便已經化作一堆黃土……

轉瞬之間,青色巨虎就這樣完全消失了,老酒鬼望著那消散的一滴玉瓊,心疼不已,他的酒葫蘆不凡,其中最神奇強大地便是蘊育的這珍露玉瓊,每少一滴,他就心疼一分……

林天和軒瓔璣都十分的心驚,老妖怪實力如妖,那一指蘊含可怕的威能,老酒鬼寶器可怕,那玉瓊更是堪稱可怕,地輪境強者,每一位都有自己的強大之處,讓人心生讚歎,敬畏不已……

金色巨龍和青色巨虎此時都化作黃土,府邸之中,光幕閃爍,波光粼粼,一層一層盪開,四人已經尋得第一處密道,心中自然鬆了一口氣,他們不再猶豫,向著光幕走去,四人小心戒備,一步跨入其中,瞬間消失在了府邸之中,此時,小山村依舊在不斷地震動,有著房屋倒塌,一個時辰已經過去一半,覆滅陣的血光更盛了幾分……

而在距離四人不遠的另一座樓閣之中,電光閃爍,雷鳴四起,雷火手持雷火劍,此時正殺的興起,他的對面,有著一頭雄獅,全身皆是火焰,騰騰燃燒,那雄獅雙眸儘是火光,它腳踏之處,火焰焚燒一切,它怒視雷火,吼聲沖霄……

雷火與其大戰數百回合,不分勝負,他的雷火劍此時滾燙無比,甚至已經被燒的血紅,全是拜對面的雄獅所賜,他的雙臂也是血紅,彷彿有著火焰升騰一般,但是他臉色卻毫無痛苦之意,甚至隱隱有著興奮浮現……

他天生雷電體質,讓人羨慕,卻無人知道,他為了掌控這雷電體質,每日都要被驚雷轟擊身體,被電閃淬鍊內府,所以他面對熊熊火焰,卻毫無反應,因為這騰騰火焰對他而言實在是太過於平常了……

他天生好戰,面對雄獅,滿臉興奮,他舉起手中雷火劍,有著電閃雷鳴布滿劍身,他以雷電入道,步入地輪境,他獨自研究最強招數,數日前,在山巔有著感悟,此時面對雄獅,打算用其祭劍,以考究自己的最強一擊……

「雷霆萬鈞,萬鈞雷霆,接我一劍吧,小獅子……」他遠隔百米,一劍劈出,恰在這時,他的身體有著雷電縈繞,然後宛如雷電一般轟響對面的雄獅,那雄獅怒吼,伸出火爪,抓向雷火……

哧溜~~~

電光瞬間洞穿雄獅的胸口,雷火出現在了雄獅的身後,他依舊舉著劍,動作保持不變,但是身後,雄獅轟然倒塌,全身依舊還有這雷電蔓延,一股焦糊味傳了出來……

他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宛如雷電殺出,所以雄獅都完全反應不過來,他緩緩地回頭,望了一眼已經變成一堆黃土的雄獅,微微搖頭,他的至強一劍,果然是夠強,他忍不住興奮了起來……

一邊大笑著,他也瞬間沒入了光幕之中,進入了另一條密道之內……

也就在這時,遠處樓閣轟隆,一隻巨熊一掌拍碎了另一隻石像巨熊,美婦怡仙子臉上帶著笑意,抱著自己的暴戾轟天熊向著另一道光幕走去,暴戾轟天熊不愧是地榜第七的可怕凶獸……

而在另一處樓閣之中,有著黑霧縈繞,有著一隻猴子舉著棍子怒吼,它雙眸爆發金光,呲牙咧嘴,戰意高昂,但是它的面前有著黑霧遮天蔽日,蒙蔽雙眼,它難辨真偽,只覺得有著無數鬼骷髏化作一道道黑霧,向著它襲來,它舉著棍子橫掃,卻沒發現,有著一道黑影已經飄到了光幕的面前……

那黑影凝實,出現了中年男子的面容,他嘴角帶出笑意,回頭望了一眼癲狂的瘋猴子,然後向著光幕走去,轉瞬間,已經進入了光幕之中,隨後,樓閣之中,黑霧消散,鬼骷髏全部消失,猴子抓耳撓腮,呲牙咧嘴,怒氣衝天,但是卻無可奈何,中年男子已經輕鬆進入了光幕之中……

五位地輪境強者皆是展現出了自己的實力,他們或強攻,或智取,都已經進入了密道之中,他們逃離出了小山村,覆滅陣拿他們絲毫辦法都沒有,他們畢竟是地輪境強者,都有著自己的能力,他們參悟大道,區區獸圖陣,對他們而言並非威脅……

密道之中,有著光芒閃爍,朦朦朧朧,亦真亦假,虛幻交替,眾人皆是小心翼翼,依舊不敢有絲毫的大意,林天四人一起向前走去,周圍石壁上,有著一個個夜明珠散發光芒,極具奢華之氣……

「這密道果然不凡,天格境強者擁有很多寶器,他們手眼通天,自然不可能沒有寶藏收藏,這一次寶地降世,我們皆是感覺有著至寶出現,只是此時皆是沒找到這至寶所在,想來必然在真正的南祖古地,我們加快速度,我想另外三個傢伙也必然不慢,特別是那個鬼骷髏……」老妖怪說到這裡,瞬間開始加速,老酒鬼也是如此,林天和軒瓔璣緊緊地跟在兩位強者身後,他們並不期待獲得至寶,畢竟他們的實力在地輪境強者面前太弱了,不可能搶奪的了……

遠處,有著光芒沖霄而起,密道的盡頭,變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四人步入其中,抬頭望去,只覺得光芒射眼,身體驟然一輕,周圍的場景急速變幻,然後等到四人再一次看清周圍時,場景完全改變,連同伴都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

林天抬眼望去,只見眼前乃是一座龐大的府邸,這府邸散發金輝,朦朧霞光祥雲,宛如仙府一般,它矗立在一座孤峰之上,周圍有著花草樹木,宛如花團錦簇,它矗立其中,金光點點……

林天心中驚異,此時發現只有自己一人,也不再多加停留,在他想來,必然是因為剛才那白光的原因,所以他們才分離了,他一步步向著孤峰奔去,速度不慢,神色警覺,他站在府邸門外,抬頭望去,只見那府邸高懸的門匾上書著三個大字:寧靜閣,字體散發金光,布滿神輝,林天不在門口停留,推開大門,跨入其中……

此時,其他六道大門口,也有著一人推門而去,一共七人,幾乎同時進入了這寧靜閣中,這寧靜閣乃是南寧祖師的府邸,有著陣法加持其中,矗立孤峰之上,巍峨霸氣,南寧祖師耗費心血,將一生積累都放在了這裡,此時被林天七人進入其中,瘋狂搜尋了起來……

寧靜閣龐大無比,陣法禁空,壓制實力,只能夠發揮人痕境實力,林天步入其中,只覺得金碧輝煌,他心中暗嘆,強者就是會享受生活,但是此時他也是心繫至寶,希望有所收穫,所以想著對面的巍峨大殿奔去……

他推開殿門,有著金光射出,十分的耀眼奪目,他掃視周圍,並未發現異常,他一腳踏入其中,並未注意到門側兩旁,有著兩個石人瞬間睜開了石眼,這兩個石人手持石斧,閃爍寒光,他們瞬間包圍了林天,一斧子向著少年劈了過去……

林天只覺得背後發涼,直刺背脊骨,他毫不猶豫,瞬間向著側面翻滾出去,然後回身一望,卻發現兩道斧光切著腦袋飄了過來,他腳下一跺,瞬間飄出十多米,額頭早已經被冷汗侵濕,沒想到這裡竟然會這般危險,剛才有著兩位地輪境強者守護,倒還沒覺得什麼,此時親自對上了,才知道這石像的恐怖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