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瓊皺了皺眉,道:「畢竟是聖劍,以前我也沒嘗試過,還是有一成的可能會失敗,所以,小子,你可要先想好了。」

墨元亦道:「沒錯,燕少俠,你還得先考慮清楚,若是修復失敗,必會對聖劍造成極大的損傷,威力大減。」

燕塵毅然道:「這我自然明白,不過,我早就考慮過了。」

「那就好!」墨元頷首道。

墨瓊爽朗一笑,道:「小子,你放心,我一定會竭盡所能,修復你這把聖劍。這等機會,怕是我這一生中,僅有的一次了。」

「對了,你先把那三樣材料拿出來,讓我看看。」

燕塵一點頭,手腕一抖,掌中便多了一個黑沉的箱子。

墨瓊接過,打開箱蓋,仔細看了看,不由微微頷首,露出了滿意之色。

「不錯!相當不錯,這一塊萬年玄鐵,品質上乘,分量也足。」

旋即,燕塵依次取出了一個小玉瓶,以及一尊銅壺。

墨瓊一一打開,檢查了一遍。

「嗯!不錯!這三樣材料,皆是極為罕見,難得你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收集齊全。接下來,便交給我吧!」

「這一塊萬年玄鐵,將融入到劍身之中,修補殘破之處,而鳳髓金液,有著化腐朽為神奇的功效,可以令聖劍原本的材料煥發活力,至於離火之精,則是用來熔化劍身的。」

「這聖劍的材料,無不是世間罕見的高等材料,尋常火焰派不上用場,也只有離火之精,才能令其輕易熔化。」

「除了這三樣,我還需要數種材料,我墨家都有,待會兒,你便去取來吧!」

這最後一句,卻是沖著墨元說的。

說著,從書堆之中,撿起一張紙,遞給了墨元。

墨元展開一看,便頷首道:「沒問題。」

「對了,我還要用天雷台,你去準備準備。」墨瓊又道。

「天雷台?」

墨元臉色微微變了,旋即,露出了遲疑之色,「瓊叔,這……」

聽出了他語氣的異常,燕塵皺了皺眉,訝道:「怎麼?墨家主,這天雷台是……?」

墨元解釋道:「這天雷台,乃是我墨家祖宗留下的,據傳,便是以前鑄造聖劍的地方,可引九天雷霆淬劍,這便是我墨家著名的天雷鍛劍法。」

「不過,這也是以前了,如今這天雷台,早已荒廢,已有百年沒有啟用過了。」


「族中還存了一些雷晶,倒是可以啟動,不過,一旦啟動,引動了九天雷霆,聲勢便極為驚人,定要引起周邊勢力的注意,我墨家,早已不復從前鼎盛了。」

頓了頓,他唏噓一聲,看向了墨瓊,「況且,這天雷鍛劍法,對於實力要求很高,以瓊叔的修為,也還是有些勉強。」

墨瓊大咧咧道:「怕什麼,我這把老骨頭還撐得住,你只要給我準備好就行,你什麼時候準備好了,就什麼時候開始。」

「這……」燕塵一陣遲疑,卻是有些歉疚。

聽了墨家主的話,他便知道,這天雷鍛劍法,對於墨瓊前輩來說,並不輕鬆,甚至可能有幾分風險。

墨瓊一瞪眼,喝道:「你這小子,也別說了,至於到時候,天雷台引發的聲勢,的確有些麻煩,但是我們墨家雖沒落了,不復鼎盛,但也還沒軟弱到,讓人隨意欺負的地步。」

「這……話雖如此……」墨元遲疑道,語氣透著幾分擔憂。

這時,燕塵笑道:「這一點,墨家主完全可以放心,就由我來解決吧!」


聞言,墨元卻是微微一怔。

旋即,便是失笑,只以為這燕少俠是隨口說說,這燕少俠實力不俗,但在這一方面,卻是絲毫幫不上忙。

燕塵也不以為意,笑道:「待會兒,我便準備一封信,還請墨族長派人,代為送達雲島。」

這個世界不平靜[綜] 雲島?」

墨元一愣,旋即,愕然道:「可是那敖氏的雲島?」

言罷,他臉色不由微變,這燕少俠,竟是與敖氏雲島扯上了關係,這雲大公子,最近可是風頭正勁,一舉擊敗其餘四府,奪得少家主之位,也是未來的敖氏之主。

緋聞女王,豪門上位記 ,在北冥之中,可謂是權勢滔天之輩。

「沒錯,我與雲公子,也算有些交情,只要敖氏放出消息,周邊那些勢力,也沒膽量亂動了。」燕塵道。

墨元微一蹙眉,有些將信將疑。

旋即,像是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死死望著燕塵,露出了幾分難以置信之色。

「難道……燕少俠你……便是那古大先生?」

他脫口驚呼,眸中滿是震驚。

這一刻,他心中有些不敢相信,可是,他分明記得,這燕少俠的化名,便是姓古,而且,又與雲府有關,絕對不是巧合。

細細一想,便更是篤定了。

傳言中,那古大先生天賦卓絕,能力壓葉翻雲,凌天侯兩大天驕,尤其劍道,更是驚人,恰與這燕少俠十分符合。

燕塵笑了笑,也不否認。

墨元苦笑一聲,道:「真沒想到,燕少俠你,便是那古大先生,我還以為,你早就離開北冥了呢!」

旋即,頷首道:「若有敖家幫忙,這的確不是問題。」

墨瓊倒是沒什麼反應,忽地,又沖燕塵道:「對了,小子,差點忘了,還有最最重要的一件事。」

燕塵一愕,詫異地望向了他。

墨瓊道:「想修復聖劍,怎能忽視劍中的劍靈,聖劍之靈,皆是有靈識的,具有強大的力量,若是事先不得到劍靈的首肯,斷然是無法修復的。」

「這……」


燕塵有些愕然。

他還未得到劍靈的認可,與劍靈之間,也沒什麼交流。

「你先問問,唯有劍靈首肯了,才可著手修復。」墨瓊道。

「好!」

燕塵應了一聲,便從乾坤戒中,取出了無妄。

握住劍柄,輕輕一抽,劍身便已出鞘。旋即,劍身之上,絲絲黑煙氤氳而起,緩緩凝作龍形。

黑龍凝出半截身子,昂起頭顱,便用那一對冰冷的眸光,掃了燕塵一眼,低沉道:「什麼事?」

燕塵一側身,指了指墨瓊,道:「我準備將無妄交予這位前輩,進行修復。」

黑龍眸光漠然,轉過身,瞥了墨瓊一眼,便是冷冷道:「這傢伙,還算湊合,那便交給他吧!」

說著,眸光轉回,盯視著燕塵,神情終於有了些微的變化。

「小子,你還算不錯,道魔劍心皆已入道,不過,你的路,還長著呢!若這一次,成功修復了無妄,我便再助你一次。」

言罷,身形散開,化作縷縷黑煙,鑽回了劍中。

還劍入鞘,燕塵苦笑一聲,道:「倒是讓兩位見笑了。」

「誒!這有什麼,這可是聖劍之靈,想要獲得其認可,哪是那麼容易的。」墨元忙道。

聞言,燕塵又苦笑了一聲。

兩日後。

清晨,山間霧靄氤氳。

群峰間,有一座山峰,挺拔屹立,如劍一般,直刺蒼穹。

峰頂處,立有一鑄劍台。

鑄劍台四周的地面上,刻有一圈符陣,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凹槽,內里嵌著一顆晶石。

晶石璀璨,內里光華閃動,如電芒一般。

這,便是雷晶,一種奇特的晶體,內蘊雷霆之力。

這些雷晶經由符陣連接,便可吸引天上的雷霆,降於此處。

燕塵立在鑄劍台前,環目一掃,不由嘖嘖稱奇。

墨瓊上前,沖一側的墨元道:「開始吧!」

墨元頷首,俯下身,嵌下了最後一顆雷晶。

旋即,那一顆顆雷晶皆是大亮,綻出了刺眼光華,噼啪噼啪,雷光閃動,劇烈作響。

「燕少俠,我們走吧!」

墨元沖燕塵道,旋即,轉身步出了符陣範圍。

片刻后,光華越發璀璨,峰頂起了一陣狂風。

風,越刮越猛烈,攪動著四周的霧氣。

緊接著,連那空中的雲海,亦是涌動起來,滾滾如潮。

嗤啦!嗤啦!

雲團中,有雷光閃現。


少頃,雷光大盛,宛若銀蛇裂空。

驀然,一道雷光落下,擊在了鑄劍台上,緊接著,又是一道,很快,雷光便將整座峰頂籠罩。

見得這般聲勢,燕塵不由露出了驚嘆之色。

雷光密集,已是看不清內里那一道身影,但是很快,便傳來了叮噹,叮噹的聲音,那是鎚子敲打劍身,發出的響聲。

一連數日,這響聲便未停過,那漫天雷霆,亦是從未止歇。

不時的,自那雷霆中,傳出一聲聲龍吟,震動四方。

一連七日,都是這般。

這一日,驀然,聽得那雷霆中,傳出一聲驚天龍吟。

旋即,便見一道黑色光柱衝天而起,赫赫然間,凝作一頭龐大的黑龍,在漫天雷霆中遊走,盡顯赫赫神威。

同時,一聲劍吟乍起,直衝九霄,震動寰宇。

隨之瀰漫而開的,還有一股深沉的威壓。

這時,在墨家之中,那一把把劍,盡皆顫動起來,發出嗡嗡之聲,引得一片驚呼。

少頃,才見雷霆緩緩散去,風雲止歇。

內里一道身影邁步而出,雙手之中,捧了一把漆黑的長劍。

劍上,有光華流轉,散發著一股古老,而又深沉的氣息,令人心神震顫。

看模樣,卻是與以前一般無二,但是,劍上的氣息,早已是大變。以前是黯淡無光,此刻,卻已是寶光流轉,鋒芒畢露,真正有了聖劍的氣勢。

墨瓊身形有些傴僂,神情疲憊,臉色更是有些蒼白,連腳步亦是虛浮。

但是,雙瞳之中,皆有一抹驚人的神采。

他捧著劍走來,放聲大笑:「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小子,你的劍好了!」

燕塵迎上前去,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謝前輩!」

「誒!別客氣!」

墨瓊大笑,望向手中的劍,道:「經過修復,這把劍不說能恢復巔峰時的威能,但起碼能恢復*成,也算真正具有了聖劍的威能。」

穿成總裁蚊子血[穿書] ,便鄭重將劍遞了過來。

燕塵上前,雙手接過了劍。

捧著劍,感受著劍上,傳來的那股氣息,他心情激動不已。

聖劍修復之後,他才真正有了把握,戰勝太倉雲天。

唯有真正的聖劍,才能抵擋太倉家那把鎮族聖劍。

他收起劍,再沖墨瓊,墨元二人一躬身,接著,取出一枚乾坤戒來,鄭重遞給了墨元。

「墨家主,這是我的一點心意,還請收下吧!待回雲島,我會知會雲公子,讓他以後對你們墨家,照顧一二。」

「這……這怎麼成……」

墨元立時一怔,擺手道,「這是我墨家應該做的,也算是還武院長當年的恩情。」

「誒!墨家主不必客氣!還請收下吧!」